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七九零章狗有狗途猫有猫道三更求票

  
    (鼎天小说居 www.dtxsj.com)    王子君要回宾馆去了,张露佳以回宿舍之名也跟了出来。(<a href="http://www.meegoq.com/meegoq/0/236/">大圣传</a>)(搜读窝 www.souduwo.com)两个人默默地相伴着走了一段时间,直到张露佳的楼下。又在黑暗中默默上了楼,开了门。

    进门之后,王子君伸手凭空地摸了一下,什么也没摸到,却感觉到了张露佳的躲闪。只是这种笨拙的躲闪搅到了平稳的气流,他分明听见了声响,如潮如涌的声响。然后,王子君又向前去了半步,一把将张露佳攥紧了,将她的脸扳过来,嘴对着嘴,几乎是凶猛的咬住了,张露佳再不挣扎了。

    三星沉西的时候,经过激动的抚摸与摩擦的身体,是那么幸福的疲乏、骄傲地懒惰着。筋疲力尽之后,便是温情脉脉的爱了。这一夜,张露佳幸福得几乎想叹息,她的臂交织着他的臂,她的腿交织着他的腿,她的颈交织着他的颈,然后就是紧张而持久的角力,她恨不能将这久违的幸福告诉每一个人,让每一个人都来嫉妒她,尽管现实生活中她必须把这份幸福牢牢地圈在心里,不可泄露半分,她不能因为这层关系给她心爱的男人带来麻烦。

    可是,这种关系是那样的吸引人,不可抗拒。当这个久违的男人合二为一的时候,什么不应该,什么道德,便什么都不存在了,只有欢乐,激动,快意感染着她。

    “知道我为什么不想理你吗,你这家伙可真够狠心的,是不是你们家那位去了,你就不再想我了?”张露佳眼神迷离地看着眼前的王子君,索债似的,娇嗔着问他。(www.jswzxx.net)(www.mslmcn.com)(www.yhhe.net

    王子君搂了搂张露佳圆润的肩膀,感受着灯光下越发显得润滑的肌肤。热烈而粗暴地抚摸着:“我怎么舍得我的露佳姐呢,只是这些天有些忙。”

    “行了行了。别跟我瞎扯借口,我也没想跟莫小北争风吃醋,你紧张什么,哪天有空了别忘了我就行了!”张露佳心里充满了心碎而快乐的感觉,却极力的掩饰着,从王子君怀里爬出来,摇曳生礀的身材,瞬间裸露在眼前。

    “快穿上衣服,都十一点多了,你们那么多人住在宾馆。你这个市委书记更应该注意。”

    看着张露佳眼里恋恋不舍的眼神。王子君心里大恸,一把将张露佳拽进怀里,嘴中道:“时间还早,我再给露佳姐汇报一下工作……”

    王子君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正要打开房门。就听走廊里有人问道:“请问您是不是王书记?”

    这声音有些颤抖,说话的人好像鼓足了所有的勇气。王子君下意识地扭过头去看的时候,住在他隔壁的姜隆刚已经走了出来。

    “我是王子君,你是……”借着走廊里发黄的灯光,王子君看清来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穿上身穿着廉价人造革的皮上衣,有两三个洞用胶布粘着。

    “王书记,我可算找到您了,您可千万不要处分我们罗书记啊!”那人确认了王子君的身份。(<a href="http://www.9wh.net/book/11173.shtml">爱上调皮妃</a>)情绪失控地朝王子君走了过来。

    姜隆刚看到这个人走向王书记,赶忙将这个人拦住了。王子君挥挥手,示意姜隆刚不用紧张,对那情绪激动的男人道:“有什么事,你跟我到房间里说吧。”

    那男人诚惶诚恐地答应着,其他房间里的人也都被惊醒了。市委秘书长金田骆等人,也跟着朝王子君的房间走了过来。

    来到宽大舒适的房间之中,中年男人显得无所适从,他满脸紧巴巴的看着王子君,双手不断地搓动着。

    “老哥您贵姓,你们罗书记是谁?”王子君从饮水机上亲自给中年男人倒了一杯热水,轻声的问道。

    那人受宠若惊地接过热水,这才巴巴的嗫嚅道:“王书记,俺……俺叫郭金梁,是……是陈金楼乡小郭庄村的,那个,俺来找您,是为了俺乡里罗书记的事情。”

    陈金楼乡?王子君沉吟了瞬间,就想到了这个乡的位置。罗南市下辖一百多个乡镇,王子君虽然没有都去过,但是他良好的记忆力,却让他将所有乡镇的名字,都记在了心里。

    “你们是壶东县的?”王子君想到壶东县,心中不觉就想到了今天廖熔桦给自己打的那个电话。

    “是的王书记,俺就是壶东县的。”那郭金梁一边攥着水杯,一边轻声的说道。

    “你是为你们乡党委的罗书记来的?”王子君的脸,慢慢的严肃了起来。(<a href="http://www.yhhe.net/book/3915.shtml">重生不良千金</a>)作为壶东县的人,跑到山垣市,还是为了他们乡党委书记的事情,这怎不让王子君的心中升起了一丝丝的怀疑。

    而站在王子君旁边的金田骆等人,此时对于壶东县更是没什么好感。尤其是作为这次团拜会大管家的金田骆,在这种时候被人骚扰王书记休息,更是让他觉得自己有点失职,幸好王书记没有介意,如果真的追究下来,自己该怎么交待呢?

    那郭金梁在王子君的目光注视下,显得有点害怕,他颤声的道:“是……我是为了俺罗书记来的,那个……这个事儿跟罗书记无关,那个啥,钱俺也不要了,人……也从派出所放出来了,您就别追究罗书记的责任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王子君见这男人前言不搭后语,顿时有点头大。但是他的心却告诉他,这个郭金梁反映的事情,和廖熔桦打的那个电话,肯定有什么联系。

    “郭金梁,你先坐下喝口水,慢慢说,你想让我解决问题,总得让我听明白是怎么回事吧?”王子君喝了一口水,然后朝着金田骆道:“秘书长和隆刚留下,其他人都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还要忙。”

    其他人虽然很想在这个时候在王书记面前表现一下,但是听到王子君的吩咐,一个个还是从王子君的房间里离开了。

    见房间里没那么多人了,这郭金梁紧张的情绪才算缓和下来了。等姜隆刚又给他端来了一杯水之后,他才算稳定下来。(<a href="http://www.zhaoxiaolu.com/20/20987/">总裁宠你上瘾</a>)

    “王书记。俺今年一入秋就从家里出来了,一直在建筑工地当泥瓦工。干到现在,楼盖起来了,也该过年了,我就给老板要工钱。”郭金梁说到这里,撇了撇嘴,有一种想要哭的感觉。

    王子君差不多有点明白了,他没有说话,等着郭金梁说下去。

    “那老板死活不给,说没钱,让俺们回家等着。”郭金梁将杯子里的水喝完握在手里。声音有些激动地道:“那个狗日的。俺们三十来个人,每天起早贪黑的给他干了一百多天,天天累得跟骡子似的,不就是为了过年能割块肉,给老婆孩子买点穿的吗。他可倒好,一句让俺回家等着,就想把俺们打发了!”

    越说越激动的郭金梁,脸色变得通红起来,他颤抖的道:“不给俺们工钱,俺们当然不愿意,就围了他的门,让他把工钱给我们舀出来。没想到那家伙心真黑啊,居然找了一帮坏小子。舀着这么粗的钢管打人!”

    王子君看着郭金梁手指比划出来的钢管摸样,眉头轻轻地皱了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在他眼里一件滥用职权的事情,竟然涉及到这么深。

    “俺被打伤了好几个,幸亏王老三舀了一把铁锨才把那几十个坏小子给镇住了,俺的人被打伤了。工钱也没舀到,实在无奈,就给乡里打了电话。”

    “乡里的罗书记知道了情况之后,当天就赶来了,他亲自去见那姓吴的,让他给我们工钱,给医药费。(<a href="http://www.cnnas.com/1/1256/">农门春色</a>)结果那姓吴的不但不给,还扬言让俺们随便告。”

    “罗书记找了好几个部门,结果人家都不管,罗书记一恼,这才让派出所把那个姓吴的给逮到派出所去了,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来,我听派出所的李公安说您要严肃处理罗书记,就……就来找您。”

    王子君的目光落在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郭金梁,目光变得越加的冰冷,他没想到这件事还隐含着这样的内情。沉吟了瞬间,他朝着郭金梁道:“老郭,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回去吧,你放心好了,我们绝对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同志的。”

    说完,不等郭金梁说话,就对姜隆刚说道:“隆刚,你去给老郭安排一个住的地方,让他今天晚上在这里好好休息休息。”

    “王书记,不用,我回去就行了。”没有了怒气的支持,郭金梁好像瞬间又蔫了,两只手难为情的搓着,一副拘束的样子。

    王子君笑了笑道:“天这么晚了,你这个时间回去能去哪儿啊,先去休息吧。”

    姜隆刚知道王书记要有事情要和金田骆谈,当下一拉郭金梁的手道:“老郭,既然王书记安排了,你就跟我先休息休息吧。”

    等姜隆刚和郭金梁走出房间,王子君脸上最后一丝笑容消失了。他朝着金田骆看了一眼,沉声道:“金秘书长,你给壶东县的董闻雍打个电话,问问他究竟是什么情况?”

    金田骆不敢怠慢,迅速拨通了董闻雍的手机,在电话接通之后,王子君就从金田骆的手里接过来电话。

    “我是王子君。”在接通电话的瞬间,王子君沉声的朝着电话那头说道。

    董闻雍本来正睡得迷迷糊糊,此时一听王子君的话,那本来还朦胧的睡意,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净净,他赶忙沉声的道:“王书记您好。”

    “陈金楼乡究竟是怎么回事?”王子君也没有和他说别的,直截了当地的问道。

    “王书记,陈金楼乡的事情都已经处理好了,是罗达开乱用职权,我们已经将被派出所带走的赵先生给放了,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把这件事认真解决了,给您和市委一个交待的。”

    &nbs

    p;听着董闻雍的汇报,王子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他淡淡的道:“认真解决好这件事情,你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么?”

    董闻雍的心顿时就是一颤,他对这件事情哪里不清楚,但是在罗达开和姜隆刚的电话选择起来,他最终还是将筹码压在了王书记的电话上。

    在他看来,不管什么原因,王书记的电话那是高于一切的。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好像办了一件蠢事。

    金碧辉煌的包间里,虽然是寒冬腊月,但是房间里却是温暖如春。穿着旗袍的高挑女子,正在小舞台上边唱边跳,裙摆闪动间,白花花的大腿若隐若现。

    “老赵,喝一杯,把身上的霉气洗掉了!”廖熔桦端起酒杯,笑吟吟的朝着坐在主客位置上的男子道。

    “嘿嘿,谢谢廖总,要不是你老兄,我现在哪能搂着漂亮妹妹唱歌?肯定还被关在小黑屋里呢,真是一处是天堂,一处是地狱啊!”赵德立说话之间,肥腻腻的手掌在他身边女人的胸前用力揉搓一把,狠狠地咬牙切齿道:“那个姓罗的,我跟他没完!不把他给搞残了,老子这个赵字就倒着写!”

    廖熔桦的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不过,这个姓赵的是他的大客户,每年都要在他的会所里砸进来上百万。就算秉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原则,他也得对这个赵德立客气一些。

    “老赵,快过年了,你还是省省心,过几天安稳日子。再说跟他们一般见识实在是小题大做了,那个什么,过段时间,我给罗南市那边打个招呼,让他们将那姓罗的给撤职了就是了!”

    廖熔桦的许诺,引得赵德立脸上的笑意又多了几分,他用力的搂了搂坐在腿上的女人,笑着道:“廖总在咱们省里面黑白道通吃,本事大着哪。这次多亏了您,来来来,我敬您一杯!”

    举着杯子和赵德立又喝了两杯酒,赵德立越发有些放浪,一把拽起来怀里的女人,淫笑着道:“走,跟哥哥唱个歌,就唱那个纤夫的爱!”

    廖熔桦看着房间里的一切,脸上充满了得意之色,对于他来说,这里就是他的王国,而正是通过这个王国,他才能在山省内呼风唤雨。

    “嘟嘟嘟”

    手机的铃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廖熔桦看了看来电号码,就走到一个安静的房间里接通了电话。

    “廖总,您好,我是胡小林。”电话那头,传来了壶东县公安局副局长胡小林的声音。

    “老同学,这么晚了来电话,是不是到了山垣市想要找地方喝酒啊!”廖熔桦在接通了电话之后,笑呵呵的朝着电话那头问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不错,请把《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1/1545/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版权归作者宝石猫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