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七百六十五章 偷情

  
    次rì,纳兰冰旋独自回了燕京,临走前给姚泽发了条信息,很简单的‘我走了’三个字。レwww.81byby.org思路客レ

    姚泽苦笑的收起手机,刚坐下去,准备批示今天送来的文件时,手机再次响了起来,电话是公安局副局长李俊阳打来的,电话那头他有些焦急的道:“姚市长,不好了,出事了。”

    姚泽微微蹙眉,问道:“出什么事了?”

    李俊阳道:“二汽钢铁厂的厂长被杀了。”

    “什么?”姚泽腾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沉声道:“你是说,李大冶被人杀了?”

    李俊阳叹息的点头说:“是,今天早上死在江平大酒店的房间里。”

    姚泽昨天晚上是见到他和张兰兰去江平大酒店开房的,难道张兰兰杀了他?应该不会。

    姚泽问道:“凶手知不知是谁?”

    李俊阳急忙道:“是二汽车间主任魏明达干的,他媳妇和李大冶偷情,被他抓了个正着,所以……”

    姚泽知道事情始末,就问道:“他妻子怎么样了?”

    李俊阳道:“被捅了一刀,现在在医院急救,不过,应该死不了。”

    姚泽道:“魏明达人呢?”

    李俊阳道:“已经自首了。”

    “好,我知道了,你先忙你的吧。”挂断电话,姚泽起身朝着张爱民的办公室走去。

    其实事情远不是捉jiān那么简单,这件惨案其实归根到底还是副厂长徐达贵搞出来的。

    这些rì子他一直暗中盯着李大冶,就是想抓到他的把柄,把他搞垮,没想到昨天意外的发现了李大冶和张兰兰私会开房的事情,就立马用公用电话打给张兰兰的老公魏明达。

    张兰兰几天前向魏明达保证过,以后再也不和李大冶有什么来往,魏明达暂时的相信了她,谁知道这才几天时间,这对狗男女又鬼混到了一起,听到徐达贵透露给他的消息他又怎么能不生气,从家里厨房抽了一把削水果的刀子就怒气冲冲的朝着江平酒店赶去。

    找到房间号,魏明达敲开房门前,里面的李大冶和张兰兰正在做苟且之事,被堵在房间里,两人都不敢开门,魏明达就威胁说,如果不开门,就把事情闹到,今天怎么也得把你们这对狗男女堵出来,如果现在开门还有得商量,如果不给开门,就就把这件事情闹到市委市zhèngfǔ去。

    李大冶心里很清楚,魏明达肯定知道里面是自己,心想大不了给他一些好处,魏明达是个老实人,李大冶是知道的,应该会比较好糊弄,他咬着牙打开房门,却万万没想到,这个平时老实巴交的魏明达竟然会毫不犹豫的掏出一般刺刀来,yīn森的朝着他胸口捅去。

    李大冶没防备魏明达会下狠手,所以当魏明达捅向他时,他连闪躲的想法都没有就已经被刺中,李大冶被刺中胸口后当场死亡。

    瞧见妻子衣衫不整的模样,魏明达杀红了眼,如同疯子一般,冲向张兰兰,在张兰兰惊恐的尖叫声中,那把匕首再次捅向了张兰兰,连续捅了三刀,不过万幸的是那些被捅的地方不是要害,虽然失血有些过多,但是到没有马上死掉。

    魏明达疯狂的思绪慢慢醒悟过来,瞧见自己连捅两人,他哆嗦的扔下刀子,见妻子奄奄一息的模样,他赶紧拨通了急救电话,然后便去了jǐng察局自首。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只不过,大家都不知道悲剧背后的始作俑者是钢铁厂副厂长徐达贵。

    姚泽走到张爱民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直接走了进去,开门见山的说:“张书记,二汽钢铁厂出事了。”

    张爱民放下手中的钢笔,凝视着姚泽,问道:“出什么事了?”

    姚泽道:“钢铁厂厂长李大冶被杀了。”

    “难道是那个车间主任干的?”姚泽对张爱民说起过这件事情,张爱民知道这件事情的始末,所以提起李大冶被杀,张爱民马上联想到了魏明达。

    “是,他发现他妻子和李大冶在宾馆偷情,一时气不过,所以……”

    “这件事情相瞒是瞒不住了。”姚泽继续道:“现在必须找人查这件事情。”

    张爱民叹了口气,说:“如果听你的,查了这件事情,李大冶恐怕就不用死了,哎。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那就查吧。”张爱民其实是很不愿意现在去查这件事情,但是没办法,钢铁厂厂长被杀,再想瞒肯定是瞒不住了,只能硬着头皮查,只是希望上面千万不要把责任怪罪到江平zhèngfǔ,否则到时候一个恼怒,空降一名市长过来,那么张爱民知道江平zhèngfǔ有没好rì子过了。

    “这件事情要查就得查到底,依我看这件事情远没有事情表面那么简单,副厂长在这件事情里面起着什么作用还不一定,咱们可以让纪委成立一个专案小组,专门查这件案子,说不定能有意外的收获。”姚泽道。

    张爱民点点头,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说干就干,在张爱民以及姚泽的授意下,纪委开会后,成立了此事的专案组去钢铁厂彻查与这件事情有关的所以问题。

    躲在办公室的徐达贵得罪魏明达把李大冶给杀了,知道事情闹大了,此事也是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他万万没想到魏明达会有杀人的念头,他原本只是想让魏明达把事情闹大,这样就可以把李大冶搞臭了,然后自己顺利成章的成为钢铁厂厂长,可惜,事情变的事与愿违起来,徐达贵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感觉这次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意味。

    “这个傻货!”徐达贵焦急的在办公室来回踱着步子,也不知道事情会不会牵扯到自己身上,刚准备离开办公室去外面打听一下情况,还没走出办公室,纪委调查小组便找了过来。

    “你好,我们是纪委调查小组的,请徐厂长配合我们接受检查。”

    徐达贵瞧见三名纪委人员,脸sè变的有些不自然的惨白,做了太大违法的事情,这种人自然会心虚……

    江平市局审查室,李俊阳接到姚泽授意来问魏明达一些问题。

    魏明达瞧见李俊阳走了进来,赶紧问道:“我妻子怎么样了?”

    李俊阳道:“你还挺关心她吗。”先坐下,李俊阳在魏明达对面坐下,继续道:“放心好了,她已经度过危险期了。”

    “太好了。”魏明达重重的吁了口气,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我是江平市局副局长李俊阳,有些问题需要得到你的证实,请你配合我如实回答。”李俊阳望着魏明达说道。

    魏明达点点头,道:“李局长,你问吧。”

    李俊阳道:“昨天,你是怎么知道你老婆和李大冶在一起,是你跟踪他们,还是?”

    魏明达道:“有人打电话告诉我的。”

    李俊阳眉头一挑,赶紧追问道:“那人是谁?”

    魏明达眯着眼睛语气沉重的说:“虽然他可以的伪装了音调,但是我能听出来,那人是我们副厂长徐达贵,刚才我才回过神,这个混蛋利用了我。”

    “你能确定是徐达贵吗?”李俊阳继续问道。

    魏明达点头道:“我和他都在工厂里面干了很多年,对于他的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想瞒过我是不可能的。”

    “徐达贵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李俊阳问道。

    魏明达回答道:“目的不就是想黑了李大冶然后自己当厂长吗,他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

    短短的五天时间,案子查了个水落石出,更让姚泽和张爱民想不到的是,钢铁厂的案子竟然还涉及到了常务副市长权洪涛,主管经济的权洪涛副市长在李大冶以及徐达贵身上贪污了不下三百万的赃款,而徐达贵在干钢铁厂副厂长的这五年里,利用职权也贪污了不少的钱财,贿赂了好几名市里的官员,这一次钢铁厂案件导致又有几名市领导悲剧的落马,其中最大官职的便是常务副市长权洪涛。

    原本权洪涛正如火如荼的和副书记竞争市长之位,谁知道祸从天降,突然就砸到了他身上,只是一步之遥便能成为市zhèngfǔ一把手,可惜他这辈子都没这个命了。

    此时此刻等待他的已经不是市长之位了,而是法院的审判。

    原本,如果聂明宏书记能够大力的支持权洪涛,权洪涛有很大的希望做江平市市长,可惜他太过流年不利。

    得知权洪涛出事,远在淮源的聂明宏气的将办公桌上的茶杯砸的稀烂,好不容易培养一个能够控制江平市的干部来,却没想到这个权洪涛如此不堪重负,这么轻松的就被查出了贪污的证据。

    权洪涛的出事也就意味着聂明宏完完全全的失去了对江平控制的机会,唐顺义所支持的叶兆国副书记可以说在无任何阻碍的成功步入了市长的位置。

    叶兆国得知权洪涛出事后,大喜过望,当即就请张爱民和姚泽吃饭庆祝,虽然做法有些不妥,但是他又怎么可能隐藏的住心中的那份喜悦,朝思暮想的市长之位竟然如此容易的就到手了,只能归结为上天垂怜了。

    当夜叶兆国喝的大醉,喜极而泣,因为没有后台,他在副厅级上含辛茹苦的埋头干了十来年,却没得到升迁的机会,这次终于让他有机会响起迈出一步,他又怎么能不喜极而泣?——

    月初,订阅书的读者都会有保底月票,请投月票支持一下痞子吧,拜谢了。咳咳,如果月票给力,会给大家一些福利哦。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官场之财色诱人》不错,请把《官场之财色诱人》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官场之财色诱人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官场之财色诱人》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2/2725/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官场之财色诱人版权归作者官场痞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