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五六三章 中流击水 浪遏飞舟(求票票)

  
    第五六三章 中流击水 浪遏飞舟(求票票)

    程家和此时很是郁闷,他什么都准备好了,可是这王市长却没空见他了。(<a href="http://www.hsfczx.com.cn/2/2172/">迷糊天使</a>)看着东埔市新闻里那位和王市长亲切握手的陈董事,程家和就觉得自己的鼻子发酸。

    做生意,要的就是一个眼疾手快,断然下手,如果什么都比人家慢半拍,等人家把钱都挣到手了,你再紧巴巴的跟出去,岂不是黄花菜都凉了?

    现在这种情形,对于程家和来说那就是有点慢,如果再慢悠悠的等下去,最终的结果,那只能等着吃人家天江集团的庆祝宴会了。

    “嘟嘟嘟”

    就在程家和翻来覆去的想着怎么接近王子君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已经吃了一次亏的程家和,迅速接通了电话。这一次他的反应很是得到了奖励,电话正是他老爹打来的。

    “家和,和东埔市谈的怎么样了?”老爹在电话里虽然声音平淡,像是在了解情况一般,但是以程家和对当家人的了解,他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头,而这个代表团之中,恐怕有不少人已经将自己现在的情况汇报给老爹了。

    “爹,刘秘书长已经约好了,明天和王市长见面。”程家和小心翼翼地答道。

    “嗯,有刘秘书长做中间人,那位王市长见你一面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你想过了没有,你和王市长闹的如此不愉快,在同等条件下,他凭什么要给你机会?”程董事长声音犀利,很是有一针见血的气度。

    程家和很想在老爹面前有个意气风发的表现,但是这种大话他不敢胡乱表态,他心里没有底儿。从今天下午看的这位王市长的资料,他觉得在东埔市当家作主的人,应该就是这位王市长,更何况他还主管着钼矿的开发项目。

    “这个……爹,我带着孙青青过来是有打算的,您觉得让她出马,王市长是不是给点面子?”虽然这种事情不是很光明,但是为了表现自己并不是没有丝毫的办法,程家和还是向老爹坦露了心胸。

    “孙青青?就是那个拍电视剧的啊,嗯,她演的那部电视剧正在热播,你试试吧。但是你别忘了,一个孙青青解决不了问题,王子君年纪轻轻就能爬到这个位置,肯定也是有两把刷子的,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拿得下的,因此,我劝你还是另有准备吧。”

    “请父亲指教。”

    “咱们和王市长的冲突,主要是为了什么?不就是因为陆有大和王市长那个司机的冲突么,这样,你见王市长之前,务必隆重的给这位司机道歉,让陆有大将一切罪名都担起来,而且,你要代表公司对山省有关政府部门表示歉意,请求对方原谅。”

    程家和认真的听着老爹的吩咐,他很是清楚,一旦这么道歉之后,神河集团的面子就会扫地。把面子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老爹之所以会出此下策,估计只有一个目标,给王市长面子,让王市长把气消了。

    “爹, 咱们这么做,是不是投入太大了?”程家和沉吟了瞬间,低声的说道。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眼下钼矿价格在国际上直线上升,我神河集团急需一个钼矿开发项目作为公司发展的支撑,现在全球经济动荡,如果没有这个支撑,咱们神河集团在发展上就会产生一个致命的漏洞。”

    “我明白了,父亲,您放心,我今天就去向那位蔡辰斌道歉。”对神河集团现状不是不了解的程家和,此时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性。

    “嗯,记住,要隆重,要有影响,一定要让王市长感受到咱们神河集团的诚意。(<a href="http://www.dojochina.com/dojochina/1/1164/">贵族农民</a>)”

    老爹最后的要求,让程家和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作为程家的二少爷,道歉的事情很少发生在他的身上,但是这一次,他不但要道歉,而且要代表公司,大张旗鼓的向一个小司机道歉,而这一切举动,都是为了讨好一个人。

    王子君,看着一叠厚厚的资料上,那笑容灿烂的年轻市长,程家和感到了一丝丝的无力。

    “陆经理回来了没有?”看到何雅蜜从自己的身边走过来,程家和沉声的问道。

    “陆经理刚刚回来。”何雅蜜知道程家和不高兴,生怕自己说错话,把程家和的火气惹到自己身上。

    程家和点了点头道:“你把他给我叫过来,我有事找他。”

    “是。”何雅蜜如获大赦一般,快步的走出了房间。两分钟之后,垂头丧气的陆有大,走了进来。

    “你去忙别的吧,我有些事需要和陆经理单独谈谈。”程家和朝着何雅蜜一挥手道。

    对于将来要发生什么事情已经有深刻认识的何雅蜜,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那简直就是如听纶音,有道是死道友不死贫道,虽然和陆有大关系不错,但是何雅蜜可不想跟他一块挨训。因此,丢给陆有大一个好自为之的眼色之后,何雅蜜就快步离开了。

    东埔市宾馆的隔音设备无疑是很不错的,如果不是在房间里折腾得翻江倒海,一般是不会有人听到的。但是一个小时之后,当何雅蜜再次看到陆有大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

    陆有大的脸明显胖了,至于怎么胖的,稍微有点思想的人,都能猜得出来程二少爷做了什么举动。

    不过,现在何雅蜜可没心思关注陆有大发胖的原因,她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需要做准备:明天还要向王市长的司机隆重道歉。

    事实证明,程家和办事还真是一个注重细节的人,已经通过关系知道了蔡辰斌明天的行踪,在县里,来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道歉行动。在这次行动中,他代表神河集团向见义勇为的好干部蔡辰斌乡长正式道歉,被向培养出蔡辰斌这样好干部的县委县政府表示了诚挚的感谢。

    这一个道歉活动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等道歉完了,这件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东埔市。当然,这也是程家和要的效果,他就是要通过这种方式,给王市长长脸。毕竟只有这样,王市长才能消除他们之间的怨气。

    王子君得到消息的时候,正一脸苦笑地看着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人儿。林颖儿穿着一条花边裙子,好似一朵娇艳的花儿一般。王子君不是那种见了漂亮女人绝对不想情的男人,但是他得顾忌他的身份。林颖儿越是在他面前千娇百媚,他越是装作柳下惠在世。

    好像外国一个叫什么夫斯基的人说过,革命者为了锤炼意志睡钉板,在他王大市长看来,睡钉板算什么,有本事在冰雪聪明的林颖儿面前站一站什么想法都没有,那才叫钢铁意志呢!

    从林颖儿来到东埔市的时候,王子君就刻意的冷处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但是每当这张楚楚动人的小脸站在眼前,含情脉脉地看着你的时候,王大市长就觉得对自己的钢铁意志是一种考验,内心里滋长着一种渴望堕落的,堕落的快感甚至会诱惑他放弃一切,道德、底线、良知……,骨子里有个坏坏的声音怂恿着他,反正已经有了秦虹锦她们三个,也不在乎将三变成四了。尽管王子君刻意保持着和林颖儿的距离,却难免有些心旌摇荡,内心深处隐藏着一个莫名的:想要和林颖儿发生点什么。(<a href="http://www.yhhe.net/2/2383/">驭蛇狂妃</a>)

    莫小北的怀孕以及莫老爷子的敲打,让王子君先前有点不安分的心,得到了救赎。他可以和秦虹锦三人保持着密切关系,却不忍心再把林颖儿拉下水了。

    “嗯,我知道了。”王子君听着蔡辰斌的汇报,轻声的说道。

    “王市长,我听那位程家和的意思,好像等一会还要亲自拜望您,估计他们现在已经在路上了。”蔡辰斌说话之间,犹豫了一下道:“王市长,您看这事……”

    蔡辰斌话还没有说完,王子君就笑着道:“好啊,你蔡大乡长不但有英雄救美的本事,更有一笑泯恩仇的胸怀啊!”

    “王市长,这还不是您栽培的嘛!”

    “英雄救美?子君哥,你这是调侃谁哪?”林颖儿笑颜如花,好奇的问道。

    “颖儿,这学期怎么样,我听教育局说,你们县的教育水平提高了不少,在这次市里组织的全市联考中,好像小学考了第一名的,就是你们县的。”

    “那当然,强将手下无弱兵嘛。王大市长,本人现在郑重宣布,那个考了第一名的孩子不但是我们县的,还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呢,就是本人!您可别过份崇拜本老师哟!”林颖儿说话之间,双手支撑在玩自己的桌子上,一双大大的眼睛,充满了骄傲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一般而言,骄傲的小公鸡,总是把胸部挺得高高的,林颖儿也不例外。王子君下意识的抬头看了林颖儿一眼,期待的眼神,温柔而清澈,典雅的脸庞,纤弱的外表,光彩照人却又温柔可亲,越发显得陡然生辉,妩媚动人,那张脸有种精雕细琢的白晢、光滑与神秘,冲你莞尔一笑,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

    面对近在咫尺的脸庞,王子君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一种本能的冲动,更是一下子升到了心头。

    林颖儿好似也感到了王子君灼热的目光,眼里闪现出一丝幸福的味道,深情的叫了一声:“子君哥,你怎么了?”

    面对林颖儿狡黠的追问,王子君的目光躲闪着,他发现自己正在被林颖儿往一个圈套里带,他的装傻充愣让她有几分夸张的娇嗔。她不再把脉脉的温情刻意地隐藏了,他无法抗拒那来自一个女孩子炽烈的情感的感染。只好佯装喝水,急急的转移话题道:“颖儿,你到底有什么事找我啊?”

    林颖儿见王子君的眼神骤然变冷,心里像落了一场冰雹,又冷又痛。失望之下,脸上也冷了许多,愣愣地一时不再作声,看来,这辈子注定与这个心爱的男人无缘了!

    王子君看着林颖儿泪眼婆娑,哪里还不明白少女的心意?只好尴尬地装傻充愣,又端起杯子咕咚咕咚的喝了一杯水,语无伦次道:“颖儿,你喝水。要是茶水喝不惯,我让人给你拿绿茶。”

    林颖儿一直认为,一个人,只要能够拥有一种执著的精神,那无论做什么,至少都已经成功了一半。就像她自己,直到现在王子君也不肯流露了半分对她的爱恋,但她敢肯定,自己执著了多年的情感,早已感化了这个装作漫不经心的男人,在他间或悄然掠过的目光中,她能领略到那一份隐约的温情。她愿意等他,直到住进他的心里!

    沉默了片刻,王子君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闷的气氛,一本正经道:“颖儿,这一年多的支教工作,你长大了。”

    “你少在这儿装大人!我是大人,不是小孩子,知道吗!”林颖儿翻了王子君一个大大的白眼,从自己的包里掏出来一份文件放在了王市长的面前,这是一份拨款申请表,主要是用于县里面小学的建设问题。

    王子君认真的看着这份文件,文件上有县乡两级教育部门的批复,都是同意,但是现在没有钱。(<a href="http://www.jslmw.com/1/1372/">无限诱惑</a>)这种情况王子君了解,虽然东埔市经济发展的不错,但也只是相对而言,要让本来就不太宽裕的市财政对教育进一步加大投资,这对县乡两级财政都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而林颖儿手中拿的这个请示之所以能够获得批准,恐怕还是有不少人看在林颖儿和自己的关系上吧?不过看着文件上那个四十万的数字,王子君还是皱了皱眉头。

    四十万对于王子君来说,并不是一个大的数字,他只要大笔一挥,签了字让下面想办法就是,但是王子君并不是林颖儿一个人的王子君,作为东埔市的市长,他面对的是东埔市的全局。

    “颖儿,这个钱……”

    “王市长,这个钱无论如何你都得想办法拔给我们,如果没有这些钱,我们整个乡里的孩子,到了冬天就只能挨冻了!”林颖儿对王市长太了解了,不等他把话说完,就直接封死了他逃走的最后一个路口。

    看着这个有点霸道的小女人,王子君摇摇头笑着,就在这时,赵国良敲门走了进来,轻声的向王子君汇报到:“王市长,神河集团的程家和来了。”

    王子君点了点头,就在他准备吩咐赵国良的时候,林颖儿已经一撅小嘴道:“王市长,您这次别想再用调虎离山之计了,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给我把这个款批了,我就不走了。”

    “调虎离山?嗯,林老师很会用成语嘛!”王子君眼睛朝着林颖儿眨了眨,轻笑着说道。

    听到王子君重复自己刚刚说的话,林颖儿就已经感到自己说错话了,她朝着王子君狠狠地瞪了一眼,小拳头一握,就准备给王市长来一个狠的。

    可是没有等她的拳头打出来看,王子君就笑道:“别动,有冤大头来了,这样,你只要听我的话,我保证完成你交付的任务怎么样?”

    “真的啊, 那你可不能骗人!”林颖儿一听事情有转机,立马开心的笑了。冲王子君调皮地眨了眨眼睛,那意思是要是你真的骗我,小心我不客气。

    感受着林颖儿和自己越加接近的神情,王子君心中的忧虑又多了几分,但是与此同时,他却觉得在自己这忧虑的背后,依旧带着一丝丝的期盼。

    王子君清楚自己期盼的是什么,男人哪!

    心中感慨的王市长,朝着赵国良摆了摆手道:“请程总监进来吧。”

    “好的。”赵国良对林颖儿也不陌生,因此,对于她敢这样对王市长也并不感到什么惊奇。在接到王子君的吩咐之后,他就快步的离开了王子君的办公室。

    “王市长,这个字您到底签还是不签?我告诉你,你要是不签的话,我就去找你家王伯伯告状。”程家和一走进王子君的办公室,就见一个面貌清纯,身材窈窕的年轻女子,很有些暴力的将一份文件拍在了他要讨好的王市长的面前,气急败坏的说道。

    “颖儿,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这东埔市的教育资金,是要统筹考虑的,你别在这里胡闹了,我还有客人,你先回去。”王子君说话间,就从办公桌旁站起来,朝着程家和迎了上去。

    “程总监您好,见到您很高兴。”

    “王市长,我对您可是仰慕得很哪,今日见到您,真是三生有幸啊。”程家和打着哈哈,赶忙和王子君握手,但是他的目光依旧在留意王子君身边的女子,心中暗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a href="http://www.cief.org.cn/1/1891/">闪烁拳芒</a>)

    “王市长,如果您今天不批这个字,我还就不走了!”得到王子君示意的林颖儿,气呼呼的往王子君桌子上一拍,恨恨的说道。

    王子君则一脸苦相的道:“颖儿,实在穷家难当啊,财政上对于教育的投入都是既定的,我总不能挖了东墙补西墙吧?请你体谅!这样,我现在还有事情要谈,这件事咱们回头再商量,好吧?”

    林颖儿在程家和进门之时,眼角的余光就已经注意到王子君嘴里的冤大头了,和王子君知之甚深的她看着王市长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心里却明白王市长已经入戏了!

    当下二话不说,一屁股窝进沙发上,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绝模样:“王市长,您谈您的话,我就在这里等着,绝不耽误您工作。”

    一脸无奈的王子君看了林颖儿一眼,这才朝着程家和笑了笑道:“程总监,让你见笑了,您看,我手头上还有点棘手的工作需要处理,要不咱们约在下一次吧?”

    下一次再约?程家和可不想再有下一次了,为了这个钼矿的事情,这两天他差不多快被逼疯了,如果不尽快把这王市长给搞定了,恐怕下一次来见王市长的,就轮不到自己来了!

    程家和为人很是聪明,虽然只是听了一两分钟,却已经大致了解了什么事情。沉吟瞬间,一咬牙道:“王市长,恕我冒昧的问一句,这位女士让您签什么字?”

    “这个啊,说出来不怕程先生您笑话,颖儿是和我一个院子里长大的妹妹,她这次来找我,是为她们乡里面几所学校的重建找我要钱的,全市这么多学校,财政收入就这么多,僧多粥少,我得一碗水端平啊,这不,被她缠得出不了门了!”王子君难为情地搓了搓手,露出了一丝作难的模样。

    “王市长,我们神河集团一向乐于慈善教育事业,这次来东埔市,家父还交给我一项任务:那就是捐助几所小学,本来我还准备在钼矿项目谈完之后,再求王市长帮忙呢,这下真是凑巧啊,没想到刚一见王市长,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程家和还是很会说话的,王子君心里暗道,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鬼才会相信你呢,但是表面上,王市长却对神河集团这般热心教育事业大加赞赏,并表示一定要让宣传部门对这种好事进行大加宣扬,以便提高企业的美誉度,达到双赢。

    一时间,两个人就像多年不见的好友,很快就把这件事情敲定下来。看着笑眯眯的两个人,林颖儿再次长了见识:这个心爱的男人简直就是一个智多星嘛。

    “颖儿啊,你可得谢谢程先生,现在好了,要不是程先生的神河集团慷慨解囊,你们教育组申请的四百万资金,简直就是把我往火架子上烤啊,别说今年了,明年我也给你批不了!”王子君将一份文件朝着林颖儿一扔,笑呵呵的说道。

    四百万?吃惊咋舌之下的林颖儿差点被弄懵了,自己这份申请表上明明写的是四十万,怎么到了王大市长这里后面就多了个零呢?林颖儿愣怔一下,瞬间就反应过来。

    “多谢程先生,您的义举,我肯定会一字不落的转达给那些受您捐助的学生,还请程先生务必到我们乡里去一趟,我们想举行一个仪式,以表示对您公司的感谢!”

    四百万,这个数字有点大啊,程家和心里像被揪了一下,想呲牙咧嘴一下,但是话一出口,覆水难收,和钼矿项目比起来,这四百万权当是投资了!

    “应该的,应该的,不用这么客气。”程家和摆了摆双手,故作慷慨的说道。

    林颖儿千恩万谢的离开了王子君的办公室。(<a href="http://www.meegoq.com/meegoq/6/6552/">杠上皇室美男团</a>)程家和这才正襟危坐的坐在王子君的对面,不过他一开始并没有谈钼矿的事情,而是将话题转到了陆有大的身上。程家和就这件事情,特意向王市长表示了歉意。

    而王市长也充分表现出了宽容大度的胸襟,表示这件事情只是陆有大的个人行为,和神河集团无关,他代表东埔市政府,欢迎神河集团来东埔市投资,对于任何投资商,东埔市政府都会一视同仁,提供最大的便利。

    两个人的交谈,在友好的氛围之中进行,程家和面对的王市长一直都是满脸笑容,平易近人,但是一涉及到实际问题,却跟他打太极,不肯作出任何承诺。

    不过程家和也不着急,和王子君谈论了一些神河集团的实力之后,程家和就邀请王子君一起去吃那顿已经约好的午饭。

    这一次王市长倒没有推辞,很是爽快的跟着程家和来到了饭店,专程从省里面赶来的刘秘书长在两人到达的时候,就已经等在了酒店之外。

    “王市长,这位是孙青青小姐。”程家和在王子君和刘秘书长入座之后,指着坐在身边的孙青青笑着介绍道。

    此时的孙青青,只穿了一件低胸的绿色长裙,窈窕的身材,雪白的胸脯无处不在散发着成熟女人的气息。孙青青在参见这次宴会之前,就已经和程家和谈好了条件,因此,在程家和介绍王子君的时候,一双眸子,就放在了王子君的身上。

    虽然从程家和那里见过王市长的照片,但是此时看着这个长身玉立,面带微笑的年轻市长,孙青青心中暗道,就算是没有程家和给的那几十万,能陪着这位年轻市长春风一度,倒也不是太为难的事情。

    “王市长好,小女子初到贵地,还请王市长多多关照啊!”孙青青在交际上绝对是一把好手,心中虽然念头乱转,但是嘴上却没有丝毫失礼的地方。

    对于这个孙青青,王子君倒也看过她出演的几部电视剧,不过对她的印象,却也只是一般,此时看着她娇柔作态的模样,王子君笑着点了点头道:“欢迎孙青青小姐来到东埔市,我们这里倒是有不少可以玩的地方,您不妨参观一下。”

    和王子君相比,刘秘书长表现得可就热情多了,这位秘书长大人不但亲切的和孙青青握了手,还兴致勃勃的聊起了孙青青最近新拍的一部电视剧。

    在酒桌上,漂亮的女人就像润滑剂,在孙青青的咯咯娇笑声中,酒宴的气氛显得很是融洽。

    程家和作为主人,虽然一直在劝酒,但是大多时候,目光却在留意着王子君的反应。眼见孙青青和刘秘书长越谈越热火的时候,不由得用腿轻轻地踢了孙青青两下。

    程家和的用意很明显,意在提醒孙青青,攻错方向了!孙青青却不这么认为,她这么做,只不过是一种计策,想要以退为进而已。

    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孙青青很清楚自己的价值,所以在应对男人上,有着自己独特的手段。一看到王子君对自己不冷不热,孙青青就故意和刘秘书长打得火热,一来刘秘书长在她眼里也是一个潜力股,二来就是想要勾起王子君的嫉妒之心,以便让王子君更快地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

    没想到,这程家和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真是一个脑袋比猪笨的臭男人!程家和的脚踢在孙青青腿上的时候,孙青青在心里恨恨地骂了他。无奈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还是笑吟吟的站起来,端起酒杯来到王子君的身边,柔声道:“王市长,我敬您一杯。”

    王子君虽然对这位孙青青没结交的兴趣,但是最起码的礼节还是要有的。当即就想站起来,哪曾想孙青青却伸出纤纤玉手往王子君的肩膀上一压,整个人更是凑近王子君道:“王市长,您可别站起来,小女子虽然初来东埔市,却也是知道规矩的,在山省,站着喝酒可是不算数的,您要是站起来,那就是对我有意见!”

    在孙青青朝着挨近自己的时候,王子君就感到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钻进来,很有一些的感觉。

    而就在孙青青挨近的时候,刘秘书长已经笑着道:“王市长,这是人家孙小姐的诚意,你可不能辜负了哟。”

    王子君笑了笑刚要说话,扭头之间,目光一下子就落在孙青青那深深的乳沟上。这孙青青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随着她的低头,一对活蹦乱跳的小兔子,一下子欲盖弥彰的进入了王子君的眼中。

    看着两个犹如馒头一般挺立的存在,王子君不觉就来了一些反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王子君还是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多谢孙小姐的美意了。”

    “这才对么,王市长,来我给您倒上。”王子君那一瞬间的神色变化,没能逃脱孙青青的视线,心里一阵得意,暗道,就算你是山省最年轻的市长又能怎么样?见到老娘,还不是一个德行!这世上,没有狗不吃肉,没有猫不偷腥!

    接着倒酒的孙青青,拿着酒瓶朝着王子君的杯子倒了过去,而就在这倒酒的瞬间,她的脚好像猛地一颤,整个人歪歪斜斜的就要倒在王子君的身上。

    在这倒下的瞬间,孙青青的上半身整个压在了王子君的身上,夏天本来穿的就薄,透过那好似根本不存在的衣料,王子君甚至能够感到两个高耸的双峰压在了自己的上。

    “王市长,对不起,不小心崴了一下脚。”孙青青在瞬间站稳之后,一脸羞红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这个时候,王子君如果还不明白这位想要干什么,简直是没有趟过女人河的男人了!冲孙青青淡淡一笑,轻描淡写道:“孙小姐快请坐吧,果真摔住了,程先生可是会心疼的。”

    程家和呵呵一笑道:“王市长说的不错,要是真的摔住了孙小姐,我真的会心痛,只是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光心疼没有用,主要是孙小姐不会在乎我的感受啊!”

    王子君看着程家和的表演,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却没有再说话。而刘秘书长这种在机关之中混的都已经老奸巨猾的人,自然也清楚程家和想要干什么,不过他此时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一顿饭吃了一个半多小时,除了给王子君倒酒的那个小插曲之外,孙青青接下来的表现却好似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圣女,表现得高贵而节制。

    而关于钼矿开发的事情,程家和也没有提起,只是说一些天南海北的趣事活跃气氛。

    “王市长,不知道我以后还有没有机会拜访您?”孙青青在王子君要离开的时候,低声的说道。

    王子君看着孙青青的神色,淡淡的道:“欢迎孙小姐以后经常来我们东埔市做客。”

    听着王子君好似模棱两可的回答,孙青青心中很是得意,作为一个自负的女人,她不相信有男人能从她的石榴裙之下逃离,而王子君的这般回答,在她的眼中,就是对她有意思的表现。

    随着王子君的车子缓缓离开,东埔宾馆的楼下只剩下程家和和孙青青两个人,看着王子君那逐渐远去的车尾,程家和轻轻一笑道:“青儿,怎么样,有把握没有?”

    孙青青妖娆的朝着程家和看了一眼,笑着道:“程二少,您说呢?”

    “我觉得我是不是该把那一百万打到你的账户上了。”程家和嘿嘿一笑,伸手就朝着孙青青的细腰搂了过去。

    对程家和伸来的手,孙青青并没有拒绝,而是趁势倒进了程家和的怀中道:“还是等一等,我这个人吧,虽然很喜欢钱,但是也有自己的规矩,那就是无功不受禄,不把事情办完了,我绝对不会拿人家的钱。”

    “嘻嘻,宝贝青儿,别人我信不过,你我还信不过么?”程家和说笑之间,手指朝着那高耸的方位抓了一把,嘴中笑着道:“怎么样,刚才那位王市长是不是有反应了?”

    “咯咯咯……”孙青青一把抓住程家和的手,笑而不答,但是在她的笑容之中,却是充满了骄傲。这种骄傲,是一个女人对于自己魅力的骄傲。

    王子君坐在车上,脑子有点晕晕乎乎,虽然他一直把握住量,但是到了最后刘秘书长倒酒的时候,他还是多喝了一点。程家和这家伙,居然给自己带了一个糖衣炮弹。

    想到炮弹,王子君心中就掠过了自己被孙青青那两个巨型炮弹摩擦的清醒,心中异样的感觉又有点上升。虽然已经有了前世的经历,但是重生之后,作为一个男人,在这些方面依旧有一些习惯的反应。

    “嘟嘟嘟。”

    急促的电话铃声,在这个时候突兀地响了起来,王子君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打来电话的竟然是刘秘书长。

    “刘秘书长,您好。”王子君猜测着刘秘书长这次打电话过来的意思,嘴中却笑吟吟的朝着电话那头说道。

    “王市长,怎么样,没有喝多吧?”刘秘书长在电话之中,充满了笑容道的问道。

    王子君连忙道:“还行,就是有点头晕,刘秘书长您怎么样?今天可是没有把您陪好,等下一次您来东埔市,我一定多召集两个人,一定要让刘秘书长您不醉不归。”

    “哈哈哈,王市长,你这么说,我可是就有点怕来你们东埔市了,今天这个样子正好,喝酒嘛,晕晕乎乎的就行,喝到一醉方休,可能就会失态了。”对于养生之道,刘秘书长好似很是有点研究,跟王子君瞎聊了几句养生之道,煞有介事的叮嘱王市长一定要注意身体的补养。

    两人聊了一阵闲话之后,刘秘书长话锋一转道:“王市长,交浅而言深,一向是大忌,但是有句话在老哥口中,却又有点不吐不快,如果说的有什么不对,还请王市长您多多包涵。”

    “刘秘书长,看您这话说的,我年轻,有些时候就需要老哥您多提点,您要是有些话憋着不说,那才是不把我当朋友了。”王子君心中暗道也该是说正事的时候了。

    “子君市长,不管你看出来没有看出来,但是我却是看出来了,那个程二公子,有点巴结你啊。”刘秘书长顿了顿,接着笑道:“老弟,有句话叫做家花没有野花香,老哥在这里别的也不多说,只说一句,那就是野花香是香,但是这野花啊,可都是带刺的。”

    王子君明白刘秘书长的意思,而此时,他对这位刘秘书长的印象,一下子好了几分。官场上很少有人跟你说真话的,不管此人出乎什么目的,有这句提醒,王子君就觉得这个人还是比较真诚的。

    “谢谢老哥提醒,我心里有数了。”王子君沉吟了一下,淡淡的说道。

    “那就好,其实啊老弟,明星不明星的,其实都是女人,一灭灯,一脱干净,基本上没有区别了!更何况,这种女人再好也是公交车。”

    听着这一副过来人口气的话语,王子君笑了笑,这才道:“嗯,老哥说的精辟,我也不怕告诉老哥,我看这种女人,就是别人用过的牙刷,在这方面,我可是有点洁癖哟!”

    “哈哈哈”,刘秘书长显然明白王子君的意思,在一阵大笑之后,才一本正经道:“王市长,你对神河集团投资的事情,是不是有打算了?咱哥俩先交流一下,也好统一应对。”

    “秘书长,我还是那句话,来咱们省里面投资的,咱们都欢迎,不过在咱们这里,他们得按照咱们的规矩来。”王子君说到这里,接着道:“省里有招商办,市里也有专门负责招商的部门,我这个市长不能把手伸得太长了,不过我有一个观点,神河集团既然想要投资,那就看他们和天江集团这两家谁更有诚意了!”

    J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不错,请把《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1/1545/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版权归作者宝石猫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