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347章 暴怒凌二爷VS异样

  
    “老公,待会到家里,让妈和儿子下车之后,你可不可以带我去一趟市场?好久没吃板栗了,我想去买一点,还有给儿子买点水果!”

    这大冬天了,天气实在是太干燥了。步云小说网可他们家聿宝宝不爱喝白开水,顾念兮只能想方设法的给儿子补充水份。

    “好,”只要顾念兮开口,谈逸泽一般很少拒绝。除非,顾念兮提的事情有可能伤害到她自己。

    “老公,这是谁?”

    车子还没有开到谈家大宅门前的时候,顾念兮就注意到有一抹身影站在谈家大宅的门前。

    女人的身上,是一身华丽的皮草。

    这皮草光是从远处看着,就觉得挺高当的,价格自然也不在话下。

    因为女人是背对着他们站着的,所以顾念兮认不出那个人是谁。

    要说是舒落心,可她身上的这件皮草为什么她顾念兮没有见过?

    舒落心的衣服虽然是多,不过一般买太过高级的皮草的话,她会被谈建天说。

    所以这两年,舒落心的皮草都只是那几个。

    再者,还有那个女人的发型。

    舒落心因为前一阵被陈雅安踢了一脚,撞到了台阶之后,她脑袋上的头发都给剃掉了。

    虽然现在她脑袋上的伤口是愈合了。

    可头发还没有那么长,只是齐耳短发。

    大多数时候,舒落心出门的时候还需要戴帽子。

    因为她现在的脑子还没有安全康复,不能吹风也不能冻到。

    而这个女人,即便是大冷天的,还能不戴帽子站在屋外,这应该不是舒落心才对。

    “……”

    谈逸泽被顾念兮这么一问,也注意到站在谈家大宅面前的那个女人。

    虽然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面容,但以谈逸泽对人过目不忘的性格,他已经大致的猜到这个女人是谁。

    看着这女人,男人的黑眸明显收紧了一下。

    “待会儿打电话,看看苏小妞在什么地方。如果能联系的到她的话,暂时让她不要回来!”

    谈逸泽没有回答顾念兮的问题,而是直接说出了这话。

    “嗯?”对此,顾念兮表示疑惑。

    这人来谈家,和苏悠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苏悠悠暂时不要回来?

    不过,等到车子停下来的时候,顾念兮才知道谈参谋长为什么说这一句话。

    因为站在谈家大宅门前的那个女人,顾念兮并不陌生。

    因为那个人,便是凌二爷的亲身母亲!

    也正是,当初将凌二爷和苏小妞那段婚姻逼得进入绝境的女人!

    只是,凌母当初不是在暴打了苏小妞,还将事情闹到法院上,才被凌二爷给送到了法国疗养院,为的就是免得她再踏进这个地方,让苏小妞伤心么?

    那她,现在为什么会回来?

    还有,她回来也就回来了,为什么她要到谈家大宅来?

    据顾念兮所知,凌母和谈家的关系也没有好到一回来就要过来拜访的地步吧?

    难道凌母是听说了,苏小妞现在就住在他们这里,才过来的?

    换句话说,凌母是打算来找苏小妞报仇的?

    想到凌母暴打苏小妞的那段视频,顾念兮觉得这老女人还真的有可能作出如此恶毒的事情。

    那一刻,她就像是被激怒的猫儿一样,浑身都轻微的颤抖着,就像是随时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知道自己的妻子将苏悠悠当成亲姐妹看待,更知道凌母当初暴打了苏小妞一顿,同样给顾念兮的脑子留下不可抹去的恨意,谈逸泽下车之后就搂过顾念兮,大掌在她的背后拍了拍,示意她不用为了这样的人动气,气坏了自己的身子。

    “哟,这不是小泽和念兮么?”

    见到在谈家大宅门前停下来的车子上下来的人,凌母大步朝着顾念兮和谈逸泽走了过来。

    “您好!”

    谈逸泽依旧是轻微颔首,以示打招呼。

    既不生分,也不可套。

    但就是这样不温不火的表情,才越是让人难以捉摸清楚他的心思。

    “您好!”顾念兮不情不愿的打招呼。

    她还以为,从那次之后今后再也不用见面了。

    没想到,这老女人竟然还主动到谈家了。

    顾念兮本意上,是一丁点都不想要和伤害了苏悠悠,还口口声声指桑骂槐的女人打招呼的。

    可无奈,这是谈家大宅的门前。

    她来,便是谈家的客人。

    总不能她都到了家门前了,还不打招呼吧?

    那会落人口舌的!

    “哟,念兮最近是越来越漂亮了。对了,我听说你给谈家添了个大胖孙子,真是恭喜啊。”貌似去了一趟法国回来,凌母变得会说花言巧语了。

    以前见到顾念兮的时候,就像她欠了她多少钱似的。

    现在一见面,倒是热情的过火,都让顾念兮觉得这个老女人有做戏的嫌疑了。

    “谢谢。”顾念兮对着凌母,牵强一笑。

    不是她不想要表现的礼貌一些,而是对着这女人实在挤不出什么好脸色。

    因为顾念兮并不接她的话,也不邀请她进去谈家大宅坐一坐,气氛一瞬间变得有些僵。

    凌母本来还指望谈逸泽能给自己说两句好话,又或者是邀请她进家门的。她现在都在这大冷的雪天了站了老半天了,整个脚都麻了。如果细微观察的话,还可以看到她握着LV包包的手还有些颤抖。

    可谈逸泽见了她,压根没有表情。

    他也没有邀请这凌母进去做客的意思,一直就搂着顾念兮和她面对面站着。

    其实,谈逸泽现在做什么事情都会考虑顾念兮的感受。顾念兮是那种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他知道在凌母暴打了苏小妞一次之后,顾念兮已经不待见她了。

    要是他现在冒冒失失的将凌母给邀请进去的话,没准这个丫头会自己呕死的。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让顾念兮气的个半死,谈逸泽觉得没必要。

    再说了,若是以前这老女人没做什么缺德事,她要到这谈家几次谈逸泽都随她。但这缺德事做多了,谈逸泽也看不下去。

    在他看来,这样的老女人实在没有什么资格进他谈家大宅的门!

    凌母好不容易已经到了人家家门口了,哪有不想进去的道理?

    至于顾念兮和谈逸泽,压根就没有意思想要邀请凌母进门。

    于是,两方就这么的僵持着。

    气氛有些尴尬,两方都不说话。

    这样的氛围里,连寒风吹过的声音都听得到。

    而就在这个时候,殷诗琪从车上下来了,还带着聿宝宝。

    其实刚刚下车的时候,聿宝宝就一直朝着要和他家谈参谋长黏在一起。无奈敌人当前,他家谈参谋长可管不了儿女私情,拉着他老妈就去应对敌人去了。

    留下来的聿宝宝,给殷诗琪抱着。

    可趴在窗户上的小家伙看到爸爸妈妈都在外面,一个劲的挥舞着手脚,好几次就差一点撞在玻璃上。

    弄到最后殷诗琪没有办法,只能带着他从车上下来了。

    “爸……”

    聿宝宝对他家谈参谋长一直有着崇高的敬意,还满怀着热情,一被殷诗琪给抱出车子,他的小手就一个劲的朝着谈参谋长挥舞着。

    “宝宝一直朝着要过来!”殷诗琪抱着都出来了还不安分的聿宝宝,满脸都是溺爱。

    “哟,这应该是顾夫人吧?”凌母见到带着孩子走来的中年女子,一身素色的服装,不浮夸,却气质非凡。

    特别是那眉眼之间和顾念兮极为相似的媚态,她便认准了这人便是传说中的市长夫人。

    “您好,”殷诗琪跟着顾印泯同志走南闯北多年,怎么会被这么个小小人物给震慑到呢?见那人和自己打招呼,殷诗琪点了点头,礼貌又不失优雅。

    反倒是凌母,在殷诗琪同志的面前,颇有些窘迫,即便是她的身上还有这一身殷诗琪同志没有的昂贵皮草当装扮,可殷诗琪同志给人无端的压迫感,却让她觉得自己好像低了她不止一个档次。

    连名贵包包都被她给抓出了几道折痕出来,凌母仍旧没有从这些东西的身上找到半点安慰。

    本意上,顾念兮是不想要理会这个老女人的,可一见到母亲和儿子都下来了,顾念兮总不能不考虑到母亲的感受?

    于是,她和母亲介绍:“这是凌宸的妈妈!凌氏集团现任的董事长夫人。”

    顾念兮和善的介绍着。

    如果凌母够聪明的话,一定会从顾念兮的话语里听出一丝猫腻。

    因为顾念兮说的是“凌氏集团现任的董事长夫人”,而不是“凌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

    这很明显,顾念兮在强调一个时态,也算是暗中告诫凌母,很快她就要从凌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这个位置上下来了。

    而殷诗琪也在听到女儿的介绍之后,笑道:

    “原来是董事长夫人。”

    即便是说的如此天花乱坠的身份,殷诗琪同志依旧不生分,也不热情的应对着。

    其实关于凌母作出的那些荒唐事,呆在这个城市的这段时间,殷诗琪也有所耳闻。

    特别是在听说当初苏悠悠竟然被逼得离婚还不够,还被她暴打了一顿,殷诗琪也怒了。

    苏悠悠虽然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但这丫头从小就到他们家里串门,上她家蹭饭的次数更是数不胜数,最让殷诗琪最喜欢的还是苏悠悠的那张小嘴,每次到她家都是一口一个“干妈”的叫着。

    想到那么讨人喜欢的丫头都被这个老女人折磨的不成人样了,殷诗琪哪里还能找到对凌母的好感?

    “哟,这是念兮和小泽的孩子吧?长的真好看!”凌母本来是打算靠市长夫人和自己说上几句话,缓和一下气氛的。无奈,市长夫人明显也不待见她,她只能将主意打到了现在还不懂人情世故的聿宝宝的身上。

    “来,给凌奶奶抱抱。”说着,凌母作势要伸手抱聿宝宝。这孩子一见到这女人,就跟见了鬼一样,小嘴一扁,大眼珠子随即冒出了泪花:“爸……”

    奶声奶气的呼喊声,让原本准备看好戏的谈参谋长只能伸出手,将儿子给抱过去。

    聿宝宝总算是不用面对那个陌生女人了,赶紧又往谈参谋长的怀中钻了钻。

    儿子就像是小袋鼠一样,在谈逸泽的怀中钻来钻去的。无奈之下,谈逸泽只能拉了拉自己的大衣,将他的小身子给抱紧一点。

    “这孩子挺怕生的吧。凌奶奶又不是虎姑婆,不吃人!”见聿宝宝的可爱举动,凌母也有些尴尬。

    她从来还没有人敢这么拒绝过她。可今天到这谈家,非但这些大人都不想理会她,连这小孩子也躲着她。

    顾念兮听凌母的这话,倒是想笑。

    不吃人?

    你这老女人,只吃心!

    “凌阿姨,您要是没事的话,那我们就先进去了。天气也怪冷的,孩子给冻到了就不好。”明知道凌母到这边来,就是想要进去坐一坐,可顾念兮却偏偏说了这样的话。

    顿时,凌母的脸色不大好看。

    被人拒之门外,是她从没想过的事情。

    再说了,今天到这边来的还不只是她一个人,她的司机也在那边看着呢。

    要是被他看到,她连谈家大门都没能进去,该多丢人?

    “其实我有点事!”凌母被顾念兮的话堵得慌,但最终还是舔着老脸凑上前。“我听说,宸儿最近都住在这边,所以我想来看看他。”

    若不是为了她的宸儿,她也不至于厚着老脸到这边找人损。

    那不是存心找人给自己添堵么?

    “您说凌二?他是公司那边的暖气坏了,这几天到我家里来住一阵子。太阳没落山之前,他应该还在公司,您要想找他的话,可以直接到凌氏办公大厦!”

    听她的那一番话,谈逸泽也开了口。

    虽然这话语里没有任何一个拒绝的字眼,可凌母还是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便是,现在他们压根就没想要让她进谈家大门。

    “我知道是可以上公司去找他,但我现在不想让那其他人知道我已经回来的事情……”最终,凌母还是说出了实情。

    “前段时间我就跟他爸商量过我想要回来的事情,可他不让。他爷爷的意见也是这样。我也知道,当初是我自己做错了事情,是我不好,受到惩罚到国外去生活也是应该的。可人生在世,谁没有犯错的事情?在那边,我真的呆不下去了。”

    说到这的时候,凌母还打出了亲情牌。

    扫了一眼现在乖乖躲在谈参谋长的怀中的小肉团之后,凌母对顾念兮说:“念兮,你现在也生了孩子,你也知道当父母的对孩子的爱吧?简直恨不得,将全世界最好的东西给他。所以说,我当初是真的没办法……如今我也受到惩罚了,你总不能让我在有生之年都无法见到我的儿子吧?”

    “宸儿是我怀胎十月,还难产生下来的。对我来说,他就是我的整个世界。我真的实在受不了,每天都见不到宸儿额的日子!所以,我才偷偷回来的。”

    “我要的不多,只想要见宸儿一面!”

    “一面就够了!”

    “真的,我只要见宸儿一面就好,求求你们……”

    说到凌二爷,凌母是声泪俱下。

    看得出,这个老女人虽然刁钻,但在对待自己的亲骨肉上,是真心的。

    “兮儿,让她见一面吧!”最终,开口说话的是殷诗琪。

    不为别的,而是因为她也是个当妈的人,同样也忍受着和自己的亲骨肉聚少离多的日子。所以殷诗琪在看到为了儿子声泪俱下的凌母之时,才会感同身受。

    “那……好吧!”

    原本,顾念兮还想让凌母回去的。

    可母亲都开口替她说话了,她再怎么的也不能不给妈妈面子不是?

    “你跟我进去吧!”这话是对凌母说的,说完这句之后顾念兮又转身看向身边的谈逸泽:“老公,待会儿你就给凌二打个电话,跟他说他妈在咱家,让他尽快回来见一面。”

    言下之意,见一面也好快一点将这个老女人给送走。

    不然和这个老女人这样面对面,顾念兮还真怕自己会克制不住对她动手!

    “好!”

    老婆大人都开口说话了,谈逸泽又怎么可能拒绝?

    掐了掐顾念兮的手,谈逸泽率先带着怕冷的老婆儿子进家门。殷诗琪随后跟上,最后才是还满脸挂着泪珠的凌母……

    ——分割线——

    与此同时谈家附近的某医院里,凌二爷正一脸铁青的对着那个共用洗手间。

    不知道是哪个病患,还是病患家属上完了洗手间竟然没有冲厕所,让一向有洁癖的凌二爷一进门差一点就吐了。

    这样洗手间,凌二爷自然是没法上了。

    刚一进去,凌二爷就折了出来,对着那一屋子闹哄哄的人群就嚷嚷着:“他妈的,到底是谁上洗手间,连水都不用冲?”

    呆在这个医院一整天了,凌二爷已经快要被这闹哄哄的感觉被逼疯了。现在竟然连上个洗手间,都能碰上这样的倒霉事。凌二爷真心感觉,自己都要被这一群人逼进疯人院了!

    暴怒凌二爷就像是喷火龙,让这个病房内的温度都降低了好几度。

    如此的情况下,更没有人敢承认厕所里的某坨东西是自己的排泄物,任由凌二爷暴走。

    “该死的,你们都不承认?就算你们不考虑卫生,但起码也要为别人想一想好不好?”

    在凌二爷的印象中,厕所一直都是干净整洁舒适卫生的。

    但这一次住在这个病房里,凌二爷有了前所未有的改观。

    他第一次知道,不是每一间的洗手间里都设有马桶和自动冲水器。也并不是每个洗手间里都会附带洗手液和烘干机,再者洗手间更不是每一次走进去都能闻到芳香剂的味道。

    “……”对待凌二爷的暴走,一群人纷纷表示沉默。

    貌似从今天早上凌二爷接二连三的发脾气之后,他们都好像已经习惯了病房里多了这么一只喷火龙。

    “你们这些人,都快要将我给逼疯了!”

    凌二爷想上洗手间,可无奈那蹲厕里面的东西实在让他作呕。

    再者,还有这些人一直都是沉默以对,让他感觉自己挥出去的拳头好像都砸在棉花上那样的软弱无力。

    “你……才快要将我们给逼疯了……”

    终于,不知道是那个角落里传来了这么个声音。

    其实他们也无辜,在他们看来医院就是这样一个场所,人来人往的。

    可这凌二爷每一次见到人家的三大姑八大婶过来看望都要发一阵子脾气,谁都有些怕了。

    现在连上个洗手间,都要闹腾一阵。

    这些人觉得,这次住院感觉更像是精神折磨。

    “妈的,难道拉屎不冲洗手间,还有理了?”凌二爷挽起了袖子,一副准备大干一架的架势。

    人群堆里,像凌二爷这样有一米八几的人还是少数。虽然他到了谈老大那边,就矮了一截。

    当这样人高马大的凌二爷挽起袖子一副准备收拾人的样子朝着某个病人走去的时候,那人慌了。

    “你想要做什么?”

    “我想要做什么,你他妈的不是已经知道了么?”凌二爷流里流气的回答。

    既然大家都不打算做斯文人,那就来当次流氓,如何?

    “我可告诉你,我三叔的姨妈的表姑丈他家的外公可是京上的人物,你要是敢收拾我的话,下场一定会很惨的!”这人貌似忘记了,讲背景这一块在凌二爷这边是完全行不通的。竟然,还不知死活的在凌二爷的面前信誓旦旦。

    “好吖,我倒是想要看看,我的下场会有多惨!”在凌二爷看来,先揍了解解气再说,至于他口中说的那个大人物,也不一定会为了这样的小喽啰出头。

    不过在凌二爷准备挥拳施暴的时候,出去给凌二爷缴费的苏小妞回来了。

    一进门就看到,凌二爷的病床上空了。

    还以为这个男人是实在受不了这个病房里的嘈杂,悄悄给溜出去了。苏小妞还想着,现在要上什么地方将他给找回来呢,便听到那边传来的扭打的声响:“打人啦!”

    被打的就像是个打喇叭。

    凌二爷的拳头才开始招呼呢,他就闹得沸沸扬扬的。

    连苏小妞,都有些看不起这人。

    但考虑到凌二爷挥拳的是用他那只受伤的手,怕他扯到伤口,苏悠悠还是上前及时制止了这男人的粗暴行为。

    “怎么了这又是?”刚刚她出去给他缴费之前,不还哄的这个男人服服帖帖的么?

    怎么一回来,又原形毕露了呢?

    “他上洗手间不冲厕所!”看到苏小妞,凌二爷的脸色还是一如既往的铁青。

    “不冲厕所?那和你有什么关系?”顾念兮觉得,凌二爷这次住院,貌似智商也降低了。

    “我想上厕所。”

    凌二爷说这话的时候,一张俊俏的脸上不自觉的闪现了红晕。

    看到这,苏悠悠算是知道了,人家凌二爷是嫌弃厕所脏就上不了厕所。

    “那冲冲就干净了!”苏悠悠拉了拉他的手。

    “不冲,凭什么我去冲,又不是我拉的!”凌二爷有很强的领地意识。

    “不冲就不要去拉呗。”刚刚凌二爷准备要揍的人还有些不知死活的补充了这么一句。

    随即,凌二爷原本因为见到苏小妞而转晴的脸,立马又阴沉下来了。

    “你他妈的,说什么呢?”

    看,凌二爷又撩起了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别闹了。我去给你冲,别生气。打人的话,待会伤口又要扯开了,你要想在这里多住几天我也不拦着!”

    知道凌二爷的脾气,要是不让他顺心的话,没准这个病房里的人都要跟着遭殃。

    “苏小妞,为什么你去冲?”凌二爷认为,不应该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做这些事情,更何况,那还是别的男人弄的,他的心里有些别扭。

    “这也没什么,我在医院呆过,这些事情也没有少做过。再说了,每个公共场合可不是都能像你们公司那样,连洗手间都能让人感觉到宾至如归的感觉!”

    苏悠悠打趣着。

    凌氏办公楼里的洗手间确实比人家酒店弄的还要干净整洁,这一点苏悠悠是知道的。因为,人家的老总有洁癖嘛!

    和凌二爷闹完了之后,苏悠悠便推着他朝着洗手间走过去。

    当然,临带凌二爷离开,苏小妞也不忘了警告刚刚不知死活竟然敢挑战凌二爷权威的人儿:“这次我给你冲,但你要记得,下一次一定要自己冲干净。不然他要怎么收拾人,我可管不了!你自己好自为之!”

    丢下这话,苏悠悠推着凌二爷离开了。

    最先她就是看不惯凌二爷吃的穿的用的,都要最好的。连住病房也一样。

    可看着凌二爷在这里受委屈,她的心里也会不舒服。

    她的凌二爷,该是耀武扬威的,该是弹指间叫人灰飞烟灭的。

    向来只有凌二爷欺负人的份,她怎么舍得看他沦落到要被别人欺负呢?

    就算离婚,就算再无瓜葛,她还是舍不得看到他成了那样。

    在苏小妞冲完了厕所,凌二爷上了洗手见之后,舒坦了的凌二爷脸色终于转好。

    而苏小妞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分割线——

    “怎么样了,宸儿说什么时候回来?”进了谈家大宅之后,凌母就一直催着谈逸泽给凌二打电话。

    不是凌母不想给自己的儿子直接打电话,而是从将她送走之后,凌二爷就换了电话号码。

    虽然每隔一段时间,凌二爷都会用专门的电话给她打过去。

    可身为母亲的她哪看不出自己的儿子现在还不想接到自己的电话?

    但即便凌二已经做到了这个份上了,当母亲的还是想着他,念着他。

    这次回来,她也真是因为挨不过对儿子的思念,才过来的。

    “凌太太,先喝杯热水。”刘嫂端着杯热水,递到凌母的面前。

    要是换成以前,这凌老太绝对是趾高气昂的睨了她一眼,然后都不打算接过去,要等刘嫂亲自放到她的面前。

    不过这一次,刘嫂的水杯还没有放下去,这凌老太就开始伸手来接,还笑道:“谢谢啊。”

    看凌老太脸上堆积的笑容,刘嫂也有些诧异。

    难道凌老太这段时间去的地方并不是什么疗养院,而是精神病院?

    所以一回来,这人都跟换了一个似的。

    要是以前,这凌老太哪一次到这谈家会给刘嫂好脸色看?

    “凌二的手机打不通!”

    谈逸泽收起了手机之后,对凌母说。

    这是实情。

    从刚进门的时候,他就个凌二爷打了好几通电话。

    谈逸泽本想,让凌二爷尽快将他妈给带走,免得呆在这里见到了苏小妞闹了矛盾,更让他的老婆心里闹腾。

    “怎么会打不通?这孩子到底去了哪里?”凌母有些失望。

    而与此同时,顾念兮的眉心也一直都是皱着的。

    谈逸泽见到呆在边上的老婆脸色不是那么好,便拉着她小声的咬耳朵:“怎么了这是?眉头都皱的像是小老太婆了!”

    “我给悠悠打了电话发了短信,都没有回应!”

    苏悠悠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本来顾念兮是想要通知苏小妞这边有不速之客,让她先到附近的酒店暂住一天的。

    可现在,连人都联系不上。

    而听到了顾念兮说的话,谈逸泽则挑了眉:“凌二的电话也打不通。”

    “你说,他们两人会不会在一起?”

    顾念兮小声的问着。

    “应该是。不过这件事情还是不要轻易,先把敌人给赶出领地!”谈参谋长下达了总指挥。

    “是,保证圆满完成任务!”

    对着谈参谋长敬了一小幅度的军礼,顾念兮正琢磨着该怎么撵走在家里的客人之时,聿宝宝在谈参谋长的怀中咿咿呀呀的。

    “宝宝,妈妈现在在想事情,你跟爸爸玩!”

    原来,聿宝宝是看到妈妈也在身边,胖乎乎的小手拽着顾念兮的袖子,意思是想要让妈妈也抱抱他。对于被妈妈拒绝,聿宝宝貌似听不懂,还是一个劲的伊咿呀呀着。

    而坐在边上的凌母在等不到自己的儿子的情况下,为了免得气氛再度跟刚刚在谈家大宅门外似的冷下来,便主动将聿宝宝给抱了过去。

    “来,奶奶陪你玩!你爸爸妈妈都在忙着找你凌叔叔,你乖乖的不能闹,知不知道?”

    凌母毕竟是当过妈的,抱起孩子来也很熟练。

    可无奈,聿宝宝就是不喜欢她。

    刚刚被她抱过去的时候,他的小脑袋瓜是看着顾念兮的,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身后的人是谁,还以为是这几天常带着自己的外婆呢!

    可当他扭过小身子一看到近在咫尺的那张陌生的脸盘之时,那刚刚还带着笑容的小脸顿时垮了下来。

    “爸……”聿宝宝哭泣来很有特点,就一个劲的喊着他爸。

    或许在他小小的脑袋瓜里只知道,他家谈参谋长高大威武,躲进他怀中就什么都不怕了。

    “哟,小祖宗这是怎么了?”

    “凌奶奶没欺负你呀?怎么哭的这么伤心?”凌老太为了缓和这气氛,可是使劲了浑身解数讨好这聿宝宝。

    可无奈,这小祖宗就是不给好脸色看。

    呆在她的怀里,就跟进了监狱似的,一张小脸臭气熏天的。

    “爸……”

    在被这老女人抱着的时候,聿宝宝可没有忘记向外面发求救信号。

    一边喊着爸爸,一边瞅着妈妈。

    那可怜的小模样,就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似的。

    可无奈,他妈正忙着要怎么将这凌老太给弄走,省得待会儿凌二爷和苏小妞进来撞了个正着。一时间,顾念兮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聿宝宝的求救信号。

    而谈参谋长是有妻万事足的人。

    长大的聿宝宝时常还在怀疑,是不是爸爸只要看到了妈妈,就压根忘记了他的存在。

    总之,这会儿谈参谋长就只是专注的盯着他老婆看,也不闻不问聿宝宝。

    这下,本来还满怀期待的聿宝宝,越是委屈了。

    哭闹还不止,不一会儿他的小裤裆湿了……

    好在凌母察觉到了聿宝宝身子的变化,及时将这小子的身子给抱开了一点,不然她那身昂贵的皮草,可就遭殃了。

    “哟,小祖宗尿裤子了?”刚刚从外面回来的殷诗琪到楼上换了一身衣服下来的时候,正好撞见了凌老太如此尴尬的一幕。

    她这边抱开了聿宝宝,可有些不明液体还是不断的从聿宝宝的身上滴落。凌母不断的变化着姿势,希望聿宝宝的尿不要沾到自己的昂贵皮草,可无奈这溅起的水花可不长眼睛,这下已经有几滴明显的液体滴在上面。

    当下了,凌母就算有再好的脸色,也挂不住了。

    听殷诗琪的一番话,正温馨蜜意的两口子总算注意到这边的动态了。

    “哟,宝宝尿了?”顾念兮无奈的接过还哭闹不止的聿宝宝,赶忙将这小祖宗抱去清洗。

    而谈参谋长甚至还对自家儿子挑了挑眉,那意思是:小子,干得好!

    不过这边,他有些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做的,可不能让人觉得他们谈家人实在太不近人情了。

    “不好意思,我们家宝宝不大喜欢穿纸尿裤。上次,凌二也让这小子给尿了一身。”

    “是这样啊?”说到凌宸,凌母那僵硬的脸总算是有所缓和。

    “您要不要去楼上舒姨那边梳洗一下?那应该有您可以穿的衣服。”谈逸泽看似好心的开口。

    不过他早已预料到,这凌老太和舒落心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的融洽。她又怎么可能厚着脸皮去穿舒落心的衣服?

    “不用了,既然宸儿的电话打不通,就先告辞的。我等改日,再过来!”不出谈参谋长的预料,这凌老太还是拉不下老脸来。

    而这样的结果,正是谈逸泽想看到的。

    于是,他开口就说:“那慢走,不送了!”

    谈参谋长是速度派,等顾念兮给儿子换好了衣服抱着他下楼来的时候,这谈家大宅里哪还有凌母的身影?

    就连刚刚刘嫂端给凌老太喝水的杯子,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老公,人走了?”

    顾念兮抱着儿子来到了谈参谋长的身边。

    “嗯,这次完败敌人,就属宝宝的功劳最大。”谈参谋长果然是赏罚分明的,聿宝宝做了好事,他家谈参谋长是毫不吝啬的夸奖他。

    惹得小家伙直接就从顾念兮的怀中蹦蹦跳跳的。

    “敌人是完败了,不过老公,你说她这个时候回来,是不是过来添乱的?”顾念兮说的,是前一段时间凌父已经堂而皇之的带着情人进入凌氏的事情。

    现在还利用各种手段,逼迫凌二爷让那个女人在凌氏里有一份工作。

    顾念兮觉得,会不会是凌母从什么地方听到了风声,所以想要回来整一整?

    “我看不像是!”谈逸泽说。

    “为什么?”

    “你觉得,像她那样心高气昂的女人,如果知道自己的老公竟然背着他做了那么多的龌龊事,你觉得她现在还有可能按兵不动?”

    “也对……”想当初,苏悠悠都和凌二爷离婚了,凌母还带着家里的打手找到人家医院去打闹一场,你觉得凌母要是知道了这事情,有可能就那样放任着狐狸精不管么?

    “不过老公,你说这凌二爷和悠悠的手机都给关掉了,会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念兮想到苏悠悠的手机打不通,眉头又是皱成了一团。

    “放心好了,凌二肯定不会那么没有分寸的。要是真有危险的话,一定会和我联系的!”对自己的兄弟,谈逸泽还是颇有信心的。

    “那就好……”说着,顾念兮又想到了一件事情:“老公,我前天给你网购的内裤到了。”

    “内裤在这里买不就有了么?为什么还要到网上去?”

    “不一样,有很多的款式!”某女的眼里,都有明显的爱心泛滥成灾了。

    看顾念兮的表情,谈逸泽就汗颜。

    “臭丫头,又给给整那些不三不四的了?”

    上一次也一样,她买来的那些内裤都是奇形怪状的,有时候谈逸泽都不知道这玩意该怎么穿。

    还有那尺寸实在让人头疼,每一次都让谈逸泽觉得憋得慌。

    “这次绝对不是不三不四的,保管让你终身难忘!”趁着自家老妈和刘嫂都在厨房里忙活,怀里就剩下一个听不懂话的聿宝宝,顾念兮凑到了谈参谋长的耳边邪恶的说着。

    “是吗?我看今晚到底是谁终身难忘!”

    对付敌人的办法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而谈参谋长现在就是用的这招,对顾念兮实行打击报复。

    欺上了顾念兮的唇,男人轻咬了一口:“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

    这一天,谈参谋长的话很邪恶。

    不过脸蛋被调戏的微红的顾念兮知道,今晚他还有更邪恶的事情会做!

    ——分割线——

    当凌老太从谈家大宅离开之后,她坐上了自己租来的车子,便将一通电话拨给了凌家老爷子的助理。

    “老刘?是我。”

    “太太?”

    对于电话里的女音,老刘有些诧异。

    甚至,为了确定这电话里的人是不是她,老刘还特意的看了一下电话号码。

    可看到这电话号码的时候,老刘又疑惑了。

    这电话号不是国内的么?

    凌老太现在,不是应该在法国才对?

    “是我!难不成我才去了法国一阵子,连老刘也认不出我的声音来了?”从谈家出来的时候,凌母已经恢复了往常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你以为,人真的能变得那么快?

    笑话!

    不是为了能见到儿子,她至于在谈家那一家子人的面前低三下四么?

    “不敢,太太!”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这话多少让人心里有些不舒服,特别是她语气里那个得瑟的样子。让老刘的脸上,也出现了厌恶的神情。

    与其说这家子的佣人担心凌母回来了会知道凌父的恶行,不如说是他们都在期待着凌母回来看到现在凌父这么个状态,还有那个小狐狸精对着她耀武扬威的样子的时候,凌母会是个什么表情。

    “不敢最好。对了,先生现在回家了没有?”没有察觉到别人情绪的凌母又问。

    “还没有。”事实上,这段时间凌父一直都没有回家,他都住在那个养狐狸的窝里了。不过考虑到这话不该由自己来说,老刘忍了下来。

    “怎么现在凌氏的工作有那么繁重么?都这个点了,还不回家吃饭?”凌母一贯的趾高气昂。

    “这……我就不知道了,太太!”老刘推脱。“不过如果太太是要见先生的话,我马上给你安排!”

    “不用,我没说我想见他。我可警告你,我这次回来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和任何一个人说,不然我扒了你的皮!”

    “知道了,太太!”

    他好歹也是凌老爷子身边的人,竟然被一个女流之辈这么威胁,老刘感觉自己的脸都有些挂不住了。

    说来也巧,寻常都不回家看一眼的凌父竟然在今天回了家。

    而且,今儿个他还给凌老爷子带回来了两个人。

    当凌母正和老刘交代他去做的一些事情的时候,那边凌父带着人已经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凌家大宅。

    而这一出现,让原本沉寂了许久的凌家,顿时热闹非凡。

    “老刘,那边是谁来了?怎么这么吵?”

    凌母的耳朵很好使,大老远的就听到了凌家大门口的嚷嚷声。

    “太太,那是……”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闪婚之谈少的甜妻》不错,请把《闪婚之谈少的甜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3/3872/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闪婚之谈少的甜妻版权归作者律儿(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