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66 惊人的举动

  
    林飘飘洗了个澡,在衣柜里找了件能穿的衣服下楼,她心想着,这会儿她要弄点什么吃的呢?

    “林小姐,你起来了。”突然,一个温和的女声从楼下的大厅方向传来,林飘飘冷不丁的吓了一大跳,顺着声源望去,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恭敬的站在楼梯下微笑望着她,林飘飘小声的问道,“你是?”

    “我是冷先生请得保姆,冷先生吩咐了,今后小姐的一日三餐都由我来侍候。”

    林飘飘听着这样恭敬的话,极不自然的拧着一双眉,忙道,“阿姨,别这么客气,叫我飘飘就好了。”

    “小姐可以叫我花嫂,我已经给你准备了早点,下来吃吧!”

    林飘飘笑着点点头,跟着下了大厅,在白天里,林飘飘才能得以窥视这个别墅的全貌,真得只能用豪华两个字来形容,四处可见的奢侈品,样样都是价值不菲,那些叫得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别致优雅,点缀着着整栋别墅,别具格调。

    花嫂端了两盘点心过来,林飘飘以为这就是她的早餐了,却见花嫂却来来回回的走了几趟,牛奶,面点,还是虾粥,竟然有五六种。

    “我也不知道林小姐爱吃什么,所以每样都准备了一些。”花嫂笑道。

    “花嫂,下次别这样了,我早上随便吃点什么就行了,这么多,很浪费的。”林飘飘受宠若惊的说道。

    花嫂眼底露出愕然,但她内心却是高兴的,没想到碰上这样一位善良的小姐,她来的时候,还担心这次的主人不好侍候呢!

    “冷先生特别交待过来了,不怕铺张浪费,林小姐想吃什么尽管说就是。”花嫂保持微笑道。

    林飘飘心下的甜蜜感流过心尖,他真得这么说的?他真得对她这么好?

    林飘飘吃不了这么多,让花嫂一起帮忙吃掉,花嫂却拒绝了,林飘飘不想让她为难,只得尽量吃,秉着不能浪费的原则,她要统统干掉。

    花嫂去了买菜,林飘飘趁机逛了一下别墅,此时正是夏日的尾季,天气还很闷热,她想今晚问问冷睿阳,她可不可以用他的泳池,好久没有游泳了。

    回到大厅里,坐在那金色的沙发上,舒服得让她在上面滚了滚,然后,抓过一个金色的抱枕,她小女孩心性上来,开始使劲地折磨抱枕,揉捏成各种形状。

    一下午就这样渡过了。

    在下午的时候,她接到了电话,冷睿阳吩咐晚上把他的晚餐也准备好,他会回来一起吃。

    花嫂的手艺很棒,一个小时不到就弄好了菜,在冷睿阳回来的前十几分钟她就离开了,林飘飘呆坐在沙发上,一双目光望向大门,心想着,他该回来了吧!

    瞧着自已现在这模样儿,活脱脱一个盼着老公回家的小媳妇,这让她不自觉的红了脸,一张小脸不敢见人似的埋进了抱枕里,满头的黑发滑落,露出了嫩白的脖子,脖子上系着一条白金项链,映衬得她的身子纤细柔美。

    林飘飘只顾着自已的小性子,完全没注意到门外无声无息地靠近的男人,看她这样子,冷睿阳哑然失笑。

    在沙发边上坐了下来,修长的指温柔的掀起她的发,林飘飘吓了一跳,抬头,撞进漆黑的深眸,她愕了几秒,极其地灿烂笑了。

    他靠了过去,低下头,狠狠地咬上了那带笑的小嘴。

    她带笑,柔顺地承受着。他心念一动,抬头,深深地看着她。

    “吻我!”他如此命令。

    她面色微红,但还是顶着羞涩,凑过唇,轻轻地吻了吻他的嘴角,然后,移开唇,害羞地看他。

    男人摇头:“不够!”

    林飘飘大羞,再度凑过去,含住他的唇瓣,轻轻地碰了碰。动人的黑眸,半垂着,含羞带怯地偷觑他。她本来就是很具有诱惑力的,这个样子,谁能忍得住?!冷睿阳本来就不想忍。

    林飘飘大惊,忙道,“该吃晚饭了。”

    “在吃饭之前,你要负责喂饱我。”男人不知羞耻的说,只能说,这个男人,那种大刺刺、一点都不觉得好意思的想什么说什么,完全地颠覆了她以往的认知。

    林飘飘很快就被困在沙发一角,男人的靠近让小角的空气都变得稀薄了起来,她呼吸急促,小脸涨红,白嫩里面显现出了樱桃一般的嫩红,整张脸仿佛就成了那上等的血玉,美地让人失神。

    冷睿阳感觉快要爆发了,在办公室里,就时常走神想着家里还有这样一个精灵,他想着要如何把她占为已有才算撤底。

    林飘飘一双狭长的眸子,不知不觉的沾着透明的水汽,是那种没有一丝污垢的纯美,望着他,仿佛她的眼里,也就只能容下一个他!

    冷睿阳凑下头吻了吻她薄若蝉翼的眼睑,林飘飘吓得闭上了眼睛,再睁开,宛如黑色的蝴蝶绽放,让人倾倒。

    林飘飘身上有一种美,极为撩人的美!

    她的美,从来不是那种富有攻击性、张扬的美,而是那种无声深处、一点一滴缓慢但却持续不断流入人心的美!

    已经到了这份上,金色的沙发上,免不了有一场运动要开始。

    一个小时后,林飘飘端着菜进入了厨房,因为菜冷了,她必须热一下才能吃,厨房里,林飘飘系着围裙,拿着铲子炒菜的动作很熟练,门外,一个坦露着小麦色胸膛的男人环臂看着她,脑海里顿时闪过两个字,“贤惠。”

    再次将菜摆上桌子,已经是十几分钟后了,味道依然很美味可口,冷睿阳开了一瓶红酒,递了一杯给她,林飘飘从不沾酒的,她品偿着味道时,拿粉色的小舌先在玻璃杯上沾了一下,对面的冷睿阳看着这一幕,呼吸顿时有些失控,而对面的女孩像是品偿到了酒的美味,她享受的半眯着眼,狭长的眸子诱惑地低垂着,嘴唇张开了一个小小的幅度,红色的液体倒进了口中,她眨着眸细细的品味着。

    某男的心里却早已升起了邪恶的想法,他朝她勾了勾手指道,“过来。”

    林飘飘不解的抬头看着他,以为他有什以事情要吩咐,赶紧起身走到他身边,刚凑近他,就被他的手缠住了脖子,还没反应过来,口腔里被霸道的舌头扫荡了一遍,她嘴里还残留的红酒全被男人给吸走了。

    林飘飘的脸红得没法见人,等他放开她的时候,她捂着嘴,无措的看着他。

    某男反而神态从容之极,嘴角淡淡的带着笑,邪魅不已,果然经过她嘴里的红酒,品偿起来味道更甜了。

    林飘飘赶紧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埋着头便吃饭,本来就没什么话题,倒是熟悉了,也不会显得冷场了。

    吃过饭,林飘飘在厨房里收拾着,冷睿阳本不希望她沾油水,但她坚持要洗碗,他无奈的随她了,他很清楚,这个小女人倔起来可不是一般的倔。

    弄完了大厅,时间已经是十点多了,这会儿林飘飘也睡不着,正不知道要干什么好,冷睿阳带她进入了一间电影室,四十多个平方的电影室,却装备了最顶级的观音效果,平时冷睿阳在家里的视频会议也在这里完成。

    “想要看什么电影自已选。”冷睿阳把键盘给她。

    林飘飘惊喜的看着他,“真得吗?我可以自已选喜欢的?这里有3D效果吗?”

    冷睿阳笑了起来,点点头,林飘飘那叫一个惊喜,她立即搜索了一部科幻美国大片,冷睿阳倒是无所谓,他就是一个陪看的,只是,他没想到,她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的,竟然喜欢看这么刺激的电影。

    坐在舒服的沙发上,林飘飘正襟危坐着,戴着三D眼镜的她,一张小脸在光影中明明灭灭,却看得出来十分兴奋,这部电影她看过了几遍了,却是每看一遍,都觉得精彩万分,略带点科幻恐怖,如果让她一个人在晚上看,她可不敢,但冷睿阳在身边,她就不怕了。

    影片开始,林飘飘一门心思全沉浸在了影片之中,而旁边的冷睿阳慵懒的倚着,眼镜下一张俊脸冷峻迷人,他的健臂一勾,林飘飘整个人被他移到了他的怀中,林飘飘乖巧的伏在他的胸膛上,就在这时,一个十足恐惧的画面突然震出来,吓得她一张小脸忙朝他怀里躲,等画面一过,她又支起下颌,看得认真。

    可知道,此时此景之下,她宛如猫咪一般蜷曲的身体对男人来说,是怎样的一种风情,冷睿阳完全忽视了影片中的内容,一双漆黑如墨的眸落在怀中女人的身上,大掌瞬间搂紧,俯下的唇狂乱的追逐着她惊吓之中逃避的樱桃小口,林飘飘吓得推着他,可是,整个画面一转,竟然是男女主角的激情戏码,瞬间,气氛暖昧迷离,林飘飘想逃也不能…

    冷睿阳的直来直往,不分场合索取让林飘飘即无奈又无力,遇上这样的男人,她只能自认倒楣,但是,青涩如她却每每都拒绝不了他霸道的行为,只能任其为所欲为。

    昏暗的廊灯里照射出床间一片暖意,林飘飘没有睡意,可身边的男人却已经呼吸均匀,陷入了沉睡之中,林飘飘大胆的借着灯光打量着他,英俊的轮廓,极具西方人的深邃迷人,如墨一样浓郁的眉宇下,狭长的眼敛覆盖着卷长挺翘的睫毛,投射出一排阴影,仔细的看去,在他的鼻尖处,有一颗淡淡的褐痣,林飘飘惊喜于这个发现,她的目光落在他的唇上,林飘飘的内心莫名一热,性感得让人忍不住想要亲吻,沉睡的男人,收敛了他的霸气凌厉,一派的安静姿意,任人品赏。

    好帅,林飘飘暗暗赞叹,这样的他显得更加迷人。

    此时,她的头枕在他的臂弯里,这让她不敢乱动,边呼吸都小心翼翼的,发了一会儿怔,困意笼罩,她转了一个身,背对着他曲着身子睡,却不想很快身后的冷睿阳也蜷起了身躯跟着她的姿势,一张俊脸埋在她的发中,健臂依然搂着她不放,如此亲呢暖昧,她聆听着他沉稳的呼吸声,微些的热气穿过发丝呼在她的脖子上,微微发痒。

    林飘飘莫名的感觉胸口一片满足,此时此刻,她不奢求什么,她只想就这样与他同睡一张床,相互温暖。

    由于晚上太过胡思乱想,导致第二天林飘飘睡了一个晚觉,等她穿好衣服下楼准备吃早餐时,冷不丁看见一道休闲的身影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手里拿着报纸,看得专注。

    林飘飘吓了一下,心底却立即开心不已,他今天会呆在家里吗?想到自已竟然睡得这么晚,她又羞赧不已。

    “吃早餐了吗?”林飘飘寻问,空旷的大厅,她的声音悦耳动听。

    冷睿阳抬起头,放下报纸起身,“等你呢!”

    林飘飘顿时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这种淡淡宠溺的口气,听起来十分亲密,她越发得不好意思了。

    花嫂准备好了早餐,两个人来到了向着花园处的餐厅,窗外景色迷人,窗内空气清新,在这样的环境用餐,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林飘飘没有看到花嫂的身影,心想她已经离开了,这么说,家里就他们两个人了。

    林飘飘埋着脑袋咀嚼着面包,好奇的抬头问道,“你今天不去公司吗?”

    “休假。”冷睿阳眯了眯眸回答。

    “做老板真好。”林飘飘接了一句话道。

    “是吗?”冷睿阳嘲讽的挑了挑眉宇。

    林飘飘有些不解的看着他,“难道我说错了吗?当老板很威风呀!”

    “威风只是你表面看到的,领导着这么大的一间公司,一个决策错误,满盘皆输,人人都羡慕我这个位置,却不知高处不胜寒,失去的远比得到的多。”冷睿阳扯了扯嘴角。

    也许冷睿阳在她面前,所展现出来的财力魄力,让他成了神一般的存在,从他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内心有了些许惊愕,她倒是忘了,他也是人呢!是人就有七情六欲,有烦恼,只是他身处的位置一般人无法体会罢了。

    林飘飘一时之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但内心却思索着他话里背后的意思,他失去了什么东西呢?

    “你了解冷唯宸吗?”冷睿阳突然出声寻问。

    林飘飘抬头看着他,认真的想了想,摇摇头,“以前觉得我了解他,现在他对我来说很陌生。”

    以前冷唯宸就是她心目中的神,是她的阳光,是她呼吸的空气,是她的一切,可他的背叛让她清晰的看清楚,原来她曾经那么爱着的一个人,也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那天在公司,她看见了一个浑身散发着领导气势的冷峻男人,野心脖脖,在机场的咖啡厅,他的冷酷让她心寒,他的阴暗面是她所不了解的。

    冷睿阳眯了眯眸,墨眸锁着她,“那你了解我吗?”

    林飘飘微微瞠着眼打量着他,想了一会儿,她还是摇摇头。

    “活得这么单纯也不见得坏事。”冷睿阳笑了起来。

    林飘飘眨了眨眼,怎么听觉得这句话说得是贬意呢?他是在骂她无知吗?她咬了咬唇道,“我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当然无法与你相比。”

    “保持下去,我需要你这种单纯的性格。”冷睿阳开口,语气透着股子珍惜意味。

    “为什么?”林飘飘觉得他今天的话太深奥,她总听不明白。

    冷睿阳只是笑笑,没接话,过了一会儿道,“会打桌球吗?”

    林飘飘摇摇头,“不会。”

    “吃完早餐我教你。”

    这场谈话,有头没尾,林飘飘却觉得她什么都听不懂,好像与他谈话,脑子不够用似的,还是她根本达不到他那个层次?这让她有些懊恼丧气,觉得自已太无知了,与他话题太少,也许像刘欣那样的高材生才能与他愉快交谈吧!

    这顿早餐吃得她很郁闷,也很没自信,同时内心有种惶惶不安的感觉,她觉得没有哪个男人喜欢一无是处的女人吧!

    林飘飘没有去过别墅的二楼,今天,她才算开了眼界,这里又是另外一番世界,各种运动器材,冷睿阳修长的身躯迈向了桌球方向,那是一个斯诺克桌球台,台面上的小球色泽光鲜,干净惕透,林飘飘站在桌球面前,她平时也会看些体育频道的,只是,她从未碰过桌球,她想,自已又要在他面前丢脸了吧!

    哎,怎么越来越没有自信呢?这让她有些着急,也许换个女人在场,她们陪能陪他练一下手吧!

    “来,给你。”冷睿阳选了一个杆子给她,林飘飘拿在手中,发现球杆和她一样高,她暗暗翻了一个白眼,这会儿她又嫌自已矮了,天哪!可能是早上那场谈话太受打击了,她总是不自然的会把自已的短处加倍观注。

    冷睿阳开了一局球,那利落的姿势帅气极了,出杆也十分有力量,击球的那种魄力让人怦然心动,只能说,帅哥与桌球的结合,就是养眼啊!

    林飘飘握着杆子呆头呆脑的看着,直到冷睿阳发了几杆球走到她身边,朝她道,“来,我教你落杆。”

    林飘飘弯着身子照着他的样子将杆子对准一个球,冷睿阳的身躯从身后罩着她,将娇小的她完全容纳在他的胸膛间,大掌覆住她的手,灯光下,他的手骨节分明,修长有力,林飘飘一时之间只注意他的手,竟然连球都对偏了,意识到自已这个时候发着花痴,她懊丧极了。

    林飘飘今天套了一件白色的T恤,在她弯腰时,以冷睿阳的角度,她胸前的春光一揽无疑,而且,今天林飘飘没有穿内衣,瞬间,冷睿阳的眸光深邃幽黑起来,原本贴复的身躯将暖昧的姿势做足。

    林飘飘此时倒是专注起球来了,她在内心祈求着自已能一杆进洞,让她表现出色点吧!

    “击球。”冷睿阳低沉命令。

    林飘飘纤手一抽一击,球击出去了,却没什么效果,冷睿阳健臂搂着她,走到了另一个球面前,林飘飘再次弯下身,站在身后的冷睿阳看着她柔软的腰肢,翘起的小屁股,冷睿阳的心思则开始波动了!

    林飘飘完全不知道自已已经成为了男人口中的鲜肉,还一门心思的想要在球技上表现出彩些,好引起他的注意,就在她弯了一个姿势,身后冷不丁的引来一躯健硕的身躯,长手一伸,将她连人带杆地抱了起来,直接坐在了台球桌上,这架势,用脚趾头想一想,也该知道他想干什么!林飘飘羞得无地自容,她觉得这个男人大概疯了,不怕精尽人亡吗?!就算是体力再好,也不能这样折腾人的呀!

    而且,这种地方?虽然不会有人进来打扰,可是,却是怎么想怎么觉得丢人。

    可是,显然男人不在乎,他只是想要随时随地的让他快乐,任何地方,任何方式,只要他想,他就绝对要。

    七种颜色的小球包围着林飘飘,让她宛如美玉一般铺展着,别样的妖娆迷人。

    情事结束之后,她软在他的身上,轻轻地低喃。他高大的身子犹如一块重铁,沉沉地抵着她,但是她没觉得太沉重,反而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她喜欢这样,仿佛把全身的重量都交给她的样子。

    男人就像是怪力上身了,连着折腾了好几回,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精力。她最终抵挡不住,最后是他抱着出了台球室,昏睡到了傍晚才醒来。

    经历了怎样荒唐的一天一夜,时间也过得特别的快,林飘飘睁开眼,已经是来这里的第三天了。

    冷睿阳没在,显然他上班去了,林飘飘懒在床上不想起来,房间空旷安静的,让她突然害怕了,她曾经以为摆脱了冷唯宸给她制造出来的童话,却不料她却陷入了一个更恐怖的境地,她害怕这样依赖一个男人,她深知那种被抛弃的滋味,她真得不想再品偿一次。

    她睁着眼看着豪华的天花板,陷入了惶恐不安中,她想,她总要做点什么才能让自已从容应对以后的事情,否则,一味的贪欢,一味的沉沦,只会让她更痛苦。

    林飘飘的内心一时之间挣扎得厉害,躺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不要太迷恋冷睿阳,时时刻刻做好离开他的心里准备。

    可这三天来,冷睿阳对她的好,是任何女人也无法做到无动以衷的,每一晚的相依相偎,每一次的灵魂撞击,都让她不可自拔的深陷其中。

    林飘飘烦恼起来,也许有很多的女人会羡慕她此时的生活,可天知道,这真得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思考了半天,没有答案,林飘飘只得下楼吃早餐,花嫂很懂得给她个人时间,所以,安静的别墅也只有她一个人,这让她想到了金丝雀这种鸟。

    午后吃过午餐,林飘飘就在大厅里打算补眠,刚闭起眸,突然院子里传来了十分响亮的车声,而且这种轰隆声不是普通的车,而是跑车才能发出来的声音,林飘飘吓了一跳,她第一个想法就是难道是冷唯宸来了?

    可是,她看见的是一辆奇怪的蓝色跑车,不是冷唯宸的,凌角分明,线条硬朗,像极了电影里面得顶级赛车,林飘飘正疑惑是什么人来了,只见厚重的车门宛如机翼向上打开,紧接着一个年轻男孩走下来,他从尾箱拖出一个大箱子直接朝大门而来。

    林飘飘吓了一跳,这个男孩是谁?是冷睿阳的什么人吗?那男孩竟然有门卡,他按了按自动开启的锁,大厅的门就开了,他从容潇洒的迈进来,显然,他也没料到大厅里的人,看见林飘飘站在沙发面前,他愕然的睁了一下狭长迷人的眸,直接启口寻问,“你是什么人?”

    “我是…”林飘飘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介绍自已,她心里有些发慌。

    男孩反而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哦!你是新来的保姆对不对?”说着,他好奇的打量着林飘飘几眼,喃喃自语道,“小舅的品位提高了嘛!”说完,他将大箱子一扔,朝沙发一趟命令道,“给我倒杯冰水来。”

    林飘飘暗想他说是保姆就保姆吧!反正她也不知道用什么身份面对他,她走到冰箱里给他倒了一杯冰水端给他。

    他接过,喝水的同时,一双目光熠熠发光的盯在林飘飘身上,早上林飘飘为了注重自已的衣着品味,刻意从衣柜里拿了一件条纹紧身裙,随意披着一头黑发,白白嫩嫩的鹅蛋脸,干净清澈的眼瞳,在这样豪华的大厅里,却突显出了她别样的清纯水灵。

    欧晨枫一双眸眯着,看着眼前的女孩,有一股情绪在燥动着,心里有一股压抑不住的邪念涌起,想到什么,他蓦然弯起了嘴角,“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林飘飘。”林飘飘回答,她对冷睿阳的家族不熟悉,所以,一时之间她也想不出这个男孩的身份,更不好唐突寻问。

    “一会儿跟我出去一趟。”欧晨枫开口要求道,对,他的口气就像少爷在命令丫环。

    林飘飘诧了一下,摇摇头道,“我不能出去。”

    “哦!你怕我小舅会骂你是不是?”欧晨枫笑嘻嘻的说。

    林飘飘脑子一炸,小舅?天哪!难道眼前这个男孩是冷睿阳姐姐的儿子?她忙点头,“是啊!我不能随便出去。”

    “放心吧!我让我舅同意就行了。”说完,他朝林飘飘道,“去切点水果给我吃。”

    林飘飘即然被他认为了保姆,而且他又是冷睿阳的外侄儿,她怎么也要照顾周到吧!她从冰箱里拿出水果去了厨房,几分钟出来后,就看见欧晨枫朝她摇着手机道,“我通知我舅了,他说让你跟我出去一趟。”

    “去干什么?”林飘飘疑惑的看着他,冷睿阳真得同意了?

    “这是秘密。”欧晨枫笑眯眯着回答。

    林飘飘将信将疑的看着他,不过,嘴里却不能发问,心想,难道他想让自已陪他逛逛吗?他不是在美国吗?她点点头道,“好吧!”

    欧晨枫拿了一块苹果扔进了嘴里,同时拿起电话拔了起来,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他直接道,“确定是三点开始吗?”

    得到那头的回答,他看了一眼表道,“我们该出发了。”

    林飘飘不好仔细问,她拿起了自已的包跟着他出门,但是,她还是在怀疑,冷睿阳真得答应了他让自已出去?

    看着这驾顶级赛车,林飘飘不得不感叹冷家的财力,她坐进副驾驶座,欧晨枫立即启动了车子,跑车宛如一道流星冲向了山下,副驾驶座上的林飘飘感觉在坐过山车一样,心跳立即加速,她好几次看向旁边的男孩,他倒是不以为然的表情,好像还有再加速的想法。

    “一会儿进市区了,别开得太快。”林飘飘好心的劝说道。

    “我叫欧晨枫。”欧晨枫自我介绍着,同时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根烟点上,林飘飘惊愕的看着他,突然有点后悔上他的车了,这个男孩身上有一股玩世不恭的气质。

    欧晨枫没有在市区里停留,而是直接冲上了一条高速,林飘飘见状开始惊慌了,一上高速他的车速飚得疯狂,林飘飘握着把手一颗心脏都快吓出来了,她急叫道,“我们要去哪儿?”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欧晨枫将音乐开得很大声,震耳欲聋的快节奏音乐隆轰炸机一般,林飘飘的耳朵不堪其扰。

    好几次险象环生的车技让她尖叫不止,欧晨枫则是哈哈大笑,好像就是要吓倒她才开心似的。

    “我们要去哪儿?”林飘飘大吼出声,她真得快要吓死了。

    车子开了将近半个小时,以欧晨枫的车速很快一下子就出了两百公里,林飘飘觉得已经远离了T市,这让她心越慌,就在她快要崩溃时,跑车突然驶上了一条盘山公路,往上冲的弯曲路况引得林飘飘又是一阵惊声尖叫,天哪!她想她迟早要吓死的。

    这时,她听到了身后又有车子上来,同样也是跑车,速度也很快,欧晨枫朝后视镜看了一眼,勾起嘴角笑了起来,好像是认识的。

    林飘飘看着他这抹表情,再结合现在的状况,她轰然脑子空白起来,崩出两个字来,赛车。

    天哪!不要告诉她,她现在正坐在赛车手的车上吧!林飘飘直接就朝欧晨枫寻问,“你是不是和别人在赛车?”

    欧晨枫完全不惊讶,反而赞了一句,“你倒是满聪明的嘛!”

    “停车停车…我要下车…”林飘飘撤底的慌了,她大叫着下车。

    欧晨枫不悦的皱着眉道,“不要吵好不好!很快就到了。”

    “我不要坐你的车,让我下车。”林飘飘几乎哭出声了,哽咽不止。

    “喂,能坐上我的车是你的荣幸,你知道有多少女孩想要坐我的车吗?”欧晨枫没好气的瞪她一眼。

    林飘飘却不管不顾的继续大叫,“放我下去,让我下去…”说完,她想到什么,立即掏出了手机拔通了冷睿阳的电话。

    那头响了几秒接通了,低沉的嗓音正是冷睿阳的声音,“喂。”

    “救我…救我…”林飘飘已经语无伦次了,她绝望的求助着。

    “飘飘,怎么了?”那头冷睿阳的声音紧张寻问过来。

    “我在欧晨枫的车上,他正要去和别人赛车…我们正在一条盘山公路上,我好怕,快来救我…睿阳…”林飘飘在最后一句,无助的唤出了他的名字。

    “臭小子。”那头只闻一句低沉而恼火的声音,紧接着他再度出声,“让他接电话。”

    “你舅的电话。”林飘飘将手机递向欧晨枫。

    欧晨枫没好气的抓起她的电话,摇落车窗,直接一扔,他耸耸肩膀,挖着耳朵道,“这下安静了。”

    “你…”林飘飘气得瞪着他,越发的绝望起来,天哪!这根本就是一个恶魔啊!这下怎么办?难道自已真得要陪他赛完车?天知道万一他的技术不行,或是发生什么意外,林飘飘的脑海里全是血腥的车祸场面…这让她脸色惨白无色。

    冷氏集团的办公室里,冷睿阳在听到电话里传来了一阵落地震响,一张俊脸便阴沉难看不已,紧接着他直接拔通了一串电话,“给我查一查附近盘山公路的赛车场地。”

    很快那头给出了一个答案,“冷总,T市附近只有一条盘山公路可以赛车,在离市区一百公里外的效区。”

    冷睿阳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接近三点了,这会儿就算开车过去也至少要两个小时,当下他再次拔通了一串电话,只是这串电话的那端是T市某军事地区。

    在效区外的一座军事基地上,此时,接近十辆的直升飞机徐徐升空。

    五分钟后,冷氏集团大厦的顶楼,一架直升飞机快速起飞,直奔效区的某山区处。

    在盘山公路的一处坪地上,十辆顶级赛车正一个个到场,皆是时下年轻的男子,他们的车上坐着超级美女,衣着不凡,但他们都有一个共性,就是富家子弟该有的狂妄与不可一世,个个嚣张拔扈,派头十足。

    欧晨枫的跑车停在其中,只是他没有下车,把车门锁得紧紧的,副驾驶座上的林飘飘气得使劲捶门,大喊大叫,“让我下去,让我下去…”

    欧晨枫偏不理会,反而惹得他恼了,大声低咒几声,“你给我安静点行不行。”

    “要死你去死,别拉着我,我还想活呢!”林飘飘气得恶狠狠的骂道。

    “谁要你去死了。”欧晨枫哭笑不得的看着她,他只是想要体验赛车的激情,有美女相伴,才能体验速度狂野的滋味。

    “让我下去…”林飘飘真得怒了,怒得想杀了他都有。

    旁边有几个富家子弟过来与欧晨枫聊天,当看见林飘飘粉面怒容,纷纷哈哈大笑,觉得十分好玩。

    “三点了哦!准备了,这次我可是下注了两百万。”其中一个男孩随口道。

    欧晨枫自信的挑着眉道,“这一千万奖金我拿定了。”

    “你觉得很好玩是不是?就怕你有命拿没命享受。”林飘飘恶劣的咒骂道,她什么面子都不要,只想下车。

    “闭嘴啦!你这乌鸦嘴。”欧晨枫扭头扫了她一眼,开始检查他车上的仪表。

    林飘飘见他真得要赛车了,神经立即崩起来了,她大哭起来,“我要下去,混蛋,放我下去…”

    “相信我的技术好不好!”欧晨枫见她哭了,忙凑过来安慰道。

    “不相信,我不相信你…我要下车…”林飘飘怒叫道。

    “我要是得了一千万,都给你行不?你能不能安静点?”

    “我才不要你的臭钱。”

    “钱你都不要?”

    “谁稀罕…”

    欧晨枫没有让她下车的意思,反而轰着油门,打算着开始的冲击,前面站着十几个男男女女,个个激情昂扬,准备目睹着这场激动人心的赛车,眼看着为首的人就要拉开那个杆子了,倏地,只闻空中传来了一阵阵轰隆声,紧接着,从山腰处,密集的一片直升机黑压压的飞过来,占据了半片天空,异常壮观。

    “哇,酷啊!”欧晨枫哇了一声。

    所有人不明状况的都看着这突然而来的直升机,直到有两架直接停在他们面前,有个大声的话筒从其中一辆传来,“请停止你们的违法行为,否则,我们将给予严厉的惩戒。”

    “SHIT。”欧晨枫低咒一声,这时,另一辆直升飞机停在空地上,机门一开,强风之中,一道挺拔高大的身影从上面急迈下来,一张俊脸冷若冰霜,尤如黑面魔神,散发着慑人气势。

    在场的男女们,特别是女人们纷纷瞪大眼,看着走来的英俊气势男人,她们的心跳立即加速,心想着,如此大的阵容,他为何而来?

    欧晨枫这下撤底的死心了,他瞠目结舌地他按开了车门的锁,林飘飘泪如雨下的面容,迷糊的眼神看见走来的男人,瞬间满腹的伤心委屈如泉涌出,她拔腿下车,像个得到救赎的小孩一般冲向了走来的男人怀抱。

    而男人崩紧的面容在搂住她的那一瞬,才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感觉到怀中女人的恐惧不安,冷睿阳唯有更加用力的圈紧她,在电话里,她的声音破碎脆弱,好似随时就要失去她了一般,此刻,他有一种重获至宝的后怕感。

    林飘飘一张脸煞白煞白的,身子连站都站不稳,颤抖着,压抑着哽咽低泣,半个身子都钻进了冷睿阳的怀里…

    “别怕,我在这里。”冷睿阳低声安慰,再抬眸,却是一个长辈的严厉,看着跑车面前垂着脑袋的男孩,冷睿阳怒哼一声,“给我回去。”

    欧晨枫这辈子天不怕地不怕,连父母也管不了他,可偏偏他就怕极了这个小舅,他垂头丧气的耸耸肩,坐进了他的车。

    而在场的人也都明白今晚的赛车要取消了,可是,他们中间却没有人敢向那个男人发出挑衅,冰冷的黑眸,燃烧着黑色的火焰,谁也不敢与之碰触。

    能够调动军区的军事力量,可见此人的实力与权力,而在场的人谁不知道欧晨枫有个权势滔天,富可敌国的舅舅?

    冷睿阳护着林飘飘上了直升机,但其它的直升机却并没有离开,而是在一个个驱散这群试图玩命的年轻人,那口气异常的严厉,很快,这场赛车就不欢而散了,也让一干人都失望不已。

    欧晨枫一路心情郁闷低迷,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舅舅会因为一个女佣做出这样的举动,简直出呼意料,回去之后这下有得挨了。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爱得供养》不错,请把《首席爱得供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爱得供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爱得供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3/370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爱得供养版权归作者痕儿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