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灵心公主梵绮瑶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一十三章 灵心公主梵绮瑶

    南宫悠悠难得管这个灵心公主是那里来的,反正她也是公主,说起来两个人身份一样,她没有因为刚才的马驰事件找灵心公主的麻烦,就很给她面子了。(<a href="http://www.yhhe.net/0/82/">城管无敌</a>)残颚疈晓

    这么想着,南宫悠悠抬头看了眼府门口的匾额——梵府?

    呵呵,这倒是奇了怪了,有一字并肩王、邪王各种称号不写,居然写个梵府?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那个百姓的家呢。

    南宫悠悠看着金钩铁划的字,心里大大的赞了一声之后,她头也不回的迈开步子,走进了梵府,留下了一片死水般的寂静。

    围着看热闹的人全部都愣住了,紧接着惊愕不断,天那!这个灵枢公主不会是被吓傻了吧?没瞧见他们北临国的灵心公主在跟她说话吗?她居然答都不答,就走了?

    而南宫悠悠的这一举动,琉璃和翡翠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她们主子从来就不是怕事的人,还不是想着初到北临,这才跟灵心公主息事宁人的,要不然……

    梵玉姑姑站在一边,眉毛略微一挑,却没有太多惊讶。

    被一屁股甩在门外的梵绮瑶愣愣盯着南宫悠悠隐入门内的身影,楞了好半响,刚才愣怔中反应过来,差点傻了眼!

    这个女人居然敢无视她?

    下一秒,一股无与伦比的愤怒狂乱席卷了梵绮瑶的神志。

    她她她她,她就这么走了!?

    梵绮瑶瞪着眼睛望着早已空荡荡的大门为之气结。

    竟然不参拜她,也不搭她的话,连个眼色都不甩她一下,最可恶的是,这个女人居然一点都没害怕?!资料上不是说西京的女人最胆小了吗?无论什么事情都能哭成个泪人!既然是这样,怎么没见着这女人发挥一下她应有的本性,胆小怕事唯唯诺诺的低声下气呜咽几声呢?

    真是奇了怪了,这女人居然在受惊之后,就这么大大方方堂堂正正没有丝毫尴尬,没有半点犹豫地走进了堂叔的家里,还对刚才她的嘲笑讽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拍拍屁股,把她给甩在门外,自个跑进去悠闲了!?

    该死的,堂叔到底娶了个什么样子的女人回来?W5l5。

    梵绮瑶虽然被南宫悠悠这一手打的措手不及,但是这梵府门口地处阳城最热闹的地方,刚才马匹一惊早就引得无数眼线侧目远观了,要是小题大做,谁知道落到有心人的眼里会传成什么样?要是被堂叔知道了,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态度。

    况且说到底刚才还是她的马差点冲撞了这个女人,错是她先错,若是按照以往她的作风来说,她顶多就让丫鬟赔偿点银子给别人,可是这个女人的身份不一般,她还真不能给点银子就打发了。

    要说这女人狠狠扫了她的面子吧,人家西京公主初到此地不懂你北临国的规矩,所有的一切都是无知之举,不知者不罪还不行么?借口都难找到!

    梵绮瑶自打出生以来,不论是皇宫还是北临向来都是任我行的,还真没吃过这么大的哑巴亏!种种考虑看来,她特意演出的这一幕所谓的门前示、威,简直输得一败涂地彻彻底底,她北临最尊贵的灵心公主居然输给了西京的这个女人,还是在西京风评不怎么样的女人?

    梵绮瑶深吸了几口气,努力地平静下来,郁闷得连想死的心都有了!没见着堂叔也就算了,居然连他带回来的女人都没搞定!

    周围看热闹的百姓人人提心吊胆,四下里静悄悄的,那有半个敢开口说话?灵心公主平日的嚣张在阳城是出了名了的,惹得祸事不少,不过人家懂得善后,只要给钱,就没有摆不平的事情。(<a href="http://www.yhhe.net/book/3038.shtml">疯狂基地</a>)

    所以一直没有捅出多大的篓子。

    梵绮瑶压下怒火长舒一口气,向身后的丫鬟怒声道:“进去!”

    她要好好看看,堂叔带回来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值得堂叔特意跑去西京求亲!

    正打算带着一干人等鱼贯而入,身后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这个声音,南宫悠悠也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回去,果不其然,正是到阳城之前,收到皇上的命令,先一步离开的梵镜夜。

    “堂叔,你到那里去了,让绮瑶好找啊!”看到梵镜夜骑着马从自己面过走过时,扫向她的冰冷眼神,梵绮瑶就知道,估计刚才的事情已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一十三章 灵心公主梵绮瑶,第2页

    经传到他的耳朵里了。

    完了,堂叔要是追究自己起来可怎么办?她不想让堂叔讨厌自己啊!

    梵绮瑶立马放低姿态,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撅起嘴唇,向着梵镜夜讨饶:“堂叔……”

    不得不说,梵绮瑶本来就是花儿一般的年纪,外加人又长得可爱,做出这样的动作更是锦上添花,可爱的不得了,让你想骂她都生不出火来。而这个动作梵绮瑶可是熟练的很,每次要闯祸了,或者已经闯祸了,她都是这样去求皇奶奶、父皇、皇兄的。

    简直是百试百灵,屡用屡爽!

    这一个小动作当然没能逃过南宫悠悠的眼睛,心底好笑了一声,看来梵镜夜也不似传说的那样吗,什么娶不到老婆,瞧瞧,这里不是还有一个爱慕着他,等着要嫁的吗?

    堂叔?侄女?

    南宫悠悠心里微微啧啧两声,若是梵镜夜真娶了自己的侄女,这恐怕就是古代人常说的亲上加亲了吧?说真的,南宫悠悠来了这古代之后,也不是第一次见着****结婚的了,只不过,亲近结婚的危害这些人倒是一点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南宫悠悠就想起南宫蓉儿怀的那个孩子了,偏头,悄悄问了翡翠一下,“临行之前,我让你去办的事情、办妥了吗?”

    翡翠被问得楞了一下,不敢肯定的回答:“主子说南宫蓉儿那事?”见南宫悠悠点头,翡翠哼哼了两声,没好气的道:“主子,我把那落胎药给她,她还不吃,说要把孩子生下来,让……”

    翡翠小心翼翼的看了南宫悠悠一眼,只听见南宫悠悠说了两个字:“原话。(<a href="http://www.lyqchc.com/0/304/">横行霸道</a>)”

    好吧,既然主子要听原话,她当然不能有所隐瞒,斟酌了一下,翡翠才继续道:“她说要把孩子生下来,让主子看看自己造的孽。”

    南宫悠悠挑了挑眉,她造得孽?若不是因为有南宫蓉儿造得因,又怎么可能会有后面的果?因果因果,南宫蓉儿倒是只看到别人的,看不到自己的不对了……

    看来,有些人当真不是吃到恶果就会反省的人,南宫蓉儿就是这样的。

    “你没强行喂给她吃?”说到底,南宫悠悠还是不想南宫蓉儿生下那个孩子,先不说那个孩子生下来会不会先天夭折,单是孩子的身份就够尴尬的!

    你说那孩子真要生出来了,到底是南宫府的大少爷呢?还是南宫府的外孙呢?

    南宫蓉儿又不是秦姨娘生的孩子,所以南宫蓉儿生的孩子若是抱给秦姨娘养,对外界宣称是秦姨娘给南宫府添了丁,秦姨娘会同意?

    不管怎么看,这个孩子生出来都是个弊端,更别提孩子可能有先天性遗传问题,没准也有可能是白痴或者畸形儿。

    倘若真是这样,那么这个来到世上的孩子未免太可怜了……

    所以,她在临行之前,才让翡翠去将南宫蓉儿的孩子给打掉,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事情并没有按照她预期的那么进行。

    “主子你都不知道有多气人。”翡翠一说到这里就是一肚子火,“我给她喂药,她说我若是敢给她吃,她就立马咬舌自尽;我去掰她嘴,她还咬我。后来我只能把那药放她屋里,爱吃不吃吧……”

    “你没跟她说那个孩子生下来可能变成什么样子?”

    “我怎么没说呀,我嘴皮子都说破了,可南宫蓉儿却说是主子你见不得她好,要害她!还说她要靠着这个孩子母凭子贵,她儿子是南宫府的大少爷,以后整个南宫府都要听她的……”翡翠一想到南宫蓉儿说的这些话,就觉得无语。

    南宫悠悠理解的点了点头,既然南宫蓉儿执意要这么做,那也没有办法了,反正她该做的已经做了,剩下的只有看天意了。

    南宫悠悠这头和翡翠窃窃私语,让下马走过来的梵镜夜颇有些吃醋,上前挤开翡翠,梵镜夜牵起南宫悠悠的手,说道:“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离开悠悠之后,何止觉得才过三秋?倒是不知悠悠想我了没?”

    南宫悠悠瞪了他一眼,这大庭广众的他又开始肉麻了!虽然没有回答,不过倒是没有甩开他的手。

    而梵镜夜的这幅模样,让梵绮瑶看得完全傻了眼,天啊,她到底看到了什么?这这这……这是她那个酷酷的堂叔?不可能不可能!梵绮瑶使劲摇头,就想着自己肯定是眼花了,可她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一十三章 灵心公主梵绮瑶,第3页

    身后同样傻眼了的丫鬟们纷纷倒抽气的声音,却实实在在的提醒她没看错,这确实是那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堂叔。(<a href="http://www.yhhe.net/book/3571.shtml">噬剑狂魔</a>)

    平日的堂叔不近女色,就连对她都是疏远的,而堂叔带回来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让堂叔这样……梵绮瑶想破脑袋都不明白他们两人中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堂叔这般对待这个女人。

    看来,她待会儿要找个奴才好好问问了!

    “真是想不通你跑来西京求什么亲。”南宫悠悠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扫过灵心公主,虽然她现在还没嫁给梵镜夜,但是,她好歹是两国正式交换了文书定下的邪王妃,这个灵心公主看她的眼神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这么怨念做什么?搞得好像她抢了别人老公一样。

    梵镜夜也随着南宫悠悠的目光看了一眼,顿时看到了站在那里,盯着南宫悠悠的梵绮瑶,想都没想,直接冲梵绮瑶说到:“绮瑶,这是你未来的堂婶。”

    梵绮瑶好不容易等到梵镜夜发现她的存在,跟她说话了,可是,这说出来的话她情愿当做没听见,不如没说出来的好!

    南宫悠悠也是被这个辈分给雷了个里嫩外焦,想起在马车上,梵镜夜给她恶补的北临国知识,现在倒是有用了。

    当初的太、上皇一共生了三个皇子,而梵无阎则是老来得子,古稀了才生出他这个老幺来,而那个时候,其余两个皇子早已经成年,并且娶妻了生子。

    梵无阎和自己的哥哥们情分倒是没多少,反倒和一起长大的几个侄儿们感情不错。后来他战死沙场之后,皇位就在几个侄儿之间争夺着,最后是大侄儿夺得了皇位,这才平了北临。

    而梵镜夜,也如同他父亲一样,是跟几个侄儿一起长大的,其中,现任的太子梵月息倒是时常被人们跟梵镜夜摆在一起评论,毕竟梵镜夜的身份太过特殊了,而他在北临的所作所为,也不得不让人侧目一番。

    这未来的皇位,还当真不好说!但,最让人蛋疼的还是这辈分……

    南宫悠悠只要一想想,一群豆丁大的孩子,叫着同样一个豆丁大,甚至比他小的人“堂叔”,她就觉得一脸黑线。

    “堂叔,她……”梵绮瑶纠结了,婶婶……这两个字她怎么叫的出来!

    梵镜夜说完这话,也没管梵绮瑶会不会真叫,反正他已经把态度摆出来了,梵绮瑶以后要怎么做,那都是她的事情了,扫了一眼整齐站在前院迎接他们回来的众奴仆,对悠悠介绍道:“他是府里的管家,你有什么要添置的,需要的,只管告诉他。”

    “老奴秦川,见过公主。”见王爷这样慎重的介绍,秦管家立马也对南宫悠悠上了心。

    “秦管家不必多礼,我不太喜欢这些繁琐的礼节,以后没有外人在,能免则免吧。”南宫悠悠说得倒是大实话,这听在秦管家心里顿时觉得这未来王妃是个上道的,没有因为她的身份而倨傲,反倒是对他们这些老奴多多照顾,看来是个心善的人。(<a href="http://www.idcjc.com/idcjc/1/1634/">婚色撩人</a>)

    但这话听在梵绮瑶耳朵里却变了个味道,不喜欢礼节?像她们这样身份尊贵的人,怎么能自降身份呢?不喜欢这些理解,依她看,不是不喜欢,而是不懂这些礼节吧!

    哎,臣女果然就是臣女,那怕给了个公主的身份,也撑不起来!

    真是的,堂叔怎么能娶这样的人做王妃呢!

    梵绮瑶越想越觉得肯定是南宫悠悠不知怎么****了堂叔,或者用了什么手段,这才逼着堂叔就范了的!

    而满院子的奴才也对这位新主子好奇不已。

    就从刚才看到自家王爷这么对待这位公主的样子来看,他们就知道,这个新主子必定是受王爷宠爱的,要不然这么多年了,他们还没见着王爷对那个女子和颜悦色,如此亲昵的。

    “以后公主的话,就等同本王的话,谁若是不从,就自行离开王府吧!”梵镜夜用警告的语气给众人下了命令,然后对秦管家道:“待会儿把府里的账本东西全部交给公主,以后王府的事情由公主做主。”

    “是!”秦管家当然没有意见,想着待会儿就把府里的账本和王爷经营的那些店铺收支情况交给南宫悠悠过目,“公主,老奴待会儿就交出手里的东西。”

    “不用了!”南宫悠悠赶紧摇头拒绝,“我刚来北临,估计接下来会有一番忙碌的,而这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一十三章 灵心公主梵绮瑶,第4页

    王府,我现在也一点理不清头绪……既然以前是管家管理着,那么还请管家继续打理这王府的一切。”

    没有立刻夺、权,秦管家心里楞了下,要知道从前那十个王妃,可是一来就指着掌权王府来着……没想到这个新王妃居然对这些不感兴趣,真是……看来这个新王妃倒是懂得审视局势!

    梵绮瑶却对南宫悠悠这做法嗤之以鼻,傻不傻啊,送到门上的权利都不要?看来是真傻!

    而她的这点点小心思,旁人那里会知道,所以那边两人该做什么,还得继续做。

    “以后灵枢公主就住在清心阁,管家让人把东西都搬进去吧。”

    一听王爷说未来王妃住在清心阁,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那清心阁是什么地方啊,那可是整个王府修建最豪华,最漂亮的地方了,那里不光是王爷的住所,更是当年梵无阎特意给天下美人求若水修建的住地。

    说是金屋藏娇也好,爱巢也好,总之那地方除了管家,还有梵玉姑姑能进去外,他们这些奴才是完全进不去的,就连里面的打扫,都是梵玉姑姑一手包办的。

    至于前面死了的十位王妃,都只听过这个清心阁,却没进去过,啊,也不对,有那么两三个偷偷想进去,结果被王爷发现之后,直接让人给抹了脖子……

    现在王爷竟然要让这西京公主住进清心阁,看来,这西京公主不光是受宠了,而是非常、非常受宠了!

    梵镜夜的这一句话,无疑是更加肯定了南宫悠悠的身份,也让奴才们更加明白了她的地位。(<a href="http://www.tjzm.org.cn/">欲神殿</a>)

    在场的奴才都在心里敲了个警钟,看来这灵枢公主的身份,当真同以前那十个王妃不一样,他们以后的眼睛要放亮点了才是,千万别一不小心得罪了灵枢公主。只是吧,就是不知道这个灵枢公主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儿,能得了他们王爷的心,也不知道这个灵枢公主好不好伺候……

    当然,就算灵枢公主再难伺候,他们也得忍着,谁让人家是主子,他们是奴才呢?

    而震惊不小的何止王府的这一群奴才,连灵心公主都在原地呆若木鸡了!

    “堂叔,她怎么能住进清心阁呢??”梵绮瑶急了,这清心阁她想进去很久了,可是长这么大,她也只进去过一次,就那么一次还惹恼了堂叔,要不是因为她公主的身份,早就被堂叔给咔嚓了!

    本来她还幻想过,等以后嫁了堂叔之后,她就能住进清心阁了,这下好了,是能住进去了,可是住进去的是别人!

    梵镜夜扫了她一眼,理所应当道:“你堂婶不住进去,难不成你住进去?”

    “我……”梵绮瑶倒是想点头,可是她能点头吗?她喜欢堂叔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阳城知道的人也不少,可是吧,父皇不同意、皇兄不同意、就连皇奶奶都不同意……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们一群人不点头,她这辈子都别想嫁给堂叔。

    南宫悠悠看着梵绮瑶一脸蛋疼纠结便秘的表情,心里暗笑了一下,还好这公主不像楚香怡那样没脑子,胆儿也没肥到楚香怡那样大,谁都不放在眼里,现在瞧灵心公主这模样,倒是还有人能压住她。

    其实,从梵镜夜算起,他是第三代,梵绮瑶是第四代,两人不属于直系血亲或者三代以内旁系血亲,他们就是搁现代,那也是法律允许能结婚的,只不过,两人的孩子有没有什么毛病,那还真是说不准的……

    南宫悠悠看了看梵绮瑶,又看了看梵镜夜,忽然觉得什么禁忌之恋,偶尔也是很不错的,只不过,只要不是她未来老公和别的女人,那还是很美好的。

    “悠悠,怎么?”见南宫悠悠看着他,那眼神还有些怪异,梵镜夜不由紧张的询问:“是不是累了?”

    “嗯,有点不舒服。”南宫悠悠总不能说自己刚才YY了一下他吧,可她找的借口刚说完,就被梵镜夜紧张兮兮的打横抱了起来,“悠悠,忍忍,我立马找人来看看你!”

    “去,把公子小白给本王叫来!”

    梵镜夜这一公主抱,着实把南宫悠悠给吓了一跳,她当真是丝毫没准备,见她的一个借口搞出这么大动静,南宫悠悠顿时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了,不知道现在说实话来不来的及啊?

    看了眼抱着她的梵镜夜,那露在外面的双唇抿的紧紧的,显示着他的主人有多紧张在乎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一十三章 灵心公主梵绮瑶,第5页

    ……

    见此,南宫悠悠突然就什么都不想交代了,就只想这样窝在他怀里,让他这样抱着走一辈子,只希望这路能够再长一些。

    此时的南宫悠悠,压根就没察觉到自己心里的对梵镜夜的那一丝变化……

    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梵镜夜就这样润物细无声的进了她的心里,也许是在这几日两人的象棋对弈中,也许是在马车上天南地北畅谈促膝中,也许是在西京送她无数玩意儿的时候,或许,是在更早之前……

    不知为何,她几乎是从一开始,就对他没有任何防备,没有任何抵触的接受着他的一切。她不是个三心二意的人,所以她断不可能在喜欢着君如墨的时候,还享受别的男人给予的温柔,可是,不知道为何,对于梵镜夜所给予的一切,她竟然是顺理成章的轻易就接受了,这……

    南宫悠悠不懂了,真的不懂了……莫非她的心又那么的大,在喜欢着一个人的时候,还能接受另一个人??

    想不出来,真的想不出来,南宫悠悠无解的闭上了眼睛。既然想不出是怎么回事,那就别想了,反正现在她跟君如墨已经没关系了,她现在、以及未来的人生里,只会有一个男人,那就是梵镜夜。

    得出这样的答案,南宫悠悠彻底的安心了,也彻底的解脱了……

    见南宫悠悠闭上眼,梵镜夜只当她是有些痛苦,立马再次催促道:“去看看公子小白在做什么?怎么还没跟来!”

    脚步不停,抱着南宫悠悠进了清心阁。

    而公子小白一下马车,就直接越过梵绮瑶,往清心阁而去,连个目光都没过她一下。

    梵绮瑶彻底的被打击了,先是被梵镜夜的公主抱给打击得心里的醋意翻江倒海着,再接着又被公子小白这样华丽丽的忽略无视,又一次被打击的火气上涌。

    这到底是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的堂叔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她这个发光体怎么就不发光了呢?

    梵绮瑶想来想去,只能把这一切都归咎到南宫悠悠身上,就是她,就是因为南宫悠悠,这一切才变了的……

    梵绮瑶在想什么没人关心,就连王府的奴才都不关心,他们现在只关心怎么伺候好新主子,对于梵绮瑶这个老是厚脸皮缠着他们王爷的女人,奴才们只是一杯上好的花茶招待她了事。

    您啊,爱喝不喝,反正王府该做的礼节是做好了……

    这头,梵镜夜抱着南宫悠悠进了清心阁,那急迫的样子,最后连轻功都给用上了,直接冲进了他的房间。小心翼翼的将南宫悠悠放在床上之后,才让出位子,等公子小白给她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悠悠,那里不舒服,跟他说说!”梵镜夜对待南宫悠悠的样子,完全像是在诓哄无知幼儿一样,让南宫悠悠颇有些哭笑不得。

    “唉唉唉,我说你过去过去点,别妨碍医生的工作!”公子小白见不得梵镜夜这个模样,瞧瞧,这就是掉进了爱河爬不上来的男人,真是太丢男人的脸了,太怂了!

    当然,这只是公子小白心里想的,他没敢说出来,因为他知道,说出来保不准又要被梵镜夜说一通什么爱情大道理,没准还没他的好果子吃呢,他又不傻!

    匾管说管。公子小白搭手上了南宫悠悠的脉搏,这一摸,顿时瞪了她一眼,就她这身体,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一口气上五楼都不费劲,能陪农民下地插秧,能陪王爷共赴战场……有毛的不舒服啊!

    估计他都入土为安,化成一捧黄土了,她保不准还没死呢!

    “她怎么样了?”梵镜夜不是医生,自然不知道南宫悠悠的状况,只能焦急地问公子小白。

    “哦,公主这是刚到北临,一路颠簸,外加长时间的周居劳顿……就是俗话说的水土不服。”虽然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面对梵镜夜,公子小白还是拉拉杂杂了好几句,说了个不痛不痒的病出来。

    水土不服?

    南宫悠悠简直是服了公子小白了,她就不信他摸不出来她有没有病,可是这人明知道她没病,偏生还给她捏造了一个,真是……

    “那你赶紧开点药。”梵镜夜想了想,又嘱咐了一句:“别弄太苦的药。”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一十三章 灵心公主梵绮瑶,第6页

    其实这话不说还好点,一说出来,公子小白的脸上差点绷不住笑出来,对啊对啊,他打不赢南宫悠悠,不代表不能阴她啊!哈哈哈,不苦??都说良药苦口,他非得抓一副天下最苦的药煎给她喝!

    好好消消心里的这口气!

    南宫悠悠一听,顿时知道坏了,公子小白准保要报私仇了,指不定怎么折腾她呢,于是立马解释道:“王爷,我现在舒服多了,看来已经适应北临国了。”

    “真的?”梵镜夜明显不信,这又不是天气,说变就变了!

    “王爷,依我看,还是吃副药保险一点。”公子小白那能由着南宫悠悠现在说个不字?赶紧摆出了医生的架子。13843551

    果然,为了南宫悠悠的身体着想,梵镜夜吃定了公子小白的这一套,点了点头,“嗯,还是吃一副药吧。”

    南宫悠悠现在总算知道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了,见公子小白得瑟的离开,南宫悠悠想死的心都有了,不知道那厮要在汤药里给她放多少乱七八糟的东西!

    “王爷,皇上有旨来传!”秦管家站在门口恭敬了一句。

    梵镜夜丝毫没有出清音阁去接旨的打算,想都没想就对秦管家说:“让公共把圣旨留下,人走吧。”

    “是!”

    南宫悠悠看着秦管家离开,顿时觉得梵镜夜这派头是不是太大了点啊?连圣旨都可以这样接?

    不过,一想到梵镜夜的特殊身份,南宫悠悠又释然了。

    这皇位本就应该是他的,皇上当年登基的时候,说只是代为他管理,现在只要梵镜夜说一句话,皇上就不得不让位,这北临的局势也得跟着变。

    若是皇上不让位,想要继续做皇上,那就是造、反;若是梵月息想继承这皇位,自己做皇上,那也是造、反;但是,若是梵镜夜想要这皇位,那就是名正言顺等级了!

    皇上就算害怕,却在面对这个事实的时候,无能为力,恐怕就连皇上睡觉做梦的时候,都不得安宁...........

    【君君这几天有点忙,当真是调了闹钟,半夜起来码的!亲,看在君君这么可怜的份上,多推荐、多收藏、多存月票,28号投给君君吧!】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千金笑,邪王的宠妃》不错,请把《千金笑,邪王的宠妃》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千金笑,邪王的宠妃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0/894/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版权归作者绯君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