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482章 孕吐不好受vs女儿被戏弄!

  
    听到殷诗琪的话,谈逸泽和顾印泯两人都默契的停下了脚步,但始终没有离开洗手间门一步。步云小说网

    “小泽,我说你要不要先去套上一件衣服?”

    见谈逸泽光着膀子在自己的面前晃悠,殷诗琪又说了。

    刚刚谈逸泽起来的时候本来也穿着衣服的。

    常日里,谈逸泽都出操习惯了,总是天没亮就醒了。

    这一醒,他就有些睡不着了。

    要是换成其他的时候,他要是没事做的话肯定想要在床上好好的“操练”自己的老婆。

    可现在顾念兮的情况有些特殊,他不敢操之过急。

    所以大清早的,谈逸泽就到外面晨跑去了。遛弯回来了,还顺便带了一些油条饼子,还有几个大肉包,准备当今天的早餐。

    可谁知道,他买完了这些回来,进屋子里准备看顾念兮和孩子的时候,顾念兮就醒来了。

    而且一醒来,她就直皱着眉头,嚷嚷着他谈逸泽的身上有个葱味!

    然后,顾念兮就吐了。

    因为没来得及去洗手间,拽着谈逸泽身上的衣服就往上吐了。

    之后,她就只躲在洗手间里,到现在才回来!

    谈逸泽就纳闷了,他去晨跑最多浑身上下也就是个汗味了,怎么会有个顾念兮现在最讨厌的葱味呢!

    思前想后的他终于明白过来,那是他刚刚去买油条的时候弄上去的味道。

    真该死!

    他当时就应该远离一下那卖包子油条的摊档!

    怎么能让顾念兮最讨厌的葱味黏上来?

    不过因为有了这么一出之后,谈逸泽发誓这段时间直到顾念兮剩下孩子为止,他都不会去那样的小摊档买包子了!

    只是在顾念兮进了洗手间之后,谈逸泽还是对自己身上那个害的顾念兮吐了的味道恨的入股。于是,本来顾念兮没往上面吐到东西的衣服,就这样被谈逸泽嫌疑的脱了下来,然后丢在地上了。

    到现在,这男人貌似都忘记了自己身上少了件衣服。

    虽然他的身体是强壮了点,但这D市的早晨还是有些凉,殷诗琪打算让这孩子去穿一件。

    谈逸泽知道她担心什么,只是说了:“妈,我没事。我等兮兮……”

    这话才刚一说完,这洗手间便发出“啪嗒”一声响。

    于是,两个大老爷们又开始往同个方向出发了。

    “兮兮?兮兮你没事吧?”

    “兮儿,到那边去坐坐!”

    见顾念兮从里头走出来,这两个男人倒是同个时候伸出了手。

    “你们……怎么了?”

    看着这两个男人大张旗鼓的样子,顾念兮倒是有些犯迷糊了。

    她还真不知道,到底该抓住哪个对自己伸出手的男人。

    对于她顾念兮而言,这两个男人现在都是同样的重要。

    抓着其中一个,不抓另一个的话,肯定会伤了一边的心。

    而殷诗琪看到自己的女儿现在那个为难的样子,便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了。

    叹息一声之后,殷诗琪说:“女儿啊,你孕吐我倒觉得没有什么,至少你的脸色比这两个在外面瞎转悠的男人好了不少!”

    看顾念兮现在那个精神状态,还真的比这两个男人好了不少。

    而顾念兮一听,倒是笑了。

    没想到,她顾念兮的福气这么好。

    孕吐了一下下,老公心疼了,连老爸也担心的围在洗手间门口不曾离开。

    于是,女人笑着将自己一边一个手同时放入了这两个男人的掌心里。

    当顾念兮作出这个动作的时候,这两个男人瞬间一愣。

    不过,两人到底都是人中之龙,一下子便明白了顾念兮的意思。

    她将手放入他们掌心中没有先后的顺序,这可以说明他们两个人都是在她心目中同等重要的。

    当下,两个人回过神来,都下意识的握住了顾念兮的手,将她带出了洗手间。

    随后,顾印泯同志因为自己今天的工作真的赶,只能先去了餐桌那边吃东西。

    留下了谈逸泽,陪着顾念兮在沙发上休息会儿。

    顾念兮在沙发上坐了一小会儿之后,便看到谈逸泽随便丢在沙发旁边地上的T恤,无奈的半蹲下去。

    “怎么把衣服给丢在这里了?早晨风有点凉,赶紧穿上。”

    “你不喜欢这个味道。”

    看了一眼顾念兮手上的那件衣服,谈逸泽一伸手就又将衣服给丢远了。

    “洗洗就好了,而且现在我也没啥事了。你赶紧穿上一件衣服,免得着凉了!”他的身子,可不仅仅只是他自己一个人的。还是她和聿宝宝,以及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的。

    “不要!我现在的等级都这么低了,要是再因为身上的味道被你讨厌的话,那我岂不是要蹲墙角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和她开玩笑,谈逸泽的长臂有些别扭的搭在顾念兮的腰身上,贪恋的将脑袋埋在顾念兮的颈窝里。

    因为他将整张脸都埋在她的脖颈处,此刻的顾念兮并看不到谈逸泽的表情。

    “我不会因为你身上的味道讨厌你的!”正因为看不到谈逸泽的表情,所以顾念兮还以为这个男人只是在和她单纯的耍无赖。

    也知道男人大清早的欲望是最为强烈的。

    以前早晨起来的时候,他都喜欢逮着她就在被窝里强要一次两次的。

    如今因为怀着身孕让他有所顾忌,他没得吃,但就像是他说的,过过嘴瘾也是好的。

    顾念兮还以为,这男人不过又是跟她耍无赖想要过嘴瘾,也没有多想。

    只是她却不知道,此时将整张脸埋在她的脖颈处的男人的黑瞳里,却有些心疼和愧疚。

    兮兮,在我所不知道你怀孕的那段时间,你是不是也像是今天一样,一个人再在我们的卧室里,难受头晕都不敢和家人说?

    兮兮,对不起。你怀孕的时候,我却因为出任务,不能陪在你的身边,不能察觉到你有身孕的事情!

    还有,上一次在家里晕倒,肯定也比现在还要难受!

    可兮兮,你竟然为了不影响我出任务的心情,不敢跟我说你的身体不舒服,也不敢告诉家里人让他们为你担心,一个人扛着这些。而我,竟然还该死的在你这么难受的时候,用你最在意的事情来打击你,让你签下那玩意儿?

    兮兮,你可知道,当我知道这一切的时候,我是有多么的心疼?

    天知道,我是有多么的想要将你完好的守护在我的羽翼下?

    其实,早知道招惹你会给你带来这些,还在你怀孕的时候不能陪在你身边的话,我很多次都觉得我当初真的不应该招惹了你。

    像是你这样的丫头,值得有更好的待遇。

    可仔细琢磨了一下之后,我又发现,不管怎么样,我到最后还是会招惹了你。

    因为,我控制不了对你的想法……

    就像是爷爷曾经说过的:有些人生来就应该是在一起的一对儿!

    爷爷和奶奶就是这样的例子,我想我和你也应该是一样的……

    兮兮,对不起!

    是我招惹了你,就像你说的,不想要你这个负担的话,我当初就不应该那样的招惹你。

    既然招惹了你这样的丫头,我就应当好好的对你。

    相信我,这一次之后,我一定会好好的守护好你,还有我们的宝宝……

    “逸泽?你睡了?”

    “老公?”

    谈逸泽靠在她的肩膀上许久,都没有动静。

    顾念兮还以为他睡着了,轻轻的推了推他的肩头之后,准备将这个男人的头放到自己的腿上来,让他睡的舒坦一点:“傻瓜,应该多睡一会儿的。大清早又不用出操,干嘛气的那么早?”

    可没等她将谈逸泽的脑袋放到自己的腿上的时候,就看到这个男人的脑门再度窜起。

    而这一次,谈逸泽搁着的地方并不是她的肩膀上,而是直接钻进了她的胸口间。

    若不是看到谈逸泽的眼眶有些红,顾念兮肯定会觉得这一幕,真他妈的黄!

    大清早的,她顾念兮刚刚起床。

    身上的那件卡通睡裙下,是真空的。

    他这将脑袋凑上去,等于直接和她的大白兔面对面。

    要是寻常,顾念兮肯定决定这个男人又想要拐着弯吃自己的豆腐了。

    谁让他寻常只要早上,就喜欢将脑袋乱蹭过来?

    可正因为看到了这个男人眼眶的红,她微愣了一下。

    低头看见窝在自己和自己的心脏距离最近的那个半寸平头,顾念兮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伸出了藕臂,将这个男人的脑袋给搂住了。

    因为,她读懂了这个男人的红眼眶——他在担心她!

    “傻瓜,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轻轻的揉着谈逸泽的那个半寸平头,顾念兮有些无奈,又有些心疼。

    心疼这样一个受了多少次伤,都压根不当成一回事的男人,竟然因为她顾念兮红了眼眶。

    “兮兮,我只是觉得好心疼……”

    因为他将脑袋埋在她的胸口处,所以此时他的嗓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

    听着他用低哑的嗓音,诉说着自己对她的疼惜的时候,顾念兮的唇角上又有了涟漪:“既然心疼,俺以后就要好好的待我……”

    “嗯,我会的!”

    听着他的回应,顾念兮的唇角又勾了勾,将埋在自己胸口上的那个脑袋,又搂得紧了些……

    也正是因为顾念兮这一个下意识的动作,让本来坐在餐桌上吃饭的顾印泯察觉到前方不远处的敌情。

    “我怎么感觉,我女儿被调戏了?”

    老顾同志一边喝着粥,一边盯着不远处的沙发上瞅着。

    此时,谈逸泽那光着膀子的上半身只露出一截,脑袋不见了。

    而顾念兮的藕臂,却落在男人精壮的肩膀上!

    这一幕,实打实的视觉冲击。

    顾印泯同志一看,觉得有必要提高一些抗战路线。

    可他这一站起来,就被殷诗琪同志给拉住了袖口,将他拉回到了餐桌上。

    “殷诗琪同志,不要告诉我你什么都没有看到!”

    女儿正怀着身孕呢!

    这女婿,难道还要求欢不成?

    在顾印泯同志看来,谈同志这是将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

    要是在别人的身上,顾印泯同志当然也不会管,管不着。

    可当这个别人是他顾印泯的掌上明珠的时候,他急了,他火了,他不耐烦了。

    “当然看到了,但你也不要过去打扰到人家小两口了!”

    殷诗琪同志只是稍稍瞄了一眼,就有些脸红心跳了:喵了个咪的,女婿的身材还真不错。

    要是自己在年轻个十岁的话,也想要找这样的帅哥!

    女儿,怪不得当初你和他没见过几面就扯了证,有远见!

    像是这样的帅哥,几百年都难得遇上一个!

    还是趁早收入自己的石榴裙下才好!

    顾印泯同志要是知道跟着他一辈子的女人竟然在这个时候给女儿呐喊助威的话,估计这会儿也会被气吐血的。

    “殷诗琪同志,你越来越是敌我不分了!”

    看着这大半天的,女婿还没有坐直,老脸都拉长了。

    他也是个男人,当然知道这么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情。

    有些恼的想要从殷诗琪的手上抽出袖子,却听到殷诗琪同志这会儿慢悠悠的说着:“老顾同志,其实我觉得女婿比你当初对我还好。你觉得,他这个时候可能对咱们的兮儿做什么吗?再说了,人家小两口要是真想做些什么事情的话,现在肯定背着我们偷偷的躲进房间里做了,还搁在沙发上做什么?”

    “好了,不该你这个老顽固管的事情你还是少管了。省得别人说你顾市长不是这个新时代的人!”

    殷诗琪的一番话说下来,顾印泯也觉得自己的老脸有些拉不住了。

    老顽固?

    不是新时代的人?

    殷诗琪同志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敢说了。

    但最终,这个男人在看到那边长久没有动静的一幕之后,只能撇下了碗筷丢下了一句:“算了,我不管!我不管,总行了吧?”

    “识时务者为俊杰!”

    殷诗琪同志又说了:“你的公文包刚刚我就给你拿下来了,就在你的左手边上。你现在去上班的话,就顺便帮我将门口的那袋垃圾给拿出去倒了!”

    听着殷诗琪同志的指挥,顾印泯市长的嘴角抽了抽。

    他堂堂一市之长,在家的地位竟然是一个倒垃圾的?

    这要是传出去,他这张老脸该往什么地方搁?

    可这嘴边刚刚一动,殷诗琪同志就哀怨的朝着顾念兮他们两口子的方向看了一眼。

    那眼神,如泣如诉,要多哀怨有多哀怨。

    就像是在埋怨咱们的顾印泯市长娶了她这么多年,对她有多不待见似的。

    而到这顾印泯算是没辙了,只能嚷嚷着:“行了,我也不管了,出门的时候顺便给你把垃圾倒了,这总行了吧!”

    听到顾印泯市长的回话,殷诗琪这乐了:“顾市长明智!”

    ——分割线——

    “哟,您过来了?苏医生办公室现在目前有访客,请您稍做休息!”

    凌母这才到医院,就有护士过来和她说了这些。

    其实吧,凌母要过来做检查,凌二爷都已经跟医院方面打了招呼。

    所以,凌二爷这才放心让她一个人过来。

    只是,听到这话的凌母却蹙起了眉头。

    访客?

    不是病人而是访客?

    是什么人,会在别人上班的时间,过来打搅呢?

    “凌夫人,要不要喝点水什么的?”

    那人见凌母一直都张望着不远处的角落,便询问着。

    “给我一杯温水吧,麻烦你了!”

    貌似病了这一趟之后,凌母对他们医院这些人的态度,真的比以前好了不少。

    以前从来不肯说上一句客套话的凌母,今儿个竟然还对他们这些人说“麻烦”!这,实在是稀奇。

    不过她的态度好了,也让这些来伺候她的人感觉好了不少。

    “凌夫人说笑了,凌二爷今天早上就打电话过来交代院长,说您啊要过来检查,让我们注意点!”

    说着,她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又说:“好了,凌夫人我现在去给您倒杯水过来。”

    “好!”

    在那个护士离开之后,凌母还是不时的张望着苏悠悠的办公室。

    可那扇办公室门,始终紧闭着。

    她就纳闷了,到底是什么人,大白天来访的还要关上门的?

    想着这些的时候,凌母的脑子里不自觉的闪现顾念兮那个丫头片子的容貌。

    那丫头和苏悠悠差不多大,现如今在明朗集团的那个执行总裁位置上游刃有余之外,外界还传言这个女人是云阁的幕后老板。

    年纪轻轻的,这丫头就如此出色。

    若是假以时日磨练的话,怕是连凌氏都要败在她的手下。

    如果这样的一个丫头和她的宸儿能够在一起的话,可谓是强强联手。到时候,这A城,乃至整个亚洲,有谁能是他们两人的对手。

    这样的想法,凌母不止一次有过。

    不过在凌二爷和她说了那些非苏悠悠不可的话之后,现在的凌母虽然还有种种念想,却也只能深埋在心里。

    只是她实在不明白了,这苏悠悠除了是个两袖清风的医生之外,凌母还真的看不出这丫头有什么好的,至于让他们家的宸儿那么着迷。

    但她知道,即便她这一辈子都想不透,儿子除了苏悠悠之外也不会要别的女人了。

    这孩子长到这么大,凌母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对一件事情如此的执着。

    “凌夫人,你的温水来了!”

    就在凌母盯着苏悠悠的办公室门发呆的时候,刚刚那位走了的小护士又折了回来,手上还拿着一杯水。

    “嗯。”接过水,凌母还是看着苏悠悠的办公室:“对了,这苏医生的客人到底进去了多久了?”

    凌母是怕苏悠悠的访客,不是一般的访客。

    不然大白天的,为什么要关门闭户。

    而小护士以为凌母是等的有些着急了,便解释说:“苏医生这个客人每个周一都会过来,每次大约都需要一个钟头左右。他们已经进去四十几分钟了,也快了!”

    可小护士的这话在凌母那平静的心湖里可谓是投进了一颗小石子,涟漪不断。

    一个星期来一次,一次需要一个小时?

    这是在做什么?

    “客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凌母沉吟了片刻之后,又开口问道。

    “男的!”小护士的这个回答,凌母的心里可就不是涟漪那么简单了,简直就是巨浪滔天。

    当下,凌母握着皮包的手,明显的紧了紧。

    骨节处的泛白,表明了这个女人正极力抑制某种情绪的蔓延。

    而看到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难看的凌母,小护士还在纳闷着自己到底是不是说了什么话惹得这个老女人不开心的时候,就听到不远处的办公室门那一块传来了“啪嗒”一声响,随后那办公室门打开了。

    从里面,先后走出一男一女。

    男的是一身黑色笔挺西装,女的则是一身白大褂。

    一黑一白的视觉冲击,让人一时间还有些应接不暇。

    而让凌母觉得最为碍眼的,是苏悠悠脸上现在挂着的那抹笑容。

    前段时间的手术,她好歹也有一段时间经常见到苏小妞。

    在她的面前,她还真的没有看到过苏悠悠对自己的儿子能笑的这么灿烂妩媚的。

    可现如今,苏悠悠却将这样的笑容展露在其他男人的面前……

    再者,苏悠悠貌似现在对那个男人的应对也极为的和善专注,连她凌母的到来,都没有注意到。

    “Daisy,那下个星期再见了!”

    “不好意思,今天还有个预约好的检查,下个星期过来的话,我们再出去吃饭好了!”

    “那好,下次就说定了。到时候你要是再反悔的话……”

    “再反悔就是小狗行了吧!好了,慢走,我也不送了!”苏小妞站在原地,和那个男人握手挥别之后,还一直盯着那个男人离去的背影。

    苏悠悠自认为只是礼貌性的行为,却不想这行为在身后的凌母眼中看起来,压根就是含情脉脉。

    “哟,都来了?那麻烦您请跟我进来,检查可以开始了!”

    苏悠悠转身,发现凌母竟然已经来到自己不远处的时候,就笑着。

    前面的半截话是对凌母说的,后面的那半截是对身边的那个护士说的。

    “好的,苏医生!”

    接到苏悠悠的意思之后,这小护士转身就朝着身后的那些仪器走了。

    而被留下来的凌母,脸色一点一点的蜕变。

    可凌母到底是猖獗惯了的人,最终还是按捺不住心里头的那口气,趁着小护士不在身边就一口气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刚刚那个男人是谁?和你什么关系,你们呆在这个办公室这么久了,到底都做了什么事情?”

    听着凌母问出来的这些话,苏悠悠第一时间还有些反映不过来这个老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琢磨了一会儿,她倒是知道这老女人现在到底在猖獗什么劲儿了。

    “请问凌老太,你现在到底用什么身份来质问我这些?”

    她没有和寻常一样,一吵架就沉下脸。

    就如同顾念兮告诉她的,笑容在吵架的时候才是更好的武器。

    所以,当看到凌母如此咄咄逼人的问着这些的时候,苏悠悠不是发火,而是慢慢勾起了红唇。

    艳丽如同刚刚绽放的红玫瑰般夺目的笑容,应该挺好看的。

    不然,她苏悠悠也不会从这个老女人的眼眸里看到一抹子惊艳。

    但很多的,是恼火。

    果然如同顾念兮说的,吵架的时候面带笑容,才是最让人有些忍无可忍的。

    看来,这兮丫头没有婆婆,却对这些事情挺在行的么?

    下次等她回到这边来,苏小妞决定她还要去好好的跟顾念兮取取经。

    前天又跟顾念兮打了通电话,据说现在谈参谋长已经过去了。看样子,那个臭脾气的男人应该是认错态度不错,哄的顾念兮眉开眼笑的。估摸着,回来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就凭我……”我是凌二爷的母亲,你的婆婆。

    看着苏悠悠那眉开眼笑的样子,凌母抓着包包的手再度紧了紧。

    如果不是因为苏小妞脸上带着笑容的话,她还真想伸手去抓挠她的那张脸。

    伸手不打笑脸人。

    可这怒火,到底该从哪个缺口发泄?

    既然无法动手,只能动口。

    凌母真的很不得能撕破脸皮和苏小妞吵一次,最起码能缓解一下心里头的恼火。

    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她有听到苏小妞笑着反问她了:“就凭你是谁?不要忘了,你只是凌二爷的母亲,既不是我妈又不是我婆婆,你到底在这里矫情个什么劲儿?”

    一句话,苏悠悠又成功的赌注了这个老女人的嘴儿。

    当下,凌母的脸色极为难看。

    是啊。

    现在苏悠悠没有和凌二爷结婚,她又不是婆婆又不是妈,貌似也没有资格说她。

    可就因为这样,让她眼睁睁的看着她苏悠悠当着她的面勾三搭四?

    这样的话,他们宸儿的脸面该往什么地方放?

    这种事情可大可小。

    要是这女人真的跟刚刚那个女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的话,到时候要是宸儿还将她给娶进门的话,恐怕……

    凌母还在心里头分析着,可苏小妞已经扭头朝着里头走去了。

    其实,刚刚过来的那个人,是乐悠国际服装公司的财务部经理,虽然她苏悠悠不懂这些经营管理什么事情,不过每一周的财务都还要她亲眼过目,再者还有一切大型企划,例如乐悠服装的宣传,还有当季的促销,清仓活动等等。

    所以每个周一,她苏悠悠都会腾出一个钟头的时间,顺便将这个周末的事情给办了。

    这一点,相信凌二爷也应该清楚才对。

    不然,那个男人怎么会大方的让医院方面在每个周一为她空下这些时间?

    可貌似,这个老女人一点都不理解她的做法,虎视眈眈的盯着她苏悠悠的眼神,就像是一个婆婆发现了儿媳出轨的事情后就要暴走的模样。

    换成是别人,现在估摸着可能要吓死。

    可这些对于苏悠悠来说,她连解释的欲望都没有。

    不是说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再者,这老女人现在又不是她苏悠悠的谁,她也懒得去做什么解释!

    或许,现在在这老女人的眼里,解释就是掩饰!

    “你检不检查?不检查的话直接自己去院长那边说取消检查,别占着茅坑不拉屎。”这个检查做完,下班的时间就差不多要到了。

    要是这么耽误下去,都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才会结束。

    她苏悠悠可没有什么心情,在美好的下班时间陪着这个老女人在这里大眼瞪小眼。

    说着,她径自朝着办公室里端走去了。

    看到苏悠悠的离开的背影,凌母迟疑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紧跟着进去了……

    之后的检查,凌母还算配合。

    自从生了这场大病之后,她也不敢再轻易的拿自己的身体来开玩笑。

    这也是,现在她配合所有检查的原由。

    检查结束之后,凌母一边套上自己的衣服一边朝着苏悠悠的办公室走去。

    她坐下的时候,苏悠悠还埋头在桌子上唰唰唰的不知道写着什么东西。

    等到凌母的薄唇动了动之后,便看到苏悠悠刚刚还埋头在唰唰唰写着的东西已经写完了。此刻,她已经将她的笔放回到前方那个印着美男图案的笔筒上。

    “暂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下一次的复诊时间估计是在半年后。具体时间,等院方通知!”

    将她的那些病历,以及各项检查结果都放在凌母面前之后,苏悠悠说。

    这个时候,换班的钟点声已经到了。

    苏小妞将自己的大屏幕手机塞回到包包里,上面还有自己昨晚上看了一半的新GV。本来想趁着今天早上上班的空档看一下的,没想到今天的安排急促了些,连看一眼的时间都没有,看来只能回家的时候再看了。

    将包包收拾好之后,苏小妞将自己身上的那件白大褂又给脱了下来,挂在旁边的衣架上。

    “等等!”

    身体检查一切正常,这让凌母暂时缓了一口气。

    但一看到下班时间就急匆匆往外面赶的苏悠悠,凌母又开口了。

    其实在她看来,苏悠悠在这个城市一没有家人,二没有孩子,不用赶着回家和家人一起吃饭,也不用急着去幼儿园带孩子,那她为何走的这么匆忙?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应该是要去跟刚刚那个男人吃饭。

    只是凌母却不知道,人家苏悠悠不过是想赶紧回去用电脑看完这已经看了大半截的GV而已。

    “我的朋友们最近也想要做妇科检查,你有时间的话,帮忙安排一下!”

    因为暂时有事情想要让苏小妞答应,所以凌母并没有先纠缠着刚刚的那点事情不放。

    “你的朋友做检查,为什么要我帮忙?”

    苏悠悠眨巴着无辜的大眼,一副真的不知道她在说什么的样子。

    “他们希望是你给检查的!”

    “那简单,你现在让他们去挂号,然后到值班室那边拿我的预约号,轮到的时候院方自然有人会打电话通知他们的!”

    这,便是现在正常的手续。

    可凌母一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又一沉。

    这是什么意思?

    她都已经答应这女人和宸儿交往了,这苏悠悠竟然连这点小忙都帮不上?

    “可他们已经说了,你现在的档期已经到明年了。”这就是要让她的朋友等到明年的意思?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她那些放出去的话该怎么办?

    她的那些朋友,那个是等闲之辈?

    到时候,她凌母肯定少不了被他们戳脊梁骨。

    这些抛开,还有她凌母的面子,凌家人的面子。

    难道,这些在这丫头眼里都是一文不值的?

    但苏悠悠压根就没有多在意这个老女人所说的这些,只是随口说:

    “既然你知道我已经排到了明年的档期就好了,除了这些我还要不定时参加医院的各种座谈会。要是你的那些朋友实在等不及的话,就找别人好了!”

    她苏悠悠如今能在这个方面如此有名气,除了一部分是因为她那精湛的医术,还有更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苏悠悠从不徇私。

    到她这儿来看病做检查的人,其实有好些都是普通人。

    他们没有好的身家背景,也没有像是这些贵妇们这样上亿家产。

    可他们同样也是人,也需要被尊重。

    如果每次去医院看诊,都碰到哪些个医生和护士都给有钱人走后面,插队什么的,耽误了病情,影响了心情,你认为他们下次还会到你这里来看病么?

    所以,到苏悠悠这儿看病的人都知道苏悠悠有一个规矩,那就是不管那些人拥有多至高无上的权利还有地位,都要排队!

    就凌母现在做的这些个检查,还都是老胡前段时间给她安排的。

    只是这一点,很明显凌母是不知情的。

    所以,对于苏悠悠这个爱理不理的态度,凌母才这么的生气:“苏悠悠,你到底用什么态度跟我说话呢?”

    “别人用什么态度对待我,我就用什么态度对待别人咯!”苏悠悠眨巴着无辜的大眼,没有半点怒色。

    弄到最后,凌母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再者,她在回神的时候特突然想起自己今天刚刚出门的时候还答应过凌二爷,不要和苏悠悠对上。

    虽然今天见到苏悠悠所发生的一切都让凌母有些恼,但好不容易和儿子缓和了关系,凌母暂时还不想因为一个苏悠悠给破坏了。

    所以,现在再怎么生气,凌母也只能按耐下自己的“火山口”。

    而苏悠悠见到她再度安静下来,便继续收拾着。

    “再等等!”

    凌母又出声了。

    “你还有什么事情,能不能一次性说完?”

    苏悠悠换好了衣服,顺带着也换上了自己放在办公桌下方的七公分粉红色高跟鞋,搭配自己这一身无袖浅粉色连身裙,是在适合不过的。

    凌母是经常看到苏悠悠穿艳丽的红色衣服,但真的没有见过苏悠悠打扮的这么小清新。还将寻常总是垂散放在肩头上的金发,绑成了一个可爱的花苞头。

    没有刻意要去什么地方,竟然打扮的如此精心,唯一的解释,就是她觉得苏悠悠应该是有什么要见的人。

    再说了,像是这样款式的衣服,在国内好像还没有做的这么精致的一个品牌。

    凌母觉得,应该是苏悠悠刻意为了见什么人,花了大价钱定做的。

    只是凌母不知道,苏小妞这一身衣服乃至鞋子还有耳朵上搭配的粉色玫瑰耳钉,都是她乐悠服装公司这个夏季的主打产品。

    只是,还没有全面上市。

    苏悠悠只是在这边试一试市场反应罢了。

    可没想到这一幕落进凌母的眼里,却成了别样的味道。

    看着凌母现在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苏小妞自然也想到这个老女人到底想要问自己些什么。

    沉吟了片刻之后,她的嘴角上又有了好看的弧度:“您该不会还想问我那个男人是谁,我又和他有什么样的关系,然后我们刚刚在这里又做了什么事情吧?”

    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苏悠悠身上有着一股子架势,一股子连凌母都驾驭不了的架势。

    从动完了手术之后,凌母其实一直都在纳闷,苏悠悠身上这股子感觉,她当初怎么在凌家都有一年的时间,为什么她凌母就是没有发现呢?

    只是她并不知道,当初嫁进了凌家的苏悠悠,只是将自己浑身上下的架势都给掩藏了起来。

    所以,当初她苏悠悠的自尊才被践踏。

    而现在,苏悠悠已经不屑于在所有人的面前掩饰。这也导致了凌母到现在才发现这个。

    正因为现在才发现,所以凌母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才好。

    而苏悠悠看到她沉默了片刻,便知道自己说对了她想要问的。

    于是,苏悠悠那双特意勾上了黑色内眼线的美目,笑意越深。

    “我看我应该是说对了。不过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不会回答你的!至于原因嘛……”说到这的时候,苏小妞已经走到了凌母身边的位置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侧身在她的身边说到:“你不是我的谁,你也没有权利管我的事情!”

    丢下这一句话,苏悠悠便将自己的包包袋子甩在了肩头上,踩着自己那双粉色高跟鞋,大大咧咧的走了。

    看着苏小妞那雄赳赳气昂昂的背影,凌母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气,但最终,她也只能带齐了自己所有的检查资料,从苏悠悠的办公室退出……

    ——分割线——

    D市的这个下午,还是有些炎热。

    知了在树上吵的不行,好在顾念兮在这样的气氛下还是安然的睡着。

    看着她安静的睡颜,谈逸泽的眸光淡了淡,轻手轻脚的给这丫头盖好被子之后,这才走出了卧室。

    出来的时候,见到殷诗琪正带着聿宝宝,旁边搁着的是殷诗琪准备给他的毛衣。

    毛衣已经织出了个大概,估摸着过不了两天就要好了。

    见谈逸泽一出来就盯着毛衣看,殷诗琪也只能颇为无奈。

    她这个女婿,自从她透露这毛衣是给他的之后,每天三不时的过来检查进度。

    就生怕,这毛衣打了一半,她反悔了不给他穿似的。

    看这眼神,估计又是来监工的,殷诗琪只能说着:“还差袖口和脖子的那一块。你要是想着快点能穿上的话,就带着这小子一下。一个下午都不肯睡,老缠着我要去吃冰激淋。”

    “臭小子,你怎么一个下午都不睡觉?”从殷诗琪的手上接过聿宝宝之后,谈逸泽将这小家伙放在自己的肩头上。

    晃悠着两胖嘟嘟的小腿的聿宝宝喊着:“冰激淋……”

    “那玩意就那么好吃么?”

    听着头上那个哼哼唧唧的小家伙,谈逸泽的脑子里闪现了一个冰凉的雪球盛放在碗里,还不断往外面冒着冷气的样子……

    光是想想,他谈逸泽浑身上下都有些不舒坦。

    他真的有些不明白,这聿宝宝怎么会喜欢上那软趴趴又冰凉的东西。

    “爸,要……”

    聿宝宝开始耍赖了,趴在谈逸泽的脑袋上哼唧着。

    “臭小子,凉的东西吃了可不好!”

    “爸,要……”

    看着一个努力的板着脸,摆出一副严父的样子,另一个却使劲的撒娇的画面,殷诗琪笑出了声:“小泽,这小家伙就吃过一次冰激淋。对了,就是上次楚家那小子带着他过去的,没想到吃完之后回来就会嚷嚷着要了!”

    听着殷诗琪的话,谈逸泽的眉头一挑。

    哟呵?

    楚四眼用一杯冰激淋就将这小家伙给收买了?

    但转念一想,谈逸泽又想起他那天是他付账,唯有楚东篱那一杯饮料不是他谈逸泽买单的。

    想到是自己用冰激淋收买了头顶上的臭小子的,谈逸泽心情顿时大好。

    “臭小子,真的那么想吃冰激淋么?那等你妈妈醒来,我带你们去吃!”

    话说,这次来D市,他还没有带着他们娘俩好好的走一走呢!

    “老公,要吃什么呢……”

    就在这个时候,卧室门也打开了。

    随后,一个满眼惺忪的女人站在了他和儿子的身边。

    “宝宝说要吃冰激淋,所以顺便带着你也去。”谈逸泽见顾念兮还睡的有些迷糊的样子,便伸手揉了揉这丫头的脑袋。

    可或许是睡的脑袋有些不清醒,顾念兮就这样大大咧咧的直接挂在了谈逸泽的脖子上……

    ------题外话------

    啦啦啦,还是不要脸的继续求个票子哇~!明年就大年三十了,先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合家欢乐~!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闪婚之谈少的甜妻》不错,请把《闪婚之谈少的甜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3/3872/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闪婚之谈少的甜妻版权归作者律儿(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