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四六二章 先把你的影子弄歪了(泣血求推收)

  
    看着王子君手里亮出的工作证,李所长的脸上瞬间堆满了笑容。(<a href="http://www.cnitinfo.com/1/1141/">重生世家千金</a>)他双手将那工作证递给王子君,一脸歉意的说道:“哎哟,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对不住了王老弟,改天我请您吃饭!”

    这李所长之所以会这么叫,那是因为王子君出示的工作证并不是市政府常务副市长,而是市政府综合二科的科员。照片是经过技术处理的,尽管跟王子君本人有些失真,但仍然很难让人和常务副市长联系在一起。

    办这么一张工作证,是王子君偶尔见了赵国良的工作证,就让赵国良顺便办了一个,为了方便所用。

    看来,这市政府的牌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好用。刚才还颐指气使的跟王子君说话的李所长,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不但认了错,还主动跟王子君称兄道弟了一番。

    对于这个李所长,王子君哪里有时间理会他,笑了笑就淡淡的道:“既然是误会,那就算了,李所长,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吧?”

    “那当然,您走好,对了王科长,您今天晚上有空吗,要不我支个场儿,您给我个面子,咱弟兄们认识一下?”李所长显然不想放过这个和市政府综合科长结交的机会,又凑上来道。

    “谢谢李所长,今天晚上我还有事情。”王子君给李所长摆摆手,转身就和林颖儿带着许小龙转身离开了。

    “李所长,就这么让他走了?”那岑老大看着扬长而去的王子君三人,不甘心地问道。

    对于王子君的不给面子,李所长也觉得有点气恼,无奈市政府的水太深了,他可不想惹麻烦。就算王子君是个一般人员,说不定背后有棵大树可乘凉呢。自己一个派出所所长,不,是副所长,在人家眼里,能值几斤几两呢?

    “那你还想怎么样?你没瞅见人家是市政府的?你能招惹得起吗?!”李所长狠狠地瞪了岑老大一眼,恨恨的说道。

    重新上了车,林颖儿不满的埋怨道:“子君哥,就这么算了?简直玷污人民警察的形象!”

    “我会处理的。辰斌,一会儿吃完饭,你带小龙到督查局去一趟,让他们督办这件事情。”王子君看着林颖儿气呼呼的模样,笑着安慰道。

    中午简单的吃了些饭,王子君就安排林颖儿和许小龙先休息。从宾馆离开时,王子君叮嘱林颖儿不要再上街募捐了,有关他们学校改造的款项,他会想办法的。

    林颖儿嘴里答应着,但是表情却有点含糊其辞,王子君隐约觉得这丫头不会像她答应得这么简单的。

    ……

    “咚咚咚”,就在王子君想着和主抓教育的副市长程晓萍联系一下,给林颖儿的学校拨付点资金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轻轻地推开了。王子君抬头一看,心里就是一愣,不过随即他就从自己的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

    “任市长,您有事打个电话吩咐我一声不就行了,还亲自过来了,我可是有点受宠若惊啊!”王子君一边伸出手和任昌平紧紧相握,语气里带了几分亲热。

    任昌平淡淡的笑着,和王子君握手之后,并没有去王子君谦让的办公桌后就座,而是跟王子君在沙发两侧坐了下来。嘴里笑着道:“王市长,你可别给我戴高帽子,我也就是活动活动筋骨,可不是来检查工作,你要是这么说,反倒让我觉得心难安了!”

    两人说笑之间,办公室的气氛融洽无比,就好像这两位市政府的一二把手,团结得铜墙铁壁一般。(<a href="http://www.yhhe.net/book/2909.shtml">不良军婚</a>)

    赵国良将茶倒好,就识趣的掩上门轻轻的退出去了。市长来常务副市长办公室谈事情,这本身就是一个信号,作为王市长的秘书,绝对不能有半点闪失的。

    站在办公室的门口,赵国良并没有回去,他把所有准备过来见王市长的人给拦下来,务必保证房间里的两人谈话时有个清净的环境。

    “王市长,今年市委提出要大力发展东埔经济的战略目标,我们的压力不小啊。虽然薛没有给我们加担子的意思,但是,不管是纵向比,还是横向看,咱们兄弟市都是快马加鞭的向前赶哪,咱们再不奋力赶超,恐怕就会被人家远远的抛在后面了!”

    对任昌平这种凡事将薛耀进推出来的论调,王子君早就领教了不少,此时又听到任昌平提到薛耀进,不慌不忙的道:“任市长,咱们东埔市经济底子厚,产业局势也不错,只要政策导向不出问题,经济发展慢不了。”

    “老弟到底是举重若轻,但是我这心里啊,压力不是一般的大啊。”任昌平轻轻的呷了一口水,话锋一转道:“现在商住步行街的初步准备工作,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按照市委对这项工作的安排,我们应该加快进度,王市长,你手下有没有知根知底的有实力的公司?可以看看他们的意图。”

    步行街的建设,谁都知道是一块肥肉,现在任昌平专门跑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来说这个,王子君就知道他此行的目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谢谢任市长的信任,只不过我对企业这方面联络不多,就算有心为任市长分忧,也是心有余力不足啊。”

    “哎,这个事情搅得我头都大了,大公司吧,要求条件苛刻,不想跟他们合作;一般的公司吧,我又担心他们的工程质量没保证,真是有点左右为难哪!”任昌平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一副很是为难状。

    对于老街的改造工作,王子君虽然没有事必躬亲,但是由他负责这项工作的临时职务,却是并没有明确的给他撤了。虽然基础工作都是李康路牵头,但是一旦涉及到大的方面,李康路就绕不开王子君这个弯儿了。

    “既然这样,那就不如实行招标了,以市场运作的方式来管理这项工程。”

    王子君明白任昌平找他不是为了想办法,而是心里已经有谱儿了,这么七弯八绕地说话,目的只有一个,等着王子君反过来再问他呢。王子君看穿了任昌平的心思,偏偏装糊涂,他是不准备起用任昌平推荐的公司的,与其让任昌平说出来再拒绝他,还不如直接把他的话给堵回去呢。

    “招标?”任昌平重复了一句王子君的话,脸上lù出了一丝失望之sè。只是,这一丝失望很快就被他掩饰了,稍微沉吟了一下,这才如释重负的说道:“这种办法我听说南边有不少城市已经开始执行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适合我们,既然王市长你觉得这个办法可行,那就由你在常务会议上提一下好了!”

    王子君和任昌平就招标的事情又谈了几点看法,两个人就心照不宣的回避这个话题了。最后,任昌平笑着道:“子君老弟,弟妹经常不在家,你自己要是不愿意做饭,就到我家去,你嫂子的厨艺还是蛮不错的。”

    “多谢任市长关心,那我以后可就不客气了,哪天蹭饭蹭得您烦了,可不能赶我走哟!”

    两人说话之间,都笑了起来,只不过这笑容之中究竟有几分真诚,却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市委常委院里,要说晚上哪一家最为安静,那就当属市委薛耀进的家了。(<a href="http://www.hsfczx.com.cn/2/2172/">迷糊天使</a>)作为市里面的一把手,更是最有权威的人,要说薛耀进的家应该是门庭若市的,但是薛耀进在东埔市的这些年里,他的家中却很少有人登门。

    “有事情到办公室找我。”这是薛耀进很多年前说过的一句话,这句话让很多处级干部铭记在心。虽然他们很是想要接近薛耀进,但是却不敢破坏薛耀进的规矩。

    市委大院里的二层别墅,乃是上一届班子建设的,前人种树,后人乘凉。虽然别墅在不断进步的时代气息中有点滞后了,但是矗立在刚刚泛青的杨柳之间,这些被按照数字排列的别墅仍然戴着一层神秘的光环。

    薛耀进躺在一张躺椅之上,身子随着躺椅不断地晃动,这躺椅和薛耀进家的大厅显得格格不入,但是从这间房子主人的态度来看,能看得出来他对这躺椅还是很钟情的。

    和薛耀进的悠闲相比,李康路则显得有些拘谨,正襟危坐的他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给薛耀进轻声的汇报。

    例外的事情,一般会被人视为特权,李康路能够在这个时候给薛耀进汇报工作,在一些人的眼中,这就是一种特权。

    “薛,商住步行街的前期工作都准备得差不多了,下一步就是明确建设单位,只要资金能到位,一年之内,这步行街完全可以如期交付使用。”李康路将手里的文件放在一边,对薛耀进说道。

    薛耀进从躺椅之上斜躺了起来,他没有看李康路递过来的资料。而是稍微沉吟了一下问道:“这步行街怎么建设,你们建设部门有什么意见没有?”

    “薛,还没有,毕竟这么大的工程,那得需要常委会定调。”李康路嘴中说着常委会,但是目光却是朝着薛耀进。

    “康路,这可不是你的xìng格,怎么,你也给我耍起滑头来了?我告诉你,这件事情,让建设部门先拿出一个意见,你这个主抓的副市长,对这件事情更不要放松。”薛耀进手指轻轻地弹了弹自己下方的椅子,不容置疑的道。

    “爸,您就是麻烦,不就是步行街改造么,让一家公司建设不就是了么?”薛一帆穿着一身居家服从楼上走下来,嘴中啃着一个苹果大大咧咧的说道。

    李康路看着薛一帆,眼里闪过了一丝异样的光芒,不过他好似怕被人发现什么,所以这灼热的目光只是瞬间,就再次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你说得倒好听,丫头啊,你也是蓝河集团的老总了,以后做事情要多用脑子。”对于自己的女儿,薛耀进虽然是在批评,但是脸上的笑容,却也没有掩饰。

    薛一帆将苹果一放道:“薛,您就不用再说教了,我做事不用脑子的话,估计蓝河集团早就撑不到现在了。”

    “哼,蓝河集团能够撑到现在,你功劳不多,说实话,当年的常委会上,我就不同意让你接任蓝河集团的总经理,你还是在团市委呆着比较安生。”

    “好了老爸,别人都是自家筐里没烂杏,您可倒好,愣是看着我一无是处,得,我不跟您说了!”薛一帆显然不想跟薛耀进再争执下去,话锋一转道:“刚才我在楼上看风景,发现六号楼的灯好像又明了。”

    李康路见薛耀进没有吭声,就开口道:“前两天机关事务管理局将六号楼收拾了收拾,王市长搬进去住了。”

    “那个新来的王市长?说起他我就来气!我们蓝河集团的贷款,就是因为他才拖到现在,要不是我们集团还有点根底的话,恐怕连这个年关都过不去了!”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哇,你说,你初来乍到的还没站稳脚根呢,不但不夹紧尾巴做人,反而指手画脚的,拿着鸡毛当令箭,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薛一帆对王子君很是有些怨念,此时逮住机会,说话也是口无遮拦的。(<a href="http://www.yhhe.net/book/2818.shtml">极乐宝典</a>)

    薛耀进的脸一紧,正sè道:“一帆,这话你能信口胡说么?你给我记好了,别因为你是我的女儿,就觉得自己身份特殊,别忘了你还是蓝河集团的老总,是一个享受正处级待遇的领导干部!如果再让我听到你这么说话,别怪爸爸对你不客气!”

    “不客气怎么了?老爸,你知道外面传言什么吗,人家都说你这个一把手怕了那姓王的,这王子君一来,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说一不二的市委了!”

    “你给我出去!”见女儿不但没有收敛,反而越发的变本加厉,薛耀进嚯的一下站起身来,恼火的对薛一帆呵斥了一句。

    “出去就出去!不过老爸,就算我惹恼了你,也得跟您提个醒儿,我说的都是事实,只不过这种话传不到您耳朵里去罢了!”丢下这句话,薛一帆咚咚咚的上楼去了。

    李康路看着余怒未消的薛耀进,心里有一些愧疚,虽然他在市里面很是狂妄,但是却独独很服薛耀进,别的不说,要不是薛耀进的话,他李康路就算是有再大的本事,也到不了今天这般的地步。

    “薛,一帆还年轻,您别跟她一般见识。”李康路拿起茶杯给薛耀进倒了杯水,笑着劝解道。

    薛耀进端起茶杯也不管是不是够热,一口气就将那杯茶喝了下去,然后叹了一口气道:“丫头的脾气,也该收敛一下了,老这么直肠子的话,早晚会亏大发了!”

    “薛,一帆在您面前还是个孩子,但是在别人面前,她还是很有分寸的,这一点有口皆碑呢,您尽管放心好了!”李康路又帮着薛耀进倒上茶,轻声的开解道。

    薛耀进沉吟了一会,没有再提薛一帆的事情,而是话锋一转道:“王市长近来表现怎么样?”

    “王市长虽然对咱们东埔市不是太熟悉,但是在工作上却是雷厉风行,据下面说反应不错。”李康路说到这里,又故意停顿了一下才接着道:“现在市政府里有几位副市长都和他走得很近,近来我听有人说……”

    “说什么?在我面前你怎么也变得婆婆妈妈了?”薛耀进不满的朝着李康路看了一眼,冷声的说道。

    “说……说要是王市长将常务副这三个字去掉,市政府就不用在市委这里低一头了。”李康路说完这些,又赶忙解释道:“薛,这些话都是道听途说,无事之人嚼舌头的,您也不用放在心上。”

    薛耀进笑了笑道:“嗯,这些讹传,你得把握一个原则,只可听听不能再扩散了,作为副市长,班子团结很重要啊!”

    “是,任市长就很注重这一点,昨天还亲自到王子君办公室和他谈了半个小时呢。”

    客厅随着李康路的话,变得愈加平静了下来,除了钟表嘀嗒嘀嗒走动的声音,再没有半点声响了。

    李康路的眼睛,主要都停留在薛耀进的脸上,不过此时薛耀进的脸,就好似一棵万年不变的枯树,并没有丝毫的喜怒表现出来。

    “当当当”

    一阵的钟声,在客厅里响起。这钟声打破了客厅的平静的同时,也将薛耀进和李康路两人的平静给彻底打破开来。(<a href="http://www.idcjc.com/idcjc/0/181/">仙狱</a>)

    “薛,时间不早了,我不打扰您休息了。”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李康路,轻声的说道。

    “好,康路你也早点休息,我就不送你了。”薛耀进朝着李康路点了点头,把李康路送到了家门口。

    在和薛耀进招手告辞之时,薛耀进在夜空中的脸sè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李康路心中却明白,这一次自己的话,一定没有白说。

    灯火辉煌的包间里,王子君坐在首座上,在他的旁边,丁拴住和张通坐在两边,而李锦湖则是和震源集团的几个人坐在下手的位置。

    这次宴会,王子君是被张通缠的没有办法,才不得不过来应付一下的。毕竟张通是副市长,太过于扫他的面子也不好。

    “王市长,我敬您一杯,前两天回到家里和我哥谈到王市长,我哥说他对您也很是敬仰,当年您在团省委的时候,就想要请您好好地玩上一玩,苦于一直没找到机会,他让我替他邀请您,等您什么时候有空到山垣市的时候,不要忘了他这个老朋友,他可是真心实意的想要请王市长一起聚聚。”丁拴住将杯中的酒晃了晃,郑重无比的说道。

    王子君笑了笑道:“丁总,我对丁秘书长一向很是敬重,只是当时秘书长实在是太忙,我生怕自己贸然相约秘书长再见怪,所以才没有加强和丁秘书长的联络,如果当时认识你老兄就没这么麻烦了!”

    随着两个人的酒杯碰在一起,整个宴会就好似进入了一个新的。在这次的宴请之中,王子君是当之无愧的主角,而丁拴住作为主人,自然是掩盖不了他的光芒。两个人的一言一行,可以说是让其他人都认真的琢磨。

    张通此时虽然也笑得很是灿烂,但是心中却有些失落,他同样也是副市长,只是比王子君少了一个常务而已,但是和王子君比起来,他就觉得自己差的实在是有点远。

    这种差距,不但在职位之上,更在手段之上。随着王子君在市里面的地位不断地上升,张通已经越加没有了和王子君争锋的心思。

    在市政府里面向王市长靠拢,在省里面多联系丁秘书长,这已经是张通对自己定的一个战略,别的他也不求,就求能够在过些时候,能够让自己更进一步当个常委什么的。

    一个多小时之后,酒席就结束了。不过丁拴住并没有让王子君走,而是邀请王子君到包间的里面去喝茶。

    喝茶,也应该就是谈正事。在走进不大的包间之后,穿着齐身旗袍的女服务员已经低子,将一壶散发着浓浓香气的红茶,放在了两人身前的桌子之上。

    随着服务员的退下,整个包间之中,就只剩下了王子君两个人,丁拴住拿起茶壶帮助王子君倒了一杯茶,这次笑着道:“王市长,这是正宗的大红袍,虽然不是那几棵树之上产的,但是却也绝对是精品。”

    王子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一股清香之气,就开始在自己的嘴中蔓延,将茶杯放下回味了一下,王子君笑道:“确实是好茶。”

    “好茶还是要王市长你这样的人来喝,要是一般人喝这种茶,那根本就是暴餮天物,糟蹋茶叶呢。”丁拴住自己也喝了一口之后,这才接着道:“王市长,虽然和您打交道才几次,但是我却觉得能够和您一见如故,我这个人有点狗熊脾气,那就是对味道了,怎么说都可以,要是不对胃口的人,他就是找到我门上,我对他也没什么兴趣。”

    对于丁拴住这种话语之中隐含着其他意思的话语,王子君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端着杯子,静静的等着丁拴住接着说下去。(<a href="http://www.yhhe.net/book/3571.shtml">噬剑狂魔</a>)

    “王市长,作为一个商人,自然是在商言商,就我本人和震源集团来说,是非常希望能够为东埔市的建设做出一部分贡献的,还请王市长一定要给我这个机会啊!”

    丁拴住在说完前面客套的话,终于将事情说到了主题之上。看着丁拴住那带着一丝悠然的神情,王子君笑道:“东埔市是一个开放的东埔市,只要是为东埔市经济发展做贡献的企业,不论是本地的还是外地的,我们都一律秉着公平的态度热烈欢迎。”

    “哈哈哈,有王市长您这句话,我的心那可是完全放下了。”丁拴住的笑声很是响亮就好似他的全部心思真的随着王子君的话语,而完全都放下了一般。

    给茶壶又添了一次水之后,丁拴住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张卡,丁拴住将卡往王子君的手边一推道:“王市长,我老丁一直想交您这个朋友,更想买点礼物送给您,但是一时间又找不到什么可以和您匹配的东西,可是让我费了不少的脑细胞,最终我决定不想了,还是让你自己看着买点吧,这张卡的密码是六个一,王市长您尽管用。”

    卡很小,也很精致,但是王子君却能够感应的道这张卡的含金量,他轻轻地抚mō着手中的卡,轻声的笑道:“丁总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张卡么?还是丁总自己收起来吧。”

    “王市长,我老丁一直可是把您当朋友,您要是这样,那可是看不起我这个当老哥的。”丁拴住的眼睛一眯,大大咧咧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看着丁拴住的模样,直接从椅子之上站起来道:“丁总如果坚持这么办的话,那这个地方,我就不能再呆了。”

    看到王子君要走,丁拴住的脸上重新洋溢起灿烂的笑容道:“王市长,您看您这话说的实在是太伤感情,我给您送东西,还不是因为咱们兄弟关系好,换了别人啊,我还真不给他来这个。这样吧,这东西就先放我这里,等什么时候你想用了,只管给我打电话。”

    王子君笑了笑道:“老丁你这样就对了,时间也不早了,明天我还有点事情,咱们过些时候再聊吧。”

    “王市长,适当的放松,那就是休息,您整天在市里面忙来忙去的,也该适当的放松放松,这里的音响很是不错,不如咱们去唱个歌你看怎么样?”丁拴住跟着王子君站起来,笑呵呵的说道。

    “还是算了吧。”王子君摇了摇头,走出了小包间。

    在将王子君一行人送出酒店之后,本来满是笑容的丁拴住,此时脸上已经结出了一层冰。跟在他身后的侯报国,也收起脸上的笑容,低声的问道:“丁总,是不是那个姓王的不识抬举?”

    丁拴住冷冷的看了侯报国一眼道:“王子君虽然和咱们说的很是亲热,但是在心里面却是跟咱们保持着距离,从他的手中怎么要想得到步行街项目的建设,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

    “那咱们怎么办?”侯报国眼中寒光一闪,接着道:“丁总,您对这步行街的项目,可是费了不少的力气了,要是这般的放弃了,tǐng可惜的。”

    丁拴住的拳头重重的在手掌之上击打了一下,沉声的道:“王子君虽然不好得罪,但是在东埔市之中,盼望着他出事的人却不是没有,你给杜嘉豪联系一下,就说他的提议,我同意了。”

    同意杜嘉豪提议的意思,侯报国自然明白,他笑了笑道:“丁总,相信王子君以后会明白,他拒绝您的好意,实在是他人生之中一个大大的错误。”

    丁拴住没有说话,但是他嘴角的笑容,却充满了yīn冷。

    蔡辰斌的车开得很稳,坐在里面根本就没有颠簸的感觉。王子君坐在后座上,心中想着丁拴住今天的表现,虽然自己吃了丁拴住这顿饭,但是相信丁拴住也一定明白了自己的态度。

    以后,是敌是友,就要看丁拴住的选择了。

    王子君心中想着和丁拴住告辞之时的情形,朝着李锦湖道:“这个丁拴住,以后离他还是远点的好。”

    李锦湖笑道:“王市长,我也觉得这个人不怎么实在,不是一个可以结交的人。”

    春风越加的温暖,各种各样的花开始在大地上竞相绽放。对于市容环境建设,东埔市从来都没有放松过,所以整个东埔市一到春天,都是绿意渐浓了。

    王子君已经逐渐理顺了各部门的关系,在工作的处理之上,也开始游刃有余起来。老街棚户区的改造,也随着市委市政府几个联席会的召开,而一步步被推动了起来。

    市委薛耀进对于这项工作很是重视,而这个重视,就是东埔市大多数干部投身于这项工作的最大动力,不过随着几次会议的召开,一些敏感的人都感到薛耀进好似对常务副市长王子君又冷淡了下去。

    以往在步行街建设上,薛耀进很喜欢将王子君给拉上,但是现在虽然依旧有王子君参加,但是他的讲话,确实不觉之间少了不少。

    莫不是王市长和薛之间出现了什么问题?这就是很多喜欢琢磨领导心思的干部心中最大的疑问。而和王子君相比,李康路这个主抓城建的副市长,就变成了最忙的人之一,很多时候,都会出现在薛耀进的身旁。

    因为这个原因,本来李康路又点低mí的人气,又再次的提升了起来。而作为市长的任昌平,却是越加的平稳,有一种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一般。

    “王市长,请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王子君听着人电话之中薛耀进的声音,答应一声,就将电话给放了下来。

    作为市委,薛耀进有权利让市委大院之中的所有人到他的办公室之中谈工作。王子君在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就迈步走向了薛耀进的办公室。

    在张晓东推开薛耀进办公室的门子之后,王子君发现在薛耀进的办公室之中,并不只是薛耀进一个人。纪委罗建强正冷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

    “晓东,关好门。”薛耀进在王子君进来之后,沉声的朝着张晓东吩咐道。

    作为薛耀进的秘书,张晓东明白薛耀进这么吩咐,那就是有事情要谈,当下也不怠慢,快速的给王子君倒了一杯茶之后,就迅速的离开了薛耀进的办公室。

    “王市长,今天建强给我汇报了一件事情,因为涉及到你的秘书,所以想事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先看看这个。”薛耀进从自己的办公桌上拿出一份文件朝着王子君一扔,沉声的说道。

    作为纪委,只要是罗建强反应的问题,一般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情。王子君听着薛耀进不善的语气,神sè丝毫不变的将文件你拿过来看起来。

    这是一封举报信,举报王子君的秘书赵国良收了一家名叫金鼎立公司的好处费五万元。这举报信之中不但写着什么时候送的钱,更将送钱人的姓名和送钱的时间说的清清楚楚。

    赵国良是王子君的秘书,也就等于是王子君的人,秘书收了人家的好处费,那王子君这个副市长,就算自己想要说清楚,恐怕也是百口莫辩了。

    王子君心中思量着金鼎公司的名字,发现自己跟这家公司根本就没有丝毫的交际,而赵国良这个人,王子君还是比较了解的,小伙子虽然在政治上野心勃勃,但是xìng格还是很老实很本分的,如果说他敢收钱,王子君还真是不相信呢。

    而这个时候,有人捅出了这么一件事情,恐怕不只是为了赵国良那么简单吧,有道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人家现在拿这件事情说事,恐怕为的就是自己这个副市长吧?

    每临大事要静心,这是王子君对自己的要求,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心里那一丝躁动轻轻地压下去,这才沉声的道:“薛,罗,这件事情调查的情况怎么样?”

    “已经调查了赵国良的住处,在他的chuáng底找到了那五万块钱。”罗建强沉着一张脸,没有半丝感情的说道。

    “这么说国良很是有嫌疑了,既然这样,那就请组织上该怎么调查就怎么调查吧。”王子君从烟盒里拿出了一个烟轻轻的点上,接着道:“不过薛,罗,我还有一句话要说。”

    “王市长你说。”薛耀进那点上了一根烟,一边吸,一面看着坐在自己不远处的王子君。

    “对于赵国良这个同志的品行,我是了解的,我希望罗你们在调查的时候,一定要站在公正公平的立场去调查,而不要有什么先入为主的想法。”王子君将烟重重的按在玻璃烟灰缸里,一字一句的朝着罗建强说道。

    罗建强的眉毛一竖,脸sè就变了,王子君这话什么意思,怀疑他们市纪委的人的办事态度么?可是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薛耀进已经开口道:“子君市长饭关心,对于这件事情,我保证市纪委一定会秉公办理,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是同时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贪腐腐化分子。”

    “那就好。”王子君从沙发之上站起来道:“薛,罗,如果没有其他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这件事情请罗大胆调查,不论是涉及到谁,我都大力支持。”

    王子君平静无比的走出了薛耀进的办公室,就好似他来的时候一般。罗建强看着依旧高昂着头走出薛耀进办公室的王子君,心中就觉得一阵的憋闷,他这次掌握了这个证据,本来就是要给王子君好看的,却没有想到,王子君不但丝毫没有失hún落魄,反而会显得如此的平静。

    “等查出来你的事情,看你还骄傲的起来么?”心中暗暗地额发狠的自语了一句,罗建强就站起来朝着薛耀进道:“薛,看王市长的态度,好似对我们纪委有意见啊!”

    “老罗,你在纪委工作也不少年了,该怎么办案就怎么办案,至于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理会,子君市长是一个优秀的同志,我相信他不会将这件事情带到工作中去的。”

    “好,薛您放心,我们纪委一定认真调查,给您和市委一个满意的交代。不过薛,这被查的毕竟是王市长的秘书,这里面如果有什么涉及到王市长的事情,您看……”罗建强话语没有讲完,但是他的意思确实已经表达了出来。

    薛耀进看着罗建强,目光有些冷,他心里什么都明白,但是他却没有怎么再说,只是在冷冷的看了罗建强一眼之后,才吐出了四个字:“依法处理。”

    走到市政府办公楼之前,王子君就看到赵国良和几个人一起走了出来,这几个人一个个脸上冷冰冰的,就好似谁欠他们多少钱一般。而在赵国良的左右,更有两个身体强壮的年轻人一左一右的夹着赵国良,那模样好似生怕赵国良逃跑一般。

    “王市长,我真的没有收钱!”赵国良本来带着一丝愤怒的脸,在看到王子君的瞬间,顿时闪烁出了一丝希望的光芒。

    王子君看着这个从团省委跟着自己下来的年轻人,漫步走到赵国良的身旁道:“国良,我相信你,这件事情是有人举报的,市纪委必须做例行调查,记住一句话,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咱们行的正,走得端,就不怕调查。”

    听着王子君的话,赵国良的目光都有些湿润了,他看着年龄和自己差不多的王市长,那本来还有些惶恐的神情,瞬间变得镇定了下来:“王市长,您放心,我绝对是经得起考察的。”

    王子君点了点头,伸手在赵国良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拍,迈步就朝着楼梯走了过去。RO!。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不错,请把《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1/1545/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版权归作者宝石猫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