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24章—第25章 绝色妈妈的诱惑

  
    和周诗雅等众女分开,秦羽便拦住一辆三轮车,直往位于县中心的工商银行。

    县城虽小,并不意味着落后,常年在银行工作的妈妈告诉他,一些客户储蓄借贷上亿元了,想想小河村总资产达到十万元就算富翁,秦羽心中就有些不平起来,一亿他可以在小村做一个皇宫了,也可以找来上百个小媳妇,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秦羽的妈妈魏晓月在工行出任会计总管,也算得上中层白领,秦羽在县城上高中的时候经常往银行跑,对于银行的工作人员熟悉得不能再熟了。魏晓月开始只是做一个收银员,那绝色倾城的模样、高贵典雅的气质、明睿聪颖的才干很快折服了银行上上下下的人员,没有一个月便升任了银行会计,要不是银行行长也是一个美丽熟妇,只怕又要传出绯闻了。魏晓月来这里参加工作,可不是为了工作,而是为了打发时间,对于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一向不给好脸色,在秦羽的眼中,他的妈妈魏晓月便是一个绝色倾城、冰清玉洁的仙子,除了家人和几个好友,好像还没有什么异性朋友。

    在小小的县城,魏晓月便如同一朵奇葩,也被誉为县城“第一美女”,就算是拿到全国,也没有多少人可以相比。没有多少人知道,魏晓月曾经也是一个豪门大小姐,正是魏家家主魏中海的大女儿,这个秘密连秦羽也不知道,甘心做小女人的魏晓月,隐藏在小银行,虽然低调,但这股绝代风华是埋藏不了的,慑于她的高贵气质,还真没有人敢冒犯。

    想起妈妈魏晓月,秦羽心里满是激动,如果可以,他一分一秒也不想和妈妈分开,他依恋着他的妈妈,与魏晓月对他的溺爱是分不开的。

    不到二十分钟,三轮便停在一座崭新的五层大楼前,大楼在喧闹的街道旁有些鹤立鸡群,蓝色的玻璃在阳光照射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秦羽付过车费,并没有像土包子一样左右张望,而是直接推开建设银行的大门,看到前台一个倩丽的少女,微微一笑,道:“小丽姐,我妈在不在?”

    王丽停下敲击键盘的动作,看到眼前突然出现的英俊少年,心底砰砰直跳,温柔道:“小羽弟弟啊,你怎么这么久没有来了?魏姐在二楼办公室呢!”

    注意到王丽眼中的柔情,秦羽心中有些得意,点头道:“谢了,丽姐,我先上去了!”说完,就准备转过身。

    “等下!”王丽叫住秦羽,有些羞涩,道:“小羽,你妈下午肯定很忙,没时间陪你,如果你下午没事,你能不能去帮我搬搬东西!”

    王丽的话让秦羽有些想入非非,可惜他的脑子里全部是他母亲的绝美仙影,对这个刚毕业的小苹果没多大兴趣,微微一笑,道:“好啊,有时间你叫我!”说着,朝着二楼跑去。

    “哎哟哟,我们的王大小姐思春了!”站在大厅的一个新来男保安嘻嘻笑道,那语气却有些酸酸的。

    王丽白了男保安一眼,道:“关你什么事!他是我认的干弟弟,就别瞎扯了!”

    听到美人发怒,男保安刘刚赶紧住了口,一楼大厅王丽也算是一支独秀了。刚刚毕业的王丽,很顺利地就应聘过关,当了一名收银员,清纯的气质,倩丽清秀的外面,还有着一丝大学生特有的青涩,很快就吸引了也是刚来的刘刚注意。

    王丽看着秦羽从二楼消失的背影,叹息一声,心底依然砰砰直跳,冷静不下来。她在大学也算得上一个系花了,虽然没有谈过恋爱,却知道自己暗恋了,而且还是暗恋一个比自己小四、五岁的男生,芳心一片缭乱。

    秦羽当然知道王丽的心思,但每次来到这儿的目的,全部集中在妈妈身上,对其她的女人都忽视了,就算是有,也是美艳冰冷的银行行长宋美琳和妩媚风的客户经理宋美丽。

    秦羽静着步子,显得小心起来,深吸一口气,稳下心神,伸出手,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进来!”一道清脆甜腻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那滑腻的语气如同一缕仙风吹得秦羽身心暖洋洋的,赶紧推开大门。

    将近20平方米的办公室布局典雅,充满了一股淡淡馨香,经过蓝色玻璃的几重折射,光线柔和地射进来,整个房间一片亮丽。在一张暗红色的办公桌前,一个身姿婀娜、绝美优雅的身影端坐在那里,纤纤玉指不停地敲击着键盘,随着房门的推开,绝色美人停下动作,疑惑地看向门口。

    当玉人抬起头,房间好似亮丽了几分,那绝美的娇颜精致得如同画中的仙子,乌黑的长发柔顺得披在肩头,嫣然的水眸清澈灵动,樱桃小嘴皓齿半露,吞吐着香气,白玉般的颈脖下,黑色的制服被饱满的酥胸撑得老高,将近E罩杯的规模绷紧了上身白寸衫,堪堪一握的丰腴柳腰下,穿着一条短裙,肥大丰圆的压坐在皮椅上,交夹起来的修长美腿穿着黑色的丝袜,典雅柔美中带着一股火热诱惑。

    秦羽看着办公桌前的绝色美妇,呼吸几乎要停止了,要不是房间在空调的吹拂下,充满一股凉气,那燥热的血液几乎要点燃馨香的空气。

    “羽儿,你来啦!”那甜腻的语其中充满了欣喜,绝美的容颜更是嫣然一笑,如同花瓣绽放,空气也更香甜了几分。

    秦羽看着妈妈魏晓月绝美嫣然的笑容,目光中闪过一丝痴迷,心底一颤,笑道:“妈,你们什么时候去仙人台?”

    “就明天!”魏晓月笑着,道:“今晚,你就在我和丽丽阿姨的床上挤一下,不准乱跑了!”

    秦羽挠挠头皮,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不大好吧!”从九岁开始,就没有和妈妈睡在一起了,这种待遇再次来临时,他在激动地同时却有些退缩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魏晓月娇嗔地白了秦羽一眼,扑哧一笑,道:“就知道你是个色痞子,不会和丽丽阿姨睡在一起,不好意思吧?”

    秦羽一声苦笑,道:“妈,你想哪儿去了!”他哪儿是不好意思和宋美丽睡在一起啊!他知道妈妈魏晓月和阿姨宋美丽是一起睡在两米多宽的大席梦思上,自己害怕地是和妈妈睡在一起,只是这种顾忌又怎么和妈妈说呢!

    秦羽从后面搂着魏晓月的脖子,将头挨着魏晓月的头发上,贪婪地吸了一口发丝上的清香,居高临下看着母亲深深的白嫩,连雪峰上那细小的蓝色静脉也看得一清二楚,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只是他隐藏得很好,连忙移开自己火热的目光,连呼吸都屏住了。近在咫尺地靠近妈妈魏晓月的绝色娇颜,脸上白腻而光滑,肌肤隐隐透着晶莹光泽,敞开的白领下,滑腻深沉,两团丰挺细嫩,那黑色的遮掩住了雪峰上的葡萄,遗憾的同时却更能激发想象。

    魏晓月将秦羽的双手从脖子上拉下,搂在怀里,让他靠近得更加亲密,她偏过头去,慈爱地看着秦羽,温柔道:“儿子,我给你叔叔打电话了,让你下半年去市里读高中,去不去?”

    秦羽看着妈妈迷人的水眸中那深切的希翼和温情,有些不忍拒绝,听到这个消息,想起自己未完的大学梦想,急忙点点头,道:“真的啊?当然好啊,可是这么远就看不到妈妈了!”

    “都这么大了,还这么依恋,像没有断奶一样,你只要不那么调皮我就放心了!”魏晓月语气中含有一份坚决,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就这样混下去,当一个小混混。

    秦羽闻着妈妈樱桃小嘴中喘出的香气,盯着那两瓣合动的朱唇,差点忍不住吻下去,吞了一下口水,道:“妈妈,我保证不调皮,你好漂亮啊,我要是能找到和你一样漂亮的媳妇就好了!”他的手正埋在魏晓月的怀里,手臂紧紧贴着那柔软的饱满酥胸,手心都冒出汗来。

    魏晓月终于注意到儿子眼中的火热,脸上升起一抹嫣红,白了秦羽一眼,道:“只怕以后找到媳妇,就不要我这个黄脸婆了!”

    “怎么会呢!”秦羽终于忍不住,低下头在魏晓月滑腻的绝美容颜上“吧唧”一声,重重亲了一口,道:“就是忘了自己也不会忘了妈啊!妈,给我亲两下!”

    魏晓月甜蜜地笑起来,偏过头去,道:“回家亲奶奶去!你都一个月没亲我了!”

    秦羽心底一阵激动,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妈妈这是吃醋吗?由于母子两人关系很好,秦羽时常亲吻魏晓月的脸蛋,如果不亲,魏晓月还真有些不习惯。

    秦羽没有继续贫嘴,而是直接付出行动。他紧紧搂着妈妈的肩膀,低下头,嘴巴如同一个发动机般,“叭叭叭……”,在魏晓月那白嫩滑腻的绝美脸蛋上不停地轻吻。

    魏晓月被秦羽亲得脸色发红,转过头,道:“好了……”还没有等她说完,两人齐齐征在那里。

    魏晓月刚刚转过头,秦羽一口吻在她那性感香艳的朱唇上。

    停留了几秒钟,秦羽连忙松开,有些尴尬地站在后面,心中却回味着那香甜的唇吻气息。

    魏晓月脸色发烫,并没有发怒,整理了一下被秦羽弄乱的头发,道:“往哪儿亲呢!你个小混蛋!口渴不?”

    魏晓月岔开话题缓除了秦羽心中那丝忐忑,不好意思道:“妈,你在这儿忙吧!

    看到秦羽要走,魏晓月水眸一瞪,道:“你就不能坐会儿?又要跑到哪儿去?”

    魏晓月那嗔怒的神色别有一番风味,秦羽看得心头一热,压住心头的绮念,道:“妈,你不是没空吗?我出去转转!”他只感到一股热流快速升腾,龙皇真气好似不受控制般,从丹田流出传遍周身,燥热得有些窒息,刚刚突破瓶颈,心境还不稳定,他怕自己忍不住出丑,之物已经将牛仔顶起一个大帐篷。

    “你在沙发上坐着,看你满头大汗!”魏晓月不明所以,心痛地用玉手为秦羽擦干头上的汗水。

    当魏晓月转过脸看着秦羽,秦羽面对面地和魏晓月挨在一起,两人的脸相隔不过数厘米,从魏晓月嘴里呼出的丝丝香热气息划过秦羽的脸庞,那气息被秦羽吸入口中,好似两人同呼吸,溶为一体般,让秦羽额头的汗水更多了。他深邃的眼睛喷发出火热的,低下额头顶在魏晓月的额头上,喘息道:“妈妈,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热啊!我《龙皇诀》已经突破,到达小龙行的境界了!”他低头看着妈妈绝色的脸庞,娇颜上每一个地方都迷恋着,当她微微后退,从衣领口向下看,那黑色的松开半个角落,居然看到半边鲜嫩红润的,鲜嫩的好似珍珠般,那整个丰挺的也呈现出大致面目,圆挺、丰满,没有任何下垂的迹象,雪白中带着晶莹光泽。这不经意间看到的美景,让秦羽有些慌乱地移开目光,妈妈玉白的小手抚在他的额头上,玉手有些冰凉,稍稍降低了他心头的。

    “是吗?”魏晓月有些难以置信,小嘴微张,露出洁白的皓齿,和红嫩的粉舌,被秦羽火热的目光盯得有些不适应,那火热直视她的眼睛好似传到她的全身,娇躯颤抖中好似被电流激动,有些酥软。但魏晓月并没有露出异样,对儿子这种热烈的目光已经见过多次了,在享受的同时从没有往那方面想,也不敢想,那清澈的水眸露出万般柔情,更加慈爱地看着秦羽,道:“羽儿,你去沙发上坐着,我看下!”

    当魏晓月站起来,秦羽心里一紧张,连忙将双手插进牛仔裤兜里,隔着衣服,将挺立发硬的大压下去。

    魏晓月站起来,身高将近一米八,比起秦羽还高半个头,她那窈窕优美的身姿比起那些极品美模丝毫不让,气质优雅,酥胸傲挺,纤细的柳腰下,丰圆的大将黑色的制服短裙绷得很紧,滚圆如玉的修长美腿上穿着黑色网袜,玲珑的小脚穿着红色的高跟鞋,踏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当她弯下腰,拿着一个一次性水杯倒水,腰下的翘起来,肥美滚圆的大更是诱人。

    看着眼前修长的丝袜美腿,和滚圆的两瓣,秦羽身体一阵燥热,的大更是蹦地一下胀大,硬得有些发痛,他知道自己的大家伙一定是硬到极致了,上面青筋暴露,红中带紫,极其渴望地插进女人的。

    魏晓月站起来,回过头来,看到秦羽还站在那里,目光中布满红丝,急忙放下将水杯放在玻璃桌上,半搂着秦羽,道:“儿子,你没事吧?”

    秦羽压下心头的,摇摇头,道:“妈,我没事!”

    “没事就好!”魏晓月微微松口气,看着比自己还矮一些的秦羽,道:“儿子,你又长高了!”

    秦羽被魏晓月半搂着,闻着她身上淡雅的体香,实在忍不住伸出咸猪手,一把搂在魏晓月丰腴的柳腰上,让自己的之物顶在她的丰圆大腿上,道:“妈,等我二十岁就比你高了!”

    “咯咯……”魏晓月一阵娇笑,道:“你去坐着,我不放心,让我看看你的真气。”

    秦羽知道妈妈有武功,却不知道她练的是什么,急忙坐在沙发上,看着魏晓月,道:“怎么检查?”

    魏晓月走过去,挨着秦羽走下,伸手朝着秦羽的摸去。

    秦羽身体一缩,脸色居然罕见的一红,道:“妈妈,你做什么?”他虽然时常对妈妈露出火热的目光,但并没有让妈妈觉察到自己邪恶的,还在挺立着巨物,可不想破坏自己在妈妈心中的形象。

    看到儿子的退缩,魏晓月脸色也升起一抹嫣红,知道儿子误会了,玉手在他的头上敲了一下,道:“你是我儿子,还有什么害羞的!我看一下你的丹田,你的肚脐眼那儿!”

    秦羽松开一口气,主动搂起T恤衫,露出那结实健硕的腹肌。

    魏晓月看着儿子那结实的腹肌,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伸出白嫩的玉手,抚在腹肌上,手掌上开始出现一股冰冷的柔和凉气,源源不断地覆盖秦羽整个。

    秦羽丹田气海被灌入一股寒气,龙皇真气不消反涨,如同吃了大补药一般,肚皮也变得金黄透亮,仿佛有一条龙形在肚皮上遨游一般。秦羽的额头出现豆大的汗珠,不是难受,而是极度舒爽,这种舒爽的感觉如同插进女人的一般,时而冰冷时而炙热的气流沿着肚皮缠绕到上,他有些意乱情迷地将手搭在妈妈滚圆的大腿上,上下抚动。

    “真的是小龙行!”魏晓月受到龙皇真气的吸引,也有些意动,但内心的惊喜冲淡了这股欲念,抱着秦羽的脑袋,朱唇开始在他的脸上疯狂地轻吻起来,“叭叭叭”连续在他的脸上盖着印章。

    魏晓月疯狂地轻吻让秦羽有些喘不过起来,道:“妈,你练得什么,好舒服!”

    魏晓月反过神来,最后重重地在秦羽的脸上轻吻一口,脸色有些潮红,道:“儿子,你现在是不是有什么不良的念头?”

    秦羽有些尴尬地摇摇头,道:“妈,你说什么呢!”

    魏晓月慈爱地看着秦羽,水眸居然有些朦胧,道:“儿子,妈没想到你居然过了这一关,是高兴!”她是魏家大女儿,也修炼过武功,但那和当年的秦家比起来,武功秘籍实在上不了档次,魏家的势力也不在这一块,而是在商业上,她和秦大伟相恋,才练习另一种武功,但这种武功怎么好意思和儿子说呢!想到儿子突破武功所带来的一系列后果,魏晓月柳眉一皱,闪过一丝忧虑,道:“儿子,你武功突破的事情对谁说过?”

    “没有呢!”秦羽有些不好意思。

    魏晓月松开一口气,道:“这件事,你就不要告诉其他人了,特别是你的爷爷和爸爸!”

    秦羽微微一想,就知道妈妈担心什么了,是怕自己承担过多的责任,叹息一声,道:“妈,我知道了!”很小的时候,就发誓,自己如果修成逆天武功,就要成为天下霸主,当年秦家的仇人必定要铲平,现在武功的突破给自己带来了希望,这份责任怎么可能不去承担?

    魏晓月抱着秦羽,眼中忽然露出一丝异样,有些迟疑道:“儿子,你现在突破了,很多不能做到事情可以做了,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一定要收一个女人!”

    秦羽一怔,怀疑自己听错了,道:“妈,什么女人?”

    魏晓月脸色泛起一抹嫣红,但为了儿子的“前途”,消除他真气的隐患,道:“还记得村子里的宁如月老师吗?”

    “记得记得,那个女人的眼神看得真不爽!”秦羽有些气愤道,要不是看在那个女人也是一个绝色美人,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扑哧”,魏晓月看着秦羽闷闷地可爱表情,在秦羽的脸上亲了一下,道:“她这么漂亮,只怕你不是这么想的吧!”

    享受着脸上传来的温唇触感,秦羽忽然瞪大了眼睛,看着魏晓月,道:“妈,你不是想让我日她的逼吧?”

    “呸!别说得这么难听好不?”魏晓月脸上嫣红一片,道:“我希望你将她收为你的女人,你对付女人不是挺有一手吗?”

    秦羽有些尴尬,道:“我勾引的都是小姑娘,不好搞啊!”

    “谁说的!”魏晓月准备反驳,她自己也有几个好友,听她们说的那些事情,三十多岁的女人更容易出墙,最会搞男女关系,可是话噎在喉咙没有说出口,羞涩道:“你这么做就是了!以后可不准对不起她!”

    “妈,你还真让我乱日啊?”秦羽听着魏晓月这么说,心头一热,放开胆子松开手,那的大帐篷立刻鼓起来,顶得老高,这个话题很牛叉,不放开不行了!

    我就知道你是个小痞子!”魏晓月看着那巨大的帐篷,脸色一红,感到儿子那炙热的手掌还在自己的丝袜大腿上抚动,手指按在自己的上,心头一热,闪过一丝异样,道:“还不讲你的手拿开!”

    秦羽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嘟囔道:“摸一下又不会少一块肉!”说着,有些恋恋不舍地将手从妈妈温软的大腿臀壁上移开。

    魏晓月脸色羞红,女人的臀部可是能让人随便乱摸的?看着儿子那高大的帐篷,心理受到冲击,再也不能让他乱摸了。她的一声娇嗔,让两人陷入了尴尬,空气中弥漫着暧昧气息。

    “咚咚咚”——一阵响亮的敲门上突然响起,让魏小月松开一口气,温柔地看着秦羽,道:“我去开门。”

    看着妈妈那扭动的滚圆,秦羽眼中闪现一丝从没有出现过的霸占,低喃道:“妈妈,你让我如何才好呢?总有一天,我也要日上你一回!”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邪欲之皇》不错,请把《邪欲之皇》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邪欲之皇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邪欲之皇》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2/2692/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邪欲之皇版权归作者藏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