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宫门之路

  
    嫡女生存计划,第二十四章 宫门之路

    那个黑衣人是你么?

    庄魅颜疑惑的目光落在萧轩宸脸上,后者的不动声色显然是一种默认。(<a href="http://www.yhhe.net/book/3664.shtml">蛇王孕妻:爱妃乖乖洞房</a>)残颚疈晓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打晕秦风扬?”庄魅颜的眼前浮现出当时的情形,她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那个黑衣人一进门就跟秦风扬动手,好像两人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我在救他!”萧轩宸毫不犹豫地说。

    把人家打晕还说是在救人,这算什么道理!

    庄魅颜眉心微蹙,充满疑惑。

    “那他现在在那里?”

    “应该是被他的姐姐皇后娘娘关在天牢吧。”萧轩宸的语气很轻松,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他的手臂牢牢圈住庄魅颜,而小女人的身体已经有些僵硬,虽然还是把额头抵在他的胸口处,然而她却不再说话了,也不再看着自己。他低头瞧了瞧,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生气了?你想说,要是我把他跟你一块带出皇宫不就好了,干嘛把他打晕?这下好了,皇后娘娘肯定以为是她的弟弟带着人救了你,我分明是在栽赃陷害。好端端的人进了天牢,会有什么好下场呢?就算不死也会判个流放之类的罪名啊。”

    萧轩宸用轻松的语气调侃道。

    “哼!”

    庄魅颜大为不满,她终于歪头斜乜了那家伙一眼,然后叹道:“我明白了!因为那时你已经知道端木皓的军队马上就会赶回京城,皇后他们的阴谋已然败露,这样可怕的罪名是会株连九族的。如果当时的秦风扬是被皇后打入天牢,那么到了现在,就会成了他没有跟自己的父亲姐姐同流合污的最好证明,他的罪名也会抵消。”

    “你说,王爷会不会放过他?”庄魅颜说道最后迟疑起来。

    “端木皓想不想放过他恐怕不是关键所在,现在的格局已经不是端木皓一个人可以左右的。”

    “可你刚说了,他已经是摄政王。”

    庄魅颜是聪明人,只强辩了一句,立刻领悟到了什么,轻轻垂着头。

    “小白。”

    “嗯。”

    “我想进宫。”

    “现在?”

    “嗯。”

    从她低着头柔声叫“小白”开始,萧轩宸就知道这丫头不怀什么好意,果然是出了一道难题。且不说现在宫里的情形外人不适合进去,就说她现在的伤势未愈,他也舍不得让她乱跑啊。

    “一定要去么?”

    萧轩宸叹了口气,道:“好吧,我陪你。”

    丰安城,皇宫内院。

    皇后的宫殿,高大辉煌,一切如故。端坐在高高的主座之上的盛装女子正是当今皇后娘娘。或者这样的评说是不够准确的,应该说是前皇后娘娘。就在昨天瑞祥王爷端木皓带领军队以“勤王政,清君侧”的名义顺利进入丰安城,其中几乎没受到什么抵抗,京城外围的众军闻风而降。(<a href="http://www.yhhe.net/book/2097.shtml">阴师人生</a>)

    主力部队一个是长信侯的南方部队,长信侯称病休养,南方部队根本调遣不动,而北方楚易凡的军队更是直接声明援助瑞祥王爷,“唯王爷马首是瞻。”

    京城终于无救。

    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争,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唯一无辜的就是埋骨深山的两千禁卫军,他们本是奉命监督端木皓,结果反被端木浩联合吴阳国将其一举歼灭。

    现在真安静啊!诺大的宫殿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瑞祥王爷回到丰安的消息传来之后,宫里人心惶惶,或者跑去向获胜者讨好请赏,或者打点包裹趁乱偷偷溜掉。

    这两样事情她都不能做,她是皇后,前皇后。

    昨天,瑞祥王爷进入勤政殿,召集文武百官,宣告天下。先皇因为年事已高,久病缠身,实在无力处理国事,愿意把皇位让给自己最小的儿子,自己则去做逍遥快活的太上皇。

    “太后娘娘驾到!”

    一声高过一声的传报断续传来,在空旷的大殿中回荡着。

    皇后

    小说者

    嫡女生存计划,第二十四章 宫门之路,第2页

    秦氏的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不只是在嘲笑对方的虚伪,还是在嘲笑自己的落魄。

    在众多宫女太监的拥簇之下,身穿****凤袍的江芙白缓缓步入宫殿。

    “姐姐可好?姐姐为什么不去陪着太上皇?太上皇不日就要启程前往南方温暖湿润的都安城颐养天年,姐姐与太上皇夫妻多年,难道不去给他老人家送送行么?”

    江芙白缓缓说道,声音之中隐约有金石之音。

    秦氏冷笑一声,道:“原来你还是忍不住,要过来看哀家的笑话。”

    “大胆!竟敢对太后娘娘无礼。”

    一名太监装腔作势地走上前去指责道。

    “啪!”这名想在主子面前讨个头彩的奴才得到了一个巴掌。

    这个巴掌是秦氏给的。

    “打得好!姐姐,这奴才原来是你身边的人吧,忘恩负义的东西,打得好!”江芙白笑吟吟地说道。

    那个太监两边没讨到好处,捂着脸哭丧道:“太后娘娘饶命!小的多嘴!”

    他左右开弓拼命打起了自己的嘴巴,声音响亮。

    江芙白看都不看一眼,只是对秦氏笑道:“姐姐,这样的东西也只得跟他生气,打他仔细脏了姐姐的手。你们先出去吧!哀家有几句话想对姐姐说。”

    众人退去。

    江芙白昂头环视整座大殿,金碧辉煌,高大空旷。

    秦氏阴冷地笑了起来,越笑越厉害,无法控制,最后连眼泪的都笑了出来。江芙白静静地望着她,等她停歇下来。江芙白才柔声道:“姐姐是不是在笑你一生机关算尽,到头来还不是落得两手空空。”

    秦氏好不容易止下的狂笑终于又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哈哈哈……你这是在说你自己吧。(<a href="http://www.tjzm.org.cn/0/7/">重生小地主</a>)今日你来给我送行,将来谁来给你送行呢?这后宫里从来就没有一个赢家!”

    “你不要以为你逼死了我,你的丑事就没人知道了。你的孩子,小皇上,哈哈哈!……报应啊!报应啊!皇上,您在三十二年前做下的孽事今日终于遭到报应了。”

    江芙白脸色骤变,皱眉道:“你当真是死不悔改!无怪太上皇都不愿意带着你同去都安城。哀家本来看在与姐姐相识一场的份上,想替姐姐向太上皇求个情,看来也是多此一举了。”

    “那姐姐一路走好,哀家不送了!”

    “你怕了!哈哈哈!你怕了你怕了!就算你们杀了我,又怎么堵得了天下悠悠众口?小皇上他是--”

    江芙白缓缓走出殿门却看到伫立在门口的庄魅颜,庄魅颜脸色苍白,虚而无力地依靠在身边的黑衣男子身上,殿门还没有完全关闭,里面还有声音陆续传来。

    “……他不是皇上的骨肉,他绝不是皇上的……唔唔,放开哀家……你们这些奴才……唔唔!”

    几名宫女太监匆匆挤进殿门,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小,终于消失不见了。

    庄魅颜静静地望着站在台阶之上的江芙白,盛装华服,凤冠高戴,好一个母仪天下的太后娘娘!年少时代的记忆渐渐远去,那个巧笑盈然的芙白姐姐,那个大度伸手相救的芙白姐姐,终于再也无法跟眼前这名女子重合在一起了。

    庄魅颜有很多很多话想问她,可是刹那间,两个人只能四目相对,谁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一个女子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她步履匆忙,好几次差点被自己的裙角绊倒。她一边哭泣着一边叫喊着,眼睛望着皇后的宫殿,神情焦急。

    “母后……母后!”

    “母后,晴儿回来了!”

    “母后,母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为什么他们说父皇不肯见我?我去了父皇的宫殿,父皇为什么不在那里?父皇在那里?他们为什么不让我见他?”

    端木晴的眼睛已经哭得红肿,显然她已经在皇宫里奔跑了很长时间,胸膛急剧起伏着,以往高傲的姿态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惶然不安。

    端木晴匆匆进过庄魅颜身边,她对其他人一概忽视不见,江芙白身边的几名

    小说者

    嫡女生存计划,第二十四章 宫门之路,第3页

    宫女上前想阻拦她,却被她粗鲁的推开。

    “滚开!你们这些贱人!我是晴公主,我要见母后!”

    这位公主还是保持着最后的一点嚣张,殿门在她眼前轰然关闭,她着急起来,上前用力拍打着厚厚的门板。

    “开门!母后,我是晴儿啊!连您也不愿意见我了么?”

    “晴儿错了!晴儿不该任性的!母后您快让人把门打开吧!”

    端木晴呜咽着,不管她怎么用力,那两扇巨大的门板仍旧默默耸立着,关闭着,永远也不会为了她而打开。

    江芙白和庄魅颜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江芙白显得无动于衷,庄魅颜则欲言又止,轻轻叹了口气。(<a href="http://www.bookgg.com/0/85/">都市艳遇人生</a>)

    从云端到淤泥,命运就是如此喜欢嘲弄世人。

    “太后口谕:皇十七女贤德晴公主,已下嫁祁阳大将军楚易凡为妻,其虽贵为公主之尊,亦应遵守妇道,即刻起离开丰安,启程祁阳,不经谕召,永不得踏入皇宫。”

    一名太监对端木晴大声念诵着。

    端木晴呆如木鸡,似乎根本没听到他说的话,双手紧紧扣住门板,眼泪汩汩流出,喃喃地说道:“母后,晴儿错了,晴儿不该任性,不该离开您,不该自己跑去找楚大哥。晴儿嫁给楚大哥,母后就不要晴儿了么?”

    那名太监干笑两声,道:“楚夫人,太后仁慈,不追究你逃离和亲之罪,念你与楚大将军一片情意,特许你下嫁楚大将军。从你离开皇宫的那天起,已经和这里没有任何关系了,请你回去吧!”

    端木晴已经六神无主,如此多的信息量已经超过了她的承受能力。

    “太后,你是说我母后她--”

    看到端木晴失魂落魄的样子,太监轻蔑地笑了起来,道:“太后娘娘就在你跟前,还不赶快谢恩!前皇后勾结外臣,意欲谋反,太上皇念她侍奉多年,只赐一杯毒酒,了却残生。”

    最后这句话端木晴听得清清楚楚,她尖叫一声,更加疯狂地拍打着殿门。

    “母后,母后……不要啊!母后!”

    拍了几下,她忽然领悟到什么,回头望着江芙白,目光怨毒,转而又变得哀怜。端木晴踏前几步,“噗通”跪在地上,哭道:“娘娘,求您救救母后!”

    “大胆!这是当今太后娘娘!”太监呵斥道。

    端木晴俯拜在地,颤抖片刻之后,闷声道:“晴儿求太后娘娘开恩,放我母亲一条生路。”

    往日的倔强终于还是输给别人了。

    即便如此,她仍旧得不到她想要的回答,甚至连一句回音都没有,对方冷漠无情地站在那里。

    端木晴咬了咬牙,连连叩首,额头用力撞击石阶,鲜血横流。她仿佛不知道疼痛,兀自捣头如蒜。

    “太后娘娘!晴儿年少无知,得罪过您,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求您放过我母亲!”

    每磕一下就重复一遍,石阶上也留下斑斑血迹。

    江芙白仍旧无动于衷,仿佛什么都没看到。

    庄魅颜有些看不下去,长叹一声,道:“事已至此,就算让她们母女再见一面又何妨?你当真心硬至此!”

    “是啊,哀家的心怎么会变硬呢?当初哀家也是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的女人啊!”江芙白的微笑有些疲倦,她轻声道:“哀家只是奇怪,当初哀家在后宫里受尽欺辱的时候,怎么就没人站出来跟她们说:退一步吧,何至心硬如此!”

    “现在,哀家懂了!哀家不心硬的话,跪在这里的人就是哀家!”

    庄魅颜终于无语,江芙白被父亲庄严元送进后宫,一个一点势力都没有的女子在宫中委曲求全的生活,她虽然不了解,却也能猜到一二。(<a href="http://www.dojochina.com/dojochina/1/1793/">网游之傲视群雄</a>)

    “你要如何处置秦风扬?”庄魅颜问道。

    庄魅颜的眼睛已经不再看着那个磕头不止的女子,而是看着江芙白。

    江芙白却看了看身边的太监,后者立刻会意,大声说道:“太后娘娘回宫了!”

    江芙白在众人的拥簇下缓缓走下台阶,经过庄魅颜身边时,她

    小说者

    嫡女生存计划,第二十四章 宫门之路,第4页

    停留了片刻。

    “他的命不是我想要的!”

    端木晴还在机械性地叩着头,身体和灵魂都已经麻木,身边的殿门缓缓打开,空旷的殿堂里仆卧着一具尸体。端木晴的动作终于停滞下来,她有些迟疑地转过头,骤然发出一声惨叫。

    “母后--”

    庄魅颜不愿意再看下去,她转身离开这里,与江芙白的方向正好相反,一个向东行,一个向西去。

    那个“九香还魂水”果然颇有灵效,浑身的疼痛已经止住,除了身体有些虚弱之外,庄魅颜已经能自己行动。她的步伐有些快速,萧轩宸一声不吭,只是紧紧跟在她身后。

    庄魅颜忽然停下脚步,身体就落入萧轩宸的怀抱。

    “怎么啦?你不想去找他了?”他的声音很温和,仿佛是在哄一个赌气的小女孩。

    庄魅颜已经觉得有些疲乏,她说道:“我找他,他会答应放过秦风扬么?”

    “如果娘子一定想要秦风扬活命的话,我可以做到的。”

    “不!不!”庄魅颜断然回绝,甚至连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回答的如此决然。

    “你早就知道,就算把他送进天牢,有人也不一定愿意放过他,是吧?”庄魅颜有些伤感地说道。

    “我能做的只有那么多,我没有权利替别人选择什么的。他不死总是有人于心不安的。”萧轩宸沉声道。

    “可是,他救过我的命。”

    萧轩宸淡然道:“这件事情娘子就不要管了,我自有分寸。”

    庄魅颜并没有为对方的体贴感觉到欢快或者是释然,相反,她的心头反而有些沉甸甸的感觉,说不清原由。

    丰安城,天牢。

    这里是暗无天日的地牢,除了上方一个小小的通风口露出一丝微弱的光亮之外,点在过道上的油灯像随时都会熄灭的鬼火,时隐时现的跳动着,完全不能给人光的感觉。

    最尽头的一间牢舍,和其他牢舍并没有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里面的人。牢舍中央的空地上一名白衣男子盘膝而坐,神情漠然,仿佛人世间的一切已经与他毫无关联。他就是三天前被送进天牢的秦风扬。

    他是无双国堂堂丞相之子,也是当今皇后的亲弟弟,却也落得身陷囹圄的境地,不禁令人扼腕叹息。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人为他感到叹息了。秦家已毁,皇后已废,就连皇帝也换了人,整个朝廷更新换代,这一切仅仅发生在他入狱前后的短短三天时间内,外面都变了样,而他也永远的失去了自由。(<a href="http://www.lyqchc.com/4/4626/">天下男修皆炉鼎</a>)

    外界关于他的评判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刚进来的时候,狱卒还来跟他这个国舅爷喝酒,他认识的人很多很杂,所以他自己都不记得什么时候跟这个人有的交情。那时候,狱卒还开玩笑,说等他出狱可别忘了回请。是啊!谁会相信皇后娘娘会害死自己的亲弟弟,过几天自然就会消气。那个时候,一名普通的狱卒是不会知道外面的天就要变了,更不会知道秦风扬到底犯了什么错,即使现在,那名狱卒也还是不明白的。

    外面都说秦风扬秦捕头是个耿直的汉子,他不畏强权,不跟自己的父亲同流合污,还据理力争才会被皇后下狱。

    那就应该无罪释放啊!

    狱卒不懂这个,他只是奉命给这个年轻人端来一盘酒菜,他心里很敬佩这个年轻人,他知道这个年轻人查过很多案子,都是别人不敢查的。他是一名普通的狱卒,不能为这个男人做些什么,可是他还是敬佩他,他觉得他是条汉子。

    他把端来的饭菜恭恭敬敬地摆放在秦风扬面前,本来想说点什么,不过他偷偷瞄了一眼跟在身后的那名年轻将军,还有他腰间的佩刀,这名将军虽然不说话,可是他身体里散发着战场的味道,混合着鲜血的腥气还有兵器的肃冷,他的出现让周围的空气骤然间变得冰冷起来。狱卒不敢停留,悄悄退了出来。

    临走时,他还是忍不住偷偷回头瞥了一眼,牢舍内,两人静默的对峙竟给人一种决战的感觉。

    “公子派你来的。”秦风扬缓缓起身,背负双手,神情淡然。

    “当初你我都是得到公子赏识的人,你自己也很清楚,你断案查案,有很多时候都是公子在暗中支持你的。”楚易凡沉声道。

    他们曾经是最好的兄弟,最好的朋友,现在呢?

    秦风扬傲然道:“风扬还是五年前那句话,我是无双国的臣子,不是权臣的幕仆。”

    道不同,只能不相为谋。

    这个结果本来就在楚易凡的预料之中,他太了解自己的这个好朋友,除了政见,他们的私交一直不错。

    秦风扬微笑着端起酒壶,然后打量着托盘里的几样小菜,很精致,都是他喜欢的菜肴。他捏了一枚花生米放进口中,又捡了一块酱牛肉,一边嚼着一边叫起好来。

    “哈哈!果然是老方家的那份,味道足,有嚼劲。”

    他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举在半空,冲着楚易凡笑道:“公子让你来送我一程?”

    楚易凡默然不语,秦风扬微微一笑。

    “请你转告公子,倾巢之下焉有完卵,秦家已毁,我秦风扬又岂能独活!我秦风扬一生所做之事,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于地,就算现在去见秦家的列祖列宗,也是问心无愧的。他端木皓将来有一日,敢不敢像我一样毫无愧意地面对先皇,说一句:我绝无私心!”

    酒盏已经空了,楚易凡缓缓转身,他丢下一句话。

    “你不懂公子,我们都不懂公子,所以你凭什么认定他不敢那么说呢?”

    这句话似乎是说给空地听的,在他转身的瞬间,牢舍里响起酒杯跌落地面发出的碎裂声,还有沉闷的人体倒地声。楚易凡的脚步没有任何滞留,毫不犹豫地从惊慌跑来的狱卒身边的经过。

    “罪犯秦风扬突发急病身亡,你们把他的尸体抬出去好好埋葬吧。”

    狱卒张大嘴巴,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而楚易凡根本就没有看到狱卒惊讶的神情,他头也不回地离开天牢,这里的空气污浊而沉闷,压抑而充满痛苦,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地面上,回到阳光中。

    外面的阳光有些炫目,现在刚好是正午,阳光最绚烂的时刻。

    天牢大门之外的广场边缘站着一名女子,相貌普通,衣着也很普通,普通到只要她一转身融入人群的话你就根本辨认不出来她。她有些焦急地朝大门的方向张望着,看到楚易凡走出天牢大门,因为紧张而变得苍白的小脸终于涌上一丝血色,她鼓起勇气跑了过去。

    “楚大哥,风扬他--”她努力做出一个微笑的姿态,然而对方却默言不语。

    “风扬他--”她犹自不死心,好像惯性作用一样呐呐地重复道。

    “公子要他死!没有人可以救他的。”一声长叹。

    她忽然觉得天地莫名的有些摇晃动荡,害她站都站不稳,她情不自禁抬起头想看看发生了什么,天还是那么蓝,太阳还是那么耀眼,只是楚易凡的面孔挡在了她眼前,来回移动着,嘴唇上下合动似乎在说着什么,可是他一个字都听不到,一个字也听不到,她只知道那个男人的头颅慢慢遮挡住了上方明亮的太阳,终于,最后一丝光芒于她的明眸中悄然熄灭。

    瑞祥王爷府。

    庄魅颜也在焦急的等待着,萧轩宸说出去一下,一去就是大半天,天都快黑了,人还没回来。庄魅颜免不了要胡思乱想,越想越惊心,越想越害怕。春菊硬是把她拉到床上躺下,可是翻来覆去也睡不着,最后还是身体虚弱抵抗不住疲劳,迷迷糊糊睡去。

    有人在屋子里低声说话,她一下子惊醒过来。

    “她睡了?”

    “是!”

    庄魅颜翻身坐起,一下子扯痛了伤口,原来那个“九香还魂水”是有一定时效的,伤口毕竟不能一下子长好,还是要慢慢调养。

    她不顾疼痛,急着问道:“秦大哥呢?”

    萧轩宸微微一笑,把她抱进怀里,柔声道:“小白办事娘子不放心么?我说救得了就一定救得了,从今以后我不会再骗你的,一个字也不会。”

    庄魅颜有些愧然,低声嗫嚅道:“不是啊!我只是--”

    “娘子竟然是在担心他啊!这个问题--那小白是不是该再去把他杀了?”萧轩宸故意皱起眉头,似乎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

    小说者

    嫡女生存计划,第二十四章 宫门之路,第6页

    庄魅颜大为羞恼,又是娇嗔,又是敲打,萧轩宸好一阵的道歉总算把她哄得缓了颜色。

    春菊似乎有些不放心,小心地陪笑道:“听外面说,今日秦捕头在天牢里暴病身亡,尸体已经入殓,看来只是传闻了。”

    庄魅颜歪着头看了看萧轩宸,后者爽朗地一笑,道:“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吧。”

    庄魅颜被萧轩宸抱上一辆马车,三个人静悄悄地离开瑞祥王爷府,马蹄轻快,在京城奔驰着。如今瑞祥王爷府应该是改口叫摄政王府,可是人们已经叫的顺口,一时间改不过来。

    马车跑了很久,最后终于停了下来。

    庄魅颜被萧轩宸抱下马车,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这里似乎是东城的一座普通民宅,从外表看白墙青瓦,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不大的两扇木门大敞而开,木门上方悬挂着白色灵幡,大家顿时觉得气氛有些肃穆。

    庄魅颜看到这种情形心中又是纳闷又是忐忑,不明白萧轩宸把自己带到这里的用意,她在春菊的搀扶下,跟在萧轩宸的身后向屋里走去。

    绕过石屏风,里面的院落很小,几步就可以看到厅堂。诺大的一个“奠”悬挂在厅堂的正中位置,这里俨然已经成了灵堂,夕阳的余晖落在停靠在屋子中央的一口薄棺之上,更添凄凉。屋子里静悄悄的,似乎没有任何生气,庄魅颜走得近了,才看到棺材里面的角落里坐着一名男子,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地面,一动不动,他的怀里躺着一名身穿白色孝衣的女子,女子的唇角残留着黑色的血渍。

    “秦大哥?”庄魅颜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试探着叫道:“秦大哥。”

    那个男人的反应很迟钝,他眯起眼睛,无神的眼珠茫然转了一圈,最后终于落在庄魅颜身上。

    “你的头发?”庄魅颜吃惊地道。

    秦风扬一头乌黑的长发已经慢慢变成灰白色,而且颜色越来越淡,这情景的确让人吃惊。秦风扬看了一眼散落在肩头的白发,仍旧无动于衷。

    庄魅颜只好把疑惑的目光投向萧轩宸,后者叹了口气,小声道:“这就是假死之药的后遗症。他在天牢里服下的只是假死之药,只有这样才可以把他弄出天牢,从此以后,世上再没有秦风扬这个人了。”

    “媚娘死了!”秦风扬喃喃地说道,手指温柔地抚摸着怀中的女子,那女子身体尚且柔软,似乎还有余温,死亡离现在的时间不会太久。

    “媚娘死了!”没有什么感情的声音却有一种可怕的悲伤蕴藏其中,无力发泄更让人感觉痛苦。

    “为什么我还活着?所有人都死了!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那个男人忽然像受了伤的野兽一样咆哮起来,声音悲愤。

    庄魅颜心中十分难过,她虽然不认得这个女人是谁,然而从秦风扬的神情可以看出来,这个女子必定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情不自禁脱口而出。

    萧轩宸也有些出乎意料,这时身边走来一名黑衣男子,附耳对萧轩宸低声说了几句话,萧轩宸点了点头。他望了一眼头发已经变成花白的秦风扬,不由发出一声叹息,转身对庄魅颜低声说道:“ 这女子是他的妻子媚娘。”

    萧轩宸派人把秦风扬的“尸体”用棺材运出天牢,为了掩人耳目自然要直接送回他的府上,却没想到他的妻子竟然悄悄服下****,意欲与丈夫共赴黄泉。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而且出乎萧轩宸的预料之外,令他也有些自责,他微微摇头道:“是我太大意了,原以为假死之药只要几个时辰就会自动失去效力,秦兄也会自动醒来,却不想嫂子她--如此刚烈,实在世间罕见!”

    他心中却有一个很大疑问,终于没有说出来。

    庄魅颜心中难过,暗自垂泪,春菊也是唏嘘不止,抽抽噎噎,女人看到这样伤感的场面都难免会落泪,更何况秦风扬与庄魅颜还有过救命之恩,虽然她们都不认识这位秦夫人,见她红颜命薄,只是一念之差就于丈夫阴阳相隔,人间惨事莫过于此。

    萧轩宸本来想计划带着秦风扬一起离开丰安城,也算是护他周全,如此变故令他促手不及,在这种状态下,想让这个男人离开这间屋子恐怕是很难办到的事情。

    他轻轻对庄魅颜说道:“让他一个人静一会儿吧!咱们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

    小说者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嫡女生存计划》不错,请把《嫡女生存计划》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嫡女生存计划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嫡女生存计划》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1/1987/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嫡女生存计划版权归作者木末发红萼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