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76 夜下危机

  
    越野车里,却是另一番天地,林飘飘揣揣不安的抓紧着安全带,不敢偷看身边男人的表情,她在心底却早就后悔死了,早知道就不该答应李姿过来了,谁知道还是能碰见他?

    更可恶的是,冷睿阳此时不说话,闷得让她喘不过气来,他要说点什么,气氛还会好点,骂她也行,可他偏就把气氛搞到最僵点。

    倏地,好端端的车停下了,林飘飘惊愕的抬眼看他,冷睿阳一张俊脸直接靠近她,捏起她的下巴,让她直视自己,低沉的声音缓缓吐出,却让人感觉到一阵压迫感,“胆子大了,敢跟踪我。”

    “我我我我…”林飘飘咽了咽口水,看着男子近在眼前的俊颜,那邪恶的神色,她说话都结巴了。

    还不等她把话说完,男人的脸在她的眼前放大,倾刻间,温热而湿润的嘴唇,便将她未来出的话堵了回去,略带烟草味的男人的气息,将她整个人侵占了。

    他刚才不是吻过别的女人吗?林飘飘条件反射般大力挣扎起来,奈何,根本无法挣脱,男人却越发的加深了这个吻,带着狂放的,霸道的意味,似乎想将她吞进肚子里。

    终于快要在林飘飘快要断气时,冷睿阳才将她放开,冷冷地一推,她的头撞到了车门的玻璃,疼得她低叫出声,恶狠狠的瞪向他。

    “说,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冷睿阳沉着脸,冷酷的逼问。

    林飘飘早知道他会有这样一问,她也打定主意不出卖林思曼,否则他一生气迁怒到她就惨了,而且她也算好心给她报个料,否则,她岂不是完全不知道这个男人在背着她的时候,和其它的男人酒池肉林?

    “我…我跟着你来的。”林飘飘说慌道。

    “真的?”冷睿阳将信将疑的看着她,她好端端的做这些没有预兆的事情,他会相信她才有鬼。

    “嗯。”林飘飘猛点头,一双大眼骨碌碌的直转。

    “为什么?”冷睿阳眯眸,这个女人说慌的时候,怎么不会把她猛眨眼这点习惯改掉?

    “怎么?今天被我抓个正着,你恼羞成怒了是吧!”林飘飘大着胆子转头问向他,试图用这件事情给自已长长底气。

    “被你看到了又怎么样?你以为我会在意吗?”冷睿阳冷笑出声,戏倪的看着她,该死的,敢骗她,就该受点惩罚。

    林飘飘一张小脸瞬间变白,觉得血液都快凝固了,心,痛的都快要不能动了。眼神也雾蒙蒙起来,她抿紧小嘴望向窗外的风景,努力的吸了一口气说道,“好,今天是我不对,我不该跟着你,不该打扰你和别的女人亲热…是我的错,行了吧!”

    冷睿阳感觉到她的情绪不对了,他伸手扳过她的小脑袋,想看看她的表情,林飘飘突然发疯一般挥开他的手,情绪激烈道,“回去找她啊!为什么要碰我?”

    冷睿阳原本只想气她一气,哪料到这个小女人经不起这样的玩笑,他眉宇一拧,不免严厉起来,“干什么?敢对我吼了?”

    林飘飘的情绪来得汹涌猛烈,她的小脸已经是泪如雨下,她猛地推开车门,拉起小包便跳下车,不顾不管的往前面跑去,身后车上,冷睿阳愕然的看着她的身影,才意识到这个玩笑开大了。

    他启动车子往前面开,以为林飘飘只是闹着脾气走一会儿,哪知道她突然穿过了绿化带,走向了那一片黑漆漆的小巷子,冷睿阳忙推门下车追过去。

    这个时间段还不算安静,所以,当林飘飘的身影如猫一般跑进了巷子,冷睿阳赶到时只见眼前错综复杂的几条小道,哪里还有林飘飘的身影?

    林飘飘泪水弥漫着眼睛,这会儿她只想埋着头逃离这个男人,可恶的混蛋,一路直骂着往前面钻,一时之间走向了一条昏暗无光的小道,这条通往远处黑暗无光的路段,路灯已经坏了数根,只有零星几丝光芒射在地上,林飘飘也没多查看,娇小的身影走在其中,几乎被淹没。

    冷睿阳看见眼前的路,只得慌乱的选了一条跟上,但深邃的眸底已经不知不觉的积蓄着怒火,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难道不知道一个人走在这里很危险吗?

    林飘飘蜷着身子快步走在黑暗中,突然眼前没了光线,她才觉悟抬头,这时,她已经不知道自已身在何处了,四周好像是一片还没有建起来的框架结构的楼盘,黑漆漆的,像个蹬在地上的巨兽,林飘飘的怨恼顿时丢在一边,她的头皮又麻又炸起来,她感觉这四周充满了不可预知的危险,这让她想要奔跑,脚下加快,林飘飘在这几栋灯光冷淡的楼盘里行走,只要四周稍微有些声响,都能把她的魂吓飞一半。

    “喵。”一声阴恻恻的猫叫声突然响起。

    “吓。”林飘飘吓得跳了一下,下一秒,她就不顾一切的跑起来,昏暗中她竟然在小区里迷路了,她惊惶失措的四下查看,想要寻找来路,她本就是个路痴加弱智方向感,此时,她只感恐惧从四周袭来。

    好像是走这里,不对,又好像是走那里…

    林飘飘站在一个十字路口想了几秒,一头扎进了另一条街道,刚走进去,迎头就看见几个男人放声的粗笑着,她吓了一跳,转身准备后退,可其中一个瘦小的男人灵活的跑到了她的背后,嘿嘿笑道,“妞儿别跑啊!”

    “你…你们要干什么?”林飘飘抬头瞪向他们,被风吹散的黑发下,一张白玉般的小脸像月下水仙,三个男人的眼睛全看呆了。

    他们没想到会在这样一个小路口撞见那么漂亮的女孩,这三个人本来就是这一带的混混,看见这样一个可口的野味,他们怎么能放过,三人的目光一对视,立即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想法,在这样的寒风夜里,要是能有这样一个女孩给他们玩,那真是快活赛神仙了。

    林飘飘吓坏了,她像只受惊的小猫一般想要从他们身边钻出去,同时怒叫道,“你们让开。”

    “小姑娘,陪我们玩玩吧!”一个猥琐的男人张开双手拦住她。

    林飘飘厌恶的退了几步,很快又落到了另一个男人的怀里,她尖叫一声弹开,三个男人围成了一个三角型将她困在中间,林飘飘惊恐万分的看着他们的嘴脸,无助而绝望,她回头看着身后,冷睿阳没有追上来,她紧张的抱着头蹬下身尖叫出声,“啊…”

    三个男人被这一声尖叫吓了一跳,这四周是小区路段,他们恐怕招人发现,其中一个立即野蛮的拉起林飘飘,双手捂住她的嘴,其它两个人也过来帮忙,一人抱着她的腰,一人抱着她的腿,将她整个人抬起来就走。

    “唔。唔…”林飘飘宛如惊弓之鸟,又踢又揣,可惜,三个男人的蛮力将她一切挣扎都压住,她眼泪淌出眼眶,发出了无助的唔唔声。

    三个男人见她被抓住,而且四周又无人发现,正狂喜的准备回到他们的住处,享受今晚的盛宴,倏然,他们的路被一抹从黑暗中迈出来的身影给挡住了,那个男人,就像突然而降的恶魔,浑身散发着凌厉骇人的气息。

    有些人,生来就是发光点,有些人生来就让人敬畏,有些人不用只言片语,只是一个眼神,甚至连眼神都不用,他只是一个人站在那里,就会让人感觉到无形的压迫,哪怕是街头一方的混世魔王。

    冷睿阳就是这样的人,他就是有这种能力,只是一个眼神都能让对方害怕畏惧。

    “放开她。”冷睿阳双目结冰,口气更是怒沉沉的仿佛凶兽。

    “你…你是谁,别…别挡小爷的路,否则,一定给你好看。”为首的瘦子威胁道。

    林飘飘虽然被这群人打横抱在怀里,看不清他们面对的是什么人,但是,这道声音让她整个人激动得眼泪都出来了,是冷睿阳,他来了。

    “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凌厉的双眸眯紧,那黑沉如深井般的眸底已经动了杀意。

    “没你的事,不要找死。”粗壮的男人怒吼一声,将林飘飘塞给了其中一人,挥起拳头就朝冷睿阳的方向挥去。

    林飘飘被放在地上,只是整个身体被一道手臂蛮横的搂着,她看着挥向冷睿阳的拳头,吓得小脸一白,脱口叫道,“啊…小心。”

    面对挥来的拳头,冷睿阳冷哼一声,这种小混混的架势怎么会是他的对手?这个块头与冷睿阳一般的男人,挥拳的力道可见不一般,然而,就在他以为自已即将得逞时,只见眼前的冷睿阳快速一闪,一道铁拳从他的脸上飞过,他整个人笨重的啷呛出去。

    “还是个练家子。”其中一个男人有些惊慌道。

    抓住林飘飘的男人把她往瘦子身上一推,“抓好她。”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林飘飘哭喊道,心想冷睿阳怎么可能打得过这两个人?

    然而,林飘飘实在不了解冷睿阳了,这个看似优雅的男人,在背后可没有少缎练,加上他能坐上这个位置,得罪的人自然不少,早已经练出一副铜墙铁壁的身躯,他平时又会和保镖练打,这两个小混混,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三个人的对打,胜负根本就不言而喻。

    不过没几下,两个混混就被冷睿阳踩在脚下,到最后,两个人趴在地上只有被挨打的份,冷睿阳想到他们竟然用脏手碰她,自然每一拳,每一脚都不会留情,很快,两个人就求饶了。

    就在林飘飘欣喜这际,倏然脖子上一凉,她惊恐感到了尖锐的薄片在脖子上发出了凉丝丝的气息。

    “放了他们,否则你的女人就得死。”瘦子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了一把小刀,抵在林飘飘的脖子上。

    黑暗中冷睿阳的身躯震了一下,妖诡的眸光一扫,怒吼道,“你要是敢伤了他,我要你碎尸万断。”

    “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在黄泉路上陪我,我死也没关系。”瘦子壮着胆子道,精明的他看准了冷睿阳很在乎这个女人,看着兄弟被打得那么惨,他当然不能见死不救。

    趴在地上的两个人已经鼻青脸肿,看到局势突然被扳了回来,他们双眼充满了报负的狠意,瘦子朝他们使了一个眼色,“兄弟们,把他收拾了,他要是敢回手,我要了这个女人的命。”

    “不要…不要…睿阳,你快走,不要管我。”林飘飘惊叫道,不,不要打他,她怎么样都无所谓,她要他好好的。

    然而,人的恨意一起,怎么也挡不住,这两个粗壮的男人想到刚才被打得吞牙的凄状,怎么不拿出手段来报负冷睿阳?他们其中一个挥拳就朝冷睿阳的脸上揍去。

    冷睿阳果然没有躲,他硬生生的承受着这一拳,另一个见状,也毫不含糊的挥起一脚,狠狠的踢向了冷睿阳的腰际,冷睿阳毕挺的身躯顿时弯了一下。

    “不要…不要…睿阳你快走,你快走不要管我。”林飘飘摇着头,眼里吓出了泪水,激烈的低喊道。

    不一会儿,冷睿阳身上已经挨了不下十脚,但他始终拧着眉不吭一声,但可见他坚毅的嘴角已经有了一丝血际。

    林飘飘撕心的哭喊起来,挣扎着想要从瘦子的身上脱离,“不要…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瘦子看兄弟们揍得冷睿阳毫不还手,心里说不出的痛快,恨不得也能加上一份,出出他心里的怨气,打这样的男人想想就痛快,而这样也让他分了心,林飘飘倏然抓住他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一口,瘦子痛得狼嚎一声,同时,手中的刀片吃痛中乱挥了一下,林飘飘手臂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林飘飘顾不得疼痛,她奋力朝冷睿阳的方向跑去。

    冷睿阳震惊的看着跌跌撞撞跑来的女人,他分明看到了刀子在灯光下闪过的光芒,他不顾痛疼快步走到林飘飘身边,长臂一伸,将她整个人搂入怀里,急切问道,“你有没有受伤?”

    林飘飘摇摇头,“没有,我没有…我好好的…你呢!”虽然,她的左手臂上辣辣的疼,但她不想此时让冷睿阳担忧,因为接下来他还要面对三个人,冷睿阳不放心的在她身上扫了一遍,光线太暗他没有看到林飘飘隐藏在背后的手臂,瞬那,他眼底冷光一显,就像一只蛰伏已久的猛虎,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战斗力,顿时,三个小混混吓得后退,刚才他们见识过了冷睿阳的功夫,就算此时以一敌三也是没有问题,这三个小瘪三自然是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们不敢再打,拉起同伴一瘸一拐的匆忙跑进了一条小道不见了。

    “你有没有事?哪里受伤了吗?”林飘飘双眼被泪水覆盖,红着眼低喃。

    “没事。”冷睿阳拍了拍西装上的灰尘,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虽然受了挨打,可他的确没受什么伤,他的身体已经练成铜墙铁壁,这几个人的拳脚还伤不了他。

    林飘飘此时后悔得心直抽搐,都怪她,都怪她乱跑才会让他被别人打成这样,都是她的错…

    见她泪流满面,冷睿阳心下虽有气,却无法再对她发怒,他手臂一搂,将她搂进怀里,但当手掌摸到了湿粘粘的液体,他脑子一炸,几乎一秒扳过了她的身子,看见她左臂上流血的伤口,他低咒一声,“该死的你不是说没事吗?”

    林飘飘用手捂着伤口,这才感觉到剧痛难忍,可是,刚才她真得完全没想过这伤口,她咬着唇强忍着疼痛道,“没事,只是划破了一点皮。”

    冷睿阳脱下西装披在她的身上,弯腰横抱起她,朝车子方向急步迈去,冷睿阳的方向感很好,十几分钟就到了车里,车子快速朝最近的医院驶去。

    不到几分钟就有一家小医院,冷睿阳直接抱着她进去,林飘飘一个劲的说能走,可是冷睿阳不答应,抱着她进了医院,找到了护士将林飘飘放下,这才交费让护士给她包扎。

    伤口有点深,林飘飘惊吓过度,加上失血脸色没有一丝血气,头上的灯晃得她的眼睛有些刺眼,她看见冷睿阳穿着白色的衬衫,焦急的一手插着腰在一旁走来走去,目光时不时的看着被两名护士围着包扎的林飘飘。

    “先生,你的伤口要不要涂点消炎药?”一名护士好心的上前寻问,发现冷睿阳的额际和嘴角都磨破了点皮。

    冷睿阳摆摆手,示意不用,林飘飘听到,忙抬头劝道,“涂点吧!”

    护士小姐是十分乐意帮这个帅哥上药的,可是冷睿阳不说话,浑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势,护士小姐识趣的离开了。

    替林飘飘包扎好,护士交待了几句,无非是一个星期内不要浸水之类的,林飘飘记下了,冷睿阳的西装还披在她的身上,很宽大,到了她的膝盖处,把她整个人包围的暖融融的。

    上了车,林飘飘的手臂摆动间让她咝了几声,从小到大也没受过这么严重的伤,今天,却为了救他,不顾一切的咬了那个混混,她真该庆幸,如果那混混急眼的话,或许直接挥在她的脖子上也不一定。

    这一点,冷睿阳也后怕不已,这个女人不经大脑做事的方式,他很想发一通火,可是,眼前她也受了惊,挨了痛,他只得压抑着一肚子的闷气开着车,想着赶紧回去让她休息要紧。

    一开始在车上的话题谁也没提了,林飘飘不想提,是因为冷睿阳的那句话,被你看到又怎么样?我会在意吗?多残忍的一句话,他提醒着她的身份,那一会儿,林飘飘觉得满腹怨恨,委屈,悲痛欲绝的情绪一股脑儿吞噬了她,现在,手臂上的伤口一阵一阵的占据她的意识,倒没那么痛苦了。

    “今天的事情,我只解释一遍,我和那女孩没有任何关系。”冷睿阳突然启口,声音沉冷。

    却不知不说还好,明明她就撞见了他们在接吻,难道是她眼睛在说慌吗?林飘飘咬着唇,淡扬着眉头道,“你不需要解释,我不在乎。”

    冷睿阳一股恼火瞬间涌上,他眯眼,冷厉地打量着她,似乎要看透她,也似乎要辨明她这话的真伪,林飘飘知道他在看,她强迫自己镇定地迎上他打量的视线,骄傲地抿着唇,仰着头迎视他。

    冷睿阳懊恼的移开视线,猛地踩快了油门,已经到了江边的路段,整条大道几乎没什么车辆,车子冲得很快,不一会儿,便到了别墅的门口中,大门打开,车子轰隆冲上去,激烈的一个刹车,林飘飘的手臂被惯力一抛,她疼得又倒抽了一口气,暗骂一声混蛋。

    林飘飘下车,浑身湿粘粘的让她难受,她想赶紧洗个澡睡觉,走到二楼找到了睡衣,她进了浴室,看着淋浴的蓬头,她又犯难了,医生说不能碰水的,那她要怎么洗?难道要放到桶里洗吗?她望向旁边从未用过的浴缸,难道要坐进这里去洗?

    林飘飘发着怔,突然浴室的门被拉开了,冷睿阳迈进来,他看着林飘飘驻在这里,弯下腰便去扭开了浴缸的放水笼头,林飘飘不领情似的别着小脸,就算欣赏浴室里画壁上的画也比这个男人顺眼。

    冷睿阳心下好笑,她这是要拗气到什么时候?他试着水温,嘴角往上翘了一分,问道,“怎么,看到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就这么伤心?!”

    林飘飘身子一僵,心刺刺地疼,脸上,却一脸淡漠的样子,她才不想表现伤心呢!

    冷睿阳也不看她,自顾自的玩着浴缸里的水,继续道,“你伤心,是因为你心里有我,见不得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没有的事!”林飘飘哑声反驳。

    他不恼,只是深深地看着她,不急不缓地陈述道:“你要真的无动于衷,为什么我说了那句话,那么气愤的下车离开?还哭得那么伤心?”

    林飘飘哑口无言,这个男人非要把她的内心剖析得那么清楚吗?是,她在意,那又怎么样?她非要这样伤她到底吗?

    透彻的眼泪,猝不及防的打湿了她的一张小脸,冷睿阳站起身,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哭鼻子的模样儿,两汪黑漆的眸子沾着泪水,一闪一闪的,一张娇艳的红唇沾了些许泪花,仿佛刚出水的樱桃,他看着,不由眯了眯眼,喉咙间有些干渴。这个男人有些劣根性,其实极其喜爱在床上把她弄哭的。那个时候的她,就像一只可怜的小猫儿,又像刚出水的水果,清甜地散发着香,让他恨不得一口吞了她。

    他好气又好笑又有些心疼地看着她,暗想这个小女人是多么的嘴硬。果然,和她硬碰硬就是错误的,要逼得她说出心里话,还真是不易。

    “你到底在哭什么呢?!”

    他低头亲了她一下。

    林飘飘立即在他亲的那地方,用手狠狠的擦了一下,冷睿阳目光一沉,有些恼火的,薄唇顿时胡乱的在她的小脸上肆虐了一番,林飘飘挣扎着小身子在他身上扭的厉害,像一条蛇一般,她虽在挣扎,却不知道对男人来说,这举动完全就是在勾起他的欲火。

    “别乱动了!”

    他的嗓音暗了两分。

    她怎能听?!哭喊不止。“放开我!”

    他伸手,狠狠地捏了一把她肉肉的小屁股,带着情欲的音调哑声威胁道:“你再敢乱动,我就马上要了你!”

    果然,这个威胁比较有效,林飘飘不可置信地停止了挣扎,瞪着他,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他,她都这样了,他怎么还能想着那事?

    冷睿阳看着眼前气鼓鼓的小媳妇样的女孩,他降低了声音,低哼出声,“你自己问问自己,我对你够不够好,够不够纵容宠爱,那么多女人主动往我身上贴,我要是想要,我还留着你干什么?今天我们开诚布公地谈了一次,你告诉我,我哪里做得不够好,你对我真得有那么失望吗?”

    林飘飘默默的听了,咬着唇,眼泪止住了,只有时不时隐忍地抽泣着,她没想到他会这么心平气和的和她谈论,她望着他弯下腰的身子,这个男人居于高位,多少人奉承着他,拍着他的马屁,看他的脸色行事;多少女人爱慕他,拼死拼活地就想接近他,可他为了自已,一次次地自降身份,一次次地将骄傲压下,在F市的时候,她硬是拿夏宇来气他,吼他,中伤他,等她父亲出事了,她去求他,他却满口就答应了帮她,这个男人,她还能说什么?今晚是她小题大做了,可是,她看着他和别的女人接吻,她真得很愤怒,很难受。

    冷睿阳见她不说话,但明显表情柔了下来,他低下头吻了吻她的额际,咬着她的耳朵,轻哼,“飘飘,乖乖地留在我身边,我会对你好的。你乖乖的,什么都不要想,我答应你不碰别的女人,一个都不碰,就要你,就碰你……”将她密密实实地圈在了他的怀中。细密的吻,落了她一脸。

    他这一声声暗哑的低喃。宛如魔咒,钻入林飘飘的心底。她睁着被泪打湿的眼,迷蒙地看着他,被他深邃的黑眸盯着,仿若——醉了一般。

    这一刻,她也不任性了,聆听自已内心的心声,她想要这个男人!

    很想,很想!

    她猛地张开双手,抱紧了他,将头埋在他的胸膛,闷闷地低泣,“对不起!”

    他有些无奈地叹息,“我要的,不是你的对不起!只要你相信我。”

    她轻轻地“嗯”了一声。小小声的样子,低眉顺眼的,仿佛小媳妇一般。

    “水满了,洗澡吧!”冷睿阳推了推她,走过去把水关掉,冷睿阳似乎并不打算出去,走到她身边替她解扣子,林飘飘窘着一张脸,“我自已来洗。”

    “你一只手怎么洗?”他笑她。

    林飘飘有一种羞得无地自容的感觉,她乖巧的由着他,当冷睿阳看见她的小粉裤上已经很干净时,他的俊脸一悦,林飘飘在他扶着坐进了浴缸,冷睿阳开始拿出沐浴乳给她擦身子,很快,她的身上起了白色的大泡沫,林飘飘一张粉嫩的小脸配上白色纯净的泡泡,冷睿阳没来由的感觉到下腹瞬间涨了一圈,刚才就被她挑起的欲源,此时,裤子太紧,咯得他有些疼了!

    “把手放到浴缸旁,躺下,我给你洗头。”冷睿阳命令着。

    林飘飘乖巧的躺好,冷睿阳的手劲虽大,却很温柔,拿着洗发水的头发涂沫着,宛如丝绸一般质地柔感的发丝被他缕着,在她的头发处按摩搓洗,林飘飘没像一个顾客一般享受,反而因他这样的对待,胀了一怀的内疚感,她一想到因为自已他今晚被揍得那么惨,心里就难受地紧。本来没想到给他带来麻烦的,可是似乎她很能给他惹来麻烦。

    她乖乖地就着泡沫,擦自己的身子。至于脑袋瓜,则完全交给那个男人了。

    洗了头,冷睿阳直接拿来吹风机给她吹干,几十分钟后,还用毛巾像理发店的服务员一样,打算她包起来,免得弄湿,可包了几次没包住,落了满肩都是,林飘飘这下乐了,噗嗤一声笑开来,眉眼微微地弯了起来,笑得像初初绽放的娇花一般。她伸出细白的小手,掩嘴,吃吃地笑,那一副想遮住却遮不住的风情,无邪却也妖媚。

    冷睿阳有些气恼,瞅着这个小女人乐得细白的小肩一起一伏的,他微微有些尴尬。最后干脆命令她起身,也不包起她的发了,直接拿条浴巾包裹着她的身子抱回了床上。

    林飘飘一只受伤的手臂丝毫没有沾到水,嘴角的笑意依然没停,冷睿阳猛地掐了一把她挺翘的屁股,故作不快地训斥道,“还笑,今晚不饶你。”

    她“啊”了一声,全身光溜溜的,白嫩的肌肤,被热水泡过,添上了粉嫩嫩的光彩。急忙躲了躲,耳朵悄然地粉了起来,她抬了抬受伤的手臂,“我都这样了,你还欺负我。”

    “那都是因为谁乱跑的?”冷睿阳憋了一口恶气,憋了一整晚了,他忍不住伸手,狠狠地掐了一把她嫩汪汪的屁股。

    今晚注定是没她好果子吃的,冷睿阳哼哼的想。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爱得供养》不错,请把《首席爱得供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爱得供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爱得供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3/370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爱得供养版权归作者痕儿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