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460章 騒花瓶vs嚣张老母鸡的收敛

  
    “什么?顾念兮,我今天一定要撕烂了你的嘴!”

    或许是被顾念兮的最后一番话逗得恼羞成怒,霍思雨疯了一样的冲上去。步云小说网

    什么叫做清洁布比策划部合适她霍思雨?

    这不就是摆明在涮着自己玩么?

    这该死的顾念兮!

    她冲了上去,而顾念兮却瞧准她扑上来的瞬间,将顾念兮刚刚摔在地上,一个还没有打碎的小花瓶往霍思雨的脚上踢了过去。

    而霍思雨的这一脚,正好踩在了这个花瓶上,圆滚滚的一下子就失去了平衡。

    一下子,霍思雨直接就摔倒在地上。

    加上刚才她自己把花瓶都给砸在地上,玻璃碎了一地。

    她摔下去,这些碎片正好扎在她的手上,乃至脚上。

    鲜红,迅速从她的身体里渗出。

    不过顾念兮知道,这些压根就只是皮外伤。

    霍思雨没有事。

    不过站在门外的两个保安可不是这么想。

    刚刚霍思雨摔倒的时候导致了办公室内传来了很大的声响,他们还以为两个女人应该是发生了挣扎。

    而且,按照他们的估计,应该是他们柔柔弱弱的顾总摔伤了。

    所以,他们此刻才紧张的冲进们来。

    只不过见到地上倒着的那个人的时候,两人的眼里都出现了诧异的神色。

    不是他们的顾总!

    而是那个刚刚跟疯婆子一样冲上来就骂娘的女人。

    至于他们的顾总,现在还完好无损的坐在办公桌前。

    这……

    有点太匪夷所思了吧!

    本来他们还以为这两个女人干架,应该是他们的顾总占居下风才对。

    可没想到,竟然是这女人……

    扫了一眼地上摔得四脚朝天的女人,他们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顾念兮貌似看懂了他们眼里的疑惑似的,便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珠子,和他们说:“不是我打的,是她自己不小心踩到了地上她摔的花瓶就摔倒了。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本来,两个保安就不相信他们的顾总会什么拳脚功夫,竟然能把人给打成了这副德行。

    而顾念兮刚刚的这一番解释,也正好为他们解开了疑惑,心中释怀。

    正打算是不是先出去,免得影响顾总和这个女人的谈话的时候,顾念兮的声音便再度传来:“对了,你们来的正好。先把这人给带走,要是再分不清形势的话也不介意给她点苦头吃吃。再有,你们去下面先叫个钟点工上来,帮我把这办公室给打扫一下。”

    刚刚被霍思雨这么一闹,她的整个办公室凌乱不堪不说。现在,还满是玻璃碎片。

    顾念兮担心,自己要是一个不小心走起来,跟霍思雨刚刚似的摔了个四脚朝天可就不好了。

    这也是,她从刚刚到现在为什么一直都坐在自己位置上的原因。

    “知道了,顾总!”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两人已经上前,将地上手脚都被玻璃碎渣扎进去的女人给拖了起来。

    可霍思雨不甘心。

    明明说好做了交易,这顾念兮就给自己安排一个职位的,可现在竟然安排了一个清洁工的职位。

    她那一双怨毒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顾念兮看,就像是恨不得将眼神化成刀子,将顾念兮给凌迟了。

    “顾念兮,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狠,枉我将那么重要的机密给了你?”当被两个保安强势扣住了手臂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这顾念兮是真的打算将自己赶出去。

    而听到霍思雨的叫骂,顾念兮的薄唇再度轻轻扯动了那么一下。

    眼神示意这两个保安停下手头上的动作来,她踩着那双平底鞋,这才小心翼翼的走过已经被霍思雨给弄的凌乱不堪的地面,来到了霍思雨的面前站定。

    顾念兮没有示意保安放开霍思雨,那两个保安也不敢贸然放开。

    毕竟,现在这个霍思雨在他们的眼中,已经成为极度危险的人物。

    竟然敢将总裁办公室给弄成这幅德行,他们早就有些担心今年下半年的奖金问题了。要是再让这疯婆子将顾念兮给害了的话,怕是奖金没了事小,

    没错,自从顾念兮怀孕之后,韩子就不再是明朗集团的律师那么简单了,现在的他升职为韩总监。

    除了继续兼任明朗集团的律师顾问之外,他也帮忙顾念兮打点公司里的一切。

    谈建天当初走的急,唯一留给顾念兮的也就只有韩子这么一个全能帮手。

    顾念兮要不加以好好利用,怕是对不起韩子也对不起谈建天了。

    毕竟谈建天都能那么信任,将三年之后的遗嘱交到这个人的手上的人,必定是他最为信任的人。

    当然,信任这玩意都是相对的!

    你想要得到信任,就必须信任别人。

    而韩子在这一点上,和顾念兮配合的极为默契。

    顾念兮信任韩子,韩子也会在这所有的事情里为顾念兮争取最大的利益。甚至,包括顾念兮的人身安全。

    这也是现在这两人见到这个疯婆子的时候严阵以待的原因。

    不过,寻常在他们眼里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顾总,在这个女人的最终有些变了味。

    听着这个女人对顾总的指责,这两名保安的脸上都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不的表情。

    不过,就算是这样,这两人人就不敢怠慢。

    见顾念兮似乎有话想要和这个女人说。

    他们两人将这个女人给拉直了,并且也随时防止这个女人对顾念兮出招。

    在这样的情况下,顾念兮上前。

    特别是听到霍思雨刚刚说的那番话引得两名保安脸色都变了,顾念兮的红唇上,笑纹又深了几分。

    但那有些被前额过长刘海投射而成的阴影遮挡到的美目,此刻却寒了。

    “重要机密?霍小姐,麻烦你还说的清楚一点。我顾念兮做生意双手可都是干干净净的。没有必要像你那样,总背着所有人做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换取利益!”

    顾念兮这话,有四两拨千斤的嫌疑。

    做生意的人,当然最怕被别人怀疑到自己用不正当的手法去竞争。

    而霍思雨刚刚的那一番话,虽然顾念兮也知道这女人是说她将梁海那些重要的犯罪证据卖给了她顾念兮。

    可顾念兮听懂了她的意思,也难保别人不会扭曲了她的意思。

    你看刚刚那两名保安的表情,绝对是往那方面想了。

    而顾念兮刚刚这一番义正言辞,由己及人。

    不过她倒是没有点明这霍思雨到底都背着所有人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来。

    但两名保安员一听,却开始颇为赞同顾念兮的说法,连同刚刚眼眸里的疑惑也都消失不见了。

    其实,这姓霍的就是前一段时间在这公司里那个骚花瓶刘雨佳。

    这个消息,其实在明朗集团的内部已经不算是秘密了。

    再者,刘雨佳从到明朗集团来,仗着自己年轻貌美和公司的许多高层玩暧昧,甚至有时候还直接进入办公室之后就衣衫不整的出来的传闻,也不是什么秘密。

    不过这些都是传闻。

    而今天从顾总的嘴里说出来,更像是得到证实似的。

    顾念兮说完这话之后继续打量着霍思雨,当然也不忘记将身边两个保安的反映看在眼里。

    虽然她是这个公司现在的执行董事长,所有的权利荣誉集于一身。

    但顾念兮也懂得,“水亦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个道理!

    想要让公司发展更上一层楼,就必须得到员工的心,大家齐力向上。

    在这一点上,在她印象中玩的最好的,当属她家顾市长了。

    而她顾念兮是他的女儿,这些招数可都是他们家玩烂了,玩透了的。

    又怎么可能不清楚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暂时收住了自己员工的心之后,顾念兮自然也没有错过霍思雨眼中的那抹怒色。

    她知道,下一秒霍思雨肯定会和她辩驳。

    辩驳她什么时候说的是她顾念兮做生意的事情,她说的不过是梁海有关的事情罢了。

    正因为清楚这一点,顾念兮就在霍思雨即将开口说话的时候将薄唇凑到了这个女人的身边,道:

    “霍小姐应该没有忘记昨儿个我跟你也说过的话吧?若是你再不懂得看情况的话,我不介意向梁先生也透露一些关于你出卖了她的事情!”

    这话,顾念兮是靠在霍思雨的耳边说的。

    音量,也大致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

    听到这一番话的霍思雨,眉宇间的怒色越是浓。

    可本来跃跃欲试,想要说出什么的唇瓣最终还是平静了下来。

    是的!

    无可否认,只要顾念兮现在将这个消息和梁海那个混蛋说的话,依照那个男人对待叛徒的毒辣,想必她不用一天的功夫就暴死街头!

    人只要到了绝境的时候,求生的本能便会占据上风。

    所以,霍思雨就算满个肚子里都是对顾念兮的怨气,也只能往里头咽。

    总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去交换吧?

    再者,霍思雨也知道,现在以顾念兮的这幅德行,估计说的出也做得到。

    她总不能拿自己的生命,来跟顾念兮玩一场豪赌吧?

    “顾念兮,我真恨当初为什么没有将你给赶出这个城市!”

    最终,原本噎在喉咙间的话,只能变成了这样的后悔。

    听着霍思雨的抱憾,顾念兮当然知道这个女人也听懂了自己的话了。红唇一勾,她双眼笑的如同添上的月儿一样,弯弯的特别的动人:

    “只可惜,你现在只有被我驱逐,却没有赶我走的能力了!”

    说完这话之后,顾念兮也似乎懒得和这个女人继续辩驳什么。

    随后,便示意着:“好了,没事的话你们把她拉下去吧。记得让人上来给我打扫一下办公室!”

    说着,顾念兮又按照之前自己小心翼翼走到这边来的路线,往回走。

    而听到顾念兮的示意之后,两名保安便横拖硬拽的将霍思雨给拽着走出办公室。

    要知道霍思雨被拽到楼梯口处的时候,坐在办公室内的顾念兮仍旧能听到霍思雨那放荡激昂的女人。

    “顾念兮,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顾念兮,你对我这么狠,你难道就不怕天打雷劈么?”

    “顾念兮,迟早有一天上天会收拾你的……”

    最终,霍思雨的声音随着被保安的带走而消失了。

    而坐在办公椅前的顾念兮,貌似没有被这叫嚷声给吓坏了。

    她坐在办公椅前,只是轻轻的摩挲着自己那挲着自己那还非常平坦的小腹。

    随着这掌心贴合在肚皮上,顾念兮原本犀利的眼神,也瞬间变得柔和了。

    “宝宝,没被吓坏吧?妈妈摸一摸,不怕哦。”

    “宝宝,那个女人说妈妈很坏,你觉得是这样吗?”

    “妈妈告诉你,妈妈一点都不坏。你爸爸不是跟我们说过吗,对待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如果不好好的收拾她,将来遭殃的怕是咱们,知道么?再有,宝宝你也不能怪妈妈太过心狠手辣了。你还没有出生,你是不知道这女人坏透了,无恶不作。就算要天打雷劈,也该是她才对。反正,妈妈就不会让雷劈到你就对了!”

    “什么什么?你也赞同妈妈的做法。好叻,我的乖宝宝……”

    这一天的早上,顾念兮就一个人窝在办公室里,对着腹中还未出生的孩子喃喃自语着。

    而眼神中,还有着对新生命无限的期待……

    ——分割线——

    苏悠悠隔了好几天再见到凌母,是在凌母这会儿回来复诊。

    凌母的状态,比前一阵子真的好了不少。

    特别是脸色。

    没有前段时间从国外回来的时候那么的暗哑。

    不过这次复诊,凌母并不是去军区总院。

    而是,直接到苏悠悠所在的医院。

    因为,手术是苏悠悠做的,所有的数据虽然寄存在总院那边。

    凌母的意思,当然也是要去军区总院那边做复诊。

    毕竟,她还是觉得和苏悠悠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有些尴尬了。

    可人家老胡院长说了,主刀医生在那边,相关数据也只有苏悠悠最清楚。做复诊什么的,当然还是要到苏悠悠那边去比较好。

    凌母还想反驳什么,可老胡直接说了,关于她的病历现在都已经移送到苏悠悠那边去了。

    最终,凌母也没法再说什么了。

    这次所谓的复查,其实就是看看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那些细胞,有没有再生。

    昨晚上凌二爷知道她要过来复诊,也说要跟着过来。

    其实凌二爷不说,凌母也知道凌二爷陪着她到这边来做复诊,压根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就为了多和苏悠悠勾搭,多和人家说上几句话,你以为这点小心思还能瞒得过她这个当妈的?

    虽然她现在多少对苏悠悠还有些意见,但一想到这凌二爷能留下都是苏悠悠的功劳,也就不敢再说些什么了。

    他要想跟着去,就跟着去吧。

    反正去做个复诊,又不是到那边去私会的。

    可人算,到底不如天算。

    凌二爷昨晚上还为了今天要和苏悠悠见面,特意定做了一件极为奢华的酒红色西装,上边还有金色丝线刺绣而成的暗龙纹。准备今天见到苏小妞的时候,给她好好惊艳一把。

    可谁又能想到,今天一大早起床的时候,他就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稥港那边的分公司出现了严重的错误。

    无奈之下,本来打算陪同凌母过来做复诊,顺便调戏了苏小妞再跟苏小妞来个浪漫无比的约会,最后滚滚床单求婚之类的计划,都破灭了。

    凌二爷只能在助理的再三催促之下,起身去了稥港……

    而凌母,也只能在凌家司机的陪同下,到了苏小妞所在的医院。

    因为昨天老胡说是已经将她的病历送了过来,顺便将她今天的复诊都给安排好了,所以凌母到这边的时候压根就不需要多等候,直接就可以进去做检查了。

    不过一开始的B超类的检查,她压根就没有见到苏小妞。

    躺在床上,被掀开了小腹做检查的凌母,一直都在东张西望的,像是在找寻着什么。

    带着口罩的护士坚持情形便问道:“凌太太,您找什么呢?”

    “哦,我就是想问问,我这复查难道不用医生过来的么?”

    凌母只是用旁敲侧击的方法。

    因为现在直接提起苏悠悠的名字,她多少还是会有些别扭。

    可凌母没想到这个小护士竟然这么的机灵。

    听她说的这一番话,她立即反映过来,凌母在找的是苏悠悠。

    “您是不是想找苏医生啊?苏医生最近做了您这个手术,等于再度创造了一次医学奇迹,所以每天前来看诊的病人也很多,还有很多病人直接转院到这边,目的就是找我们苏医生做手术的!”

    小护士带着口罩说这些话,美目里都是憧憬。

    凌母看得出,她的眼神里都是敬佩。

    可凌母疑惑,这苏悠悠难道真的有这么厉害?

    可想到自己这差一点咬了命的病又是苏悠悠给救回来的,凌母脸上的神色又有点怪。

    “不是说她之前已经很久不给人做手术了?”

    会不会先前不给她做手术,是装的?

    在小护士说着这些的时候,凌母又不自觉的怀疑起这些来。

    “是啊,已经有两年的时间,苏医生不曾接手术案例了。当时我们主任和院长,都很遗憾。他们都说,医院有史以来就这么一个奇才,就这样不接受手术实在是太浪费了。不过他们也知道,苏医生先前有非常严重的心理问题,一做手术双手就打颤,所以也没敢勉强。毕竟这手术大小,都有可能会要人命的。”

    小护士一边用仪器,将冰冷冷又粘稠的东西在稠的东西在凌母的小腹上推开。

    一边看着频幕上显示的东西,一边和凌母说着。

    “她有什么心理问题?”

    其实,凌母对于这些,还真的没有了解过。

    当听着这些从一个陌生人口中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怪。

    “心理问题?我其实也不大清楚。我来这里是这半年,不过听他们说苏医生已经在这边做了五年了,至于心理问题好像是以前在这边被人打了,当时留下的阴影实在是太大了……”

    说到这的时候,小护士已经在凌母的肚皮上做完了检查,收拾好仪器之后,便从旁边找来纸巾给凌母擦刚刚涂上去的那些东西。

    凌母看她伸手拿来的纸巾,便直接接过去自己擦了。

    这说起来,这还是几十年来,凌母第一次如此主动。

    否则,以前她只会冷眼看着别人为自己服务。

    因为在她看来,这些人拿了她的钱,就应该为自己服务的热情周到。

    当然,凌母现在也还是这么想的,不过是为了想要从这个不懂事的小姑娘的嘴里套到更多关于苏悠悠的事情。

    据小护士说的这些,那么苏悠悠当初无法给人做手术的原因,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自己。

    看凌母自己收拾着自己肚皮上的东西,小护士就起身扶着她从床上下来了。

    这边还和凌母说着:“您这边的检查已经结束了,情况不错。待会儿还有几项其他的检查,会有专业人员陪您过去的。”

    “那苏悠悠呢?”

    听着这个小护士跟自己说的话,凌母的脸上表情从刚刚听到苏悠悠被打之后才变成现在无法手术略略有些愧疚,到这一刻变得有些阴郁了。

    不是说好了今天这项复诊是苏悠悠负责的吗?怎么到这边之后,凌母倒是一次都没有见到苏悠悠?

    难不成,这苏悠悠是故意在给自己摆谱?

    若真是这样的话,她是绝对咽不下这口气的。

    她好不容易才应承下她和宸儿在一起的事情,凌母看来苏悠悠现在应该巴结自己才对。怎么连她都到她的医院过来做检查了,这苏悠悠都不来看一下?

    可小护士说了:“苏医生现在还有一个小手术正在忙着,应该很快就会结束了。凌太太实在是抱歉,因为最近要让苏医生给做手术的病患实在是太多了,苏医生虽然早上推了好几次,可最后还是没法推掉!因为那个来做手术的是宋亚集团的千金……好像是给医院施压吧,所以苏医生只能接下手术了!”

    将凌母送到B超室外面的时候,小护士趁着人流少了些,便凑到凌母的耳边说着。

    而听闻是宋亚集团的女儿的时候,凌母的眼眸里一闪而过的惊讶。

    宋亚集团的千金,宋喜燕?

    那个女人,不是先前她努力施压,让宸儿娶了她的女人?

    不过后来因为闹出了一个假宸儿,还让这个女人怀了身孕,这事情才作罢的。

    可宋家好像不是那么想要让他们的宝贝女儿流产,所以前段时间就很快又给她安排了一门婚事,举办了盛大的婚礼和宴会,说是风风光光的将女儿给嫁出去,实际上看上去更像是潦草的将女儿和拖油瓶一并给送走。

    可现在,这宋喜燕又是到这医院做什么手术?

    难不成……

    “是什么手术?”

    女人的好奇心,永远都那么大。

    即便凌母这个刁钻的女人,也不例外。

    “这个我就不好透露了。毕竟关系到病人的隐私……”

    “那好,我先过去那边做检查了。”从这小护士这边问不出答案,到苏悠悠那边问不就行了?

    苏悠悠不是主刀医生么?

    难不成还会不知道这做的是什么手术后?

    “那您慢走!”

    之后,凌母的检查都非常顺利。

    因为之前老胡到这边已经给她打过了招呼。

    将所有的检查报告都拿到手之后,凌母被安排到苏悠悠的办公室等着。

    苏悠悠的办公桌其实压根就不像是一个医生的办公桌。

    人家医生的办公桌上,一般都是以简洁为主。

    可苏小妞倒是好,这边摆了粉红色的本本,那边又是个大红色的键盘,在另一边还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杂志。

    再者,还有桌上还贴着各色各样长的有些娘娘腔的男人。

    看着这照片上的男人,凌母实在纳闷。

    她虽然不怎么看娱乐新闻,但好歹也还认识一两个明星,对于那些新星也有一些了解。甚至有好些好在这城里举办的派对上见到过。

    可苏悠悠桌子上摆着这些,凌母搜遍了整个脑子,都找不出苏小妞桌子上贴着的这些男人的影子。

    更别说,是他们相关的作品了。

    再说了,凌母也不觉得,这些男人有她的儿子凌二爷好看。

    苏小妞还将这些东西贴在桌子上,不是外露的水性杨花么?

    可凌母哪会知道,这苏小妞贴在桌上朝夕相处的“男明星”,压根就不是什么电视新星。这些,可都是GV里面的别扭攻,傲娇受……

    这些玩意,和凌母生活的那个世界有些遥远了。她又怎么可能认出这些人来?

    等待了十几分钟之后,凌母听到办公室被人推开了。

    而进来的人而进来的人,便是今日她等候已久的苏悠悠。

    不过苏悠悠的精神似乎不大好。

    一套刚刚套上去的白大褂,在她的身上有些松松垮垮的。

    而她走着还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揉着肩膀。一副看上去,快要睡着的样子。

    “苏医生,凌太太已经做完了其他所有的检查了,现在正在等着你呢!”

    有同个办公室的医生和苏悠悠说。

    “哦?”苏悠悠一听,好不容易打起了精神才看向自己办公桌前的凌母。

    凌母一如既往的面对她苏悠悠的时候,脸色常年出现一种黯淡的青绿色。

    不过今儿个,她还收敛了不少。

    至少在看到她的时候,没有破口大骂。

    而苏悠悠对于凌母这样的人也不抱太多的希望。

    扫了一眼凌母之后,她就开始落座在自己面前的办公椅上。

    “苏医生,你的架子可真大。”凌母的语气有些尖酸。

    任谁都听得出,这凌母应该是在责怪苏悠悠让自己等的久了。

    只可惜,苏小妞连反驳都没有,直接说:“差不多吧。”

    差不多架子大!

    这,还真的差一点气炸了凌母。

    到底是大病初愈,凌母的脾气还稍稍收敛了些。

    也不至于一上前就跟苏小妞闹开。

    而苏悠悠则压根就不在意凌母的看法,径自坐在办公椅前,先是看了一下自己桌子上的最爱“小受”的照片之后,又轻摸了一把这小手照片上的小脸蛋之后,苏小妞这才身心愉悦的开始

    打开凌母这次检查之后的相关数据。

    苏小妞没有理会凌母。

    凌母也算是有气发泄不出。

    倒是苏小妞办公桌旁边的另一个医生开了口:“苏医生现在可是我们医院的大红人,想要预约上她的检查还是手术可不容易。您老能预约的上,就算不错了。现在苏医生的日常身体检查,可都直接预约到三个月之后了。今儿个能给你做这个检查,还是特意挤出时间来的。您要是不愿意的话,倒是可以再等三个月再来,到时候肯定就不会让您等这么久了。”

    同和苏悠悠一个办公室的医生,到底在这里也呆了好些年。

    关于苏悠悠和这凌家的那一些,她当然也非常清楚。

    所以,她也看不下去这凌老太竟然做个检查还趾高气昂的。

    而听到这医生所说的这些,苏小妞倒是也没有说其他的。

    她依旧保持着安静,就像是没听到他们刚刚说的这些似的。

    事实上,苏悠悠怎么可能会听不到?

    只是她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需要去替这个老女人开脱罢了。

    她这么嚣张,可该吃点苦头。

    不然,今后怎么面对生活?

    被苏悠悠说什么,其实凌母已经想好了托辞。倒是她真的没想到会是同个办公室的人会为苏悠悠开口。

    一时间,凌母竟然不知道该应对什么。

    当然,凌母也不敢要求自己的复查安排到三个月之后。

    她的手术该刚刚做完,需要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里面那些细胞有没有再生长。

    要是有的话,手术和后续治疗也能跟得上,保住生命的机率也大大提升。

    若是不及时检查,跟别人说的要安排到三个月之后的话,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凌母不敢冒这样的险,只能安静下来。

    看了凌母的反映之后,苏悠悠的薄唇不自觉勾起。

    没想到,凌母这只嚣张的老母鸡,竟然也有收敛的时候。

    有趣!

    实在是有趣!

    笑归笑,闹归闹,苏悠悠一会儿的功夫又认真的看起了检查报告。

    看完之后,她摘下自己刚刚故意带上去那个没有镜片,只用来装逼的眼镜之后才说:“现在数据一切正常,不过饮食方面还要多加注意,切忌辛辣。至于下次复诊的时间,就等胡院长再安排吧。”

    说到这之后,苏悠悠又说:“好了,今天的检查就先到这里,你可以回去了!”

    “这样,就好了?”

    凌母没想到,一番检查下来就只和苏小妞这么对着几分钟就搞定了?

    “嗯,好了!”

    “我可以走了?”

    凌母就是这样一个别扭于一身的集合体。

    明明就是不那么想面对苏悠悠,可见到苏悠悠之后,又觉得和苏小妞呆着的时间太短了。

    “可以,请慢走!”对待病人方面,苏悠悠有着自己一直都遵守的医德。

    就算是凌母,她也比较客气。

    可凌母却有些纳闷了。

    怎么回事?

    按照自己的想法,现在她也同意宸儿和她交往了。这次见面,苏悠悠应该是热情有加才对。再者,宸儿这次没有跟着自己过来,她是不是多多少少问候一句?

    可这个女人倒好,连问一句都没有。

    整个过程,就好像她凌母和她苏悠悠真的没有什么关联似的!

    难不成,这苏悠悠现在是恃宠而骄?

    因为自己同意她和宸儿交往,所以她故意想要刁难自己?

    可看苏悠悠的表情,又不像是……

    这到底怎么回事?

    纳闷了好一阵,凌母见苏悠悠这边又来了一个护士,说是今天下午又突然安排了一例安排了一例手术,相关的B超照和其他的相关数据都给送过来了。

    而苏悠悠这会儿,已经拿着那些东西,开始和几个医生不知道在说着她不懂的词汇。

    凌母见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只能无奈的朝着外面走去。

    可走到了门口的凌母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事情,迟疑着转过身来。

    这个时候的苏小妞,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凌母还没有走。她沉浸在自己的工作里,拿着圆珠笔的手正在一份资料上画着什么,讲解给其他的医生听。

    其实自从凌母的手术之后,苏小妞对于自己手术的心理障碍已经克服了。

    现在的她,还也开始协助自己的导师开始带着其他的实习医生。

    可以说,苏悠悠现在是有史以来如此年轻就能开始协助导师妇产医生。

    这和她的天赋,以及她在无人知晓默默的背后默默付出是脱不了关系的。

    而当看着现在全身心投入了工作,身穿白大褂的苏悠悠,凌母从她的身上看到一种光。

    那是一种,她曾经也在其他人身上看到的光芒。而这种光,应该说只有非常成功的人才有的。

    她家宸儿身上的光,只和苏悠悠的相近,顾念兮的也是。

    而苏悠悠的光芒,似乎比这两人还要干脆纯净……

    天使!

    这是凌母想到唯一能形容现在苏悠悠的词汇。

    突然间,她貌似真的有些明白了,她家宸儿为什么非这个女人不可的原因了……

    在门口站了好半响之后,凌母鬼使神差的就朝着苏悠悠的方向说:“宸儿今天本来是想要和我一起来的。但因为稥港那边的子公司突然发生了点急事,需要他及时赶过去处理……”

    凌母说完了这句话,也没有等苏悠悠回应,便旋即转身走了。

    但对于这个性子的她而言,能亲自和苏悠悠解释凌二爷没有到这边来的原因,已经太不容易了。

    而苏悠悠也在听到这个女人所说的话之后,稍稍愣了一下。

    但明白她的话的意思之后,她又埋头继续和其他人讲解这次手术的要点。

    ——分割线——

    “燕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凌母从苏悠悠的办公室走出去的时候,正好撞见一行人正推着一个还挂着吊针,脸色苍白眼神空洞的女人。

    虽然已经两三个月不见,不过凌母还是一眼便认出了躺在病床上的那个女人便是宋亚集团的千金,宋喜燕!

    怎么才一阵子不见,原本有些过分丰盈的宋喜燕,这会儿骨瘦如柴。

    特别是那深凹下去,还一层青紫的眼圈,让凌母尤为诧异。

    其实在这碰见宋喜燕,凌母并不意外。

    刚刚她就听小护士说了,宋喜燕今儿个在这边做手术,还是苏悠悠做的手术。

    本来凌母还想要和苏悠悠打听一下这女人到底做了什么手术,但刚刚被苏悠悠的那个态度一唬,她给忘了。

    不过这时候,还真的有人给凌母答案了。

    “医生,我的女儿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不是说,手术成功么?”刚刚一直跟在宋喜燕身边的老女人抓住了跟在后边的医生。

    这个,应该是刚刚呆在手术室里的另一名医生。

    而老女人,凌母认得。

    那是宋喜燕的老妈。

    虽然已经年过半百,但风韵犹存。

    因为这段时间宋亚发展的不错,前段时间在聚会上,还总是对凌母呼来唤去的。

    凌母当时虽有不爽,但一想到和宋亚联姻后能给凌氏带来的利润,她就忍着。

    “是成功了,不过因为这次意外撞击流产对于病人子宫的伤害非常大,今后她怀孕的机率只有百分之十……”

    一句话,如同给了宋母最为沉重的打击。

    本来还缠在医生手上的她,瞬间失去了知觉,向后倒去……

    而随着宋母的晕倒,所有人除了加快推走病床之后,还有人急着找来另一张病床,让宋母躺着。

    看着这一行人渐渐远去的身影,凌母只是暗中庆幸,幸亏当初她的宸儿没有娶了这个宋喜燕。要不然,这百分之十的可能性,她将来还怎么抱孙子?

    在暗自庆幸中,凌母提着自己的包包离去了……

    ——分割线——

    这天,谈逸泽回家的都有点晚。

    本以为,这时候大家应该开饭了才对。

    可一进门才发现,这调皮的聿宝宝现在还在大厅里到处疯着。

    谈老爷子无奈的跟在身后,想要将刚刚这个将他一趟好酒给打翻了的小凶手给抓回来。

    可这腿脚不好的聿宝宝,哪里是这小淘气的对手?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小家伙在自己的身边转来转去罢了。

    不过你看老爷子的眼眸里,哪有一点像是生气人该有的样子?

    看着那个在自己的身边乱转悠的小家伙,谈老爷子的眼睛里满是慈爱罢了。

    其实,就算再怎么贵重的老酒,在老爷子的眼里都不急家里这个活蹦乱跳的小祖宗。

    这酒算什么?

    要是能让这小家伙开心,弄几坛给他砸就是了。

    只要,他不会伤到自己就行。

    看着满脸都是慈爱的谈老爷子,谈逸泽真心觉得,自己自从这个家里来了顾念兮和生下了这淘气的聿宝宝之后,宝宝之后,他的地位是直线下降了。

    你看,以前他谈逸泽摔了老爷子的酒坛子的话,至少也要听他两三天的念叨。

    可现在倒好,这聿宝宝打算了还死不认账,倒是将谈老爷子给哄的乐呵呵的。

    不过和这爷孙俩正在大厅里的嬉闹相比,是此刻靠在沙发上安静呆着的顾念兮。

    看着她的背影,谈逸泽还纳闷了。

    寻常聿宝宝打坏了东西,顾念兮都会抓住他让他给谈老爷子道歉的。

    可今儿倒好,竟然放纵着聿宝宝了?

    不过谈逸泽的疑惑,谈老爷子倒是给他解答了。

    “兮兮一进门靠在那里就睡着了,怕是工作太累了吧!你去楼上找条被子下来吧,等她睡醒我们再开饭。”

    “兮兮睡着了?”

    谈逸泽有些诧异。

    这丫头竟然窝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慢步走过去的时候,谈逸泽果真看到了这顾念兮窝在沙发上睡的一脸红扑扑的样子。

    长长的睫毛,在头顶上的白炽灯的折射下形成两个小扇子似的阴影。

    看样子,她睡的有些熟了。

    不过这眉心蹙起的样子,应该是睡的不是那么舒服。

    谈逸泽不说二话,直接将身上的外套就脱下来盖在她的身上。

    可顾念兮在这衣服盖下来的时候,睫毛扑闪了几下就睁开了眼珠子了。

    看到近在咫尺的是谈逸泽的那张脸,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兮兮,是不是很困?要不,上楼上去睡?”

    “不了,我是在这里等吃饭的,没想到等着就睡着了!”

    最近孕吐的现象好了不少,肚子也饿得快。

    看样子,自己的肚子里还是一个吃嘛嘛香的小宝贝。

    不过这孕吐现象是好了,可这嗜睡的现象就越发的严重了。

    只要给她安静坐一会儿的话,她必定的呼呼大睡。

    不过,顾念兮的异常,向来观察力敏锐的谈逸泽怎么会没有察觉?

    “兮兮,你是不是不舒服?最近看你,总是很疲劳的样子!”

    “没事,就是最近事情有点多。城北那边马上要招标了,安安姐说这对于明朗集团来说是一个难得的契机。所以,我现在亲自负责城北这个案子。”

    说着,顾念兮的肚子也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叫唤了起来。

    看样子,是肚子某个淘气的小家伙也饿了……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闪婚之谈少的甜妻》不错,请把《闪婚之谈少的甜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3/3872/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闪婚之谈少的甜妻版权归作者律儿(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