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关守恒默默地点头。鴀璨璩晓

    对,他就是去找他那个所谓的父亲了,因为只有他有那个能力,而且只要是他开口的话,他一定会帮忙。

    不然以他一己之力,怎么可能这么快而有效地扳倒乔氏和方家?

    她说得对,乔氏和方家都根基颇深,想动他们没那么容易,所以他不敢贸然行动,而是去了国外求助。

    他对那个亲生父亲,虽然没什么感情,可是不得不承认,他位高权重,而且老谋深算,经验丰富,绝对有能力帮他,而且只有去找他,他以后才不会有后顾之忧。

    “关守恒,你疯了吗?你去认那种父亲?”她的心痛极了,却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他。

    她记得他曾跟她说过,当年他宁可抱着他母亲一起死也不肯去认那个父亲的,可他现在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为了她去求那种人?

    关守恒淡淡摇头,平静地说道,“没什么,我只是去见见他,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只是把乔氏和方家的事情告诉他,请他助我一臂之力。”

    “可是我不想你为了我而违背自己的心意!”她心疼地望着他,“如果不是为了我,你会去找他吗?一个当年只想要你的肾去救他另外一个儿子的父亲,你真的想要去认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委曲自己?”

    “我没有觉得委屈。”他认真地回望着她。

    “怎么可能?”她不信,他曾经是那样的恨那个人!

    关守恒摇头苦笑,“说实话,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是不会去见他,可是凭我一己之力,乔氏和方家是撼动不了的,只有他能帮我。我之前也以为自己去找他帮忙,会是一件很难、很伤自尊的事情,可是去了之后却发现其实没什么。

    “而且当年你母亲被举报的事情,是他派人干的,因果循环,我这次去找他,让他帮你一个忙,其实不算过分。他也很痛快地就答应了我,在他答应的那一刻,我不但没有委屈,反而还觉得高兴,因为我终于可以帮到你了!

    “薄荷,你曾经跟我说过,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你宁愿从来没有认识过我,可你真是这么想的吗?不是,对不对?与其说是后悔,不如说是遗憾,当初你为了爱情跟父母闹翻,离家出走,可最后落得一无所有。你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我还能无动于衷吗?

    “跟你所受过的苦比较起来,我那所谓的自尊根本微不足道!十年前,我们的婚姻失败,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太多太不切合实际的自尊心都是因为自卑和自私,当时我们都太年轻、太自我了,可我现在明白了,如果真的爱一个人,会一切都以她的需要来考虑。

    “所以我才会去找他帮忙,为了心爱的人,低一下头,真的一点都不难。再说乔氏和方家本来就是罪有应得,我并不是诬陷他们,我只是揭露他们,这样有什么不对?”

    薄荷震撼不已,为了心爱的人?他还爱着她?

    可这样的爱,太沉重了!

    她忍不住哽咽,泪光点点,犹如夜空中的流星,一颗颗坠落至他的心底。

    他感受到她的心酸,心弦也跟着一紧。

    “薄荷,当年你执意跟我离婚是逼不得已,但今天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他用一种深情的眼神深深地凝视着她。

    “……”她却垂下眸,闪躲他炽热的目光。

    “看着我。”他双手扣住她的肩膀,强迫她抬头看向他的眼睛,“薄荷,不要再躲着我了。我知道你的苦衷,所以不再怪你和恨你了。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不……不可以!”她连忙摇头,极力压抑着内心对他的情感。

    “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他炯亮的双眸深深地望着她,坚决不让她逃避,“薄荷,你现在应该明白了,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在工作上对你的严格要求,以及一次次严厉的惩罚,都是刻意为之,只因为我想锻炼你,想重塑你的自信和美丽!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现在的你配不上我,是吗?”

    “本来就是……”她自卑地承认。

    “是什么是?你没发现就连路易斯先生都对你赞不绝口吗?”他不赞同她的观点,完全不赞同,在他眼里,她是最好的。

    “那不够!你值得更好的女人……”

    “更好是多好?比你漂亮的吗?我又不是选美大赛的评委!比你聪明的吗?我不想要科学家!比你贤惠的吗?我不需要找一个保姆!比你有钱的吗?我养得起家!”

    “可是……”

    “没有可是!”他阻止她的打断,继续说道,“薄荷,不管我们中间经历过多少空白和误解,有一点不能我们都不能否认,那就是我们心里始终都是有对方的。而现在所有的麻烦都解决了,再也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止我们相爱,我们以后唯一要做的,就是一起努力,一起进步,实现我们共同的梦想。”

    “共同的梦想?”她呢喃着,想起以前他们一起许下的愿望,那时候他们还在上学,希望终有一天,他们可以成为同传圈内的模范夫妻。

    那时候真是天真!

    “关守恒,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好,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我们重新开始!”他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关守恒,你为什么这么固执?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重点啊?你觉得扳倒了乔氏和方家,我们以后就可以高高兴兴地在一起了吗?你知道别人会怎么看你吗?会觉得你神经病,放着那么多名门淑女不要,非要一个糟糠下堂妻!”

    “那你当年是怎么想的?也发神经了吗?放着那么多名门公子不要,非要嫁给一个穷小子?”他反问她。

    “我……我说的是现在!”她的心跳漏了一拍。

    “现在你已经很好了,自从上一次媒体见面会后,已经有好几个国际要员跟我打听你的情况,想找你做专属翻译!”他说出又一个事实。

    薄荷惊喜不已,可还是高兴不起来,“那又怎么样?我不是最好的,很多人都比我强。”

    “强又怎么样?方媛的背景比你好,学历比你高,所以我就应该跟她在一起吗?”他犀利地反问。

    “不,她不可以!”她一口反对。话音刚落,她就懊恼到不行,听起来她在吃醋似的!

    一抬眸,果然对上他玩味的眼神。

    “我的意思是,她那种表里不一、心肠歹毒的女人才不可以!”她故意沉下脸,理智分析说道,“要找起码要找心地善良的,而且各个方面越优秀越好!”

    关守恒剑眉一挑,“你以为男人找老婆是校长面试吗?一定要综合素质最好的那一个?再说你还有很多进步的空间!”

    “再进步也没用,我始终是……贪污犯的女儿……”她颤声说道。

    “不会永远是的!现在乔氏和方家都落难了,警方也会追查你父亲当年被绑架的事情,这样一来,你母亲就会得到同情,法院一定会轻判的!”

    她讶然,他居然连这个都想到了?

    “对,我想了很多、很久,我想了所有的方方面面,所以,你今天没有可能说服我放弃!”他坚定不移地宣告。

    眼眶再次湿润,泪光闪闪,他的影子变成模糊。

    “关守恒,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非要让我这么矛盾?”

    “因为我不能再一次地失去你!所以我策划了一切,确保万无一失,还有我不但计划了我们的现在,还设想了我们的将来!”

    “将来?”这个词对她而言已经好陌生,这十年间,她一直是过一天算一天,她不敢去计划将来,也没有能力去计划将来。

    他感觉到她的心痛,胸臆之间也跟着泛起酸楚,涩然说道,“对,将来。我们现在是27岁,等博览会结束,等案子了结,我想办法安排你出国留学,巴黎三大一直是你的梦想,对吗?你去那里完成你的梦想!我想你这么聪明,底子又这么好,一定可以很快就完成学业,最多三年,我相信你的能力!三年之后,我们就都30岁了,同传这一行,压力太大,大部分人都做不到40岁,我们尽力而为,什么时候感觉吃力了,感觉累了,然后就不做了,到时候我们一起退休,然后去环球旅行!还有……”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如果你觉得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太孤单了,那我们可以去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以后我们就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我教他德语,你教他法语……如果你觉得还是不够的话,那就领养两个好了,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四口之家,一定会很热闹、很幸福的……”

    孩子?

    薄荷忽然又是一阵心惊,忽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以前她没有想过要让安安跟他相认的事情,可是现在……现在她动摇了,不确定了。

    他似乎把一切都计划好了,现在的,将来的,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想好了,可是……他想不到,其实他早已经有自己的孩子了。

    天啊,她到底该怎么办?为什么他一下子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把她彻底弄糊涂了!

    关守恒伤感地抱着怀里的女人,她是这样的柔弱纤细,她小小的肩膀,却肩负了那么多的沉重,让他又心疼又遗憾,如果他能早点知道真相,早点帮到她就好了。

    不过现在也不晚,从今以后,他一定会倾尽所有去照顾她的,把她这些年来吃过的苦,全都弥补回来。

    他当年没有做到的事情,以后他都会一一兑现。

    “薄荷……对不起……”他低头,轻吻着她的发丝,一下下,都满含着温柔的怜惜。

    她一阵阵颤抖,感觉到不安,连忙推拒着他,“关守恒,不要……你别这样……”

    “为什么?”他不理解,为什么到了现在,她还在犹豫?

    “关守恒,不行,真的不行……你让我好好想想,我需要冷静一下,我……我先走了!”她仓惶地站起身来,打算离开。

    “别走!”他拉住她。

    “……”她的眸底浮现出泪光,只因他的眼睛里布满了浓郁的感情。

    那让她心悸,心酸,心动。

    “薄荷,你是不是在介意自己不能再生的事?”他沉哑的声音里流露出丝丝痛苦,却坚持说道,“那不是你的错,都是因为当年你怀孕的时候我没照顾好你,那时候我只顾着出去打工赚钱,却忽略你的感受,甚至于你得了产前忧郁症我都没发觉,还跟你冷战,跟你吵架……如果当时我能多理解你,多照顾你,或许那个孩子不会那么脆弱……”

    “关守恒,不是的……不是那样的……我……”她支吾着,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如果她现在告诉他,他们的孩子一直都在,他会怎么样?

    她可以说吗?真的可以说吗?

    不,太突然了,她还没有想好。

    还有,她得先跟安安商量一下,问问安安的意思,不然他贸然去见儿子的话,安安一定会吓坏的!

    还有安安的病,她该怎么对他说?

    天啊,她感觉好乱,再给她一点时间……

    “薄荷,我对付乔氏和方家,不光是为了你,也为了你的父母,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做,可是经历多了,我不得不承认,他们当年反对你和我在一起,也不是没有道理。他们说得没错,你跟着我,的确不会幸福,有多少次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都是缺席……”他忏悔地说道,眸光一闪,重新写满了坚定,“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弥补你,好吗?”

    “我……”她欲言又止,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果这是十年前,不用他说,她都会义无反顾牵住他的手跟他走,可是现在她已经不是17岁的小女生了,而是27岁的成熟女人,更是一个孩子的妈妈。

    她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经验告诉她,爱情不是彼此喜欢就可以的,他们之前爱的很短,可分离却很长,他们真的可以重新牵手吗?过去的阴霾,和未来的困难,他们真的都能够克服吗?

    相爱容易相守难!

    她已经痛过一次,不能再有第二次,他也一样。

    如果他们复合失败,对他们来说,都会是二次伤害,而且还有安安!

    爱情对于他们来说,早就不是两个人那么简单了,还有孩子,还有身份,还有她的母亲。

    如果幸运的话,母亲未来可以轻判,那将来出狱后,她肯定是要把母亲接到家里一起住的,到时候他会是什么感觉?母亲又会是什么感觉?

    太多太多现实的问题了……

    她和他都已经不是青春年少的年纪了,想问题做事情都没有任性冲动的权利了。

    原本她想他会慢慢地把她给忘了,等博览会结束了,或许他会再次出国,或许会高升,总而言之,他们以后不会再有任何交集,过几年后,他说不定会认识别的女孩子,再恋爱,再婚,再有孩子。

    可是她没有想到,他竟一下子搞出这么大动静,而且全都是为了她!

    他的痴心让她感动,却有些无法承受。

    爱情哪有那么简单啊?婚姻哪有那么容易啊?

    如果再伤一次,他们还能受得住那种痛苦吗?

    “薄荷,我们重新开始好吗?我知道,你可能会觉得太突然,所以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但只是考虑而已,我不允许你拒绝!”他霸道而又温柔地说道。

    她的眼泪不受控制地奔流出来,哽咽得几乎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关守恒……你为什么……”

    “因为我这里装不下别人。”他握起她的手,放在他左胸的位置,黑眸炽热而深情地望着她,“它所有的快乐、痛苦、悲伤、高兴、难受……都只因为一个人,都是因为你。而且不怕你笑话,其实我这个人很没用,就算是到了现在,我还是很自卑,我不太会跟人相处,我只有在你面前才会感觉舒服,感觉自在。而且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不会有今天的成绩,我赚那么多钱,还不是想给你花?你要是拒绝我的话,我会觉得一切都没意义了。”

    他的话再度触碰到她的心,理智与情感在她的心里互相拔河,剧烈撕扯。

    “关守恒……我……”她的话因为哭泣而中止。

    她的泪一滴滴融化他的心,他情不自禁地低头,吻上她。

    ***

    今天加更,晚上还有一大章!求金牌和红包哦!(*^__^*)嘻嘻……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yby.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天价前妻》不错,请把《天价前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天价前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天价前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yby.org/3/3197/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天价前妻版权归作者初夏有风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