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六四四章 人大是爷党委是爹(呼唤月票)

  
    第六四四章 人大是爷党委是爹(呼唤月票)

    在此之前,在罗南市的市委会议室里,将要开的常委会,在市委大院里传得沸沸扬扬。(<a href="http://www.dojochina.com/dojochina/1/1164/">贵族农民</a>)W w w.H u n H u n.N e t混混 小  说 网/ 广告 全 文 字TXT下载这种事情,王子君怎么可能听不到呢?面对这种情况,王子君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才是大家所期待的。

    “你说王书记和程主任之间,是不是该掐一下?”政策研究室的副主任边鹄林,一边悠闲自得地喝着茶叶水,一边压低了声音冲坐在自己对面的正县级调研员董智滨问道。

    董智滨五十来岁,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龄。当年,他任阳峰县县长的时候,还算是年轻干部,但是随着在市委大换届中站错了位置,再加上本人在工作中比较死板,丁是丁卯是卯,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变通,鬼使神差的就从炙手可热的一方诸侯变成了现在的正县级调研员了。

    用董智滨的话说,当年他当县长的时候,力没少出,难没少作,为了阳峰县的经济发展,那也是挥洒了不少汗珠子的,但是,就是因为这狗脾气,不知道跟谁一较真儿,这热岗位就换成冷板凳坐了!

    这政研室好啊,对于年轻人来说,倒是一个施展才华的平台。弄一篇切中时弊的调研报告出来,供领导参考决策,那也是很能赚足领导眼球的。只可惜,对于董智滨来说,早已经没有那种激情了,一杯茶一包烟一张报纸看半天,乐得个逍遥自在。董智滨年华渐渐的老去,他由开始的憋闷到后来的习惯了这种波澜不惊的生活。

    几年过去,董智滨的脾气仍然是当年的味道,毕竟他的级别在那里摆着,把一个县长弄到这个位置上,已经算是打入冷宫了,因此,董智滨说起话来,比之以前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当然要弄点好戏看看,王书记要是不上演点什么,那他这个书记就白当了!”董智滨一把从边鹄林的抽屉里抓过来一盒茶叶,一边幸灾乐祸的答道。

    “老董你这是要干什么,啊,这盒茶叶我还没喝多少呢,你就这么喧宾夺主了?我可告诉你啊,这可是我到阳峰县那边检查工作的时候,从翟胖子手里强夺过来的,这可是手工茶呢。”对于董智滨这种不当自己当外人的行径,边鹄林显得深恶痛绝,看着对面这个头发都快熬白了的家伙,掂起自己珍藏的茶叶,就像放稻草一般的往那大杯子里放,心疼得呲牙咧嘴,大声的嚷嚷道。

    “吃水不忘挖井人,致富不忘。这阳峰县的茶叶,当年还是我带动人民群众发展起来的产业,就凭这个,我喝点茶叶怎么了?那实在是太应该了啊!”董智滨抄起桌子上的暖水壶,一边给自己倒水,一边不服气的说道。

    两个人在办公室里斗嘴也是经常的事儿,因此,边鹄林对于董智滨这种大言不惭的说法直接予以反击:“老董,要照你这么说,你就是阳峰县茶农的致富带头人呢,那你该找翟胖子他们要去,拉一大车回来,从我这里勒索什么!”

    董智滨的脸色登时就变了,一张脸涨得通红,像是被边鹄林戳到了痛处,恨恨不已的说道:“翟胖子?哼,要不是他,阳峰县的茶叶说不定早就成了支柱产业了,哪里会像现在这般,弄得半死不活的,完全可以占领市场的东西弄得只配给你们这帮家伙送礼了!”

    “人家可是也给你送了,那是你不要,怪得了谁嘛!”边鹄林好像也意识到了董智滨的脸色不好看,赶忙轻声的说道。

    董智滨也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从桌子上拿起一张报纸,把整张脸盖外,开始浏览今天的报纸。(<a href="http://www.9wh.net/book/10728.shtml">重生洪荒之蚊道人</a>)他现在的工作,就是每天上了班,给报纸相相面了。把一摞报纸相完,这一天的工作基本上就算完成了。

    “哎,我说,这都过去一个小时了,怎么没听说王书记什么动作啊?”坐在董智滨对面的边鹄林,一杯水嗞嗞的喝完,站起身到外边溜达了一圈儿,忍不住朝着董智滨问道。

    董智滨此时也有点疑问,他沉吟了一下,这才嘀咕道:“是不是因为这新来的书记觉得姜还是老的辣,不容易对付,选择了隐忍?”

    就在两人头顶头说话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政研室的一把手户达扬迈步走了进来。他一看到董智滨,就笑着道:“老董啊,你快点收拾收拾,跟我走一趟。”

    董智滨来到这政策研究室已经熬走了两任主任了,从来没有人主动找他安排过任何事情,此时一听户达扬的话,稍微动了一下身子,慢条斯理地问道:“户主任,谁请客啊!”

    “请客?你请客!有好事情,刚才金秘书长亲自打的电话,让你到他办公室去一趟。”户达扬和董智滨以前关系就不错,因此,开起玩笑来很是顺溜。

    金秘书长?董智滨一愣,不过他接下来坐得却是更加的安稳了,端起茶杯有滋有味的抿了一口,自嘲的笑笑道:“我说户主任,你要是想要我请你撮一顿呢,我就紧紧裤腰带,豁出去请你一顿得了,权当我巴结两位领导了。但是呢,你这玩笑还是别开了,这些年我可是一直老老实实的在研究室呆着,从来没有捅过任何篓子哟!”

    户达扬看他不紧不慢的样子,不由得着急道:“快点走,快点走!我可没心思跟你开玩笑,金秘书长还在办公室里等着呢。”说话之间,不由分说的拽起董智滨,就朝着办公室外面走。

    董智滨开始还以为户达扬跟自己开玩笑,但是被户达扬心急火燎地拽出来之后,他才意识到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不过,被金秘书长接见这种事情,并不能让他有太多的激动,毕竟自己年龄不小了,就算提拔,也挨不到自己了,还有什么事比这种无欲则刚的心态更能让人处事泰然呢?因此,董智滨走起路来,依然迈着自己的四方步,神情显得很是淡然。

    “咚咚咚”

    来到金田骆办公室门前,户达扬就开始轻轻地敲门,随着里面金田骆说了一声进来,户达扬这才和董智滨敲门走了进来。

    金田骆在他们走进来的时候,正在看一份文件,眉头有点发皱的金秘书长,显然正在为某件事情发愁,看到两个人走进来,金田骆就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

    “智滨、达扬,在我这儿别站着,快坐快坐。”金田骆一边给两个人让坐,一边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盒烟扔给两人一人一支。

    此时的董智滨算是彻底的被弄糊涂了,他实在是闹不清今天金田骆演的是哪一出。以前金田骆见到自己,虽然也打招呼,但是那微笑是表面的,冷漠却是骨子里的。今天这种热情实在是太诡异了!

    “金秘书长,我把智滨给您请过来了,您要是没什么别的指示,我那边还有一个材料,我就先过去了。”户达扬是个察言观色的高手,很懂得进退,根本就没有坐下,而是找了个借口告辞了。

    金田骆对于他这种小手段应该说太熟悉了,因此笑了笑,就挥手让户达扬离开了。

    董智滨看到户达扬离开,越发觉得这事情有点不平常,就在他疑惑的时候,就听金田骆道:“智滨哪,近来工作怎么样?”

    “谢谢金秘书长关心,挺好。(<a href="http://www.yhhe.net/book/2867.shtml">重生一老夫少妻</a>)”听着金田骆关切地嘘寒问暖,董智滨越发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这都来这市委大院多少年了,怎么现在才想起来问我呢?不过心里虽然腹诽不已,但是嘴上还是按照套路答道。W W W.H U N H U N.N E T /混混小说 网/ 广告 全 文 字TXT下 载

    董智滨绞尽脑汁,揣摩着金秘书长找他的真正目的,但是这金田骆像是故弄玄虚似的,只是笑容满面的和他拉了一会儿家常,问了问他家里的情况,却是什么正经的话题都没有说。这是怎么回事呢?董智滨越发有些迷糊了。

    就在他疑惑不解的时候,就见金田骆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号码的金田骆,神情顿时严肃起来道:“王书记,我是金田骆。”

    “好的,我这就过去。”只是短短的两句话,金田骆就挂了电话。但是从这话语之中,董智滨已经清楚刚刚打来电话的人是谁。

    “金秘书长,如果没有什么事情,那我就回办公室了。”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已经不适合打搅的董智滨,很是知趣的说道

    金田骆正收拾东西,听说董智滨要走,急忙摆手制止道:“哎哟智滨,你可不能走,王书记要见你呢。”

    王书记要见自己?董智滨差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力出问题了,但是看着金田骆严肃的表情,只好把自己的一丝怀疑压在了心底。可是随即,心里又嘀咕不已,自己一个快要退休的人了,王书记找自己干什么呢?

    疑问是疑问,但是他还是顺从地跟着金田骆上了一层楼,来到了那没有挂牌,但是在大多数市委干部眼中,却充满了神秘的门。

    “进来”,在金田骆敲门之后,清朗的声音从门里传了出来,随着这扇门被推开,董智滨终于和罗南市的市委书记来了一个近距离的接触。

    “王书记,这是近几天的文件,请您过目。”金田骆说话间,就将自己手里的几份文件递给了王子君。

    王子君点了点头,接过文件大致扫了一眼,就朝着董智滨看了过来。董智滨虽然已是无欲无求,但是被这么莫名其妙的叫过来,还是觉得有点窘迫。

    “王书记,这就是咱们政研室的董智滨同志。”作为秘书长,金田骆很有眼力劲儿,在发现王子君看向董智滨的时候,就轻声的给王子君介绍道。

    王子君微微的笑着,打量了董智滨一下之后,就从桌子上拿起一份文件袋亲切的问道:“智滨同志,这份关于阳峰县突出本身特色,发展烟叶和养殖业的文章是不是你写的?”

    董智滨一愣,他有六七年没怎么写东西了,怎么还有人惦记着让他曾经名躁一时的大作呢?下意识地向前走了两步,看到文章有点发黄的页面之后,他才确定这份文章正是当年他任阳峰县县长的时候写出来的,只不过,正当他准备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在阳峰县那块热土上大展拳脚,踢出一片天地来的时候,一纸调令,把他从县长的位置上弄到政研室了。养殖业没能发扬光大,反倒把自己弄到这个科室里养老来了!

    “唔,王书记,是我写的,都好几年前的事了。”董智滨难为情的搓了搓手,笑着轻声道。

    “这篇文章我看了,嗯,很有见地,想法不错。(<a href="http://www.yhhe.net/book/3571.shtml">噬剑狂魔</a>)”王子君一边示意董智滨快坐,一边笑着道:“这篇文章不但切合阳峰县的实际,对于咱们整个罗南市,也是很有借鉴意义哟!咱们罗南市想要发展起来,也得建立属于咱们罗南市特色的支柱产业。”

    董智滨看着眼前的王书记侃侃而谈,心里一直想着,这张面孔太年轻了,简直年轻得不像话嘛,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蛮有水平的,强烈的引起了他的共鸣。

    想到这里,董智滨的心思轻松了许多,整个人也慢慢松驰下来,冲着王子君笑了笑道:“王书记,您说的对。只是,这支柱产业不是那么好培养的,更何况咱们罗南市的交通状况,要想发展起来,也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做到的。”

    王子君点了点头道:“这些困难,是阻碍我们发展的绊脚石。这些绊脚石没长脚,不会自己走,因此,这就需要我们共同努力,将它给搬走了。”

    共同努力,虽然董智滨自认为自己对仕途已经没什么想法了,但是,听到王子君这句话,仍然觉得心跳加速了一下,难道,这新书记一来,自己的政治生命又有机会梅开二度,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了?谁说没有这种可能呢,眼前坐着的这个人虽然年轻,位置却是罗南市的市委书记,这样的角色,说话绝对是有力度的。

    “王书记,我……”董智滨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向王子君表个态,哪怕随便说点什么,他脾气有点倔强不假,但是他并不傻,政治上的规矩他懂,但是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王子君朝着董智滨摆手笑了笑道:“智滨主任,我了解了一下,这几年,你在政研室里,基本上是除了看报纸,就是看报纸,我觉得像你这样年富力强的同志,如果将时间都花费到看报纸上,满腹经纶,不给你一个用武之地,那实在是太屈才了,这对咱们罗南市的工作简直就是一大损失啊。我看这样吧,我这里金秘书长一个人忙不过来,他们推荐的几个人我又不满意,我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看你能不能屈尊一下,先跟着我跑两天?”

    跑两天?董智滨当然明白这其中的意思,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对于王子君究竟会怎么安排自己,他脑子里闪过好几个念头,但是这种结果却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怎么都没想到的,王子君居然会让自己跟着他跑两天!

    虽然这个时间比较短,但是以自己的资历,如果再挂上那个头衔的话,绝对是一出手就能够压制市委办公室所有的人。而且王子君也说了,这只是跑两天。

    这两天,也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从今以后,自己的身上,将会或深或浅地被打上王子君的烙印。毕竟自己这两天一跑,自己就是王子君这一系的人了。

    “王书记,我听您的。”董智滨内心里似乎已经被岁月的年轮磨灭了的雄心壮志,在这一刻,又死灰复燃了。

    “那好,你先去交代一下手中的工作,下午就正式开始上班吧。”王子君朝着董智滨笑着说道。

    在董智滨有些晕晕乎乎的离开王子君的办公室时,金田骆并没有走,等房门被轻轻的关上之后,金田骆这才小心的道:“王书记,刚刚市信访局报来消息,说江小荣在他们去省信访局之前,就已经离开了。”

    “不是说让省信访局先帮着留住人么,怎么会先离开了?”王子君目视着金田骆,冷声的问道。

    金田骆能感受到年轻书记冷下脸来所隐含的怒意,不过这个问题,他并不知道答案,又不敢妄自猜测,这个人虽然年轻,却是他不敢轻易糊弄的,因此,只好实话实说。(<a href="http://www.yhhe.net/book/3915.shtml">重生不良千金</a>)

    在金田骆那里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王子君沉吟了一下,又在办公室里走了两步,然后轻声的道:“省信访局的督办件领回来了没有?”

    金田骆知道王子君说的是省信访局关于江小荣上访的督办件,这个他倒是清楚,当下赶忙道:“已经过来了。”

    “那就好,你让信访局将这个督办件直接转到市公安和检查两个部门,让他们对聂荣军以及整个垮坝事件重新进行调查。”王子君将自己的笔往桌子上一搁,沉声的说道。

    金田骆看着王子君的脸,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根烟,犹豫了一下,这才沉声的道:“王书记,这件事情,可能我不该讲,但是,我想了想,觉得还是有必要给您提醒一下。聂荣军的事情,涉及到的人不少,一旦掀起来,恐怕会有不少人狗急跳墙,形势可能就对您不利了。”

    听着金田骆含蓄的告诫,王子君陷入了沉吟之中。金田骆这是在跟自己示好呢,他听懂了金田骆的意思,如果自己逼得太紧,就会有些人对自己不利。而这种不利,包括很多方面。

    但是一些事情,总归是要人去做的。更何况自己要想在罗南市有所动作,就不能缩手缩脚,有太多的掣肘。聂荣军这件事,也许就是一个突破口,就算再难,也得一竿子插到底,弄它个清清楚楚。该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

    王子君笑了笑道:“狗急跳墙才好,最怕是有些东西隐藏的太深,你说是不是?”

    金田骆看着沉吟的王子君,没有再接着往下劝。他知道自己再说别的也是徒劳无用,这个年轻的书记,现在可以说已经是下定了决心。

    “金秘书长,你是咱们罗南市的老人了,你觉得公安局长何进钟怎么样?”轻轻地在桌子上敲了敲的王子君,陡然抬头朝着金田骆问道。

    金田骆的烟,不知不觉间燃烧了一半,他弹了弹自己手中的烟灰,沉吟了一会儿道:“王书记,公安局的水很深。”

    王子君笑了笑,就开始低头看自己手中的文件。金田骆见王子君没有事情要说,就准备离开,这时候,王子君突然道:“金秘书长,等一下你给程主任打一个电话,就说我下午要去人大那边拜会一下。”

    拜会?听着这意味深长的两个字,金田骆的心里颤了一下,他心中清楚,王子君这趟约见,恐怕不止是拜会这么简单吧?

    ……

    穿上一身西装的董智滨,此时看上去比以前年轻了十几岁。坐在这辆挂上了罗南市一号牌照的普桑车上,一股久违的感觉,重新充斥在了他的心头。

    从今之后,他董智滨就重新步入罗南市的权力核心了,尽管这个秘书不知道能当多长时间,但是他可以确定的是,只要自己紧跟坐在后面的年轻书记,那么自己政治上的春天,就会百花齐放,百鸟争鸣,一路春花烂漫了!

    “智滨,等一会儿你不用给我开车门,我自己又不是没有手,没这么官僚的。”后面王子君的声音,轻轻地传了过来。

    “王书记,我现在是您的秘书,那就得做好秘书要做的工作。”董智滨扭过头,脸上带着一丝笑容的说道。

    看着董智滨的笑脸,王子君摆了摆手道:“智滨主任,我之所以让你跟着我跑,并不是想让你干这些小活计的。你别跟我拘束这么多,我需要的是一个既熟知罗南市的基本情况,又有自己想法的干将。(<a href="http://www.cief.org.cn/1/1891/">闪烁拳芒</a>)”

    王子君的话,让董智滨热血上涌,内心里就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他将心中很久都没有的激动压了压,轻声的道:“王书记,您尽管放心,我一定会按照您的要求,做好自己的工作。”

    一号车牌,在罗南市就是一张最好的名片,在车子来到市人大门口的时候,程自学就带着市人大的一干副主任迎了上来。

    和前两天相比,程自学明显老了一点,但是此时的他,脸上依旧保持着以往的笑容。在王子君从车上走下来之后,程自学就笑着伸出双手,热情相握道:“王书记,欢迎您到人大来指导工作。”

    程自学作为罗南市的老书记,这种态度,就已经表明了一种姿态。看着程自学脸上的笑容,王子君的脸上同样露出了灿烂无比的笑容,他紧走两步,大笑着说道:“程主任,我来您这里可是请教工作的,您这么大张旗鼓的亲自下楼,可真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啊!”

    “王书记,您当之无愧,您是咱们罗南的大功臣哪,就凭着您把抿孤铁路重新确定下来从咱们罗南市过的功绩,您就受得了。更何况,您还给我们罗南市争取来了另外一条铁路,这就等于为我们罗南市的发展,插上了一对腾飞的翅膀。”程自学握着王子君的手,说得情真意切,很是动情,如果仔细观察,他的双眼之中,好似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晶莹。

    虽然心里很是清楚程自学这只是一个姿态,但是对于这位前任市委书记的演技,王子君还是不由得有些佩服,不折不扣的一个实力相当的演技派!他呵呵一笑道:“程主任,这可不是我自己的功劳,您可别折煞我了,这是咱们罗南市全市上下共同努力的成果。”

    在说笑之中,两人就朝着人大办公楼走了过去。而人大的那些副主任,也都自动的跟在了两人身后,前呼后拥的朝着人大会客室走了过去。

    王子君在笑,程自学也在笑。两个人的笑容,让所有的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和谐,虽然同是笑容,但是这两个当事人却是心情各异。

    看着程自学那稍微带着一丝讨好的笑容,王子君心里清楚程自学此时的想法,自己挟着抿孤铁路的成绩,程自学这是在退却,想要以此来抵消那次常委会的影响。

    “王书记,这次咱们罗南市,可是在省里面放了一个卫星,就连省委的领导,对咱们罗南市能一次拿下两个项目赞不绝口,两个从罗南市出去的老领导,更是亲自打来电话,把您给大大的称赞了一番哪!”

    王子君喝了一口茶,笑着道:“程主任,这一次说来很险,如果不是几个从咱们罗南市出去的老领导对家乡怀着深厚的感情,这事情啊,还不知道走到哪一步呢。”

    “我一直都认为,革命同志是块宝,老同志的余热不能少啊。这是咱们事业发展中不可或缺的一笔财富,以后咱们东埔市要发展,还离不开程主任您和人大全体同志建言献策,保驾护航啊!”

    王子君把人大两个字,加重了语气。这一点点变化,却是已经点名了意思。那就是在告诉程自学,以后你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其他的就好自为之,不要来瞎搀和。

    程自学哪里会听不出王子君的言外之意呢,尽管心里有些不快,但是嘴上仍然很高调的说道:“王书记您放心,我们一定支持市委的决定,齐心协力,让罗南市发展起来。”

    王子君听了程自学的话之后,就没有再说这个话题,而是和程自学说起了罗南市发展的问题,两个人一旦不说这个让人觉得敏感的问题,谈话变得就轻松和谐起来。

    半个小时的谈话,显得很是成功,程自学看着笑容点点的王子君,心里大松了一口气。同时在心中也升起了一丝小小的得意,毕竟自己在罗南市工作多年,现在又是人大主任,虽然王子君对自己很有意见,但是,你现在也得把这口气咽回到肚子里,主动来找自己和谈。

    “王书记,时间还有点早,我们这帮老家伙可是早早的就把地方定好了。今天晚上,您无论如何也得抽出来点时间给人大一个机会,让咱们这帮人敬您几杯。”程自学说话之间,就朝着不远处的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道:“李主任,房间订好了没有?”

    “程主任,都已经订好了。”那被称为李主任的男子说话间,又朝着王子君道:“王书记,您这是第一次到我们人大来检查指导工作,这顿饭无论如何都要吃的,不然的话,我们这帮人可是要被许主席他们笑话的!这程主任的面子也没地方搁啊!”

    李主任说的那位许主席,指的是市政协主席许云山,他这么一说话,其他人也都将目光看向了王子君。

    王子君呵呵一笑道:“程主任,就算您不留饭,今天这顿饭我也得蹭!”说到这里,王子君话锋一转道:“刚才程主任说得好啊,罗南市要发展,那就需要咱们罗南市全体上下共同努力,只有咱们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哪!”

    说到这里,王子君喝了一杯水,接着道:“程主任的话,给了我极大的触动啊,一个人,就算是再强的能力,那也只是一个人的作用,人心齐,泰山移,要想让咱们罗南市赶上全省的步伐,就只有咱们所有人共同努力才行。”

    程自学听着王子君的话,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王子君这个时候专门给自己脸上添彩,说明他还是不想和自己撕破脸皮的,还想着用这种妥协来换取罗南市的稳定。

    对于王子君的这种态度,程自学心里有些鄙夷,但是更多的却是欢喜,毕竟这样一来,以后自己在罗南市的日子,将会过得很舒服。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咱们罗南市要想发展,干部队伍建设,是很重要的一环,只有一支高效廉洁充满活力的干部队伍,才能为我们罗南市的发展提供最为强大的保证。”王子君的发言,让本来还有点杂音的会议室,变得安静了下来,这些人大的副主任们,都是在政坛之中历经多年浮沉的人,他们已经渐渐有点明白,王子君的这些讲话,不是随意而发,很有可能将要成为新书记近一段时间之内的主要举措。

    虽然他们都已经到了快要退休的年龄,但是此时一个个却都支愣起耳朵仔细的听着,想要从王子君的发言之中,找到对自己有利的语句。

    “干部队伍建设,一是靠加强自身的学习,发挥积极主动性;二就是通过严格的监督机制,对干部队伍之中存在的慵懒之风进行整顿。只有将这两方面有效结合,才能够为我们罗南市的发展插上腾飞的翅膀。”

    “对于干部教育问题,市委组织部近期将要拿出一个学习计划,与这个教育计划相结合,光靠纪检监察部门的同志,是远远不够的。”王子君说到这里,就朝着在座的众人看了一眼,接着道:“因此,这就需要我们在座的各位同志,积极发挥人大的监督职能,为市委这次干部作风整顿保驾护航。”

    程自学听王子君的讲话,可以说听得比谁都认真,在听到王子君将以干部作风建设入手的时候,心里也是暗自点头,作为一把手的书记,最重要的就是人事权,而王子君这种以抓作风促整顿把自己的观念深入人心的举措,就是想要把人事权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手心。

    而发挥人大的监督作用这些话,让程自学越发感到舒坦,王子君的这些话,分明就是想要将权力分出来一部分给自己,他说的虽然是罗南市人大,但是实际上还不是给自己这个人大主任一把手说的么?

    “王书记,对于您的要求,我们举双手赞同,咱们罗南市的干部作风,确实需要整治一下。”程自学在王子君讲完之后,第一个对王子君的讲话做出了回应,他在朝着四周看了一眼之后,接着道:“虽然咱们罗南市一直在作风建设上狠下功夫,但是一些松松垮垮,办事拖拉的现象依旧存在,这就需要我们以更大的精力,更大的决心来改变。”

    “王书记,您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坚决拥护市委的一切决策!”程自学说完这些,轻轻的朝着王子君笑了笑,一副和王子君配合默契的样子。

    王子君也在笑,在程自学说完之后,他轻笑着道:“程主任的话让我倍感鼓舞,对咱们罗南市今后的发展,您就是让我吃了一颗定心丸哪!”

    说到这里,王子君接着一笑道:“老书记,那咱们可是说定了,您以后可要多多支持我的工作啊!”

    “这个自然。”程自学胸脯一挺,回答的很是爽利。他甚至觉得在自己旁边坐的这个年轻书记有点可爱了,这小朋友没有那么飞扬跋扈么,看他现在的态度,还是挺识趣的嘛!

    在这人大的会议室之中,很多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程自学,对于他们来说,现在的情形,已经让他们对于这位主任的价值越发有了认识。新来的王书记之所以会让出一些权力,那就是为了安抚程自学。这种情形,就是对罗南市格局的一种妥协,一种新书记向老书记的妥协。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因为这件事情而感到高兴,在程自学的不远处,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人坐在沙发上,脸上没有丝毫的笑容。

    认识这个人的,都知道他在罗南市的发展史上也是风云人物。当年,为了争夺罗南市的市委书记,他可是和程自学狠狠地掰了一回腕子,只不过最终棋差一招,被弄到这里委委屈屈地当了副主任。

    宦海沉浮,冲尽多少英雄,这位风云人物就像一段过季的甘蔗,随着时光的流逝,渐渐的淡出人们的视野,被人们淡忘了,但是记忆里的残渣,还是无论如何抹煞不了的。

    比如说他和程自学之间的矛盾。

    到人大之后,他已经开始适应了这种生活,只是现在,程自学也到人大来了。这世界真大,又如此之小,当年跟自己决战胜出的英雄,怎么也到这里来了呢?别的东西他没发现,只是感觉,自从这程大主任来了之后,自己的日子就不好过了,现在王子君的表态,可能会让自己越发的难过了。

    球,不就是几年的时间么,我还不相信你能把我怎么样?心中暗骂了一句的男子,有些不屑的朝着那坐在主位上的年轻书记看了过去。

    “程主任,俗话说老将出马,一个顶俩,由您给我当后盾,我可是轻松不少啊。 不过我觉得,像您这样的大将,应该和我一起推动这次干部作风整顿的全局工作。”

    王子君说到这里,不等程自学说话,就接着道:“常主任也是咱们罗南市的老领导,以往不但负责过己见纪检工作,更主抓过组织建设,可谓是经验丰富,我看在咱们人大之中成立一个以常主任为首的督导组,具体工作由程书记和我负责,对于这个工作,常主任您可不要推辞啊!”

    正在低头思索的男子,听了王子君的话就是一呆,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是众人在这一刻看过来的眼神,让他意识到,自己听到的就是真的。

    让自己当这个督导组的组长,直接向王子君和程自学负责?咀嚼着这两句话,这位以往的常副书记,现在的常副主任顿时品味出了这位年轻书记的用心。

    好家伙,这不但是给程自学添堵,这简直就是在分程自学手中的权利呢。自己和程自学的关系,简直是路人皆知了,而让自己组建这个督查组,岂不是等于在程自学喉咙之中插根刺么?

    至于拉程自学和他王子君一起负责全局工作,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党管一切党管一切,什么时候轮到人大对党委工作指手划脚了?别说自己不会向程自学汇报工作了,就是其他人,只要头上顶着的脑袋没有进水,恐怕也会在市委书记和程自学这个人大主任之间做出选择。

    <hr />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不错,请把《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1/1545/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版权归作者宝石猫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