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三章 渔与猎

  
    被战火焚烧地只剩下黑色焦炭木桩的渔船码头是巫师提议当下急需也是最关键的重建项目,对于这个与迫在眉睫的困难背道而驰的建议,内政官本意是想通过委婉的劝告来制止里德勒看似正确其实未必是对的决定,不过为了避免打击到法职人员的自尊心,和顾及到刚刚进入激流城决策圈子的新成员的体面,德莫雷托违心地微笑着第一个站出来表示赞成。『』<a href="http://www.podlook.com/">菠萝网</a>『』</p>

    首席内政官做开头,观望的其他几个小贵族家庭的家长和从不轻易表态的雷欧萨斯立即举手投了赞成票,于是曾经互相扯皮办事拖沓成风,行动迟缓仿佛与乌龟赛跑的蜗牛一样的激流城大脑迅速作出动员令。</p>

    重建一个可以容纳二十艘小型渔船的码头需要一千根以上的各种尺寸不同粗细相若的原木,由于激流城周围的森林大部分毁于战火,因此以带剑骑士和伐木工混编的小队伍立即沿着塞冷河逆流而上,前往安奇利亚山脉砍伐树木放入河水中顺流而下。</p>

    巫师站在简陋的河堤上静静地端详左手掌心橘子大小的透明球体,这是一颗以深渊恶魔邪眼眼珠为温床浓缩炼成的‘双生子’巫师之眼,主眼卡斯托此刻掌握在里德勒的手中,副眼普勒克斯被伐木小队的队长带剑骑士恩马里克放在角盔的中间,它的有效观察距离远远超越一般的魔兽眼睛炼制的巫师之眼之上,具有四种不可思议的能力。</p>

    当太阳挣脱地平线向上攀升的时候,第一根顺流而下的原木已经被在河里放下石锚的几艘渔船截止,恢复一定体力的激流城居民们各自领取合适的工具,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p>

    原木被拖上岸,体格强壮的几个成年男子手持磨地异常锋利的木工斧头砍掉多余的枝桠,随后跟上的几个手脚麻利的木工用厚背的柴刀刮走多余的浸透河水的新鲜树皮,带剑骑士用单手斧将原木的根部位置砍出尖利的矛头,随后被运上河堤在巫师的指挥下用力夯进厚实的河床深处。『』<a href="http://www.hsfczx.com.cn/0/258/">帝道至尊</a>『』</p>

    精确到个人的分工,充足的人力储备,每当某个工序中有人出现体力不支的情况,立即就会有替补随时接手其工作。随着原木源源不断顺流而下,码头框架基本大致成型。接下来的工作瞬间转变,出场的工具中多出了锯子和木刨,白嫩的尖锐木茬被砍掉,碍事的树瘤被整个挖取抛弃,泥泞的露天工地到处都是新鲜带着木浆气息的锯末,轻薄四处飞扬的刨花。一块块标准尺寸的厚木板从无到有开始堆积,随后陆陆续续地被刚刚转职木工的骑士们用硬木铆钉固定在码头框架上。</p>

    修建码头的过程被巫师里德勒拆解成环环相扣的十数个工序,强大的掌控力支配着在场的所有人,整个工地仿佛一架精密的钢铁魔像里的齿轮。随着码头的初具规模,渔船捕鱼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装卸渔获的速度更是因此提高了近一倍。</p>

    河堤上到处都是忙地不可开交的厨师、木工、渔民,鱼干堆积如山的现实将长期与饥饿为伴的激流城居民们彻底引发了因为连绵战火而长久压抑的热情,笑容和满足也再次爬上了每个人的脸面。工作让每一个人都忘记了魔灾带来的伤口和痛苦,欢声笑语的火热氛围更是连头顶天空密布的阴云都驱赶散开,暖热地让人额头发烫的阳光抚慰着所有的激流城人。每一个激流城居民,无论是军人还是贵族,手工业者和贫民,妇女和儿童,都在享受着喜悦的泪水滑过眼角的潮湿。『』<a href="http://www.pcnow.com.cn/1/1017/">王子的优雅</a>『』</p>

    就在连内政官也投入工作中积极烘烤鱼干的时候,站在河堤上的巫师却在卡斯托传来的画面中看见了不详的阴影在慢慢接近深入山脉的伐木队员,他轻轻皱起眉头,眯起眼睛,深邃的眼窝里立即涌出冰冷的海洋蓝。</p>

    第一时间注意到巫师异状的是同样心有所感的红色曙光,有危险在逼近的刺骨寒冷让他毛骨悚然,来自心灵的警告像一只沉重的手拽住他的心脏往下扯落。一个箭步迈上河堤,周围懵懂不知情的人有的继续忙着手上的工作,有个别感觉敏锐的立即意识到将有重大的事情发生,忙碌的双手因此放缓了一些速度,机灵地竖起耳朵。</p>

    巫师没等大骑士开口询问,便将左手手心的巫师之眼展现在雷欧萨斯面前,指着其中的一个阴影:“我们的伐木小队运气不错,遭遇到一群喝过恶魔之血污染水源的丛林肿骨鹿。你看,它们的鹿角增大了一倍,头骨、颈椎都有深红色的骨刺长出,明显是侵染了肮脏的深渊血汞,这些脾气本来就好斗的小家伙被诱发出狂躁的天性,草食性的胃口说不定已经被改造扭曲了。”</p>

    大骑士忧心忡忡地看着巫师之眼里倒映出来的肿骨鹿猩红色的皮毛,叹了口气:“一个月前,城主带领骑士们冒险出城突袭,重创了一支毫无防备的深渊食尸鬼,撤退时断后的赤色彗星被领主级的恶魔术士偷袭,中了高等异界咒缚牢狱的同时也用秘剑重创了那头卑劣的恶魔的心脏,垂死的恶魔术士逃进了远山的丛林。我猜测那头恶魔伤势太重死在丛林里,牠的饱含深渊肮脏元素的血液把林地水源污染了。『』<a href="http://www.meegoq.com/">猎国</a>『』”</p>

    “你说的不错,不过以深渊恶魔的狡猾诡诈而言,受了危及到生命的重创,不回到巢穴疗伤,反而要逃进荒无人烟的丛林中,难道那远山的丛林有什么秘密?或是牠在逃避什么危险?”巫师翻阅自己的记忆,寻找可以解释这种情况可能发生的理由。</p>

    雷欧萨斯点点头:“两者或许都有可能,诞生在沉沦深渊的恶魔是靠暴力和强力统驭下属的混乱种群,当强悍的上位恶魔稍微表露出衰落的迹象,迎接牠的就是原本麾下恶魔数不清的挑战。精通背叛和阴谋,崇尚混乱的恶魔没有一丝一毫的忠心,昨日的恭顺面目可能今天就是谋杀的爪牙。那头恶魔术士受到危及生命的创伤,肯定是害怕遭到恶魔的背叛,因此逃进丛林里躲避比人类更危险的敌人。也有可能是那头恶魔术士想在丛林里寻找可以治疗其伤势的方法。”</p>

    里德勒转动手上的巫师之眼:“其实我更担心那头恶魔的血液污染的水源,随着恶魔退回深渊,大自然在舔舐伤口,动物们会主动回到原居地,如果丛林里所有动物都被污染的水源侵蚀感染,那后果就相当严重了。或许激流城会迎来一次半深渊生物的兽潮。”</p>

    沉思了片刻,巫师马上提出建议:“立刻组织一支十人左右,具备水准以上战力的带剑骑士小队,我们要进入丛林深处拯救我们的同伴,以及搜寻恶魔之血污染的水源,净化或者毁灭,最好就是找到恶魔术士的尸体。”</p>

    雷欧萨斯没有多想,立刻呼哨一声,两个副手各自招呼了五个骑士迅速上了河堤,接受命令后一行人沿着河堤伐木队踩踏出来的泥泞小路逆流而上。『』<a href="http://www.podlook.com/0/869/">拜师八戒</a>『』</p>

    里德勒目送雷欧萨斯等人远去后,和及时反应过来跑上码头的内政官德莫雷托交代了一些注意的事项,魔杖轻轻挥动,两块肥美的鱼腩化成白光裹在巫师的双脚,所有人都看见巫师的移动像是在滑雪一样,明明是走路的姿势,速度与久经训练的骑士们卸下全副武装冲刺快跑相差无几。</p>

    “这就是法职者的脚底抹油。”德莫雷托感觉一股狂风在身边呼啸而过,哭笑不得地拍掉肩膀上的刨花片,任由头顶上纷纷扬扬的潮湿锯末陆续落下,他对巫师的信心又多了几分。</p>

    转眼就追上雷欧萨斯等人的里德勒担任向导的角色,因为伐木队的队员脚印越来越凌乱,砍伐的树木也离河岸越来越远,追寻那些散开走的同伴的难度层层拔高。</p>

    卡斯托传来了红色的危险信号,那是流血和死亡的象征,雷欧萨斯不知道巫师之眼的功能,可是来自心灵的沉重依旧警告着他,危险的脚步更近了。</p>

    越是这种时候,红色曙光就越是冷静,经历了战场上的无数次战斗,他已经学会将自己的个人情绪压抑到心灵深处,各种会影响战斗的杂念刚刚出现就被扼杀在萌芽状态。晋升为大骑士的那一次无月之夜,雷欧萨斯在曙光撕裂黎明时分突破境界后甚至没有感到一丝喜悦。甚至可以说晋级带来的整个人的升华都被他视为影响斗志的阻碍,无声无息地压抑了几日才被其他骑士发现。想要动摇他的钢铁意志,难度堪比海潮拍打礁石。</p>

    巫师从怀里掏出一只巴掌大小牛角形的桦木笛子,放到唇边轻轻吐气,‘呦呦——’哀怨凄厉的鹿鸣声悠扬地传递到丛林深处,这是里德勒用鹿哨模仿幼鹿受伤求救的声音,即使那些身心被污染的肿骨鹿听到,来自种族天性的本能也会对它们造成一定的影响。『』<a href="http://www.yhhe.net/2/2383/">驭蛇狂妃</a>『』</p>

    片刻过后,周围传来了枝条树桠折断的连串密集声音,粗重的呼吸声仿佛没有密封的风箱在做无用功,浓烈的草腥气弥漫过来,庆幸的是没有闻到血腥气息。</p>

    雷欧萨斯一扬手,周围的骑士们主动散开占据有利地形,破损残缺锈迹斑斑的双手剑收束在鱼皮鞣制的剑鞘里,松木臂盾挂扣在护肩的活扣上,灵活的双手摆脱了沉重的负担彻底解放出来。</p>

    巫师收起鹿哨,背靠在两颗紫衫树之间,魔杖轻轻画过波浪弧线,脚下的藤蔓迅速生长出鲜嫩的枝叶攀附而上,将里德勒的身体从脚到头包裹起来,多余的藤蔓继续延伸而上,将两颗紫杉树也缠绕住,远远看上去简直和树木融为一体。大骑士红色曙光目睹这一幕安心地点点头,其他几个骑士目瞪口呆地不知所措,不过他们很快就恢复过来,原地准备就绪。</p>

    三头两刃高的雄性肿骨鹿艰难地穿越丛林来到拯救小队预伏地,它们的头颅左右摆动,没有发现受伤的幼崽,猩红色的眼珠子露出一丝人性化的犹疑,可是来自天性的护犊本能却驱动它们的身体继续前进。</p>

    碗口粗的蹄足踩踏在地面上,草木瞬间失水发黄干枯,散发硫磺味道的汗水在深红色的柔顺皮毛滚落而下,滴落在地面上溅起丝丝缕缕的白烟,一股苦杏仁味道顿时弥漫开来。粗壮的眉骨长出厚厚的角质,流着白沫的嘴巴张开,依稀可以看见长出倒刺的肥厚舌头已经染上漆黑的颜色,更别说已经变异成凶器的巨大骨角闪过金属质地的光泽。</p>

    这已经不是普通的丛林肿骨鹿,被深渊恶魔体内的肮脏元素侵蚀了身体后,而是从里到外半狂暴化半深渊化的变异凶兽。这些丛林的弃婴,大自然的逆子肆无忌惮地践踏林间草地,脚步走过之处寸草不生,有意无意中排出体外的强酸和毒素污染了肥沃的大地,即使是属于同一种群的伙伴也在同行时学会彼此保持安全的距离。</p>

    “因卡尔瑟鲁斯!”还没等雷欧萨斯等人反应过来,心里莫名生出厌恶的巫师里德勒率先施展了一个群体束缚咒。只见三头肿骨鹿脚下肥地流油的黑色沃土蓦地下沉,刃许深的陷坑周围的土壤仿佛灌注了生命力一样蜿蜒游走攀附在鹿身上,瞬间凝固成坚硬的灰白色石壳,牢牢地禁锢住肿骨鹿的行动。</p>

    “吭——”肿骨鹿不安地打了个响鼻,黑色的鼻腔里喷出浓白色的蒸汽,夹杂着几颗灼热的火星,从脖子开始,虬结的筋肉开始膨胀,群体束缚咒的石化皮壳开始龟裂破损,一股狂暴的凶兽气息渐渐凝聚。</p>

    雷欧萨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从隐身处一步跃出,与自己体重相若的双手剑高举过头,随后势如破竹地砍开肿骨鹿的眉角,深深地劈进颅骨增厚一倍的鹿头里。其余两头肿骨鹿刚刚挣脱咒语的束缚,就被掩杀过来的带剑骑士们砍腿割喉,不甘心地倒在林间空地里。</p>

    巫师呵呵一笑,缠绕在身上的藤蔓自动散开落下,他走到肿骨鹿的附近,蹲下身子抚摸着它们的皮毛,有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新发现。</p>

    “雷欧,你们能将这三头肿骨鹿的皮毛完整地剥下来吗?”感受着手掌热地发烫的触感,里德勒突发奇想,想尝试一下最近刚刚领悟的咒语。</p>

    “这当然没有问题。”红色曙光朝他的副手微微额首,便有两个带剑骑士拿出一把简单的剥皮小刀,两人配合着将三头肿骨鹿的皮毛拆卸剥离出来。</p>

    当然这些鹿皮也用了随处可见的草木灰稍微鞣制,简单的处理使皮毛恢复了柔韧的特性,不复紧绷绷的好像一张皮甲。</p>

    “奥奇脉摩卡辛斯。”巫师挑选了一块鹿小腿部位的皮毛,手持魔杖施展了一个秘咒。</p>

    只见一团橙黄色的光芒从魔杖顶端源源不断喷发而出,浸润在黄光中的鹿皮自动卷曲互相叠合,很快地一只靴子的雏形就显现在众人面前,而让带剑骑士甚至雷欧萨斯都感到惊奇的是整只靴子竟然毫无缝合黏胶的痕迹。</p>

    “真是神乎其技。”雷欧萨斯的副手,一直对巫师表示出淡淡敌意的平民骑士巴拉多斯说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p>

    巫师弯腰拾起那只靴子,检视片刻后满意的点点头,他把鹿皮靴放在雷欧萨斯的面前,“雷欧萨斯大人,这是炼金术体系皮毛构造术的副产品,你可以穿上它直观感受一下炼金术的神奇。”</p>

    没有扭捏,没有委婉拒绝,当着众人的面,红色曙光脱下自己破旧的布靴,套上了鹿皮靴。</p>

    “嗯,有点紧,脚趾头都塞不进里面——咦,这只靴子很暖和,像是浸泡在温泉水里。”雷欧萨斯抬头看见了巫师的笑意,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p>

    里德勒闻言微笑着点点头,魔杖再次喷发出一团橙黄色的光芒,整只鹿皮靴被拉长加宽,适合了大骑士的独特脚型——因为长年累月的训练,雷欧萨斯的脚骨比寻常人粗大了几圈,脚背也高了很多。</p>

    而心思极为敏锐的红色曙光已经明白了巫师临时起意带来的变化。</p>

    ‘假如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和里德勒的计划保持一致,那么激流城的冬天就会好过许多。’</p>

    巫师接着又用整张鹿皮为雷欧萨斯制作了一件短袖皮夹和皮裤,这些举动直接证实了大骑士的推测,其余带剑骑士在他的示意下轮流体验了鹿皮构造的衣物的御寒保暖能力,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p>

    这时,远处的密林里传来熟悉的人声,雷欧萨斯的目光瞬间穿透林木,看见完整的伐木队扛着两头奄奄一息的肿骨鹿,放下心的舒了一口长气。</p>

    接下来的工作,怕是要在这片丛林里和那些被污染的凶兽们长期周旋了。</p>

    大骑士的目光望着巫师里德勒眼睛,得到了对方的无声的肯定,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握紧了沉重的双手剑。</p>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巫师里德勒》不错,请把《巫师里德勒》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巫师里德勒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巫师里德勒》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0/551/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巫师里德勒版权归作者唐墨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