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145章 苏东坡,陈情表帖

作者:  |   拣宝txt单章节下载
  
    列宾美术学院,不仅是俄罗斯美术教育的最高学府,更是世界著名的四大美术学院之一,培养出了许多世界知名美术家。

    当然,对于不关注艺术的平常人来说,这个列宾学院,还不如国内的重点大学出名呢。恰好,王观就是这类人。所以,不太明白,这个学院的含金量。

    不过,作为这种著名学院的高才生,丁洋心里肯定十分得意,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反而谦逊道:“我在列宾学的是油画,现在跟老师学国画,感觉有些不适应,总是达不到老师要求的标准。”

    “那是因为任兄对你的寄望过高,所以才给你制定了高标准。”冯老笑道:“这次画展,你也参加了吧。可惜,刚才走得急,没有看到你的作品。”

    “没有。”

    丁洋摇头,略有些遗憾道:“老师说,我现在需要潜心学习创作,不能受太多的外界因素影响,所以平常时候,不让我参加书画展之类的活动。”

    “看来,任兄你的期望,不是一般的大啊。”冯老有些惊讶,微笑道:“不过,你也应该明白,任兄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现在耐得起寂寞,以后才能守得住辉煌。”

    悄悄地看了眼任老,发现他没有特别的反应,丁洋眼睛闪过一抹失望,不过脸上却笑着说道:“我会继续努力的,不会辜负老师的一番苦心。”

    “这样就好。”冯老欣然道:“任兄,真羡慕你,收了个好徒弟。”

    “呵呵,徒弟虽好,但是教得也辛苦啊。”

    任老摇了摆手,轻笑道:“不谈这个了。你刚才不是说,要给我看一件东西吗,现在可以拿出来了吧。”

    “拿什么。”

    冯老忽然起身,挥手道:“走,去我书房看。”

    众人有些好奇。纷纷随行而去。拐弯抹角的走了片刻,大家就来到一间充满了书香气息的房间之中。房间摆放了几个堆满了书籍的书架,此外还有一张床、一张大书桌,以及玻璃茶几、椅子之类的。显然,冯老平时看书晚了,就会在这里休息。

    不过,比起书架上的各种中外名著书籍,王观更感兴趣的却是书桌上。整齐排列的一堆小玩意儿。几乎在进入房间的一刹那间,他就看到了那些东西,然后视线就没有离开过了。

    “好多鼻烟壶。”

    与此同时,俞飞白发现了王观的异常,也顺势望了过去,顿时惊叹起来。

    冯老闻声,回头笑道:“你们也喜欢鼻烟壶?”

    “没错。”俞飞白厚着脸皮,点头道:“我听一位长者说过,小小的鼻烟壶。集历代文化艺术精华于一炉,能够称之为国粹了。”

    “说得好。”冯老叹道:“特别是内画鼻烟壶,以细小的特制勾笔伸入壶内。反向绘画和写字,堪称精妙绝伦。”

    俞飞白连连点头,然后趁机道:“冯老你这些鼻烟壶,好像都是玻璃、水晶的内画壶,能不能让我们欣赏一下呀。”

    “鼻烟壶,好像很珍贵的。”

    这时,旁边的齐庆国却皱眉道:“还是不要动乱为好。”

    “随便看,没关系。”冯老摆手笑道:“那些都是工艺品,就是摆起来让人观赏的。”

    “工艺品?”

    俞飞白愣住了。语气透出明显的失望之意。

    “呵呵,年轻人,你该不会认为,那些鼻烟壶是古董吧?”冯老笑道:“如果真是古董,我怎么敢随便摆在书桌上。再说了。古董鼻烟壶,动辄要几十、上百万,我可消费不起。”

    “唉,我早该想到的。”俞飞白垂头丧气道:“除了专门收藏鼻烟壶的人,谁家里会有这么多真品古玩鼻烟壶呀。”

    王观也觉得有道理。轻笑说道:“别失望了,之前在龙虎山的交流会上,你不是已经见过一个鼻烟壶了么。”

    “那个是民国时期的仿品好不好。”俞飞白白眼道:“再说了,鼻烟壶我见多了。可惜,就没遇上一个合我心意的。”

    “那是因为你的眼界太高了。”王观撇嘴道。

    “谁说的。”

    俞飞白反驳道:“其实,我也相中几个。然而,价格太贵了,我买不起。”

    “咦,竟然也有你买不起的东西。”王观感觉十分惊奇。

    “什么嘛,你真当我是亿万富翁啊。”俞飞白叹气道:“我倒真希望自己就是那些所谓的二世祖,纨绔子弟,可以大手大脚的撒钱。”

    王观有些无语了,显然在俞飞白看来,他之前买影石小砚、古墨,以及明代玉带,花的几十万,根本不算什么钱。

    不过,话又说回来,貌似除了这笔钱以外,这么长时间以来,王观真是没有见过俞飞白怎么用钱,确实不是那种挥金如土的公子哥儿。

    “哼,庸俗。”

    忽然,旁边传出一个蔑视的声音,打断了王观的畅想。他寻声看去,只见丁洋冷笑一下,就快步走到任老旁边的椅子坐下了。

    “这家伙……”俞飞白见状,也有点儿恼火,不过在王现的劝说下,并没有发作,但是也忍不住骂道:“摆什么架子,无非是学历高点而已,有什么好骄傲的。”

    “好了。”

    王观宽慰道:“海归嘛,思想已经被西方腐化了,自然觉得高人一等。你啊,就当他是个跳梁小丑,给任老一个面子,不与他计较就是了。”

    “好,不看僧面看佛面,就饶他一回。”俞飞白点头道。

    “这就对了。”王观笑道:“你可是大名鼎鼎的抗倭名将俞大猷的后人,心胸不仅要开阔,气量更应该博大一些。”

    毕竟,以俞飞白的背景,要是存心为难丁洋,哪怕任老的影响力再大,也未必能够保得住他。所以说,王观才会觉得,做人不能太傲气了。不然,无意之中得罪了人,最后怎么死都不知道。

    “我是不是俞大猷的后人,要问过我家老头子才知道。”

    俞飞白没好气道:“但是,我历史也是及格的,知道俞大猷是被贬职之后,郁郁而终的。所以说,他的气量,似乎也不怎么样。”

    “诶!这话,其他人可以讲,就你不能这样说。”

    王观笑道:“好歹他也是你们老俞家的名人,最起码的尊重,还是要给的。况且,五百年前是一家,指不定,他真是你的直系祖宗。”

    “也是,我回去就查下家谱……”俞飞白琢磨道。

    就在这时,齐庆国招手道:“你们两人,在聊些什么呢。快点过来,看看冯老收藏的这一幅苏东坡书法作品。”

    “苏东坡书法……”

    两人一听,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俞大猷,匆匆忙忙走过去了。

    这个时候,冯老已经在保险柜之中,取出了一卷十分陈旧的字帖,轻轻的铺摊在书桌的台面上,让人一览无余。

    王观走过来打量,只见字帖的纸张,可能是由于保存不好的原因,有些地方,已经有些腐烂了,甚至出现一个个洞眼。

    不过,字帖的整体内容,还是可以清楚的观看出来。

    “臣密言,臣以险衅,夙遭闵凶……”

    按照古人自上而下,从右往左的书写习惯,王观目光落在了字帖的右上角。顿时,起首的一行文字,就映入了他的眼中。

    “西晋李密,陈情表。”

    与此同时,冯老笑眯眯道:“李密,就是我们眉山人。不过,这个字帖,当然不是李密的真迹,而是苏东坡写的。”

    说到这里,冯老也有几分得意道:“要说蜀中的文章,不得不提二表(陈情表,出师表)。其中,陈情表就是我们眉山的代表,而苏东坡更是我们眉山的骄傲。而这个陈情表帖,却是把两者结合起来,其中的文化价值,难以估量。”

    在这里,说个题外话。或者有人认为,这件事情不太可能,觉得字帖肯定是臆造的赝品。毕竟李密是晋代的人,而苏东坡是宋代的人,两者之间不应该产生关联才对。

    然而,王观却知道,这样的事情十分合理。不能够凭借这个原因,就否定字帖的真实性。

    因为,现在流传下来的苏东坡书法作品。一些字帖内容,有些是他本人创作的,有些却是别人的文章。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欧阳修的醉翁亭记,苏东坡也用楷书写过这篇文章,而且字帖也流传了下来,成为世人梦寐以求的名帖。

    此外,苏东坡还写过杜甫的诗,名为杜甫桤木诗卷帖。

    诸如此类的事情,在书画史上,非常的常见。就像我们现代的书法名家,总是喜欢以古人的著名文章练字一样,苏东坡这样做,也无可厚非。

    毕竟,相对宋代的苏东坡来说,西晋的李密,也能称得上是古人了。而且,同是眉山人,苏东坡拿前辈的文章写字,似乎也是很正常的情况。

    所以,在场的人,根本没有纠结,苏东坡会不会写这幅陈情表的细节,而是在意陈情表中的文字,到底是不是苏东坡的亲笔手书。

    是赝品,是仿品,或者是苏东坡真迹?

    王观心里,悄然冒出了这三个问号。然后,也没有急着打开特殊能力,而是仔细的打量,认真的研究起来。

    良久之后,冯老笑问道:“任兄,你觉得怎样?”

    “不好说,不好说啊。”

    任老摇头,苦笑道:“冯老弟,你应该知道,我是画家,不是鉴定家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bxwx.org)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拣宝》不错,请把《拣宝》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拣宝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拣宝》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0/278/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拣宝版权归作者烛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