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墨明珠受伤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零六章 墨明珠受伤

    “我……我……”楚香怡虽然经常砍人脑袋,但是,那毕竟是让奴才去做的,说到底,她打出生到现在,还真的没有亲手杀死一个人!

    可现在,南宫蕊儿却真真实实的死在了她手里,她杀人了,她第一次杀人了!

    楚香怡看着自己不断发抖的双手,到现在,她都还能感觉到,刚才摸过南宫蕊儿的触感。(<a href="http://www.lyqchc.com/2/2865/">火炼星空</a>)残颚疈晓

    “嗯——不要、不要!”楚香怡突然将两只手不停的往自己身上的衣服上来回擦起来,好似这样做就能将那残余的温度给磨灭掉一般。

    “你……”皇太后看着吓傻了的楚香怡,想责骂,可事到如今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来人,将公主押入大牢!”

    大臣的女儿死了,还是未来寒王侧妃,若是不给一点表态,恐怕会寒了人心啊!

    无论怎么样,楚香怡都要去这大牢走一遭,至于要怎么处置她,以后再说吧……

    这样的安排是皇太后现在能想到的,也是最稳妥的安置了。

    一句话,将楚香怡直接给打入了地狱,大牢啊?皇奶奶竟然要把她关进大牢里??

    楚香怡整个人都怔愣了,皇奶奶这样做,是不是要放弃她,要她的命了?

    “不,我不去大牢,我是公主,本宫是公主,放开我!!”楚香怡挣脱着侍卫们向她抓来的手,死活就是不让他们靠近,“滚,离本宫远点!放开我!”

    不,不要,她不去大牢,不去!

    “父皇,父皇救我!”

    到这个时候了,皇上还能说什么?只能挥挥手,让侍卫赶紧带走她。

    “父皇——父皇——”楚香怡慌神了,连父皇都不帮她了,连父皇都要送她去死吗??

    “把公主押下去!”皇上催促着侍卫,对楚香怡的惊叫声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又不是让她去死,只不过做做样子而已,等到这些事情平息了之后,他自然会让人将她放出来的,她还反抗个什么劲?

    虽然皇上和皇太后是这么个打算,可是楚香怡不是他们肚子里的蛔虫啊,所以她一丁点都不知道她去大牢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a href="http://www.9wh.net/book/10722.shtml">重生三国混帝王</a>)

    若是她知道的话,她铁定不会反抗的,可是她不知道,所以,楚香怡几乎想都没想,就将侍卫佩戴的长剑给拔了出来,“别过来,别过来!滚开——”

    看着楚香怡持剑在她身边胡乱挥舞着,周围的人要闪多远闪多远,开玩笑,刀剑不长眼啊,砍着自己了怎么办?

    “楚香怡你做什么!”楚御寒对自己这个妹妹有些恨铁不成不刚,他怎么就有这么一个猪脑子的妹妹呢?胡闹,简直是胡闹!“还不去拿下她!你你你、你们统统给我上!”

    楚御寒的命令下来了,不光侍卫动了,连宫女太监都慢慢的向着楚香怡靠拢。

    “啊——别过来!”楚香怡此时就跟没头的苍蝇一样,苦苦寻不到出路,见侍卫都拔出了剑对着她,她第一个反应就是跑!

    可是,楚香怡压根就没选对方向,她正是向着南宫悠悠的方向跑去的。

    “小心!”见楚香怡拿着长剑冲过去,一直在看戏的墨千袭立马惊呼一声,身子一动就要去朝南宫悠悠奔去,可他快,有人比他更快!

    不等楚香怡靠近过来,站在南宫悠悠身边的梵镜夜已经蕴出一掌,直接将楚香怡给撂飞了出去。

    “砰!”

    一声巨响,楚香怡的身子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退着飞了出去!

    “啊——”

    这一生尖叫不是楚香怡发出的,而是从头到尾都在一旁观赏西京这出好戏的明珠公主。

    楚香怡那一砸,好死不死的刚好压到了墨明珠的身上,那力道,愣是直接砸烂了身后的桌子。虽然有墨明珠在楚香怡身下当了个肉垫子,可梵镜夜那一掌不是吃素的,当下就让楚香怡咳出一口血来。

    而墨明珠也好不到那里去,她明明站在那里看戏,怎么就被人给推了一把呢?这一推,刚巧就成了楚香怡的肉垫子!她的背,她的腰,她的胸口……墨明珠只觉得全身都每一个好地方是不痛的了。

    虽然知道南宫悠悠没事,可梵镜夜的心还是隐隐有些后怕,忍不住跳快了好几拍,“悠悠,你怎么样!可有伤着?”

    “我没事!”隔了那么老远,楚香怡几乎都没有走过来,她怎么会有事呢?

    南宫悠悠被梵镜夜搂在怀里,可这并不妨碍她看着刚才发生的事情,楚香怡伤不到她,这是她一开始就知道的事情,而楚香怡不是被打飞就是被直接打死,这也是她能够猜到的事情,只不过,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墨明珠会被牵连进来。(<a href="http://www.baoxian-insurance.com/baoxian/0/224/">战神变</a>)

    目光移向正站在那里,刚好跟她对上视线的墨千袭。

    她没有看错的话,刚才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墨千袭本来是出手来救她的,却在见到梵镜夜出手之后,中途突然改了道,不着痕迹的将墨明珠给推了出去。

    若不是他那一推,站在那里好好的墨明珠这么会当了楚香怡的肉垫呢?

    可是,墨千袭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用意??南宫悠悠看不透,也不想猜。

    反正,她觉得墨千袭跟上次在钱家见到的是两个样子了,倒不是说样子变了,而是气场变了,似乎睡了好久的猛兽,终于清醒过来了一般……

    看着南宫悠悠探究的神色,墨千袭露出一个苦笑,不用说,她刚才肯定看见他的小动作了。他不想解释,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反正,在刚才那一刻,他的身体已经帮他的心做了选择!

    看着梵镜夜揽着南宫悠悠,没有让她受到一丝伤害,墨千袭心里虽然安心了,但是,同样却有了一种恨!为什么站在她身边的人不是他,为什么刚才救她的人不是他??

    他其实可以出手的,但是,他也清楚的知道他出手也只不过是做百工而已。所以,在那一瞬间,他选择了陷害墨明珠!

    正是因为他没有权利,没有势力,没有力量,所以,他不能做那个站在南宫悠悠身边维护她的人,既然如此,那么他就要夺回一切,强大自己,待到他成为北临君主的时候,从那个男人身边夺走南宫悠悠!

    所以,他选择了陷害墨明珠!

    既然北临不来接他回去,那他就主动出击,自己给自己铺路,重回北临,而墨明珠,就是助他回去的那步路!

    “滚开!”墨明珠全身都疼的冒汗,身上还被楚香怡给压着,遭了这种无妄之灾,就是再想装淑女都装不下去了,毫不客气的一把将楚香怡推开,墨明珠此刻才大口大口能够喘气了。(<a href="http://www.baoxian-insurance.com/baoxian/3/3862/">总裁偷你一个宝宝</a>)

    可随着胸腔的呼吸上下起伏,她只觉得痛,全身都蔓延着数不清的痛!

    “痛——好痛啊!”墨明珠此时那张明媚的脸上,精致的五官全都纠结到了一起,苍白了面容,冷汗顺着额角往下流。

    “明珠!”墨千袭一听见墨明珠呼叫的声音,立马冲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抱起墨明珠,关切问道:“明珠,怎么了?那里受伤了?”

    墨明珠微微张开一条眼缝,见是那个很早就被送走的皇兄,顿时泪水就流了出来,“皇兄,我好痛……全身都痛……”

    虽然她跟这个皇兄感情并不深,小时候还经常跟着其他的哥哥姐姐们欺负他,可是,现在在这个时刻,能够看到一个亲人,就犹如在大海里抓住一根浮木一般。

    “皇兄,我是不是要死了?我好痛啊……”

    “别说傻话!皇兄不会让你死的!”墨千袭赶紧转头,一把抓住刚上前围住楚香怡的一个太医,“给她看,我命令你立马救北临公主!”

    “是是是。”太医立马点头哈腰查看起来。

    虽然墨千袭没什么身份地位,可是这北临公主不一般啊,伤不得,伤不得,更加死不得!

    南宫悠悠看着墨千袭的动作,不由挑了挑眉,难不成他跟墨明珠关系很好?可是看着不像啊,若是很好,怎么两人开宴到现在,连句话都不说?

    而且,这墨明珠进来之后,连问都没问,提都没提起墨千袭一句……

    这墨千袭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南宫悠悠有些费解,但她身边的梵镜夜,眸子里却多了一些深思……

    趁着太医查看的时候,墨千袭冲着皇上大怒道:“她是我北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零六章 墨明珠受伤,第3页

    临国的明珠公主,父皇母后最疼爱的公主,若是这次在西京出了什么事情,你们就等着两国交战吧!”

    “别以为我北临当真怕了你们西京,若要打起水仗来,就是再来一个西京,我北临也不惧!”

    墨千袭的话,让皇上一下跌坐在了龙椅上,也让楚御寒捏紧了手指。(<a href="http://www.wmgdesign.com/0/472/">官路弯弯</a>)

    没错,他们是比北临国的国土面积大,也比北临国富饶,可是,这么多年了,他们西京都没能收复北临,也不是没道理的。

    两国之间隔着一片海域,北临国的国土面积就那么麻雀大,住人都嫌挤,更别说拿土地来种田了,所以,北临国的衣食,日常用品几乎都是西京商人卖过去的。

    北临国虽然小,却五脏俱全,特别是那一溜的海上军队,虽然陆地作战不强,可到了海上,那就是大爷,那就是称霸的主儿。W4qt。

    而西京虽然也背着北临训练了海军,可是毕竟是陆地上的人,这就算再熟悉水性,到了海上,那战斗力依然要大打折扣。

    所以,北临依附西京而活,西京却也啃不动北临这块臭石头。

    于是,两国倒也算这样安稳的过着。

    而现在,西京的公主伤了北临的公主,这问题,说大可就大了,一个不好,北临怕是真要对西京动手了。

    楚御寒只觉得胸口里那闷气一口还没下去,现在又来了一口,就差没把他活活给气死了。

    打,他不怕,他怕的是,北临的军不上岸,那这要是再海上打,吃亏的只会是西京!

    最可恶的是,若是断了北临的衣食供应,北临就敢直接找上沿海的城镇去抢,抢完就走,绝不逗留,就算等到他们西京的兵赶去了,北临的军恐怕早就消失在大海,没影子了……

    楚御寒头疼,真的头疼。

    若是北临那么好对付,早五百年就拿下了,何必等到现在!

    断虽她生。打?怎么打!

    楚香怡啊楚香怡……楚御寒简直恨不得掐死她!

    “统统给本王治北临公主去,让她死,谁都不许看!”楚御寒怒了,真怒了,一手一个提起围在楚香怡身边的太医,全给扔墨明珠那儿去了。

    对于楚香怡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活着也是浪费粮食,死了最好,死了北临也有交代了!

    此时,就连皇上都对楚香怡视而不见了,他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处理了……爱怎么就怎么吧!13840041

    “禀告王爷,北临国明珠公主全身多处划伤,并且有大面积瘀伤,并无大碍,只是……”太医吞吞吐吐了起来。(<a href="http://www.idcjc.com/idcjc/1/1634/">婚色撩人</a>)

    “说!如实说!”楚御寒已经想不到更坏的是什么了,只要人不死,那就是万幸了!

    “回王爷,明珠公主虽然并未伤到要害,但是……但是,明珠公主不慎伤到了女人的根基,这以后怕是不能再……再……”太医觉得头顶都在冒烟,后背都在流汗了,“再……怀孕了。”

    “什么!”墨明珠听着这个消息,直接被震得一口血吐了出来,她不能生育了?她以后不能有孩子了?她连做母亲的资格都被剥夺了??

    她以后的皇子、她的后位、她的一切……

    “啊——”墨明珠凄楚的惊叫着,流水顺着眼眶往外流,死死盯着地上奄奄一息的楚香怡,都是她,都是这个女人,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她不甘啊,她真的不甘啊,为什么?为什么倒霉的人是她?为什么她什么都没做,却被牵连进来了,为什么她连一个做女人的资格都被剥夺了,楚香怡还好好的活在那里??!

    “明珠,明珠!”墨千袭也对这个消息吃惊不小,虽然这跟他原本计划的有所偏移,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后续的计划。至于墨明珠……虽然是他一手造成的,但是,相比墨明珠带给他的伤害,没有让她抵命,就已经是便宜她了。

    残忍吗?也许他做的很残忍,可是,当年他们将年幼的他给推出来,让他这十年在无止境的黑暗中糜烂,恐惧,受尽一切不应有的待遇,唾骂,屈辱,难道他们就不残忍了吗?

    墨千袭微微闭了一下眼眸,一报还一报,谁也怨不了谁!

    &nbsp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零六章 墨明珠受伤,第4页

    ; 再次睁开眼睛之时,墨千袭已经两眼通红,似愤怒,又似痛心,“明珠,明珠!”

    “皇兄——啊,皇兄!”墨明珠已经不知道心里这一股子复杂该如何办了,只能不断叫着现在唯一能帮助她的墨千袭,“皇兄啊,我……皇兄,我……我怎么办啊……”

    “明珠你放心,皇兄绝不让你白受委屈!”墨千袭紧紧握着墨明珠的手,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兄妹情深似海。

    “西京皇,我墨千袭自诩在西京过的安安分分,老老实实的做质子,即使受尽你们的责难,也从未向北临吐过一次苦水,本想息事宁人,没想到反让你们西京认为我们北临怕了你们了!你们如此对我也就算了,可你们现在,竟然让北临的公主遭受这样的大难,此次我北临绝不会放任不管了!”

    “她是我北临的公主,前来和亲于西京,我北临为的是两国友谊的长存,可是,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我北临公主的!哼!你们西京的公主是宝贝,难不成我北临的公主就不是宝贝了吗??”

    墨千袭一席话听的众人震耳欲聋,却又无法反驳。

    不管楚香怡是故意还是意外,反正北临的公主受伤了是事实,而且,这伤还真是……

    “息怒、息怒啊、墨皇子息怒……”皇上此时的心情糟糕透了,怎么所有不好的事情都堆积到一起了,刚才死了个南宫蕊儿,现在又伤了个墨明珠,这、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只是一场宫宴而已,怎么就能闹出这么多事情来呢?楚御寒不由得怒目看向地上的楚香怡,都是她!要不是她,他们西京怎么会前脚差点得罪了东离国,后脚又要跟北临斗上!

    要不是她流着跟他一样的血,他非一剑刺死她不可!

    “明珠,你别怕,皇兄这就回北临,亲自向父皇母后说明此事。”

    直到听墨千袭说到这里,南宫悠悠才恍然大悟,原来说来说去,说了这么多,墨千袭原来一早打的是这个主意!

    难怪他要推墨明珠啊!只有墨明珠死了或者伤了,他才有借口向西京发难,他也才有机会返回北临!

    好深的心机啊……

    南宫悠悠这边想着,就听到梵镜夜在耳边低喃了一句:“看来,猛虎要归山了。”

    猛虎归山,可不是吗,这一下,看来北临是要变天了……

    “皇兄……你一定要好好告诉父皇母后……珠儿受的委屈……一定要!”墨明珠此时那里想到什么质子不质子的问题了,她只想让墨千袭赶紧回去告诉父皇母后,让他们给她做主!

    “明珠放心,皇兄安顿好你之后就立马动身,若是西京不给我北临一个说法,哼——”墨千袭抱起墨明珠,深深的看了一眼皇上和西京的在场大臣们,冷厉的说道:“北临国人,随本殿下动身回国!”

    “是!”北临来的使者此时虽然想到了质子的身份,可是,墨明珠的问题太大了,他们回去,说不清啊,要是墨千袭回去,万一有个什么皇上恼怒的,好歹还有他在前头扛着啊!

    如此一想,顿时觉得带上墨千袭回去是个明智的选择。

    而楚御寒和皇上此时却什么都不能做,更不能留下墨千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行人走出大殿。

    原本应该盛大隆重的宫宴,却因为南宫蕊儿的死亡,还有墨明珠的变故而变得人心惶惶起来。大殿上,被南宫蕊儿爬过的地方,一条条血迹触目惊心。躺在地上喘息着,也不知到底出气少,还是进气少的楚香怡,不停的嗯嗯哼哼,听的人又寒颤不已。

    一时间,这大殿上倒像个什么祸害之地一般,诡异有可怕。

    “王爷,咱们明日还要出发回东离,不如先回去了吧。”戏看到这里,南宫悠悠也不得不感叹,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她什么都没做,可该收拾的人却自己遭了报应。

    这算什么呢?

    “悠悠累了吧,咱们回去。”梵镜夜也不想让南宫悠悠继续呆在这里,晦气,晦气!牵着她的手,只是想着皇太后道了别而已,皇上和楚御寒,那里凉快那呆着去。

    “邪王请回吧,明日灵枢公主出嫁,哀家怕是不能送行了……小悠儿,虽然皇奶奶不能相送,但已经差人备好礼物了,记得想皇奶奶。”皇太后此时也没有任何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零六章 墨明珠受伤,第5页

    心情再召见南宫悠悠嘱咐点什么了,只能疲惫地挥了挥手,让他们先行离去。

    这北临国的问题还没有处理好,现在东离国能够既往不咎,先退出,已经是最好的状况了。

    出了皇宫,南宫悠悠顿时大大呼吸了一口气,刚才那大殿里的血腥味,确实让人不太舒服。

    “主子!”见南宫悠悠和邪王出来,琉璃和翡翠立刻迎了上去,只是两人的神色不太好。

    南宫悠悠有些不明所以,难不成这大殿里的事情这么快就传出来了?连她们两人都知道了?可是,不应该啊。

    正想着呢,就听见旁边一个女声,恭敬道:“王爷!”

    南宫悠悠诧异的转头看过去,只见一个身穿东离国服饰,十分英姿飒爽的女子,恭敬的站到梵镜夜身边,眼神刚好也向她瞄了过来,那神色,似乎有些挑衅,还有些得意。

    “主子。”琉璃和翡翠都瞪着梵镜夜身边的女子,那眼神里全是敌意。

    梵镜夜见南宫悠悠没回话,低头一看,就见她正跟桑雅两人在互相打量着对方,那眼神里,隐隐透着一股子较劲的味道。

    【啊~我有错啊,居然没写到预计的段落!本来说好了君如墨今天会跟悠悠断裂,看来……看来……明天,明天一定出来!】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千金笑,邪王的宠妃》不错,请把《千金笑,邪王的宠妃》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千金笑,邪王的宠妃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0/894/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版权归作者绯君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