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三章 法老的姬妾

  
    奇雅身上的伤短时间内是好不了的,但是泰伊王太后却等不了多久了,因为她越来越觉得拖后对她来说不是一件好事,更何况她已经有了新王后的人选,只要奇雅先去做一个铺路石。

    自然这些她是不会告诉奇雅的,更加的不会告诉阿肯那顿的。和阿尼恩商量好之后,她就让阿尼恩开始培养她新挑选的王后人选,也就是阿尼恩的女儿斐鲁丽。

    这边因为最近相对的比较太平,所以阿肯那顿每天都会教娜芙蒂蒂用鞭子,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娜芙蒂蒂的鞭法也是越来越好了。

    “我听说王太后过几天就将奇雅送过来了?”娜芙蒂蒂一边熟练的挥舞着手中的鞭子,一边说道。

    “嗯!不过奇雅现在元气大伤,这一段时间内,我想她是做不了什么的。赫伦希布那边最近也没有什么消息,所以我想奇雅应该还没办法和斗篷人见面吧。”阿肯那顿点点头。

    奇雅已经成了这样子,母亲却还是如此着急,他恐怕母亲会有另外的安排也说不定,毕竟奇雅这个棋子怕是已经失去了她原有的作用了吧。

    娜芙蒂蒂停下来,擦擦额头的汗水,坐到一边的椅子上,看着阿肯那顿道:“我想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吧,奇雅现在的情况什么都做不了,王太后应该还有别的什么打算吧。”

    “你说的没错,我也在想这件事,但是却想不到她还有什么打算,因为能用的招数她几乎都已经想过了呢!”阿肯那顿有些头疼,外患是差不多平息了,可是这内忧却是无情无尽的。

    “慢慢来,也不着急这一时啊!”娜芙蒂蒂笑了笑,尽管她也想不到王太后还能用什么方法来赶走自己,但是她知道以王太后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单单安插一个像奇雅这样子的棋子的。

    但是既然是这样子,奇雅又作为一个没有什么实际作用的棋子,王太后却执意的腰将她送过来,这也太奇怪了。奇雅又不是什么名门贵族,不过是一个婢女,她是不是对这个婢女太过用心了。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今天的练习就到这里结束吧。”阿肯那顿揉揉娜芙蒂蒂的头发,笑着说。

    “好的!关于奇雅的住所,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奇雅随时可以入住。”娜芙蒂蒂点点头,站起身来,继续说。

    “嗯,我知道了。”阿肯那顿点点头,娜芙蒂蒂这样子恐怕还是不会放弃亲自报仇的,不过他到时候在旁边保护就是了。

    两人回到宫殿,就看到了正准备出门找他们的拉莫尔,问过之后,娜芙蒂蒂才知道,原来是王太后请他们去一趟。

    来到王太后的宫殿,娜芙蒂蒂冲王太后行礼,得到允许后才直起身子,偌大的宫殿里没有一点点的声响,所有的人都战战兢兢的站在一边。这样子的气氛很是沉闷,这也是娜芙蒂蒂不喜欢来这里的原因。

    这些婢女和侍从恐怕也不容易吧,每一天都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可是这些人同样的,察言观色的本领要比其他的宫殿的人强上许多。

    “你们来了,坐吧。”泰伊指指旁边的椅子,低声说道。

    阿肯那顿和娜芙蒂蒂并肩坐下,等待着泰伊王太后的下文,因为这个时间叫他们来,恐怕是关于奇雅的事情了。

    “关于叫你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事我想你们也应该是知道了吧!奇雅身上的伤恐怕要等到明年才能好了,但是我想她尽快的成为法老的侍妾,所以我想在她伤好之前就让她搬到新宫殿去住。”

    说话间,泰伊王太后看了看纳夫蒂,但是娜芙蒂蒂却是一脸的平静,像是早就知道了这些一样,让她有些失望。不过现在她已经不再将目标放在奇雅的身上了,所以奇雅对娜芙蒂蒂造成什么影响那也不是她所在意的。

    “王后,你怎么看?”泰伊尽管知道娜芙蒂蒂已经不将奇雅放在眼里了,但是还是冲娜芙蒂蒂问道。

    “王太后您已经决定了不是吗?”娜芙蒂蒂微微挑眉,难得的泰伊王太后会问她的意见,但是她却明白这并不是在乎她的表现,泰伊王太后不过是想看看她是什么样子的表情而已。

    “我是决定了,但是你是埃及的王后,对法老娶侍妾的事情似乎不是很在意呢!难道你是在嫉妒吗?”泰伊王太后并不打算放过娜芙蒂蒂。

    “没有,怎么会。奇雅的住所我已经派人收拾好了,只要王太后您愿意,奇雅随时可以搬过去。”娜芙蒂蒂面无表情的说,她知道泰伊王太后是想她发怒,但是这恐怕要让王太后失望了。

    “母亲,既然您已经决定好了,那么就按照您决定来办吧!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阿肯那顿不忍心娜芙蒂蒂在这里受委屈,起身就要离开。

    泰伊王太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但是另一个目的却并未达到,不过她之前已经失败了很多次,所以这一次她不想在失败了,因此她强压下自己的火气,心平气和的说:“那好吧,七天之后奇雅就会搬过去的。”

    走出泰伊王太后的宫殿,娜芙蒂蒂只觉得寒意一阵阵的袭来,尽管这里是热带,但是毕竟是冬季,还是有些冷的。阿肯那顿将娜芙蒂蒂身上的披肩裹了裹,然后揽着她的腰往宫殿的方向走去。

    阿肯那顿和娜芙蒂蒂离开后,泰伊王太后就命人将奇雅叫来,她有些话要事先交代给奇雅。

    奇雅原本卧床休息,听到王太后的传唤,也不敢怠慢,立刻起身,捂着腹部来到了大厅。泰伊坐在宝座上满脸的不耐烦。

    “怎么这么慢!”泰伊王太后不满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奇雅,真是没有用,竟然能让娜芙蒂蒂给伤成样子。看起来她做的后续的准备还是有必要的。

    “让王太后久等了。”奇雅吃痛的弯腰毕恭毕敬的说道,但是垂在身侧的手却早已经用力的握紧了,现在她奇雅还没有什么能力,但是不久的将来,她势必要让这些欺辱过她的人全部都还回来。

    “你知道就好,你准备一下,七天之后就搬过去新宫殿那边,那以后你就是法老的侍妾。”泰伊王太后拧眉看着身体虚弱,骨瘦如柴的奇雅,这个女人还真是命大的很,流了那么多的血竟然还能够活着,果然是一身的贱骨头。

    “是!”奇雅身体微微颤抖着,一部分是因为疼痛,另一部分是因为激动,不论如何,她又向着成功的路上迈进了一步。

    “没什么事下去吧,看着就晦气!”泰伊王太后拧眉,而后不管奇雅径自离开了。她只希望这个奇雅能够做好她最后的任务,否则她就真的是养了一个废物了。

    婢女们都跟随着王太后离开了宫殿,奇雅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偌大的宫殿里,她看着这奢华的宫殿,再看看自己瘦弱的身子。日后她一定要住进这里,成为这座宫殿的主人。

    不过凭借她自己的力量是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些的,所以她需要一个能够让她成为王太后的绝对的条件,那就是未来埃及的长公主和王子。因此不论如何她要尽快的养好身体,然后怀孕,只有这样,她才能在这腹背受敌的王宫里占有一席之地。

    至于那个是她如草芥,一心想着根本就得不到的娜芙蒂蒂的男人,她有朝一日翻身,第一个要处理掉的就是他。只不过现在她还要依仗他的势力来帮助自己达到目的。她还需要他的解药来维持生命。

    回到房间,奇雅看着放在桌子上简单的饭菜,尽管她现在没什么心情,但是她还是大口大口的吃着,因为只有这样子,她才能尽快的好起来。

    “你的药!”住在奇雅隔壁的婢女将一包药粉丢在了桌子上,一脸冷漠的说道。

    奇雅没有说话,依旧自顾自的吃着饭菜,因为她已经额米有必要和这些婢女们计较什么了,等到她成为了这个王宫的主人之后,她会将她们一个一个的除掉。

    那婢女见奇雅并不说话,也觉得无趣,转身就离开了。尽管她知道奇雅是未来的法老的侍妾,但是她现在这身体,恐怕就算是成为了侍妾也不能有什么作为吧。娜芙蒂蒂王后可是将法老结结实实的绑在身边呢。

    吃过了饭去,奇雅又给自己的伤口上上了药,这才睡去。月光照射在她苍白的面容上,显得奇雅消瘦异常。

    七天的时间过的很快,这一天清晨,奇雅被婢女们围着将身体洗净后,换上了一身她从未穿过的衣服,头上戴着满是宝石珍珠的假发,脸上的妆容也很是细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奇雅几乎不认识了,原来她也是可以这么美丽的。

    坐上软榻,奇雅被抬着送到了新宫殿的一处偏僻的房间里,尽管这个房间很是偏僻,但是奇雅却不这么觉得,房间里的一切都比她做婢女的时候要奢华的多,从今以后,她就是法老的侍妾了,在这个王宫里,她也是一个有身份的人了。

    伸手抚摸着床上华丽的被子,奇雅心中激动万分,她在等待着夜幕的降临,那个时候,法老就会来她的房间了。

    “主人您好,我是您的婢女塞塔。”就在奇雅看着房间发呆的时候,一个婢女走进了奇雅的房间,恭敬的说道。

    奇雅看着那个陌生的脸孔,以后她也是有人伺候的人了,不再是伺候别人的人了。想到这里奇雅不由的笑了笑,但是那笑容极其的阴毒,塞塔看着只觉得汗毛耸立,浑身上下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尽管她进入王宫的时间不够长,但是对于这个法老的侍妾奇雅她还是听说过一些的,她不明白这样子的一个人为什么能够成为法老的侍妾。

    但是现在她也没有办法,被分配到到了这里伺候,以后她就是自己的主人了,她只能认命了。

    奇雅像是看出了塞塔心中的不甘愿一样,原本阴毒的目光立刻冷冽的扫向塞塔,不久,就听到奇雅冷冷的说:“你最好不要乱想,做我的婢女以后就一心一意的,若是你乱想的话,我可是不会轻饶了你的!”

    “是!”塞塔立刻回答,生怕回答的慢了,主人会生气。

    “最好是这样子。”奇雅拧眉,现在她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好,所以不能动手打人,不过这丫头若是日后有什么不规矩的,她是不会吝啬巴掌的。

    “出去吧!”奇雅皱眉看着塞塔,真是一个胆子小的家伙,她还是慢慢寻找一个得力的助手吧,这个塞塔肯定是不行的了。

    “是!”塞塔生怕自己会被惩罚,于是立刻躬身出了房间。

    刚刚出来,塞塔就撞到了拉莫尔,“对不起,对不起!”塞塔急忙道歉。

    “没关系!又没有怎么样,你干嘛这么紧张。”拉莫尔无所谓的笑了笑,不过是被撞了一下而已,何况对方也不是故意的。

    塞塔依旧低着头,不敢抬头,拉莫尔觉得有些纳闷,但是抬头看看不远处的房门,拉莫尔立刻明白了,看来这个奇雅是给她气受了吧。

    “你是奇雅的婢女吧?”尽管奇雅已经是法老的侍妾了,但是拉莫尔就是看不惯奇雅,在她的眼里奇雅永远都只是一个婢女,因此对奇雅的称呼上,她不想改变。

    “是的!”塞塔觉得拉莫尔的胆子很大,不过她知道拉莫尔是王后身边的人,所以她也不敢惹。

    “那么你去告诉她,让她不要等了,法老是不会来她这里的,今天不会,以后也不会。”拉莫尔大声说到,她知道以现在的这个距离来说,她现在的音量,在房间里的奇雅应该是可以听得到的。

    她就是要让奇雅知道,不是谁都可以成为这个王宫里的主子的,即便是她用尽心机成为了法老的侍妾,也不会改变有些事情。

    “是!”塞塔为难的回答,刚才主子的样子她已经很是害怕了,再进去说这样子的一句话,那主子应该是会大发雷霆的,到时候自己恐怕免不了会受到惩罚。

    拉莫尔将话带到了,也就没必要在这里逗留了,于是她转身快速的离开,若是可以的话,她真想将这里和大厅那边隔开,让她永远也看不到墙那边的奇雅。

    自然,拉莫尔的话在房间内的奇雅听的清清楚楚,奇雅强行的将自己心中的怒火压下去,但是这样子的羞辱她怎么可以忍受。

    尽管拉莫尔从前和她住在同一个房间里,但是现在她是法老的侍妾,而拉莫尔不过是一个婢女,她竟敢如此的说自己,那么拉莫尔的勇气是来自于哪里,自然是不必说的。

    娜芙蒂蒂,今天是她第一天住进这个宫殿里,娜芙蒂蒂就给了她这样子一个下马威,若是她不还击的话,那不是显得她太过软弱了。

    危险的眯起眼睛,奇雅紧要银牙,一双手几乎握成铁拳,被染红的指甲深深的嵌进了肉里。若是有机会,她一定要将娜芙蒂蒂除掉,她发誓!

    “主子,刚才……刚才……”塞塔消无声息的进门,颤抖着想要将刚才拉莫尔的话传达给奇雅,但是在看到奇雅铁青着的一张脸之后,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没用的东西,连句话都说不完整!”奇雅说着随手抓起身边的一个玻璃饰品就丢了出去。

    塞塔因为过度的害怕紧张,以至于忘记了躲避,那饰品正好砸在塞塔的额头,瞬间嫣红的血液就顺着额头流下来。

    塞塔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头上的血液流过眼睛模糊了视线,她蹲下身子,努力的想要将跌落在地上的玻璃碎片捡起来。

    奇雅看着只觉得心烦不已,咒骂了塞塔一句,就将她赶了出去,手中拿着玻璃碎片的塞塔也不敢多待,匆忙的就出了房间。

    塞塔出去之后,奇雅来到窗口,看着和娜芙蒂蒂往宫殿外走去的阿肯那顿,心中的怒火和仇恨瞬间涌上了心头。原来是因为娜芙蒂蒂,所以才不会来她这里,尽管今天是她的新婚之夜!

    气恼的奇雅一挥手,就将桌子上的花瓶摆设全部都扫到地上,似乎这样子好不解气,她又狠狠的踢了几脚,这才罢休。

    塞塔将头上的伤口处理好之后,站在门外不敢离开,听着里面不断的传出砸东西的声音,只觉得自己以后的生活怕是不好过了。

    夜幕降临,奇雅原本以为会有人来叫自己去餐厅吃饭,但是她想错了,塞塔将她的饭菜送到房间的时候,又带来了一句让她气到吐血的话。

    “主人,法老说了,以后请您不要随意的在宫殿内走动。”为了防止再一次被打,塞塔在奇雅发火之前就率先出门去了。

    看着桌子上丰盛的饭菜,奇雅心中暗暗发誓,她一定要将娜芙蒂蒂的一切都夺回来!今日她所受到的耻辱,他日必定要让娜芙蒂蒂亲身感受一下。步云小说网www.81byby.org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埃及第一宠后》不错,请把《埃及第一宠后》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埃及第一宠后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埃及第一宠后》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2/2721/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埃及第一宠后版权归作者浅墨香寒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