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123 求婚了

  
    林飘飘受得这一巴掌,她并没有告诉冷睿阳,看着冷天佑已经向她靠拢的心,她觉得自已所受的委屈都是值的。

    经过这一次的事故,林飘飘感觉自已和冷天佑亲近了不少,只要他有空的时候,就会陪着囡囡,而囡囡也越来越爱粘他了,就在几天前,囡囡嘴里喊出了一句哥哥,然后,便整天叫,见谁都叫哥哥,最后,她像是认定了冷天佑就是她的哥哥了,她就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叫,有了保姆的帮忙,林飘飘的确不用太累了,可她的神经却是崩得紧紧的,一刻也不敢松懈对女儿的看护。

    囡囡保护得再好,还是在一个凌晨的时候,发高烧了,等保姆起床的时候发现,囡囡的温度已经达到三十几度,这可把林飘飘吓坏了,冷睿阳也急得不行,开着车便带着囡囡去了冷家的私人医院,经医生诊断是扁桃体发炎引起的病毒感染,囡囡需要挂点滴。

    从来都被保护得好好的囡囡,很少打针的,当医生拿着针头,让林飘飘按住了囡囡的腿,在她的小脚上扎针时,囡囡哭得嘶心裂肺的,林飘飘的眼泪也快出来了,一旁冷睿阳俊脸上也是心疼万分。

    好不容易扎好了针,囡囡还是吓得哭个不停,怎么逗都没有用,林飘飘便抱着她一遍一遍的哄,囡囡吓得不敢离开她的怀抱,林飘飘便抱着,冷睿阳想要接手,囡囡不肯,冷睿阳让林飘飘坐下来,囡囡也不肯。

    林飘飘抱着一身滚烫的囡囡,内心的焦急加上囡囡又哭闹不止,她的心都要碎了,冷睿阳让她的身体依偎在他的怀里休息,看着一大一小的两个人都是泪汪汪的,他心都揪疼了。

    囡囡像是害怕极了,不肯离开母亲的怀抱,林飘飘就这样抱着她,站了二十多分钟,冷睿阳一直不离不弃陪伴在身边,直到囡囡的情绪稳定了下来,肯让林飘飘坐着了,他才百般哄着接过了受惊的女儿。

    林飘飘一张小脸因为站得太久而显得有些苍白,可她却丝毫不能放松,囡囡的高烧还没的褪下来,同在这个医院冷唯宸也过来看望囡囡,今晚,他们就在医院住了下来。

    囡囡打了点滴,体温恢复到了三十七度,但是,医生说这样的高烧会反复发作的,所以,在傍晚的时候,囡因的体温又恢复到了三十九度,林飘飘一颗心都起起落落的,看着女儿,眼泪就来了。

    “囡囡不会有事的。”冷睿阳在一旁搂着她安慰道。

    医生也说了,退烧需要一个过程的,而且囡囡的情况不算严重,可是,林飘飘这是心里作用引起的焦燥不安,只要囡囡有点事,她的情绪都会受到影响。

    第二天,冷天佑也来了,囡囡看见他,便有了精神了,冷天佑也很开心自已能让她开心,他嗯哼了一声,然后开始唱起了歌来,只见囡囡听得很兴奋,一双大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眨不眨的看着唱歌的冷天佑,一旁的冷睿阳和林飘飘看着这一幕,目光里都是笑意。

    连续打了三天的点滴,加上吃药,囡囡的体温退了下来,林飘飘也被折腾得累极了,她整夜的睡不着觉,又做着恶梦,她总是过一会儿就会醒来,然后去查看女儿的体温,这样连续三天的失眠,让她一回到家里就累得倒床而睡了。

    冷睿阳看着她睡下便出了门,扶梯而下,看见沙发上坐着的冷天佑,冷天佑见他下来,一张小脸神色闪烁不定着,像是正在酝酿着要说什么话。

    冷睿阳在对面坐下,这三天来,他也很少合眼,此刻,他的眼眸疲倦的泛着血丝,但是他还不能休息,林飘飘睡了,他就必须打起精神来看着囡囡。

    “爹地,你为什么还不娶林姨啊!”天佑突然问道。

    冷睿阳的刚刚合起的目光倏然一睁,眼底的喜色溢出来,“天佑,你同意吗?”

    冷天佑愕了一下,“我为什么不同意?”

    冷睿阳嘴角的笑意温暖的洒下,他坐过去,揉了揉冷天佑的脑袋,“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冷天佑却有些犯傻了,为什么自已问这句话让爹地开心得像个孩子?他当然不知道他们没有结婚完全是顾及他的情绪,现在他主动问出来,冷睿阳怎么能不开心呢?

    林飘飘这一睡便睡到了晚上九点,等她醒来的时候,她第一时间去看囡囡,女儿这会儿又睡着了,体温已经恢复正常了,她吁了一口气,这次真得吓死她了。

    保姆给她暖了点汤,她也吃不下饭,当听说冷睿阳还没有回来,她不由有些担心,打了个电话,他说他在外面,很快就回家了,她才放心。

    在十点的时候,林飘飘看见窗外的车灯,她开心的跑了出去,冷睿阳高挺的身影从车库那里走来,只见他手里捧着一束芳香的玫瑰花,林飘飘的嘴角弯得更大了,有些娇嗔道,“这么晚了,还买什么花啊!花店不是都关门了吗?”

    “为了我太太,花店关门了,我也要敲开买回来。”冷睿阳幽默的说。

    “人家会觉得你是疯子。”林飘飘笑道,内心的甜蜜无法用言语形容。

    “为了你,我甘愿成为疯子。”

    “好了,肉麻死了。”林飘飘娇媚的看着他。

    冷睿阳掀眉,凑了过来括了括她的小鼻子,大掌一伸便搂着她进屋,林飘飘抑着头笑问着他,“睿阳,你不怕把我宠坏了吗?”

    “这就是今后我要做的事情啊!”冷睿阳低沉的笑道。

    “什么?”林飘飘一时没听懂。

    他爱怜的抚摸着她的发,温柔沙哑道,“努力的把你宠得无法无天,但现在还不够,我还要继续努力的宠你。”

    他或许是这世上嘴最甜的人了,而且,是属于真人不露相,露相便真人的那种!

    她呵呵笑,被他这话给弄得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了起来。

    他看着她娇媚的容颜,忍不住低下头,将她的唇含住,摩挲着那醉人的柔嫩,诚挚而暗哑地低吟。

    “还得努力很久很久很久……”

    “我给你一辈子的时间!”她脆声说着,她双眼晶亮亮地看着他,脸上的神情有一种说不出的骄傲。

    那自信的神采,犹如烟花绽放一般的绚烂,迷人地让人心倾。

    他低低轻笑。

    这便是他的女人。

    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更让人觉得幸福地要升天?!还有什么比这样的他更加迷人呢?好想看见他被挑得情动而不得的样子。红唇微张,贝齿落下,她在他的脖子上轻咬了一下。

    “小心惹祸哦!”冷睿阳低笑出声。

    林飘飘嘻嘻笑起来,“我就是要惹祸。”

    说完,她放弃了亲吻他的脖子,以一手支起了自己的身子,亲吻了他薄薄的唇,然后看着他因为这个吻而微微变得有些浑浊的眼,娇娇地笑开,偏偏不干了,她推开他起身,“我要去楼上洗个澡来。”

    身后的男人自然是跟了过来了,林飘飘抿嘴微笑,在大厅里,还顾及着冷天佑和保姆会下来,可一进房门,男人便狂野放肆起来,将她直接就压倒在门板上。

    林飘飘抗议道,“哎呀,我要先洗澡啦!”

    “不行,你必须先满足我。”冷睿阳有些霸道的低喃,该死的,她是故意的吧!把他挑逗得不行了,她就想离开?这世界上哪有这样便宜的事情?

    “骗人,你刚刚还说要宠我让我的,现在就要欺负的。”林飘飘嘟嘴道。

    冷睿阳脸上顿时闪现哭笑不得的表情,这小女人还满聪明的,竟然这么快就设套让自已跳了。“好,现在放过你,十分钟后你就是我的了。”

    林飘飘哑然无语,当她在房间里找衣服的时候,某人直接就躺在床上等着,一双眼睛总是像胶水一样粘在那纤细丰挺的身材上,发出了野兽般可怕的光芒,这让林飘飘发现自已就像被盯上的小绵羊,等着被吃干抹尽的份了。

    洗了个澡出来,便看见斜倚着一道健壮的身影,那专门等待的姿势说明了他现在什么也不干,只干一件事情,林飘飘后悔刚才的所作所为了。

    林飘飘此时大晚上的,她也没事士,但是,她看会儿电影放松一下,拿出了IPAD的,躺在离他最远的地方准备搜好看的,然而却在下一秒,男人脱了衣服,干脆直接就朝她压了过去。最原始最暴力的方法,最适合他了。

    “说了不要的!”她在被窝里扭地像条小虫子!

    他直接问她,含糊道。“都这样了,不要也得要!它是因为你起来的,你总得负责的!”

    “歪理!”她气,这个男人平时表现的道貌岸然的样子,可是对上她,就是愿意用歪理来说她。“它是长在你身上的,当然受你的控制了,我告诉你,你这是意志力薄弱,下去,好好地锻炼你的意志力去!”

    “你怎么不怪你过分迷人呢?!”某男将错推到她的身上。

    林飘飘瞬间面红耳赤,被男人这般赤果果的不知道该说是歪理还说是赞美给弄得心里心花怒放,以前不了解他,现在,他已经在她面前暴露了太多不可思议的性格,真是让她一时难于从他冷酷的形象,直接转成了温柔版。

    事后,她不满地抱怨,小小地推了他一下:“重死了!”

    因为,他整个身子都压在了他的身上!

    但是,她没有用力,只是意思了一下。因为,男人的身子虽然沉重,可是他这样似乎把全身的重量都交给了她,然后毫无防备地贴在她身上的样子,让她莫名地觉得心里一片安宁。又或许,是因为,这样也像是被他给“罩住”了吧!

    男人听了她的抱怨,在她身上很使劲地蹭了蹭,一脸舒爽之后,才微微地撑起了自己,在她的脸上怜爱地亲了一口,权当安抚,然后侧身倒了下来。

    她哼了哼,扭了扭身子,打算侧身把自己给拱成虾米团。因为被子早已经被踢地远远的了,她不习惯这么大刺刺地横陈着,所以本能地想要侧卧,好能掩盖些什么。

    男人作乱的大掌,跟着伸了过来,搂住了她的细腰。她实在是累,也没觉得不对,继续把身子往虾米团靠拢。可谁知,男人捞着她,最后两手都用上了,硬是把她往他身上拽!

    “冷睿阳——”她警告性地叫了他一声。“不准再来了!”

    她都快累死了!难道他就不知道累吗?

    可她还是被这个力气大的吓人的男人给拽上了他的身子。

    “不来了,就是想抱抱你!”他低语,情事过后的声音,暗哑的不可思议,听着特别的迷人。

    她又被蛊惑了,没再挣扎,不过委委屈屈地告诉他。“我冷啦!”

    他长腿一钩,也不知道怎么办到的,那被子就被他给轻易钩了过来。他长臂再一拽,被冷落的被子,很快就高高兴兴地重新贴上了女主人的肌肤。

    不过,也因为如此,她整个身子就落入了男人的怀里,然后,男人那个地方的变化,就变得有些明显。

    她挣扎了一下,伸出小手,稍微用点力,掐了一下他的腰间肉。“说了不要的!”

    “嗯,不要,没事,你别管它!”

    这个时候,他似乎就能控制住他那下面的兄弟了!可之前,又是那个说他“管不了的”?!

    好在,林飘飘真是又困又累,脑袋也就跟着迟钝,没往这个方面想,被这个男人轻易地给哄了过去。

    在他身上趴了一会儿,她都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想着该下来了,否则,把他压坏了可怎么办。

    “唔,我要去喝杯水。”她咕哝着响起,刚才被他弄得口干舌燥的,而且明明才刚起来又想睡了,好像现在每次她会想睡觉都是因为他,以前她都是要看电视,或是看漫画才能睡着着,现在好了,他身体力行的帮她解决了睡眠的困扰。

    看着累得像只小猫的她,冷睿阳弯起了嘴角,拍了拍她的后背,“我去给你倒。”

    林飘飘喝了一杯水,然后就趴在床上闭上眼睛,一只大掌轻柔的抚摸着她,“睡吧!做个好梦。”

    “嗯。”林飘飘梦呓两声,有他的声音入梦真好。

    “明天早点起来,我们还有事情要做呢!”冷睿阳在她的耳畔低喃。

    “嗯。”林飘飘实在没力气去问是什么事情了。

    身后冷睿阳紧贴着她入睡,他喜欢这么感受着她身体的每一分尺寸。这种宛如潜入他身体里的契合,让他心里有些满足。

    “别挨着。”她咕哝着,声音已经很低很低了,带着睡意,闭合的眼,都没动一下。

    “别怕它。”

    她“唔唔”了两声,就在他胸口蹭了蹭,眯眼,放心睡去,因为在他的身边,睡觉都变得那么得快乐,那么得舒心。

    但她忘了,谁说男人是可以依靠和信任的呢?事实证明,男人的话能信才有鬼呢!特别是这样霸道野蛮的男人,更是不可以相信。

    迷迷糊糊地,她就又被吃了!这次侧身求欢,她依然睡意浓厚,这一次,冷睿阳很尽兴。因为有过前一次饱腹,所以这一次的饭后甜点,他吃的是特别的慢条斯理。搂着她,就没让她离过自己的身子。

    可笑的是,她竟然全程闭着眼睛,除了一张脸是潮红的,好像睡着一般,这真是让冷睿阳又心疼,又无奈,真得把她累坏了吧!他也不知道自已哪里来这么旺盛的精力,这是他在其它女人身上得不到的。

    也许这就是归宿感吧!知道她将属于他一辈子那种。

    第二天一早,林飘飘起来喂囡囡了,看着女儿又活蹦乱跳的样子,她的一颗心总算踏实的放回了心窝子里,然后,他看见冷睿阳并没有去公司,他精神的坐在沙发上,然后,他撇头用了一种很平常的口吻问道,“飘飘,你喜欢什么样的婚礼?西式的,还是中式的?”“你喜欢什么样的婚纱?!”他哑声问她,继续留恋地抚摸她的唇瓣。他喜欢那柔软的触感。

    林飘飘震惊的瞪大了眼,好端端的,他怎么突然就提起婚礼的事情呢!他们不是说好了要等一段时间听吗?

    “你……你要干嘛呀?!”她小声地问,小心肝都提起来了,还有点发抖。

    “当然是娶你了!”他看着她,取笑。“反应迟钝。”

    林飘飘的耳朵有点红了,羞涩地吭哧道:“谁说我现在要嫁给你了?”嘴里说这话,心里一下子甜的犹如裹了蜜一样!

    “哦!那这么说,那算了,只不过是昨晚天佑突然提起来,问我什么时候娶你进门,即然你不想的话,那就延…后…”某男故意拖长了声调。

    林飘飘一听冷天佑开口提的,顿时,她喜出望外起来,“真的?天佑真得这么说?”

    “嗯。”

    “那,那可不能延后,我要嫁给你,明天就嫁给你…”林飘飘突然野蛮的抱着囡囡上前,大声的叫道。

    冷睿阳哭笑不得,但他接着话道,“即然这么想嫁给我,那行吧!我就勉为其难的娶你了。”

    “讨厌啦!你竟然不告诉我。”林飘飘气得暗暗的拧了他一把。

    冷睿阳邪恶的凑到她的耳畔道,“昨晚是谁累得连眼睛都睁不开的?”

    “还不是怪你。”林飘飘转头瞪向他,明明就是他可恶之极了。

    虽然这般说着,她却空出了一只手抱紧了他,将小脸埋在了他的肩窝里。

    “睿阳,你对我真好!”软软地发嗔着。

    他勾唇,帅气地笑了一下,抱着她,让她软软地靠在了自己的身上。

    也不知道冷睿阳这么快就把婚礼的事情宣扬开了,搞得下午的时候,她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之下,冷老爷子和冷老夫人就来了,还带着一批人马,有婚礼策划,婚纱订制,酒席承办,那样子,好像是比她这个新娘还急着呢!

    冷老爷子会让这些人来,完全是因为考虑到林飘飘有个孩子,不方便走动,所以,让他们亲自上门给她提意见,林飘飘又羞又窘,但是,她却没有丝毫得不安,她从容的接受着他们的意见,等一切承办妥了,老爷子便定了日子,就在下个月初,离婚礼还有十天的时间。

    第二天一早,冷睿阳便拉着林飘飘去了民政局登记,民政局的人都惊呆了,看着冷睿阳的名字,他们还有些不相信,这就是本市最富有的超级富豪?可看看他身边的娇美女人,天哪!他们都快要羡慕死了。

    林飘飘中午的时候,还接到了十五本证件,赫然是冷睿阳名下所有的房产产权证!林飘飘傻眼的看着,“这些给我干什么?”

    “签字啊!表明是我们夫妻共同的财产。”冷睿阳笑眯眯的说。

    “呃!这个,我想用不着吧!你要是娶了我,我这一辈子都会缠着你,你休想甩开我。”林飘飘嘿嘿的凑到他面前。

    冷睿阳忙伸手把她搂进怀里,“反了,这话该是我说的,我不是怕你没有安全感吗?”

    “嗯嗯,是啊!有房子就有安全感了。”林飘飘故意这么说,然后挥下大笔,一连签了十五个名字,收都签得酸了。

    冷睿阳哈哈笑起来,有些气恼的拍她的小脑袋一下,“敢情是我的房子比我有安全感了?”

    “是你这么说的啊!但是,我不要房子,我要你。”林飘飘笑眯眯的说。

    “嗯,我也要你。”冷睿阳在她的额际亲下一口,然后,刻意把话再说一遍,“我要你。”

    这次的意调可是全变了,林飘飘听出了这意味,瞬间羞得满脸通红起来,“讨厌,说正经的呢!”

    可是,男人的唇便压了下来,男人吻技高超,不过一会儿,她就层层溃败,身子软地,都差点要任凭他为所欲为。狼狈地推开了他,她掩饰性地扭开了脸,往侧边小走了两步,被他吻得又红又湿润的红唇妖媚地一开一合着说道:“我得找个好地方把这些本本给放起来!”

    那模样儿完全就是一个小财迷的样子。

    她小步走了过去,弯下腰,去拉床头柜的。如此,她的屁股就翘地高高的。

    身后的男人咽了咽口水,她穿着裙子,落入男人的眼里,便是她修长迷人的两条大腿,白莹莹地发着光,犹如玉做一般,并且幅度优美,比大师级的工匠雕刻的塑像还要来的完美、来的吸引人。他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两条滑腻的美腿缠上他腰间的感觉,小腹处就有些热了。

    他几步就走了过去,在她的后面站着,看着她把两个小红本本放进了床尾柜里,然后推上柜子,不等她直腰,他的大掌就搂了过去,有力地搂住。

    “别担心,都是你的了!”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爱得供养》不错,请把《首席爱得供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爱得供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爱得供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3/370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爱得供养版权归作者痕儿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