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五四八章 宜将乘勇追穷寇 不可沽名学霸王

  
    第五四八章 宜将乘勇追穷寇 不可沽名学霸王

    “子君哥,你这态度就不对了,谁说一定要天黑啊,嘿嘿,老哥你有什么话快点说,我这边正进行着呢。(<a href="http://www.idcjc.com/idcjc/0/371/">抗战之红色警戒</a>)”依着张天心跟王子君的熟悉程度,对这事自然没什么好隐瞒的,一边笑,一边催促道。

    王子君心说自己再怎么急,也不能把影响了张天心的兴致,赶紧道:“我问你,叶华亭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

    “子君哥,你要是问别的,我还真不知道,但是问叶华亭啊,嘿嘿,你算是问对人了。”张天心说到这里,一声女人的哼唧声,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王子君思忖这张天心打电话也不闲着,真够可以的。

    张天心停了半分钟之后,就笑呵呵的道:“子君哥,咱们的叶书记现在日子可不好过啊,您还记得被您踢了一脚的那个高晶红么?”

    对于这个女人,王子君自然记得:“怎么了?她出什么事情了?真难为她了,在省纪委居然还有这种猪脑子的!”

    “这下猪脑子没有了,高晶红自杀了!”张天心的话语之中,充满了幸灾乐祸的意味,嘿嘿笑了两声之后,接着道:“子君哥,人死如灯灭,我也不跟这娘们儿计较了,他娘的,竟敢打我姐!我正准备等这事过去之后,给这娘们儿一个教训呢,这下倒省我的事了!”

    “不是你动的手吧?”

    “不是,谁都没有动手,是她自杀了,这高晶红不知道是不是被审得发了疯,居然在省委大院对面的百货楼上跳楼自杀了。跳楼的时候,高晶红高喊着事情都是叶华亭主使的,还针对审问我姐的事留下了遗书。”

    说到叶华亭倒霉,张天心的语气里充满了喜悦。

    高晶红自杀了,而且还折腾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王子君在瞬间的功夫,就已经明白这其中存在的问题,替高晶红感到惋惜的同时,也对谭晓明他们的手段,感到深深的厌恶。(<a href="http://www.podlook.com/0/555/">我的美女俏老婆</a>)

    “子君哥,您是不知道啊,听说这叶华亭吓得快尿裤子了!今天下午这一晌的功夫往聂书记的办公室跑了三四趟!”张天心大笑道。

    王子君这才明白了叶华亭目前的处境,眼看着屎盆子扣到了自个头上,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尽管和张露佳的事情已经拿高晶红当了替罪羊,但是省里面的几位大佬,可都知道了高晶红遗书里的事情。

    “嗯,我知道了,天心,最近你有什么事情没有?”王子君平定了一下情绪,沉声的问道。

    张天心直截了当的说道:“子君哥,我看这当官的说话都是弯弯绕,有什么事你尽管安排就是了,还用得着跟我客气么?”

    “你替我到金都去一趟,帮我谈一件事情。”王子君所为的谈事情,根本就不存在,他之所以让张天心去金都,只是为了支开他。

    “好咧,我准备准备,明天就出发。对了,子君哥,去了我跟谁联系呢?”张天心倒是没往其他地方想,豪爽的答应了。

    王子君虽然还没有想好,但是他相信秦虹锦可以帮他解决这一切,干脆道:“你拿着手机去就行了,到时候我让他们和你联系。”

    嘱咐了张天心几句之后,王子君就挂了电话,往沙发上一躺,掏出来一根烟抽了起来。

    渺渺的烟气,从他的手指间不断地升起,烟雾笼罩中的王子君来到书桌前,写了几个字:宜将乘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王子君的字写得不错,看着这几个力透纸背的大字,王子君的决断越发的坚定了,拿起电话拔了过去。

    “喂”,电话那头,张老爷子响亮的声音传了过来。

    “爷爷,我是子君哪。”

    张老爷子一笑道:“我还以为你小子失踪了呢,怎么?有什么事又想支使我老头子了?”

    王子君的脸一红,这两天因为张露佳的事情,他对张老爷子有些躲避,此时被老爷子一语道破,有点说不出的窘迫。(<a href="http://www.yhhe.net/book/2298.shtml">慢慢仙途(仙灵界)</a>)

    “爷爷,老将出马,一个顶俩。我这不是遇到难处了吗,还真得请您帮忙啊!”

    ……

    老董的车开得很平稳,来到叶华亭安排的酒店时,已经到了华灯初上的时候了。王子君的车刚刚停稳,一个年轻的男子,就快步迎了上来。

    “王市长您好,我是叶书记的秘书薛自立,叶书记等您多时了,您这边请。”薛自立一边借着霓虹灯打量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却让纪委书记不得不亲自请他吃饭的年轻市长,带了一脸的恭敬。

    王子君伸手和薛自立握手道:“自立老弟,叶书记一召唤,我这一路上就马不停蹄的往这儿赶哪,你看,我提前一小时出发还走到这个时候了,看来,从东埔市到山垣市,真该修飞机场了!”

    听到王子君的称呼,薛自立的心里好受了许多。作为叶华亭的心腹,薛自立自然明白叶书记这个时候请王子君吃饭究竟是为了什么。有道是主辱臣死,现在虽然早已过了那个时代,但是一种被人蔑视的感觉,还是让薛自立很不自在。毕竟叶书记这是在向王子君低头,而且还是向一个曾经被查处的对象低头呢。

    薛自立这一刻的心理感受,王子君能理解。但是薛自立对于他今天的目的来说,并没有什么价值,他今天出手的主要对象,是叶华亭。

    在整个山省,能让叶华亭请客的人屈指可数。现在叶华亭眼巴巴的请王子君过来,就是在向王子君表明自己的一种姿态。

    “子君市长,快坐快坐。”叶华亭并没有安排豪华的总统套间,相反,他只是要了一个最普通的小单间,在王子君走进房间的时候,叶华亭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满脸笑容的朝着王子君招手。

    “叶书记,真是惭愧,让领导久等了,我刚才还跟自立老弟说呢,从东埔到山垣真该建个飞机场了,预备着领导一召唤我就直接飞过来呀。(<a href="http://www.tjzm.org.cn/1/1786/">韩娱之妖孽的征途</a>)您看我下午一上班就从东埔出发了,愣是在国道上堵了俩小时,把我急得呀,这汗都出来了!”王子君双手握着叶华亭的手,脸上带着一丝愧疚的说道。

    对于王子君的迟到,叶华亭原本是很窝火的。他娘的,我再怎么对你客气,纪委书记的身份毕竟在这儿摆着,请你吃顿饭吧,你他娘的倒猪鼻子上插葱,装起大象来了!

    心里正腹诽着王子君,一见他本人如此的上道,也只能捏着鼻子将一肚子不满憋回肚子里了,脸上更是一副宽容的表情道:“子君哪,你堂堂一个大市长,平时也是日理万机的,今天你能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怎么会怪罪你呢?再说了,堵车也说明东埔市的经济发展上了快车道嘛。从东埔市到山垣建飞机场是个笑话,但是如果你王市长想修东埔到山垣的公路,我倒可以帮你一点忙。”

    “谢谢叶书记,领导说话可是一诺千金,自立老弟在这儿听着呢,将来我登门求您的时候,您可不能装糊涂忘了啊!”王子君一指薛自立,插科打诨的说道。

    两个人说笑一番,房间里的气氛好了不少。叶华亭虽然心里对王子君依旧有不少怨气,但是此时看着谈吐自如的王子君,突然觉得自己当初真是昏了头,怎么会拿这么一个人开刀呢?

    薛自立在服务员上了四个菜之后,就快速的离开了房间,叶华亭和王子君两人相对而坐。

    喝了两杯酒之后,叶华亭将酒杯一放道:“子君市长,说实话,老哥有点对不起你啊!当时为了还你一个清白,也为了堵住那些蜚短流长,我向聂书记提议对你和张露佳同志进行一次调查。没想到,我的好心被一些居心叵测之人给利用了,险些酿成大错啊!”

    看着扭捏作态的叶华亭,王子君暗自鄙夷,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你还在这儿费心演戏顶个屁用,你以为大家都是傻子啊!对叶华亭这种表现,让王子君在不觉之间又对他轻视了几分。如果叶华亭能坦坦荡荡的说这就是自己的意见,君子敢作敢当,王子君虽然恼恨他,倒也觉得他勇气可嘉。(<a href="http://www.idcjc.com/idcjc/0/371/">抗战之红色警戒</a>)

    心里尽管看他不起,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灿烂了。将手里的筷子放下,认真的说道:“叶书记,当着真人的面儿我从来不说假话。咱今天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那天走进纪委的时候,我心里对您是有怨气的。您想啊,我好好的干我的工作,整天忙得跟个骡子似的,两眼一睁,忙到熄灯,我的辛苦您看不见,却因为一张所谓的照片,非把我揪过去接受调查,这我能想得通吗!我当时第一个感觉就是这是有人在找我的麻烦!”

    叶华亭本来以为自己这么一说,王子君肯定会笑着打哈哈,迎合自己的说法,这纯粹是一场误会,然后就不了了之了。没想到,这家伙居然顺着竿儿往上爬,越发的蹬鼻子上脸了!竟敢直言不讳的表达对自己的不满。这为官之人怎么能不按常理出牌呢?

    “子君市长,你对我有怨恨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影响你干工作的积极性了!更何况,对你进行调查之初,你是不了解我此举的初衷的。”

    “不不,叶书记,您听我说完。当我从纪委出去之后,我就不怪您了!这件事说到底也是您被人利用了,领导您也成了冤大头,被人当枪使了,所以呀,我不怪您了!”

    王子君拿起酒瓶给叶华亭倒了一杯酒,笑着道:“哎,这事咱就不提了,我相信,对这种防不胜防之人,您也是心知肚明的。”

    “这个……”听王子君说得直白,叶华亭的脸上有些难堪。却又不好发作,只好随声附和道:“我来咱们山省的时间不长,所以在有些问题上,喜欢集思广益,征求一下他人的意见,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哪!”

    “叶书记,你这句话总结的太对了!知人知面不知心!”王子君感慨了一句,端起酒杯道:“叶书记,来,我敬您一杯,说实话,我对您还是很敬佩的。”

    叶华亭端起酒杯和王子君干了一杯,就听王子君接着道:“叶书记,高晶红自杀的事情我今天听说了。我觉得有人就是想利用这件事往您身上泼脏水嘛!”

    王子君这般的开门见山,大大出乎叶华亭的所料。(<a href="http://www.yhhe.net/book/3417.shtml">从零开始</a>)从高晶红自杀到现在,他憋着一肚子的委屈,却不能与外人道,他担心自己急于为自己辩解反而弄巧成拙,愈描愈黑了!

    尽管叶华亭心理承受能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但是首先,他不单单是一个纪委领导,还是一个害怕唾沫星子的普普通通的人哪。

    虽然没有人敢当面说他什么,但是这种背后被人戳脊梁骨的感觉也是十分不爽的。无论他走到哪里,总觉得前后左右都是窃窃私语的眼睛,人们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对他指指点点,挤眉弄眼,每每想到这一点,他连睡觉都无法睡安稳了!今天王子君这一句话,像是一根救命针,一下子把这个气囊给扎了一个口,肚子里的怨气总算找到出口,登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但是叶华亭毕竟是叶华亭,他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想让王子君看出他的大喜大悲,笑了笑轻描淡写道:“子君市长啊,我工作这么多年,对于这一切都看淡了,而且老领导也说过,要坦然的面对一切,不做亏心事,就不怕鬼敲门哪。”

    “叶书记的境界,我还得多多学习啊!”王子君虽然在应和叶华亭,但是他的神色,却已经冷淡了不少。

    叶华亭看着神色变幻的王子君,心中暗道,莫非自己又说错什么话了?此时的王子君可是关系到自己的生死,千万不能惹他了!

    见王子君表情淡淡的,叶华亭赶忙热情道:“子君市长,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咱们俩也算得上是不打不相识,要不是这一次接触,我对你这个全省最年轻的市长的了解还是雾里看花啊,因为这一场误会,我叶华亭见识了王市长的真性情,对王老弟越发的佩服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一大幸事吧!”

    叶华亭的一番话,其用意王子君哪里会听不出来呢。淡淡的笑了笑,王子君道:“听叶书记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呢,最起码多了一次跟领导近距离交流的机会,这对我们东埔市的工作,可是一个很有力的促进哪!”

    “子君老弟,这一点你尽管放心,只要我叶华亭能帮得上忙的,老哥绝对会不惜力气,尽力而为的。王老弟年轻有为,现在正是干事业的黄金时期,你这个全省最年轻的市长变成最年轻的副部级干部,老哥我可是翘首以待啊!”叶华亭轻轻地一拍王子君的肩膀,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

    这个时候,王子君觉得时机到了,他一把抓住叶华亭的手道:“感谢叶书记对我的关心,领导您的理解……”

    “子君哪,我这可是私人宴请,请的不是东埔市的市长,而是子君老弟,你再这么叶书记、叶书记的叫,是不是有点太见外了?跟老哥我这么生分,我可是不喜欢哪!”

    叶华亭看着有点激动的王子君,心里顿时升起了一丝的得意,虽然王子君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市长,其心思缜密、手段老道绝非寻常之辈,无奈世人都跳不出名利的圈子,以自己一个省委常委、纪委书记的身份,如此礼贤下士的向他主动抛出橄榄枝,他肯定会考虑一下是不是接受了!

    王子君露出了一丝踌躇的样子道:“叶书记,您这么高看我王子君,我真是不胜荣幸哪。既然您叶书记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我就高攀一次,称呼您叶老兄吧!”王子君直视着叶华亭,诚恳地说道。

    “哈哈哈哈,这就对了嘛!这才是我们山省最年轻的领导干部的风范,子君你放心,这个老兄,我叶华亭是不会让你白叫的!”叶华亭拉着王子君的手,一副老大哥的风范。

    两个人之间的座位,距离不觉就近了不少。王子君在向叶老兄倒了杯酒之后,接着道:“老兄啊,要说起来,其实这顿饭该我来请,我知道您也是受了蒙蔽,自始至终都不怪您哪。只是我这个人毕竟年轻,心胸有点狭隘了,不如您叶老兄心胸宽广,反倒让您来请我了,说起来真是自愧不如啊!”

    “哎,子君老弟,你就别再自我批评了。咱弟兄俩不打不相识,今天也是相见恨晚哪。以后在大哥这里,你可不能太见外啊!”叶华亭哈哈一笑,大声的说道。

    一瓶酒,一会功夫就下去了多半瓶,叶华亭酒量不错,王子君却并多了。此时的王大市长明显有点面红耳赤了。

    又跟叶华亭喝了一杯酒之后,王子君猛地将酒杯朝着桌子上一放道:“叶大哥,既然你已经是咱大哥了,那你就跟兄弟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让你调查老弟的那个人,是不是齐正鸿啊?”

    看着王子君两眼充血的样子,叶华亭对于王子君的防范又少了几分,他故作沉吟的道:“子君老弟,你听哥一句劝,哥哥这也是为你好,有道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你还年轻,在官场里的浑水里还没有滚几滚,趟几趟呢,有些事情啊,还是眼不见为净,心不知不烦吧!”

    “嘿嘿,叶哥,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这件事情是他齐正鸿捣的鬼!当年我把杨度陆的儿子从芦北县弄翻了船,他报复我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他报复又能够怎么样,老子不还是照样该升官的升官,混得意气风发嘛,现在有了你叶大哥照着,我这底气更足,更不怕他了。想背地里阴我几招?哼,我呸,什么玩意嘛!”王子君不干不净的骂了几句之后,整个人就朝桌子上趴过去了。

    看着醉醺醺的王子君,叶华亭对王子君的酒品有了一个很低的评价,不过今天的这场酒,勉强来说也算达到目的了,沉吟了瞬间之后,就笑着道:“子君老弟,来日方长,今天先到这里,咱们该回去休息了!”

    “不不不,叶大哥,咱们再整两盅,来它个一醉方休,酒逢知己千杯少,有些话老弟我不吐不快啊。今天仗着喝点酒,我跟老哥说句大实话,以后你老兄可要小心了,小心有人背后煽风点火,弄你的事啊!”

    叶华亭当然明白高晶红的事件有人在背后当推手,而且这推手是谁,他心中大概也有了一个猜测。此时见王子君酒后失言,登时来了兴趣,装糊涂道:“子君老弟,我也知道在山省之中有人要找我的事情,但是我心里没底儿啊。你老弟倒是跟我分析分析,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大哥,你毁了谁的利益,谁就会对你动手嘛。”王子君说话之间,蹭的一下站起身来道:“大哥你知道么,我真是佩服你啊,尽管我跟那些家伙很是不对付,最多不和他们来往,来一个眼不见心不烦。但是大哥你不同啊,你能直接横扫黄龙,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啊!他们不就是想借高晶红的死,把大哥搞得臭名昭著吗,让大哥你在咱们山省没办法待下去,这样他们就安全了,就能保住他们自己了,其用心真是够险恶的!”

    “大哥,我觉得自己骨子里不是一个坏人,但也不能自卖自夸把自己当好人看了!你比如说这当官吧,我就觉得把我当滑头了。像大哥您这样的人才,才是撑起整个社会的脊梁,正是您这种心底无私的坚持正义,才让这个社会能正气长存哪。”王子君搂着叶华亭的肩膀,醉醺醺的道:“大哥啊!单单从这点来看,你是我心中的偶像!”

    叶华亭被王子君说得感动极了,有那么一刻,他真想拉着王子君的手,给这个对他叶华亭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人说一声,兄弟,我真不是你想像中的人,对德良公司出手的,并不是你大哥我啊!

    但是这种大实话,叶华亭不能说,他现在需要王子君的支持,王子君在这件事情上的表态,那就说明等上面问王子君他叶华亭有没有故意给他栽赃的时候,王子君肯定会向着自己的!

    J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不错,请把《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1/1545/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版权归作者宝石猫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