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十七章 大婚之日(万更)

  
    嫡女生存计划,第十七章 大婚之日(万更)

    第十七章 大婚之日(万更)

    “不是我!不是我!你们不要打我!真的不是我啊!”庄美玉看到庄魅颜一脸急切,竟然被吓倒了,连连退缩,使劲把身体缩进假山的石头之间,畏畏缩缩地颤抖起来,把小布人抱进怀里,一双眼睛慌张地快速旋转,左右张望。(<a href="http://www.yhhe.net/book/3718.shtml">傲剑重生</a>)残颚疈晓

    “不关我的事啊!毒不是我下的……我亲眼看见的……那女人喝了汤就疯了,她又哭又闹……嘻嘻,疯子!嘻嘻,她还打她自己的孩子,叫那孩子滚!疯了疯了!她真的疯了!我没有打自己的孩子,我没疯!嘻嘻嘻!”

    庄美玉又哭又笑,说的话也是颠三倒四。

    春菊沉不住气,道:“小姐,她是真的疯了,您小心别被她伤到了,还是奴婢来问她。”

    庄魅颜点了点头,缓缓道:“别吓到她了。”

    “奴婢知道。”

    春菊顺手摘下自己手腕上的一只金镯子,****道:“来呀,这个送给你的宝宝,你过来,我问你句话。”

    在夕阳的余晖下,金镯子泛着好看的光泽,十分诱人。庄美玉眨了眨眼,终于还是缓缓靠近。

    “嗯,你宝宝真漂亮,几岁了?”春菊有一搭没一搭哄着她,等她完全放松了警惕,才悄悄问道:“你跟我说,你那天看到给女人下毒的是什么人呢?你说了一回的,是不是彩凤那个死丫头啊?哦,不是,是迎香。”

    庄美玉撇了撇嘴不屑地道:“才不是呢!”

    “那是谁?”

    庄魅颜紧张得掌心满是汗水,她离答案似乎越来越近。而此时,她们都没有注意到,假山旁边的草丛中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她们,目光怨毒。

    今日是黄道吉日,是礼部诸位大人精挑细选,数星星看月亮,不知翻了多少古书,终于按照皇帝陛下的吩咐,找到了一个日期最近的黄道吉日。这个日子关系着两个国家的前途命运,半点马虎不得。

    老天爷果然赏脸,骄阳高照。吉时已经到了,玄武大街前送亲的队伍已经排到二里地之外,旌旗随风招展,马不嘶鸣,人不喧闹,停在玄武门前的八抬大轿,披红挂彩,打扮得喜气洋洋,就等着正主儿上轿了。

    一身红装的新郎官萧轩宸似乎并不着急,眯着眼睛望着旌旗的摆动。盛夏已经来临,站在大毒日头下的滋味可不太好受,看着吴阳国的太子殿下站在华盖之下,似乎还挺享受,不急不慌,等着给公主送嫁的官员们可都是老老实实跪在那里呢。

    因为吉时到了,礼仪必须开始。

    负责主持今日和亲大典仪式的主持官吏部侍郎胡大人,更是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一边擦着汗水,一边小声让人去催。

    “大人,已经催了八次了。皇后娘娘说了,再等等就好。”

    胡大人只好无奈地擦了一把汗水,这都什么时候了,再等吉时就过了,这关系到两国邦交啊。

    “胡大人,不必着急。温阔尔与丰安相距几千里,公主自小在皇宫内苑长大,备受帝宠,这次离开丰安,恐怕日后难得有机会再回到她的父皇母后身边。(<a href="http://www.9wh.net/book/11126.shtml">风云王妃</a>)就让她多留一刻吧,也好多享受一阵天伦之乐。”

    萧轩宸平静地说道。

    胡大人知道他说得有道理,只好沮丧地点了点头,然后不安地抬头看了看太阳。

    玄武门终于缓缓打开,喜形于色的胡大人连声音都有些变了调,大声唱诺道:

    “恭送无双国十三皇女贤德晴公主出阁!”

    威严的乐曲演奏起来,乐鼓嗡鸣,丝竹声声,在这一片喜庆而喧闹的气氛中,一顶红缎小轿从玄武门飞快地走了出来。

    四名宫女按照礼仪官的指点,来到轿子前,拂开帘门,扶着晴公主踏上和亲仪式的八抬大轿。

    公主似乎也有点紧张,在四名宫女的搀扶下还差点被自己的裙角绊倒,幸好这四名宫女都是提前受过训练的,眼疾手快,一前一后一左一右,紧紧架住公主,把她扶到轿中。

    萧轩宸静静地看着那名蒙着红盖头的女子,红衫红裙红鞋袜,那颜色在日光下红得耀眼,红得刺目。他的嘴角又浮出惯有的笑意,轻轻拍了拍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的坐骑,表示安抚。

    无双国很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人们纷纷涌到街道的两侧,瞻仰送亲队伍的威仪与风采,皇家气势的八抬大轿,还有那位走在队伍中央,骑着高头大马的英俊太子,以及数不清的陪嫁物品,一时不知羡煞了多少闺中女子。

    送亲的队伍渐渐远去,终于消失在茫茫原野中。对于丰安城的百姓来说,这是一件皇家大事,跟许多的皇家大事一样,发生或者不发生,对他们小民百姓来说完全无关紧要,至多也就是看了一场热闹。街道上的人们渐渐散去,生活恢复正常的秩序。

    送亲的队伍缓缓而行,京城越来越远,在视野中越来越小,最初热闹的乐曲终于也停了下来,剩下的就是孤单而乏味的旅行。他们是一支送亲的队伍,要走很远很远的路。

    刚过午时,人们已经露出疲惫的神情,萧轩宸忽然向陪同的大臣招了招手。

    “宋大人,天气炎热,我看大家走得累了,不如休息一下。公主千金之躯恐怕也受不了这种折腾,反正路途遥远,咱么也不急于一时。”

    “是!微臣遵命。”

    人们松了口气,前面不远正好有片小树林,于是大家各自找了阴凉的地方歇息。公主的轿舆放在树林中央最为凉爽的地方,随行宫女连忙围在轿子周围侍奉着,忽然有名宫女走了过来,为难地看着萧轩宸和宋大人。

    她小声说道:“太子殿下,宋大人,公主她,她说想要……”

    那位宫女面色潮红,羞答答说了几句话,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已经几不可闻,宋大人伸长耳朵也没弄明白她的来意。

    “你说公主她想要什么?”这位宋大人的嗓门挺高,弄得人人侧目。

    那名宫女更加不好意思开口,扭扭捏捏地越说越说不清楚。

    萧轩宸看了一眼公主的轿子,嘴角边露出一贯玩味的笑容,低声道:“轿子里不是有专用的盥桶么?这里是荒郊野地,公主之尊还是不要轻易下轿的好。(<a href="http://www.bzajj.net/7/7922/">庶女也自强</a>)”

    宋大人也有些听懂了,原来这宫女嘟囔大半天,其实就是想说,公主大人想方便方便。他也跟着说道:“太子殿下所言极是。”

    “可是,公主殿下她……她说一定要出来……方便。”

    宫女憋了大半天终于说出一句话。

    萧轩宸笑道:“恐怕公主是觉得闷得慌吧,那就让她出轿走走。”

    他抬手制止宋大人的抗议,继续说道:“我们吴阳国没有那么多规矩,吴阳的婚礼上,女人是和男人一块骑马过去的,你告诉公主,如果她喜欢骑马也是可以的。”

    几名宫女没想到萧轩宸如此体贴,而且容易协商,纷纷露出欣喜的表情,如释重负。她们七手八脚把蒙着红盖头的公主从轿子里扶了出来。她们走到树林的尽头,这里远离人群,几名宫女扯起红色的帷帐,让公主方便行事。

    萧轩宸跟宋大人有一搭没一搭闲聊起来,这位宋大人官位不是很高,看起来他是第一次出京办事,比较紧张。两人聊了一阵子,宋大人有些纳闷地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帷帐,小声说道:“公主方便怎么这么久呢?”

    “女人一向比较麻烦。”

    萧轩宸露出一个男人才能领会的微笑,宋大人也跟着笑了起来,他们曾经某个酒宴上喝过酒,算是认识,宋大人对这位平易近人的异国太子颇有好感,这趟差事算的上是个美差闲差兼肥差,为了混上这差事,可费了他不少银子打点当朝权臣秦丞相呢。

    这时,一名宫女神色慌张地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嚷道:“不好了!不好了!公主,公主她--”

    萧轩宸和宋大人立刻警惕起来,那名宫女结结巴巴说道:“公主不见了!”

    丰安城,瑞祥王爷府。

    今日,同样操办喜事的瑞祥王爷府就显得低调很多,除了门前与院子内装点的红灯笼和喜绸,外面甚至看不出这里今日是新婚之夜。的确,王爷娶进门的只是侧王妃。王府内宴请的宾客都是重量级的人物,人不多,只有一席。

    王爷府的内院,一处安静的院落,湖水环绕着小巧而精致的二层小楼,这里就是新晋的侧王妃的新房,也是她以后这一生的住所。

    凤冠霞帔的庄魅颜静静地坐在满是喜庆的房间里,她微微垂着头,只能看到

    嫡女生存计划,第十七章 大婚之日(万更),第3页

    自己的脚尖,红鞋红袜,今天仿佛只可以有一种色彩,那就是红,漫天遍地的红。屋里只点着两根大红蜡烛,光线有些昏暗。有细碎的脚步声传来,庄魅颜知道那是自己的丫鬟春菊在屋子里移动,如今屋子里只剩下她们两个人,王爷端木皓还在前厅与客人们应酬,大概要等到夜深人静酒宴散后才能回到新房。

    春菊来到她身边,紧挨着她侧身坐下,春菊小声说道:“小姐,吃点东西吧,您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说着话,春菊的手已经伸进盖头里,摸索着往她嘴里塞了一个枣子,一会儿又递进来一粒花生。庄魅颜有些纳闷,道:“你从那儿弄来的?”

    春菊小声道:“在床上捡的。(<a href="http://www.zuowenw.com/">超级强者</a>)奴婢尝了一个,挺甜的。”

    庄魅颜想了想,便笑道:“你这丫头就是嘴馋,听说往新人床上撒的花生枣子都是有讲究的,是寓意--”

    她神色黯然,欲言又止。

    早生贵子!呵呵!早生贵子!

    那日夜里的情形忽然浮现在眼前。

    那天晚上,一名身穿夜行衣的神秘女子闯进庄府的“玲珑居”,庄魅颜让所有人离开,屋子只剩下她们两个人。

    “我叫耶律燕。”那名女子十分爽快。

    当她说出自己的姓名时,庄魅颜已经猜到她的身份,耶律氏是吴阳国两大古老的贵族姓氏之一,那么这位耶律燕一定是吴阳人无疑。

    “我来找你,是希望你可以离开他。”耶律燕直截了当的的个性进一步证明了她是一个标准的吴阳女子,爽快大气。

    “他?”庄魅颜留意到说起“他”的时候,耶律燕的语气微微有些停滞,“他是谁?”

    耶律燕冷然道:“我知道他喜欢你,三年前他为了救你,甚至差点放弃太子的位置,他来回奔波了三天三夜,居然只是为了抱你一整晚。他一点都不像我们吴阳的男人,我们吴阳不像你们无双人那么虚伪做作,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吴阳国在无双国的眼里完全属于尚未开化的民族,许多生活习惯还保留着远古的特色,野蛮无礼。据说在贫瘠的大草原上,至今还保留着一种奇怪的习俗,对于路过的客人,家族会把最美丽的少女送进他的帐篷,一夜风流之后,客人要是愿意就可以留下来,如果不愿意也不会勉强,而这名少女如果有幸生下孩子也决不会受到歧视,家族会帮助她抚养孩子直到成年。

    从耶律燕的话里也可见一斑,无双的女子绝不会说出这样有违妇道的言语。

    庄魅颜久居边疆,与吴阳人打过不少交道,因此对她的大胆并不感到诧异。只是从她嘴里听说三年前救命之恩的真相,心中难免一动,即使已经隐约猜到真相,还是不如得到确切的消息来的震撼。

    庄魅颜道:“你说要我离开他,那就给我一个理由吧。”

    耶律燕眉头一皱,杀机陡起,右手立刻握紧剑柄。此前耶律燕大发雌威已经削断了屋里的蜡烛,因此失去光源的屋子里漆黑一片,庄魅颜看不到坐在对面那个女子这一系列的动作,但是她感觉到遍体林寒的杀气,还有剑在鞘中嗡鸣的细响。

    庄魅颜并不紧张,只是一瞬,对方已经冷静下来。

    耶律燕傲然道:“因为你配不上他!他是吴阳的太子,国主的继承人,是吴阳未来的王,只有无双国的公主才有资格嫁入他的王庭,吴阳的王庭不会接纳一个没有任何用处的女人。”

    屋里寂然无声。

    “我答应你。”庄魅颜的爽快连她自己都觉得惊讶,她以为自己至少应该多犹豫一会儿,或者表现一点不舍。

    那一夜,离开庄府前往瑞祥王爷府的路上,她就在细细思量这个问题。没有尺寸之功,即使嫁入王庭也没有立足之地;同样的道理,太子没有自己的势力,甚至连回到自己国家的能力都没有,空谈什么兴邦立国,空谈什么建功伟业,万古流芳。(<a href="http://www.jslmw.com/0/177/">武炼巅峰</a>)

    “现在这副登云梯就由我亲手为你打造,将来终有一日,我会携卿手,踏上九天云巅,俯瞰万物众生。”那天他说的话言犹在耳,他不曾赌咒立誓,但她知道,男人的话就是最好的誓言,她信他。

    你要为我打造登云梯,那就让我为你铺下第一步吧,一个回不到故国的太子,是没有能力兑现诺言的。

    &nbsp

    嫡女生存计划,第十七章 大婚之日(万更),第4页

    ;庄魅颜踏进瑞祥王府,心中没有一丝犹豫。

    “你深夜过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些?”端木皓问她。

    她低了头一言不发。

    “我答应你。”他的语气仍旧波澜无惊。

    “你恨不恨我?三年前是我刻意掩瞒了真相,故意让你误会是我救了你。”端木皓无比坦然,他的神态让人觉得即使他要害了自己仿佛也是理所应当的。

    庄魅颜缓缓摇头道:“魅颜不恨王爷,即使王爷当时把真相告诉魅颜,那么其结果对今日之事仍旧是毫无裨益,不过徒增烦恼。魅颜知道作为一个无双国的女子,就应该知天命,守本分,能够嫁给王爷,就是魅颜最好的福分了。”

    端木皓微微一笑,当他目送庄魅颜离开的时候,望着她的背影,忽然说了一句话。

    “魅颜,如果你不恨我,那你为什么不肯再叫一声公子?”

    庄魅颜步伐一滞。

    “王爷想要的是庄魅颜,还是祁阳的女掌柜三姑娘?”

    镇静的笑容在嘴角微微绽放,五年前祁阳山下,山溪之边的惊鸿一瞥,一曲销魂醉,一场离世梦,今日终于到了曲终人散,梦醒人惊的时刻。原来,在这世上,每一个人都是有价值可以估量的,只是人们自己不知道而已。

    新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庄魅颜从回忆中惊醒过来。春菊打开房门与来人细细交谈,隐约间春菊的语气似有些不忿。

    “今日是王爷与我家小姐大喜的日子,王爷他怎么可以不过来呢?”

    “姐姐不要着急,王爷叫我等过来传话,就是怕侧王妃误会。今日实在是皇上圣旨命王爷进宫商议大事,王爷说怕回来晚了,叫侧王妃先行歇息,不要等他。这些饭菜王爷说是侧王妃最喜欢吃的,特意叫厨房备下,走之前还叮嘱奴婢给送过来的。”一位年长的侍女温声说道,身边陪同的侍女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饭菜还冒着热气。

    “多谢了!”

    春菊听到这个声音立刻扭头向身后看去,不禁大惊道:“小姐,您怎么过来了?您的头盖?”

    庄魅颜站在她身后,红盖头已经揭开一半,露出右脸上的那块红痣。她没进王府之前,已经有不少传言说她貌似无盐,其丑无比,因此那名小侍女不禁好奇地多看了她一眼,却被她眸中冷冽的寒光震住,情不自禁地低下头。那名大侍女比较平静,始终垂着眼睑,视若无睹。

    庄魅颜示意春菊把侍女手中的托盘接下,大侍女微笑着微微摆手,两人随着进屋,庄魅颜这才知道,原来她们俩是来服侍自己的。(<a href="http://www.foresky.com/book/4090.shtml">特种妻的二手老公</a>)

    王府毕竟不必平常人家,规矩要多一些,两名侍女在一旁伺候庄魅颜吃饭,庄魅颜刚拿起筷子,耳边却传来一阵若隐若现的丝竹声响,她停箸不动,侧耳细听。

    曲调有些熟悉,竟是五年前端木皓在祁阳山下吹奏的《葛生》,音律忧伤,却是用古筝弹奏的,如果能有笛声合鸣,效果自然更好,如今只有一只孤琴把那段曲子弹过来弹过去,反复了好几遍,更显得凄凉。

    “谁在弹琴?”

    那名大侍女雪鸢笑着答道:“那是王妃在弹琴。”

    “王妃不是病了么?”庄魅颜有些奇怪。

    端木皓的正妻是唐明国的明月公主姬明月,人如明月,美貌无双,当年是唐明国的第一美人,第一美人配第一公子,传为佳话。传说姬明月体弱多病,不胜房事,十年来没能生育子嗣,即使王爷对她恩宠不衰,毕竟事关皇家子嗣,端木皓只能遵照圣旨娶了左丞相的女儿左思茹做侧王妃,现在加上她也不过只有两名侧妃。

    听庄魅颜说王妃的病,两名侍女对视一笑,雪鸢解释道:“那只是外界传闻,王妃是先天体弱,并不是什么起不了床的大病,外面还有人说王妃病入膏肓,其实都只是假的。”

    庄魅颜一笑,道:“我只是随口问问。现在天热,屋里久坐怪闷得慌,我想出去走走。”

    雪鸢有些踌躇,道:“这怕是与规矩不合,今日毕竟是侧王妃您大喜的日子,还是明日吧。”

    “园子里又没什么人,咱们就是走走。你们领着我走比较僻静的地方被让人看到不就好了?”

    雪鸢两人面面相觑,始终不

    嫡女生存计划,第十七章 大婚之日(万更),第5页

    敢答应。庄魅颜已经起身在春菊的帮助下,摘下凤冠霞帔,重新换了淡妆,姗姗走出房门,两名侍女见状只好紧随其后。

    园中果然没什么人,十分寂静。走出户外,那曲声更加清晰,她们一行四人捡着园中偏僻的路径的行走,不知不觉间离那琴声越来越近。庄魅颜来到一处亭台向园中眺望,树木掩映间的水轩楼台,弯弯曲曲的水道,高低错落的廊台楼阁,在月光下一览无余,恍如人间仙境。

    乐曲声清晰地传来,庄魅颜仰头望去,只见不远处的楼台上一名女子轻纱宽袖,轻身而舞,姿态盈然,仪态容貌皆是美不可言,宛若仙子。身边坐着一名青衫的中年男子,长发飘垂,在台上抚弦高坐,姿态写意。

    那中年男子模样清秀,书卷气息浓郁。他的琴弹得极好,曲调哀伤幽怨,不尽相思缠绵。

    庄魅颜看到那男子,心念一动,扭头向雪鸢问道:“那人是谁?”

    “那是王妃娘娘。”

    “我是说那个男人。”

    雪鸢轻笑道:“侧王妃不要误会,那是王爷的老师,在府里住了许多年,这几日在教习王妃琴艺。”

    庄魅颜只微微一笑,道:“既然走到这里了,还是上前拜见为好。”

    雪鸢觉得有些不妥,可是看到庄魅颜态度坚决,只有随着她一同来到楼台之上。

    “魅颜拜见王妃。”

    明艳动人的女子微微颌首,那名静坐的中年男子看到她的面孔时,古井无波的面孔上涨出一丝红润,他有些吃惊地问道:“你是谁?”

    庄魅颜没有回答,却轻轻唱了一句:

    “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独处。”

    男子手指微动,琴弦断裂,他的神情似悲似喜,嘴中喃喃地道:“原来是她!你是她的女儿。”

    庄魅颜原来不过一试,现在知道这男子果然是自己要找的人。

    男子抬头望着王妃,淡然道:“明月,我想跟她单独说几句话。”

    姬明月有些恭敬地福了一礼,道:“是!老师。”

    夜渐深,月更明。

    姬明月居住的地方正好在湖水中央,月色景致最好,坐在露台之上,既可以看到头顶明月,也可以看到水中明月,另外屋中还有一轮皎月,指的却是姬明月自己,端木皓曾戏称此景为“三月同辉”。

    姬明月仰望头上明月,忽然想起前景种种,她来到无双国与这名男子已经同住了十二年。

    “你又在这儿看月亮,仔细夜深有风。”身后忽然传来那男子平和而熟悉的声音。

    “今日是你新婚大喜,你不去新人的房间,来我这里做什么?”姬明月并不回头。

    “这么晚,我想她应该已经休息了。”

    “原来是怕搅了她的清梦才来找我的。”姬明月袖袍轻甩。

    端木皓抢前一步将她搂在怀里,柔声道:“你生气起来的时候还是跟十年前一样,像个孩子般任性。我听她们说,你们今晚在院中见过,老师也在场。”

    这句话似是描述又像是在求证。

    姬明月却反问道:“大婚之夜,你那位皇兄好没道理,好端端把你叫到皇宫做什么?难道他不知道春宵一刻值千金?”

    姬明月的眉角露出笑意,她小巧的身躯依偎在端木皓宽大的怀抱里,头顶抵着他的下颌。

    端木皓淡然一笑,对她的无礼言语毫不见怪,道:“晴儿失踪了。”

    姬明月一怔。

    提起那个任性胡闹的小公主,端木皓也有些头疼,蹙眉道:“那丫头让贴身的宫女穿着喜服坐进和亲花轿,瞒过了所有人,她自己则不知去向。宫里面直到傍晚发现少了一名宫女,皇后亲自拷问公主宫殿所有侍奉的人,终于把真相问了出来。现在宫里也乱了套,既不敢声张,又要想办法找人。”

    姬明月“扑哧”一笑,道:“那叫你进去有什么用?”

    “皇上马上派人追赶送亲队伍,想让随行的宋大人想办法拖住送亲队伍的行进速度,只要在

    嫡女生存计划,第十七章 大婚之日(万更),第6页

    出了祁阳山边界之前把公主送过去,一切还来得及。”

    姬明月静静地看着端木皓,他们夫妻多年,她从端木皓谨慎的态度看出来,事情没那么简单。

    “可是一连派了三波信使,竟然没人回来。”

    姬明月疑惑地道:“送亲的队伍庞大,行动缓慢,现在离城最多百里,信使怎么可能赶不会来?除非--”

    “除非有人故意不让信使回来。”端木皓叹道:“这就是皇兄让我进宫商议的关键所在。”

    姬明月宽慰道:“祁阳关有楚将军,一切不是不可挽回的。”

    端木皓不置可否。他沉吟道:“我已经向皇兄请旨,调派五千御林军让我去追上送亲队伍,并且亲自跟吴阳国太子解释。”

    “不可!”姬明月皱眉道:“你不可出城!更不可带兵出城。”

    “为什么?”

    “近日城中颇有谣言,有小儿念诵童谣,已经越传越广。”

    姬明月从袖中掏出一张字条递给端木皓,端木皓接过来一看,字迹很是简陋,纸张也很粗糙,上面写了一行字:

    日月同辉意扬扬,

    螟蛉之子休猖狂,

    世间自有降魔者,

    锄奸铲恶显祥瑞。

    端木皓微微皱眉,道:“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姬明月道:“日月为明,扬音同阳,最后一个字连起来是‘扬狂者瑞’,这首诗是在影射你与明阳宫。”

    “笑话,本王岂会怕了那些小人?”

    “你自然是不怕,可是有人会怕!你在这个时候带着五千精兵追赶几百人的送亲队伍,难道就不怕有人弹劾你是借机收揽兵权?”

    端木皓轻叹道:“信使一去不回,送亲的队伍一定出了问题。如果现在不赶快追赶,万一出了祁阳山,那一切都来不及了。”

    姬明月道:“你可以飞鸽传书楚易凡,让他阻止送亲队伍出关。”

    端木皓露出从未有过的犹豫,道:“现在本王最担心的人,反而就是他。”

    姬明月默然不语,端木皓抬头望着天上明月,柔声道:“他跟御风是不一样的,本王虽然把兵权给了他,但是始终不放他出京城,原因就是如此。”

    夜深人静,远处传来敲梆子的声音。

    端木皓温柔地望着姬明月,轻声道:“已经是三更天了,我送你去休息。”

    姬明月低头不语。端木皓把她抱进里屋的帐内,姬明月仍旧一言不发,端木皓望着她春水般的双眸里已经没有任何涟漪,抱着她的手指终于缓缓松开。

    “十年了,你仍旧是恨我的。”

    语气多少有些失望,却仍旧温和。

    “那件事情是本王错了,但是也是****无奈,本王又何尝愿意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骨肉……”

    “王爷答应过明月,永远不再提这件事情,也永远不再碰明月的身体,今日一聚已经是破例了。”姬明月打断了他的话,声音冰冷,没有任何感情。

    端木皓脸色颓然,无奈地退后两步,近乎绝望地看着她,然后转身离去。

    “王爷,这是王妃让奴婢送给王爷的,说王爷一看便知。”

    端木皓刚刚走出姬明月的住所,有名小丫鬟从后面追了上来,气喘吁吁地说道。

    端木皓接过她手里的物件,原来是一个小小的令牌,上面刻着一个“姬”字。端木皓认得这个令牌,这是唐明国的皇家令牌,紧急情况下可以调动兵马。

    “王妃是说什么了?”端木皓忍不住抬头看着湖中央的露台,那里空无一人。

    小丫鬟跪在地上一字一句的学道:“王妃还说,不管怎么说,她也是王爷的妻子,而她不是一个人嫁到无双来的。”

    她不是一个人!

    他也不是一个人!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br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嫡女生存计划》不错,请把《嫡女生存计划》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嫡女生存计划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嫡女生存计划》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1/1987/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嫡女生存计划版权归作者木末发红萼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