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91 夏威夷的浪漫

  
    昨晚的风景很不错,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环视着整座度夜幕下的都市,散发着一种神秘妖娆的气质,只是某女站在窗前的时候,根本没时间看风景,完完全全的羞成了一朵花,这个男人喜欢的方式越来越让不敢苟同了。

    所以,昨晚忙碌到很晚的两个人,今天一早还处在睡梦中,吵醒冷睿阳的是一通电话,电话是阿雅打进来的。

    “冷总,今天的报纸出来了你和林小姐的报道。”

    冷睿阳的目光顿时清醒过来,昨晚上他竟然忽略了有记者在场,一时之间竟没有提醒,竟然还是让他和林飘飘上了报纸。

    “出来多久了?”

    “两个小时了,是报道昨晚的慈善晚会,你和林小姐成为焦点,有一张较大的照片特别。”

    冷睿阳想了想,目光里有一种坚决的光芒,他轻轻叹了一声,“随他吧!”

    “好的。”那头阿雅应声挂了电话。

    他知道,家里迟早会发现这件事情,只是迟与早的事情,他始终要面对,逃避从来都不是他的后路。

    睡梦中的林飘飘却没有醒,她下意识的朝他的胸膛靠了靠,一张甜美的小脸晶莹剔透,在明亮的光线下仿佛生着光,冷睿阳微微弯下腰,在她的额际印下一吻,为了她,他愿意承受一切,哪怕是让父母失望一回。

    林飘飘睡了十点起床,这让她有些懊恼,她醒来时,发现冷睿阳正在大厅里讲电话,她没有惊扰他,而是竖着耳朵在听,他像是通过电话在处理公司里的事情,只听见他简短而有力的落声,然后是等待对方漫长的解释,林飘飘的内心暖暖的,这个男人让她很有安全感,好似呆在他身边,她拥有了失去整个世界的勇气。

    冷睿阳结束电话,他的耳朵很灵,林飘飘不过是坐起了身,就被他听到了声响,他走进来,看着她迷迷糊糊的惺忪样子,笑着摸了一下,“小懒猪,还不快起来。”

    林飘飘伸了一伸懒腰,抱住他的腰,在他的胸膛上噌了噌,“睿阳,我爱你。”

    冷睿阳拍了拍她,“我也爱你。”

    “我们不要分开好不好。”

    “谁说我们会分开的?”

    “如果你哪天不要我了,提早要告诉我,让我做好心里准备。”

    “傻女孩,没有这一天。”

    “可是你说的,你不许骗我。”林飘飘抬起头,短发柔顺的垂在脑后,唯有这张脸蛋美得青春无敌。

    冷睿阳弯下身,作势要去亲吻她,她忙慌得松开了他,“我不要亲,我还没有洗脸刷牙呢!”说完就跑下床去洗手间了。

    洗完脸刷完牙,林飘飘出来与冷睿阳去楼下用早餐,吃过早餐冷睿阳把她送到了店里,而他则回了冷家,路上打了一个电话通知。

    冷家大厅里,冷老爷子夫妇听说他回来了,一脸严厉的坐在大厅里等他,两老平时都是慈眉善目的人,可今早的报纸,却让他们的心头都蒙上了担忧,冷老爷子还好,因为他一直都知道冷睿阳与林飘飘的事情,就是冷老夫人,她有一种被儿子欺骗的感觉,那真得很闷堵的。

    这个儿子还是和她最贴心的呢!却把她这个老太太蒙在鼓里这么久了,她怎么能不怨怼?

    “爸,妈。”冷睿阳迈了进来,微笑着喊着父母。

    “报纸不说,你还打算瞒我们到什么时候。”冷老太太气呼呼的瞪向他,一头银色白发的她,梳着发髻,头上插着一柄百万的宝蓝色珠插,华贵非常。

    冷老爷子也是用刀子般的目光盯着儿子,他气得还不止这些呢!

    冷睿阳表情乖舛的看着父母,目光里透着自责与愧疚,“爸,妈,对不起,我不该隐瞒你们。”

    “那你现在回来是要跟我们谈判了?”冷老太太有些生气道。

    “飘飘上次与唯宸出入酒店的事情,实则是不实的报道,那天是因为唯宸在酒店遇见了飘飘,飘飘身体不适,唯宸才会抱她出来,遭到记者偷拍,他们之间是清白的。”冷睿阳平静的解释道。

    “我不管她是不是清白的,我们也相信她是好女孩,可问题是她和唯宸这报道全国都看见了,后面还导致了唯宸与妻子离婚,这道消息虽然被我们压制了,你堵得了他们的眼,可堵不住他们的心,林飘飘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个破坏家庭,乱伦姐夫的丑名名声,你怎么还跟她在一起?”冷老夫人气急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你非要这个女人不可吗?”冷老爷子的口气严厉的寻问。

    冷睿阳目光笃定的抬头对视,“她是我喜欢的女人,我如果连我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根本不算一个男人,她即然跟了我,我就要好好对她。”

    “混帐,你根本不知道这个女孩驶你迷失了本性,丧失了应有的冷静理智,你扪心自问,为了这个女孩,你都做了些什么乱作为,因为她,你忘了你的身份,忘了你现在所处的位置,冷氏集团八个股东还虎视眈眈的窃取着这个位置,他们要是知道你利用职权为非作歹,他们迟早要寻空子把你换下来。”冷老爷子憋足了一口气,异常严厉的训诫出声。

    旁边的冷老夫人见此情景,也跟着劝说出声道,“你要觉得对她有愧疚,用其它方式补偿也可以啊!非要留在身边吗?”

    冷睿阳看着父亲的目光,内心了然,他一直知道众多的保镖之中,有父亲的眼线,看来一切都瞒不过父亲,父亲虽然放任他管理冷氏集团,却还是无法真正放心,冷氏集团是他必生的心血,当年以最大股东入股,他容不得这间公司出一丝的差错。

    “爸,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冷睿阳沉声道歉。

    “混小子,你一直都是我最为骄傲自豪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人,你真得气死我了。”冷老爷子手中的拐杖剁地,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冷睿阳的内心极为不忍,让父亲失望到这种地步,可是,他知道只要他让步,就可以缓解目前这道坎,可以让父母放心,可他不能,他必须要迈过这道巨浪。

    “爸,如果你放心我继续做这个家的家主,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如果你觉得我没了资格,我也不会有任何怨言。”冷睿阳沉重出声。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这是想退位的意思?”冷老爷子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睿阳,你说什么胡话,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冷老夫人气急败坏的看着儿子。

    “也许该是让唯宸大展拳脚的时候,我会说服各位股冬,请求让位以他。”冷睿阳把内心里做好的退路说出来。

    冷老爷子对他投于严重失望的神情,他没想到他连后路都已经想好了,这意味着他早就已经打算好了走上这条路,把他的心血放到了这个女孩的后面,果然是被爱情冲昏了头,愚蠢之极。

    “你…你别以为我真得不敢退了你的位置。”冷老爷子激怒道。

    “爸,你对唯宸期望很高,他会和我一样努力为公司付出一切,我相信他是合适的人选。”冷睿阳目光清明,口气中的平静像是已经精心细想过了。

    “好,你自愿退位,那我就成全你,还你自由。”冷老爷子目光悲愤的看着他,口气沉痛道。

    “谢谢爸爸。”冷睿阳不敢去面对父亲那双眼睛,他让父亲失望了,他让他的家人失望了,但是,这是他的选择,他不后悔。

    大厅里压抑的气氛让他喘不过气来,在父母双双失望的目光中,他的喉咙有些埂涩,从小到大,他一直是父母眼中优秀的孩子,听话,懂事,努力,没有让他们操心过,他们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也许正是因为没有任何叛逆的他,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才会让满满的期望变成无限的失望。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爸,妈,你们好好保重身体,公司的事情我会按排好,我会让唯宸尽快上手公司的一切事务。”冷睿阳艰涩的开口,他的每一句话都是在给他爱的父母施压,在伤害着他们,所以,简单的几句话,他却说得很费力。

    “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我不会干涉你,你有选择的权利。”冷老爷子冷淡的说出这句话,不在看他。

    冷睿阳点点头,这是他从小到大离开家里,步伐最沉重的一次,他站在门口,看着一对年迈的父母,他的内心揪痛不已,无论伤害哪一方,他的心都不能好受。

    冷睿阳到底是离开了,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没有再回头,冷老爷子看着他消失的背影,目光却并没有刚才的严厉,反而平静了许多,旁边的冷老夫人也像是突然想通了一点,叹了一口气道,“让他喘口气吧!你别逼得他太紧了。”

    冷老爷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敢以做出这个决定,也是需要勇气和胆量的,只是,我以为我了解他,我到底不了解他,名利没有让他迷失,倒是感情让他迷失了。”

    冷睿阳回到市里,直接回到了公司,不动声色的处理完最后一次工作,然后,拔通了冷唯宸的电话,两对叔侄,自从林飘飘出现之后,他们的关系更加恶劣,一度的冷淡,在电话那端,接到了冷睿阳电话的冷唯宸口气也不好,“小叔,有事?”

    “唯宸,我想跟你谈谈。”

    “我们之间似乎没什么好谈的吧!”

    “我把你一直想要的东西让给你。”

    冷唯宸在那头一时听糊涂了,“说清楚。”

    “电话说不清楚,赶紧从美国回来找我,在你回来之前,你最好想清楚让谁来接手你这间公司。”冷睿阳说完,挂了电话,扔下了那头渐渐被震撼的冷唯宸。

    冷睿阳起身走向了窗前,俯视着高处的一切,挺拔的身姿依然散发着睥睨着这个世界的凛然气势,即使他离开了这个位置,他依然有着王者的气度。

    冷唯宸显然是被震惊了,在美国的他迫切的赶上了飞机,他满脑子都在思索着冷睿阳的话,最终,他确定了他的想法,他越发的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小叔会舍得把这个家主的位置让给他。

    傍晚,冷睿阳出现在林飘飘的店外,来接她回家,林飘飘一如既往的笑靥满面迎着他,坐上车,林飘飘看着他略显疲惫的脸色,心疼的问道,“怎么?工作压力很大吗?”

    冷睿阳弯唇笑了一下,掀眉问道,“我有个长假,你想去哪玩?”

    “多长的假?”林飘飘惊喜的问。

    “大概很长吧!”冷睿阳眯着眸说道。

    林飘飘单纯的没有领悟到他的话中意思,她反而欣喜的在算计着如何利用这个假期,她眨着眼睛道,“我还没有出过国,我想去马尔代夫睡水床,我想去巴黎岛赏风景,我想去日本看樱花,太多了,一时之间无法选择。”

    “不急,慢慢想,今后我们一个一个地方去慢慢玩。”冷睿阳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发,像个长辈一样宠着她。

    林飘飘眨着清澈的大眼,欣喜道,“真的吗?那太好了。”

    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冷睿阳发现这句话真对,纵然他现在满心的疲惫,可是,看见她的笑容就很开心了,这样轻松无压力的感觉很好,只陪着心爱的女人看遍这个世界,在每个世界的角落留下他们的足迹,这似乎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回到家里,林飘飘还是觉得他累,便自觉的把他拉到了床上,让他躺下而她给他按摩,冷睿阳顺丛着她,林飘飘按得很用心,一边按一边说话,宛如黄莺一样的动人嗓音给冷睿阳清冷的心增添一份热闹。

    第二天一早,林飘飘醒来时,床上已经没有冷睿阳的身份了,她真得很心疼他每天要这么早去公司,这样的压力常人是无法承受的,她真得希望能陪他出去散散心,惹得他开心。

    这是她唯一能做的吧!给他的世界带来欢声笑语,让他不在孤独寂寞。

    冷氏集团,大清早,冷唯宸的身影就出现了,自从上次他气昂昂的从这间办公室出去,到现在再次迈进来,时间已经隔了大半年了,再次相见,两叔侄都一时间不适应了对方。

    “你在电话里说得不是真的吧!”冷唯宸省去了称呼,直接寻问。

    冷睿阳似乎也不在那么严厉的跟他讲话了,他微微一笑,有着长辈的沉稳泰然,“如你所愿,从现在起,你就是这首巨船的撑舵人,我希望你能做一个合格的船长。”

    冷唯宸内心的悬着一颗石头终于砸了下来,却在他的心湖里砸出了巨浪,他一张俊脸在变幻着,有惊喜,有震惊,也有莫名而来的巨大压力,但更多的是一种自信与雄心。

    冷睿阳很欣赏这个侄儿,就算他对他没什么好态度,他还是对他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在小辈中,他也最看重他。

    “叔,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是爷爷的决定吗?”冷唯宸缓了一口气,把称呼加上去了。

    “没什么,只是我累了,想换一种生活过过。”冷睿阳说着,优雅的抿了一口咖啡。

    冷唯宸想要从他平静的表情里看出他的不甘,不舍,他不相信小叔会心甘情愿的交出这把椅子,可是,他却感觉到他的平静,解脱,轻松。

    冷唯宸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吸引了那么有野心的小叔放弃公司,而选择一个平常人的生活呢?终于,他想到了,他俊脸有些变色,“你是不是和飘飘在一起?”

    冷睿阳目光一沉,有些严厉的瞪向他,“这个女人今后是你的长辈,别开口闭口就唤她的名字。”

    “你…”冷唯宸怒气冲冲的回瞪着他,“你是为了她,才放弃公司的?”

    冷睿阳不置可否的看着他,“不错。”

    “原来你不是心甘情愿的,你不过是被爷爷逼出来的,在公司和飘飘之间,你做了选择,你选择了她。”冷唯宸哼了一声,有些不悦。

    “你管这么多干什么?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至高无上的地位,我让你如愿以偿,你该感谢我。”冷睿阳微笑道。

    冷唯宸一时之间无语以对,可是,想到他和林飘飘在一起,他的内心还是很不是滋味,但他真得很惊讶,小叔爱她爱得那么深,深到愿意放弃自已的权位,就连曾经的自已都给予不了这样巨大的付出,看来,自已的确不够资格爱她,而小叔在爱情面前,比他更勇敢,这一点,他不得不欣赏他。

    “什么时候招开股东大会?”

    “今天下午,做好准备吧!”冷睿阳起身,拍了拍他。

    冷唯宸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里面寒芒逼现,这个位置,他自信十足,他就像一头刚刚夺得王位的老虎,准备在他的地盘上大展拳脚,他要把他的地图扩展得更大,更远。

    股东大会召开得很胜利,在八位股东中,其中冷家就占了七成股份,所以,公司总裁的位置自然是落在冷家的子孙身上,冷唯宸的上位,没有人敢反对,加上冷睿阳这头蛰伏在一旁的猛虎盯视着,也让股东们不敢多言,这些年,他们从公司里得到的利润,比他们预期得多了几倍,换作他们任何一个人上位,都只会给公司带来负值,而冷家的人,才有真正的资格坐上这个位置。

    交接得很胜利,只是这突然的异主,让公司突然掀起了轩然大波,公司,全国,乃至世界都受到了震荡,只是冷睿阳的退位,让冷氏集团的股票跌滑了不少,这也充分证明,冷睿阳在冷氏集团的重要性,不过,对于新上位的这头猛虎,也有不少人看好。

    这个消息也不知道是谁发出来了,顿时,在中午的时分就已经传播开来了,林飘飘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是她的一位微信朋友更新的心情,那上面的爆炸新闻却把她震惊了。

    天哪!一瞬间,她的脑袋空白了,好像凝固了,什么想法都消失了。

    什么,冷睿阳退位了?他被冷老爷子解除了冷氏集团总裁的身份?冷唯宸坐上家主位置?

    这原本在冷家是一件很平静的交接任务,可是,外界的众多口舌却渲染得十分有看点,什么冷睿阳犯了错,什么豪门内斗,什么叔侄争权,五花八门的消息覆盖了整个消息版面,所有媒体争向报道。

    林飘飘的脑子在回神的一秒,她抓起了包,跑出了店里,拦了一辆的士朝冷氏集团狂奔而去。

    路上,她整个人还处于极度的震惊之中,她突然好恨,好恨自已,昨晚她看见他的疲倦,却以为他是工作累的,他说他休长假,她以为他真得有长假,还那么兴奋的说些要去玩的话,昨晚上他出奇的只是安静的抱着她睡,她还在他的身上挑逗着,试图让他高兴…

    天哪!林飘飘真想扇自已十个巴掌,怎么她这么傻?这么笨?这么蠢?他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却傻傻得做不了什么?反而还一味的去烦他?

    冷氏集团大厅里,林飘飘径直坐上了电梯直上总办室,穿着有些根的鞋子,她却在空中走廊里跑得飞快,跑得气喘,百米的路,她像个发狂的人,在门口差点摔了一跤,她却全然不管,她连敲门都忘了,她大力的推开门,然后,看见了办公室里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可是,她的眼里只有站着的那个人,她的目光模糊的只能映出那道熟悉的身影,然后,她泪如雨下的冲向了他,冲进了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他,大声的哭…

    冷睿阳也惊愕了,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当看见她奔来的时候,他本能的张开手臂接住了她,听着她的哭声,他好气又好笑,好像她受了什么巨大的委屈似的。

    坐在总裁位置上的男人也惊愕了,他呆了,傻了,他的心疼得揪紧,他眼睁睁的看着她奔向了小叔,而她似乎连正眼都未看一眼旁边的他,她的眼里就只有他了吗?

    冷唯宸的俊脸阴沉着,心疼着,他觉得他就像一个笑话的存在,他终于拥有了权利,财富,身份,可他还是无法得到她,反而,正是因为她,他才拥有了这个位置。

    这个女人,竟有如此大的力量,小叔为了她,放弃了一切,而他间接的因为她,得到了一切。

    “好了,别哭了,告诉我,受什么委屈了?”冷睿阳好笑的低哄着。

    林飘飘却哭得不能自已,她在路上说好见到他,要安慰他的,要自责内疚的,可是,她怎么能只顾着哭呢!可是,她真得停不下来,想到这个男人为了她放弃了一切,她怎么能平静下来?

    冷唯宸看着这一幕,他悄然的起身,迈着沉痛的步子离开了办公室,留给了这两个独处的空间。

    林飘飘吸了吸鼻子,努力的深呼吸几口才让自已开口说话,“你…你真得太傻了,为了我你值吗?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害得你…”

    “傻瓜,你怎么知道这一定就害了我呢?”冷睿阳好笑的看着她,那两泓还挂着水眸的眼眸很漂亮,像是浸过了水的黑宝石,透着媚态。

    林飘飘不解的看着他,眼神里的自责依然很浓郁,“因为我害你丢了公司总裁的位置啊!”

    “这个位置很好吗?要不我让你坐上来试试?”

    “讨厌,我跟你说正经的。”林飘飘气恼的捶了他两拳,冷睿阳却把她的手握住了,放在怀里,正经的看着她道,“放弃这个位置是我早就打算好的,不单单是因为你的原因。”

    “真的?”林飘飘惊讶的看着他,将信将疑。

    “这是我自已的决定,不要相信外界的传闻,没有人逼迫我,我也不受任何威胁,我父亲虽然有些失望,但是,我相信他会理解我的。”冷睿阳平静道。

    林飘飘的泪水又开始关不住了,就算冷睿阳跟她解释了这么多,她还是无法原谅自已,她一度认为是自已才会让他失去这么多,是她的错。

    “真傻。”冷睿阳将她搂入怀中,低低的骂着。

    林飘飘哭了好一会儿,才又平静了下来,然后,她睁了睁眼睛,看着位置上已经空无一人的座椅,她恍惚的问道,“刚才冷唯宸是不是坐在这里?”

    冷睿阳听到这话,突然开心不已,哈哈笑起来,“你没看到他?”

    “我刚才心里只顾着你了,没有看到他。”林飘飘老实的交待,内心竟惊讶自已会这样。

    冷睿阳的心情越发的开心了,看来这个女人的眼中只有他了嘛!果然为了她做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那阿雅姐他们怎么样?”

    “他们今后都跟着唯宸了,他们是我培养出来的,都很优秀,会给唯宸很大的帮助的。”

    “你要不要打我,骂我,发发火,让你出出气,别憋着,会内伤的,我绝对不还击,你随便打我骂我都行,求你了。”林飘飘睁着眼要求道。

    冷睿阳愕了一下,再次被她逗得开怀大笑,这个女人可真有趣啊!

    林飘飘被他笑得俏脸通红,剁了剁脚气恼道,“我是认真的。”

    冷睿阳却快被她逗得笑抽了,这个小女人什么脑袋啊!他气得敲了她的脑袋一下,嘴角邪恶的扬起,在她的耳边落下话道,“我不打你,不骂你,你真要让我好过些,好,今晚你主动。”

    林飘飘连耳根子都红透了,这个邪恶的男人,她无语了。

    冷睿阳带着林飘飘出来时,看见冷唯宸站在走廊上抽着闷烟,地上已经有两三根烟头了,他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回头,看着走来的一对男女,他的嘴角抽了抽,极不自然的不知道是笑还是气。

    林飘飘也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只是用眼角瞟了瞟他,冷唯宸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好一会儿,他突然伸出了手,朝林飘飘道,“祝贺你,终于如愿坐实了我小婶的位置。”

    林飘飘惊愕的抬起头,看着他,被他这个称呼给弄愣了。

    “我侄儿跟你打招呼呢!”冷睿阳提醒她。

    冷唯宸的脸色顿时变了变,朝冷睿阳狠剜了一下,然后,甩手朝办公室方向走去了。

    这对叔侄,是长辈和小辈,也是亦敌亦友,相互看不顺眼,却又相互佩服彼此,很复杂的感情。

    林飘飘这会儿才羞赧得无地自容,冷唯宸叫她小婶,怎么听着这么刺耳,好别扭。

    “下次他叫的时候,别低着头,记住,你是他的长辈了,要有长辈的样子。”冷睿阳不忘提醒他,嘴角的笑意却掩不住了。

    林飘飘内心却是甜滋滋的,他的话是不是意味着他会娶她?他认定了她?

    冷睿阳送林飘飘到了楼下,他原本想要亲自送她回去的,可交接还在进行,他走不开,让阿雅送她回去了。

    路上,阿雅的神情也有些忧伤,她没想到突然会变了老板,她一时没有适应过来。

    “阿雅姐,你之前知道这件事情吗?”林飘飘好奇的问。

    阿雅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在股东大会上我才知道的,说实在,我从未想过冷总会突然下这个决定。”

    阿雅说着转头看向了她,笑了起来,“你不知道吧!还记得有一次你生病的时候,冷总在你身边照顾你了一天吗?那一天公司几乎损失了二十多个亿,因为冷总陪着你,错过了与对方总裁的会面,惹怒了对方,最后,冷总亲自跑过去向人家道歉,才挽回了这个损失。”

    林飘飘惊呆的听着这个消息,回想起那一次,她生病的时候,冷睿阳在办公室里接电话的情景,她推门进去的时候,他的脸色明明很不好,却对她温柔如顾,她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他却淡淡的说小事,原来是这样…

    林飘飘内心的感动如潮水一样淹没了她,这个男人,为了她,竟然屈尊降贵的去向别人道歉?解释?林飘飘的内心除了心疼别无其它。

    “也许你不知道吧!冷总很多时候,为了和你在一起,都是牺牲自已的午休时间,在办公室处理工作,有时候,连午饭都顾不上吃,还叫我给他带盒饭到办公室里。”阿雅继续说着她的所见所闻,那个让她打心底也心疼着的男人。

    林飘飘的眼眶湿了,红了,她没骨气的流起了泪来,为什么他为她做了这么多,而她却傻傻得不知道,一点也没有查觉?反而还在烦着他?

    “林小姐,冷总为你付出了很多,只是你不知道罢了,我虽然不知道半年前,你为什么会离开他,但是,我知道,那一段时间,他和他姐姐的关系处理得不是很好,他很烦燥,平常不抽烟的他,每天在办公到也会经常抽烟,他经常在办公室呆到深夜,有时候会喝酒,有时候在发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你离开了他。”

    林飘飘的泪水控制不住的如泪流满面,阿雅有些不忍再继续说下去了,她身为一个旁观者,她看见了太多太多她看不见的一面,她心疼他才会告诉她。

    “我太傻了,我一味的只知道顾着我自已,却自私的没往他的方面想…”林飘飘抽泣着,深深的自责将她吞噬。

    “我知道凭着冷总的关系,他绝对可以找到你,但是,他却没有找,我以为你们之间已经撤底结束了,我也一度以为冷总放下你了,可是,有好几次在开会的时候,他都走神,后来我去收拾他的资料夹的时候,才发现,上面全是你的名字。”

    “这半年来,他经常在美国呆,有时候工作也是通过会议视频解决的,我想他是故意离开这里,不想让自已触景生情吧!冷总也算深情专一的人,在美国有很多女人靠近,也有各种应酬,他却从来没带女人回他的住处,他大概是放不下你。”

    林飘飘的泪水渐渐的小了,她听着阿雅的话,内心的自责转变成了无限的爱意,她要爱这个男人,这一辈子只爱他一个,哪怕到时候他不要她,推开她,她依然会爱着他,爱到死。

    阿雅把她送到了店里,也算是两个人最后的见面了,阿雅说了一声再见就离开了,林飘飘看着阿雅的车子远去,心里感激着她,可她却不能为她做些什么,她希望她能得到幸福。

    林飘飘在店里呆到了很晚,因为冷睿阳打电话告诉她,他可能会很晚回去,林飘飘呆到了九点钟才回了家,她呆坐在沙发上,想起阿雅的话,她的脑海里全是一些回忆,想着那个时候的她,在干什么,是什么心情,而再对照着他,他在做什么,想什么。才发现,他们彼此之前在那些日子,都在心底牵挂着彼此,没有丝毫的放弃。

    在十一点的时候,门响了,冷睿阳开门进来,林飘飘从沙发上冲起来,走到他面前,搂着他,掂起了脚尖直接就吻上了他,激烈的吻,用力的吻,连带着冷睿阳成了错愕的那个人,紧接着,他热烈的回应她,急忙脱着西装,衬衫,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帮助她,完成这次主动。

    他们彼此的纠缠,灵魂的互鸣,在两个人同时爆发的时候,林飘飘流下了动情的泪水,紧紧的拥抱住这个男人,她唯一的男人。

    “交接完了吗?”

    “还没有,还需要几天。”

    “唯宸他能应付得来吗?”林飘飘微微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我相信他可以。”

    “嗯。”林飘飘点点头,静静的依偎着他。

    冷氏集团总裁异主的消息一直沸沸扬扬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里,冷睿阳完成了他的交接,接下来的事物他将用电话处理,而他与林飘飘也已经定了飞往夏威夷的航班。

    林飘飘兴奋的坐在头等舱里,出国第一次享受这样的待遇,怎么能不兴奋呢?飞机上,她还满满的睡了一觉,还真能睡,等醒来时,飞机都快要落地了,出了机场,立即有五星级酒店的车辆来接送,而且让林飘飘惊喜的是,来接送得车竟然是加长版的劳斯来斯,在机场门外,分外招摇。

    林飘飘又哇了一声,然后,凑近了冷睿阳问道,“你还很有钱吗?”

    冷睿阳给了她一个不置可否的笑容,“只管用吧!”

    “我们还是省着点吧!别用光了。”林飘飘嘻嘻笑道。

    冷睿阳环住她的腰道,“不用省,随便花,花完了我再赚嘛!”

    林飘飘的内心甜滋滋的,可是,她会知道,花他的钱,可是有代价的哦!

    两个人一坐上车,在密秘的空间里,冷睿阳的吻就凑了过来,而且是强行将她压在座椅上激吻,她的呼吸顿时乱了分寸,唇瓣儿犹如渴水一般,微微地张开,露出饱满的幅度,惹人采摘。他的另外一只手就伸了过去,将那红唇微微逮住,犹如弹棉花一般地轻轻弹弄着。

    “飘飘,你心里得想着我!”

    他垂着眼,往她的小耳朵里吹着热气。

    她的身子软了,略显得小透明的耳朵尖,蹭蹭蹭地变得粉红了,宛如红玛瑙般。他就轻轻地咬,大掌继续玩着。

    她这气就有些喘不过来了。

    他暗哑地呢喃。“就只想着我,嗯?!”

    他的声音,简直是该死的迷人,她听着,一阵的脸红心跳。虽然答不上来,但是脑子里呆呆的,却是想不起什么正经的东西,她羞得躲着他道,“除了你,我还能想谁啊!”

    这个男人也会多疑吗?

    只要有他在身边,去世界的任何角落,都是最快乐的旅程,不管他会带她去哪里…

    夏威夷堪称是世界上旅游业最发达的地方之一,自然有他得天独厚的优势,夏威夷人传统的热情、友善、诚挚。夏威夷风光明媚,海滩迷人,日月星去变幻出五彩风光:晴空下,美丽的怀基基海滩,阳伞如花;晚霞中,岸边蕉林椰树为情侣们轻吟低唱;月光下,波利尼西亚人在草席上载歌载舞。夏威夷的花之音,海之韵,为游客们奏出一支优美的浪漫曲。

    从车下走下来的那一瞬,林飘飘便被眼前的风土人情迷醉了,在进入海景别墅豪华酒店前,热情的酒店服务员拿着花环,热情的说着“阿罗哈”,林飘飘来之前了解了,这是表示你好,欢迎的意思,而她的脖子上已经戴上了美丽的花环。

    林飘飘开心得像个小孩子一般,挽着冷睿阳的手臂,时而调皮的东顾西盼,时而在他的手臂上可爱的噌噌,真得太开怀了。

    领到他们所在的别墅酒店,林飘飘迫不及待的走到阳台上,看着下面的沙滩,热浪,欢声笑语传遍在四周,她嘴角就控制不住裂开来,转身朝冷睿阳道,“我要去沙摊上玩。”

    “换身衣服去。”冷睿阳拉住她,将她带进了卧室里,拉开衣柜,只见里面至少放了不下五套夏威夷衫,和长裙,林飘飘的眼睛又亮了,她在里面挑选了一下,取出了一套长裙来,色调鲜艳浓郁,配合着夏威夷亮丽热烈的海岛风光,显得舒适应景。

    这套长裙是吊带装,和林飘飘的身材十分相衬,不长不短,正好到脚裸处,配上柜子下面放着的休闲凉鞋,顿时,轻松的旅游气息扑面而来。

    “披上。”冷睿阳拿起一件披肩给她。

    “不要,这样更凉爽。”林飘飘退了几步抗议,虽然有些小露,但是在这样陌生的地方,她才不怕别人看呢!

    冷睿阳目光里有些不快,她难道不知道自已的胸前风光诱人吗?她的皮肤白如凝脂,配上这样的花裙,说不出的明媚招人,清纯可爱。

    林飘飘的目光望向衣柜里男士的那一栏,忙过来挑选,这些色彩鲜艳的花衬衫里,她挑了一件比较雅致的在冷睿阳身上比划着,“你快点穿上这件,这件很配你哦!”

    按理说,冷睿阳不喜欢穿这样鲜艳的衬衫,但是,即然陪她来玩,他怎么能拂了她的兴致?他脱下身上价值不菲的条纹衬衫,换上她递来的花衬衫,同时套上一条男士短裤,顿时,他那威严的气质转变成了休闲的男性风情。

    “哇塞,好帅啊!我快被迷倒了。”林飘飘在旁边夸张的赞道,一副小美女的渴慕表情。

    冷睿阳听得面容大悦,自然开心了,搂起她的腰在她的红唇上印下一吻,她推开他,“我要下去沙摊上玩了。”说完,将短发俏皮的扎起,几缕柔顺的黑发凌乱的搭在耳畔,配上她精致的面容,浑身散发着清纯得宛如少女的气息,让一旁的冷睿阳目光深邃起来。

    林飘飘拉着他出门,在这种地方,穿上这种花衣服丝毫不感到难为情。反而有人乡随俗的轻松感,亲身体会那种轻松愉快、无优无虑的感觉。

    沙滩上,浅水中,很多年轻男女在玩耍,清澈碧蓝的海水里,不时传来爽朗的笑声,林飘飘被深深的吸引着,她拿着白嫩的脚丫子在浅水里玩着,突然一个海浪飘过来,她又吓得往回跑,整个人撞上冷睿阳的怀里,引来她咯咯的笑声。

    冷睿阳看着她,眼底是满满的溺爱之情,十指缠绕的手,指尖一次又一次地抚摸她的小手,让那种无声继续泛滥。

    她的笑声清脆如银铃,粉红色的脸,一直带着淡淡的春情,不一会儿,便吸引了旁边几位年轻男人的注意,这群外国的银发碧眼的男孩子被她深深的吸引了,因为她此刻的纯然很迷人。

    冷睿阳眯眸注意到四周盯视在她身上的眼睛,察觉到这一点的瞬间,他伸手,即刻将她给拉入了怀里,然后大掌压上了她的后脑勺,将她的小脸压在了他的胸膛里,同是胳膊也抬了起来,将她的小脸和胸前的风光给遮住!

    此时,这个小女人就像是致命的罂粟一般,妖糜地绽放开,全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风情,可以让所有不经意地接触了她的雄性生物,宛如中了毒一般地被吸引。

    想到她的风情被别人给窥伺,他又有一点自己的珍藏之物被他人给发现的小恼,那群年轻的外国男孩倏然感到心神一凛,扎在他们身上的视线,实在是有些恐怖了。那个东方男人,目光很慑人哦!

    林飘飘不解的抬头,看到他凑近的俊脸,她的眸子,立刻如水一般的泛起了涟漪。不自觉的,眉眼间就多了一点媚态。额前,也泌出一点点的细汗,唇瓣儿越发显得香甜诱人了。

    “怎么了嘛!”林飘飘弯眉问道。

    “我们回去了。”冷睿阳二话不说拉起她就朝来路走去。

    “嗯,还没玩够呢!”她嘟了一下小嘴,表示抗议。

    “你想玩,我会陪你玩,但不是现在。”冷睿阳说完,强行拉着她离开,也许他该给她找一个安静的海湾给她慢慢玩。

    林飘飘气恼的瞪了他一眼,走了几步,她就控诉地又瞪了他一眼!很小媳妇的样子。

    他也太霸道了吧!

    可一下秒,男人突兀地抱起了她。

    “啊——”

    她低叫了一声,只得环住他的脖子,哈哈乐了起来。

    窗外是太阳明媚,热浪迷人,而房间里,正开始上演着火热激情,林飘飘没想到自已的第一天旅程竟然浪沸在酒店,真是太可惜了。

    第二天,他们去了一个天然小岛,在那里渡过了一个星期,那座岛很安静,仿佛整片沙摊都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在沙摊上晒太阳,在海水里游泳嘻戏,潜入海底看鱼,吃各种各样的水果佳肴,浪过了浪漫的七天,再次回到酒店,林飘飘已经累极了,睡了一天,傍晚吃过晚饭才和他出来沙滩上散步。

    只见天上的月光如水般洒在天地间,在凉风习习的椰林中,正有一群穿着夏威夷的青年,抱着吉它,弹着优扬的情歌,用低沉的歌声,倾诉着心中对女孩的渴望与爱慕,而被围在中间的还有一群热情奔放的女孩,他们身上挂着蕾伊,穿着金以的草裙,配合音乐旋律和节奏,跳着好看的舞蹈。

    林飘飘看得入迷了,她轻轻的将脸贴在身后男人的胸膛上,此时此刻,如诗的气氛,如画的情调,令人陶醉。

    “睿阳,我爱你。”她羞答答的,用只有他听见得的声音低低的说着。

    “嗯,说什么呢!”冷睿阳使坏的装聋。

    “我爱你啦!”林飘飘有些气恼快速道。

    这次,冷睿阳的嘴角扩大了,他大掌搂起她的腰,将娇小的她托起,不顾旁人的目光,深深的拥吻着她,林飘飘鼓起勇气配合着他,不由自主的,主动去迎合男人那热情的唇,全方位的贴紧了。

    远处海风轻吹,旁边歌声弥漫,还有什么比此时更值得接吻的时间呢?

    吻了许久,他满意的放开了她,眼里的笑意点点,而在旁边的人看着这一幕,便知道这是一对深深相爱的情侣。

    两个人一直在这里再呆了三天,因为冷睿阳有事情需要回T市,两个人才尽兴而归,在进入机场的时候,林飘飘看见冷睿阳背着她接了一个电话,回来的时候,神情有些沉重,她不由关心的问道,“怎么了?”

    “我姐回国了。”冷睿阳没有隐瞒她,刚才那个电话正是冷欣打来的。

    “啊?”林飘飘的眼底闪烁着一抹惧色。

    “别害怕,没事的。”冷睿阳安慰道,但是,他眼底的色彩却在说明着,事情不简单,刚才电话中,冷欣告诉他,冷老爷子血压太高,已经进住医院了。

    林飘飘怎么能不担心,她多么少害怕冷欣啊!在这个强势的女人面前,她从来都是弱势的,而且,她对她更是内心有罪,是她伤害了他们姐弟的感情。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爱得供养》不错,请把《首席爱得供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爱得供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爱得供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3/370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爱得供养版权归作者痕儿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