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151章—第153章 被三个小太妹轮了(下)

  
    此时,学校里已经是上晚自习时间,王娜娜恋恋不舍地搂着秦羽,道:“老公,今晚要公布高考安排,发准考证,我先走了,下午自习等我!”

    “恩,去吧!”秦羽点点头。

    等王娜娜走后,秦羽摸出手机,给张小路打了一个电话。

    “喂,羽少。”张小路压着声音,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联系得咋样?”

    “羽少放心吧,兄弟们加起来有百八十个,听说羽少招人,晚上都要来,只是现在要领取准考证。”

    秦羽微微一怔,笑道:“那你们先上晚自习,晚上再说!”

    挂断电话,秦羽神情有些萧索,兄弟们在上学,自己要将他们拉上这条路,做得对吗?

    看着眼前的校园教学楼,他苦笑一声,自己已经被学校挡在了门外,除了混,还能干什么呢!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那一堆夜明珠、武术、医术,也许,这些都是自己的资本。

    “羽哥哥,你在想什么呢?”王秀秀大着胆子,上前搂住秦羽的胳膊。

    秦羽不用声色地将手从王秀秀的胳膊间抽出来,道:“今天你们学校不发准考证吗?怎么还不上晚自习?”

    “我——”王秀秀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勇敢地抬起头,看着秦羽,道:“羽哥哥,你心情不好,就让我陪会儿你吧!”

    “你为什么变成这样?”秦羽看着王秀秀的模样,嘴里有些发干,不由自主地问出声来。

    “变成哪样?”王秀秀奇怪地皱着画眉,迎向秦羽的眼神,很快明白过来,声音里含着一份苦涩,道:“羽哥哥,你是知道的!”

    轻柔的幽怨语气让秦羽身子一颤,看着眼前浓妆艳抹的王秀秀,透过她的表面,好似能看到暗藏其中的忧伤和清纯,脑海波动着往年的回忆。

    村子后山,一条如碧玉带般的清泉汩汩而流,在林间积聚成个如蓝宝石般清亮透彻的小湖,小湖周围藤萝叠绕,各色不知名的花朵,大片大片的盛开着,姹紫嫣红,花香阵阵,不时有些蝴蝶蜜蜂飞来飞去,正是儿时玩闹的好处所。

    七岁的秦羽脱得光溜溜的,游戏在浅水潭中,和王秀秀打着水仗。

    可爱的小秀秀同样光着身子,六岁的年龄身子还没有发育,小白坐在鹅卵石上,嘴里咿呀地叫着:“哎呀,羽哥哥,你好讨厌!”

    “咯咯,秀秀妹妹,我给你浇水洗个澡!”小秦羽笑着,扑打着清澈的水花。

    一阵水花打过,王秀秀白嫩的小身子粘着湿漉漉的水珠,在林子里的光线在,晶莹发亮。

    小秦羽甩着小**走到小秀秀身边,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小手去拨弄她双腿间的白虎。

    “羽哥哥,你干什么呀?”小秀秀感觉传来一阵异样,赶紧去捂着下面嘘嘘的地方。

    小秦羽想着奶奶教自己的游戏,鼓着胆子,道:“秀秀妹妹,你躺下来,我教你做个游戏。”

    “哦。”小秀秀对秦羽唯命是从,乖巧地在潭边的大石头上躺下来。

    “羽哥哥,好痛——”紧密的小被硬生生挤入一粒“小花生米”,小秀秀痛得眉头凑在一起,泪珠儿在清澈的水眸里打转。

    “痛吗?”小秦羽奇怪地看着两人结合的地方,道:“这游戏是奶奶教我的,她怎么不痛?”

    “可是,真的很痛嘛!”小秀秀委屈得泪珠儿留下来,挂在粉嫩嫩的脸蛋上。

    小秦羽想了想奶奶压住自己的情境,道:“那你在上面试一试,用你的小逼摩擦我的小鸡,奶奶就是这么说的。”说着,一个翻身,躺在石头上,感觉**被一圈热肉夹着,很舒服。

    小秀秀张开一双细小的**,小跨坐在小秦羽的胯骨上,小手小心翼翼地捏着羽哥哥的小花生米,朝自己推荐的粉嫩塞去,急得满脸通红:“羽哥哥,塞不进去——”

    “你们在干什么?”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钻进林子里,正是秦羽的两个跟班,他的表妹秦馨儿和柳烟婶的女儿柳研儿。

    当看到小秀秀坐在她们羽哥哥的身上,立即急得直跳脚,眼中都凝着泪珠儿,道:“秀秀,谁叫你欺负我们羽哥哥的!”说着,齐齐跑过去,一把将小秀秀推入水里。

    小秀秀委屈地光着身子爬起来,道:“不是,不是……”

    小秦羽瞪了小秀秀一眼,道:“不准说出这种游戏!”语气中也有些害怕,因为奶奶告诫他,这种事,不能说出去。

    “哥哥,什么游戏不能带我们玩呀!我们也要脱衣服洗。”……

    也许是女生天生的感觉,自那以后,秦羽的表妹和柳研儿对秦羽贴身防护,处处和王秀秀争斗,将王秀秀从秦羽的身边驱离。

    但王秀秀并没有因此妥协,时常找秦羽献宝,和玩着这种并不能成真的私密游戏。

    上初中后,秦羽忙着玩弄学校的漂亮女生,才疏远这个青梅竹马的秀秀妹妹。

    夕阳西下,阳光开始发黄,微风中带着丝丝凉气。

    秦羽沐浴在昏黄的阳光中,带着非主流的味道,让身为小太妹的王秀秀深深痴迷。

    看到羽哥哥牢牢盯着自己,那幽邃的双眸里,满是追忆,王秀秀心里砰砰之跳,再次忍不住,伸出玉手,搂着他的胳膊,感受着他身体的温暖,迷离道:“羽哥哥……”

    秦羽从童年的回忆中苏醒过来回过神来,叹息一声,一把将王秀秀娇嫩的身子搂在怀里,道:“秀秀妹妹。

    “羽哥哥!”王秀秀激动地搂紧秦羽,那雪白的酥胸夹着秦羽的手臂,道:“你不嫌弃秀秀了吗?”

    “嫌弃什么?你不是我的秀秀妹妹吗?”秦羽微微一笑。

    程琪和曹燕看到王秀秀对秦羽投怀送抱,有点吃惊,对秦羽刚送走女友,就对其她女孩来者不拒的行为鄙视不已。

    “还不放开秀秀!”程琪对秦羽怒视一声。

    “关你什么事?小辣椒!”秦羽蔑视地看了程琪一眼,嚣张地在王秀秀的脸上亲了一口。

    “还不放开秀秀!”程琪对秦羽怒视一声。

    “关你什么事?小辣椒!”秦羽蔑视地看了程琪一眼,嚣张地在王秀秀的脸上亲了一口。

    王秀秀脸色绯红,幸福地趴在秦羽的怀里,娇嗔道:“羽哥哥,你好坏!”

    “你不知道,我一直很坏吗?”秦羽怀笑着,在王秀秀那挺翘的小上重重一抓,满手都是臀瓣上的美肉。

    程琪看着王秀秀那娇媚幸福的神色,无奈一叹,跟着这样的一个男人,不知道要成为多少奶呢!

    几人说笑着,感觉时间还早,决定到县城新开的KTV里玩一把。

    秦羽不说了,在学校,便是一个混混头子,网吧、酒吧、KTV等场所没少来,几个小太妹来这儿也是轻车熟路。

    十来平方米的小包间内,只有一张大沙发,秦羽坐在中间,左边挨着王秀秀,右边则挤着程琪。

    也许是习惯性的动作,秦羽手一张,左楼王秀秀,又搂程琪,道:“唱些撒?”

    “唱十八摸好吗?”程琪玉手抚上秦羽的腰肢,在他上面重重揪了一把,道:“放开你的咸猪手!”

    “摸一把少一块肉吗?”秦羽“嘿嘿”一笑,猛然用力,将她搂在怀里。只有靠近她,才发现,这个小辣椒居然是一个,反正是小太妹,决定在她身上爽一把,不得不说,这个小辣椒有几分姿色,还没有玩过这么泼辣的妞呢!

    程琪玉手猛然伸进秦羽的裤裆,用力一抓,怒道:“你不想要了是吧!”

    秦羽松开程琪的细腰,一把捂住她抓住自己裤裆的手,怒道:“喂,疯女人,你想老子变成太监是吧?”

    “哼!”程琪脸色红红地将手中那半硬不软的帐篷分开,心里砰砰直跳,道:“别以为老娘的便宜好占!”

    王秀秀摇了摇秦羽的手臂,道:“羽哥哥,你要摸,就摸我吧!”

    “小丫头!”秦羽将王秀秀紧紧搂在怀里,道:“以后,你就跟着我了!”对王秀秀,不是那种紧紧玩弄的态度,多多少少负有一定的责任。

    另一个小太妹曹燕“噗嗤”一笑,道:“琪姐,你就不要和他搅在一起了,没看到秀秀和他柔情蜜意在吗?”

    “柔情个鬼,刚才还和王娜娜那个打一炮呢!”程琪愤愤不平地说着,站起身,走过去打开唱机。

    看着程琪躬那翘起的大,小短裙下露出的粉红小,秦羽丹田一热,迅速挺拔而起,咬着王秀秀的耳朵道:“秀秀,你这个大姐,真啊!”

    “羽哥哥——”王秀秀脸色发红,挨着秦羽的脸蛋,轻声道:“大姐一直想玩个男人,我帮你创造机会吧!”

    “嘿嘿,要玩,也要先玩你!”秦羽坏坏一笑,将手探入王秀秀的裙底。

    王秀秀嘤咛一声,微微张开双腿,方便秦羽的动作。

    曹燕和王娜娜在一旁见了,饶有兴趣地看着秦羽的动作,嬉笑道:“秀秀,被男人摸得爽吧?”

    “是啊,你们要不让羽哥哥试一下?”王秀秀羞涩中,忍不住恢复了小太妹的本性,刚说完,便后悔地闭上嘴,怕给秦羽留下坏形象。

    秦羽哈哈一笑,道:“老子来者不拒。”

    王娜娜呸地一声,打开歌曲。

    激爆的音乐中,一个个穿着三点式的女子扭着大,和型男贴身热舞。

    “哇,这个好看!”秦羽怪叫着,色眯眯地看着视频中的火辣女郎。

    “这个有什么好看的!”程琪白了秦羽一眼,却没有换节目,而且随着节奏,摇摆起来。

    看着程琪在自己面前,扭动着,秦羽心头一热,的帐篷已经完全挺立。他回过头,搂着王秀秀,坏笑道:“你也去扭给我看看!”

    王秀秀已经湿漉漉一片,被秦羽摸得春心荡漾,脸色嫣红,娇媚道:“羽哥哥,我才不像大姐那么呢!”

    “是吗?”秦羽“嘿嘿”一声,伸入王秀秀短裙里的咸猪手往外一拉,抽出她的粉红小,道:“那这上面是什么?”

    只见单薄的小上,湿漉漉一块,好似能拧出水来,散发着又香又的气息,正是这股气息,刺激得秦羽吞了吞口水。

    程琪拉着曹燕,看到秦羽脱下王秀秀的,“呸”了一声,注意到秦羽的帐篷,双双心里一颤,互相看了一眼。

    “小燕,你不会就这样乖乖听从父母的命令,嫁给丁枫吧?”程琪拉着曹燕,悄悄问道。

    “我——”曹燕奇怪地看了程琪一眼,眼中闪过一丝黯然,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上高中之前的她,从没有想过要变成一个小太妹,反而清纯温柔,如同恬静的水莲花。正是这一份清甜,被丁川的哥哥丁枫看中,展开了疯狂的追击,已经对她的家庭造成了巨大压力。正是如此,她才要改变自己,让自己不再清纯,从邻家小妹变成一个街头小太妹,浓妆艳抹,衣着暴露,力图改变自己在丁枫心中的形象。

    程琪坏坏一笑,道:“小燕,我有一个办法,保证丁枫不要你了。”

    “谁用你的办法!”曹燕脸上一红,显然早就知道程琪的建议。

    “不就是玩一个男人吗?比起后半生的幸福算得上什么?”程琪勾着曹燕的香肩,瞅向秦羽:“那个小白脸不错吧?”

    “你要上就上呗!”曹燕脸色通红,偏过脸去,心里却杂念纷纷。

    另一边,王秀秀伸手抢过自己湿漉漉的小,羞涩道:“羽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

    秦羽捏了捏手上的花蜜,道:“秀秀,你还不,都流出来了!”

    王秀秀脸色绯红,窝在秦羽怀里,娇嗔不已:“羽哥哥,你就不要耻笑人家了。”

    秦羽感觉身为小太妹的王秀秀放得开,欣喜不已,咬着她的耳朵,轻声道:“帮我下面舔舔。”

    王秀秀娇躯一颤,却没有拒绝,轻“嗯”了一声,然后慢慢蹲子。

    一双玉手拉开秦羽的拉链,双手有些颤抖。

    “啊”——王秀秀一声轻呼,玉手掩盖住可爱的樱桃小嘴,瞪大着眼睛,看着面前的。

    二十多厘米的巨物上青筋暴露,顶端的肉瘤慢慢旋转,上面和王娜娜激情后的混合液体还没有完全干涸,散发出一股浓烈的靡气息。

    王秀秀强忍着刺鼻气息,迟疑地张开小口,将巨物含了进去。

    “喂,秦羽,你太过分了吧?”程琪贪婪地看了一眼秦羽的大号,瞪了他一眼,道:“这可是公共场所。”

    “关你什么事,又没有叫你舔!”秦羽舒爽地抚摸着王秀秀地脸颊,暴胀。

    程琪“哼”了一声,道:“色玩意儿。”

    “老子就是色,你色给我看看!”秦羽瞪着程琪,被这小辣椒激起了火气。

    “老娘就是色,信不信奸了你!”程琪气鼓鼓地看着秦羽,彪悍地说道。

    秦羽一怔,连的王秀秀也停止了动作。

    “我不信!”秦羽摇摇头。

    程琪脸色一红,咬咬牙,走到秦羽身边,猛然将秦羽推倒在沙发上。

    “喂,你干什么?”秦羽一惊。

    程琪脸上挂着红晕,道:“你不是说老娘不敢吗?我奸给你看看!”她身为一个黑帮老大,居然还是一个,一直视为耻辱,今天,打定主意,要送出之身,尝试一下男人的滋味。

    王秀秀慌张地站起来,拦着程琪,道:“琪姐,你不是来真的吧?”

    程琪语气有些不自然,道:“秀秀,反正他也是别人的男人,玩一玩有什么大不了的。”

    王秀秀抿了一下粉唇,失落地看向秦羽:“羽哥哥,你以后,会不会不要我?”

    “怎么会呢?”秦羽微微一笑,色手伸入王秀秀的短裙之中,抚摸着她那光滑白嫩的肥美臀瓣。

    “不管羽哥哥要不要我,我只希望,能将第一次交给哥哥!”王秀秀眼里迷蒙着泪珠,失控地往秦羽身上一扑,热吻着秦羽的脸颊。

    秦羽搂着王秀秀,制止住王秀秀的动作,道:“傻丫头,以后,哥哥保证疼你!”

    王秀秀幸福一笑,左手提起短裙,光着,跨坐在羽哥哥的身上,右手捏着他的擎天巨物,对着自己的私密之处,轻轻坐了下去。

    “羽哥哥——”一声痛吟,瓜熟蒂落,血丝沿着两人的结合之处,不断地渗透出来。

    秦羽舒爽地叹了一口气,爱怜地抚摸着王秀秀的臀靛。

    在王秀秀的配合下,秦羽的在王秀秀的股间着。当时,王秀秀上的芳草磨刷他的异常舒爽。

    “秀秀,嗯……真爽,喔……”

    “哼……羽哥哥,啊……秀秀也很美。”

    “喔……秀秀,你腿再使点劲夹,喔……对,就……这样,秀秀……”

    过了一会儿,王秀秀兴奋得两片微微张开,夹在他的两侧刮磨着。

    “呀……羽哥哥,你擦到秀秀珍珠花蒂上了,喔……”

    在王秀秀的处,白浆的泡沫拌着秀秀的蜜汁,使得秦羽的在时发出“咕唧”的响声。

    “喔……秦羽,使劲,秀秀痒死了。”

    整个KTV房间充满着他和王秀秀的呻吟声,还夹杂着“咕唧咕唧”的响声。就这样又过了十多分钟,他感到有的意念,并且快感频频从传来。

    “喔……秀秀,好美呀,我……好象要。”

    “……羽哥哥,来吧,秀秀……也要到了。”

    又几十下,突然感到腰眼一酸,精门大开,一股股热精射到王秀秀的处。

    “啊……羽哥哥,秀秀……也来了……来了,……喔……”

    王秀秀也把蜜汁喷洒在他的上。由于长时间的坐立,再加上不停的运动,他感觉到腰部有些酸软,依靠在身后的沙发上,搂着秀秀喘息。

    “羽哥哥,你躺会儿,我来吧!”王秀秀看着秦羽劳累的样子,疼惜而羞涩地说道。虽然是第一次,下面还有几分疼痛,但这份充实的感觉,太美妙了,她不希望就这样结束。

    秦羽“嘿嘿”一笑,手掌抓揉着她挺翘的臀靛,感受着周围的温热柔软,道:“动快点!”

    当秦羽躺在沙发上,王秀秀如同一个女骑士一般,跨坐在他的,将那狰狞的巨大纳入体内,疯狂起伏。

    程琪看着结合在一起的两人,春心荡漾,从没有男人光顾过的花道感到全所未有的空虚,急需有东西来充胀。她按耐不住地趴在秦羽的身上,脱下自己的短裙,一坐在秦羽的脸上。

    王秀秀享受着秦羽带给她的欢乐,看到程琪的动作,呻吟道:“羽哥哥……就让我们……姐妹……一起服侍你吧……”

    “臭男人,快给我舔舔——”程琪娇吟着,不断扭动着粉胯。

    秦羽重重在程琪的白上拍了一巴掌:“别坐在我的脸上。”

    “休想!”程琪坏笑着,扳开下面的花唇,对着秦羽的嘴巴,道:“你不是喜欢人舔你的下面吗?现在,该给我舔舔了!”

    秦羽看着程琪下面湿漉漉的私密之处,总算体会到了什么才是女流氓。

    他伸出粗糙的舌头,舔进程琪的毛森林,刮弄着她里面的粉嫩和敏感的。

    “嗯——哦——舌头深一点——”程琪娇吟着,两瓣雪白的压在秦羽的脸上,不断扭动。

    秦羽感觉程琪的之中,不断渗透出的花蜜,糊弄得他满嘴都是,刺激得他爆涨,塞得王秀秀的花道紧紧的,顶端的肉瘤疯狂地旋转,摩擦着王秀秀敏感的,令王秀秀不断痉挛尖叫。

    秦羽深吸了口气,手掌贴在王秀秀的上,突然的快速大幅起来,直搅的汁四溅媚肉外翻,红嫩的膣口吞吐间愈发肿胀,紧紧卡着棒身。

    王秀秀的感觉骤然强了不止一倍,一浪一浪的汹涌清潮扑打着她的心头,随着秦羽的不断,她的纤腰越拱越高,所有意识都逐渐集中到了股间羞处方寸之地上,嘴里已经不知道在叫嚷什么。

    最后,她大汗淋漓的娇躯死死的挺起,双脚蹬在沙发上,几乎想把身上的男人掀翻一样,柔白的大腿猛地抖了一下,两下,旋即泄了气一样突然的放松。

    秦羽坚硬的阳根一直深深的埋在她体内,紧紧贴着她的嫩蕊。王秀秀瘫软在沙发上,大字一样铺开了娇美的身体,元阴在绝顶的美妙中尽情宣泄了出去,连带着把深处的那股憋闷一并泻了出去。

    程琪看到王秀秀不行了,连忙将王秀秀推开,移动粉胯,对着秦羽那高高挺起的大,一坐了下去。

    “哦——”程琪一声痛呼,眉头紧锁,再也不敢乱动。

    秦羽却不管这些,将也往上一顶,大苦干实干,花样百出,把刚初不久的弄的火烫肉紧,又磨又抵,看着自己的大在程琪的出入裕如,将弄的湿透,翻进又翻出,还可见到白浓浓先前所留下来的在中,一将抽出再送,就由中流出,顺着雪白嫩软的股沟沾湿了沙发垫,混着贞血,看的秦羽又是刺激,又是兴奋。

    大猛然一送,只听程琪闷哼一声,身子紧夹秦羽,再慢慢放松,秀发身体,全是汗珠,差一点就软瘫了。

    秦羽微闭双目,享受大被程琪紧夹的温暖快感。

    过了好一会儿,才将从程琪的抽出,将程琪整个翻转过来,背对自己,露出光滑晶莹的玉背,肥美的圆臀高高鼓起,又翘又挺。

    秦羽惊喜万分,心道:“这么翘的,搞起来一定很舒服。”

    双手分开两股,大于浓密乌亮的黑森林中自动找到烫红的。

    程琪才回过头来问道:“小坏蛋……你要干……”

    “什么”两字还没说出口,秦羽的大已经中宫直入,挤开护卫的两边,滋的一声清脆水声,已入重地,秦羽整个人也已贴上了程琪后背,双手自腋下穿过,紧握程琪高耸的圆滚又摸又揉,又捏又搓,在她耳边吐气悄悄道:“小,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今天我要好好让你爽翻天,你学着了,这招老汉推车,实用的很……如果你觉得好,老子天天干……”

    不等程琪回话,一阵风狂雨骤的急顶,程琪当然知道自己昨晚被和秦羽时就用的这招。这时也不顾羞耻地又翘又挺,被秦羽的大狠命,弄得她舒爽的摇扭止痒,迎合秦羽。

    秦羽与程琪圆臀相击,快疾的,势若烈火,不时还可听到两人肌肤相撞的肉紧声,,又密又响,声若连珠,又似烈火焚木,劈哩啪啦,火星飞溅。

    不同的是,飞溅的是蒙眬闪光的液浪水,而非燎原星火。秦羽一连串急攻猛打,很撞程琪,力道结实,把程琪的臀部撞的都红了,白玉似的臀肉肌肤不断荡漾着波浪。

    曹燕不得不承认,秦羽虽然,但他的确有的本钱,这方面比起她看过岛片里面的,强太多了!

    曹燕的眼光目不转睛地放在秦羽和她好友程琪身上。曹燕见到程琪媚眼儿半闭,小嘴一张一张,不断喘息。

    程琪趴在沙发上,她的沟壑幽谷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祇见黑毛拥簇的耻部,有两片嫣红的花瓣,此刻正夹住秦羽无比粗壮的。

    程琪忙着把臀部抬起放落,她的臀部始终不能坐在秦羽的肚子上,秦羽的始终有近三分之一留在甬道外面,可见它有多粗长!曹燕从没看过这样生动的造爱场面,不禁羞得脸红扑扑的。

    程琪虽然看起来像是清纯无比的少女,但是很丰满,曹燕和她、王秀秀三人都是学校出了名的。不过有一次她俩私下比了一次,程琪的还是比她稍大一些,而且更挺,更白嫩。现在,她的闺中好友程琪却成了秦羽的跨下玩物!

    曹燕清清楚楚看到,当程琪抬起的时候,秦羽的便被她的沟壑幽谷吐出,连她甬道里的鲜嫩的也被带出来。而当她把臀部放下的时候。她的花瓣凹陷下去,然后粗硬的大的一半也被吞没在她的甬道里。这样持续了一会儿,秦羽又抱起程琪,站在地上,双手捉住她的大,随着他腾跃,粗硬的大在她的中狂抽。

    人生第一次亲眼目睹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这么激烈的,禁不住热血沸腾,春心荡漾。

    曹燕呆在一旁,想了想,实在受不了欲火的煎熬,也加入了战团。

    这下,秦羽的前后左右都是女人的美肉,兴奋得大更加坚硬。

    不一会儿,干倒了程琪,一把将曹燕压在身下,大对着她的粉嫩,重重捅了进去。咕唧一声,伴随着大量处子鲜血地蹦出,两人紧紧结合在一起。

    曹燕只感觉下面一麻,长期的竟令这种痛楚忽略不计,充实的快感阵阵袭来,爽得疯狂地扭动着。

    对于一般男性而言,站着有一个遗憾,那就是大插得不深,难以触及女性的最深处——口。然而秦羽却是一个例外,他的最兴奋时长达二十厘米,只要努力一下就能扎到口。秦羽十分清楚自己的生理特点,起来又认真又卖力,每一次进攻都实实在在,很有目的性。

    “喔……哦……哇……嗷……你的大……顶得好深哟……嗯……嗯……顶到口啦……又顶到啦……哎……哎……呀……呀……”

    曹燕的娇哼声一阵阵急遽、高亢,秦羽听得欲火更加高涨,血液更加沸腾,摆动得更加勤快。“噢……吔……吔……太爽啦……太爽啦……”

    曹燕喃喃地说,“啊……呵……坏蛋……你的感觉呢?”

    “和……和……和你一样爽……好爽……哦……唔……呃……呃……”

    “你……你……真是个好男人……哇……哇……不……不行啦……不行啦……”

    金鸡独立的姿势实在令曹燕难以承受,每当她右腿酥软、膝盖弯曲、身体下沉时,口就被秦羽的大顶得发麻发胀,她就会浑身打颤,秀眉紧促,杏眼圆睁,大呼小叫。

    秦羽瞧见她一幅吃不消的模样,征服者的自豪感、优越感油然而生。他略微一弯腰,用力将她的右脚也托起来。这时,曹燕犹如猴子爬树一般两手紧抱着男人的背部,两腿紧勾着男人的腰际,香喷喷的玉体紧缠在男人的身上,两个撞击着、打磨着男人的胸膛。

    “……啊……太棒啦……太棒啦……”

    “喔……喔……吔……吔……”

    “噢……嗷……嗷……嘉……坏蛋……你真能干呀……哦……呜……”

    “这……这要看是和谁啦……美人……和你这样的美女在一起……我……我是越干越过瘾……越干越有劲……”

    “是吗?是吗?”

    曹燕听了心花怒放,性更加膨胀,“哇……哇……哇……”

    寂静的KTV包间内,这对沉浸在了中的一男三女赤条条地拥抱在一起,无节制地猛干男欢女爱的勾当,场面惊心动魄,火爆异常,比火山爆发还要壮观百倍。

    “美人……美人……我的美人儿……我爱你……我爱你……”

    “呀……呀……坏蛋……我……我也爱你……我也爱你……”

    “呃……呃……呃……美人,够不够?够不够……”

    “哎……哎……不够!不够……嗯……哦……啊……再用力点儿……我需要……我需要……”

    秦羽稳稳扎扎地站在地上,兜着**裸的曹燕,机械、快速、奋力地摆动,他的子在**的中推拉,将美妙的快感传送到女人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曹燕双眸紧闭,娇喘嘘嘘,打骨子里感觉舒爽、痛快。“哎呀……哎呀……哎呀……爽……爽……爽死我啦……哇噻……太爽啦……”

    “是吗?是吗……那……那太好啦……那太好啦……”

    “亲爱的……呵……呵……你的大大……太棒啦……太棒啦……喔……吔……快……快……我快受不了啦……”

    看见这个浪的小太妹再度进入,秦羽连忙抱着她费力地走到沙发边,将她放倒在沙发上。曹燕主动伸出双臂套住男人的脖子往自己身上一摁,秦羽顺势一个前倾,压在了她的身上。整个过程中,两人的从未分开过,连接得特别紧密。秦羽悬空抱起女人的,狠命地摇动,继续渲泄过盛的精力。

    “唷……唷……我的好老公……你捅进去……又抽出来……呵……太厉害啦……”

    曹燕一面着,一面伸手抚摸这个第一次相见的俊逸男生的头发、胸膛。

    “哦……哦……呃……我的美人儿……我的宝贝儿……呃……”

    秦羽忍不住伏在女人的耳根处喘息道。曹燕醉心于情人的强壮和威猛,迷恋于前所未有的快乐和幸福,充满了娃的疯狂和开放。

    “……,你……你怎么还不呀?呜……我……我好期待呀……”

    “美人儿,你就那么盼望我吗?”

    “是的……是的…………热烘烘的里面……肯定好舒服好舒服哟……我……我从没有试过那种感觉……”

    秦羽在享受中,又感到无比别捏,无论是王秀秀,还是程琪、曹燕,太粗暴了,弄到最后,也不知道是自己玩“她们,还是她们玩自己。

    这种“非人的折磨”,在两个小时后,才结束,三女纷纷瘫软在沙发上,到处是靡的花汁和混合的血丝。

    咚咚咚——包厢的门一阵急促地敲响,惊醒了在中迷失的几人。

    程琪、曹燕、王秀秀三女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看着穿上裤衩的秦羽,纷纷示意,让他去开门。

    秦羽“嘿嘿”一笑,道:“真够劲!念在你们受伤,就在里面好好休息吧!”说着,颇为疑惑地打开房门。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邪欲之皇》不错,请把《邪欲之皇》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邪欲之皇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邪欲之皇》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2/2692/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邪欲之皇版权归作者藏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