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残酷盛宴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三十章 残酷盛宴

    而南宫悠悠这话听在众人耳里却是各有滋味,秋书允当然是高兴,毕竟找着个对自己表妹这么好的表妹夫,当真是捡到宝了。(<a href="http://www.jslmw.com/9/9582/">极品神医</a>)残颚疈晓而钱盈辛倒是有点羡慕,这天下之大,想找一个跟自己契合,我也爱你、你也喜欢我的女子谈何容易呢?他们这样的身份,一出身很多事情就已经身不由己了……

    楚御寒则是不知为何,因为南宫悠悠这句话心里微微有些堵,看到她现在过得这样幸福,他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毕竟南宫悠悠可是他先抛弃了的……

    秋书允不动声色的将楚御寒脸上那表情给扫到眼底,心里取笑归取笑,但正事还是要说的:“能不去还是不要去,这种宴,无好宴。”

    钱盈辛也点点头道:“我刚才听到消息,说慕容菱十天前就来关雎镇了,这十天里,她睡过的男人都快有一轮了……前些天她也是跟一对来参加选拔的情侣对上了,本来那两人都订亲了,结果她这帖子一去,愣是让她把那小情侣的未婚夫给划拉上了床,后来那女子气不过,跟慕容菱动上了手,结果惨死在了她手上……”

    能走到这里的参赛者,虽不说能独步天下,但到底也有几分本事,竟然败在了慕容菱的手上,看来,她也确实有点本事。只不过,她这德行实在是不怎么样……

    南宫悠悠听言,斜眼扫了一眼梵镜夜,看来这慕容菱想来想去还是打的这个主意,就是不知道这慕容菱到底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把比人的男人划拉****。

    听钱盈辛说了那么多,南宫悠悠算是明白了,这慕容菱恐怕在天下人的眼里都是个放荡的女人,同为女人是应该唾弃慕容菱的,再加上今晚这种别具一格的“盛宴”,良家女子是肯定不会参合进去的。

    但是,如果她今晚不去参加,岂不是又说明她南宫悠悠怕了?

    不过……

    拿起手里那张请帖,南宫悠悠动手一扬,那请帖立刻被强大的内力化为碎屑,从她的指尖飞落了下来。

    除了梵镜夜以外,屋子里的其他三个男人看着那碎成一片片,在空中起舞,好似红色蝴蝶一般的请帖,皆是齐齐愣住了!

    内力??南宫悠悠竟然会武功??!

    利落的穿上鞋子,南宫悠悠嘴角微微的勾勒起来,绽放出一丝冷笑,缓缓道:“别人既然请了我,我为什么不去?”W8RY。

    她的声音此时听起来很淡,但是那淡漠中却有一种威压从她的周身散发出来,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梵镜夜倒是眼眸亮了一下,并无其他反应,而钱盈辛和秋书允、楚御寒三人则是完全诧异了。

    “你会武功?!”楚御寒不敢置信的脱口而出,当他看到她小露那一手的时候,他心里突然冒出来的那股不明的感觉,就是想让他忽视都不行。

    一听这话,南宫悠悠坦然的看向楚御寒,理所当然道:“我为什么不能会武功?”

    “可你为什么从来没说过你会武功?”楚御寒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有一种被南宫悠悠欺瞒了的感觉。

    “嘿,寒王这话说得可真奇怪,我会什么难道要告诉所有人吗??”南宫悠悠撇了撇嘴,一副楚御寒你很白痴的样子,“再说了,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a href="http://www.wmgdesign.com/">人神</a>)你们真当我那么傻,会跟太皇太后打那么个毫无胜算的赌注吗?”

    “你……”楚御寒想再说什么,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南宫悠悠说得一切都很合情合理。

    别人会什么,有些什么底牌,确实不用弄得人尽皆知,没有发现她会武功,只能说是旁的人没有去留意、没有去发现而已……但是,越是这样想,楚御寒越是觉得好像又什么宝贵的东西跟自己失之交臂的感觉一样。

    惋惜?

    对,就是惋惜!

    当初他曾说,要找一个像母妃一样文武双全的女子,虽然那只是个借口,但是后来慢慢一想,若是真拥有一个这样的女子,那应该也是件幸福的事情。而真当他发现这样一个女子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女子竟然是当初原本就该属于他,却被他亲手推开了的。

    这让楚御寒心里就跟打翻了调料一样,五味陈杂!

    “呀,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真是!”钱盈辛只觉得对南宫悠悠这个朋友的认识又多了一层,这功力不错啊,顿时冲她

    小说者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三十章 残酷盛宴,第2页

    竖起了大拇指,“早知道你有这本事,盈盈就不用老是在家里唉声叹气了,怕你输了这王妃的位子。”

    南宫悠悠一听,顿时觉得心里一暖,本来她跟钱盈盈的交情也算不上深,但是想着有那么一个朋友惦记着自己,这滋味还是很不错的。

    “放心,本王的王妃只会是她。”梵镜夜走过去,将床上的南宫悠悠牵了起来,两人心有灵犀的相视一笑,那默契,似乎很有信心。

    而这一幕却看得楚御寒格外刺眼。

    等到一行人上了马车往慕容菱下榻的那个院子赶去的时候,秋书允大咧咧的进了南宫悠悠的马车上,厚着脸皮跟梵镜夜笑了笑,也不管是不是打扰到别人的二人世界了,就那么跟南宫悠悠问长问短起来。

    这一聊,南宫悠悠才知道,自从她离开西京之后,这西京倒是平静了不少,只不过,事情后续的发展也有些出乎她的预料。

    首先是南宫府,听说南宫蕊儿死了之后,秦姨娘也不知道发了那门子的疯,愣是把南宫蓉儿接到了自己的院子里,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疼爱,穿衣住食,全部由她一手包办,根本不允许旁的人接近。

    有人说秦姨娘是因为思女成疾,所以就把对南宫蕊儿的爱转移到了南宫蓉儿身上……

    虽然这个理由说得通,但是南宫悠悠却不怎么认为,秦姨娘那个人是什么性子的,那怕全天下的孤女都死光了,她也未必会把对南宫蕊儿的那份心给放到别人身上,看来,这里面有猫腻,只是不知道秦姨娘图的是什么了。

    况且,南宫蓉儿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按照秦姨娘那性子,是更不可能容下这么个不知廉耻的女子的,思女心切她相信,但是要转移到南宫蓉儿身上,恐怕下辈子都未必。

    现在算起来,南宫蓉儿肚子里的孩子都有五个多月大了,等过些日子一翻年,就六个月大了……哎,就是不知那孩子生下来会是个什么样子。(<a href="http://www.265ks.com/1/1809/">采阴成仙</a>)

    再然后,便是三公主楚香怡。

    自从上次宫宴上,楚香怡被梵镜夜打伤之后,整个人的经脉寸断,虽然太医已经用了最好的药,但是至今她也只能躺在床上,恐怕这辈子也就只能这么过了。

    南宫悠悠听了之后不由觉得楚香怡这样活着恐怕比死更难受,不过幸好她投胎投好了,投到了皇家,皇家最不缺的就是奴才,那怕她这辈子都只能在床上度过,也不用操心任何事情,奴才也能把她伺候的舒舒服服的,伺候到老,伺候到死……

    最后这件事情就跟楚御寒有关了。

    当初北临公主墨明珠当场被太医诊断出伤了女子的根基,在她看来,就是现代医学上所谓的卵巢破裂,这辈子墨明珠想要怀孩子是不可能了。北临公主出了这样大的事情,北临过当然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最终,墨明珠嫁给了楚御寒,并且是以王妃的位子嫁娶的。

    这个年代的男子可没有所谓的丁克思想,多子多孙才是他们所想的,对于楚御寒娶了墨明珠,南宫悠悠只要想想都知道他在婚礼当天的脸色是有多差。

    在他看来,娶了个不会下蛋的母鸡回去,不光是他自己面子过不去,这在别人眼里,完全就是个笑话……

    呵呵……南宫悠悠也不厚道的笑了起来,喜欢楚御寒的女人何其之多,他那样清高的挑来挑去,结果最终却选到了这样的女子,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一边听着秋书允细说西京的事情,一转眼,就到了慕容菱请帖上的地方。

    华灯初上,本来应该寂静下来的一户独立小院子里,此时却人声鼎沸,通红的火把映衬着周围墙壁上的夜明珠,把这小院子烘托的犹如白昼,纤毫毕现。

    在大厅里的中间那黑色桌子上,躺着两个人全身赤、裸,一个是青涩娇嫩的女子、一个是俊美通透的男子,两个人仿若睡着了一般,静静得躺在桌子上,他们的身上,各色点心,装着精巧菜肴的贝壳,令郎满目地盛放其上。

    身体四周还围绕了一圈美丽的各色鲜花和水果。

    屋子里有男友女,但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带着面具,各种各样的面具罩住了他们的容貌,若不是熟悉的人,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即使有些察觉,对方若有心不想别人认出来,刻意的伪装一下举止,恐怕立马就能混绕视线。

    而这一群男男****,此时正围绕着桌子上那一男一

    小说者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三十章 残酷盛宴,第3页

    女,大流口水,有的人毫不客气的直捣黄龙,朝着女子胸部上放着的菜肴下手,一边取菜,一边顺道摸上一把。

    还有的羞涩一点,迟迟不敢下手,只敢朝着周围的水果慢慢啃着。

    这里的人,有一些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慕容菱举办的这种“盛宴”了,有的人却是第一次,所以各种反应不一,但是不可否认的一点是,这些人都很兴奋,异常的兴奋!

    屋子的一个角落里,一道嘲讽的声音响起,“都这么久了她还没来,莫不是不来了吧?”

    “她会来的,再等等吧。”依然穿着那身火辣十足印度衣裙的慕容菱,微微摇摇头,朝身边的女子道。(<a href="http://www.idcjc.com/idcjc/1/1634/">婚色撩人</a>)

    “你说,她莫不是怕了吧?”女子带着面具,那面具的右上角插着一支孔雀翎,不知道面具下的模样是谁。

    “怕了?敢跟东离的乌云琪琪格定下那种赌约的人,你说她会怕?”慕容菱出声,旁边站着的那白衣男子同样笑着点了点头。

    “我也是这么想的。”

    慕容菱闻言笑了笑,抿了一口酒,斜眼看了眼身边的白衣男子,那只手正不听话的摸上男子的大腿,外面就传来了声音,打断了她的动作。

    “来了,来了。”

    就在这当口,院子外围突然发生一丝波动,院子里叽叽喳喳的声音瞬间静寂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了门口。

    依旧一袭低调却不失华丽的白色素衣,梵镜夜牵着身旁还是无论看多少次,都那么平凡得让人记不住长相的南宫悠悠,慢条斯理的走了进来。

    一进门,两人皆是楞了一下,手里同时收到了奴才递来的面具,但是一看梵镜夜已经有了,就收了回去。

    “瞧,你的兄弟可真多。”南宫悠悠扫了一眼这些人脸上的面具,没有丝毫紧张,反而还打趣了梵镜夜一句,把玩了两下手里的面具,然后带上了。

    梵镜夜只是无奈的笑了下,没有回话。

    两人明明看到了那正中央桌子上,显眼无比的裸男裸nv,可面色却如常,甚至那眼神都是淡然如水的。

    无视周围所有各色的眼神,悠然自若,极是从容的朝着屋子里空着的一方座位走了去,身后跟着秋书允,钱盈辛和楚御寒三人,三人也都带上了面具。

    虽然带上了面具,可是他们几人进来的时候已经被看了个清楚,再加上今晚本就是慕容菱特意邀请他们来的,在场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居然真敢来……”

    “还有点胆子……”

    “胆子,不知道今天以后还有没有胆子了……”

    短暂的全场静默后,屋子里的人在南宫悠悠、梵镜夜落座后,那叽里咕噜的议论声层飘而起,含满了对南宫悠悠的探究和戏谑,今晚又有好戏看了,这个灵枢公主也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住打击。

    啧啧,亲手把自己的未婚夫送出去,这滋味可真不是那么好啊!

    南宫悠悠靠在椅背上,目光坦荡荡,没有猥琐、没有好色、没有淫秽,只是好奇的看着摆在桌子上的两具人体盛,好似根本没听见任何奚落的话语一般。

    那份从容,反而给所有人一种无形的压力,那目光,反而让周围觉得他们的举动不是****就是多么龌龊的人一样。

    那叽里咕噜的声音,在南宫悠悠坦然自若的神色下,缓缓的小了下来。角落里,慕容菱见此,眉色微微动了动,紧接着站起身,一个踏步上了桌子,朝着下方的客人轻轻的一挥手。

    下面的嘈杂声音立刻全部静默了下来。

    “很高兴今天大家给我慕容菱这个面子,前来一起参加这场别开生面的‘盛宴’……至于这盛宴的内容,想必大家都清楚了,即使不清楚,我想现在也应该没人不明白了吧……”

    慕容菱这话一出,下面的人就暧暧昧昧的笑了起来。(www.bookgg.com)(www.shejichina.net)(www.podlook.com

    “当然,这‘盛宴’只不过是开胃菜。”慕容菱指了指躺着的两个裸男裸nv,接着高深莫测道:“恐怕新来的都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吧,这‘盛宴’最大的玩乐点,在这里!”

    “啪啪——”慕容菱拍了拍手,立马有推着什么东西出现在了院

    小说者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三十章 残酷盛宴,第4页

    子里,大小各不相同的笼子全都盖着黑布,让人窥视不到里面的真容,慕容菱身边的昆仑奴握着一根大铁棍走了出去,重重的一棍子敲在那些笼子上,霎时间,整个院子充满了各种猛兽的嘶叫声。

    “天啦,我听到熊的了!”

    “老虎?”

    “有狗对吧?”

    各种声音交杂在一起,只能模模糊糊辨认一些出来,更多的根本辨认不出来。

    “来人,把竞技场给围起来!”慕容菱一声令下,顿时有人推着沉重的铁栏杆出来了,直接将那上下封顶了的铁栏杆挡在了大厅的门口,彻底和外面的小院子分开了。

    如此一看才发现,外面那院子现在可不就像个小型的竞技场一样了吗??这……难不成是要猛兽斗猛兽?

    不少第一次来的人面面相觑,就连南宫悠悠一行人都因为慕容菱现在的一系列举动而微微皱起了眉,看来,他们调查的太仓促了,连这些重点都没有查探到。

    “好了,大家也看到了,今天咱们这么多人,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高手,光是斗兽的话也没什么意思,不如赌个彩头,至于这彩头,端看双方意愿,只要两方都同意,那就作数。”

    此话一落,下方立刻有口哨声响起,间或夹杂的嗜血的兴奋吼叫。

    慕容菱见此笑着继续道:“不过,今天这些野兽不多,可能野兽都死光了,还有人没有斗上,这样吧,今天我们采用新方法,扔点和抽签的方式选出参赛者。先用一颗骰子扔出这一局参加选手的人数。”

    慕容菱接过身边白衣男子递过来的骰子的同时,还不忘抛个媚眼,将骰子往桌上一扔,“三点。”

    “三点,那就代表这一组参赛人的个数是三个,接下来,每个人摸摸看,你们面具左侧都刻着一个号码,然后由每一局赢了的那个人抽出下一轮比赛选手的号码!”

    “抽到一组的人就请随意挑选猛兽进行比斗,其他人就押押注,看谁赢谁输可好?”

    “好。”

    “没问题,就这么玩!”

    “刺激,哈哈,可真他奶奶的刺激!”

    “好好,快开始,快开始……”

    下方的学员们立刻接踵的起哄起来。

    慕容菱见此,笑着朝众人点点头,补充了一句:“一组有可能是三个人、也有可能是两个人、更有可能就是一个人……但是猛兽和每一轮的赢家只有一个,所以,你们是要团结,还是联手除掉谁……呵呵,那都随你们的意,毕竟拳脚不长眼,有可能会伤人的……”

    说完之后,目光扫到坐在下方相当淡然从容的南宫悠悠身上,慕容菱面具下的嘴角保持着很温柔的笑意,朝南宫悠悠道:“今日有我特意邀请来的贵客,不知道规则你可听懂了?”

    说道这微顿,越发笑的温柔的继续道:“需不需要我再讲讲?”

    一脸的温柔,一言的坦荡,绵里藏针,不外如此。(<a href="http://www.yhhe.net/book/2689.shtml">腹黑教官宠逃妻</a>)

    南宫悠悠听言斜了一眼桌子上的慕容菱,想了想这规则,也就是说,选出来的人将和笼子里的野兽争斗,谁也不知道会不会选到自己,而下注的人则是赌人赢或者野兽赢。

    人赢了,那么这一组的人就能拿走赌金平分,若是输了,赔掉的就是伤亡或者命……如果赌金太多了,那么下去的这一队人里,说不定就有为了最后独吞这赌金而背后放暗箭,干掉同组的人……不光要防着野兽,还要防着人,这赌得倒是挺惊险的!

    南宫悠悠没说话,抬眼扫了一圈周围的人,就见那慕容菱身后那张桌子上桌子一个身穿红色长裙,面具上插着一支孔雀翎的女子。

    那一身张扬妖娆的气势,那怕看不见脸,南宫悠悠也认得出,那不是仙岛圣女是谁?

    只不过,那圣女的目光则是看向梵镜夜的,而梵镜夜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见此,圣女双眼一眯,气息陡然的沉了下来,嘴角微翘,将目光从梵镜夜身上移到了南宫悠悠身上,伸出手指冷冷的朝着南宫悠悠做了一个十足挑衅的手势。

    南宫悠悠见之立刻眉色一沉,看来这女人有火气啊??想想也是,梵镜夜拒绝了跟仙岛合作,在这个圣女看来,那就是

    小说者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三十章 残酷盛宴,第5页

    对仙岛的侮辱,会来挑衅梵镜夜也是因该的。契众之我。

    只不过,这个圣女跟她比划做什么?忽然一眨眼,见跟圣女倒水的是慕容菱身边的昆仑奴,南宫悠悠心下顿时了然了。

    看来圣女是跟南岳国站到一块去了,恐怕这一次圣女是代表南岳来参加比赛的,那么,如此的话,梵镜夜是不能参加比赛的,圣女这口火气首当其冲就是向着她这个邪王的王妃来了。

    南宫悠悠嘴角同样微微翘起,用眼神示意道:“你想怎么样?”

    圣女对视着南宫悠悠的眼光,细长勾魂的双眸微眯,冷笑着以口型朝南宫悠悠道:“我想怎么样??很简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此不给仙岛的面子,这世上还没有这样大胆的人。

    南宫悠悠读出圣女的口语,眉间微微蹙,这仙岛的人真是好霸道,买卖还要双方同意呢,圣女这种单方强制性买卖,人家不愿意,她就要报复人家……啧啧,真是……

    正想着,梵镜夜突然握住了她的手,手心里传递来的温柔感,让南宫悠悠知道,他是在跟她说,别怕,有他在!

    南宫悠悠反手握紧了他的手,同样示意他不要担心。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少底牌,但是,她南宫悠悠也不是没有底牌的,要杀要剐,那就有什么真本事就亮出来看看,看看到底谁的底牌更大!

    哼,人敬她一尺,她敬人一丈,吓唬谁呢!

    当下,南宫悠悠嘴角的弧度带上了讽刺的笑意,冷冷的同样以口型朝圣女道:“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说的了,想要我的命,那就看你的本事。”

    圣女双眼冷冽,“那本圣女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敢如此嚣张!”

    一个对眼,两个人在下一刻同时移开了各自的目光,这样一番悄无声息的你来我往,暗中相对,落在别人眼里,都是一股不明所以的样子。

    不过慕容菱却是知道些内情的人,此时看着两人剑拔弩张的无声交谈,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深,当下轻咳一声道:“既然如此,开始吧。”

    开始吧,三个字一出,下方立刻喧闹了起来,第一轮的抽签,理所当然由慕容菱扔骰子——六点!

    随手在箱子里抽出六个数字,面具上拥有相同数字的六个人顿时站了出来,众人评比一番之后,纷纷下了注,而这庄家,就是由慕容菱当人的。

    第一局上去的六个人,抱着尝试的心态,选了一个较小的笼子,拉开黑幕一看,好家伙,别看小,里面的东西可不弱。清一se的三条蛇王眼镜蛇!

    “下注,赌谁赢。”

    看着昆仑奴执笔站定在身前,而南宫悠悠半天都没有动静,秋书允悄悄的扯了扯她的袖子,低声道。

    同一刻,楚御寒也低声道:“压,不压等于输!”

    南宫悠悠听言眉间微动,怪异的看了眼楚御寒,表哥提醒她就够了,这楚御寒跟她不熟好不好,他今天发那门子脑热啊?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原来他们这些在场的人都必须参加啊?如果不下注,就等于输!可是输了会有惩罚吗??南宫悠悠不知道,反正在场的人都赌了,那也赌好了。

    当下扫了眼那记录本上的最低押注的金额,五十两!哟,这还最低金额啊!看来果然玩命的东西大家都比较大方……南宫悠悠皱了皱眉,很是肉疼的看向梵镜夜,掏钱,等于掏她的命。

    梵镜夜倒是干脆,直接摸出了一百两,他和南宫悠悠一人五十两,随便买了六个人里面的一个人。

    那三条蛇放出笼子,立马就朝着院子里站着的六个人扬起了头,蛇信子“丝丝——”的吐个不停。而那六个人里面有两人则是掏出了暗器,直射眼睛蛇的七寸……

    对于这种程度的比试,在南宫悠悠眼里也不算多惊险,多有看头,毕竟这里都是有武功的不是,那么多人对付三条蛇,够了,绰绰有余了。

    反正,这第一局她没什么兴趣,她只知道的是,这一场结束,她跟梵镜夜赚了,不过因为这一场悬殊比较大,大部分人都买的人赢,所以也赚不了多少。

    “悠悠,我们只剩下一百两了。”梵镜夜在南宫悠悠耳边皱了皱眉,小声说了句,如果知道今晚这宴席还有这样的,他就不会只揣个两百两就出来了。

    &nbs

    小说者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第一百三十章 残酷盛宴,第6页

    p;南宫悠悠了然的点了点头,梵镜夜身上向来不怎么喜欢揣票子,大部分都是桑雅揣着的……

    “没事,刚才的赌本还在呢,要是一直赢,不就空手套白狼了。”再说了,那边不是还坐着钱盈辛这个大财主么?实在没了,伸手借呗!

    而钱盈辛和秋书允则在一旁讨论这一次两个人对战一头狼谁会赢谁会输。

    “我却觉得狼会赢,你看这个头,像狼王!”

    钱盈辛持不同意见,南宫悠悠听了两人半天,还是觉得听不出个所以然,还是要自己跟着感觉走啊!因此,一百两银子又一次随意的压在了人的身上,结果……输了!

    “啊。”那场上剩下的最后一个人突然一声惊恐的惊叫划破天空。

    那头狼张嘴就咬住了他的颈脖,那鲜血顺着男子的颈脖往下涓涓的流了下来,染红了地面上的泥土。

    大厅里的众人顿时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叫好声,无不为那只狼的胜利高声喝彩,那头狼显然被这样的声音刺激到了,不管不顾的在男子身上一口一口撕扯起来,被咬的血肉模糊,颈脖都少了一半的男人求生般的伸出手,最后无力的掉落了下去……

    而那头狼,却因为饥饿、血腥的刺激,大口大口将男子当成了猎物,享用起来!

    南宫悠悠冷冷的扫视着血腥叫嚣的众人,他们的眼中已经没有人性的存在,有的只有感官的刺激,只有疯狂血腥的追逐……

    “这就是人性。”梵镜夜将坐在身旁的南宫悠悠紧紧抱住,身上的披风同样盖住她,就这样一手搂着她,一手牵着她,在这样的时候静静的抱着她,给她温暖,安全……

    坐在旁边的秋书允和楚御寒见到这样的样子不由都暗暗皱了皱眉,钱盈辛则是无声的摇了摇头,没有想到这慕容菱的宴会会举办的这样的疯狂,更加没有想到这一场猛兽斗会这么凶残。

    本来以为是一个“盛宴”就已经够惊讶的了,没有想到除了那个之外,竞然还有如此残酷的游戏,输了,死了,没有什么话好说,但是这样任由可以救,却偏偏要看着狼吃掉人的场面……

    在场的这些人竟然还能看得这么开心??一行人都沉默了下来。

    南宫悠悠和梵镜夜两人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再度掏出了剩下的一百两,压了第三局。

    这次只有一个女人,而她的对手却是一头壮实无比的黑牛!没几下,那女子的肩头和腿上都已经是鲜血淋淋,右手已经被牛角刺了个对穿,正拼尽力气躲闪着,而她身后的黑牛却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穷追不舍!

    这小院子本就这样大小,女子五路可逃,满脸惶恐,那双眼中流露出难以言语的惧怕,一边惊叫起来:“我不来了我不来了,放我出去,放我出去!”13857122

    秋书允抬眼见看在场的人都一脸兴奋的狂喊着,那血腥的话语让他越听脸色越沉,见完全没有人理会在场的人的呼喊,不由冷声道:“她已经认输,为什么不让她出来?”

    这话用了点声音,自然有人听到了,至少慕容菱听到了。

    挑了挑眉,满眼理所当然:“这是我们比斗的规矩,不死不休,怎么,你不知道?”

    秋书允闻言一楞,没听说这个规矩啊!不过从来没有想过游戏会玩的这样残酷!不死不休……现在第一次见到这样非要把其中一个置与死地的时候,不光秋书允,就是钱盈辛,楚御寒等人,都感觉到的震憾实在无法言语。

    “表妹,这样的宴会,回去吧!”

    南宫悠悠没有看秋书允,只是握着梵镜夜的手,淡淡的靠在他怀里说了一句话:“适者生存,物尽天择。”

    没有遮掩声音的这八个字,被边上的几个大男人听见,心里的震惊顿时不小!

    而南宫悠悠则什么都没再说了,只是她知道,他们的钱输完了。

    “悠悠,走吧。”梵镜夜也不想南宫悠悠再看这样的东西了,从她的话里,他已经能够明白,这八个字她是如何的深有感触,而现在,她不需要继续感受这样的痛苦,无法选择了。

    她所想要的一切,他都会送给她,她只需要做一个幸福的女人,足以。

    南宫悠悠冲梵镜夜点了点头,这样的东西,不看也

    小说者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千金笑,邪王的宠妃》不错,请把《千金笑,邪王的宠妃》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千金笑,邪王的宠妃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千金笑,邪王的宠妃》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0/894/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千金笑,邪王的宠妃版权归作者绯君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