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24集33章:救骷髅党!杀戴彬!对郎士奇开战!

  
    24集33章:救骷髅党!杀戴彬!对郎士奇开战!

    “联系李氏,联系林立夫,联系令狐纵。~~现在大家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想要不完蛋,就彻底联起手来,彻底打死骷髅党,打死宋无伦,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亡!”

    毫无疑问,郎士奇是一个非常老辣的政客。在针对他的攻击还没有开始的时候,他便联合强大的财阀势力还有以令狐纵为首的部分军方势力,对骷髅党展开了疯狂的攻击。

    林立夫为首的财阀力量好不犹豫地直接答应,因为要论仇恨,林立夫和骷髅党的仇恨是最大的。当当林立夫的弟弟和侄子全部死在唐逍炎手中,就已经是解不开的生死大仇,加上因为骷髅党几次明暗的攻击,林氏财阀的损失完全是天文数字。

    而令狐纵进行了很长时间的犹豫,首先他是个军人,在内心深处还有一些角落是为了联盟的利益,所以无法像林立夫那么彻底。而且他内心对骷髅党同样也有些畏惧,尽管他一直都和骷髅党没有真正撕破脸过,但是打过的jiāo道是最多的,他深深地知道骷髅党可怕和强大。

    当然,令狐纵还是坚信,一旦和骷髅党彻底开战的话,绝对是能够赢的。因为不管是郎士奇,还是财阀力量,还是他所代表的军方力量,这三股力量都是整个联盟最强大的势力之一,三大势力合力之下,骷髅党绝对无法抵挡,尤其骷髅党一贯来都孤军奋战,绝对找不到盟友。

    但毫无疑问,骷髅党临死之前的反扑是绝对可怕。这和上一次财阀与骷髅党开战不一样,这一次一旦开始,就是决战,不死不休。所以,骷髅党的致命反扑到底有多可怕?天才知道,尤其是现在联盟危机四伏,已经处于最危险的边缘。一旦和骷髅党开战,就是巨大的撕裂,对联盟利益将有致命的伤害,这真是令狐纵不愿意见到的。

    但假如不开战的话,那么因为唐逍炎在星城自治区取得了不可思议的胜利。而上一次的巨大表决中,郎士奇和令狐纵站错了方向。毫无疑问,对他们的清算很快就会开始。

    唐逍炎的军队取得了胜利,那他们就是正义的,就不是恐怖分子。那郎士奇和令狐纵就是错误的,就必须负责任,就必须下台。

    如果单纯只是下台,那或许还没有什么。但是他此时和方召疾也已经决裂了,一旦下台,那他在军中的势力就会被彻底清算,连根拔起,他的家族也要因此完蛋,更别说还要遭受骷髅党可怕的报复。

    所以眼前的局面是,令狐纵如果不答应对骷髅党开战,那么他完蛋,他的家族,他的势力完蛋。而令狐纵如果答应了,那么将巨大损害联盟的利益。

    令狐纵一个人在房间里面足足思考到半夜,然后等到他走出房间的时候,仿佛老了十来岁,背已经有些驼了。接着,他给郎士奇回电:“同意对骷髅党开战。”

    顿时,骷髅党便陷入历史上最大的危险之中,联盟最大的几个势力,为了保命,对骷髅党发动了致命的决战。

    所以,当唐逍炎大胜的消息传来后,还没有真正对郎士奇和令狐纵进行清算的时候,对方立刻凶猛地反扑过来,而且一下子就抓住了最致命的地方。

    这次的决战,没有人卡骷髅党的经费,也没有人抓骷髅党的潜伏间谍。直接一击致命,一剑封喉。

    骷髅党宋无伦窃取核武密码,并且对联盟战略核武部队进行渗透。

    天下间,没有比这个更大的罪名。哪怕是叛国罪,哪怕是分裂罪,都比不上这个罪名。

    战略核武器,是联盟的最终力量,最后力量,最强力量。到了最关键时刻,战略核武是能够保护联盟的唯一力量。

    现在,核武的密码竟然被骷髅党窃取了。谁都无法想象到,这到底有多难,因为这绝对是一个国家的最高机密。而且,常年潜伏在海底的一艘战略核潜艇,竟然被骷髅党渗透了。最关键的是,为了拯救唐逍炎,宋无伦等人竟然悍然发动了核攻击,将苏mén大王国从地球上彻底抹去。

    天下之间,完全没有比这个更加疯狂的事情了。天下间,也没有比这更大的事情了。

    天下任何一个国家的统治者,决策层都无法容忍这种事情,都无法容忍这种骷髅党。

    今天骷髅党可以为了唐逍炎,发shè核武。那么接下来他们会不会为了其他人再次动用核武器呢?甚至会不会哪一天宋无伦觉得这个世界太让人绝望,于是开动核武毁了整个联盟,毁掉整个世界呢?

    这种危险的可能xìng,那么是只有一点点,都要彻底杜绝。

    没错,当事情发生的时候,当苏mén大王国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时候,整个联盟决策层都陷入安静。

    对于事情的真相,谁都心知肚明,但是谁都没有捅破,尤其是面对一个已经要彻底疯狂的骷髅党。

    但一旦有人捅破,所有人都必须面对,而且整个联盟决策层都必须站在一起。

    第二天早上九点,郎士奇没有给别人任何机会,直接将这件事情捅破。

    在他捅破的瞬间,唐逍炎获得巨大胜利的事情,顿时在亚京宫内变成了不足轻重的小事,所有的目光都必须集中到这个地方上来。

    ……

    很快,宋无伦进入亚京宫会议室,这个他本来没有资格进来的地方,面对郎士奇的质问,宋无伦淡淡道:“我没有做,我不知道核武密码,我没有对核潜艇进行渗透……”

    郎士奇面sè一变道:“宋无伦,你要nòng清楚,在这个场合内不需要证据。你的言语适合在法官面前说,而不适合在这里说。”

    “在哪里我都这么说,我不知道核武密码,我没有对核潜艇进行渗透。”宋无伦淡淡道。

    郎士奇头皮一阵chōu搐,道:“那你如何解释,为何潜伏在苏mén群岛海底的战略核潜艇为何会发shè出所有的核弹?”

    “那你要问的应该是令狐纵将军,或者是宁正道阁下。”宋无伦道:“我只不过是一个副部级,还接触不到这个最顶级的国家机密。”

    郎士奇嘴角又一阵chōu搐,道:“那又该如何解释,你和李氏、东半球共治会的谈判一失败,星城自治区发shè一千枚飞弹要将唐逍炎极其党羽彻底炸死的时候,核潜艇会忽然发shè出所有的飞弹引发强烈地震?并且还因此损失了这一艘无比珍贵的战略核潜艇?”

    “我奉劝你接下来的话,不要侮辱你我,和所有人的智商。”郎士奇冷冷道,他一贯来都是斯文尔雅的,类似的言语从来都没有在亚京宫内说过。

    “那么,阁下就是想要以莫须有的罪名处理我了?”宋无伦冷冷说道。

    “这个罪名,在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的心中。”郎士奇冷道。

    然后,郎士奇望着众人道:“我建议,立刻对宋无伦极其相关人员立刻进行逮捕,将这件事情彻底清查,对骷髅党组织彻底整顿。对联盟核武战略部队进行彻底的清查,调换。务必不要留下任何一丝隐患。”

    他的这个态度,没有任何人可以拒绝,也没有任何一人能够拒绝。

    所以一旦进入举手表决阶段,那么毫无疑问所有人都只能举手。

    宁正道忽然开口,中断了即将到来的举手表决。

    “这次事件,毫无疑问是联盟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这代表着联盟的战略力量有着致命的漏正道严厉道:“不管涉及到谁,一定要彻底清查,不管涉及到谁,杀无赦。说得在过分一些,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宁正道这话一出,杀气冲天,所有人顿时身躯一凛。

    “事情越大,就越是要彻底调查清楚,彻底排除所有的隐患。”宁正道道:“我不是要为宋无伦说话,无论如何,宋无伦有着最大的嫌疑。但是不是将宋无伦抓起,杀掉,事情就解决了呢?隐患就消除了呢?完全不是这样……”

    “所以,我决定一定要将这件事情当成目前联盟最大的事情来抓,一定要彻底调查清楚。成立一个工作组,我做组长,郎士奇做副组长和令狐纵做副组长。”宁正道一锤定音,没有经过举手表决,而是直接一锤定音,作为一把手他拥有这个权力,但是这种权力用得越少越好,用得多了,他的位置也没有了。

    “我完全赞同。”尽管不需要表态,但方召疾还是直接表态道。

    郎士奇皱了皱眉头,对于宁正道的拍板他不能反驳,只能答应。只不过他却不甘心这样,便直接问道:“那应该有个期限吧。时间拖得越久,越是危险。距离第八届联盟最高会议还有不到五天了,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在那之前彻底解决这件事情。”

    宁正道的面sè微微一chōu,然后点了点头道:“好,就五天。”

    郎士奇无法否定宁正道的决策,同样宁正道也不能否定郎士奇的意见。

    顿时,这个滔天的大事,被宁正道活生生往后拖了五天。

    “在这段时间内,我希望宋无伦能够一直在这军事委员会的视野之内。”令狐纵开口道。

    顿时,宋无伦被半软禁。

    小型会议室内,宁正道坐在沙发上,宋无伦站在面前。

    “你太疯狂了,宋无伦。”宁正道:“按照常理,这件事情应该所有人都当着不知道,就当作是苏mén群岛海底的地震发作,然后sī底下进行彻底的处理。但是现在郎士奇为了包住位置,彻底捅了出来,那谁都兜不住这件事情。所以五天之内,你必须给我一个圆满的jiāo代,要么拿你的脑袋,还有很多人的脑袋来jiāo代,而且还不能给人畏罪自杀的错觉。”

    宋无伦坚决道:“这件事情和我无关,但我绝对会给你一个jiāo代的。”

    ……

    然后在接下来的二十多个小时内,联盟最高层对一线战略核武部队进行彻底的更换和调整。之前的人员,进行彻底的软禁、隔离,进行彻底的调查。

    所以在唐逍炎昏mí的这三十六个小时内。

    第一件大事是唐逍炎不可思议的胜利,给全世界带来的彻底震撼。

    第二件大事是郎士奇,令狐纵和财阀势力发动对骷髅党的决战。当然,这件事情仅限极少数的几个人知道,谈不上轰动整个世界。

    但是第三件事情,尽管看上去不算很大,但是对联盟高层却有绝对的震撼。那就是苏威士王储的死终于带来了反应,苏威士王国极其北方众国,直接撤回驻联盟的大使极其相关人员在,之间进行的重要合作全部停止,之前签订好的协议,直接撕毁。

    这些都没有什么,这还算是一个比较正常的反应。但最不正常的是,整个北方众国没有对联盟发出谴责,呵斥等等,甚至没有人对联盟喊话。

    这才是最让人不安的地方,因为很难想象这种安静的背后酝酿着什么可怕的危险。

    联盟派去解释的人员,也没有见到北方众国的任何要员。对方接到宁正道的解释道歉电话的时候,没有任何反应。

    没有人敢预料,北方众国接下来即将会做出什么决定。

    第四件事情,就真的是彻底震撼全世界的大事,完全不亚于唐逍炎取得不可思议胜利所带来的震撼。

    众多周知,在一个多月前,西斯联邦在无数人错愕的目光中发生了内战。这场内战,被称为本世纪世界最大的事件,没有之一。

    然后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西斯联邦的内战上,尽管后来联盟对亚美帝国开战也是巨大事件,但也比不上世界第一强国突然之间发生的内战。

    不过接下来的时间内,大家的目光渐渐从西斯联邦的内战移开了。因为除了内战一开始的震撼之外,接下来的剧本实在有些沉闷。

    倒不是双方打得不够狠,这场内战的双方打得非常狠,几乎是你死我活的。但是战局上始终没有变化,一开始西斯联邦有十二个身份宣布自治,而联邦政fǔ掌控有三十八个省。然而一个月打下来,不知道死了几十万军队,不知道多少个地区打成了绞ròu机战役,但双方的势力始终没有什么改变。

    除了伤亡比较多之外,根本没有出现什么决定xìng战役,也没有出现什么巨大的胜利或者失败。

    但是联盟亚京市时间八月二十五日晚上22点,也就是差不多西斯时间上午十点。西斯联邦掌控的三十八个省份中,忽然又有两个行省宣布脱离西斯联邦,加入西斯自治联盟政fǔ。

    众人被震惊之后,却发现这仅仅只是开始。

    接下来的时间内,西斯联邦就为全世界上演的叛变大戏。在十个小时内,陆陆续续竟然十五个省份宣布脱离西斯联邦。

    这个巨大的变化顿时惊骇了全世界人的眼球。

    这下一来,西斯联邦手中掌握的省份从38个变成23个,而自治联盟则变成了拥有27个省份,双方势力对比一下子发生了颠覆xìng改变。

    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在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内。自治联盟的军队好像打了jī血一般,一改之前的纠结,变得势如破竹。在短短的十几个小时内,连续攻克五省。

    之前一个多月,连半个省份都没有打下来。而这短短的十几个小时内,竟然打下了五个省份,消灭联邦政fǔ军队十几万,真的如同忽然开了外挂了一般。

    到了唐逍炎醒来的时候,西斯联邦掌控的省份已经仅剩下十八个,已经处于绝对的劣势。

    所有人都觉得,西斯联邦的内战或许很快就要结束了,现有的西斯联邦政fǔ,曾经的世界第一强国,就要彻底成为历史名词。

    而在几个小时前,西斯自治联盟在东部城市洛芝宣布,自治联盟这个名次很快将要成为历史。代替它的是崭新的西斯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简称是西斯民主共和国,再简称是西斯共和国。

    当然,就算现在这个时刻,西斯的战争还在继续,民主联盟军的疯狂胜利还在继续上演。

    唐逍炎听到这个消息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民主联盟军开外挂了,而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是开挂了。唐逍炎在战场的录像上看到了不少数量变态机甲武士的身影,尽管普通人看不出这些机甲武士有什么特别,但是唐逍炎却可以看得出来。

    共治会会民主联盟军开挂了,共治会控制西斯联邦的内战这一点不奇怪,要是没有共治会的身影才奇怪。但奇怪的,共治会竟然是站在民主联盟这一方,而不是西斯联邦这一方的。

    唐逍炎昏mí的三十六个小时内所发生的事情,张之克大体上已经汇报完毕。

    唐逍炎面孔yīn沉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这三十六个小时内,全世界竟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当然最关键的是,自己的辉煌胜利,竟然给骷髅党和宋无伦带去了灭顶之灾。

    本来,对于发生在苏mén群岛海底的地震海啸,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却也心照不宣的。因为一旦捅破,后果将是无比严重的,如果泄漏给民众知道,那只怕整个东南二十个加盟共和国都会立刻起来造反。

    现在,整个东南所有的共和国因为共治会的yīn谋,已经到了造反的边缘。几乎每一个城市都有针对联盟的民众游行暴动,只不过还没有彻底演变为武装造反,一旦让民众知道联盟发shè核弹引发地震海啸彻底摧毁苏mén群岛,那么毫无疑问,整个东南加盟国都会造反。

    所以,联盟高层对此心知肚明,却谁也不捅破,因为一旦捅破就会引起巨大后果,就会给联盟利益带来巨大的伤害。

    但是郎士奇为了自保,竟然完全不顾联盟的利益,直接捅破了这件事情,将骷髅党和宋无伦bī上了绝路。

    郎士奇当然不仅仅想要将骷髅党和宋无伦bī上绝路,他还要继续将唐逍炎等人bī上绝路。就在几个小时前,他在一次公开讲话中,公然代表联盟承认了迁往博望岛的星城政fǔ合法xìng。与此同时,再一次宣布唐逍炎极其党羽的非法xìng。

    这还不算,郎士奇旗下的一些官员、专家公然说唐逍炎极其他的恐怖主义军队之所以会取得胜利,完全是以星城的无辜民众为人质,让星城军队放不开手脚,因为担心伤害无辜民众的生命而无法一举解决唐逍炎的恐怖主义叛军。

    然后,联盟部分官方媒体机构宣称唐逍炎的恐怖组织和世界上某些神秘邪恶的势力相勾结,拥有非人类的大杀伤xìng武器,用非人类的恐怖手段,对星城的军队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屠杀。

    尽管不顾无辜民众死活的是星城叛军,尽管和魔鬼勾结的也是星城叛军。但是有些势力就是如此颠倒黑白,颠倒是非。

    “国贼,该杀的国贼!”唐逍炎忽然猛地一拳砸在桌面上。

    “骷髅党为了拯救我们在做的每一个人,所以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我知道在座的有些人,甚至是相当多人对骷髅党都有敌意。但是此时此刻,我们的命运与骷髅党休戚相关。没有了骷髅党,我们在星城就是无源之水,必死无疑。”唐逍炎斩钉截铁道:“所以挽救骷髅党,就是挽救我们自己。”

    唐逍炎这话一出,有些人的面sè顿时微微一变。

    张之克中将见之,顿时道:“毫无疑问,在今天之前我和骷髅党还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我对骷髅党充满了无法弥合的敌意。但是我完全同意唐逍炎司令的话,拯救骷髅党,就是拯救我们自己。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无法脱身。”

    “唐逍炎长官的命令,就是我的意志。”伍伦少将直接表态。

    “我也不喜欢骷髅党,但是此时我同意唐逍炎死灵的话。”道尔nv士道:“拯救骷髅党,就是拯救我们自己。我们现在的敌人是星城李氏,是郎士奇,是林立夫财阀,是令狐纵。我们必须和骷髅党并肩作战。”

    顿时加上唐逍炎,一共有四个人同意唐逍炎的意见,当然其实有六个,还有梅根.mén德斯和瓦西里.柯察金毫无疑问是绝对支持唐逍炎。

    但是在场的委员会成员,一共有二十个人。

    剩下的大多数人,没有张之克中将和道尔nv士的政治眼光。他们对郎士奇等人还抱有希望,认为郎士奇等人要搞死的是唐逍炎,而未必会对他们无关人等赶尽杀绝。而且这次骷髅党闹的事情太大,他们不敢将自己和骷髅党绑在一起。

    但是此时整个星城,唐逍炎掌握所有的军队。所以,他们谁也不敢先开口,顿时将所有的目光望向了戴彬外长。

    戴彬外长戴上眼镜,望了在场众人一圈后,淡淡道:“我反对唐逍炎的意见。”

    “我认为,现在已经是最好的时刻了。”戴彬外长道:“唐华街3号战役的胜利,给了我们最大的注脚。我们完全可以挟这场大胜,彻底重新投入联盟的怀抱。现在郎士奇阁下正全力对付骷髅党,所以对于我们的表态,他肯定非常欢迎。”

    “如果众位愿意的话,我可以代表委员会去亚京市谈判。”戴彬外长道:“我认为此时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和骷髅党划清界限。我们在座的所有人,至少是绝大多数人都能够得到亚京宫的谅解,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再和骷髅党绑在一起,必死无疑。”

    戴彬的话说完,在座许多人神情顿时蠢蠢yù动,颇为心动。

    “戴彬首长,您的意见是在骷髅党拯救了我们之后,我们彻底背叛,一脚将他们踩倒在地?”唐逍炎冷笑道:“别忘记了,骷髅党在不久之前,还刚刚挽救了您的生命。”

    “他们是挽救了你的生命。”戴彬外长冷冷道:“我们在座的大多数人之所以面临现在这个困局,之所以被联盟定为叛逆,完全是受你所累。你们将我们推到水里,等我们快要淹死的时候,伸手过来搭了一把,这就算是救我们的命呢?要知道,原来的我们是在岸上,而现在我们依旧在水里。”

    “你的意思是,是我bī反了星城军队咯?”唐逍炎冷冷道。

    “难道不是吗?”戴彬外长道:“你杀死了苏mén大王国的国王,你下令开火屠杀示威民众,才导致我们成为联盟的叛逆。所以,你想要拯救骷髅党,那是你自己的意见,不要扯上我们大多数人,你无法代表我们所有人。”

    张之克脸上一阵暴怒,然后又lù出一道冷笑。

    唐逍炎冷冷地望着戴彬,缓缓道:“戴彬外长我跟您说过,您是长辈,如何冒犯我都不在意。但是您一旦做出了破坏团结的事情,那后果就会非常严重。”

    “你难道敢杀我?”戴彬外长怒而起身道,然后指着自己的眼睛道:“这里有一个微型摄像头摄像头,将刚才的一切都拍摄下来,并且直接传到亚京市。你要是杀我,所有的画面也都会传到亚京市。到时候,谁都会知道,这个星城危机处理委员会根本就是非法的,这里所有的委员根本就是被你无力bī迫的。”

    “你想杀我,但你敢杀我吗?”戴彬外长用手指头指着自己的脑袋道:“要杀我,朝这里开枪,我要是奏一下眉头,就不是联盟最出sè的外jiāo官。你要杀我,尽管开枪,整个联盟都会看到这一幕!”

    “戴彬,你难道不担心你那些耻辱的视频也跟着被全世界人看到吗?”张之克中将冷冷道。

    “我那是被bī的,而且为了在场大多数人,我可以不在意自己的丑态公开给全世界人看到。”戴彬冷冷道:“在场的其他委员,你们之前都是联盟的中高级官员,都拥有无限的荣耀和体面,现在却成为见不得光的叛逆,难道你们就甘心这样吗?人想要拯救自己,首先就要自救。我号召你们站起来,勇敢地站起来,反对某些人的暴力,我们要自己拯救自己……”

    戴彬外长的话确实给在座的一些人一些震动,有些人尽管没有站起来,但心跳明显加快,面孔明显变得cháo红,显然被说动了一些情绪。

    张之克中将收回了怒sè,发出淡淡的冷笑道:“戴彬外长,今天的你竟然变得那么勇敢了,应该是郎士奇曾经给你联系过了吧,而且给了某些许诺了吧。”

    戴彬面sè微微一变,竟然一拍桌子,一不做二不休地承认道:“没错,郎士奇阁下已经联系过我了。而且许诺过我,唐华街3号内不管任何人,只要和唐逍炎等人划清界限,都可以洗清叛逆身份,非但无罪,反而有功。这个人,也包括你,张之克中将,尽管你一再冒犯郎士奇阁下,但是他的心xiōng是非常宽广的。”

    张之克顿时不说话,而是将目光望向唐逍炎。

    “戴彬,我说过的,你怎么冒犯我都可以,但绝对不能破坏唐华街3号的团结。”唐逍炎说道,然后缓缓地朝戴彬走去。

    戴彬面sè一变,颤抖道:“你敢杀我?所有的一切都会拍下来,发送到亚京市,所有人都会看到你杀我,到时候你就完了,你的委员会就完了。”

    唐逍炎闭上眼睛,拼命压制自己内心蠢蠢yù动的黑暗,拼命地呼吸。

    戴彬以为唐逍炎胆怯,顿时一笑道:“我说过,你不敢杀我的。而且郎士奇阁下也让我转告你一句话,只要你唐逍炎愿意和骷髅党划清界线,你也可以得到赦免!”

    唐逍炎拼命压抑自己愤怒的心跳,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变得平淡,道:“伍伦少将,瓦西里局长,你们压住戴彬,然后挖出他的眼睛。”

    “啊……”戴彬顿时惊恐一喊道:“你疯了,你动我,你也完了,所有的一切,亚京市都能看到。”

    “是!”瓦西里和伍伦少将上前,瓦西里猛地将戴彬压倒在桌子上,伍伦少将戴上手套,伸出手指就要去挖戴彬的眼睛。

    “啊……”戴彬惊恐的大喊,拼命地挣扎,大叫道:“你们动我,你们也完了……你们谁也不能动我……”

    忽然,伍伦少将停了下来,朝唐逍炎问道:“长官,挖左眼还是右眼。”

    唐逍炎顿时朝戴彬问道:“你那只眼睛里面有微型摄像头。”

    戴彬拼命闭嘴不言,因为说哪只眼睛有摄像头,哪只眼睛就要被挖掉了,所以他死也不说。

    “不说的话,就两只眼睛都挖掉。”唐逍炎淡淡道。

    顿时,在场所有人身形一个寒颤,戴彬外长顿时惊得失禁,然后拼命大喊道:“右眼,右眼……你们现在挖也来不及了,所有的一切都被拍下来了……”

    “动手吧……”唐逍炎一声令下,然后转身到窗外不看着残忍的一幕。

    道尔nv士也转身望到别处,却没有出言阻止,这让唐逍炎微微有些奇怪。

    其他人大多数人,全部不敢再看,纷纷转过身体。唯独张之克和梅根盯着看,张之克甚至充满了期待和兴奋。

    “啊……”忽然,戴彬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惨号。

    在场众人只觉得汗máo一竖,身躯一chōu,然后双股微微有些控制不住,几乎忍不住要失禁出来。尽管没有看这残忍的一幕,但是却忍不住要去想象。

    紧接着,戴彬的惨叫一声比一声凄厉,一声比一声恐怖。

    几秒钟后,伍伦少将道:“长官,已经挖出来了。”

    “眼睛扔掉,给戴彬外长受伤的眼睛做一个简单的包扎。”唐逍炎道。

    “是!”

    两分钟后,他们完成了给戴彬的爆炸。唐逍炎再次转身过去的时候,戴彬已经奄奄一息了,kù裆已经全部是湿漉漉的了。

    唐逍炎拿过这个无比微小的摄像头,放到戴彬外长的面前道:“您看,这个摄像头已经被强行关闭了,之前一直都没有在拍,其实在昨天晚上您和郎士奇偷偷用秘密通道联系的时候,监察部的人已经完全掌握,并且完全监听了。你的摄像头通过无线信号和某些装置直接连接到郎士奇的办公室,但是在装上你眼睛的一瞬间,它就被我们控制了。然后我们会专mén制作一段视频,传送到郎士奇的办公室,为了这段视频,瓦西里局长还找了很多人,专mén演了一场戏。”

    “如果,郎士奇还有一点点良知。那么这个伪造的视频起不了什么作用,如果他已经彻底出卖了自己的良知,那么这段伪造的视频将是他和他盟友的噩梦,会死很多很多人。”唐逍炎淡淡说道。

    “之所以会跟您说这么多,是想要让您死得瞑目。”唐逍炎掏出手枪指着戴彬的脑袋道:“但是你破坏了团结,所以必须惩罚,我说到就要做到。”

    “不要,不要杀我……”奄奄一息的戴彬顿时充满了力气,起身抱住唐逍炎的大tuǐ,道:“不要杀我,我什么都听你的,我的身份很有用的,比张之克有用,只要你别杀我,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抱歉,太晚了……”唐逍炎淡淡道。

    然后,对准戴彬的额头,猛地扣动扳机。

    “砰……”一声脆响,子弹从额头钻入,从后脑钻出,血雾也猛地喷shè而出,沾满了整个地面。

    枪声响起的同时,在场所有人身躯一震。

    唐逍炎重新将枪放进枪套里面,望着在场剩下的十余名委员淡淡道:“我救你们的生命,我想要让你们充分参与整个决策。我想要用民主来解决我们的困局,但是给了你们民主后,你们却想杀我全家。”

    “我还是那句话,不管是谁,怎么冒犯我都没有关系,但是谁要破坏唐华街3号的团结,我就杀谁。”唐逍炎淡淡道:听明白了吗?”

    “是!”剩下那些人赶紧大声应道。

    “那么,我们接着开会。”唐逍炎道:“对于我刚才提出的拯救骷髅党就是拯救我们自己,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吗?”

    话刚刚落下,顿时之前没有举手的那十几个人飞快地举手,唯恐落后了一点点。

    “很好,我们统一了意见。”唐逍炎道:“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在五天之内,我们就要扭转乾坤。五天之内,我们要彻底消灭星城叛军的所有剩余力量,我们要彻底诛杀李氏叛逆满mén。五天之内,我们还要彻底击败郎士奇和令狐纵等势力,彻底挽救骷髅党。”

    “我知道这很难,难到几乎做不到。”唐逍炎道:“但是我们别无选择,现在我发布第一条军事命令。在十二个小时内,我军消灭叛军所有导弹部队和空军力量,打通亚京市通往星城的补给通道。在二十个小时内我们必须进攻博望城,彻底消灭博望城上的伪政fǔ,务必要让唐华街3号,让星城危机处理委员会成为星城地区的唯一合法政fǔ。四十八小时内,我们必须彻底消灭星城剩余叛军,彻底将李氏叛逆亡族灭种。”

    “瓦西里局长,为郎士奇特意准备的视频已经剪辑好了吗?”唐逍炎问道。

    瓦西里拿出手机一看,道:“刚刚完成,在戴彬死的一瞬间,所有元素都具备了。然后经过几分钟的剪辑,已经完成。”

    “发给郎士奇吧。”唐逍炎道:“接下来,我们就可以上演一场绝对的好戏了,相信会让郎士奇痛彻心腑的。”

    “是!”瓦西里.柯察金一按按钮,直接将制作好的视频发送出去,发送给郎士奇。

    “诸位,战斗已经开始了。”唐逍炎道:“对郎士奇,对令狐纵的战争已经开始了!”

    “距离好戏应该还有不到一个小时了。”唐逍炎淡淡道:“帮我联系方召疾,我要和他做一笔jiāo易,一笔他无法拒绝的jiāo易!”

    ps:又是一万字,真的要疯了。

    今天一直都在工作,除了给宝宝换niào布的时间,其他大部分都在工作。

    下午在修改之前一本老书的稿子,整整修了一下午。

    晚上写《机战皇》,现在全身都要僵硬了,手指,手腕,肩膀和脖子都是痛的。

    兄弟们,给我鼓鼓劲啊。

    帮我杀进月票榜前五十名,拜托了!

    兄弟们,支持我,帮我!

    感谢:比利牛仔,笑傲天地,8/70203等兄弟的打赏,谢谢。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机战皇》不错,请把《机战皇》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机战皇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机战皇》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2/2694/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机战皇版权归作者沉默的糕点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