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24集50章:强硬到底!阉割郎贼子!全部杀死!

  
    PS:今天一路转车,因为根本买不到直达车票,回到嘉兴家中的时候,已经到傍晚了。

    真的累惨了,一动都不想动,而且昨天晚上写完上传章节后,差不多凌晨一点才睡觉。今天早上五点多起chuáng,今天一路奔bō,完全累倒极点。所以回到嘉兴家中后,躺在chuáng上真的不想起来。

    真的是以无限意志力起chuáng,坐到电脑面前码字。听着音乐,进入故事剧情中,让自己全身心燃起来,然后开始尽情认真的码字。

    然后,又是将近一万两千字。

    今天这种情形,还是将近一万二的更新(收费一万一),兄弟们,我真的疯了。

    我真的拼了……太疯狂了……

    兄弟们,投出你们的月票吧,这是最后一天的双倍月票了。拜求月票啊。

    为了兄弟们,我真的拼了,分别两三天的宝宝,我想惨了,都没时间抱啊。

    兄弟们,请你们顶我啊,把月票投给我,支持我!

    拜托了!

    “啪啪啪啪……”无数绳子猛地扯直的噼啪声,无比震撼的画面出现了,上千名战犯,整齐地全部地被吊死!

    黑暗唐逍炎,从来不知道妥协为何物。

    全世界彻底被震惊了,看到一千多人脚下的踏板猛地一开,然后一阵凄厉的绳子响,一千多人整整齐齐笔直地吊在空中,拼命地挣扎。拼命地踢脚。眼珠猛地爆出,舌头猛地凸出。

    哪怕星城危机处理委员会仅仅只是现场直播了吊死的一瞬间。没有完全直播死去的整个过程。但仅仅那一瞬间,就彻底让全球民众后背猛地一抽,然后从头冰冷到脚。

    已经唐逍炎在全世界民众的心中,始终是一个无比强大,又饱受冤屈的角sè。而且是倔强永不服输的角sè。那么现在,唐逍炎彻底给自己刷上了残暴,冷酷的属xìng。

    全球经过瞬间的安静之后,然后舆论如同潮水淹没了所有的网络社区,所有的媒体。

    清一sè的批评。没错,是批评。

    联盟有部分媒体没有说话,但是只要说话的,都是批评。有的是婉转的批评。有的则是非常极端的批评。

    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主流媒体,权威人士,名流专家纷纷在各个渠道发生。在电视专栏,在报纸专栏,在网站专栏,在博客上,在微博上第一时间发布对唐逍炎的批判。

    “唐逍炎,他绝对不仅仅只是恐怖主义军队。而是**luǒ的反人类组织。他还有他率领的军队,都应该被送上绞架。都应该被处死。”

    “这是新世纪以来,最大的人道危机。这是新世纪来,最触目惊心的屠杀,没错,是屠杀。在这个自由民主的时代,竟然还有这么一个愚蠢残忍的暴君,完全没有任何怜悯之心,完全没有任何仁爱之心,就为了表现自己可笑愚蠢的杀伐果断,将一千多名大多无辜的民众冠上战犯之名,直接处死!”

    “唐逍炎绝对不是联盟的英雄,他是联盟的罪人,是屠夫,是暴君,是反人类者。我将代表联盟自由人权委员会向联盟亚京宫上书,派遣大军前往星城,解救那里屠刀下的无辜民众,彻底剿灭唐逍炎和他的邪恶军队!”

    ……

    当然,这是主流的声音。但是在网络上,也不乏支持唐逍炎的声音。

    “唐逍炎威武,杀伐果断……”

    “唐逍炎果断牛逼,绝对有雄主的气概……”

    “杀,杀得越多越好,李氏家族每一个人每一根毛孔都流着肮脏的血液,被杀的人没有一个无辜,杀得越多越好,最好把李氏家族彻底宰杀干净……”

    “唐逍炎杀掉了那些人,所以有些人害怕了,因为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和李氏家族是一样的。他们的毛孔也留着贪婪肮脏的血液,他们都是资源的掌控者,他们都是剥削者。所以唐逍炎是他们绝对的立场敌人,他们会想尽办法想讲唐逍炎置于死地。我个人的意思是,唐逍炎将军杀得没错,而且杀得少了。但可以换一种方式杀,至少不要公开杀,这种公开杀戮痛快是痛快了,但也将直接逼到墙角。很多人都擅长将自己置身于道德的制高点,唐逍炎将军这种行为直接将自己逼到道德制高点的对立面……”

    “唐逍炎司令这种杀人,也是为了联盟。谁都知道,联盟官方虽然天天都在粉饰太平,但是谁都知道联盟东南部加盟国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随时可能爆发强烈的叛乱,比星城自治区大上几十倍上百倍的叛乱。唐逍炎将军这次痛下屠刀,也是为了震慑联盟东南部的叛乱势力。但是毫无疑问,他这么做是为了联盟,而联盟大多数愚蠢虚伪的民众,政客都不会知道感恩的,唐逍炎将军对联盟一片丹心,却反遭联盟的误解和攻击,他才是真正的爱国者。”

    这些声音很快在网络上的普通民众爆发,发酵,然后对这种言论的拥护者越来越多,尤其是那些大民族主义者,直接将唐逍炎奉为偶像,奉为联盟未来唯一的救星。

    更有些极端者,直接留言:哥不管你们这么想,也懒得和一群白痴愚蠢的民众打嘴炮了,哥明天就直接去星城了,去参军,当然这还要看唐逍炎将军要不要我,如果不要的话,我直接就留在星城工作,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

    但不管民间,媒体上的舆论如何,联盟的最高层始终对这件事情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而在病chuáng上的郎士奇,已经昏mí了好长时间的联盟二号郎士奇,忽然醒过来。第一时间听到这件事情后,猛地大呼:“痛哉,痛哉!”

    然后。喷出一口鲜血,再次昏mí倒下。

    这段视频。恰巧被一个护士发了下来,然后她无比感动发到网络上。顿时,第一时间被大多数主流媒体转载。

    顿时间,电视上,网络上,到处都是郎士奇喷血大呼的视频。

    “痛哉,痛哉!”一时间,这段话风靡世界。

    毫无疑问,这是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推bō助澜。试图在第一时间让郎士奇发出联盟官方的真正声音,尽管郎士奇已经被解除了任何工作了,但他还是名义上的联盟2号人物,明日的亚京宫大会上才会正式解除他的职位。

    然后。半个小时后。郎士奇再次苏醒过来,立刻准备向全世界发表了公开讲话。

    郎士奇是直接在病chuáng上发表讲话了,所以简称为病chuáng讲话。

    他正在做最后的化妆。周围就三两个人,尽是心腹中的心腹。

    他当然很早就醒过来了,被枪击的当天夜里,就醒过来了。只不过,他一直缺乏真正苏醒过来的时机,但没有想到现在唐逍炎给他创造了这个时机。

    “我本以为。我至少在半年后才有醒过来的时机,没有想到唐逍炎竟然如此愚蠢。竟然自掘坟墓,给我创造了苏醒过来的机会,给我创造了复出的机会。”郎士奇心中想到,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发出一道嘲讽的冷笑。

    “棋手永远都是棋手。棋子就是棋子,永远做不了棋手。哪怕有赢的机会,也会输得一败涂地,愚蠢,愚蠢,宋无伦调教出来的蠢货,不但自己找死,还将宋无伦害死,还将我重新扶出山。”郎士奇冷冷道:“所以,我真的不知道这种蠢货到底应该算是我的敌人,还是朋友了。”

    “头发要染白一部分,但不要全白”

    是啊,全白的话,就意味着这个人已经老了,老的人就不能执掌政权了。部分白了,就说明操劳过度。

    “面孔要化得憔悴,瘦弱一些,但不能病恹恹的,要给人感觉疲倦憔悴,但依旧充满力量的感觉。”

    “眼睛是重点,要红肿,但不能过分。为民众的惨死而哭是应该的,但不应该哭得过于厉害,那样会给人一种过于柔弱的感觉。”

    他的秘书,一直在边上指点化妆师。

    滴!忽然,秘书怀中的手机响起。

    “郎先生,李思阁下的电话。”秘书道。

    郎士奇皱了皱眉头,将手机接了过来。

    “郎先生,竟然还真让你赌对了,唐逍炎的愚蠢竟然还真的让你找到机会翻身了。”李思冷冷带着嘲讽道:“枪击你的枪手和子弹都不好找啊,郎先生那么大年纪,还敢那么拼,不容易啊。”

    “有话快说。”郎士奇淡淡道。

    李思道:“记住,我和联盟的财阀势力,已经倾尽所有。这是你唯一东山再起的机会,做好一切准备,重返亚京宫,弄死宋无伦,弄死唐逍炎!宁正道的女儿在我手中,我会逼迫他不得阻止你回亚京宫。”

    ……

    十分钟后,精心打扮后的郎士奇从被枪击后第一次出现在电视画面上,出现在全世界民众的眼前,开始了他的病chuáng讲话。

    “曾经……”郎士奇用他沙哑疲倦的声音道:“我认为,联盟结构很好,联盟没有问题。就算有有些问题,我们也能拼命解决。但是,这次从鬼门关走过一趟后,我承认联盟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

    “不然,仁慈的正义者怎么会遭受耻辱?而卑劣者却能够狰狞的大笑。联盟如果没有病,怎么前段时间会在我身上发生这样的丑闻。我曾经以为唐逍炎只是一名恐怖分子,只是一名叛逆成员。但我绝对没有想到,他在公开下令屠杀了几千无辜民众之后,又再一次下令活生生吊死一千多名无辜的民众。”

    “之前他可以说他下令屠杀的是暴民,已经严重威胁到唐华街3号的安全了。但是现在,星城正义的军队已经在他的yīn谋下全军覆没了,他已经完全掌握主动了,那一千多人早已经是手无寸铁任由宰割了。但是他依旧下令绞死了他们,而且还得意洋洋当着全球民众的面绞杀……”

    “愚蠢。狂妄,卑劣。可耻……”郎士奇嘶哑的声音猛地拔高几度,厉声道:“这些都不足于形容唐逍炎,我已经无法找到任何词汇来形容这个人。我只有一句话,联盟已经病了,唐逍炎就是联盟体内最严重的毒瘤,唐逍炎不死,联盟不平。唐逍炎不死,不足以平民愤。”

    “很快,我就会重返亚京宫。向大会申请,派遣大军剿灭唐逍炎!”

    郎士奇猛地挥舞拳头,大声道:“联盟病了,病得很重。明明是屠夫。是反人类者。却被有些人塑造成英雄,甚至是某些亚京宫内的人也这么认为,明里暗里进行包庇。联盟的病不治不行。没人去治的话,我去治!”

    郎士奇和他所代表的势力集团已经开火了,朝着唐逍炎朝着骷髅党,甚至朝着宁正道等人开火了。

    电视机面前,瓦西里.柯察金和梅根.门德斯对视一眼,道:“麻烦了。星城危机处理委员会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麻烦了,唐逍炎长官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麻烦了。”

    “我立即去博望城。唤醒真正的唐逍炎。”梅根.门德斯道。

    “不行。”瓦西里.柯察金道:“既然已经lù出黑暗的触角,那就索xìng以彻底的黑暗来解决问题。这个时候如果唤醒唐逍炎长官,那才是真正的完了。”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用绝对高压的手段,肃清整个唐华街3号,不管在什么压力下,唐华街3号只能有一个声音,那就是唐逍炎的绝对意志,谁敢违抗,谁就死!”瓦西里.柯察金道:“让我们的军队做好一切准备,迎接暴风雨的到来,迎接唐逍炎长官的任何命令!”

    ……

    撒拉丁.扎克走进唐逍炎的办公室,见到此时处于风暴中心的唐逍炎没有任何焦急,反而正在享受着宁幽然母女花香艳的服shì。

    宁幽然跪在地上,捧着唐逍炎的脚正在按摩脚心,唐逍炎的脚直接就顶在她的xiōng口上。李碧寒正在背后按摩他的脑袋,后脑枕在李碧寒坚tǐng的**之间。

    真的不知道唐逍炎是真正的泰山崩而sè不改,又或者是无知者无畏。但不管如何,唐逍炎几乎是享受着最高君王的待遇,哪怕是宁正道也无法让宁幽然母女这样的服shì。

    “唐先生,情形非常危急。全世界一面倒的批判,郎士奇借机苏醒复出,正前往亚京宫,正要对宋无伦局长做出最后的绝杀,正要申请调派大军前来星城镇压我们。”撒拉丁.扎克道:“目前,宁正道,方召疾没有任何声音,这非常危险。宁正道的女儿在李思手中,我担心他会妥协,会牺牲掉我们。”

    “知道了。”唐逍炎淡淡道:“第二批战犯名单准备好了吗?”

    撒拉丁微微一愕,道:“正,正在进行,还要杀?世界已经怒浪滔天了……”

    “杀,当然杀……”唐逍炎道:“第一批是李氏家族的成年男子,第二批就是女人还有在星城叛乱中扮演不光彩角sè的那些人物,不管是官员,还是名流,不管是演员,还是律师等等一切,只要在叛乱中扮演重要角sè的,全部杀……”

    撒拉丁.扎克猛地一个寒颤,他已经是个狠人的。但此时也要想办法挽回局势,从来没想过要再杀人,但唐逍炎竟然还要再杀人,而且这次杀得更多。

    “可是……”撒拉丁.扎克道:“我觉得,我们现在更重要的是揭lù李氏叛逆者的罪恶面孔,电视台轮番播放李氏叛逆者的反人类本质,日如一日的播放,我相信我们会挽回局势的。”

    “以后再说。”唐逍炎淡淡道:“杀完后再谈这个。”

    “可是,接下来的名单真的很不好确认,就单单是李氏家族成员,确实很难分辨出那些人身上是有罪恶的,哪些人是在叛乱中扮演重要角s拉丁.扎克道。

    “那就全部杀掉,不管男女老少,全部杀掉,斩草除根……”唐逍炎道。

    顿时,空气中一寒。不管是跪在下面的宁幽然,还是站在身后的李碧寒。纷纷jiāo躯一颤。

    接着,唐逍炎目光望向宁幽然,问道:“想活吗?”

    宁幽然jiāo躯再一颤,低下头道:“想!”

    “嗯……”唐逍炎道:“那就去将名单列出来,将他们在叛乱中担任的角sè,还有他们的罪行,全部列出来。”

    “当然,你也可以不列出来。”唐逍炎淡淡道:“那样,李氏家族不管男女老少。全部杀得干干净净。也包括你自己,而且你好不容易接上的双tuǐ,还有你的双手,全部要被剁掉。反正怎么惨。你就怎么死。”

    宁幽然jiāo躯再猛地一阵颤抖,点头道:“我知道,我就去做……”

    “好。我就喜欢和聪明的女人打交道,你就很聪明。”唐逍炎淡淡道:“当然,我也很喜欢和愚蠢的女人打交道,比如你的女儿……”

    这话一说完,身后李碧寒的jiāo躯顿时猛地一僵。

    “我这是有所坚持,如果人没有了坚持。那无异于行尸走肉。”李碧寒冷冷道。

    “随便啦……”唐逍炎漫不经心道,接着好像想起一件事道:“我记得你后背好像受伤了。做过处理了吗?”

    李碧寒紧紧咬紧玉齿,不言。

    唐逍炎打开电视,正好看到郎士奇的面孔。

    正在看到他的病chuáng讲话。

    这次郎士奇乖了,怕出意外,不再现场直播了,而是先录制下来,再进行播放,然后在画面的角落上标上现场直播。

    “唐逍炎不死,联盟不平,唐逍炎不死,不足以平民愤。”电视里面,郎士奇正嘶声力竭喊道。

    “老贼……”唐逍炎冷冷喊道。

    然后拿起电话,拨通了郎士奇的电话。

    此时,郎士奇已经在车内,前往亚京宫的路上。

    “我是唐逍炎……”唐逍炎道。

    郎士奇微微一愕,然后笑道:“怎么,有事?”

    “郎首长,以前多有得罪。”唐逍炎道:“我少不更事,希望您不要介意。”

    郎士奇心中一动,然后冷笑道:“不要耍弄你那可笑的yīn谋了,杀敌不死,反受其害,你觉得我会犯这种幼稚的错误吗?”

    唐逍炎淡淡道:“yīn谋?没有,我给您打电话,仅仅只是想送您一件礼物,您可以稍等一会儿,我会将礼物交给您的秘书,由他认真检查确认安全后,再送给您。您收到这份礼物,一定会非常愉悦的。”

    “知道了。”郎士奇道,接着便挂掉了电话。

    几分钟过后,唐逍炎派去的人将一份精美的礼物递给了郎士奇的秘书,由最专业的工具检查过后,确认安全后再递给郎士奇。

    这是一份水晶盒,打开后,里面是一个储存卡。还有一张白纸,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代码。

    郎士奇顿时一阵狂喜,难道这就是唐逍炎所掌握的绝密代码,能够让鬼魅机甲拥有能量罩的绝密代码。现在他被宁正道和方召疾抛弃了,所以果断转身郎士奇,和财阀集团进行合作。

    “竟然是个人物,舍得直接下那么大的筹码。”郎士奇淡淡道。

    接着,郎士奇再次打电话给唐逍炎道:“东西我收到了,我很欣赏你的魄力。但是你以前错事太多,这东西或许能救你一命,但手头的权势不要再想了。脱下机甲,去李氏那里负荆请罪,或许能够活命!”

    “谢谢您的宽宏大量。”唐逍炎淡淡道:“您收到我的礼物了吗?可还喜欢吗?”

    “礼物不错。”郎士奇淡淡道:“假如,你愿意再在宋无伦身上踩一脚,在骷髅党身上踩一脚的话,我觉得你的前途或许也不是完全绝望。”

    就算唐逍炎卖身投靠,郎士奇会接受吗?毫无疑问,不会!他只是要让唐逍炎更加众叛亲离,死无葬身之地。

    “嗯,知道了,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我送的礼物你真的喜欢?”唐逍炎道。

    郎士奇声音变冷道:“你不用一再强调你的礼物,这份代码非常珍贵。但是你晚送来几天了,如果早送来几天,你也不会落到今日结局……”

    “代码?什么代码?”唐逍炎惊愕道:“我送的礼物在那几张纸下面啊,我只是觉得我送的礼物或许不太雅观。所以就拿几张纸盖了一下,那几张纸是我随意画的。不是什么代码。那个储存体里面,只是一段非常刺jī的东西而已。”

    郎士奇面sè顿时一变,脸sè猛地惨白,猛地抓过盒子,掀开上面的那些纸,lù出下面的一个小盒子,透明的小盒子,里面好像有一个东西,不过更多的是一团白雾。

    让工作人员掀开透明的小盒子。里面的液氮如同雾气一般飘散出来。

    看到里面的礼物,郎士奇彻底惊呆了。

    那是一根男人的下体,不算大,也不算小。连根被割下。然后放在液氮里面保鲜,千里迢迢送到郎士奇面前,还带着新鲜的血液。

    郎士奇心中猛地一纠。面sè猛地惨白无sè。

    接着,拿过储存体放进手机里面。

    是一团视频,视频里面的内容很简单,是一个男人被活生生阉割的视频。如果是平常时候,郎士奇也不介意好好欣赏一番的,但现在他浑身的冰冷。无边的怒火和恐惧。

    因为视频里面的那个男人是他的儿子郎冰,是他最心爱的儿子。

    视频里面。先有一个人给郎冰注射了药物,大概是催情的药物。接着将郎冰五花大绑,然后让一个非常拙劣的妓女上前挑逗**的郎冰,等到他完全勃发怒涨到极点的时候,直接一刀切下,然后快速用液氮保存。

    画面中,郎冰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嚎,鲜血狂喷而出。

    郎士奇呆呆地望着画面,全身都是僵硬的,都是无法动弹的。

    他只感觉到无比的愤怒,但更多的还有恐惧。他虽然口口声声说唐逍炎是恐怖分子,是反人类者,但对唐逍炎还是非常了解的,这是一个非常政治愚蠢的人,是一个热血的军人,所以绝对不会做邪恶的勾当的,这点郎士奇非常自信。

    但是,此时唐逍炎竟然做出了最邪恶的事情,那就意味着唐逍炎彻底变了,那么他就面临着彻底的危机了。

    “郎先生,我觉得令公子实在太胡闹了,之前强jiān剑离少将的妹妹,给您带来了那么大的被动。我一贯来对您非常敬仰,所以终于忍不住出手管教了一番。”唐逍炎道:“既然是下面的东西惹祸了,那就割掉下面的东西。我觉得他肯定能够接受这个深刻的教训,并且强烈反省,以后肯定会渐渐改好的,这样也不枉我的一番苦心……”

    唐逍炎的谆谆教导让郎士奇浑身颤抖,嘴chún战栗,嘴里酝酿最狠毒的言语,却发不出声音。

    “现在他的宝贝还保存在液氮里面,应该是鲜活的,假如十几个小时内接上,应该还能存活。”唐逍炎淡淡道:“您看过一眼后,可以寄回来。我将视他的悔改程度决定是不是要给他重接上,您记下我的地址:星城自治区博望城中央大道淡玛星座99层第一办公室,唐逍炎收。”

    “您可以用联邦快递,也可以用顺风快递。”唐逍炎淡淡地最后补上了一句:“邮费我出!”

    “噗……”

    尽管忍不住,但郎士奇的秘书听到唐逍炎最后的这句话后,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郎士奇仿佛被这笑声jī活了,顿时脸上的表情如同要噬人一般,朝着唐逍炎狠狠道:“唐逍炎,你想要用郎冰的下体来逼迫我妥协退让吗?你做梦,你死定了,宋无伦死定了,骷髅党死定了……”

    “我绝不妥协,郎冰成为太监了,无所谓,我还有其他儿子。”郎士奇道:“我会杀光你的家人朋友,我会让你身边所有人面临最悲惨的结局……”

    “我绝不妥协,郎冰,我就当没有这个儿子。”郎士奇嘶吼道:“唐逍炎你们所有人死定了,我就当没郎冰这个儿子,我还有许多其他儿子……”

    “是他们吗?”唐逍炎冷冷道。

    然后,郎士奇手机里面,出现了足足十几个男人。从十八岁到三十几岁,都有。

    “郎先生,你**不错,竟然有这么多儿子。”唐逍炎冷冷道:“而且这群人分布全世界,为了管理你从联盟民众收刮来的民脂民膏。当然。这只是你大半的sī生子,其他儿子有点远。还没有抓到。”

    “不过不得不说,你的sī生子们都和你一个德xìng,都是无恶不作的下流货逍炎淡淡道:“顺便,我还将你藏在世界各地的女人也带过来的。至于是去拍A片,还是去夜总会接客,甚至直接成为我军的军妓,这还需要开会决定……”

    郎士奇浑身都在颤抖,这些都是他的sī生子和情人,也是他的资产管理者。几十年下来。他sī下弄到手的资产完全是天文数字,到全世界各地置办了产业,他不相信其他人,只相信自己的儿子们。

    “你的这个儿子。是阿洲的矿产大亨。也是当地一个独裁军阀的金主,为了霸占一处山脉,他将这座山脉里面所有的部落全部杀得干干净净。一共八千多人。”画面中出现一张英俊面孔,这是郎士奇最出sè的sī生子之一,聪明狠辣,随着母姓,叫南宫傲。

    见到唐逍炎将镜头照向自己,南宫傲目中lù出凶狠的光芒。他杀人无数。lù出的光芒自然是不一样的。完全是狼一般的目光,给人感觉眼珠子是血红sè的。常人一看几乎就要吓得hún飞魄散。

    “你瞪我做什么?”唐逍炎望着南宫傲问道。

    南宫傲嘴角冷冷一撇,没有理会唐逍炎。他是个枭雄,他知道自己成为唐逍炎和郎士奇交易的筹码,而且还是珍贵的筹码,所以表现得傲气凶狠一些还能获得父亲郎士奇的赏识。

    “我问你瞪着我做什么?”唐逍炎冷冷盯着他道:“你不会说话吗?你舌头用来做什么的?”

    南宫傲只是冷笑望着唐逍炎,目中始终lù着桀骜不驯的光芒。

    唐逍炎皱眉道:“我问你瞪着我做什么?很难回答吗?你完全可以说,我看你不爽!说着冷冷骂我一句,傻逼之类的。但就是不要不说话,行不行?”

    南宫傲冷冷道:“傻逼……”

    “对嘛,就应该这样嘛,千万不要不说话。”唐逍炎点了点头,然后掏出大口径手枪,瞄准了南宫傲。

    “砰……”

    一枪射出,桀骜不驯的南宫傲脑袋直接爆开,如同烂西瓜一般爆开,鲜血和脑浆溅了满地。

    “不要……”郎士奇一声惊呼,然后一口鲜血猛地喷出。

    而画面中,郎士奇的其他sī生子再也不敢lù出任何不敬的光芒,挤在一起哭泣颤抖。

    “您让我不要杀?”唐逍炎道:“您干嘛不早说啊?这可是您最疼爱的sī生子,应该是最好的筹码,现在被我一枪杀了,可惜,可惜了……”

    郎士奇死死盯着手机屏幕里面的唐逍炎,目光变得无比的冰冷,声音充满了杀气冷冷道:“唐逍炎,我还是那句话,你就算抓走我所有儿子,我都不会妥协的,我可以完全当作没有那些儿子。儿子没有了,可以再生。情人没了,可以再找。钱没了,可以再弄。”

    “好!”唐逍炎一声断喝道:“不过您自作多情了,我没有想要让您妥协啊。当然啊,您现在假如妥协了,不去亚京宫了,跑回医院里面继续装死,我大概还是会记你的人情,会给予一定补偿的。比如,给你的儿子们每天加餐一根火tuǐ肠。或者让你的情人们接客的时候,嫖客一定要戴避孕套。但仅此而已,我没有想过要让你妥协,我哪有那么蠢,还奢望你会妥协。”

    “不过,之前我还说,只是让你儿子在我这里做做苦力,做做生物实验之类的。现在你直接了当说,你可以当作没有这些儿子的,这让我也非常为难。”唐逍炎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不想要这些儿子了,委托我全部杀掉的意思对吗?”

    郎士奇咬牙切齿冷道:“你有种的话,大可以全部杀光……”

    “好……”唐逍炎点头道:“拿过一支机枪,对准郎士奇的十几个sī生子,猛烈开火……”

    “哒哒哒哒……”

    鲜血四溅,碎肉乱飞。

    大口径的机枪子弹,瞬间将郎士奇的sī生子们撕成碎片,杀得干干净净。

    郎士奇真的惊呆了,这。这真的不是他所认识的唐逍炎。但是这个唐逍炎,真的彻底让他害怕了。让他全身上下一阵阵的发凉。

    “老贼,你好不容易短尾求生,你真不应该醒过来的。”唐逍炎淡淡道:“你这个政客被mí住了双眼,以为你眼中的那些势力能够弄倒我。孰不知在我完全掌控了星城后,我已经完全立于不败之地了。”

    “记住,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你交易妥协之类的。刚才的一切,只是开胃菜而已,更加惨烈的还在后面。”说完后,唐逍炎淡淡挂上了电话。

    然后。唐逍炎望着郎士奇满地的sī生子,淡淡皱起眉头。

    接着,望向墙角两名十几岁的少年,他们也是郎士奇的sī生子。不过他们热爱音乐。他们手上没有罪恶,正在北方众国最好的音乐学院进修,而且这还是对双胞胎。

    唐逍炎走到他们面前。他们顿时全身战栗颤抖,互相紧紧抱在一起。此时唐逍炎在他们心目中,就真的完全如同魔鬼一般。

    唐逍炎望着他们忧郁秀气的面孔,其实他们和自己一般的年纪。但看上去,他们还是个孩子,而唐逍炎此刻却如同黑暗的暴君一般。

    “音乐是个好东西。”唐逍炎淡淡道:“以后继续下去。不过回到北方众国后,不要再去音乐学院了。去乡村。越偏僻越好,不管是在街头唱歌,还是在乡村酒吧驻唱,都可以。但不要去城市,因为世界大战很快就要来了。”

    “当然,在乡村也不见得安全,看你们自己的命吧。”唐逍炎淡淡道:“带上你们的母亲走吧,能活多久是多久。”

    “送他们离开。”唐逍炎淡淡命令道。

    “是长官……”两名军人眼中含泪望着唐逍炎,此时他们无敌的君王的身影顿时变得生动起来。

    这对双胞胎颤抖着站起来,低着头飞快朝外面跑去。

    忽然,其中一个少年抓住了另外一名少年的人,然后两个人转过身子,朝着唐逍炎弯腰鞠了一躬。

    “冤hún不散的唐逍炎,真是让我不得清静。”唐逍炎低声自言自语道。

    “唐逍炎,我已经进入亚京宫了。”郎士奇拨打电话过来,冷冷说了一句:“我还是那句话,你死定了,宋无伦死定了,骷髅党死定了。”

    唐逍炎皱眉道:“我早就跟你说过很多遍,死定的是你。在星城,至少在这段时间内,我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还需要我跟你说多少遍?”

    “那是你的无知,我还是要告诉你,你死定了。一天之内,你死定了。”郎士奇冷冷道。

    “受不了你的愚蠢。”唐逍炎不耐烦地挂掉了电话。

    郎士奇进入亚京宫,带着巨大的民气,带着巨大的舆论势力,带着巨大的利益集团,对唐逍炎,宋无伦和骷髅党进行最后的绝杀。

    此时,唐逍炎的手机响起,来电的是方召疾。

    “唐逍炎,你的那些绝密代码已经收到了,就剩下你最后的嘴述部分了。”方召疾道:“而且,我们的科学家已经完全准备就绪了。”

    “当然,我还是要郑重声明。”方召疾道:“亚京宫内对你的表决,对宋无伦等人的表决,已经马上就要开始了。所以,你可以收回你之前的承诺,不要将绝密的代码交给联盟了。这能量罩完全是战略级的,说不定你说出来后,很快联盟就成为你的敌人,直接派出拥有能量罩的机甲部队,前去镇压你。”

    唐逍炎皱了皱眉头道:“你做好准备,将等下我要说的话记录下来,我将加密后的代码说出来。密码本还是之前和你说好的那个。”

    接着,唐逍炎带着淡淡的不耐烦,飞快将加密的代码后说出来,说得无比飞快。每一秒钟几乎说出几十个代码,用耳朵根本听不清楚,完全需要用机器录下来后,再用慢速播放。

    而那边的方召疾此时却心乱如麻,完全没有想到唐逍炎如此干脆将最后的代码飞快说出,这完全是极度战略xìng东西,完全可以用来交易很多东西的,但唐逍炎完全没有视之为筹码的意思,直接脱口而出。

    忽然。方召疾道:“唐逍炎,你最近怎么回事?怎么出了这么一个大昏招?本来。你拿下星城之后,完全有着绝对的主动权。李氏家族的那些人,干嘛那么着急杀掉,而且还当着全世界人的面杀,你怎么那么牛啊?我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你那么牛逼啊……”

    说着说着,方召疾火气越来越大,开始骂起来。事情发生后,他对唐逍炎的说话是客气而又冰冷的。现在却忍不住大骂出声。

    “李氏家族的成员交给联盟怎么了?难道我们就真的会让他们逃过去?”方召疾道:“你就那么不相信我们?你就那么迫不及待将宁正道阁下逼到绝路,将你自己逼到绝路?”

    “你难道不知道,他们的势力有多么强大?一旦有机会,他们就会绝地反击。”方召疾继续怒骂道:“现在你非但给他们机会。反而给他们搭建了一座大桥。直接把枪交到他们手中好将你杀死。郎士奇本来完蛋了。现在接着机会直接复出,而且不可阻挡。本来你是正义的,那么他就完蛋。现在你成为了屠夫。你就是邪恶的,那么他就是正确的,那就谁也无法阻拦他复出的脚步。因为,你成为邪恶的了,那么他之前用yīn谋颠覆唐华街3号虽然有些丢人,但绝对是正确的。如果不是我足够了解你。我都会怀疑你们是不是一伙的了。”

    “你这个王八蛋,有一句话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你他妈就是猪一样的队友,之前我说方剑夕是个蠢货,烂泥糊不上墙。现在看来,你这个混蛋还不如方剑夕啊。”方召疾怒骂道:“你知道我对你有多大的期望,方召疾贪婪但胆小,冒险但不敢做大。你呢?愚蠢得直接捅破了天,反正我是完蛋了,培养了两个接班人,都成为了废物……”

    唐逍炎听着方召疾的怒骂,顿时皱了皱眉,然后道:“方将军,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我还是不想听到别人孙子一样地骂我,所以再会!”

    然后,唐逍炎直接挂掉了电话。

    方召疾在那边先是呆了一阵,然后猛地将手机狠狠摔掉,摔个粉碎。

    “人的变化有那么大吗?这真***不像唐逍炎。”

    ……

    刚刚挂掉方召疾的电话后,宁正道的电话打了进来。

    “唐逍炎,现在你唯一的路就是,你下台,挑一个你信任的人,执掌星城,控制你的军队。”宁正道:“你进监狱一段时间,当然不会真的进去,而是将你送到一个秘密地方呆一段时间。等到时局变化后,你再出来……”

    “你想要自救,这是唯一的道路,也是我能够尽到的最大的努力。”宁正道道:“否则,我也完全救不了你。”

    “记住,这是你唯一的出路,就这样……”宁正道道:“亚京宫会议马上就开了,至于宋无伦你不要惦记了,你自身难保,救不了他了,而且他也已经有了自我牺牲的意志了。”

    说罢,宁正道就要挂掉电话。

    “宁正道阁下,我没有错,宋无伦也没有错。”唐逍炎淡淡道:“所以对于亚京宫的任何决议,星城都有反对并且保持进一步措施的权力……”

    “狂妄自大。”宁正道一呆,然后直接挂掉了电话。

    ……

    亚京宫的大会正式举行,对宋无伦和唐逍炎的命运,做出最后的审判。

    唐逍炎在办公室内,枕在李碧寒的xiōng部上,有一把没一把扣弄着宁幽然的下体洞xué,等着最终结局的到来。

    一个小时后,亚京宫的会议结束,结果出来了……

    PS:最后一天的双倍月票,兄弟们,投出你们的月票吧。

    我真的拼命了,顶我啊。

    感谢:辰.月,恋爱选举与巧克力,和笑傲天地等兄弟的打赏,谢谢。!。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机战皇》不错,请把《机战皇》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机战皇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机战皇》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2/2694/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机战皇版权归作者沉默的糕点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