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452章 凌二,我们不熟vs让您溅笑了

  
    “兮兮,我是来看你的!”

    他上前来,挡在顾念兮的前方。步云小说网

    那浑厚低沉的嗓音里,就像是被封存已久的大提琴。时至今日,再度拉响,仍旧扣人心弦。

    而他的眼眸,一直盯着她顾念兮看。

    黑色的瞳仁里,有着讨好。

    顾念兮并不觉得现在他们这样站着,有什么好看的。

    两口子吵架,有那么好看?

    可不知道为什么,路过的人都对着他们行注目礼。

    特别是他们看着顾念兮的眼神,无一不是羡慕的。

    可面对这么多人的眼神,顾念兮只是扭头,别开脸不去看谈逸泽。然后嘟囔了一句:“看我做什么?”

    他们羡慕她顾念兮,是因为看到现在谈逸泽对她的温柔。

    可谈逸泽的脾气,他们真的看到过么?

    “吃个饭,然后我们去医院看下吧!你最近,瘦了很多……”

    “瘦又不会死,你要是没事的话就回家带着宝宝吧,爷爷一个人想要搞定他很累。我很忙,还有几分文件要看。”说着,她就准备绕开谈逸泽的身边,准备继续进入电梯。

    可谈逸泽却说了:“爷爷说今儿要带那小子去看仿真模型,估计这会儿我要回了家,也没有人在。这样吧,我跟你一起上去,等你忙完了待会儿我们一起走就是了!”

    说完这话的是i后,谈逸泽不由分说已经上来拉住顾念兮的手了。

    扫了一眼此刻自己被拽在他掌心里的小手,顾念兮挣扎了好几下。

    可谈逸泽的手劲下的很大,她挣脱不开。

    再加上这还是公司的大堂,周围来来往往的职员很多。

    顾念兮不想在这个时候被别人看了笑话,所以便停下了挣扎。

    而当下,她作出了一个举动。

    直接伸手就抱住了谈逸泽的手臂,小脸上是他最为熟悉的甜美笑容。

    美眸对上他谈逸泽的黑眸的时候,他看到她的红唇张了张:“老公,先上去等我一下!”

    这个样子的顾念兮,让谈逸泽微愣。

    刚刚,她还不是连理会都不想要理会自己么?

    这风云变色的,也忒快了吧?

    不过眼尾的余光扫了一眼他们身后站的人的时候,谈逸泽突然明白这丫头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因为现在他们身后站着的人,不是别人!

    而是,前一阵子在婚礼上,直接被人当众揭穿了假身份的霍思雨!

    她的鼻子看样子是已经隆回来了。不过样子和她之前原本的模样,还是有些差距的。

    除了脸蛋之外,她现在的脚,有些微跛。

    估计,也是整形所带来的后遗症。

    拖着一条半残的腿,霍思雨本来看到顾念兮,就急匆匆的准备走上来,不知道要干什么。

    而顾念兮也在这个时候,拉住了谈逸泽的手。

    不为别的,因为她知道,若是谈逸泽在她的身边的话,霍思雨一定不敢对她怎么样!

    当然,若是以前,顾念兮才不畏惧一个霍思雨。

    可现在不一样,她的肚子里还有一条新生命。

    医生说过,新生命在这前三个月的时间里,是特别脆弱的。

    所以顾念兮现在压根就不想和霍思雨正面对上,免得她对于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造成什么威胁。

    这,就是一个母亲的心思。

    不管是谁,都不可以伤害她的孩子。

    当然,如果能保护好她的孩子,不管是谁她都可以利用。就算这人现在,她压根一点都不想理会。

    只是顾念兮不知道,她当着霍思雨表现出来的这些,其实在谈逸泽看来不过是她不想要输给霍思雨罢了。

    不过不管谈逸泽怎么想,总之刚刚的这一切举动,还是将本来牛气冲冲赶过来的霍思雨给吓退了。

    扫了现在顾念兮身边站着的谈逸泽一眼,霍思雨最终打起了退堂鼓。

    拖着她那条微跛的腿,离开了明朗集团的大堂。

    而此时,顾念兮已经和谈逸泽一并进入了总裁专用电梯。

    本来跟在他们身边,打算一并上去的韩子在看到了谈逸泽现在和顾念兮在一起之后,便自动了朝谈逸泽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随后便朝着其他电梯走了过去了。

    其实,在韩子看来,谈逸泽之所以今天会到这明朗集团来,还不是因为现在的顾念兮怀着身孕。

    到现在,顾念兮当初怀上聿宝宝,谈逸泽那个小心呵护的模样,还一直深深的刻在韩子的心中呢!

    所以现在顾念兮又怀上第二个孩子,谈逸泽会在差不多中午的时间点过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只是朝着另一端电梯走了过去的韩子绝对想不到,当那扇电梯门关上的时候,原本还黏在一起的两个年轻人,瞬间又变成各顾各的。

    因为,是顾念兮主动松开谈逸泽的手,走到电梯的另一个角落。

    那摸样,好像要和谈逸泽能有多远,离得多远似的。

    “两面狐狸!”

    看着这样的顾念兮,谈逸泽随口嘟囔了一句。

    其实,他就是在埋怨顾念兮在进入电梯之后就松开了自己的手罢了。

    此时,电梯正好已经到了明朗集团最顶层的位置。

    顾念兮见电梯门打开,便直接朝前走去。

    走出电梯门的时候,谈逸泽听到她丢下了这么一句:“你管得着么?”

    随后,她便径自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了。

    而谈逸泽一听,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弧度之后,便随即跟了上去。

    一进办公室,顾念兮就开始坐在办公桌前,批阅文件,压根就没有理会那个男人有没有跟过来。

    而谈逸泽,也紧随其后跟了进来。

    顾念兮的秘书见到这么个陌生人要进来的时候,本来还想要上前去拦住的。

    不过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这是顾总的老公。

    本来想要上前拦截的她,也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

    进入这办公室,谈逸泽也难得有闲心的在这个办公室转悠着。

    虽然说这明朗集团是他父亲创建的,但他从小到大来这里的次数,还真的少之又少。

    母亲过世的头七,他过来这里一次。目的是为了将躲在这边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忙,实际上更像是躲在这边逃避事实的谈建天给带过去。

    而第二次,则是和顾念兮在楼下碰面的那一次。本来是答应爷爷要和谈建天缓和一下关系才过来的,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顾念兮。

    而这一次,则是因为他惹怒了顾念兮。

    环顾着这陌生的办公室,谈逸泽无奈的又笑了。

    在这办公室里又转悠了一圈之后,谈逸泽发现这里的环境真的很不错。

    特别是从顾念兮身后的那扇落地窗眺望出去,可以将整个城市的景致全都收纳于眼底。

    不过看了几分钟之后,谈逸泽也没有了之前的新鲜感了。

    扭头,正好看见顾念兮正趴在桌子上刷刷刷不知道写着什么。

    看着她认真的模样,他便朝着她走了过去。

    可他的上前,仍旧没有打乱顾念兮处理事情的节奏。

    她只是冷漠的扫了谈逸泽一眼,随后又继续埋头写着一些东西。

    而就在这个时候,谈逸泽眼尖的看到了顾念兮的办公桌上摆着一张照片。

    这照片,是他们一家三口上次到公园里拍摄的那张。

    而且,照片上的他也跟着他们娘来穿着一身幼稚的明黄色。

    不过整张照片看起来,就让你觉得莫名的温馨。

    因为,这张照片上他们一家三口都带着笑容。

    特别是顾念兮,笑的真的很美。

    可看完了照片上的顾念兮,再看正在埋头工作的顾念兮,还差一点认不出来。

    因为这阵子,她真的瘦了好多……

    看着她那尖尖的下巴,谈逸泽又抬手看了一下自己腕上的手表。

    看到上面的时间之后,男人有些诧异。

    都已经中午了!

    这丫头,难道还不打算去吃饭么?

    是不是他不在她身边的这段时间,她都一直这样度过的?

    怪不得,短时间内瘦的跟纸片人似的。

    “兮兮,时间差不多了。你收拾一下,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下午,我还给你预约了一次身体检查!”

    他上前,将自己刚刚拿走的照片再度放回刚刚的那个位置。

    而顾念兮却跟故意和他赌气似的,直接将照片放进了自己的抽屉里。

    随后,依旧埋头,和桌子上的那份文件继续奋战。

    不过,她还是回答了谈逸泽的问题:“不用了,我早上去了云阁一趟,吃了好些东西才过来,现在肚子还撑的很。如果你饿了的话,你可以自己去吃!至于身体检查,我可以确定我现在身体好的很,所以不劳记挂。”

    上个月月底,明朗公司才集体检查过。

    也就是那一次,顾念兮得知自己怀孕的。

    不过为了保证自己和宝宝的健康,这之后顾念兮还做了另外一次身体检查,比公司安排的还要详细。当然,还包括肚子里的宝宝的检查。

    所以,她现在对于自己的身体是非常有底气的。

    可明知道谈逸泽因为听到她在卧室里的干呕有些担心,她就是不肯告诉他,现在的她还有肚子里的宝宝,都好的很。

    是,她顾念兮就是这么小心眼!

    可难不成,这个世界上只i有男人能耍横,女人就不行?

    “兮兮,别和我闹脾气了好么?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不准你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虽然谈逸泽的语气略有责备的意思,但他的口气却是带着无奈。

    可顾念兮就是听不惯他总是拿着教训他那些兵蛋子的口气来呵斥她。

    冷冷的已经走到她的身边,抬手准备抓着她正在纸上写着东西的手的谈逸泽,她说:“我又不想要去革命?需要什么本钱?”

    “兮兮……”

    他知道,估计是那一天自己的表现,真的让她太过失望了。

    只是谈逸泽却不知道,比起他给她的失望,顾念兮更生气于他差一点将她推到,差一点就害了腹中的那个小生命。

    这也是,现在顾念兮小心眼的不告诉他肚子里有了另一个孩子的原因。

    “嘟嘟嘟……”

    就在天哪一种打算和顾念兮说些什么,劝她和自己去吃饭的时候,内线电话响了起来。

    顾念兮一接听,便说:“韩子,什么事情?”

    “顾总,是这样的。下个星期,宋亚集团的独生女据说要结婚了。今天他们派人送来请柬了。”

    本来韩子是打算亲自送上来的,但考虑到现在谈逸泽也在这边。

    这么冒冒失失过来的话,怕是会打扰到人家小两口。

    所以他没有见请柬直接送来,而是打了内线电话。

    “独生女要结婚了?可前一阵子不是才说,婚礼取消了么?”

    前一阵子,宋亚集团要和凌氏的凌二爷订婚的消息可是闹得沸沸扬扬。城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甚至,这当中还有传言,说是宋亚集团的女儿已经怀上了人家凌二爷的骨肉。所以,凭借此才能顺利掳获凌二爷的芳心。

    可怎么就一个多月的功夫,这又订婚了?

    如果又是人家凌二爷的话,怕是谈逸泽也会和她顾念兮说才对。

    再说了,现在凌母不是才刚刚动完手术么,怎么可能还有心思弄这些东西?

    “这次宋亚集团的联婚对象据说是杨氏。婚礼的相关事宜都是宋亚这边操办的。”

    其实韩子没有说,宋亚集团之所以这么着急着要让女儿嫁给那个不入流的杨氏二公子,甚至还大方的承担了这次婚礼所有的费用,其实就是为了保住女儿肚子中的那个孩子。

    虽然宋亚现在那边还没有人说什么。

    但关于这样的说法,现在已经是人尽皆知。

    不过韩子没有大嘴巴的习惯,再说他也知道顾念兮压根就不在意这些事情,所以都没有说出来。

    “我知道了。不过到时候就你代表我们明朗集团去参加吧。你也知道,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去参加这类的酒宴,不碰酒又是不行的。

    而顾念兮现在还怀着身孕,她更不想出入这些场所。

    听到顾念兮这么说,韩子便说到:“好的。我知道了!”

    “没什么事情的话,顾总我先挂断电话了!”

    韩子说着就要将电话给挂断了,而顾念兮在这个时候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电话里的韩子说:“等等韩子。”

    “顾总还有什么交代!”

    “你帮我到公司附近订盒盒饭过来!”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又扫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谈逸泽,又改口:“算了,两盒吧!”

    “订饭是没有问题,不过顾总你确定这盒饭现在能满足得了您和您肚子里孩子的需求么?”韩子虽然没有结婚生子,但他的大姐好歹也是个女人。

    最近这段时间他大姐也怀孕了,每天除了吃还是吃,都跟吃不饱似的。

    而公司附近的饭菜,又是出了名的吝啬。

    不管订多少钱的,分量总是少。

    所以,韩子不免得有些为顾念兮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担心。

    “没事,我刚刚才吃过一些东西,也不怎么饿!”

    “那好,我现在就去办。”

    和韩子交代完之后,顾念兮挂断电话就继续拿着笔在她的那份文件上写着什么。

    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开口说话的谈逸泽,这会儿真的像是安奈不住了。

    “兮兮,你要吃盒饭?”

    盒饭,在谈逸泽的世界里,其实等同于没有营养的东西。

    所以,他听到顾念兮要人订盒饭的时候,他才略有怨言。

    可这顾念兮一听,直接抬头就瞪他一眼:“有意见么?有意见你就自个儿回家吃饭!”

    都在她这边蹭了一个盒饭了,还敢在她顾念兮面前唧唧歪歪!

    “……没,”谈逸泽最终灰溜溜的说了这么一句。

    顾念兮这眼珠子都瞪的像是快要蹦达出来了,他还敢说自己有意见,那不是等于找死么?

    ——分割线——

    同一时间段,城市另一个角落里的教堂,男人开车带着一女人来到这教堂前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兴奋的就像是初出茅庐的小伙子。

    “文儿你看看,这就是我们明儿举办婚礼的教堂,你喜欢么?”

    车子停下的时候,男人便兴奋的拉着女人下了车,指着教堂和她介绍着。

    “据说,在这里结婚的新人,每一对都能相伴终生。”说完这番话的时候,男人又将轻柔的吻落在女人的脸颊上。

    其实,不是他不想要亲吻自己美丽新娘的唇儿。

    而是,他的文儿不喜欢唇对唇的吻。

    早在和文儿在一起的时候,凌耀便发现了这一点。

    虽然文儿没有明说,但每次他亲吻过后,那个女人的脸上总归不好。

    为了讨得这个女人额的欢心,凌耀现在每次想要亲吻她的时候,都会吻在她的脸颊上或是额头上。

    这,就是他喜欢她的方式。

    不管是什么,只要能让她开心的,凌耀发誓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他也愿意。

    而这也是凌耀游走花丛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真真正正的想要掳获一个女人的心。

    献上自己略有些激动的吻之后,凌耀又对她说:“文儿,我知道我的年纪是比你大了一些。但请你相信我,我是真的喜欢你,想要跟你共度终身。”

    其实,凌耀这么说,也不过是想要从这个女人的口中听到一句:“我愿意!”

    可面前的女人,貌似没有察觉到他凌耀费尽心思的讨好似的,在他做了这么多之后,她也只是冷笑着:“谢谢,我很期待明天的婚礼!”

    说这话的时候,女人再度抬头,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那座教堂。

    真的很漂亮!

    看样子,教堂应该是最近重新翻新过。

    不过占地面积如此大的教堂重新翻新可是一桩不小的工程,再说所需要的资金自然也不菲。

    可能在短时间内将这些办到的,除了面前这个男人还有谁?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番举动,让这女人真的有些诧异凌耀对她的用心。

    只可惜,就算是用心又能怎样?

    从始至终,她都没有打算嫁给他。

    不……

    应该说,她是没有资格做他的新娘。

    看着这教堂最上面的那个壁钟,女人的眼眸里一闪而过的诡异神色……

    不知道,凌耀在明天看到她给他献上的新婚礼物,会是怎样的感想!

    其实,就算是此刻,女人眸子里那些古怪的神色,一点都没有避讳凌耀。

    看到这样的神色,凌耀自然心里也有些忐忑。

    其实在商场上游走了那么多年,他又怎么会看不出其实这个女人对自己还有一些小心思?

    但因为他真的已经陷入了这个女人已经彻底的占据了他心里最重要的位置,现在的凌耀根本就无法顾及那么多。他只想要独占这个女人的全部,只想要让她真真正正的属于自己。

    因为爱的太深,现在的凌耀已经忍受不了没有她会是怎样。

    所以,即便已经察觉到这个女人其实不像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的简单,他仍旧继续在自欺欺人。

    总以为,只要自己表现的再好一点,再爱她和孩子一点,她就会真真正正的爱自己……

    可等到他发现这一切其实只是水中花镜中月之时,已经太晚了。

    ——分割线——

    “互撸娃,互撸娃,七个葫芦爆菊花,滴蜡鞭打都不怕。爆完还能拉,叮当当咚咚当……”

    苏小妞这一边哼着最近经典的《互撸娃之歌》,一边甩着自己的车钥匙回到公寓前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公寓门前正蹲着一个人。

    而这个人,苏小妞并不陌生——凌二爷

    听到熟悉的猥琐调子,再加上不怎么正经的歌词,原本半蹲在地上的凌二爷立马知会这是苏小妞的归来!

    谁让,这年头像是苏小妞这样,将猥琐两个字写在表面上的女人,真的不多了?

    你要是看到有个女人敢将腐女本质显露在外表,而且又当街敢这么哼唱黄段子的话,走过去一看那人十有八九就是苏小妞。

    抬头,果真没有辜负凌二爷的期待。

    这苏小妞一边朝着高跟鞋,摇曳生姿的从不远处走来,一边还时不时的对着人家的门板摆出几个不着调的动作。

    看着这苏小妞,凌二爷无奈的摇了摇头。

    “苏小妞,三年了,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的猥琐!”

    这是,凌二爷有感而发的话。

    但他确信,自己对苏小妞说出的这番话应该不算是贬低。

    你看现在人家苏小妞被发现自己这么猥琐的一幕之后,还大大方方的在他的面前弯腰点头,就像是一场话剧结束的时候,演员通常都会对着台下的观众做出来的动作差不多。

    敢情,这苏小妞还真的将她刚刚那猥琐的不像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当成一声势浩大的演出了?

    歌唱完了,该有的谢幕也结束了,苏小妞弯腰起身就说了:“凌二爷,过奖了。”

    说着,她便从凌二爷的身边绕过。

    可对于苏小妞的这个反映,凌二爷诧异的挑了挑眉。

    按理说,他这样当面涮了苏小妞一遍,这苏小妞应该不可能这么平静的才对。

    要是以前,这苏小妞肯定是泼辣的还回来。

    不是凌二爷犯贱,不被骂浑身不对劲儿。

    而是他总感觉,现在的苏小妞好像少了什么味道。

    不过,就在凌二爷以为苏小妞绕过了自己,应该会直接走到自己的家门面前的时候,却不想她在自己的正前方停了下来。

    对着凌二爷扯动了一下唇角,红唇儿高高的扬起道:“让您贱笑了!”

    丢下这一句话之后,苏小妞果断的就站在自己的家门前,掏钥匙打算开门。

    而凌二爷站在原地,纳闷了许久。

    在领悟到,苏小妞话语里的那个“贱”,非彼“见”之后,妖孽祸乱世间的笑容便在他的面前展露。

    没错!

    这才是他凌二爷的苏小妞。

    够猥琐,够泼辣,也够味道!

    爷喜欢!

    不过正当凌二爷对着苏小妞的背影笑的时候,他看到了苏小妞推开房门便迅速钻进去的背影。

    “苏小妞,等等我!”

    苏小妞却像是没有听到他这位爷的话似的,直接进门之后就打算将门给反锁上了。

    若不是他凌二爷眼疾手快,在她即将将门缝给填满的时候,将胳膊伸进去的话,怕是门已经给上了锁吧!

    不过这阻止这扇门不被关上,代价是有点大。

    为啥?

    他凌二爷的胳膊,差一点就被苏小妞的门给夹坏了。

    “嘶……苏小妞,你怎么能这样?快点把门打开,爷的手快要断了。”

    凌二爷的惨叫声连连。

    虽然,凌二爷也不想否认,自己刚刚的那叫疼声有一大部分是自己装出来的。

    不然,你以为苏小妞会那么容易将门给打开。

    不过门是打开了,但苏小妞直接堵在了门口,像是一点都没有给他凌二爷进门的意思。

    “苏小妞,不给爷进去喝杯茶什么的么?”

    揉着自己被夹的现在都有些闷疼的手臂,凌二爷的美目里露出委屈。

    装腔作势,说到底其实就是为了能和苏小妞进门,能和苏小妞多呆上一会儿。

    可人家苏小妞只是甩给他一记白眼,然后就趾高气昂的说了:“喝什么茶啊,姐姐跟你熟么?你以为姐姐家里是开茶店的,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啊?”

    给三分颜色就开染坊?

    你以为她苏小妞真的那么好欺负?

    昨晚喝醉了,办了错事也就算了。

    大白天的还想要直接上门欺负她苏悠悠?

    活腻了不成?

    “滚,别让姐姐看到你心烦!”

    说完这一番话,苏小妞转身就准备进屋。

    无奈,老男人竟然在她进屋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苏小妞,谁说我们不熟?昨晚才刚刚睡过,你怎么可以这么翻脸就不认账?”

    凌二爷的这一番话,压根就没有压低声响。

    而且,凌二爷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语气是那种特别委屈的类型。

    就好像,昨晚他是真的被她苏悠悠给强迫了似的。

    但若是你仙子啊看到凌二爷那双黑眸里的得意神采的话,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无奈的是,隔墙有耳,却没有眼。

    而此时,这一层搂很安静。

    苏小妞几乎可以确定,现在凌二爷的这一番话肯定被他的左右邻居给听了去。

    可若是这样的话,她苏悠悠以后还怎么在这里混?

    有些恼,苏小妞冲上前踮起脚尖就伸手将凌二爷的嘴巴给捂住了。生怕再松开这个男人的嘴巴,他会说出一些更让人误会的内容来。

    而将凌二爷的嘴巴给堵上的时候,苏小妞还不忘嚷嚷着为自己澄清一下:“你到底在胡说什么啊!”

    “苏小妞,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不是?占了人家便宜,就拍拍屁股走人。翻脸,竟然比翻书还快……”

    苏小妞一个捂的不严实,凌二爷就唧唧歪歪的说着。

    虽然声音是没有之前那么亮了,但大致的意思还是听得懂。

    这下,苏小妞真的被这个男人弄的脸蛋红扑扑的。

    也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害羞。

    见苏小妞还不肯让自己进门,凌二爷索性继续说:“你别给我否认,我现在还有证据来着!”

    “证据,什么证据?你倒是给我拿出来啊?”

    其实,苏小妞这一刻不过是想着这男人再怎么也拿不出什么证据。

    再说了,做那样的事情,过了就过了,还有什么证据可言的?

    可苏小妞这个想法还没有在脑子里待多久,便在男人额的一手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当看清楚现在躺在凌二爷手上的便是i她昨晚上丢失的那条小内内的时候,苏小妞的脸蛋直接跟煮熟的虾子一个颜色。

    该死的,这内内早上她在酒店里找了好半天,压根就没有找着。

    当时她还以为,估计是昨晚上被这个男人脱了不知道丢在什么地方了。再说顾念兮那边的情况,让她有些着急,所以她没有多想就离开了。

    没想到,这东西竟然是被他给带走的!

    迅速的将这玩意从男人的手上扯过来,塞进自己的口袋之后,苏小妞又慌忙的扫了一下大门双边的通道,见这些地方都没有人探出脑袋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而凌二爷现在则双手插在口袋里,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看着苏小妞那又羞又恼的模样,他宛然一笑:“苏小妞,这会儿你还敢说让我将证据给亮出来么?”

    此刻的凌二爷,就像是刚刚打了一场胜仗。

    嘴角那抹邪恶的弧度,都快要到他的眼尾了。

    而苏小妞则在看到这个男人得意的笑容之后,在心里暗骂着:奸诈小人!

    ——分割线——

    接到从D市打来的电话,正好是这一天晚饭的时候。

    夜幕降临的时候,顾念兮和谈逸泽从外面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其实,顾念兮本来是不想要坐这个男人的车的,但因为这个男人自作主张,趁着她在开会的时候让老陈回了家,等到她开会结束的时候下楼才发现,老陈的车子已经不在了。

    而他,就在这个时候将他的路虎车开了上前,而且还贴心的为她打开了一侧的车门,示意她上车。

    知道这个时间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出租车非常难打。

    而带着怀孕的身子去挤公车,显然也不是明智的行为,所以顾念兮最终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谈逸泽的车。

    车子在城里头饶了一圈之后,谈逸泽说是要带她去医院做检查。

    看样子,不确定她的身体没有任何毛病,这个男人是不放心的。

    索性将自己前段时间的体检甩在他的身上,然后默不作声呆在一边。

    见到检查报告上一切都写着正常两字,谈逸泽看样子是松了一口气。

    但谈逸泽却不知道,其实这份体检报告是在今天下午,他赖在明朗集团办公室的时候,顾念兮趁着他去上洗手间的时间,偷偷的拿走了其中的一页。

    所以,现在他看到的检查结果是一切正常。

    而被顾念兮拿走的那一页上面,正好标注着她已经怀孕两个月……

    “兮兮和小泽回来了?”谈老爷子见到这两人一起回家,脸上也舒展了笑容。

    其实这个家,还真的不能没有顾念兮。

    不然,他也不知道这个家会变成什么样子。

    而见到爸爸妈妈回来的聿宝宝,显然也有些兴奋。

    大吵大闹的,朝着他们扑了过来。

    不过今儿个这小家伙估计是昨天被谈逸泽给吓怕了,所以他没有选择扑进谈逸泽那边,而是朝着顾念兮这边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而顾念兮看到聿宝宝那蹦蹦跳跳的身影扑过来的时候,显然有些担心。

    生怕这小家伙撞到了自己肚子里的那个!

    好在,这个时候谈逸泽像是为了弥补昨天吓坏了聿宝宝似的,今天竟然一下子就主动了拽住了他准备要扑进顾念兮的小身子,一下子就见这小家伙给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显然,聿宝宝比顾念兮比较容易收买的多。

    本来还不想理会谈逸泽,这会儿坐在谈逸泽的肩膀上,已经露出了一阵阵咯咯咯的笑声。

    看着那小家伙得瑟的样子,顾念兮实在是有些头疼。

    这吃里爬外的小家伙!

    “对了兮兮,市长夫人那边今天下午来过电话了!”

    刘嫂走出来喊他们过去吃饭的时候,突然想到下午的那通来电。

    “我妈妈?”

    “嗯!”

    “她说什么了没有?”

    “倒是没说什么,不过你还是晚饭之后就给回个电话吧。”刘嫂也是当母亲的人呢,岂能不了解现在殷诗琪同志思女心切的心情?

    刘嫂也有个女儿,嫁在这个城市。

    一个月见个两三面,每天都有些想念。

    更何况,顾市长家里就只有顾念兮这个独苗子。

    又是嫁到这么远来,一年到头只有两三次碰面?

    “好的。”顾念兮应道。

    晚饭过后,顾念兮便迅速的回了房,打了电话。

    电话里的殷诗琪,说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就是想要看看她最近过的好不好。

    说是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有条美女蛇来找她。

    怕顾念兮遇到麻烦事,所以打个电话过来看看。

    其实,顾念兮也知道,什么梦不梦的,都只是个借口。

    唯一的解释,就是家里的老两口想念她了。

    隔着千里,听闻母亲的嗓音,顾念兮的鼻尖酸酸的。

    她,真的好想家。

    特别是最近谈参谋长这阴晴不定的,她便越是想念家了。

    “妈,等我忙完了这个季度总结会,我就带着宝宝回家看您和爸爸!”

    心累的时候,当然想的只有家了。

    只是当谈逸泽带着吃完饭的聿宝宝,准备上来给聿宝宝洗澡,推门进来便听到顾念兮说的这一番话。

    一时间,这男人环在聿宝宝小屁股上的手微微用了力。

    而这样勒的让人窒息的感觉,很快引起了聿宝宝的不满。

    整个小身子,如同泥鳅似的,在谈逸泽的怀中挣扎着。

    不过也正是因为聿宝宝的这个小动作,提醒了谈逸泽。

    这会儿,他松开了许多,然后赶紧拍着宝宝的背哄着。

    而没有察觉到这爷俩的到来,只是专心讲电话的顾念兮,听到电话那边的殷诗琪和她说:“兮兮,还是等小泽有空再和你们娘俩一起过来!”

    说到底,当父母的还是心疼女儿。

    你看这女儿从小到大都是他们捧在掌心里的,什么粗活累活,轮到她去做了?

    让她一个人带着聿宝宝搭飞机,他们便觉得也是累,也危险。

    与其让女儿冒着危险过来见他们,倒不如还是等女婿有空,和他们娘俩一起回家。

    这样,他们老两口也放心了不少。

    要是以前,顾念兮肯定会应承下来的。

    可这次,顾念兮却说:“妈,难道您不想见我么?”

    “想,哪有不想的?”

    这是毋庸置疑的。

    “那不就得了。还等什么?好了,等我这个会议结束,就会过去看你们。你和爸要多注意身体,知道么……”

    再和殷诗琪说了一阵之后,顾念兮这才放下电话。

    转头的时候,她才发现谈逸泽抱着聿宝宝就站在自己的身后。

    而且看那个动作,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她刚刚和母亲的对话,他也应该听到了吧?

    想了下,顾念兮便和他说了:“我打算过几天带着宝宝回一趟家。”

    她的语气,完全没有带着征求意见的语气。

    这么听起来,倒像是她在通知谈逸泽某个事实。

    “兮兮,你一个人带着这小家伙要多累?要不,再等一阵子,我忙完了带你们娘俩过去?”

    和殷诗琪的意见如出一辙,可顾念兮听着却不是滋味:

    “不麻烦了。”

    说着,她便直接从谈逸泽的手上接过聿宝宝,大步朝着浴室走了过去。

    而谈逸泽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怀抱,倒是有些回不过神来……

    ——分割线——

    “苏医生,这是今天的数据。”

    苏悠悠今天下班的时候,再度顺路过来察看凌母最近几天的情况。

    而她表现出来的大度,也让这个医院的人感到深深的佩服。

    谁人都亲眼见到凌母在手术之前对苏悠悠的嚣张跋扈,可苏悠悠却是以德报怨。

    非但没有因为她的那些辱骂而在手术过程中要了她的命,在术后也是尽心尽力的。

    这么公私分明的医生,谁人不喜欢?

    苏悠悠接过凌母今天再度测得的各项数据之后,颇为满意的勾了勾唇。

    其实,关于凌母的这个手术,除去她自认为做人需要最基本的诚信之后,苏悠悠也知道这个手术案例的成功对于她意味着她的医术在医学上得到认可。

    第一次的手术案例成功,人们可以说是偶然。但第二次呢,那就是必然。

    所以,只要凌母真正的恢复正常人的生活的话,那她苏悠悠的名字必将载入人类的史册。

    这么关键的手术,苏悠悠自然不会傻到拿来和这个老女人开玩笑。

    看完了这些数据之后,苏悠悠说:“你可以安排一下,明天让她出院了!”

    “真的?苏医生?”

    听到苏悠悠说的这些话的时候,那名医生显然也有些诧异。

    如果让凌母出院,那就意味着苏悠悠再度创造了一个历史奇迹。

    “我干嘛要骗你?现在一切都正常,为什么还要让她在这里占着床位?”

    “好好好,我过会儿就让人安排!”

    说到这的时候,那主治医生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对了苏医生,这几天凌太太一直都在问关于您的事情?”

    “问我?问我做什么?问我有没有勾引的她的儿子神魂颠倒?问我有没有顺便将她的肠子给切掉几节?”

    貌似对于凌母,苏悠悠现在真的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不是!她倒不是问这些。”

    听着苏悠悠的话,那主治医生也有些咂舌。

    没想到,这苏医生的脾气还真的如同传说中的泼辣。

    “那问什么?”除去这些,苏悠悠还真的想不出凌母会对她的其他事情有兴趣。

    “凌太太是在打听您这几天有没有过来。说是,让您过来的时候,顺道去她的病房坐坐!”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主治医生露出几分为难的神色。

    “您要是不方便的话,我可以替你回绝了。”最近这一阵子这个主治医生才从其他人的口中大厅到关于凌母和苏悠悠水火不相容的情况,所以她当然有些担心现在自己说这些会惹得苏悠悠的不悦。

    因为苏悠悠现在,可是整个医院的偶像。

    若是在这里弄的她不开心,估计是不打算在这医院混了。

    “不用了,我这就过去!”

    躲得了初一,躲得过十五么?

    ------题外话------

    30号鸟,说好的票子呢?

    再不投票,就要作废了~→_→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闪婚之谈少的甜妻》不错,请把《闪婚之谈少的甜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3/3872/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闪婚之谈少的甜妻版权归作者律儿(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