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16集第7章:宁可可的嫉妒

  
    我代表方剑夕替你道歉。”

    这张纸条是宁可可递过来的。

    唐逍炎对着纸条看了一会儿后,然后准备回复,却发现自己没有带笔,便朝月雏道:“月,把笔给我用一下。”

    雏将手里的笔递过来,然后很认真地不去看纸条上的内容。

    唐逍炎拿过月雏的笔,在宁可可写的哪一行字下面写道:“为哪些内容道歉?”

    然后,他将纸条推到宁可可的面前。

    宁可可看了纸条上的字后,微微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会儿,又写了一行字,递了过来。

    “对他不尊重你的那些话。”

    唐逍炎努力回想那天晚上方剑夕说的话,由于当时喝醉酒了也记不住那么多,不过依稀有鄙夷和藐视唐逍炎人格的话。

    “抱歉,我当时喝醉酒了,所以那天晚上他说的那些话我也记不清楚了。但我不是自尊心爆棚的人,大概不会因为那些话生气或者难过了。我只是觉得他的那种思想很危险。”

    宁可可接过纸条后,看着上面字发呆,抿了抿好看的嘴chún,然后开始写字回复。

    写完后,宁可可将纸条递了过来。

    “你们两个都很出sè,剑夕虽然为人高傲,但是品德与思想都是好的。当你们互相了解之后,我相信你们会互相欣赏,甚至成为朋友的。”

    唐逍炎看到宁可可写的内容。微微一呆,不知道宁可可写这些内容背后的意思。不过依旧礼貌地回复写道:“对于方剑夕身上大部分特质,我都是比较欣赏的。”

    宁可可结果纸条后。微微一笑,然后又写了几行字递过来。

    “要是不介意的话,剑夕想邀请你吃一顿饭。他没有你的联系方式,所以委托我对你进行邀请。”这段字写完后。宁可可huā了一段省略号,然后又添加上一段写道:“这是我见到剑夕第一次邀请人,无伦是源唐灼魔还是端方,他都没有邀请过。”

    唐逍炎看完后。微微有些为难,然后写道:“真是谢谢他了,什么时候?”

    “就是下课后,他会在松涛阁定好位置等你。”宁可可写道。

    “好的。谢谢他了。”唐逍炎回道。

    他是不想去的,因为接下来的每一分钟他都想和月雏在一起,因为月雏很快就要走了。但是方剑夕难得邀请,不去确实不好。

    此时。唐逍炎发现本来认真听课的月雏公主有些心绪不宁,神不所属。尽管她想要很认真地听课,但是一双宝石一般的眼睛还是忍不住朝唐逍炎这边望来。

    唐逍炎顿时忍不住拍了自己一下,〖真〗实该打。尽管自己心中坦dàng。但是和月雏是刚刚确定了恋爱关系。月雏还只是一个小女孩,看着唐逍炎当着她的面和另一个美女传纸条怎么能够不多想。

    接着,唐逍炎赶紧将手中的纸条递给月雏看。

    月雏不好意思看,赶紧将纸条推回来道:“我没有怀疑的。”

    听到这话唐逍炎没有直接反应,宁可可反而忍不住一笑。这个美丽得不成样子的笑女孩这样说不正好告诉别人她不安了,她怀疑了吗?不过这句话也告诉了宁可可,这个美丽到极点的小女孩和唐逍炎的关系。宁可可又轻轻一笑,她本能地想lù出祝福淡然的一笑。但是刚刚笑到一半不知道为何会变成一种恍然若失。尽管她自信心强到极点,但是对于月雏绝顶的美貌还是感觉到一丝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妒忌。月雏和妮妮.阿卡尔的出现直接让她成为第二等级美貌的女人。

    唐逍炎没有注意到宁可可的表情,而是重新将纸条放在月雏面前。月雏看完了之后。更是红着脸蛋低着头不好意思。

    “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吧,那个人难得请吃饭的。”唐逍炎道。

    “可以吗?”月雏问道。

    ……

    下课后,宁可可、唐逍炎和月雏三人去了松涛阁。

    整个松涛阁没有一个人,平常这应该是生意最好的时候。而且,松涛阁周围几百米处,全部被清场,并且布满了岗哨。

    唐逍炎微微觉得奇怪,难道有什么大人物要来松涛阁用餐吗?

    接着,宁可可带领唐逍炎和月雏进松涛阁的时候并不是走正门,而是从后门进去。就算后面,也布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几人到了后门后并没有立即进去,而是由一名上校军官出来带着三人进去。

    松涛阁是联盟军校最高级的餐厅,不对学员开放,唐逍炎也是第一次进来。上校军官带三人走到的是松涛阁院子西边的一个偏房,正中的主餐厅被军队牢牢布控,闲杂人等不能靠近。

    方剑夕坐在包厢里面等候,那名上校军官带着唐逍炎三人走到包厢门口后,他走出来迎接。

    朝唐逍炎微微点头致意。待见到唐逍炎身边的月雏公主后微微一愕,他确实听说过联盟军校的政治外交学院来了一个非常非常美的女孩,但是他并没有太在意,他不是那些荷尔méng过剩的男生,而且他认为不会有比宁可可更加美丽的女孩了。但没有想到,这个女孩真的如此美丽。

    “请坐。”方剑夕仅仅只是微微一愕,然后便招呼众人坐下,很有礼貌地将目光从月雏脸上移开。

    这是一张方桌,方剑夕和宁可可坐在一边,唐逍炎和月雏坐在一边。

    宁可可坐下之后,便给每个人倒上绝好的绿茶,然后低声朝方剑夕道:“这是刚刚来我们政治外交学院不救的舒纾。”

    她这样介绍。并没有专门指出她和唐逍炎的关系。因为首先她自己也不清楚,其次假如介绍她和唐逍炎关系的话,会显得有些八卦。

    “你好。”方剑夕朝着月雏点了点头。

    “你好。”月雏礼貌而又低声回答道。然后便坐在那里一声不响,多多少少显得有些拘束。

    方剑夕淡淡一笑,目光忍不住转到宁可可脸上,心中暗暗做了比较。这个舒纾美丽尽管美丽。但是有些胆怯拘束,完全不像宁可可这么风轻云淡、落落大方,或许处于富足家庭,但肯定不是出于世族豪门。拿不出手的。或许适合于被金屋藏jiāo,但并不适合在上流社会游刃有余的贵夫人,更不适合做享誉世界的领袖夫人。

    这方面,宁可可无以匹敌。顿时间,方剑夕内心忍不住涌起一阵阵骄傲。

    “因为餐厅今天有重要接待任务,所以我们这边会有些招待不周到。”方剑夕道。

    “不要紧,不要紧的。这个地方从来没来过,能来见识就很不错了。”唐逍炎试着开玩笑道,想要调解一下沉默的气氛。

    但是方剑夕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回应。

    接下来开始上菜。方剑夕家的规矩大概很严。所以吃饭的时候都不说话,而且方剑夕吃饭都tǐng直腰际,吃得很快,但是不发出声音,也绝对不失礼。方剑夕和宁可可都不说话,唐逍炎和月雏自然也不能说话,搞得他有些不自然,月雏就更加不自然了。

    各自吃完自己的食物后。方剑夕才让上酒。喝过几杯酒后,气氛才渐渐打开。本来冷酷少语的方剑夕的言语才稍稍多了起来。

    “我犹豫了很久,但还是发出了这个邀请。”方剑夕端着酒杯道:“尽管那天晚上你说的话非常不客气。”

    “在这里。我有必要解释一下。”方剑夕继续道:“我那天说出一些不好听的话,更多是出自于一个正常男人的情绪。而不是出自于我的身份……”

    “当然,唐逍炎你在某些方面会特别的敏感。但是我心中确实没有你所说的阶级思想,我也并不因为自己的出身而高高在上,去藐视出身平凡的人。”方剑夕道:“你应该知道,在军队里面,我也从大头兵坐起我不会,也没有享受任何特殊待遇。就算在联盟军校里面,相信你也看到,我享受的待遇和你们没有任何不同,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联盟军校学员。”

    “当然,我平常显得高傲冷漠。那也只是因为我的xìng格,和我的出身无关。就算我出身于贫民家庭,我同样会这样高傲冷漠。这是我的xìng格,而这种xìng格来源于我自己的内在和对自我的认知。”方剑夕组织着措辞道。

    “我有很凝重的使命感、危机感,使得我必须专注,所以我也没有精力分散在与别人打交道,搞人际关系上。”方剑夕朝唐逍炎一笑道:“我的身份非但不会给我带来多少好处,相反是沉甸甸的责任,军方的责任,国家的使命,父辈的期待等等,重得我喘不过气来。”

    “前段事件圣都协定刚刚签订的时候,所有联盟军校的学员都在狂欢,都在喝酒,都在跳舞。但是我不能喝酒,不能狂欢。因为我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果然,事情发生了剧变。亚美帝国噩耗传来的时候,学校里的学员可以怒骂,可以发泄。我不能怒骂,我也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那个时刻时局如同紧绷的弦一般,几乎随时都能够崩断。”方剑夕喝了一口酒道:“现在事情结束了,回想起来背后一阵阵寒意,距离全面战争仅仅只有一线之差。”

    方剑夕道:“我说这么多,只想告诉你。我的身份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少荣光,相反是更重大的责任。别人可以享受学员的学生生涯,而我不行,所以我才会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并不是我对你们,或者对你有什么偏见。相反,你是联盟军校中寥寥无几能够受到我尊重的人,包括教官在内。尽管对你的xìng格、思想我不太认同。”

    “我也是。”唐逍炎回答道。

    方剑夕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唐逍炎你的战斗力很出sè。所以我觉得我不将你当成一个学员来看待。我觉得你应该提前进入一个出sè军人的角sè,所以哪怕你言语对我不敬过,但是我还是请你吃饭。因为时间非常紧迫了。我觉得我有必要立刻让你走进一条和其他学员不一样的道路,更加艰辛也更加出sè的道路……”

    “因为,我很快就要离开联盟军校了。”方剑夕道。

    “什么?”唐逍炎惊讶道:“我们第一个学期都还没有结束啊,你就要离开?”

    “是的。”方剑夕无奈一笑道:“我也想好好地在联盟军校里面呆几年。如同一个正常的学员一样。但是不行,我另外有任务。所以我才这么急着请你吃饭,我不想军方错过你这个出sè的人才。”

    “你要去哪里?”唐逍炎问道。

    “这是机密,抱歉。我没有权力说。”方剑夕道。

    “亚美帝国。”唐逍炎道。

    方剑夕微微一愕,没有言语。

    “我猜的,新闻发布会上亚美帝国答应联盟少量驻军,另外还要组织一个皇室机甲卫队。你是出sè的机甲武士,所以应该是去这个皇室机甲卫队。”唐逍炎道。

    方剑夕并不言语,他有纪律不能说出来,但是唐逍炎猜出来。他也管不着。

    方召疾还真的下血本啊,付出巨大的代价,换来了这个镀着金子的位置。

    “那会不会很危险?”宁可可问道。

    方剑夕不置与否地摇摇头,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叹息一口道:“有些时候。我真想作为一个普通的学员一样,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就是单纯的学习,考试,好好地度过四五年的学生生涯,那真是太幸福了!”

    “来,干一杯。”方剑夕朝唐逍炎举杯道。

    逍炎朝方剑夕碰了一下杯。道:“在那边多多保重。”

    方剑夕道:“也祝愿你在联盟军校中早日成为出sè的军人,我不在了。希望你能够为我们鬼魅机甲班做出表率。”

    说罢,二人一饮而尽。

    旁边的宁可可微微一笑。或许这应该就是一笑泯恩仇的最好表现,也是两个出sè人物惺惺相惜的最好画面吧。等方剑夕喝完酒后,宁可可为他的小盘子上夹了一份菜。

    月雏看到后,也赶紧学着宁可可朝唐逍炎的小碟子上夹了一份菜。

    “我父亲今天下午就会来军校,到时候你跟着我去见一下。”方剑夕忽然说道。

    唐逍炎微微一愕,然后点头道:“好的!应该拜访的。”

    方剑夕听到这话后也微微一愕,然后微微一笑。

    唐逍炎的话当然很不得体,当时方剑夕并不在意,毕竟方剑夕只是一个淳朴的少年。他的父亲是谁?方召疾,军方的第一领袖。就算是一名将军,能够得到他的接见也是非常荣幸的,天下间任何一名军人能够得到他的接见或许是平步青云的开始,一个军校学员接受军方第一领袖单独接见是多大的荣誉。

    而唐逍炎的回答却显得平民子弟充满过多自尊心的矜持,显得多么的不得体。不过,方剑夕不会在意的,毕竟唐逍炎是一个出sè的人才。

    忽然,方剑夕手机铃声响起。

    方剑夕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号码后,连忙站起身来,接通电话。

    “父亲!”方剑夕对着电话恭敬喊道。

    “是!我马上来。”

    “是的,可可和我在一起。”

    “是!我带着可可立即上来。”

    挂掉电话后,方剑夕朝宁可可道:“我父亲和你父亲都来了,在前面的餐厅吃工作餐,我们一起去一下,如果成功的话,一会儿有人过来带唐逍炎去见我父亲。”!。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机战皇》不错,请把《机战皇》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机战皇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机战皇》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2/2694/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机战皇版权归作者沉默的糕点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