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九十八章 谈逸泽,你怎么这么坏?

  
    “老公,要不还是我来帮你收拾一下吧,你需要什么东西,都和我说一声!”顾念兮也跟从谈逸泽进了卧室,憋见男人正瞅着他们大床上的玫瑰花若有所思的时候,便急忙拉上了一旁的被褥,将那堆玫瑰花好好的掩盖了起来。

    “我需要一些内衣裤换洗就行了,然后一件比较厚的外套!”这也是,他寻常出任务的时候带着的。有时候,需要紧急任务的时候,甚至会什么东西都不带就出发了。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谈逸泽的视线再度落在他和顾念兮的大床。

    刚刚那一片妖娆的红色,已经被她用被子盖住了,只有几个花瓣,因为刚刚被风一吹,散落在周边。

    看着那妖娆的红,谈逸泽突然很想对女人说些什么。

    “老公,要不要带上刮胡刀,还有须后水?”这是顾念兮第一次帮他准备出任务的行李,所以他需要带些什么东西,她也不是很清楚。

    谈逸泽的胡须长的很快,有时候前一个晚上才刚刚刮好,第二天早上她又能看到他下巴处冒出的胡渣尖了。

    “不用了,那些东西带着太麻烦。”再说,若不是因为总是被她嫌弃胡渣太刺弄疼她,怕她不肯跟自己亲热的话,谈逸泽其实并不喜欢刮胡子。因为他觉得,有胡子的男人才是条汉子。

    “那……那就这样吧,我收拾的差不多了,你看看还需要什么,我给你找出来!”说着,顾念兮将手上的袋子拿给了男人。

    说着,她又半蹲了下来,整理了一下子空了好些地方的衣橱。留给谈逸泽的,只是一个背影。

    其实,哪怕这个时候的顾念兮只是回头一下都好,都能看到身后那个男人真盯着自己发愣。

    只可惜,她一次回头也不肯,自然也就错过了谈逸泽脸上一闪而过的疼惜。

    “东西都差不多了,那我先走了。这次的任务,大概要几天。你一个人在家,要多加小心!”说这番话的时候,男人的黑眸一直盯着顾念兮的背影看。

    那样的眸色,如同深夜的大海。你看不到底,也触摸不到尽头。永远也不能察觉到,这里头究竟暗藏着什么。

    谈逸泽一直以为,自己将所有的情绪掩饰的很好。但他却忽略了,他的指关节因为过度用力而泛白的手指,正将他的不舍泄露殆尽。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我一个人在家,也可以的!”其实,顾念兮不是感觉不到背后那道帜热的视线,只是她害怕自己一旦回头,那早已蓄满了眼眶的泪就会滑落。更害怕,一旦自己回头,就会情不自禁的扑进那个男人的怀中,不舍得让他离开。

    “是吗?那就好……”

    他看了她的背影,那双漂亮的眸子再度放淡,而嘴角浮现的,是一丝隐隐约约的嘲讽……

    她一个人在家,也可以过的很好……

    这是她说的与警花同居:逆天学生TXT下载。

    她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声音干哑低迷。每说出一个字,喉咙就像是快要被撕裂了那般。

    只是,她的疑问,回答她的只有这一室的沉寂。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再度变得失落而迷茫,顾念兮无力的闭上双眸。

    她能感觉到,又是一阵温热的液体,悄然划过自己的脸颊……

    这一天的清晨,顾念兮就像是一个不知疲倦的人儿一样,再一次将这个屋子打扫了一番,甚至连床上昨日精心摆上去的玫瑰花瓣,都一一给清除了。

    随后,她有换上了一身职业套裙,准备上班。

    临走出公寓之前,顾念兮翻开了自己的包包。

    里面,还躺着昨夜她想要给谈参谋长准备的“惊喜”。

    那时候,她摸着这件衣服,都会觉得脸上一阵滚烫。而今日摸起来,却已没有了温度。

    索性,她将包包里的这件衣服拽了出来,随意的丢掷在床边之后,便大步离去了。

    从家里走出来的时候,顾念兮除了脸色差一点,眼睛浮肿了一点之外,看不出其他的异常。或许,没人看得出昨夜她整整哭了一夜,亦如她看不到昨夜的某些人经历过什么伤痛一般。

    “顾主任早!”

    “顾主任早上好……”

    从博亚大厦进门的时候,经过的地方和往常一样,也有许多人一一和自己打了招呼。

    来到办公室的时候,顾念兮推门进去,并没有一如既往的看到陈甜甜在自己办公室里忙碌的身影。

    今天,她应该会接到公司的辞退书吧?

    她的心里,莫名的揪疼……

    其实,她还是做不到铁石心肠。看到别人过得不好,她的心依旧会有些不舒服。

    只不过陈甜甜的事情,都是她咎由自取,怨不了别人。

    一个早上的时间,她完全不在状态中。脑袋,昏昏沉沉的,就像是被什么大石块压着一样。

    好在今天除了城南投标案的庆功之外,她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中午一过,博夜澈就命人送来了许多的零食、饮料和水果摆在公司的大厅,让大家都过去。如果不是博夜澈下了硬性规定,让她也过去的话,那她宁愿留在这安静的角落。

    “这次城南合作方案的顺利通过,都要感谢我们公司全体员工的共同努力。当然,最要感谢的,还是我们的顾主任顾念兮女士精心设计出的一套方案,让我们博亚集团成功夺得这一次竞标。所以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我们顾念兮女士开始升任我博亚集团的总经理一职。”

    站在大厅的台子上,博夜澈的一席话让这个大厅内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其实,也有一些员工,直到现在都对顾念兮抱着怀疑的态度。毕竟,顾念兮现在还这么的年轻,来博雅集团也不到一年,却在短短的时间内,连跳好几级,现在竟然还坐上了总经理的宝座。

    而一些比顾念兮年长了很多岁,甚至在博雅公司也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老员工,却还是迟迟都没有升职最强改造全文阅读!

    若不是顾念兮,她也不会变成这幅悲惨的模样。

    看着她被一群人围在中间说着那些刺耳的恭迎话语,陈甜甜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给堵住了。

    本以为,女人会一直冷着一张脸,一直到走出博亚大厦。但突然间,女人的唇角却突然勾勒出了弧度。那骤现的笑脸,犹如大雪初霁那般的晃眼……

    “顾经理,恭喜!”

    “顾经理,以后还希望您多多关照!”

    “顾经理……”

    职位的变迁,让很多人已对顾念兮改了口。甚至,连说出口的话语,也变成了恭迎。

    顾念兮被围在正中间,一次次的碰杯。当然,因为下午还需要上班的缘故,这所谓的酒水也被饮料所取代。

    只是,正当顾念兮正被一群人围在中间之时,不知怎的她突然感觉有什么人狠狠的往自己的后背一推,手上正拿着杯子的她,突然间因为重心不稳而向一侧倾斜了过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小说连载——

    与此同时某间咖啡厅里,舒落心一到这里便让人送上两杯鲜奶。

    随后,女人便从自己的LV包包里掏出了化妆镜,看似正精心补着自己脸上的妆容,实际上另一只手却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另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小纸包。

    舒落心用小指甲的指尖轻轻一戳破,就有一些白色的粉末从里面掉了出来。

    舒落心先是观察了一下前方位置,然后又用化妆镜看了一下她的后方,见没有什么人正注意着她这边的举动之后,便悄悄的将这一包白色的粉末全部倒进了其中一杯鲜奶中。随后,女人将自己手上的用完的纸包拧成了一团之后,放进自己的包包里。又将刚刚那杯放了药粉的鲜奶,拿起来随意的晃了晃。

    见那些白色的东西全部消失在这一杯鲜奶中之后,舒落心这才将这杯鲜奶放到自己对面的位置上。

    这可是从她相识的一个当医生的姐妹手上拿来的。

    据说,现在药物流产就这种是效果最好的。

    不过它的味道,也非常的不好。所以她才用了鲜奶,来掩盖那股子难闻的味道。

    刚刚将药放进去之后,舒落心还特意闻了闻味道,还要鲜奶的气息将这药粉的味道很好的掩饰过去了。盯着自己对面位置上的那杯鲜奶,舒落心勾唇一笑。

    “哟,妈您在这呢!”当舒落心盯着那杯牛奶有些出神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熟悉的身影,正好将舒落心的神志唤回。

    伴随着这声音而来的,是一身雪纺连身裙的霍思雨。

    现在已经是春天了,温度也渐渐的回升。所以这样一身连衣裙,其实也还好。不过,霍思雨还是在自己的包包里放了一件比较厚的外套。

    她现在的肚子里,可是躺着一个活菩萨。

    虽然它还是个父不详的孩子,但霍思雨却也只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希望他能顺利的为自己回到谈家铺平一条道路。

    “今儿个,您是有什么事情找我?”

    在舒落心的对面上坐下之后,霍思雨随意的拨弄了一下自己那一头俏丽的短发武极天下全文阅读。

    “哟,妈您还真的准备了?那还真是周到!”从舒落心的手上接过那颗话梅,霍思雨的嘴角上又是一阵莫名的冷笑。

    而视线,再度落至面前的那杯鲜奶。

    这老女人为了让自己喝下这一杯鲜奶,还真是花费了不少的脑细胞!

    看来,这杯鲜奶绝对有猫腻。

    霍思雨可不认为,这个老女人会出自真心,为他们母子着想才给她准备这杯鲜奶的!

    “咱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孩子总归是我们谈家的骨肉,是我们小南的种。要是我这个当奶奶的都不对他好的话,那还指望谁能对他好?”

    “那妈,还真的谢谢您的……苦心了!”

    盯着舒落心,霍思雨继续勾唇一笑。

    表面上虽然和和气气的,但心里早已将舒落心咒骂了一千遍:呵?她关心他们母子俩?不害了他们母子,她霍思雨就已经感恩戴德了。竟然还当着她霍思雨的面说出了这么多虚伪的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好了,你知道妈为了你们小两口可是操碎了心就好了。来,快将牛奶给喝了吧,要是凉了的话,那味道可真的不是那么好了。”

    其实,舒落心是更怕那杯牛奶凉了之后,味道不会那么浓,就难以掩饰那包药粉的味道了。而且,据说牛奶喝进去之后,会延缓药物的发作时间。若是现在不喝下去,让药效早一点发作的话,要是半夜弄起来,没有人救援的话,恐怕会闹出人命。

    她舒落心虽然恨霍思雨,但也还没有到要了她的命的地步。

    她要的,只是霍思雨尽快将这个孩子拿掉,然后赶紧和谈逸南撇清关系。

    见霍思雨迟迟都没有动手,舒落心连忙就伸手拿起那杯牛奶,端着递到霍思雨的手上。

    “快点喝了吧!”

    再度盯着牛奶看了好一阵之后,霍思雨突然勾唇:“那妈,还真的谢谢你为我们操了这么多的心!”

    看样子,这个老女人是看不到自己咽下这鲜奶,不会善罢甘休吧?

    若是以前,要打架,她霍思雨才不会害怕这个老女人呢!

    但现在,她怀孕了,她有所顾忌。

    所以,她只能退而求其次。

    对着霍思雨一直紧盯着她的美目,霍思雨突然一笑,将那杯牛奶举到了唇边,滚动了两下喉结。

    “咳咳咳……”

    不一会儿,她便轻咳出声。

    像是被呛到了,也像是因为恶心而吐出一些鲜奶。她便急急忙忙的从侧端的纸巾盒上那几张纸巾,将从自己唇里渗出的牛奶擦拭。

    “妊娠反应还那么大么?”见霍思雨那杯牛奶已经明显的少了一圈,舒落心又开了口。

    “嗯,最近一直都是这样子。”看着舒落心眸子里的关切,女人的眼底是一闪而过的阴冷。

    “要不,再喝一点吧!看你,最近都瘦成什么样子了?要是你爷爷和爸爸不反对的话,我早就将你给接回去,在自家总比在外面漂泊的好!”

    舒落心说着,便又再度举起了刚刚霍思雨的那杯鲜奶贵族农民最新章节。刚刚,就是他将突然摔倒然后昏厥的顾念兮送到医院的。

    “医生刚给她拍了片子,是手肘骨折了,然后伴随有轻微的发烧。”一名护士端着东西从急诊室里走出来的时候,这么对博夜澈说。

    “那有没有摔到脑袋什么的,她刚刚昏过去了!”要是摔到脑袋的话,估计一会儿就有人闯到博亚大厦跟他博夜澈大闹一场了。

    虽然他博夜澈到今日都没有和那个男人有过什么交集,但他却深知,那个男人绝对不像是他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好脾气。再者,这事情牵扯上顾念兮,那个男人必定恼怒。就算前方是坟墓,他也不惜为了顾念兮将一切给踏平。

    “脑袋是没有摔到,医生也给她做过检查了,可能是因为感冒还有休息不足引起的,现在她已经清醒了,等医生给她处理好手肘,挂完水之后,就能出院了。”

    听到休息不足和感冒,博夜澈理所当然的理解成为了顾念兮是为了城南的这个企划案熬夜熬成这样的,于是,他决定给顾念兮放一个假。

    “你醒了?”护士将顾念兮送到另一间博夜澈定下的VIP病房,博夜澈付完了手续费就过来了。

    他现在也只能通过一些举动,让某个男人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怒火不要那么的大。

    “嗯,博总,真是不好意思。竟然连一杯饮料,都能把我灌倒。”一手从床上支起身子之后,顾念兮还打算下床。

    “你不要动了。医生说你的手肘骨折了,还有些发烧。挂完水,才能回去!你现在给我好好的躺着。”

    “断了?”

    听博夜澈的话,顾念兮有些迷糊的看向自己被绑成了一团白色,还挂在脖子上的手。

    其实摔下去的时候,她的脑子里只是闪过谈逸泽的脸,随后便跌进了一片黑暗中。

    若不是刚刚被博夜澈提及,恐怕还意识不到自己的手发生了什么事情。

    “怪不得这么疼!”

    看着被包成一团的手,顾念兮的鼻尖莫名的酸涩。

    “需不需要我帮你通知家人?”

    博夜澈虽然一贯冷着一张脸,但面对纯白如水的女人之时,他也不免得动了恻隐之心。因为这个时候的顾念兮,明明眼眶已经通红,却倔强的不肯让眼泪掉落。这让他不免得想起了家里的某个小人儿,她每次闹脾气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不用了,我过一会儿自己联系就好!”

    其实,现在她也不知道该将电话打到什么地方。

    谈逸泽这会儿出任务,就算打给他,恐怕也不能及时回来吧。

    爸爸和妈妈又远在D市,这会儿打过去他们也不可能就飞过来照顾自己,只会让他们担心了。

    再者谈家,撇开谈逸泽的话,她现在还是和那个家庭有些格格不入。

    而苏悠悠前天晚上才打电话和自己抱怨说,这两天她都需要加班。

    “那……”

    博夜澈还想说些什么,这会儿他手机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铃声。

    电话接起的时候,他不小心按到了免提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闪婚之谈少的甜妻》不错,请把《闪婚之谈少的甜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3/3872/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闪婚之谈少的甜妻版权归作者律儿(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