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170章 魏国民的诉说

  
    萧蓉蓉昨夜辗转反侧了一整夜,今早起来看到镜中的眼睛周围的黑眼圈,她花了好大一番心思化了个浓妆才将黑眼圈遮住。(<a href="http://www.yhhe.net/book/3718.shtml">傲剑重生</a>)一进局里,众人就了她今日的不同,要萧蓉蓉平时是极少化浓妆的。

    即便是她平日里做事做人再低调,但因她显赫的家世和美丽的外表,也会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单位里许多年轻的单身警员更是兴奋的不得了,他们心目中的女神今天展示了她不同的一面。

    她收拾了心情,心里盘算着林东昨晚跟她说的事情,心想违不违反纪律先放一边不管,先去打听打听。她找到了负责那一块的同事,问问最近有没有收押了一个叫作魏国民的人,那人查了一下,还真是有,不过魏国民作为特殊性质的嫌疑人,并不是关押在看守所。萧蓉蓉问清楚了魏国民被看守在地方,开着警车就去了那里。

    她开车到了那里,门口是两名便衣警察,那二人一见来人身着警服,并且是个百里挑一的大美人,裂开嘴笑问她来做。

    “魏国民是在里面吗不跳字。萧蓉蓉直接问道。

    其中一个四十几岁的老警员笑道是啊,同志,你是?”

    另一个年轻一点的警员立马说道师傅!她就是那个咱‘苏城警界一枝花’!”

    老警员看了一眼刚入警队几个月的徒弟,这小子眼中满是狂热之色。知他现在体内雄性激素正在以平时十倍的速度分泌。萧蓉蓉“苏城警界一枝花”的称号他不是没有听说过,只是老警员生性敦厚,有妻有子,已过了逐蜂戏蝶的年纪,所以仅仅是耳闻而已,却不知警花长模样。他不在乎警花有多漂亮,但他不能不在意这警花的背景!

    老警员这警花有个做局长的妈妈!这就让他不得不伺候着了!

    “同志您好,我是萧蓉蓉。市局刑侦队的。”萧蓉蓉笑道。

    老警员笑问道哦,萧警官来此有何公干?”

    “我有个想见一下魏国民,他是个记者,想对魏国民做个专访,不知能不能行个方便?”萧蓉蓉问道。(<a href="http://www.baoxian-insurance.com/baoxian/1/1145/">军婚也缠绵</a>)

    徒弟乞求的看着师傅,希望老警员能够答应萧蓉蓉并不过分的要求。老警员沉吟了一下,觉得并不违规。就点了点头。

    “不要太久。”老警员说道。

    萧蓉蓉高兴的和二人握手言谢,在那十几秒钟。小警员的脑子里几乎是空白的。天呐!警花主动和我握手啦!多牛逼的炫耀资本啊!他恨不得让师傅掏出记录下这“历史性”的时刻!

    “我走了。再见!”萧蓉蓉与二人道了别,上车后很快给林东发了条信息。

    “事情已办妥。”

    林东收到短信,给她回复了一条,“多谢!滑冰挺有趣,昨晚很开心。”

    他此刻正在往脸上贴着创口贴,用来遮住那些青一块紫一块的瘀青。昨夜玩的太疯狂,忘了只是滑冰界的新嫩菜鸟。不断的挑战高难度的动作,以至于摔得鼻青脸肿。他看了看镜子。脸上贴了创口贴虽然不雅观,但总比鼻青脸肿的见不得人好。

    他一到公司。就所有下属都盯着他的脸看。崔广才问道林总,喝花酒被抓个现行挨高倩揍了?”

    崔广才的嗓门极大,传入众人耳中,顿时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林东不接他的话茬,说道你把大头叫上,一起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崔广才进了资产运作部的办公室,叫上刘大头,并肩进了林东的办公室,两人大咧咧的坐了下来,看到林东桌上的好烟,不客气的摸就抽。

    “林总,啥事叫咱?”崔广才吞云吐雾的问道。(<a href="http://www.zuowenw.com/1/1294/">校园全能高手</a>)

    林东看着这活似土匪的二人,问道国邦股票还有多少货没出?”

    刘大头道不多,还剩下百分之十不到了,大概就能全部出完了。”

    林东点点头,“好,尽快出完!”

    刘大头兴奋的问道林总,这次国邦股票赚了十来个亿,我们会发多少奖金?”

    刘大头最近老提钱的事情,林东觉得有些好奇,问道大头,你最近手头很紧吗,干嘛老问钱的事?”

    刘大头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喜悦,说道林总,老崔,我和小敏打算元旦结婚,我这辈子能结几次婚,还不得好好操办操办?”

    听闻刘大头与杨敏好事将近,林东很是高兴,当下说道钱不够你先从我这拿。至于奖金,肯定不会少的了。具体数字得等咱们做完这只票才能。”

    “我打算买辆车,林东,借十万给我先。”刘大头也不客气,开口借钱。

    林东问道你要买车?”

    “就十二三万的家用轿车就可以。”

    “别买那车!我借你三十万,你去买辆中高级的轿车!”

    刘大头一愣,“这事太大,我做不了主,回家我跟小敏商量一下。”

    崔广才恨恨道你丫傻呀!要是我现在就一口答应了下来,三十万的无息贷款还无期,干啥子不借!”

    刘大头被崔广才一通臭骂,傻呵呵笑了笑。二人观念不同,对待生活的态度也就截然不同。

    “你和杨敏商量好了结果告诉我,我立马转钱给你。(<a href="http://www.yhhe.net/book/1212.shtml">乱世小民</a>)”林东说道。

    “对了,你这脸到底是弄的?”刘大头猛地问了一句。

    林东狠狠瞪了他一眼,“你丫要是还想找我借钱就别问,没事赶紧出去。”

    崔广才二人出去之后。林东给沈杰打了个。沈杰此时正躺在酒店的房里,身边是被他剥的光光的秦晓璐。他见不到魏国民的人,此次的专题报道就无法开展,所以闲着无事就呆在酒店里贪婪的在秦晓璐年轻富有活力的躯体上快活的驰骋。

    他刚办完事,正疲惫的躺在床上喘着粗气,接通,气喘吁吁的问道喂,林总。是不是事情有眉目了?”

    “办妥了!哎哟妈呀,人托人,绕了个好大的弯子,我为这事奔波了一天。”林东发出几声叹息,让沈杰以为这事情他真的出了大力气。

    沈杰一听这好消息,骨碌从船上爬了起来,连声答谢。他虽是个好色之徒。人品极差,但对于本职工作却尽心尽责。不敢半分马虎。因而才能在业内获得很大的名声,这纯粹是他辛苦拼搏而来的。

    “林总,我现在可以吗不跳字。沈杰忘记了狂欢后的疲劳,一手拿着,一手把内裤往腿上套。

    “可以,我已经打过了招呼,你吧。我在那地方等你。”

    林东挂了就往滨湖花苑赶去,他之所以也。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见见魏国民,他隐隐的感觉到。他能从魏国民那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按理说元和的死活早已跟他无关,不过现在元和苏州营业部的总经理是冯士元,他的好,这就跟他有关了。

    沈杰一边穿衣服一边催促秦晓璐起来,秦晓璐在他的连番嚷嚷下也睡不着,只好拖着疲惫的身躯,穿上了衣服,与他打车赶往滨湖花苑。

    林东到了那里,停下了车,走到那两名警员面前,还没开口,对方先开口了。(<a href="http://www.meegoq.com/meegoq/0/128/">宠魅</a>)

    “你是萧警官的?”老警员问道。

    林东笑答道是的,两位警官好,我叫林东。”

    “快进去吧。”年轻的警员说道。

    林东道还有两个人没到,等他们到了我再进去。”

    “你站在这不好,又没凳子让你坐,还是到里面去等把。”老警员微笑说道。

    “那我进去了,多谢了。”林东进了别墅里,里面空无一人,也不知魏国民在哪个房间。

    过不多时,他迈步朝楼上走去,看到一个身材佝偻的老者正在阳台上伺弄花草,便朝那走去。

    “还没到吃饭,你上来了?”老者头也不回的说道,似乎是抱怨来人打搅了他。

    “魏总……”林东已听出是魏国民的声音,若不然,他岂能这佝偻的老者就是曾经高高在上的老总魏国民!

    魏国民听出有人叫他“魏总”,手一抖,水洒在了外面,怔怔的站在阳台上,回头看去。

    “你是……林东?”

    虽然林东曾在元和工作了七八个月,但与魏国民的接触并不算多,且魏国民一个月也难得在营业部出现几次,因而魏国民对他有些印象,却没有多深,若不是想起那次黑马大赛为林东颁奖,他几乎记不起这人的名字。

    魏国民仍是梳着背头,却显得十分狼狈。短短几个月没见,他的白发已经爬了满头,脸上的皱纹沟壑纵横,像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似的,人也瘦了一圈,颧骨高高的凸起。

    他放下洒水壶,朝林东走了。多久了,除了前妻,他没有见到一个熟人,那些曾经依附他的人早已将他看作了可怜虫,鄙夷的离他远远的。(<a href="http://www.cnbatu.com/0/196/">官路弯弯</a>)魏国民虽然不林东会来这里,不过能见到曾经的下属,他心里几分唏嘘,几分安慰。

    “坐……”魏国民挤出一丝笑容,请林东坐下,并给他倒了一杯茶。

    “谢谢。”林东见他如今落到这般境地,心中唏嘘不已,也不说,就那么坐在那里,没有主动开口问他。

    魏国民看上去苍老了十几岁,两人静默无言了许久,他开口问道林东,元和现在……谁掌权?”

    权位就如此重要吗,你都到这般田地了,还关心谁掌权?林东心想。

    “冯士元,”林东道,又加了一句,“总部派来的。”

    魏国民额头上的皱纹纾解了开来,呵呵一笑,“姚万成机关算尽太聪明。却不知人算不如天算,费尽心机的把我搞下台,苏城营业部就轮得他到当家了?天真!”

    看来他猜的没,魏国民的垮台,的确是姚万成作的祟。

    魏国民情绪激动,忽然猛地咳嗽起来,一张脸憋的通红,额头两边青筋暴起。

    他咳了一会儿。平静下来继续说道冯士元是个有能力的人,不过却不一定斗得过姚万成这个小人。”

    “姚万成已经展开了对冯士元的行动,他似乎很着急。”林东说道,“冯士元亲口告诉我的。”

    “哦,你和他认识?”魏国民诧异的问道。

    “是,我还在元和的时候,总部组织了一次旅游。他也在列。”

    魏国民点点头,明白了。

    “上上下下大多数都是姚万成的走狗。难呐!冯士元有没有跟你说还击姚万成?”魏国民问道。

    “这我就不了。我想他应该有他的想法。”冯士元是个聪明人,林东一直那么认为。

    魏国民沉默了一会儿,陷入了沉思。他在感觉到中了姚万成的圈套之时,已给总部的李总打过了。李总是他多年的,他李总会帮他。可他没想到姚万成要比他想象的更加心狠手毒,直接将他打入了万丈深渊,根本不给他还击的机会。

    虽然他进去了。但总部仍将冯士元派了,这就说明老李总并没有违背了对他的承诺。魏国民心想。既然冯士元与林东是,他与冯士元都处于姚万成的对立面。进而也可以说林东也可以算是他的同盟。

    既然他来了,这是否是老天给予我的机会?

    魏国民已决定将事情的原委告诉给林东。

    “在你和温欣瑶离职之后,公司又有大批骨干员工或是被其他券商挖走或是被姚万成排挤走,营业部的业绩一落千丈,创下自我上任以来最差的业绩。后来我让姚万成赶快招一批人进来,他全招了刚毕业的大学生进来,这批新员工没干两三月,吃不了苦,全部走光了。下面人以为老总活的逍遥自在,却哪里整个营业部活的最不痛快的就是我!你也,元和总部每季度都会对下面的营业部进行考核,苏城营业部连续几个月不仅没有盈利,反而亏损的严重。这意味着一旦到了考核期,我就会被从总经理的位置上秃撸下来。”

    魏国民说到激动处,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本来我打算找银行的帮忙充充资产,不巧的是我熟悉的几位那时都在调动工作,也无暇帮我。这时,姚万成带着好消息来找我,说是他有个可以帮我。他说那有两个亿的资金,可以借给咱们营业部周转一下。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考核期在即,为了保住位置,我当即表态我可以给高于市场的息钱给他的。”

    听到这里,林东已大概能猜出下面的内容。他仍是静静的听魏国民讲述。

    “我从头至尾连他的面都没见一面,整件事全部是姚万成负责操办。签了约之后,那笔资金就进了来,的确助我安然度过了考核期,哪真正的灾难财刚刚开始。考核期过后,那笔资金立马撤了出去,我也如约从营业部的账上将一笔数目巨大的利息钱划给了姚万成所说的。没过几天,我在监管部门的就告诉我监管部门接到举报,已经开始在暗中调查我。我思来想去,隐隐觉得我掉进了姚万成挖的坑里。他娘的,那孙子竟然消失了,多起来不见我!坏消息不断传来,我已我不仅免费帮人洗了两个亿的黑钱,还送出去一大笔利息。我已我不可能在营业部老总的位置上退休了,也明白等待我的将会是,本想逃亡国外,却连跑路都来不及,就被弄到了这里。”

    魏国民说完,抓了抓头发,颓丧的倒在沙发里,露出凄然而狰狞的笑容。

    “魏总,若可以证明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利用而帮人洗了黑钱,或许刑期会减很多。”林东说出这话就后悔了,魏国民是何等聪明人,难道会想不到这个?

    “那件事从头至尾都是姚万成一人操办的,他才是元凶!我难道会天真的想象他会为我作证!”魏国民低吼道。

    “魏总,我想你一定还有底牌没亮出来,否则也不会迟迟不肯交代问题。”林东淡淡道。

    魏国民眼睛一亮,朝他看了一眼,重新审视起这个年轻人,的是与这个年轻人实际年龄极不相符的沉稳与睿智。

    “对了,我还没问你你会来这里。”魏国民道。

    林东说道我有个记者想找你作一篇专访,他见不到你,我是受他所托啊。”

    魏国民道我的事又不是光彩的事情,你让你的省省心吧,我不接受他的采访。”说完,又起身去阳台伺弄那些花草,这是他目前唯一做起来还有点意思的事情了。

    林东听到外面传来沈杰的声音,过不久便听到了上楼的脚步声,沈杰与秦晓璐来了。

    “林总,这位就是魏吧?无小说网不少字”沈杰指着魏国民的背影小声问道。

    林东点点头,“沈主编,人你见到了,下面的事我可就得靠你了。我走了。”

    林东往楼下走去,魏国民回过神来,说道林东,希望你能常来坐坐。”

    林东点点头。

    沈杰取出名片,“魏,你好,我是省财经报的主编沈杰,想对您……”(未完待续。。)

    是 由】.    收藏(www.shumilou.com)。</b>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财神门徒》不错,请把《财神门徒》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财神门徒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财神门徒》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0/931/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财神门徒版权归作者肥骡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