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一一七章 不怕被人利用 就怕你没用(呼唤支持)

  
    第一一七章 不怕被人利用 就怕你没用(呼唤支持)

    王子君一看这警察说话的口气,心里暗叫一声不好,看来,这家伙跟乌老大这帮混子一看就认识,指着他来主持公道,几乎是不可能了!

    “砸了人家摊子还打人,你们两个可真够嚣张的啊。(<a href="http://www.jslmw.com/0/22/">我的美女总裁老婆</a>)”那秦所长来到王子君和赵清婉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两人一番,就厉声的说道。

    “警官,这瓷盘是他自己摔碎的,动手也是他们先动的。”估计这赵清婉不曾见识过警匪一家亲的局面,天真的给秦所长解释道。

    “秦所长,您别听她的。您可以向四周打听打听,到底是谁先动的手?”乌老大一脸委屈,冲四周丢了个眼神,那帮被打倒在地的兄弟,也一个个唉呀连天的叫唤起来。

    这四周看热闹的小商贩,平日里也是被欺负惯了,逆来顺受之下,哪里有心思管别人的闲事?当然不想给自己惹祸端。

    这乌老大的话仿佛提醒了秦所长一般,冲着赵清婉嘿嘿一笑道:“你们双方各执一词,我不能听你们红口白牙说空话,这样,谁是见证人呢?”

    “好,我给你找证人。”赵清婉根本就没有现众人的神情变化,在她想来,刚才打架的时候,有不少人都看到了究竟生了什么事情,只要这些人站出来,这事实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王子君想要阻拦赵清婉,但是心中念头闪动之间,还是将要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叔叔,刚才生的一切您都看到了,您来给我做个证。”赵清婉快步来到一个卖小饰品的小摊前,一脸真切的对那摆摊的人说道。

    那中年汉子正在看热闹,没想到赵清婉居然找自己作证。一呆之下,脸上就流露出了为难之色。他摆这小摊为的就是养家糊口,一旦作了这个证,那以后就失业了。

    “孙老四,刚才你也在场,看得清清楚楚,你,到底是谁的错!”就在中年汉子犹豫不决时,那乌老大已经站了起来,先制人的问那男人道。

    派出所的那位秦所长,似乎对这等事情早已是屡见不鲜,双手cha在裤兜里,一副成胸在竹的模样。(<a href="http://www.zhaoxiaolu.com/21/21089/">一妻两用——独宠枕边妻</a>)

    孙老四原本就是一个老实的木讷人,一听乌老大凶巴巴的这么一问,心里长叹一声,暗道,姑娘,这世道恶人当道, 为了混口饭吃,我也只能对不住良心了!嘴里喃喃的说道:“秦所长,是……是这样的,刚才,这对年轻人摔了朱老三的瓷盘,还,还动手打了人!”

    赵清婉吃惊的看着孙老四,脸色涨得通红,窘迫,难以置信,她不明白这个人怎么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呢。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赵清婉指着孙老四,声音有点颤抖的说道。

    孙老四低下了头,不再吭声。

    “哈哈哈,秦所长,您看到了,街坊邻居都证明了,是他们先动手砸了朱老三的摊子还打人,这种霸王买客,你们警察可不能不管哪!”乌老大眼神斜睨赵清婉一眼,脸上都是得意之色。

    秦所长对这种事情也是见多了,看了看赵清婉和王子君,一挥手道:“你们两个也看到了,这一堆人都说是你们两人动的手,我看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们将打碎了东西的钱赔了,双方言和算了!”

    “不行!”

    “当然不行!”

    几乎同时,两个不行就喊了出来,只是,一个是赵清婉喊的,另一个人却是乌老大喊的。

    “秦所长,您不能这么处理,恐怕这么做的后果,就是让坏人的行为更加猖狂!我还是建议您仔细调查一下。”赵清婉一本正经的看着秦所长,坚决的说道。

    王子君听着赵清婉的话,心中暗道,你这姑娘真是太幼稚了,你这么说不是明摆着说这警察办案不公么,刚才他只是暗地里偏袒这乌老大,恐怕现在,屁股已经完全坐到他们那边去了!

    只是,王子君并没有阻拦,他并不担心自己和赵清婉的人身安全,必要的时候,不管是他自己找人还是亮出赵清婉的身份,这等小事很快就能摆平的。

    “哟呵,照你这么说,我是处理不公了?那好,那你就跟我到派出所去一趟!”

    秦所长在这一片也是说一不二的,此时被赵清婉这么一顿抢白,心里显然动了气,冲身后的小警察一摆手道:“全部带走了!”

    王子君看这秦所长的意思,知道此事无法善了,懒得再这么干耗下去,轻轻一笑来到那秦所长的身旁道:“警察同志,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清楚我也清楚,我看,咱们还是各走各的路。(<a href="http://www.yhhe.net/book/4745.shtml">王妃在后院种瓜</a>)”

    正在气头上的秦所长,看着一脸不以为然的王子君,冷笑一声道:“各走各的路?你说得倒轻巧!打人砸摊,像你们这种败类如果不好好整治一番,我还怎么管这一片的治安?真是!请你配合我的工作!”说话之间,秦所长就将手里明晃晃的铐子亮了一下。

    “怎么,你的意思是想要铐我么?”王子君冷冷的看了那秦所长一眼,心里就有了怒气,对于这个和地痞流氓勾结在一起的派出所长,王子君开始还有点同情心,此时见他越的变本加厉,心里越的厌恶,治治他的心思就起来了,这种东西,也该给他一点教训!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小年轻的bī问,秦所长的怒意更涨了几分,当即冷笑一声道:“我不但要铐你,还要把你们两个都铐上,年轻轻的不学好,在这里打架斗殴,走,跟我到派出所走一趟!”说话之间,很是熟练的就把手铐的一端铐在了王子君的手腕之上。

    两辈子还是头一次被铐住的王子君,脸色冷的瞬间,朝着那秦所长投出了一个不屑的笑容,这让秦所长心中的怒意更增加了几分,他也不顾什么怜香惜yù,来到赵清婉的面前大声的道:“伸出手来。”

    赵清婉握了握拳头,秀气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阴冷,不过最终,她还是将那一双天然白净的手伸了出来。

    一副手铐,就这么铐在了两个人的手腕上。那一瞬间,赵清婉和王子君不由得互相对视一眼,又迅转开,谁也没有讲话,她现他坏笑的样子很像一个孩子,眯着眼睛,一排齐整的牙齿闪耀着光泽

    “对不起,我连累你了。”赵清婉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歉意的说道。

    王子君微微一笑,温声道:“没事儿,倒是让你见笑了。(<a href="http://www.cnbatu.com/0/124/">极品女仙</a>)”因为涉及到双方的当事人,所以乌老大主动请缨,和秦所长一起来派出所了。

    “呵呵,看不出你们这对狗男女还挺高兴的,既然你们这么高兴,哥们就索xìng让你们再高兴一把!”乌老大说话之间,身子猛地朝着王子君撞了一下。

    王子君论起力气,倒也不比乌老大差,只是,乌老大这一撞他完全没有防备,再加上和赵清婉的手铐在一起,根本就没有倒退的余地,因此,在这外力的一推搡之下,整个人就跌跌撞撞的朝赵清婉歪了过去。

    两个身子冷不丁的撞在了一起,王子君因为身体的幅度太大,一下子撞在赵清婉绵软的身躯上,赵清婉想要用另一手去扶住跌过去的王子君,只是,王子君太高大生猛了,她尴尬的现,她倒是跌进了王子君的怀里。此刻,他正看着她,眼里的微笑不可阻挡地流泻而出。王子君好不容易站稳了脚根,才现自己一只手的支撑点,竟是赵清婉的腰间!

    这突如其来的一按,让王子君有些心猿意马,只觉身体和内心都充满了力量,这股暗地里悄悄涌动的力量,火焰一样的吞噬了他的心神。那一刻,王子君对自己说,我不是神,我是人,我也不是正人君子,我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手掌就忍不住在那里多停了一刻。

    就在王子君心里胡思1uan想的那一瞬间,多年的修养猛的让他惊醒道这么放肆好像有点不对,只觉手掌像是碰到了滚烫的火炉一般,赶紧从赵清婉的腰部松了开来。

    “对不起,对不起!”

    重生之后一向镇定自若的王大书记,此时方才意识到有些失态,看着赵清婉柔美的面孔,连声的致歉。

    和王子君相比,赵清婉更加敏感,她当然能感觉到那手掌刚才的一顿,脸腾的一下红了,看着尴尬之下,连声致歉的王子君,突然扑哧一声笑了。

    慌里慌张的王大书记,此时也只能咧嘴傻笑,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秦所长,你看到了没有?这对狗男女到这个时候,还不忘打情骂俏,我看,还不如把他们当成jian夫yín妇游街算了。”乌老大一脸嫉妒的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心说便宜这家伙了。

    秦所长虽然偏向他,碍于工作纪律,也不敢做得太过分,哼了一声,没有说话。(<a href="http://www.pcnow.com.cn/4/4619/">无限之最终恶魔</a>)

    只是一会儿时间,警车就来到了派出所。那年轻的小警察朝王子君两人一挥手道:“你们两个跟我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王子君和赵清婉在那警察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房间,那警察说了一句坐下好好反省,就转身离开了。

    房间里只有一张椅子,两个人紧挨着坐着。刚才赵清婉虽然和王子君有一些接触,但是那是冷不丁的一撞,现在再和王子君挤得紧紧的,就有些为难。

    看着赵清婉紧紧咬着的嘴唇,王子君哪里会不明白她在想什么?大方的冲赵清婉点了点头:“你坐,我站着。”

    “还是你坐。”赵清婉咬了咬嘴唇,低声的说道。

    王子君洒然一笑道:“我的美女小姐哟,你不远千里,从香港来到我们江省,还没来得及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就跑到这里跟我一块当共犯来了。咱现在虽说不是同生死,好歹也算共患难?这点绅士风度,您还是给俺个机会表现表现。”

    王子君这番痞子式的调侃让赵清婉破涕为笑,那一副yù说还休的娇羞模样,更是让人难忘。

    赵清婉在王子君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劝解下,还是坐了下来。不过,一会儿功夫,她就现站着的王子君要抬着手站着,这架势一时半会还能忍受,时间一长,可就太难受了!

    看看自己坐的地方,又看了看好像很难受的王子君,赵清婉沉yín了一会儿道:“你坐会儿,让我活动活动身子。”

    王子君哪里会看不出她的目的,虽然觉得很难受,但是这点风范,他还是努力保持着。冲赵清婉轻轻地挥了挥手,云淡风轻的说道:“不用,你坐着就是了。”

    赵清婉还想再劝,但是看着王子君那挺立的身躯,她突然觉得现在就算是自己再劝,这个男人也不会坐下了。沉yín了瞬间,她缓缓的站了起来。

    “你怎么不坐?”感到胳膊上一轻的王子君,朝着赵清婉轻笑一声道。(<a href="http://www.jslmw.com/9/9980/">长嫂难为</a>)

    “光坐着太累,不如站站。”赵清婉轻轻地伸了伸自己的胳膊,一副活动筋骨的模样。

    两人说了这两句话之后,似乎无话可说了,整个房音里,显得静谧无比,静得似乎能听见两个人的呼吸。

    正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王子君从侧面看着赵清婉,赵清婉的脸精雕细琢过似的,在阳光的照射下,几乎是透明的。

    王大书记就有些失神。此时的他,开始怀念前世手机盛行的岁月,只要现在有手机,自己只需找一个电话,一切就迎刃而解了。只是可惜,两个人都没有手机,只能就这么干等着了!

    “扑哧”赵清婉天真无邪的笑了,嘴里笑道:“咱们两个真够傻的,这椅子明明够两个人坐,偏偏要站着,这不是自己折腾自己么?”

    说完,一身运动装的赵清婉索xìng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冲王子君大方的一笑,王子君迟疑片刻,也坐了下来。

    椅子不大,尽管两个人都在努力的收缩着自己的身躯,但是一些必要的接触,还是免不了的。

    刚才说的虽然大方,但是在感觉到自己的tún部和王子君的tún部有点挤在一起的赵清婉,娇柔的面容不由的就是一红,一向对自己xìng感的身材很是骄傲的她,现在突然有点盼望自己的tún部能够小一点儿,哪怕是小上一点儿呢。难为情之下,只好像怕冷一样蜷缩着身体,嘴唇也干裂着,从早上到现在,她还一口水也没喝呢。

    想着想着,赵清婉的心思不觉就想到了那群流氓刚才说的一句话,脸不觉又羞红了几分。她觉得这个派出所所长很奇怪,非得把这个莫名其妙的罪行强行扣给她,脸上的疲倦像下雨之前的云朵一样,沉重得随时都会落下来,只觉折腾了这么半天,nong得她一点劲儿都没有了,干脆闭了眼睛,不想说话,放心地靠在王子君的身上,失去了浑身的重量。

    赵清婉心中想什么,王书记当然不知道,但是此时,瞟一眼赵清婉吹弹即破的肌肤,闻一下浑身若隐若现的熏衣草的味道,王子君还是觉得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传来,女人身体的芬芳还是很快就袭击了他。

    王大书记只好用自己的党xìng严格地压制心头的蠢蠢yù动。虽然他在感觉上对这赵清婉只是有一点好感,谈不上喜欢,更谈不上爱恋,但是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就这么近距离的坐在你身旁,紧紧的依偎着你,如果你能心无旁骛,那才是禽兽不如呢。

    不一会儿,王大书记的额头上就开始沁出来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他老兄就觉得,就这么坐着,简直比站着还受罪呢。站起来的话,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就在两人心思各异之时,一个年轻的协警走了进来,他朝着王子君两人看了两眼,当然,这目光更多的却是落在美丽妖娆的赵清婉身上。

    “你们想好了没有?是赔钱还是继续呆着?”协警高高在上的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漫不经心的问道。

    “赔钱,我们赔钱!”心中早就有了打算的王子君,就等他们这么一问了。

    年轻协警对于王子君的答案并不觉得意外,当即冷声的说道:“你们打碎人家古董瓷盘赔偿二千,再加上打人的医yao费两千,搅1uan社会治安处罚一千,jiao出五千块钱,你们就可以走了。”

    什么什么,就这么一桩冤枉事,还让jiao五千?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在当时工资标准最多也就是2佰多的情况下,这五千块钱几乎是一个人两年的收入了。

    “同志,我们认罚,可是我们身上没有带那么多钱,您看,是不是可以让我们打个电话?”王子君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朝着那协警轻声的问道。

    “嗯,你等着。”协警说话之间,就将一部红色的电话机拿了过来。

    王子君朝着赵清婉看了一眼道:“你们住的宾馆电话号码是多少?”

    随口说出一个号码之后,王子君随手就拨了出去,那边的电话,顷刻之间,就接通了。

    “喂,正虹集团吗?你们的赵小姐被抓进派出所了,请带着罚款来赎人。”

    电话那边坐的,正是赵清婉的老爸,正虹财团的那位赵总,正为女儿不知去向心急如焚呢,此时一听女儿被抓进了派出所,登时就急了。

    尽管他有心锻炼这个宝贝闺女,但是,那也轮不着公安局去!

    “你们是哪个派出所,我这就带钱过去。”赵总毕竟是赵总,经历过大风大1ang的人物,瞬间就恢复了平静。

    “什么路派出所?”虽然隔着电话,但是王子君依旧能够听得出电话那头的怒火,想到接下来要生的事情,脸上就带了一丝喜色。

    协警听到王子君的问话,很是不耐烦的道:“东风路派出所。”

    轻轻地挂了电话,王子君嘴角的笑意就更深了,他不是没办法教训秦所长这帮家伙,只要他一个电话打给江州市政法委书记窦明乐,别说他秦所长了,就是江州市的公安局长,都要头大半天的。

    等王子君放下电话,赵清婉才反应过来道:“你刚才打的是我爸的电话?”

    “对啊。”王子君朝着赵清婉嘿嘿一笑道:“江州不是我的地盘,等你到了西河子乡,一切都有我。”

    协警看着王子君那大言不惭的模样,心中暗骂道:“你他娘的就会吹牛说大话,一切有你,有你顶个屁!”

    先不说王子君和赵清婉的继续等待,但说赵清婉的那位老爹,在放下了电话之后,努力压制了一下心头的怒气,然后再次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嘟嘟嘟”

    电话响了两下,那边就接通了。一个热情不已的声音,更是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赵总啊,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今天晚上我们去吃全鱼宴,我给你说,这可是我们的特色啊!”

    赵总的怒火,在这一刻仿佛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般,他轻轻一笑,拒绝道:“谢谢黄书记的美意,不过,您这全鱼宴我可能吃不上了,我给您打电话就是想问您一件事。”

    电话那边的人一听赵总拒绝,话语变得更加平和道:“赵总啊,有事您说话,但是这全鱼宴可是不能省的,我跟你说,为了请您吃这顿饭,我可是让他们足足准备了一整天,您可不能不赏脸哟。”

    “我再看,黄书记,我在你们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想给您问个路,您知道东风路派出所怎么走吗?我女儿被他们给抓了,正让我准备钱去领人呢。”

    赵总说的依旧不温不火,但是话一说完,就直接将电话给挂了。而就在他挂了电话的瞬间,在江州市庄严肃穆的市委市政fǔ综合办公大中,头里有了几绺白头的江州市一把手黄岩平也啪的一声把电话给挂了。

    赵总电话里的意思,他当然听懂了,想到自己费尽千辛万苦通过关系,好不容易拉来的投资财神爷居然被这帮孙子给得罪得死死的,黄岩平就气不打一处来,真他娘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恼火之下,伸手按了一个电话,一接通就劈头盖脸的训斥道,窦明乐,你们政法委怎么搞的?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不错,请把《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1/1545/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版权归作者宝石猫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