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南岳慕容菱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二十九章 南岳慕容菱

    月宫西沉,满夜星光。(<a href="http://www.zuowenw.com/0/338/">武踏苍穹</a>)残颚疈晓

    已经进了关雎镇,无论是前来送行的,还是保镖,但凡不是参赛选手的人,都只能留在这个镇上了,所以,来自五湖四海的参赛者们,连同各种送行的人全都挤在了关雎镇,简直热闹非凡。

    两天后就要开始第一轮的海选了,所以,来自其他国家的参赛者也差不多都到达了关雎镇上。

    南宫悠悠和梵镜夜的马车慢慢的跟着东离国的队伍驶进关雎阵,微微撩开窗帘向外看,街上什么样子的人都有,不过普遍年龄都在二十五岁以下。

    街上的人谈论的话题三句不离这次的比赛,大多是在打探对手的实力,还有对方派出了多少人等等。当然,在关雎镇上,各家的赌坊也是开的很火热,毕竟想趁着这个时候捞上一笔的人不在少数。

    而开赌的内容无非就是:东离国、西京国、南岳国、北临国,这四国今年这一届谁会赢。像这样的赌局,每一年普巴尔节几乎都能看到,但是,今年下注的焦点多了一个,那就是西京国的灵枢公主和东离国太皇太后之间的赌约。

    特别是此时赌约牵动了公子连城、公子扶苏、东离邪王三个人,并且赌额相当之大,所以,在关雎镇除了赌四国谁会赢之外,又特别开了这个赌局,以供人们下注。

    此时关雎镇最豪华的“福临门”客栈里,一名女子一边挑挑剔剔的捡着盘子里的佳肴吃着,一边听着手下的汇报。

    “灵枢公主?”

    “是的,乃是西京国南宫相爷的三小姐,以前因为谋害自己的同胞姐姐晴贵妃……”不一会儿,南宫悠悠的生平资料,就被人一丝不漏的交代了出来。

    “这么说她不就是个没用的废物咯?呵,这样的人还来参加什么普巴尔节,笑死人了。”说话的女人抿了口小酒,放下了筷子。

    如果此时南宫悠悠在这里,她就会认得,这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仙岛的圣女——白毓。

    “打听到的内容就这么多?”

    “是的,圣女大人。所有关于这次参赛者选手的资料都在您的手上了,无一遗漏。”白毓身后的男子一直单膝跪地,从头到尾都显示着对白毓的尊敬!

    听完手下的汇报之后,白毓觉得手上的资料也没有多大必要看了,她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至于灵枢公主……如果不是因为正好是东离邪王的王妃,她压根就不会特意让人去查南宫悠悠的事情。

    一想起东离邪王,白毓就冷笑了一声,那个男人真是好大面子,居然拒绝和仙岛合作。

    很好,既然他这样藐视仙岛,那他最好就别后悔……白毓的手指在那一叠资料上敲击了两下,而她敲击资料的第一页,赫然就是南宫悠悠的……

    “圣女大人,东离国的人来了——”

    东离的马车在“福临门”客栈面前停了下来,如果东离不是主办方的话,现在这个时候来关雎镇,还想住“福临门”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了。正是因为东离是主办方,所以“福临门”总有几间房是安排给东离的参赛者的。

    车门撩开,最先下来的男子一身黑色貂毛披风,即使如此,那一身沉重的黑也掩不住他卓尔不群的英姿,接着从那辆马车上下来的女人一袭绛色东离装束,很是耀眼。(<a href="http://www.podlook.com/">菠萝网</a>)

    “邪王和灵枢公主?”靠窗户坐着的客栈住客私下询问着。

    “不是,你不知道吗,邪王脸上有银色面具的,而且听说灵枢公主长得很一般……这两个恐怕是东离太子和灵心公主吧。”

    “哦。”

    一干人等这才再次转头看过去,只见后面的那辆马车上再次下来了一男一女,而这一次,男人符合了银色面具,女人符合了相貌平平这样的特点,所以……

    “邪王!灵枢公主!”

    若是这样还认不出来,那当真是眼拙了。不过,正是因为先前看了动力太子和灵心公主之后,再看邪王和灵枢公主,众人只觉得这就好像是大菜之后陪得清淡小菜。

    吃也可以,不吃也可以。毕竟那面具下的脸,谁知道长什么样子呢?至于灵枢公主……众人只觉得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一个词,什么锅配什么盖!

    可当四个人走进客栈之后,客栈里的人顿时又哑然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二十九章 南岳慕容菱,第2页

    了,因为那邪王和灵枢公主站在灼眼的太子和灵心公主身边,竟然分毫没有明月和星星的感觉。

    那气质,竟然是分毫不差,甚至于,还隐隐强过了太子和灵心公主,没有半点被忽略的迹象!

    怪了、还真是怪了!

    “见过太子、王爷、两位公主。”福临门的老板立马出来迎接,“请问四位是要坐包间还是回房用膳?”

    “回房!”太子和灵心公主没有任何犹豫的说出了一样的答案,而南宫悠悠则是慢悠悠的看着周围的大厅。

    “悠悠,咱们在那里用膳?”梵镜夜拉起南宫悠悠的手,亲热的问着。

    “要不咱们就大厅吧。”南宫悠悠见大厅这么多人,待会儿这些人聊天的时候,他们肯定能听到许多关于这一次普巴尔节的消息。

    “好。”梵镜夜没有丝毫犹豫和为难,牵着她的手,就找了个空下来的桌子坐。

    南宫悠悠翻了翻菜单,只觉得好多菜名字听着好听,可究竟是什么做的她还当真不知道,毕竟这东离跟西京的菜可是有区别的,别点来点去全是汤,那就搞笑了。

    “老板看着来几个菜吧,就我们四个人,别上大菜,来几个特色的就好了。”

    “是是。”

    等到老板一走,南宫悠悠就看着琉璃和翡翠挑了挑眉,而琉璃和翡翠则是齐刷刷的将目光看向梵镜夜,顿时惹得梵镜夜轻笑了一声,“本王都是听你们主子话的人,你们看着本王作甚?”

    一听这话,琉璃和翡翠立马笑嘻嘻的厚着脸皮,跟南宫悠悠、梵镜夜同在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

    本来嘛,她们是丫鬟,坐这里就不合适,不过王爷都那么说了,她们不坐岂不是她们得不对了?!

    南宫悠悠听了那话,则是白了梵镜夜一眼,嘀嘀咕咕了一句:“什么听我的话啊,说得我跟土霸王一样……”

    “呵呵,是是是,你不是土霸王,我才是土霸王。(<a href="http://www.yhhe.net/book/3038.shtml">疯狂基地</a>)”梵镜夜笑着抽了一双筷子出来,仔细的擦了擦,然后递给了南宫悠悠,自己则用了琉璃擦好递过来的筷子。

    梵镜夜对南宫悠悠的着一些举动和话语,那是一点没漏的传到了在座每一个人的耳朵里,看到了他们眼里的。早就听闻邪王对灵枢公主好得很,还扬言说宁愿放弃了这王位,也要跟灵枢公主再一起。

    众人上上下下把南宫悠悠看了个遍,都没发现这个灵枢公主到底有什么地方吸引到了邪王,值得邪王这样死心塌地的??

    而众人的这个疑问,再南宫悠悠那一桌的菜上齐之后,这疑问更是深了起来!

    “试试这个,这可是只有关雎镇才能吃到的黑鲳鱼。”梵镜夜将鱼肉里的鱼刺给剃掉,然后夹给南宫悠悠。以前他还以为南宫悠悠是不喜欢吃鱼,后来才发现,她是懒!

    懒得去剃掉鱼刺,所以干脆不吃带鱼刺的,若是做鲢鱼她就吃,因为那鱼每刺,其他带刺的她都懒得下手。

    更让他觉得好笑的是,她不想剃鱼刺也就算了,可从来没见过一个女子懒到连吃虾子都不吐壳……

    真是想起南宫悠悠吃虾,去了头,捏着尾巴一口下去,整只虾就这么进肚了……真是……真是佩服佩服啊!

    既然她不想动手,那么他代替她动手就好了,夫妻,本就如此。

    所以,梵镜夜一点不觉得他给南宫悠悠剃个鱼刺有什么问题,而琉璃和翡翠也都习惯了,在府里王爷就老是做这样的事情,她们也不觉得有什么。

    而当事人南宫悠悠,更是不觉得有什么了,最开始梵镜夜剃鱼刺吧,给她剥虾壳,她还矫情一下,现在她算是看出来了,他剥着不觉的烦,反而觉得挺满足的。

    你不吃吧,他还不高兴,有的时候吧吃饱了,他还一个劲的剥,就是拿眼睛瞅着你,看你吃不吃……

    南宫悠悠深深觉得,估摸梵镜夜是把这东西当情调在用吧……

    反正他喂,她就吃!

    见梵镜夜夹过那块鱼肉,南宫悠悠直接张开嘴,顺着他的筷子就入了肚子,而梵镜夜则若无其事的收回筷子,自己夹了一口别的菜吃。

    两人的这一番举动,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二十九章 南岳慕容菱,第3页

    压根不知道吓傻了在场的人。

    首先这梵镜夜对南宫悠悠是不是太好了点啊??都亲自伺候上了?到底灵枢公主何德何能啊??众人真是看了半天没看明白。不过,众人倒是因为南宫悠悠吃了梵镜夜那一筷子的菜而心里有了那么点感触。

    这越是教养好、越是规矩多的权贵之家,就越是不可能像普通夫妻一样这般夹菜,即使要夹菜,那也是要用另外的筷子的。只有老百姓的家里才没那么多穷讲究,娘子给夫君夹个菜什么的,丈夫给媳妇夹块肉什么的,谁也不嫌谁的口水脏。

    而现在这样的场景在梵镜夜和南宫悠悠的身上看到,在场的人倒是突然觉得自己跟他们两人似乎也没有多大的距离感嘛。瞧瞧,人家身为王爷,还不是跟咱们百姓一样。(<a href="http://www.wendagk.com/9/9073/">惹火上身:老公别过来</a>)

    看来这邪王当初说要放弃王位跟灵枢公主去做对普通的百姓,这话不是骗人的嘛。

    众人此时才觉得,这邪王不如传说中,那个什么鬼面将军、什么脾气乖张、什么歹毒残忍……这不像是那样的人嘛!误传,肯定是误传,瞧瞧这邪王,多亲民啊!

    南宫悠悠和梵镜夜压根就不知道他们不过吃顿饭而已,居然就吃出了这么多花样……

    而福临门的二楼上,有一行人从头到尾看着两人进来,然后坐下点菜,直到现在。

    这一行人不是别人,正是西京国的代表:秋书允、钱盈辛、尉迟宁、楚御寒、尉迟烟、王天、王远……

    秋书允和钱盈辛倒是满脸笑意,毕竟南宫悠悠一个算是他们的表妹,一个算是朋友,无论从那个立场上,见到她现在过得幸福,这都是一件好事。女人嘛,不就求个安慰,嫁个好人吗。

    而尉迟宁则还是老样子,一脸的瞧不起南宫悠悠。楚御寒虽然脸上的表情很淡然,不过那目光却是一直没从两人身上移开的,只不过他到底在想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剩下的尉迟烟则是不关心别的,只关心楚御寒,见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南宫悠悠身上,愤恨的眼神顿时射向了南宫悠悠。心里不平衡到了极点。

    今日一见邪王对南宫悠悠的举动,尉迟烟只想说南宫悠悠当真是邹了狗屎运,遇上了梵镜夜。一想想连南宫悠悠都找到了这么一个归宿,她尉迟烟都还迟迟没能进入楚王府,真是气死个人了!

    “寒王,我去跟表妹打个招呼,去去就回。”秋书允擦了擦嘴,站起来向楚御寒请示了一下,说是请示,只怕楚御寒不同意,他还是要去的。

    虽然普巴尔节一开始的话,他们的身份就算是敌人,不过毕竟现在还没开始比赛嘛,南宫悠悠只算他表妹。

    “一起去吧。”

    秋书允本以为楚御寒会点个头,嗯一声,没想到他居然来了这么一句,当下就让秋书允楞在了那里。

    “怎么,她南宫悠悠好歹是我们西京的公主,难道我们不该过去看看她?”楚御寒说得极其合乎情理,让在场的人都点了点头,于是乎,一群人都下了楼,往南宫悠悠那边去。

    “表妹,一路辛苦了啊!”秋书允走近之后先冲着南宫悠悠开了口,然后看向梵镜夜,恭恭敬敬的叫了声:“王爷。”

    毕竟梵镜夜的身份摆在那里,他若是叫表妹夫,似乎不大好……也许私下还行,这里是肯定不成的。

    “咦,表哥!”南宫悠悠在这里看到他们很是惊讶,这一看,才发现全都是熟人,而且都是些她不怎么喜欢的人……

    “寒王好久不见!”倒是梵镜夜先跟楚御寒打了招呼,搞的楚御寒莫名其妙了一下,不明白这梵镜夜为何好像看到他心情很好一样?

    楚御寒当然不能理解,因为梵镜夜岂止心情好,他简直想拉着楚御寒的手好好感激一番,感激楚御寒瞎了眼,没有发现南宫悠悠的好,否则,现在他梵镜夜岂不是该哭了。

    楚御寒楞了下,倒是反应过来,给梵镜夜行了一礼,“好久不见!”

    南宫悠悠看了眼楚御寒,只是淡淡点个头,她对楚御寒可没任何兴趣。(<a href="http://www.jslmw.com/2/2386/">最强监狱系统</a>)反而是见到钱盈辛之后,高兴的问:“盈盈怎么没来?”

    “我都走了,她肯定要守着钱家啊,咱两不能都走,必须得留一个。再说了,她又没武功,来了也没用。”钱盈辛摇了摇头,想起钱盈盈最后送他上马车那哀怨的眼神就好笑。

    &n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二十九章 南岳慕容菱,第4页

    bsp; 虽然没见到钱盈盈,南宫悠悠有些失望,不过能见到秋书允和钱盈辛也挺不错的。

    “表妹,看来这个表妹夫对你很好啊。”秋书允看了看南宫悠悠,又看了看梵镜夜,小声的在她身边嘀咕了一句,“你表哥我都没遇到谁给我剃鱼刺呢。”

    “呵,你身边还缺女人?!”南宫悠悠一脸不相信,“你站出去吼一句,只怕女人能从这里排回西京。”

    “咳咳……”秋书允发现这么些日子没见他这个表妹了,没想到他这个表妹越发能言善道了,也不知道东离邪王受不受得了。

    而秋书允看向梵镜夜的目光刚好和梵镜夜对上了,梵镜夜仿佛了然一般的笑了下,弄得秋书允尴尬的移开了目光。

    站在这里最不满南宫悠悠的就是尉迟烟了,往日她最好的朋友,最大的依仗就是三公主,结果楚香怡因为南宫悠悠的关系,这辈子都只能躺在床上,跟个活死人一样。

    搞的她现在去聚会,那些女人都不会再像以前那般奉承她了!

    最可恶的是,因为南宫悠悠的关系,她楚王妃的位子,现在都被人给……尉迟烟还没在心里怨恨完,就听到一道傲气十足的女声冲这边嚷嚷道:“哟,塔卡你看看,这个男人是不是跟你一样丑,所以才带个面具遮起来的啊?呵呵呵……真是不知道是你丑一点,还是他丑一点。”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全都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二楼的楼梯上下来一行人。

    当看到那一行人为首的那个女人时,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就连南宫悠悠都挑起了眉。

    倒不是说那女子长得多么沉鱼落雁,而是那女子的穿着,非常之大胆和熟悉!

    红色镶嵌着金叶子的围胸,半透明的灯笼长裤,漂亮得秀着金色花纹的红色纱丽轻飘飘的的搭在肩膀一侧。那雪白的胳膊、纤长的手臂、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蛮腰,统统都那么露在外面,引得在场的男人不断吞咽着口水。

    南宫悠悠看了看这衣服,总觉得这衣服有点熟悉,好像……好像是公子扶苏做的吧?

    “主子,这是那套‘摩诃婆罗多’”南宫悠悠一听翡翠在旁边提点,顿时想起来了,这就是她那次想到印度的纱丽,然后按着样子做出来的。原本也没想着会有人穿,毕竟这样式在这个时代太大胆了,没想到后来被南岳国的皇后欧阳静买去了。

    这个女人……肯定不是欧阳静,但绝对也和欧阳静有点关系,至少可以肯定,她是南岳国的人。

    南宫悠悠不动声色的望向梵镜夜,见他被说了也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更奇怪的是,对着这套衣服,他居然没有像别的男人那样大流口水。(<a href="http://www.yhhe.net/book/4133.shtml">掏宝王</a>)

    “悠悠莫要真当我是柳下惠,如果是悠悠穿着这衣服,我此时怕是坐不住了……”梵镜夜笑着将刚刚剃完鱼刺的鱼肉放进南宫悠悠碗里,冲他暧昧的眨了眨眼。

    顿时让南宫悠悠脸上一红,心里那股女人的骄傲感啊,瞬间膨胀了起来!心里得瑟的想着,胸比她大又怎么,屁股比她又怎么了?她又不需要勾引别的男人,她管那些男人喜不喜欢她,她只需要自己未来老公喜欢自己就好了!

    “哎哎,塔卡啊,你看看那个男人,是不是身材很棒啊……”穿着大胆的女子目光没从梵镜夜身上移开过,就那么明目张胆,一寸一寸的带着勾魂的眼神,在梵镜夜身上放肆的打量着。

    瞧瞧那身材,看看那多一分则胖,少一分则瘦的腰身,啧啧,凭她这双阅男无数的眼,只要一看,就知道这男子在床上必定是个生猛的!

    跟这样的男人玩起来,那才叫美妙,旁的那些软脚虾,玩两下就不行了,真是孬的可以!

    虽然这男人带着面具看不出长什么样子,不过那有什么,她要得只是他的身子,他在床上能满足她的劲儿!别的……若是不好看就跟塔卡一样好了,每次带个面具不就成了。

    看不到脸,她正好还可以幻想一下,反正他的肉体在床上能让她爽的死去活来就好了。

    这么想着,那女子一边走下楼梯,一边用眼神不断给梵镜夜放着电,直到要靠近了,这才发现了楚御寒的存在,这一看,那女子走过来的身子更是扭动得无比风骚了。

    她居然一下就在这里遇到了这么多个生猛的男人,简直是要兴奋死她了!若是这几个男人都能跟她翻云覆雨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二十九章 南岳慕容菱,第5页

    一番,那怕要她一个人伺候他们一起玩,她都愿意的……

    南宫悠悠看着那女人的目光放肆的在梵镜夜、楚御寒、秋书允的身上流连,可若是这样也就罢了,居然连楚御寒的那对侍卫王远王天她都留了一点目光,这可当真是……13857092

    来了这个世界这么久,南宫悠悠还是第一次看到登徒子的女人!

    “小姐,他们……不行!”那女子身后的男子发音有些奇怪的说了一句,众人这才注意到,跟着这女子下来,一直被叫做塔卡的高大男人,是个昆仑奴。

    黝黑的皮肤,卷曲的毛发,魁梧的身材,一系列的审美都不符合人们的标准,在他看来,昆仑奴确实很丑。但是,能养得气昆仑奴的人,想来家里也是有些底蕴的。

    “不行?”女子看了眼梵镜夜这边的一个个玉树临风的男人,又看了看身边站着如同大山一般伟岸的昆仑奴,伸手在他突出的胸肌上摸了一把,调戏道:“跟你比行不行,那也要我试过了才知道……”

    “你就是灵枢公主吧?”那女子没有走到梵镜夜身边,反而是走到南宫悠悠身边,说话的声音听上去很温柔,实则却暗含嘲讽。

    “是,本宫就是灵枢公主,你那位?”南宫悠悠一手支着下巴,一手戳着菜肴,很是吝啬的给了那女子一个眼角。

    “呵……我是这次南岳国的参赛者,南岳皇上的亲妹妹,凌燕公主——慕容菱。”女子一边说着这话,一边双手环胸,整个人压低身子,凑近梵镜夜那边,继续道:“人家还未订亲哦——”

    南宫悠悠戳菜肴的筷子顿住了,这慕容菱莫不是把她当死人?当着她的面也敢这样调戏她的男人??还有,还有,在她面前挤胸是个什么意思?比奶大么?

    慕容菱那胸部因为这么一挤压,就像要从衣服里爆出来了一般。

    南宫悠悠看了眼,估摸着那胸怕是有F罩杯吧,啧啧,果然是让男人无法一手掌控的女人啊!瞧瞧,旁边那些男人的眼珠子都要看出来了,有几个居然这么看着都看起反应,搭起帐篷来了……真是……咳咳。

    不过见梵镜夜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继续吃他的饭,旁边慕容菱那两个快要从衣服里爆出来的“大白馒头”看都没看一眼,南宫悠悠立马窃笑了出来。这一笑,立马换的慕容菱的看了过来。

    南宫悠悠拿筷子一下戳起桌子上的两个馒头,似乎在向慕容菱挑战似得一口咬了下去,然后耸了耸肩。馒头再大又怎么样,人家不稀罕看啊,你就是再整两个篮球来都没用啊!

    而南宫悠悠这一笑,理所当然被慕容菱认为是了挑衅。

    慕容菱没有对南宫悠悠的动作做出什么回应,就连话都没回一句,反而是把手伸进昆仑奴敞开的衣襟里摸了一把,掏出几张红色的请帖,分发给梵镜夜等人,最后一张才轻轻放在南宫悠悠的桌子上,说道:“都说别人的妻子好,我这个人没别的嗜好,就是特别喜欢别人的男人!呵呵……真是期待你的参加,希望你不会怕丢了自己的男人而不敢来哦,这样,我可是会很伤心的……”

    说完,也不容南宫悠悠答应还是不答应,转身就离开,那背影,怎么看怎么一身的高傲和放荡。

    南宫悠悠见此皱了皱眉,伸手翻了下桌子上的请贴。

    “盛宴?”什么东西?南宫悠悠伸指头弹了一下这红色的请贴,她听过寿宴、筵宴、酒宴……就是没听说过盛宴……

    “盛宴?”旁边的钱盈辛也跟念了一下,不过他跟南宫悠悠完全不同,他是惊讶的。

    听到“盛宴”两个字,梵镜夜皱起了眉,南宫悠悠见此,直接把手中的请帖塞给梵镜夜,让他看。

    向来沉稳的梵镜夜快速的扫了一眼请帖,放下手里的筷子,压低声音对南宫悠悠道:“回屋说。”

    说罢,就拉着南宫悠悠,越过西京一行人往三楼的房间走去,南宫悠悠则扫了一眼同样收到请帖的秋书允、楚御寒几人,见他们都是皱着个眉头,顿时不知这个“盛宴”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了,还真是让她有够好奇的!

    等到进了房间,南宫悠悠看着脸有忧色的梵镜夜,一屁股坐到床上,蹬掉了脚上的鞋子,躺了上去,“这个盛宴到底是什么,说来听听?”

    梵镜夜看了眼没什么特殊表情的南宫悠悠,沉吟了一瞬间后,有些难以启齿的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二十九章 南岳慕容菱,第6页

    开了口:“盛宴,说起来我也只是听过,并没有见过。在南岳,盛宴倒是经常有,不过都是私下的聚会才会举办,正式场合是决计没有的……”

    说道这梵镜夜顿了顿,而南宫悠悠则是一扬下颚,那表情还意思说他怎么不继续说了?

    梵镜夜见她那津津有味的样子,也知道今天不给她解释清楚,怕是待会儿她就要去问别人了,无法,只好想了想措辞,手指在房间的桌子上敲动道:“盛宴,即使让未成年的女子当做美食的衬托,将各种菜肴水果放在她的身上……供来客享用。”

    梵镜夜本以为南宫悠悠多少会惊讶一下,可谁知道她张口就问了句:“不穿衣服的?全裸?”

    “对……”这一反问,倒是把梵镜夜给问得不好意思了。

    “原来这里也有人体盛啊……啧啧,真是……”南宫悠悠现在知道盛宴是个什么了,倒是一点不稀奇了,本来现代就有人体盛,她也不是没见过。只不过没想到这里居然也会有……直已各赛。

    “悠悠见过?”看南宫悠悠的反应,梵镜夜倒是奇怪了,明明刚才她都不知道盛宴是什么,怎么现在一副“我很了解”的样子了?

    “唔……”南宫悠悠不想说假话,可是若说真话,她又要怎么跟梵镜夜解释她在那里见过呢?

    正在思索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人敲门了。

    “请进。”南宫悠悠立马岔开了话题,从床上坐了起来。

    推门而入的不是别人,而是秋书允和钱盈辛……后面还跟着楚御寒。

    “表哥,有事吗?”W8Ru。

    秋书允扬了扬手里的帖子,“这张请帖我看了,想来王爷也给你解释了这宴会的内容了吧。”

    南宫悠悠点了点头。

    “不过,恐怕还有一点是王爷也不知道的……”秋书允指了指钱盈辛,示意让他说,钱盈辛也没客气,直接开门见山,没有半点婉转的道:“这发帖子的人是南岳国的凌燕公主,这个女人……”

    说到这里,钱盈辛似乎对她也不是那么有好感,“南岳国现在的皇上是天下四公子之一的慕容紫,而他的妹妹慕容菱当初在帮他争夺王位的时候,为了给他拉拢势力,可谓是出了不小的力,几乎当初支持过慕容紫的不少老臣都与她发生过……”

    钱盈辛说到这里,秋书允咳嗽了两声给打断了,钱盈辛这才想起南宫悠悠好歹还没出阁。

    而南宫悠悠则是已经了然这话什么意思了,不就是说慕容菱为了慕容紫,甘愿对那些老臣用了美人计……

    “后来慕容紫上台后,反是与慕容菱有过关系的人,都被他给……”钱盈辛做了个割脑袋的动作,接着道:“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慕容紫对慕容菱极其好,任何要求都会答应。就连慕容菱提出不要出嫁,只招驸马,都被慕容紫给答应了。”

    南宫悠悠想了想,这招驸马也没什么不对吧,只能说明慕容紫确实疼慕容菱而已啊,为何这些男人脸色都那么古怪?

    “这驸马倒是没什么,关键是慕容菱招的个数有问题……”钱盈辛说到这里,一脸的便秘表情,似乎很难接受这种事情,“慕容菱招一个驸马也没什么,可她招了……”

    比出一个剪刀手,南宫悠悠看了眼,“两个?”

    这次钱盈辛还没说话,反倒是秋书允说话了,“别猜了,她招了二十个……”

    “二十个??!”南宫悠悠当真是震惊了!

    这要是放到现代,有钱的女人包个男人,找个鸭子什么的太正常了,可是这里是什么地方啊,这是什么年代啊,在这种一夫多妻、男人是天、出嫁从夫的制度下,慕容菱竟然还可以招二十个驸马,这简直太……

    “哈哈哈哈……”南宫悠悠看着一屋子男人那种似纠结、又似便秘、又很不耻的表情,顿时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道:“我猜那慕容菱的心思定是这样:‘孤与陛下,男女虽殊,俱托体先帝。陛下六宫万数,而孤惟驸马一人,事太不均!’”

    当初那山阴公主可不就是这样的吗?凭什么皇帝可以三宫六院,她同样身份的公主却只能一个驸马?

    哈哈哈……真是绝,这慕容菱太绝了!

    房间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千金笑,邪王的宠妃》不错,请把《千金笑,邪王的宠妃》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千金笑,邪王的宠妃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0/894/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版权归作者绯君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