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11章—第13章 和柳烟婶婶的激情

  
    秦羽借着灯光火热地看着柳烟这个绝色美妇的身、体,偷偷吞了一口唾液,身下的巨物更加坚挺上翘了,在暴涨中增大了一个号。

    “啊!”看到秦羽这么大的丑陋东西,柳烟终于忍不住惊呼一声,她没想到男人的东西会大到这种程度,比她那死去的丈夫要大二、三倍之多,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

    秦羽听到柳烟婶的惊呼才回过神来,看到柳烟婶盯着自己翟龙,得意一笑,故意向她挺了挺,道:“婶婶,大吧?”

    被秦羽这么一问,柳烟羞得满脸通红,急速地喘息着,偏过头去。

    秦羽看着绝色倾城的柳烟婶那巨大的雪峰在黑色胸罩的束缚下剧烈的匍匐着,修长的美腿在紧张中有些不安地加紧,粉红色的湿湿地贴着她滚圆的臀瓣,中间的阴皋都高高的突起,下面的都隐现出来。秦羽颤抖着伸出双手摸在柳烟雪白滑腻的大腿上,轻柔贪婪地抚摸着,缓缓向上移动,此时此刻他都有些忘记了给柳烟婶淤青处抹万花油,有些轻浮地占着她的便宜。

    当柳烟被秦羽的手一摸,浑身一颤,仿佛被一阵电流击中,脸色有些发红。秦羽的手掌一寸寸地侵占着柳烟雪白的大腿肌肤,将万花油涂在她的淤青处之后,却不由自主地向上。

    柳烟呻吟一声,内心燃起一团火焰,摇摇头,看着秦羽,抓住他的手,不让他乱动,娇羞道:“小羽,谢谢你。”

    秦羽听着柳烟柔腻的语气,再也忍耐不住,大手粗鲁地向上,一下子按在她肥厚的,大力一揉,整个雄健的身体一个猛扑,将柳烟压在身下。

    “不要……”柳烟惊慌失措地用玉手抵住秦羽结实的胸膛,偏过头去不敢看秦羽火热的眼睛,那种眼神带着野兽的危险光芒,让她的内心一阵发颤。

    秦羽压在柳烟的身上,在柳烟的脸上脖子上热吻着,喘息道:“婶婶,我要惩罚你!我要你当我的女人!”大手更是用力地搓搓着她的臀瓣,狰狞的巨物更是隔着湿热的粉红,顶住她那熟得出水的私密处,并有力摩擦顶动。

    “啊……”柳烟只感到秦羽浑身火热,强烈地阳刚气息熏得她娇躯发软,祈求道:“小羽,不要……”她用力挣扎着,可是娇躯一扭,就形成了和他火热摩擦,更是一阵发软,玉手抵住他的头,一双玉、腿弯起来蹭踢着他的腿。

    秦羽嫌弃柳烟的手碍事,伸手将她的手腕抓住抵在木床上,喘息道:“婶婶,我爱你!就是当禽兽,我也,在所不惜!”此刻的秦羽,终于有些疯狂了,没有她手的阻挡,终于将嘴巴盖在她的柔唇上。

    “呜呜呜……”柳烟喘息着,摆着头,却不能发出声音,只能咬紧牙关,防止秦羽将舌头伸到自己的嘴里。

    秦羽对于女人的一系列反应早就得心应手,的巨物隔着薄布片,往柳烟的敏感阴、唇重重一顶,让她不由自主地呻、吟一声,乘着她喘息松开的劲儿,便将舌头,强行顶开他的牙关,虽然她一力躲闪,还是揪住她的舌头,用力的缠绵起来。

    这时候,柳烟已经没有挣扎地劲,双腿盘在秦羽的雄腰上,玉足搭着他的肌臀,舌头随着他的纠缠而缓缓放松,也缠绵起来,莲藕般的玉臂抱住他的脖子。柳烟并不是一个浪、荡的女人,但再贞洁的女人也忍受不住将近十年的寂寞,秦羽的英俊强壮以及强悍的侵略性让她有些迷失。

    秦羽热吻着柳烟,感到身下的娇躯放弃抵抗,还有些迎合,立即兴奋地松开嘴唇,抬起头,温柔地看着她,道:“婶婶,我爱你……”

    柳烟眼神迷离地看着秦羽,伸出手,摸着他俊逸地脸庞,道:“小羽,阿婶年纪已经大了,这般与你苟合,你叫阿婶如何做人?”

    秦羽伸手,颤抖地解开柳烟的胸罩,看着她那两团丰满而傲挺的雪峰,道:“阿婶,我要一辈子痛惜你!”说完,低头将头埋在她那散发着奶香的间,如同野猪跑进了玉米地,用力撕柔舔吻。

    “啊……”柳烟喘息着,抱着秦羽的脑袋,将头偏在一旁,眼神迷离,光洁的额头已经渗出了点点香汗。

    秦羽已经忍不住了,硬得发痛,伸出手,往下撕扯着柳烟的红色,而柳烟轻抬,让顺利地脱到她的脚裹上,露出她那令人兽血沸腾的。

    秦羽的舌头舔着柳烟的鲜嫩,大手揉搓着雪白的,的大激动得在柳烟的黑森林里摩擦,火热的紧贴着红嫩的,上下齐动。不一会儿,柳烟便忍不住翘起雪白的修长美腿,盘在秦羽的腰上,充血渐渐硬挺起来,下面花道湿漉漉的,的液体粘在秦羽的上,黑色的倒塌一片,显得格外靡。

    “羽儿……”柳烟喘息着,脑海一片空白,有些意乱情迷,雪白的大不断向上抬起来,希望秦羽立刻,缓解她心中的欲火煎熬之痛。

    秦羽松开口中的,脸色也有些通红,已经硬得有些痛了,道:“婶婶别急,让我舔一舔!”说着,舌头向下舔着柳烟平坦光滑的肚皮,肚皮随着柳烟急促的呼吸鼓动着,在他舌头的作用下,更是产生轻微的颤栗。

    柳烟玉手紧紧按着秦羽的头,喘息道:“羽儿,不要”那一双修长的美腿趁着秦羽向下移动身子,紧紧夹起来。

    “婶婶,让我看一看!”秦羽在柳烟的上重重打了一巴掌,“啪”地一声,雪白的留下一个红色的掌印,臀波晃动。

    柳烟“嗯”地喘息一声,不由自主地分开双腿,将整个秘境展现在秦羽的面前。她的很美,浓密而卷曲的长长均匀地分布于两瓣的两旁,大虽然有些暗红,但依然水嫩,中间的花道粉红鲜艳,和乌黑的颜色形成鲜明的对比,的透明花液不断从中流出来,带着一股淡淡的味。

    秦羽迫不及待地将嘴巴贴上去,舌头分开,着,“簌簌”声中将那些花液全部吸入口中,品味着绝色柳烟婶的媚。他的舌头很热,也很顽强,在柳烟敏感的上一会儿,舌尖分开她的,居然她的中。

    “嗯嗯……”柳烟的大腿紧紧夹着秦羽的头,迎合,让秦羽的舌头在她的花道,花液也源源不断地流入秦羽的口中。

    秦羽的牙齿磕在柳烟的上,轻轻摇动,舌头被她紧促的褶皱夹击蠕动,兴奋得差点流鼻血。

    不知秦羽如此兴奋,就是柳烟也兴奋得满脸潮红,不到一刻钟,柳烟身体一阵痉挛,“啊”地一声,花道一阵收缩,夹得秦羽有些绞痛,连忙抽出来,灌得满口都是。秦羽兴奋得吞下柳烟喷出的,笑道:“没想到吸力这么强,日起来肯定爽!”

    “啊”——柳烟后,神智一清,大腿重新加紧起来,喘息道:“不要,小羽不能这样……”

    秦羽往柳烟的身上一扑,双手分开她的大腿,硬得生痛的巨物抵住柳烟的花道,喘息道:“婶婶,做人要厚道,你舒服了,我可硬得发痛呢!”说着,低头吻住她的嘴唇,舌头伸到她的嘴里,将部分吐到她的嘴里。

    柳烟迫不得己和秦羽的舌头缠绵起来,双手搂着秦羽的脖子,大腿重新盘在秦羽的雄腰上。

    秦羽抓住柳烟的大,巨物顶住她的洞口,重重往里面一耸,挤开紧凑的褶皱,如同铁犁犁地般硬生生,大量的从两人的结合之处渗透出来,如同婴儿手臂般粗的巨大和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全根而入,顶入她的,紧促、湿热的感觉让秦羽“啊”地一声,舒爽地呻吟出来。

    “嗯”柳烟黛眉紧促,双眼一翻,头向后仰着,这种深度是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有些受不住,双手紧紧搂着秦羽的背脊,在他的背上留下一道道抓痕,大腿僵硬的盘在他的腰上,花道紧紧收缩,臀股打颤,身上渗透着香汗。

    “婶婶……”秦羽叹息一声,然后搂着柳烟的柳腰和,在她的身上驰骋着,巨大的在那紧密的抽进抽出。

    柳烟扭动着纤腰,修长的大腿举在秦羽身体两侧摆晃,柔软滑嫩的紧贴着他的胸口,一下下若有若无的碰触传来无一言表的美妙弹性,秦羽趴在柳烟暖玉温香的**上努力的龙枪在痉挛的花房里挺送,龙头撞击着柔嫩花芯。

    柳烟咬住薄唇拚命忍耐着强烈的快感,花房不断涌出**的滚热滋润龙枪,“噢……不要啊……太……太深了……羽儿,顶死我了……啊……

    秦羽把她修直的双腿抬起来一直往前压,柳烟曼妙的**弯屈,搁在秦羽肩头的雪白脚ㄚ不由自主的用力向前绷紧,秀气的脚趾微微夹在一起,十分性感诱人。秦羽紧紧抱住她香汗淋漓的娇躯,亢奋的挺扭,在火热花房里飞快进出。

    “呃……哦……”

    柳烟闭紧双眸,随着秦羽一次次的,发出颤抖的呻吟。“噢不……不行……哼哼……好麻……好酸……”

    秦羽搂着柳烟滑嫩的纤腰,低下头吸吻她柔软的樱唇和香舌,柳烟羞赧的阖着眼吐出香舌让秦羽吮吸,冒汗的鼻翼发出诱人的娇哼。秦羽左手抓住她软绵绵腻滑滑的搓捻,右手则用力揉捏圆滚滚肉乎乎的臀瓣上,低头将发硬的含在嘴里吮吸着,摸乳的左手向下探去,抚过光滑的大腿根摸到毛茸茸的芳草丛,指尖拨开湿滑的花瓣,点在柔滑的花蕾上轻柔地抚弄,柳烟也抬起**的花瓣迎合,发出甜美的呻吟,凸起的敏感小一碰就会直流,浸湿茂盛的芳草。

    “啊……好啊……你……啊……”柳烟将长腿高高举起缠着林俊逸的腰,挺起**不停的迎凑,秦羽插得更卖力,柳烟轻咬着秦羽的肩膀,“好舒服……啊……好美啊——哎呦……羽儿……用力……”

    秦羽被柳烟的词浪语刺激的更卖力,龙头深深顶入,柳烟的呻吟突然放高,花房一紧,一股暖流涌向。秦羽继续用力的着,右手向早已被浸得湿透的菊蕾摸去,在肉涡上轻轻玩弄着。

    柳烟亢奋的挺起纤腰迎接,秦羽的速度越来越快,一秒几十亿发,“婶婶…………啊!”最后重重一叹,将深埋她的花道,喷出炙热的白浆,足足一分钟之久,溢满了她滋润得发红的,整个人也舒爽地趴在柳烟柔软的娇躯上。

    秦羽趴着的身子一抖一抖,将大量的浓烈喷洒进柳烟的深处。柳烟也十分激动,娇躯被秦羽滚烫的烫的不住的颤抖,阵阵欢乐的激射而出,两人在中紧密的贴着,瘫在水中不肯起来。

    云消雨散,秦羽大汗淋漓地趴在柳烟的身上,喘息着,巨物有些疲软地从柳烟的里滑出来,随之还流出大量的白浆。

    柳烟同样无力地躺在床上,香喘如丝,玉手还抓在秦羽的硕臀上,双腿张开,任由那炙热的白浆顺着她的臀沟滴落在木板上。她脸上一片嫣红,两瓣红嫩的樱唇张合着,呼吸着新鲜空气,浑身都是香汗,头发**地粘在她的脸颊和脖子上,使她散发着一股妩媚的气息。

    柳烟毕竟是一个成熟的女人,加上刚才虽然大力迎合,却没有秦羽那样不要命的卖力,很快回过神来,压抑了将近十年的一空,让她回归现实,想到自己和小自己二十岁的侄儿发生关系,大脑一片空白,那迷离的水眸在茫然中噙满泪水,却不是喜极而泣,而是无尽痛悔。

    秦羽趴在柳烟柔软的娇躯上,发泄一通后浑身舒爽,柳烟成熟的带给他不一样的感受,只想一辈子趴在她的身上不起来,大手在摸着她胸前的一对雪白的酥、乳。他将脸紧紧贴着柳烟的脖子,感受着她的气息,而后,从脖子起,吻向她的脸庞,**的嘴唇挨在她绝美光滑的脸上,却品尝到一丝微咸和冰凉的味道,惊讶地抬起头,看着柳烟的表情,让他心底一痛,伸手抚着柳烟脸上的泪水,道:“婶婶,以后就让我照顾你吧!”

    柳烟眼睛有些复杂地看着秦羽,闪过一丝温暖痴迷,可是很快隐下去,摇摇头,道:“羽儿,你太小了,现在你只是贪恋婶婶的肉、体,下去吧!”她何尝不想找一个依靠,但村子里的男人让她失望,生活的压力让她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无论从哪个方面,秦羽算得上一个颇具魅力的小男人,他强悍的床、上功夫让柳烟有些迷恋,但这不是她可以和秦羽在一起的理由。

    秦羽还想说什么,但想起自己一无所有,确实只是贪恋柳烟婶的的美色,迎着柳烟那清澈而不含一丝杂质的目光,内心的黑暗好似暴漏无遗,有些羞愧地从柳烟婀娜美妙的身体上爬起来。

    柳烟叹息一声,也没有责怪秦羽,悠悠道:“这件事,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吧!”说完,也不穿上脱落在床下的胸罩和,任由靡,精神有些恍惚,脚步有些蹒跚地朝着小屋外走去。

    月光从窗户照进来,落在柳烟裸、露的娇躯上,那雪白的酮、体散发着莹莹玉光,这一刻柳烟如同一个女神般,无比圣洁,只是有绝美的身影此刻有些苍凉,脚步蹒跚。

    秦羽呆呆地看着柳烟,看着这个在村子里如同圣洁女神一般的女人,眼中满是痴迷,她那雪白的两瓣在他的眼前扭动着,**修长,三千乌黑发丝垂至她的柳腰上,光是一个背影足以让他**。秦羽知道自己冒犯了她,更知道如果他再不开口,也许将永远和她产生隔阂,连忙道:“婶婶,打几条鱼再走吧!”

    柳烟一怔,没有理会,再次移动脚步,吱呀一声,打开小屋木门。月夜之中,迎面吹来一股凉风,吹舞着她的发丝,刮过赤、裸她的娇躯,隐隐有一股寒意。

    “婶婶,带些鱼给研儿妹妹补补身子吧!”秦羽站起来,过去拉着柳烟的手。

    柳烟玉手挣扎几下,却没有挣脱开,那冷冰冰的脸庞闪过一丝红晕,无奈地点点头。

    秦羽高兴地拉着柳烟,朝着湖边走去。

    午夜的湖水有些冰凉,月光倒影在湖水中,湖面一片银白之色,随着秦羽和柳烟相继下水,湖水中的月光荡漾开来,不复平静。

    “婶婶,你去那边拉网,我在这边!”秦羽很有经验地指挥道。

    柳烟和秦羽两人都是一丝不、挂,本来柳烟还有些羞涩,但看到秦羽没有投来任何异样的目光,才放下心来,站在浅水区,湖水才漫过膝盖,拉动着秦羽从小木屋带出来的渔网。

    秦羽知道柳烟身体的魅力,所以一直偏过眼光,不敢看她,将渔网拉到另一边的水草区,将岸边比较茂密的一片水草围起来。湖里的水草鱼最喜欢在半夜嬉游在水草中,特别是那些四、五斤的大鱼,趁着夜色,隐藏在水草里透气。

    秦羽并没有游到很深的地方,围了一个半圆,潜入水中捞起一个石头,朝着茂密的水草林丢去,噗通一声,石头激起一个水花,带来的却是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噗通嗵——几十个水花荡起,只见几十条半米多长的暗黑色鱼影四处分散窜动,从天而降的石头,让这些警觉的老鱼慌了神,游离水草,朝着深水湖里游去。

    虽然柳烟和秦羽张开的渔网包围的范围并不大,但还是网住了四、五条大鱼,剧烈的挣扎荡起巨大的水花,搅得湖水哗哗响,柳烟差点拉不住,扑通一声,一个趔趄,差点没有站住。

    看到柳烟遭遇险情,秦羽连忙拉住渔网,用力地朝着岸边拉去。

    在拉动的过程中,还是有两条鱼挣脱逃走了,留下两条大鱼被秦羽和柳烟合力拉到岸边。

    秦羽收过渔网,兜住两条半米多长的大鱼,微微喘着气,之前在柳烟身上劳过度,有些无力地坐在岸边的石头上。

    而柳烟也累得额头渗着丝丝香汗,看着秦羽那无比劳动的样子,忽然一笑,语气有些温柔道:“小羽,谢谢你!”

    秦羽看着柳烟那温柔的样子,目光呆呆地看着她,内心有些发颤。

    柳烟浑身湿漉漉的,绝色的脸颊隐约可见一丝嫣红,水眸带着异样的温柔,一头乌黑的头发随意披散在雪白的肩膀上,肌、肤若雪,身姿婀娜,胸前一对高耸饱满的雪峰颤巍巍地甩动着,那上面深红的肉葡萄显得鲜嫩可爱,尤其是雪峰上还粘着晶莹的水珠,滋润得一对乳、头更是诱人无比,纤纤一握的柳腰下,两瓣滚圆肥厚,臀靛微微有些上翘,带动着真个散发着一股活力,修长的美腿间,是乌黑卷曲的茂密森林,被湖水淋湿而粘在白肉上,露出中间还有些红肿的红嫩。

    秦羽那火热的目光仿佛是实质般触在柳烟的身上,如同被电流击中,让柳烟娇躯一颤,连忙转过头去,脑海里,却回想着在小木屋和秦羽激情缠绵的场景,身体又有些发软了,在他的目光注视下,她喘息着,乳、房竟然缓缓变硬起来。柳烟身心颤抖着,不敢再激起秦羽那野兽般的,道:“小羽,婶婶先走了!”

    柳烟的声音很温柔,也很动听,如同清脆的山泉,滋润着秦羽的心田,在一瞬间,他忽然升起了一股全所未有的渴望,他要这个女人,一辈子拥有她,就算是与全世界为敌也在所不惜,更不用说,是那可有可无的伦理道德。

    当秦羽下定决心拥有这个女人,他便再也没有顾忌了,站在柳烟的面前,**辣地看着她,道:“柳婶,就让我一辈子照顾你吧!我要给你幸福!”

    听到秦羽那郑重的爱情宣言,柳烟心里一颤,幸福,她不敢奢望,在秦羽的注视下,她抬起绝美的脸蛋,神情楚楚地看着秦羽,道:“小羽,幸福你给不了,单不说你没有经济实力,你也过不了‘村子里的人言’这道坎。”说着,转过身子,有些黯然地移动脚步。

    柳烟的话并没有错,秦羽现在是一无所有,但是他坚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定能出人头地,只有当个有钱老爷,自己找什么样的女人,村子里的人也不会说什么。看着柳烟婶那黯然**的身影,秦羽忽然明白了她心中的苦,内心的冲动再也抑制不住,只想一辈子保护她,上前一把从后面搂住她,由于比柳烟还矮了一截,俊逸的脸庞贴近她光滑的背脊,深情道:“柳婶,相信我,我一定努力挣大钱,我要你当一个高贵的夫人,而不是整天为生活劳!”

    柳烟身体一怔,呆呆地站在那儿。

    秦羽抱着柳烟,只想将柳烟整个人揉进自己的血肉里,那股强烈的占有冲动开始炙热燃烧。从背后抱着柳烟雪白的娇躯,她那挺翘两瓣紧紧挤在他结实的腹肌上,感受着她身体的温软滑腻,狰狞的巨龙杀气腾腾地站立起来,硬得青筋暴漏,红中带紫,如同钢钻般卡在柳烟雪白的臀股间,紫黑和雪白形成鲜明的对比。秦羽的大手也没有闲着,向上,一左一右盖在那丰挺的雪峰上,大力抓揉起来,喘息道:“我要柳婶,在我九岁那年,我就想搞你了,刚才那一次远远不够,我要永远占有你……”

    柳烟臀股一紧,夹着秦羽的巨物,心神发颤,终于意识到,这个混混一样的少年,是认真的,心酸中泛起一股幸福。她那幽澈的水眸噙满晶莹的泪水,转过身来,看着秦羽,道:“羽儿,你长大了……”她已经太累了,女儿的即将逝去消磨了她对生活所有的精力和憧憬,如果女儿死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会活多久,孤独了十年,她只想在死之前找一个肩膀靠一靠,这种依靠不需要有多么大的强大,也不需要有多么的温暖,只需要给她一个心灵的港湾。之所以不一开始就接受,她是不想让秦羽将她看成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也不想毁了他的未来,秦羽那强壮的身体是她极其需要的,看着他对自己的迷恋和坚持,她又有什么放不开呢?

    柳烟用玉手温柔地抚摸着秦羽的脸庞,这是一个极易让女人着迷的小男人,现在,她已经有些着迷了。

    秦羽一把将柳烟搂在怀里,将脑袋埋在她那丰挺的**间,颤声道:“柳婶……”他还有些不相信,柳烟真的接受他了,这个在村子里如同女神一样的女人,多少次,将打她主意的男人扫出大门,以素雅贞洁引得全村人的称赞,此刻,竟然会面对面地主动拥抱着他。

    湖面倒映着月光,波光粼粼,秦羽和柳烟赤着身体,紧紧拥抱在一起,立在湖水中,踩着月光,如同一对神仙眷侣。

    秦羽那炙热的感情化为强烈的,快速升腾,已经硬得有些生痛,顶在柳烟柔软的上。但他却不愿再次粗鲁的冒犯她,在小木屋已经冒犯过一次,虽然让柳烟也得到了快乐,但当记起她离开小木屋时那冰冷的眼神,让他有些害怕和心痛。他承认,柳烟是他迄今为止,最为心痛的女人,就算是他现在第一女友周诗雅,也没有让他产生这种感觉,也许是得不到才是最好的,慈爱的柳烟婶,让他渴望了七、八年,就算是拥抱,已经让他满足了,何况是赤着身体肉贴肉地贴在一起。但着实硬得有些难受,不得不往下挪了挪。

    “傻小子,你打算一直站在这儿吗?”柳烟脸上一抹嫣红,有些羞涩道。她用玉手抚摸着他结实的雄腰,然后伸向他的,在那毛茸茸的黑密森林里,抓住那擎天巨物,粗长而炙热的巨物让她有些心颤,这个东西能给她快乐,既然接受,她便没有顾忌了,贞洁的牌匾已经被击碎,还需要掩饰什么呢?她抬起修长的**,架在秦羽的腰上,让后引导着秦羽的巨物,顶在还有些红肿的洞口。

    “柳婶……”秦羽激动地抬起头,看着柳烟,也没有了顾忌,抱住柳烟的,巨物一沉,硕大的再次谷底重游,深入到她的中。

    柳烟抱着秦羽的脖子,干脆另一只脚也提起来,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喘息呻吟道:“嗯……轻点……”

    秦羽双手抱着柳烟雪白的臀瓣,忍不住往上抛起,借着重力,在她落下来之际,巨物再重重往上一顶,火热的分开她的花道,顶入她的,重重到底,顶得她的肚皮也高高鼓起,极度的充实让柳烟意乱情迷起来,呻吟道:“嗯嗯……羽儿……不用顾忌……用力……哦哦哦……”

    秦羽伸手由后面抓住柳烟滑腻却毫无一丝赘肉的向上托起,将她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与他的粗腰紧蜜的相贴,肉贴肉的厮磨,他清晰的感觉到柳烟富有弹性的修长**肌肉在抽搐着,他那粗壮的紧紧箍住花道随着抛动,急剧的收缩,壁一圈圈的强猛的蠕动夹磨他的茎部,深处像小嘴一样含着他的大不停的吸吮,秦羽“呃”地粗重呻吟着,也喘息:“婶婶……烟儿……我来了……我要你……你你……”随着他的喘息,将柳烟的大不断向上抛动,巨物次次到底。

    秦羽抱着柳烟,挺起,在浅水湖里走动着,缓缓地移动,搅得湖水哗哗直响,走两、步就停下来,上下跳动似的做运动,然后又开始走几步

    无比强烈的压迫感,使柳烟半张开嘴,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因为的波浪连续不断,呼吸也感到很困难。

    “……”柳烟放纵地喊着,能和男人这样刺激的的野外,是贞洁无双的柳烟不可想象的,她现在已经完全把自己当作一个,在的快感中不可自拔。

    秦羽满头大汗,巨物越发强壮,在柳烟的花道进进出出,伴着白色的的精沫,发出的撞击声和咕叽咕叽地肉器摩擦声。

    柳烟一双媚眸好似要滴出水来似的,看着秦羽额头的汗水,心痛地呻吟道:“啊……羽儿……放我下来……换个姿势吧……啊啊……好深……”一边喘息着,一边用嘴唇贴着他的额头,伸出舌头舔脸上的汗水。

    秦羽抱着她柳烟大概有半个时辰,确实有些累了,抱着她走到水岸边,才将她放下来,不知疲倦地从后面又进入她的体内。

    柳烟的里痉挛着,她自己也数不清被了多少下,她只感到自己像爬山一样,在快乐的巅峰上越升越高。

    秦羽在她后面,双腿跪在水中的沙子里,左手横抱着她的身体,继续做动作,右手伸向前去,抓揉她丰满的及硬挺的。

    柳烟伏着身躯,头部上下摆动,口中一直发出愉悦的呻吟声。她双手撑在沙子上,清水漫过她的胸部,头发湿漉漉地浸在湖水中。

    清凉的湖水漫过柳烟的半个,连同也埋在水中,随着秦羽的,湖水拍击得哗哗响,激起白银色的水花。水里的阻力让秦羽得有些吃力,他干脆立起上半身,挺起腰干,然后,把柳烟俯伏的娇躯用力向自己股间抬高,让她形成倒挂金钩的方式迎合着自己的,那潮湿的花瓣,因为长时间的,大大开启着,如鲔鱼般红艳色的裸露在她的面前。

    柳烟被得晕头撞向,喘息着,呻吟着,娇躯再次痉挛起来,到达,“啊啊啊……羽儿……婶婶了……啊啊……”

    看着柳烟浪荡的模样,秦羽将柳烟放下,重重扑了上去,将她按在沙地上,分开她的双腿,火热的再次深入。几年来没被插过的柳烟,如今被秦羽的插的欲情暴发,累积年的一阵阵的直冲秦羽的上,娇躯也随着的爽快感而颤抖的倒在秦羽身上,一股股的涨满了小,并沿着秦羽的溶解到湖水中,差点让秦羽忍受不了,还好刚刚在柳烟的里泄过了一次精,所以这次秦羽很快的就将的冲动给忍了下来!

    “啊啊啊……羽儿……了……死了……”柳烟那水汪汪的眸子流出兴奋的泪水,绝美的容颜有些扭曲,双手紧紧搂着秦羽的雄腰。

    秦羽被柳烟浪的呻吟声刺激着体内原始兽性的加剧,而那种强烈的占有欲也更加刺激了他对柳烟弄,“婶婶,你太美了,我太喜欢你了,嗯,我要一辈子都拥有你,嗯,你是我的女人,我一个人的女人!”

    “嗯!”

    听着秦羽情的告白,在感受他狂野弄自己身子的柳烟内心也升起了一股想要做秦羽的女人,要一辈子跟随他的念头,随着秦羽更加凶狠的挺撞,“啊,小羽,小羽,婶婶愿意做你的女人,啊,老公,亲老公,我是你一个人的女人,啊!”

    当秦羽听到成熟婶婶在浪吟声中叫自己老公之时,内心那种强烈的占有欲便化作无法比拟的占有感和征服感充斥着全身,他知道身下正被自己弄的柳烟婶一定会成为被自己独自霸占的女人,一想到能够独自霸占拥用美艳贞洁的熟妇,便让他的内心兴奋如狂,那想要在柳烟娇嫩的之内狂暴耸动的欲念便升至到了极点,内心那种虐的快感也迅速的占据了他的身心。

    秦羽直起腰身,将柳烟那双雪白修长的**高高的举起,更加狂野快速而大力的着她那娇嫩紧窄的,仿佛想要用的坚硬穿透她的直到她的心房之中去一般,尽情享受着弄柳烟带给自己的无边的快感和无尽的刺激,无比的兴奋。

    柳烟被秦羽已经弄到迭起,也不知道自己泄了多少次身,大量欲如决缇的洪水一般从之内向外喷泄着,那种尤如在九霄云外飞翔的感觉让她的身心都飘了起来,那动情浪吟之声更加响彻整个小湖。

    秦羽从弄柳烟婶婶身子的极度快感之中仿佛也觉得自己快要飞起来了,尤其是从柳烟身下深处不断喷泄而出的大量,如洪水一般冲击着自己的龙首,带给他的那种舒爽的刺激感更是越发的强烈,那种想要在柳烟身体内狂暴的欲念已经到了不能再忍受的地步。

    秦羽再一次将柳烟的一双**死死的往下按去,更加快速而大力的着柳烟婶的,让自己的坚硬与她的娇嫩做着最紧密无缝的接触,在一阵般的快速冲刺之后,秦羽才将那饱含占有欲的熔浆密集的射入了柳烟婶婶娇嫩的最深处。

    “啊,老公,好烫呀!”

    柳烟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发出了一声声,整个身子都抽搐起来,挺胸抬臀,用自己的去承接秦羽赐予她的爱情精华,只觉得秦羽那火热而坚硬的吐出了无数火热而滚烫的熔浆,直射入自己的最深处,那种被熔化的灼热感令她再一次狂泄而出,暖暖的与滚烫的熔浆互相喷射而完全融合在一起。这一刻,柳烟留下激动的泪水,放下了心中所有的包袱,将秦羽当成她真正的男人。

    水湖岸边,随着醉人的呻吟,湖水被搅得哗哗直响,两个人滚倒在浅浅的湖边沙滩,激情缠绵。夏夜的空气有些冰凉,四周还有些萤火闪闪烁烁,这儿却热火朝天,连带着空气也有些炙热,春色旖旎,月光融化进水里,激情荡漾。

    极端的缠绵,让两人都有些疲惫,最后两人就这样相拥着,躺在湖岸边,沉沉睡去。

    柳烟趴在秦羽的怀里,缓缓睁开依旧有些春水汪汪的水眸,温柔地看着秦羽那俊逸的脸庞,玉唇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两人的身体还连接在一起,就是此时,秦羽那巨大的家伙却还没有软下去,硬硬地插在她的玉壶中,她有些无奈地伸手,抓住那湿靡的根部,缓缓将它抽出来,那被充涨成一个椭圆型的,立刻冒出大量的白浆。

    压抑住抽动时的酥麻,看着身下睡得还像死猪一样的少年,柳烟温柔一样,拨开他搂住她的手,从他的身上站起来。

    这算不算老牛吃嫩草呢?看着熟睡中的秦羽,柳烟迷茫地笑了笑,轻轻地走进水里,将到处都是吻痕的身子洗了一下,然后,找到藏在草丛里的两件布衣,快速穿上。她回头看着秦羽,那丝最后的迷茫也消散了,带着柔柔的爱意,幸福一笑,脚步有些蹒跚地消失在夜幕中。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邪欲之皇》不错,请把《邪欲之皇》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邪欲之皇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邪欲之皇》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2/2692/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邪欲之皇版权归作者藏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