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46章—第47章 干翻宋美丽

  
    夜色渐深,大街上一片寂静,只有三三两两的小混混迈着醉醺醺的步子,互相勾肩搭背,四处晃荡着。曾几何时,秦羽也是其中一员,带着几个狐朋,夜不归宿,网吧通宵,耍着流氓,或者带着几个小女友,找一个角落,野外打炮。他是一个混混,但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理想,只是喜欢那种放纵的生活,没有压抑,没有束缚,自从被学校开除后,那种逍遥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如同大梦初醒般,意识到,自己离开学校,什么都不是,连同混混的心,也淡了,被权钱色的渴望代替。

    街上的霓虹灯闪烁着五彩缤纷的光芒,在冷清的街头,仿佛诠释着都市浮华背后的寂寞。

    但今晚,对于秦羽来说,绝对不是寂寞的代名词,从出生开始,也不曾寂寞过。在他的身边,躺着两个绝色美@妇,一个是他最亲爱的妈妈,一个是他的恩@宠,温香软玉中,他无法入眠,心有些颤抖,为自己选择睡在妈妈另一头而庆幸,因为,在他的嘴边,就是妈妈那一双举世无双的绝美玉足。

    妈妈的玉足散发着淡雅的茉莉清香,温@软的香@甜气息缭绕在他的鼻息间,十个玲珑剔透的脚趾头如同珠圆玉润的珍珠,秀足白嫩,散发着晶莹的玉辉,在暗黑中是如此诱人显眼。脚裹水嫩而精致,**滑腻,在被子的覆盖下,雪@白的大腿也若隐若现,让秦羽颤抖地吞了吞口水。

    在秦羽的另一边,宋美丽的**也毫不逊色,虽然没有魏晓月这般举世无双,但玉润的秀足同样散发着一股幽香,指甲上还涂着晶亮的红色指甲油,滑腻的**撩人地摩擦着他的胸膛。就在这时,秦羽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脚趾头上,缠绕住一条柔软的小舌@头,柔软的舌头舔着他的脚掌,然后下滑到他的脚管上。

    秦羽呼吸一窒,宋美丽这个小妖精。

    妈妈魏晓月已经发出平缓的呼吸,想来是睡着了,秦羽大着胆子将脚掌插到宋美丽的怀里,脚掌心用力地踏着她的**。

    宋美丽喘息着,将秦羽的叫紧紧搂着,让他用脚对自己的雪峰进行揉搓,揉搓了一会儿,忍耐不住的,将脚掌沿着肚皮往下一压,盖在毛林林的双腿间,那粗糙的脚趾头依然侵入她的。宋美丽激动得抬高打颤,让秦羽的脚趾头对她的花道进行,一双玉足也伸到秦羽的袍子里,白嫩的足掌夹着秦羽的大,温柔地搓动起来,进行另类的**。

    秦羽也喘息着,大在宋美丽双足的揉搓下,越发膨胀,意乱情迷之下,终于忍不住,一把抱住妈妈的玉足,含着妈妈的脚趾头,轻轻允吸起来。细嫩的脚趾头带着一股幽香,坚硬地指甲搜刮着他的牙齿,舌头舔进指头与指头间的缝隙,让秦羽激动不已。他一双大手抚@摸着妈妈的玉脚,缓缓向上,已经盖过柔嫩的膝盖以上,准备向大@腿迈进。

    此时,秦羽的头已经埋进被子里,舌头在妈妈的小**打滑,舔着她细嫩的肌肤,背脊弓起来,让宋美丽更为方便地为自己。

    魏晓月并没有入睡,当秦羽吸允她脚趾头的时候,她娇躯一颤,浑身发僵,有些不敢乱动。儿子在干什么?难道在做梦?可是,明明才睡三十多分钟啊,这个小捣蛋会这么快睡着吗?当秦羽的手,准备侵入她的双腿之间时,魏晓月终于害怕起来,在被子里,一把按住秦羽的手,脸色通红,娇嗔道:“小混蛋,你乱摸什么!小丽在外边!”她不敢想,宁愿这是一个误会,至今不敢相信儿子的邪恶用心。

    “啊!”秦羽一颤,妈妈居然还没有入睡,吓得差点一泄如注,听到妈妈的话,才赶紧下台阶道:“对不起,妈妈,我认错了!”说着,赶紧松开妈妈的双腿,翻了一个身,面朝着宋美丽。

    宋美丽眼中闪过一个诧异地光芒,自己明明给他,他还会认错?想起秦羽的邪恶和魏晓月的犯傻,她忽然“咯咯”地笑起来,道:“小宝贝,你将我认错,做了什么啊?”

    秦羽的脚掌用力地在宋美丽地花道踹了一下,道:“,还不快过来!”

    魏晓月在黑暗中,脸色通红,儿子怎么可以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情?娇怒中有些无地自容,让秦羽对宋美丽做出要求时,也不敢再答话了!

    宋美丽“咯咯”一笑,将身子埋进被子里,往那边一钻,皓首停在秦羽的,张口含住秦羽的大半个。

    秦羽吸了一口凉气,爽得双腿一僵,手掌向下,狠狠按住宋美丽的脑袋,巨物连连在她的樱桃小嘴里疯狂。

    “好爽!贱货!爽不爽?”秦羽感受着宋美丽小嘴的温热柔软,喘着气,大声问道。他的巨物每次到底,到宋美丽的喉咙深处,强行进行深喉

    ,那柔软的舌头不是舔着他的龟菱,吼道的褶皱紧紧蠕动夹击,洁白的牙齿也磕在根部上,那乌黑的盖住了她整张性感的小嘴,连同玉鼻也进去一两根。

    宋美丽“呜呜”声中,双眼泛白,感到有些窒息,那二十厘米左右的巨物全部她的口中,好似要将她的嘴巴凿穿,将她的嘴巴涨得满满的,喉咙也被插大了。她感到这样下去,迟早会被秦羽玩死,不得不拼命地用舌头舔着他的敏感地带。

    秦羽对待女人,从来没有这么玩过,可是对于宋美丽,这个媚入骨的女人,只想尽情蹂躏,彻底征服,所以他凶猛的冲击,,在她的嘴巴里,用力。

    那极快的速度,让宋美丽有些窒息,她终于忍不住,牙齿往下一咬,不轻也不重,却足以让秦羽痛得一僵。

    “啊!”秦羽心底已经,那火热的敏感龟劲被咬,刺激之下,骤然,浓浓白浆喷射而出,灌入宋美丽口中。

    宋美丽松开秦羽的巨物,“咳咳”咳嗽出声来,同时,从她嘴角流出大量白浆,滴落在床单和秦羽的腹部上,被迫“咕隆”几下,吞下大半那精华,媚眸都呛得流泪。

    秦羽伸手,重重抓了一下宋美丽的,将拉得老长,道:“你个,想让老子断子绝孙?”

    宋美丽从被子里伸出头来,趴在秦羽的身上,眼睛泪水汪汪地看着秦羽,幽怨道:“谁叫你这么作践我?差点憋死我了!”同时,伸出玉手,往下揪住秦羽依然坚挺的巨物,大有一言不对,就扭断的姿势。

    秦羽讪讪一笑,道:“谁叫你含得我这么爽呢!一时失控,老婆,你真漂亮!”说着,眼睛灼灼地看着宋美丽,在暗淡的光线中,虽然看不见她的全貌,但她那嘴角的白浆清晰可见,妩媚中透着靡。

    宋美丽得意一笑,也算原谅秦羽了,玉手抓着秦羽的巨物,微微,道:“那想不想我呢?人家好痒呢!”

    “!”秦羽终于忍不住,往边上一翻,按住宋美丽,挺枪入洞。

    魏晓月在边上,听着两人的胡搞,内心一颤,脸色绯红,樱@唇张了张,最终没有发出声来。

    “咚”地一声,两人从床上翻滚到地板上,却是秦羽故意为之,在妈妈边上,她的同事,虽然很刺激,但不想让妈妈太过尴尬,不同于宋美丽的肆无忌惮,他终究要顾忌一些。

    黑暗中,秦羽将宋美丽按在地上,喘着气,有些迫不及待地吻着她滑腻幽香的脖子,一路向下,埋在她丰满的双@乳间,用力地吸着她的乳@香,张口含着上面粉嫩的葡萄。

    和秦羽一起从床上摔倒地上,宋美丽“哦”地一声痛吟,抱着秦羽的脖子,不满道:“你个坏蛋,我也摔痛了!”却被秦羽吻着有些喘不过气来,双目迷离,大@腿翘起来,夹着他的雄腰。

    秦羽的大手揉着宋美丽丰挺柔软的的奶@子,坏笑道:“我给你看看!”说着,嘴巴从离开她的雪峰,沿着肚皮,吻在她雪白的大屁@股上,舌头舔着她的臀瓣,大手也滑下来,两瓣臀股被左右扳开,用力抓揉,那柔嫩而弹力十足的臀@肉在他的手中变化着这种各样的形状。

    宋美丽发地扭动着,双目迷离,一双玉手自慰般揉搓着自己的一对雪峰,“嗯嗯”呻吟,喘息着,甜腻的声音有些勾魂:“亲爱的,向下。”

    秦羽正舔着宋美丽的屁@股,听着她令人**的声音,整个人为之一醉,不由自主地配合着她,舌头顺着股沟来到她的毛森林里,划来黑色卷曲的毛发,舔着她的。她的浓密而卷曲,沾染着她大量的分泌物,带着一股淡雅的味,带给李飞羽深深的刺激。

    “哦!亲爱的!你的舌头舔得我好爽!”宋美丽躺在地上,闭上双眼,呻@吟着,双腿夹着秦羽的脑袋,不断着,希望秦羽的舌头更加深入,那滑腻甜美的声音风入骨,让秦羽血液加速,的大硬得发胀,舔着更加卖力起来。

    在黑暗中,宋美丽脸色桃红,左手揉搓着自己的**,右手在下面按着秦羽的后脑勺,配合着屁@股往上,将他的嘴巴紧紧贴在两瓣得出水的阴@唇上。她一边按着,一边陶醉:“亲爱的,舔着我的,好痒啊,向下……”

    秦羽的舌头灵巧地舔动着,不断深入,感受着她花道的温热和柔嫩,大手抓揉着她的臀瓣。

    魏晓月躺在床上,听着宋美丽的呻吟以及儿子发出的啧啧吸允声,一片芳心波涛汹涌,儿子真的和宋美丽在胡搞?怎么办?怎么办啊!而且,他好像在舔宋美丽的下面,天啊!那里这么脏,怎么可以去舔?她有些气愤,又无比羞涩,很像转过头去,将儿子训斥一顿,可是想起宋美丽的话,微微一叹,闭上眼,塞上耳朵,但宋美丽那醉人的呻吟还是无比清晰地传到她的耳中。

    “嗯啊我要抱着我用你的舌头啊搅拌着我的来~亲爱的向下啊宝贝啊来我的好痒啊用你的舌头啊舔着我的阴@蒂头啊好麻亲爱的继续~我要就是这样的感觉.啊好爽啊向下再向下亲爱的给我继续给我啊哈来~~啊一哟哇我要宝贝啊~~再向下我想你用你的舌头我喜欢你的舌头在我的毛毛下面嗯宝贝用你的嘴把我的毛毛拨开我喜欢你用舌头来舔我的几几啊~~~”

    太@浪了!魏晓月听着,也幻想着一条火热的大舌头舔着自己的,受到这种春色呢喃感染,不安地加紧自己的双腿。

    “不行了啊~好麻再进去一点啊~再来一次~哦一哟~啊~啊~我要你啊啊啊啊啊啊再向下啊唔啊我要嘛麻死了啦好多水啊好多好多水啊我要来嘛亲爱的给我啊啊啊我不想要你我只想要你的舌头因为你的舌头好热啊一哟啊~~好爽啊再来一次啊啊我要啊嘶啊哈亲爱的好爱你啊宝贝还有我手也在发烫啊~啊~~~”

    秦羽的舌头用力地舔着宋美丽的,吃着她的,舌头都伸进她的里。

    宋美丽在一阵痉挛中,一缩一张,喷射出一股热的液体,淋得秦羽满脸都是。喷完后,宋美丽喘息着,满身香汗,却更加了,伸手迷离地抚摸着秦羽的背脊。

    秦羽听着宋美丽甜腻的醉人呻吟,舔着嘴角的花露,再也受不住了,一声闷哼:“,受死吧!”说着,如同一只饿了三天的猛虎,将宋美丽扑在身下,挺着那硬得发痛的大,猛然挺入。这一插,直接顶到她体内深处,千娇百媚火热烫人的立即紧紧箍夹住根部,它的每一寸都被娇软嫩滑的和火热湿濡的粘膜紧紧地缠夹紧箍,在那依然幽暗深遽的娇小内。

    宋美丽使劲抓住秦羽的手臂,贝齿轻咬,娇靥晕红,桃腮羞红似火,在那根粗大逐渐深入雪白无瑕美丽玉体的过程中,一阵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刺激涌生,绝色熟妇急促地娇喘呻吟,娇啼婉转,似乎抗拒又接受那挺入她幽径被液弄得又湿又滑腻的大。

    黑暗中,宋美丽微动了一会儿,因抖动着**官相互磨擦,带来阵阵快感与花办内蜜汁不断涌现,静静的躺在宽敞地毯上,秦羽则压在她身上,大已经整根她的,大顶在她的上,紧密的一点缝隙都没有,秦羽但觉身下的艳丽尤物肌肤如凝脂,柔嫩而富于弹性。

    魏晓月躺在床上,估计也猜到了床下的情境,居然也屏住了呼吸,等待着两人的。

    宋美丽两腿之间的方寸之地墨林幼柔且密,隐隐透着红光,含着的粉红若有若无地吸吐张阖,气扑鼻,涟涟涌出的蜜汁更是沾满了毛发,润湿了她雪白肌肤,显得光泽滑润。秦羽感觉得出她与自己紧贴在一起的大腿肌肉绷得很紧,反而带动的紧缩,颈将紧紧的咬住,使他舒爽的不得了。

    “你个小混蛋,快点动啊!”宋美丽搂着秦羽的腰,喘着气。

    秦羽注视着身下的尤物,骂道:“你个,你怎么不动!”虽然这样说,但秦羽还是凶猛地动起来,已经打定主意,要将这个干爆!

    美艳宋美丽那丰挺娇嫩的已经动人地、硬挺起来,秦羽趴在她的身上,张嘴含住了她的吸吮着,舌尖不时绕着她的乳珠打转,她的乳珠变得更硬。秦羽轻摇臀部,将大顶磨着她的打转,清楚的感受到她肿大的在颤抖,一股股密汁液涌了出来,热呼呼的浸泡着他的粗壮大,好舒服。

    宋美丽呻吟出声,她媚眼微张,舌头抵着上牙,继而来回磨着樱唇。秦羽离开她变硬浅红色的而热情地吻着她的娇艳欲滴香唇,尽情的品尝口中的津液,舌头和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再将其吸吮到自己口中。

    “啊……”宋美丽的哼叫越来越急,也越来迷糊,突然用尽全力一双修长诱人美腿夹紧秦羽,快速扭动纤腰,并且吻得秦羽更密实,舌头也搅动得几乎打结在一起。

    “唔……”秦羽松开她檀口好让她喘一口气,然后一路吻下去,吻着那天鹅般挺直的玉颈、如雪如玉的香肌嫩肤……一路向下……秦羽的嘴唇吻过绝色佳人那雪白嫩滑的胸脯,一口吻住一颗柔嫩羞赧、早已硬挺的可爱。

    “唔……”宋美丽娇喘着,用力地抱着秦羽的脑袋。

    秦羽的一只手抚握住另一只怒峙傲耸、颤巍巍坚挺的娇羞……两根手指轻轻夹住那粒同样充血、嫣红可爱的娇小,一阵轻搓揉捏,同时下面挥戈前进。

    感觉里热乎乎的,美艳玉人任凭秦羽坚硬高翘的粗大顶入抽出自己的身体。当双方密接,秦羽只觉层层叠叠的不断的收缩蠕动,强力吸吮,想不到这个美艳的小竟是那么的紧缩柔韧,不由一进一出的直接顶到了娇嫩的。

    无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来,宋美丽整个人几乎舒服的晕了过去,秦羽轻舔她那樱桃般的,紧抵旋转磨擦,一阵酥麻的感觉直涌她的脑门,本能不由自主地扭动着香嫩光滑玉洁、曲线玲珑香艳的雪白**,美妙难言地收缩、蠕动着幽深的,一**的娱悦浪潮,将她逐渐地推上快感的颠峰,快活得无以复加,泉涌而出,她狂乱地娇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气息香甜的小嘴急促地呼吸着,一阵阵收缩,吸吮着秦羽的大,等待已久的传来一阵强列的快感,甜美的声音再度响起:“好……好……老公……唔……唔……好……啊……喔……喔……”

    激烈地使宋美丽变得更为诱人娇艳,拼命扭动娇美雪白蜜臀迎接着大的轻薄。秦羽慢慢俯下脸去,鼻腔里粗重的喘息声清晰可闻。秦羽爱怜地含住了娇艳佳人花瓣般的香唇,用力允吸着,香甜的津液滋滋流进了口内。她那条丁香美舌被秦羽灵巧的舌尖蛇一般地缠绕住了,相互纠缠着在嘴里不停地翻腾。

    "……啊……我好充实……唔……好舒服……啊……好大……喔……"

    宋美丽的手搂住秦羽的腰,轻轻的湿润的花瓣迎合他的,秦羽兴奋的开始加速大,她的液又一股一股的涌了出来,没想到她的液比一般美女多,弄得俩下半身都**的,湿滑的大增加了的润滑度。秦羽开始大力的,每次都用撞击她的,一时只听到"噗哧!""噗哧!""噗哧!"声响过不断。强烈的,使她的呻吟也越来越大声,激情的抱住秦羽,秦羽的腿与她那两条腿雪白浑圆光滑柔腻的腿贴在一起,那种温暖密实,使秦羽在她深处的胀的更大,进出时不停的刮着她柔嫩的,使她全身酥麻,终于将她将那双线条优美性惑撩人的修长美腿抬起来缠上了他的腰部,粉臂亦紧紧缠绕在他的身上,全身一阵痉挛般的抽搐……内的嫩滑更是紧紧缠夹住火热滚烫的粗大一阵难言的收缩、紧夹,粉嫩娇红的流出大片的。

    原来,她达到了一次!

    秦羽也喘着气充满自信的说:“我一定让你不断……要将你日死……”于是秦羽的手扶紧了她性感的臀部,让大根部的耻骨在每一次都中,都实实在在的撞击着她的耻骨。在秦羽的蹂躏中,她情难自禁地蠕动,娇喘响应着,一双娇滑秀长的**时而轻举、时而平放,盘在秦羽腰后,随着的每一下抽出而迎合地紧夹轻抬。

    宋美丽艳比花娇的美丽秀靥丽色娇晕如火,樱唇微张,娇啼婉转、呻吟狂喘着,一双柔软雪白的如藕玉臂紧紧抱住秦羽宽阔的双肩,如葱般秀美可爱的如玉小手紧紧地抠进肌肉里,奋力承受秦羽的雨露滋润。

    “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宋美丽娇喘着,不甘示弱地爬起来,坐在秦羽的身上,如同一个女骑士,起伏着自己的大。

    那火棒也似的大在进进出出,滚滚热气自中传来,扩及全身,在她雪白耀眼的美艳**上抹了层层红霞,身子不由自主地颤动,胸前高挺坚实的,波涛般的起伏跳动,幻出了柔美汹涌的乳波,身上沁出香汗点点如雨,混杂在中人欲醉、撩人心魂的微熏,如泣如诉的娇吟声中。追寻高峰的男女,一连串急促的声喘息声呻吟声,两人身子幌动的更加厉害,香汗飞溅,异香弥漫,充斥了整个空间。

    不知过了多久,宋美丽只觉那根完全充实胀满着紧窄的巨大,越插竟然越深入内,一阵狂猛耸动之后,她发觉越来越湿润、濡滑,随着越来越狂野深入,狂野地分开柔柔紧闭娇嫩无比的,硕大浑圆的滚烫粗暴地挤进娇小紧窄的口,分开膣壁内的粘膜,深深地刺入那火热幽暗的狭小内,竟然刺入了那含羞绽放的娇嫩,顶端的刚好抵触在上面。

    一阵令人魂飞魄散的揉动,她经不住那强烈的刺激,一阵急促的娇啼狂喘。宋美丽头部拼命往后仰,娇艳的脸庞布满了兴奋的红潮,媚眼如丝,鼻息急促而轻盈,口中娇喘连连,呢喃自语:“唔……轻一点……啊啊啊……戮得……太……深……喔喔……啊……太强……了……呜呜……轻……些嘛……”

    声音又甜又腻,娇滴滴的在秦羽耳边不停回响,只听得秦羽那颗乱跳的心脏都要从腔子里蹦出来了。

    "喔……啊……”

    宋美丽润撩人湿漉漉的小嘴“呜呜”地呻吟着,性惑娇艳的樱唇高高的撅起来,似乎充满了的挑逗和诱惑。她柔若无骨、纤滑娇软的全身冰肌玉骨更是一阵阵情难自禁的痉挛、抽搐,膣壁中的粘膜更是死死地缠绕在那深深的粗大上,一阵不能自制火热地收缩、紧夹。

    魏晓月躺在床上,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忍不住夹击双腿,将手指伸到自己的里,幻想着一根巨大的着自己。

    大正展开最狂野地冲刺、着一阵阵痉挛收缩的,次次随着猛烈的大的惯性冲入了紧小的口,不一会儿,宋美丽那羞红如火的丽靥瞬时变得苍白如雪,娇啼狂喘的诱人小嘴发出一声声令人血脉贲张、如痴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娇啼。

    "哎……唔……嗯……唔……喔唔……嗯嗯……"随着一声凄艳哀婉的**娇啼,宋美丽的紧紧箍夹住秦羽滚烫硕大的浑圆,芳心立是一片晕眩,思维一阵空白,鲜红诱人的柔嫩樱唇一声娇媚婉转的轻啼,再次爬上了男欢女爱的极乐巅峰,软软地趴在秦羽的身上。

    两个忘形抵死缠绵着的一阵疯狂般的颤动,一股又一股浓浓、滚烫的淋淋漓漓地射入艳丽绝伦的宋美丽那幽深、玄奥的内。

    “嗯!”魏晓月仿佛听到肉器之间的咕唧声,再也受不了,双臀打颤,躺在床上,也是一阵痉挛,居然在自慰中产生了。

    “还来吗?”秦羽坏坏一笑,抓着宋美丽肥嫩的。

    宋美丽喘了一口气,坐起来,双股一夹,不服气道:“来就来,才两次而已!这一次,我要当观音!”

    “嘿嘿!那就来吧,小!”秦羽自然是爽呆了,抱着宋美丽,再次起来。

    开始的时候,宋美丽还引导着秦羽玩各种花样,可是半个小时以后,就受不了,被精力旺盛的秦羽插得死去活来,一共晕过去三次,也插得红肿了,彻底臣服在秦羽的。魏晓月躺在床上,也是香汗淋漓,压抑着自己的呻吟,听着两人的激情战斗声响,仿佛身临其境,幻想自己成为宋美丽,自慰中到达了三次高@潮,直到凌晨四点,随着两人战斗的结束,也在迷迷糊糊中睡了过去。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邪欲之皇》不错,请把《邪欲之皇》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邪欲之皇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邪欲之皇》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2/2692/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邪欲之皇版权归作者藏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