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好戏登场

  
    薄荷的一颗心,彻底地乱了。鴀璨璩晓

    她下意识地握紧了那个水杯,上面清雅的薄荷花幽幽绽放,茎叶之间千丝万缕,而她的思绪也正是如此。

    回忆一点点浮现,大脑将这段日子里发生过的事情全都串连起来……

    从……从她那次辞职回来后,一切就都好像是变得奇怪了,当时她没察觉,但现在仔细一想,似乎每一件事都是有迹可循。

    那一次,她的电脑不知怎么被人动过,她因为税率的问题险些酿成大祸,他罚她抄写100遍,她当时虽然屈从了,但心里难免还是会委屈,可是后来在媒体见面会上,她却因祸得福。如果没有之前的罚写,她肯定不会记得那么清楚。

    还有那一天开会,她的手机没有调成静音,他就罚她会后留下来打扫会议室,可她却在清洁的过程中发现了他的手札,那本手札里竟然正好就有她需要的东西,结果她在同声传译的过程中,果然就用上了。

    还有那天媒体见面会开始之前,她丢了一份资料,在进“箱子”之前他对她说过的那些话,当时她只觉得是严厉,是苛刻,甚至是挑衅,可现在想想,似乎是一种暗示,一种鼓励?

    会议结束后的那个晚上,他们一行人去吃海鲜,后来她因为身体不舒服还进了医院,可他还念念不忘总结的事情,硬是留她在医院住了一个晚上,当时她觉得他不近人情,可现在想想,似乎那更像是一种另类的照顾?

    在那之前还有好几次,她因为加班而晚归,每次都在大楼外面遇到他,那是他在陪她一起加班吗?

    还有还有……

    薄荷下意识地摇头,太多了,她都想不过来了。

    而所有的事情前后串连起来,都在在说明了一件事——都是他刻意为之。

    他给她的每一次惩罚,都促使她进步。

    所以,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他其实是在保护她,帮助她吗?

    那么……这一次呢?

    在大家都对她质疑的时候,他也没有站出来为她说话,而是任由警察把她带走。

    在刚刚她想拿名单的时候,他也一口拒绝,完全是公事公办的态度。

    他……好像完全不想让她插手再管的样子。

    可是他之前做了那么多,这一次又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

    薄荷下意识地摇头,不再相信他的冷漠与无情,而是选择相信。

    虽然她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但是之前的那么多事,已经可以证明一切,他一定是会帮她的。

    所以……她就按照他的意思,乖乖等着吧,等着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心中仍是茫然一片,可这一次,她却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安心。

    ***

    等待的日子是煎熬的,一连数日,都没有新消息。

    薄荷停职了,可她不敢呆在家里,因为怕被安安发现,她不想让儿子担心。

    于是每天早晨,她像是往常一样,吃过早餐后匆匆出门。

    她给自己又找了一份兼职,在以前熟识的旅行社接团,因为警方提醒过她,不可以离开溪海,所以她只带本地的一日游。

    钱虽然少了点,但也还过得去,总比她终日惶惶在家瞎烦恼好多了。

    当然,旅行社也不是天天都有旅游团,可没事的时候她也没闲着,因为小阁楼那里马上就要拆迁了,她趁着休息的时间就赶紧出去找房子。

    跑了很多家房屋中介所,然后发现不光是房租贵,中介费也不便宜,她看了一家又一家,越看越沮丧。

    母亲的医药费又要缴了,安安的药也快吃完了,又要买新的……

    钱包和存折里的钱越来越少,几乎快要入不敷出。

    薄荷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最最重要的是,案子一天没有进展,她就一天不能回去工作,工资也拿不到,更是一天也不能心安。

    警方又找她谈了两次话,问了一些她不知所谓的问题,然后又是无疾而终。

    一转眼,一个星期就过去了,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薄荷又去监狱监狱看了一次沈眉,沈眉这一次没有再发脾气,但态度还是那么不冷不热。

    一切的一切,都压抑极了,压得她几乎快要无法呼吸了。幸而,还有安安陪着她,每天晚上疲惫地回家后,还有安安那张可爱的小脸等着她,让她感觉到温暖。

    每天早上起床后,她习惯喝一杯水,每次拿起那个水杯的时候,她的指尖总是情不自禁地摩挲片刻,杯身上那朵幽雅绽放的薄荷花,给她一种宁静和希望的感觉。

    只是,爱那么短,遗忘那么长,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

    终于,终于,在煎熬等待了日复一日后,新的消息到来!

    这一天,薄荷正在带一个旅游团,中午的时候地陪选了一个地方引领游客们吃饭,她也跟着坐下。

    吵闹的餐厅里人声鼎沸,吊高的电视开着,屏幕上一段广告之后,开始播报午间新闻。

    “今天上午,乔氏欧洲分公司的挂牌仪式在法国巴黎举行,乔氏总经理乔立杰先生亲自出席,并同时宣布,乔氏分公司的核心技术BAZX-2已经正式投产……”

    薄荷握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原本就没什么胃口,现在就更吃不下了。

    看来乔氏已经赢得了胜利,新技术都已经上流水线了。

    薄荷抑郁地强吃了几口饭,略作休息后,下午继续跟着旅游团走。

    接下来的一整个下午,她都精神郁郁,感觉自己这么多天来的等待都白费了,等来等去,竟然是这样的结果,感觉好失望,甚至是绝望。

    天气很热,可是她却感觉心底一片阴凉。

    一整个下午,薄荷跟随地陪,陪着老外们走遍溪海的大街小巷。

    而她不知道,就在同一时间,乔氏的高层们也在四处争相奔走。

    晚上六点,薄荷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进门前特意深呼吸了下,调整下自己的情绪,然后才敢进门。

    “安安,妈妈回来啦!”她努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声音正常。

    “妈妈,你回来的正好,我帮你摘了樱桃,快点吃!”安安捧着一个小盘子从小厨房里走出。

    薄荷看着那一盘新鲜欲滴的樱桃忍不住惊讶,“安安,哪里来的?”

    “附近果园的胡爷爷给的!他们家马上就要拆迁了,他那些果树都没办法移植走,所以他请附近的小朋友去他家,想吃什么就摘什么,当做临别的礼物!”

    薄荷点了点头,胡家的果园里确实有很多果树,这如今要拆迁了,果树也带不走,可人家是靠果树为生的,那么多樱桃很贵的啊!

    “安安,你有没有跟胡爷爷说谢谢啊?”

    “当然有,胡爷爷还说不够吃的话让我再去拿呢!”

    薄荷不赞成地摇头,“不可以再去拿了,这些樱桃胡爷爷可以卖很多钱的!”

    “我知道啊,所以我都没有拿别的水果,就只拿了一点妈妈爱吃的樱桃!胡爷爷说了,那么多孩子里面,就我拿的最少,他说我不贪小便宜,又很孝顺,所以多拿了一大把给我!”

    薄荷的心忽然一酸,她的儿子怎么会这么乖、这么好?什么事情都先想到她,胡家的果园里有很多种果子,可安安自己喜欢吃的一样都没拿,他就只帮她拿了樱桃。

    “安安,妈妈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生了你!”薄荷情不自禁,将儿子抱住。

    “妈妈,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安安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妈妈很少这么脆弱感慨的。

    薄荷连忙忍去眼泪,摇头说道,“没事,妈妈去洗手,等下我们一起吃樱桃!”

    她连忙起身奔向卫生间。

    安安望着母亲仓惶的背影,不禁有些担心。

    妈妈这几天的状态一直不太好,他猜想可能是因为要拆迁的关系,她有些担心吧?

    其实他也有点担心,拆迁的话很麻烦,首先以后他们要住哪里就是一个问题,市区的房子都很贵,而且搬家也很麻烦,大型家具他和妈妈都搬不动,他越来越觉得这家里需要一个男主人了!

    薄荷在浴室里洗了手,又顺便洗了个脸,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才推门走出。

    她直接去了小厨房,看到安安已经把菜都洗好切好了,她看了看电饭煲,米已经淘好了,只差还没焖。

    安安这是在等她。

    她快速插上电源,按下开关。

    焖饭大概需要十几分钟,饭好了再炒菜也来得及,母子俩也不着急,就先到小客厅等待。

    安安已经把樱桃端到小茶几上了,样式古老的电视机也开着,母子俩并肩坐在陈旧的小沙发上。

    万家灯火里,不知道有多少个家庭都是这样的,只是这间小阁楼里,明显少了个男主人。

    遥控器坏了,安安只好跑到电视剧跟前,一台一台地换,薄荷心酸地拿起一颗樱桃,放入嘴里,酸酸的,甜甜的,很好吃。

    也不知道为什么,樱桃明明不是她最爱吃的水果,可当年怀孕的时候,孕妇的口味千奇百怪,她就突发奇想很想吃,那时候他们没钱,每千克一两百块的樱桃对他们而言,太奢侈了,可关守恒为了满足她,很辛苦地出去给人补习,忙得连午饭都顾不上吃。

    从那以后,她就越来越爱樱桃的滋味,想吃,却又舍不得吃。

    “妈妈,要不要看新闻台?”安安扭头询问,将薄荷的思绪拉回现实。

    “好啊,随便。”薄荷又拿起两颗樱桃,一颗放入自己嘴里,一颗拿在手里,安安坐回沙发,她喂给儿子。

    “酸死了,我才不要……”安安闪躲着。

    “哪有?很好吃啊!”薄荷硬是将樱桃塞进儿子嘴里,三秒后,安安的小脸狰狞到不行。

    薄荷忍不住轻笑,“别夸张啦,你不吃的话,妈妈一个人也吃不完。”

    “我是真的不喜欢吃,牙齿都要酸倒了!”安安忍不住抗辩。

    薄荷才不信,又拿起一颗放进自己嘴里,明明很好吃嘛!

    “好了好了,看电视!”安安连忙转移话题。

    新闻主播端正地坐在主播台上,表情严肃,“乔氏欧洲分公司刚刚传出喜讯,噩耗却随之而来,巴黎环境检察署对外宣布,在他们抽样调查的十家新兴企业中,乔氏分公司刚刚上马的BAZX-2技术中使用一种强力致癌物质,法方已经严令乔氏分公司立即停止一些生产,并委托律师提起诉讼……”

    什么?

    薄荷险些被嘴里的樱桃给呛到,才短短一个下午,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她连忙起身,走到电视机前,将声音开大,生怕错过任何一句细节。

    而主播的声音够清晰,报道也够详细,她听得也越来越明白,乔氏这次惨了!

    乔立杰花了大价钱收买来的BAZX-2技术,却是一颗毒瘤,如果单单只是被调查还好一些,但新闻上说了,生产线已经开通了,也就是说乔氏的更大投入已经下去了,厂房,机器,原材料,人工……各个方面都齐全了,可越是齐全,损失就会越大。

    而且根据她对乔立杰的了解,他一定会急功近利,而且BAZX-2技术又是如此的新颖夺目,肯定有不少厂商想要跟乔氏合作,如果他们已经签订合约的话,那那些厂商现在肯定是要跟乔氏划清界限的,更会要求也们赔偿。

    除此之外,乔氏分公司还设立在境外,法方一定会通过国际商业法则来处理这件事,不光是乔氏分公司要被罚款,甚至连整个乔氏都会被连累!

    薄荷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很恐怖,搞不好乔氏都有破产的危险!

    ***

    会展中心,法语小组正在加班开会。

    因为薄荷停职的关系,他们的人手愈加不够用了,而且近来工作任务不减反多,更是让组里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压力,几乎每天都加班,一加就到很晚。

    此刻,会议室里灯火通明,李组长正在做重要的工作布置,乔娜薇的手机却忽然亮起。

    虽然已经关了铃声,但仍不可避免地打扰到会议进程。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乔娜薇看了一眼号码,匆匆起身。

    李组长忍不住皱眉,显然是敢怒不敢言。

    正要继续开会,方媛的手机也亮了。

    她低头一看,竟然是乔立杰!

    他打电话来干什么?她已经警告过他了,没事不要找她!

    “李组长,不好意思……”方媛也连忙起身,回自己的办公室接听。

    “方媛!你这个臭biaoz子!竟然陷害我!”乔立杰一上来就破口大骂。

    方媛立即压低声音,“乔立杰,你发什么疯?”

    “你***还跟我装蒜?你拿给我的那份资料有问题!乔氏这次被你害惨了!”

    “你胡说什么?我怎么会害乔氏?”方媛不解地问道。

    “自己去看新闻!”乔立杰摔断了电话。

    方媛连忙搜索网页,手机新闻上,头版头条就是乔氏出事的报道。

    她的脸色一白,怎么会这样?

    乔氏的死活她才不管,可是依照乔立杰那个德行,他出事的话也一定会拉一个垫背的,到时候他一定会把他们交易的事情抖出来的!

    混蛋!

    方媛一张丽容瞬间狰狞,思考几秒后,立即快步回到会议室,“李组长,对不起,我家里有急事,我必须马上回去!”

    这件事情牵扯太大了,乔氏也不是好惹的,乔立杰更是不会放过她,所以她现在得赶紧想办法脱身,先回去跟爸爸商量一下!

    她刚刚说完,乔娜薇也跌跌撞撞地返回,她干脆连假都没请,就直接抓起包包夺门而出。

    众人面面相觑,这都是怎么了?

    李组长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开会了,脸色一沉,冷声说道,“散会!”

    大家也都觉得奇怪,有人一边收拾桌面,一边用手机或是平板上网,然后惊呼,“天啊,出大事了!”

    大吗?

    28楼的办公室内,关守恒站在落地窗前,俯视着下面的一切。

    其实,这还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好戏还在后头呢!

    ***

    今天加更,晚上还有!求金牌和红包,(*^__^*)嘻嘻……

    2013-7-27打赏名单:[13658926827赠送的红包188][VCVC855赠送的红包188]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yby.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天价前妻》不错,请把《天价前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天价前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天价前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yby.org/3/3197/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天价前妻版权归作者初夏有风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