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451章 她冷漠了vs多么痛的领悟啊!

  
    顾念兮再度起身的时候,发现身边已经空空如也。步云小说网请使用访问本站。

    就连昨晚上是和她一起到客房睡觉的聿宝宝,也都不见踪影了。

    起身的时候,顾念兮发现自己的衣服敞开着。

    没有激情沐浴过后的瘢痕点点,有的只有烫伤膏药的淡淡气息。

    仔细察看了一下昨晚上被烫伤的伤口,上面已经没有昨晚上那么红,那么肿了。

    顾念兮只记得昨晚上自己很伤心,一个人窝在被窝里安慰着大概是被吓坏的聿宝宝,哄他到睡着的时候,她本来还想出去弄点东西吃的。

    她现在肚子里还有一个宝宝,她不敢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就算只是饿一个晚上,都不行。

    可没想到,就这样靠在床头她也睡着了。

    入睡前,顾念兮还记得自己的胸口很疼,没有上药来着。

    闻着昨晚上留下的药膏味,其实她也不难猜出这么某个恶劣的老男人趁着她睡着之后偷偷溜进来给她上药的。

    至于是从什么地方进来的,顾念兮绝对不认为这个男人会从大门走进来的。唯一的可能,便是那扇现在还开着一条小缝的窗户。

    结婚几年,顾念兮到底对这个老男人有些了解。

    可一想到昨天好不容易将他给盼回家,就引得这个男人的大吼,她那漂亮的大眼里,又有水雾浮出。

    肚子里的宝宝不知道是在抗议顾念兮又伤心了,还是顾念兮一整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也饿坏了她似的,这会儿欢畅的叫着。

    感觉到肚子里的异常,顾念兮赶紧抬手将自己即将要掉出来的泪水抹去。

    此刻,她的眼眸又恢复了之前的清澈,不带任何一丝水雾。

    就好像,那滴伤心的泪水从未在她的眼眸里出现过似的。

    之后,顾念兮又伸手揉着自己那还平坦的小腹,迎着窗外那射进来的阳光,露出一抹不灿烂,却充满母爱气息的弧度,对着肚子里的宝宝说:“宝宝,对不起!妈妈知道错了,妈妈以后都会很坚强,就算一个人也会保护你和哥哥,好不好?”

    说着,顾念兮又揉着自己的肚子,笑了笑。

    随后翻身准备套上外套起床,却在这个时候撞见了谈逸泽正端着一些食物,从客房外面匆匆推门走了进来。

    看到顾念兮已经起来的瞬间,这个男人微愣。

    连带着,本来打算起身的顾念兮,也停下了动作。

    两人对望了数秒,仍旧没有一个人先行开口说话。

    最终,顾念兮放弃了和这个男人继续对望的念头,掀开被褥便起身了。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上睡眠比较充足的缘故,今天起床的她并没有前几天那样,一起床就吐得个排山倒海。

    套上衣服之后,顾念兮便下了床,直接就准备朝着客房外走去。

    其实,她的洗簌用品都还放在主卧室里。

    这会儿,当然是要回房去洗簌了。

    可谈逸泽见她从自己的身边错开,有些慌张。

    连忙就将自己手上端着的东西放在茶几上,就匆匆绕了回来拉住了准备要离开的顾念兮的手。

    “怎么,有事?”

    昨天一整天,已经让顾念兮出奇的疲惫。

    被谈逸泽拉住,她也没有挣扎。

    因为她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和这个男人多加争辩。

    但她冷漠的语气,也让这抓着她手的男人深深的震撼了一把。

    这小东西,好像是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吧?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谈逸泽还真的被她这样的语气伤了。

    抓着她只瘦的剩下一把骨头的小手,他揉着掐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但就是,舍不得松手。

    “兮兮,先吃点东西吧。我知道,你身体不舒服!”

    他放低了声音,刻意带着讨好的语气。

    昨晚上,他是搂着她睡的。

    睡到半夜,她就一直在梦中喊着“疼”。

    那又掉泪,又是哭喊,却始终没有醒来的样子,实在让他的心揪城了一团。

    现在他都在她的身边,她都不会好好的照顾自己。

    要是他真的不在她身边的话,那该怎么办才好?

    所以他今天起了个大早,刘嫂还没有起床他就起来了。顺便还给她弄了早餐,准备她吃完之后就带她上医院去。

    和顾念兮结婚三年多,谈逸泽还真的没有见过她生病的时候会在睡梦中喊疼的。

    所以,他认定现在顾念兮的身体一定是处于极端不舒服状态。

    可谈逸泽却不知道,比起身体上现在所承受的痛苦,她更无助于心灵上的。而这,全都是他谈逸泽给的。

    听着谈逸泽用那刻意讨好着她的语气和她说着话,顾念兮却只是无力的闭上眼。

    没有作答,也没有任何反映。

    谈逸泽等不及,便又继续说:

    “吃完之后,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看她听着他说话的时候,都要闭上眼。

    肯定,越是不舒服了吧?

    但谈逸泽没有想到,顾念兮会在他说完这话的时候,将手从他的大掌中抽出来。因为现在顾念兮一直安安分分的呆在他的大掌中,他没有想到她会抽手,所以也没有多加防备,一下子就让她抽手走了。

    看着自己抓空的那只手,他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而顾念兮,已经先行迈开了脚步,朝着门外走去。

    没有时间给他呆在原地想清楚一些事情,他连忙跟上去。

    “兮兮!”

    跟到卧室的时候,谈逸泽才发现顾念兮正在换衣服。

    那一身,是宽松的长裙。

    淡淡的嫩黄色,最适合春天这个万物复苏的季节。

    也称得,她的肌肤如同凝脂。

    但在换上这一身衣服之前,顾念兮往上面套内衣。

    可看到这内衣的时候,谈逸泽不说二话就上前了。

    一把,就将顾念兮已经套上去,快要扣上扣子的衣服给扯了下来,丢在地上。

    “你做什么?”

    顾念兮没想到,这个男人变得如此蛮横霸道。

    现在,连衣服也不打算给她穿了?

    因为刚刚打算换上衣服,所以此刻她的身上只剩下下身一条小内内。

    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因为这早晨的丝丝凉意而起了小颗粒。

    “你昨晚上都烫成那样了,现在怎么还穿上这带钢圈磨人的玩意?你不想要你的身体了?”

    他也理直气壮的。

    因为谈逸泽觉得,自己这是为了她的身体好。

    却不想,那大声的吼叫,震得顾念兮的耳膜嗡嗡作响。

    一时间,原本清澈见底的眸子,再度有了水雾。

    在水雾之外的那个男人,在这个时候显得迷离,让人看不清。

    眼泪,明明即将掉落。

    可她,却该死的倔强。

    倔强的不肯让自己的眼泪掉在这个男人的面前。

    别开脸,她不看这个男人。

    渐渐的,原本的怒意开始平息。

    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也要为了自己肚子里的那个孩子。

    她不能哭。

    听悠悠说,孕妇是不能哭的。

    不然将来生出来的孩子,肯定是个泪人。

    执拗的别开脸,不看谈逸泽也默不作声。

    僵持的几秒钟时间里,谈逸泽发现了她肌肤上的颗粒,知道她冷了,连忙褪下自己身上的衬衣,打算给她套上。

    可就在他要将衣服披在她身上的时候,顾念兮故意半蹲下来,捡起了地上被他扔掉的那件内衣,然后又拿起自己刚刚准备好的长裙,便转过身朝着浴室走去。

    在即将走进浴室门的时候,谈逸泽听到她这么说:

    “谈逸泽,我不是你的兵,我不需要样样都听你的安排!”

    话毕,顾念兮的身影闪入了浴室中,随后便传来大门关上的声响。

    而谈逸泽拿着衬衣的那双手,就僵硬的呆在半空中……

    ——分割线——

    等顾念兮收拾好自己从浴室再度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其实单单换一件衣服,没有必要浪费那么多的时间。

    而她,其实是躲在浴室里,偷偷将憋不住的眼泪给抹去,然后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之后才走出来的。

    换好长裙的她,乌黑柔顺的发丝就这样披散在肩膀上。

    不施粉黛的脸蛋,露出一股子病态的苍白。

    因为怀孕之后长时间吃不好的关系,现在她瘦了很多。

    特别是那张脸,尖细的只剩下两个大眼珠子。

    楚楚可人,又单薄瘦弱的模样,乍一看你还以为这是刚刚踏出校园的女学生。

    在浴室里收拾完之后,顾念兮又开始整理着自己的包包,还顺便捎上放在柜子里的两份文件。

    因为今天是周一,她要去公司上班了。

    而云阁在这个季度也打算做一些活动,目的当然是为了刺激消费。

    所以今天去明朗集团之前,顾念兮还必须要去一趟云阁,先看看这个季度的促销方案。

    时间有点赶,她不打算在家里吃了。

    到云阁之后,让厨师给她弄上几个让她有些胃口的菜,就好了。

    至于谈逸泽,从她在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这个男人就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没有多加理会这个男人的行踪,顾念兮便捎上了自己的包包,大步朝着楼下走去。

    只是在准备下楼的时候,她看到了又端着一些吃的从客房里走出来的谈逸泽。

    估计,刚刚他是趁着她在洗手间换衣服的时候去拿这些东西的。

    那端着的托盘上,有牛奶和清粥,还有几个小菜。

    看上去,味道应该不错。

    不过对于现在的她而言,不管什么菜肴她都没有什么胃口。

    而谈逸泽见到顾念兮已经拿着包包准备下楼,立马跟了上来。

    “我给你准备了早餐,吃完之后我们去看医生!”

    他说。

    “不用了,我没事!”说完这些之后,她连一个扭头都没有,便直接朝着楼下走去。

    “兮兮,别这样。不管我们之间有什么矛盾,你都不应该拿你的身体来开玩笑!”

    他估计是认定了顾念兮不吃早餐,只是为了和他闹矛盾。

    却不知道,顾念兮真的只是没胃口。

    再说了,现在再怎么,她是绝对不会拿自己的身体来开玩笑的那一个。

    因为,她必须还要为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负责。

    “我没有拿身体跟你开玩笑的时间,我现在还有事情要忙!”丢下这一句话,顾念兮就朝着楼下走去了。

    下楼的时候,聿宝宝已经跟着谈老爷子在院子里玩。

    顾念兮一到楼下,先嘱咐好了老陈备车,这边就蹲下去跟聿宝宝说:“宝宝,妈妈先去公司一趟,下午回来就陪你玩。你在家,好好的陪着太爷爷,知道么?”

    聿宝宝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她的意思,总之只是一个劲儿的傻笑着。

    看着他那天真无邪的笑脸,顾念兮往他胖嘟嘟的小脸蛋亲了亲,就准备出门了。

    “兮兮,你不吃早餐就要上班去?”

    “爷爷,我今天的时间实在有点赶,抱歉。不过我保证会在上班的路上弄点东西吃的!”

    说完这话之后,顾念兮就出门了。

    而谈逸泽追下楼来的时候看到顾念兮已经走了出去,连忙跟着出了门。

    “兮兮,别闹了好不好?”

    他说。

    “兮兮,再怎么忙也应该将饭给吃了。要是你觉得上医院麻烦,我让老胡立马过来!”

    他追在顾念兮的身后。

    可顾念兮却没有理会他,直接钻进了车内。

    直到老陈也坐进了车内,车子即将准备出发的时候,顾念兮这才摇下了车窗,对车窗外的那个男人说:“谈逸泽,没必要这样!我顾念兮,不是会死乞白赖的人。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我不会再围着你一个人团团转就是了!”

    丢下这一句话,顾念兮便朝着老陈喊着:“陈伯,开车!”

    “是!”

    陈伯其实也想要给他们小两口制造解释的机会,可无奈顾念兮一再催促,他也只能拉动车子的引擎了。

    车子缓缓驶离原地的时候,顾念兮从前方的后视镜里看到谈逸泽落寞的站在原地……

    看着顾念兮的身影随着车子一点一点的变小,谈逸泽的嘴角只有苦涩无助的弧度。

    都说,女人只有对着喜欢的男人的时候,才会展现出自己的猫性。

    而现在,顾念兮对他的猫性也消失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这丫头也就不再需要自己了……

    ——分割线——

    生活不是林黛玉,不会因为忧伤而风情万种!

    以前,苏悠悠听着这话的时候,总觉得像是在放屁。

    可今天的她,却是彻彻底底的领悟了这句话的含义。

    但这,又是多么痛的领悟!

    都说喝酒误事!

    可苏小妞多么希望,这酒真的能误事!

    但结果呢?

    喝完酒的自己和凌二爷,非但没有误事,结果还将事情办完,也给办的妥妥的!

    这一个早上醒来,面对自己浑身上下的斑斑点点,还有下半身那酸胀的感觉,曾经也有过一段婚姻的苏小妞绝对不会想不到,自己昨晚上都经历了什么!

    她和凌二爷,上床了!

    妈的!

    到底都什么时候了,竟然两人还能因为醉酒而开房?

    苏小妞想不懂,到底是自己犯糊涂,还是凌二爷脑子欠抽。

    总之,今天早上醒来之后面对一整个地上撕烂的那些衣服,还有床褥上两人的衣不蔽体,苏悠悠的脑门直响。

    而最让苏小妞觉得脑袋一阵轰鸣的,还是此时某个欠扁的男人还伸出一只咸猪爪在她的身上到处煽风点火着。

    那明明均匀的呼吸声,明明是熟睡的脸,却还是照样带着一脸的猥琐。

    这一眼,让苏小妞狠狠的一伸腿,直接就将身边那个刚刚还将咸猪爪落在他胸口上又是抓又是拽的男人给踹下床去。

    “啊……”

    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被踹下床,某男当然发出了嘶吼声。

    起身的时候凌二爷揉着脑袋,一脸无辜的看着苏小妞。

    现在,苏小妞又发现了这个男人的另一项新技能。

    以前凌二爷的技能,就是这一张皮囊。

    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能靠着这张倾国倾城的皮囊吃香喝辣。

    可现在呢!

    这男人竟然被踹下床,爬起来之后就抓着棉被,作出了一副刚刚发现自己被占了便宜,难过无助还准备轻生,咬着棉被的一脚啜泣的德行!

    行啊!

    她苏悠悠还真的没有发现他凌二爷竟然有这个影帝级别的本事。

    明明昨晚上享乐的是他,现在又哭又闹,像是被占了便宜的还是他。

    “滚,别让姐姐大清早看到你触霉头!”

    苏小妞狠狠的抄起枕头就往那男人的身上砸去。

    而凌二爷这被苏小妞砸了枕头倒像是i个没事的人一样,照样对着人家苏小妞乐呵着。

    “我说了让你滚,你到底听到了没有?听不懂人话,是不?你信不信,你要是再不给姐姐滚的话,我直接将你的**给踹没了。到时候,看你还拿什么东西去作威作福!”

    她没好气的朝着凌二爷嚷嚷着。

    其实,苏小妞此时的粗话连篇,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

    因为昨晚上发生的那一切,真的有些大大的超出她现在所能承受的范围。

    而她,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好和凌二爷的关系。

    倒是凌二爷,貌似早察觉到这女人的心思。

    再者,这么粗话连篇的苏小妞,凌二爷貌似已经习以为常了。

    所以在苏小妞对着他大吵大叫的时候,凌二爷也没有多加表现什么。

    不过考虑到现在苏小妞情绪激动,估计是听不进什么话的,凌二爷最终还是顺从了这个女人的意思,直接跳下了床,然后在这女人的注视中,慢条斯理的套上昨晚上在这个女人激情燃烧的时候,被她抓破了很多洞的衣服。

    好在,凌二爷的外套还在。

    这外套套上去之后,里面的衣服破破烂烂的,也没有什么人知道。

    西装裤还算是完整的。

    不过那皮带因为昨晚被苏小妞给扯坏了,现在是不能用的。

    将皮带拿起来检查了一番之后,凌二爷又扫了一眼呆在床上一直盯着自己,像是对他凌二爷十二分防备的苏小妞之后,扬了扬自己皮带说:“苏小妞,昨晚你太心急了,把爷的皮带都给扯坏了。记得下次见面,给爷买个新的!”

    其实,凌二爷的本意,就是想要让苏小妞送给自己一个新的皮带。

    据说,女人给自己的男人送皮带,其实除了当作礼物之外,还有另一层含义。

    那就是,让男人管好裤裆里的小弟弟,从此只臣服她一个女人。

    可和苏小妞呆在一起那么多年,凌二爷没有收到苏小妞这样的礼物。

    所以,他希望这次能收到这份礼物。

    那么,他也会为苏小妞,管好自己的兄弟的。

    往自己的身上套下衣服之后,凌二爷已经穿戴整齐了。

    收拾完东西之后,凌二爷便大步离开了。

    临走之前,这男人还不忘提醒着苏小妞:“待会儿我让服务员给你送一套衣服过来,先别急着起来!”

    其实,凌二爷是觉得,一整晚上喝完了酒,又彻夜“奋战”之后,连他这个常年都习惯酒水的男人现在胃都难受。

    更何况,是从来不怎么沾酒水的苏小妞呢?

    所以,凌二爷这么急匆匆的从房间里头出来,其实还不是为了想要给苏小妞买一份早餐么?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二爷为什么起的这么早?

    我去买早餐,苏小妞不知道。疼老婆好老公,我是中国好老公!

    踩着轻快的步伐,凌二爷一边哼着小曲上街给苏小妞买早餐去了。

    而当凌二爷出门的时候,苏小妞本来拱起的背,一副准备要和这个男人开战的架势,瞬间垮了下来。

    还好,这个男人离开了。

    不然,她真的不知道在这么尴尬的场面里,该说些什么才好!

    “这到底是遭了什么孽?怎么喝点酒就搞成这样?”抓挠着自己一头蓬松凌乱的金色发丝,苏小妞对着自己那满身的半点唧唧歪歪着。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该不会要我对那死太监负责吧?”

    “不行不行!我为毛要负责?不过就是借着醉酒耍了流氓罢了……”

    正当苏小妞对着自己唧唧歪歪的时候,她的手机不适时宜的响了起来。

    本来还犹豫着,电话要是凌二爷来的话,她就不接。

    因为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可就因为她耽误了几秒钟之后,电话断了。

    很快,就有短信进来。

    是短信,苏小妞便不假思索的打开看了。

    反正,短信又不用说话。

    只是短信并不是凌二爷的,而是顾念兮。

    顾念兮只发了几个字进来,可苏小妞一看,眼瞳立马瞪大了许多。

    短信上的顾念兮,是这么写的:

    “苏悠悠,我要死了估计!”

    这一看短信,苏小妞连啥都顾不上,直接将电话拨给了顾念兮。

    “怎么了,兮丫头?”

    电话里,苏小妞的语气带着浅显易懂的关心。

    而这样久违的关怀,让顾念兮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苏悠悠,我没事!”

    其实,就是在陌生的城市,突然找不到想要奋斗下去的理由了。

    所以,她想念家了,想念那个在千里之外的家。

    但知道,现在不可能立马就回去,所以顾念兮现在特别的想念同在一个城市的家乡人。

    所以,这电话她是第一个就打给苏悠悠的。

    但拨了电话,发完了短信之后,顾念兮就有些后悔了。

    她一个人伤心难过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拉上自己的好姐妹?

    “没事?没事你的嗓子会是这样的?别跟姐姐废话,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知道现在跟苏悠悠说些什么都是枉然,顾念兮便跟苏小妞报了自己现在所在的云阁总店的地址。

    而挂断电话的时候,苏小妞已经顾不得忧伤自己昨夜耍了流氓,也顾不得这一身衣服上还有些许的酒味,便急匆匆的穿上了。

    不过丢在地上的这一身衣服里,苏小妞并没有找到自己的小内内。

    情急之下,她也顾不上没有小内内什么的,直接套上裙子就离开了。

    不为别的,因为她现在知道顾念兮并不是一个人。

    要是发生什么问题的话,到时候可是一尸两命!

    苏小妞走的急,甚至连给凌二爷打电话通知一下让别人别送衣服来都没有,就这样抄起自己的手机和包包就离开了。

    等凌二爷回到酒店包间的时候,就发现这个房间已经人去楼空。

    当然,在进门来的时候,凌二爷也遇上了刚刚那个自己吩咐好给苏小妞送来一套衣服的服务员。

    见到凌二爷的时候,那服务员支支吾吾的说着:“先生,刚刚我们上来的时候就敲了好久的门,都没有人来开门!”

    服务员的脸色不大好,甚至有点战战兢兢的。

    为啥?

    还不是因为此刻提着早餐推开房门,见到床上空无一人的凌二爷现在面色阴郁的就想要下大暴雨?

    “出去,把门给我带上!”

    凌二爷垂放在大腿一侧的手,紧了又紧。

    该死的!

    这苏小妞,竟然给丢下他凌二爷就跑了!

    不过生气归生气,现在凌二爷还分得清,自己的怒火只对苏小妞一个人。

    “好……”

    听到这位爷主动放人,服务员当然是逃跑还来不及了。

    别说这个男人的模样俊,可生气起来那低气压也吓人。

    那阴沉的脸色让人都不由得怀疑,要是多在他的身边呆上几秒钟,会不会被这个男人给生吞了!

    不过走了几步之后,那名服务员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战战兢兢的又转了身,一边小心地打量着人家凌二爷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的将他命她送来的衣服给放在那张被褥还有些凌乱,上面还有奢靡气息的被褥上之后,便大步离开。

    说是走路,其实更像是跑路。

    几秒钟之后,房门便传来关上的声响。

    直到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凌二爷愤恨的将自己跑了大老远,因为没有开车还特意打了出租车绕了大半个城市给苏小妞买来当早餐的水晶虾饺丢在地上。

    “该死的苏小妞,做完了事情,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凌二爷的面色阴郁,直到看到床褥上摆放着那套送给苏小妞的衣物上面还有一条苏小妞最喜欢的红色小内内之时,面色阴沉到达极点。

    因为此时,他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条和这一条模样差不多的红色内内。

    这,还是昨晚上他趁着苏小妞不注意的时候藏起来的。

    目的,当然是为了今天早上捉弄苏小妞!

    可该死的,这苏小妞就这么甩甩袖子走了,连她的内内都不要了!

    拽着两天红色小内内的凌二爷,脸色堪比臭水沟。

    不过现在他纠结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大清早的苏小妞连她的小内内都不要了,到底上什么地方去了?

    ——分割线——

    当凌二爷抓着两个小内内寻思着苏小妞到底是为了谁而舍弃自己的时候,苏小妞已经大步匆匆的赶到了刚刚顾念兮给她报的那个云阁地址。

    见到苏小妞进门,环顾整个云阁内部,一点都没有准备在这里吃饭的意思,有服务员上前来,问苏小妞是不是来吃饭的。

    “我来找人!你们顾总,知道吧?”

    苏小妞压根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没有经过处理的金色卷发,就像是一个鸡窝一样,顶在自己的脑袋上,引得多数人侧目。

    “您是苏悠悠小姐吧?”

    那人像是早已被吩咐有这么个人会来找顾念兮似的,一听到苏小妞要找顾总,这人便问道。

    不过这人的眼神,更是疑惑了。

    本来以为和他们年轻又能干的顾总交好的女人,应当是一个漂亮又气质非常好的女人。

    哪知道,匆匆来的就只有一个面容有些憔悴,黑眼圈都到了颧骨上,又一头邋遢的女人?

    “是,我就是苏悠悠。”

    “顾总在办公室用早餐,你现在跟我过去吧!”说着,这名服务员便先开路。

    到了办公室,苏小妞推开办公室门还没有看到顾念兮的身影,便听到从这间办公室里面的洗手间传来一阵阵呕吐的声响。

    反映过来,这应该是顾念兮在晨吐之后,苏小妞赶紧朝着顾念兮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兮丫头,你没事吧?”

    说这话的时候,苏小妞已经不计所有冲进了洗手间,帮着顾念兮拍着背顺着气。

    这,才是朋友。

    就算现在整个洗手间里都是难闻的气味,苏小妞也像是没有察觉到似的,继续轻拍着顾念兮的背部。

    “来,先簌口!”

    等到顾念兮将胃里那股子翻江倒海的感觉给清空之后,苏小妞已经准备好温水递上。

    “悠悠,谢谢你!”

    苏小妞又是给擦脸,又是给弄了一杯温开水喝完,顾念兮的脸色总算是好了一点之后,她这才有精神跟苏小妞说话。

    “谢个屁啊,我是你姐姐啊,我做这些是理所当然的!”

    苏小妞从来不喜欢撵着藏着。

    有什么说什么,便是她的性格。

    知道她的性格是如此,顾念兮也就不在多说什么。

    不过苏小妞在上下打量了一下顾念兮之后,便是大惊。

    “兮丫头,你这两天是不是病了?怎么这才几天不见,你就剩下一把骨头了?”这话,绝对不是苏小妞夸张了说。

    而是现在的顾念兮,比起前几天聿宝宝住院那时候见到她的,直接瘦了一大圈。

    现在一张脸,都没有一个巴掌大。

    那下巴,又尖细的快要看不见了。

    要是这个模样的顾念兮被顾市长看到的话,肯定要心疼死了。

    “是不是孕吐很难受?要不这样吧,你不要上班了。我现在给你安排一下住院。你这情况,有点糟糕啊!”

    其实孕妇孕吐情况很糟糕的,顾念兮并不是特例。

    有些,在怀孕的前几个月,几乎是吃什么吐什么。

    到最后,都只剩下一把骨头了。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肚子里的孩子营养跟不上。

    所以,有很多孕妇都会选择住院,到时候由输液供应营养。

    苏小妞也记得,当初顾念兮怀着聿宝宝的时候,也是像现在这样。

    吃什么都吃不进去,整天都在吐。

    那个时候,她也是靠着好一阵子的营养液供应。

    看着她现在脸色铁青的样子,苏悠悠开始有些担心顾念兮是不是又和那阵子一样了。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现在的苏小妞压根没有想到顾念兮短信里的那个“死”字,和谈逸泽联系起来。

    而看着苏小妞那担心的样子,顾念兮却是先安慰她:

    “没事……我没事!”

    她现在还没到住院的时候,因为她每天都在努力的吃着东西。

    虽然吃进去和吐出来的差不多,但感觉还没有那么糟糕。

    “没事?你没事的话你现在会成这个样子?来,我给你家谈参谋长打电话,让他待会儿跟我一起把你送医院去!”

    寻常,顾念兮要是有个不舒服,她家谈参谋长肯定是最为着急的那个。

    所以,当看到顾念兮这异常的时候,苏小妞直接就想到谈逸泽。

    估计,在谈逸泽身边的话,顾念兮也会好受一些。

    可能是因为比较着急,苏小妞也错开了自己在提及谈逸泽的时候,顾念兮的脸上明显一僵的事情。

    “悠悠,我是真的没事!我刚刚就是吐得难受,想要和你好好说说话。”

    她不想自己的姐妹跟着自己操心。

    而就在顾念兮和苏悠悠说着这些的时候,眼角不小心瞟到了苏悠悠脖子上的一块红斑。

    仔细盯着吧,这红斑上面还带着一些青紫!

    “悠悠,你撞哪儿了?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其实,一开始顾念兮还没有联想到什么事情。

    但苏小妞被顾念兮这么提醒,然后看向自己的脖子的时候,这脸色瞬间变了。

    她刚刚急着要出门看顾念兮,倒是把自己脖子上的这些痕迹给忘了。

    而现在竟然被顾念兮给逮了个正着,当下立马遮遮掩掩的想要掩藏起来。

    可有些事情,你越是遮遮掩掩,本质便越容易被人看出来。

    看到苏悠悠的脸明显的泛起了红,顾念兮这个已婚妇女自然立马察觉到了什么。

    “悠悠,你昨晚上……”

    “昨晚上什么都没做,就是在家里看电视!”

    苏悠悠迅速的接过了顾念兮的话,以为这便可以掩饰昨晚上所发生的一切。

    可她却不知道,越是掩饰,越是让顾念兮明白了苏悠悠昨晚上都做了什么。

    但考虑到现在苏小妞的心情估计不是很好,看她现在紧握着自己包包的手的样子,顾念兮也知道她的情绪怎样。谁让,他们已经是多年的好友?

    最终,顾念兮什么都没有揭穿。

    “我哪有谁你昨晚做了什么?我就是说昨晚是什么蚊子,把你的脖子叮出了这么大的包!”

    顾念兮煞有介事的盯着苏小妞又看了好一阵。

    而苏悠悠听到顾念兮的这一番话之后,自然是立马跟着附和着:“是啊是啊,被蚊子叮了。”

    但即便如此,苏小妞也知道,这顾念兮现在无非是在给她找台阶下罢了。

    多年的好姐妹,她怎么可能不清楚顾念兮现在是什么意思?

    不过也因为苏悠悠脖子上这块可疑的痕迹,这一天她们到底没有聊出个什么事情来。

    只不过在临别的时候,顾念兮对苏悠悠说:“悠悠,我知道你是个成年人,你也有你自己的生活。但我只想说,你要清楚你现在在做什么。还有,一定要幸福……”

    一番话下来,苏悠悠的眼眶红了。

    她说:“我知道,兮丫头!姐姐什么时候,轮到你操心来着?”

    “好了,别鸡婆姐姐的事情了。记得,回家以后一定要好好休息。若是还那么不舒服,一定要让你家的谈参谋长,把你带医院去。知道么?”

    苏小妞说。

    听苏小妞的话,顾念兮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好了,我的事情也不用你鸡婆。你还是赶紧去医院上班吧,省得被扣了工资,将来你干女儿出生的时候连礼物都没法给她买!”

    刚刚他们在聊天的时候,苏悠悠的电话已经响了好多次。

    至于是谁来的电话,苏悠悠不肯告诉顾念兮。

    但从她的脸色,顾念兮看得出,肯定和她昨晚上的事情脱不了关系。

    不然,现在的苏悠悠的脸色不会是这么的难看。

    可不想为难苏悠悠,也知道她苏悠悠不想说的话,不管她顾念兮怎么问都得不出答案的。

    顾念兮现在,只能再给她找台阶下。

    “好好好,知道了。我立马就去给我干女儿谋福利……”

    唏嘘了一番之后,苏悠悠离开了。

    而顾念兮一个人,则继续对着一整桌,却没有激起她任何食欲的饭菜发呆!

    ——分割线——

    从云阁吃完了早餐,赶到明朗集团的时候,已经是三个钟头之后的事情了。

    顾念兮其实也不想在自己的早餐上浪费那么多的时间,可没有办法她吃完了总是吐,吐完了却又还想吃。

    这么折腾了几个钟头,虽然进食的时间很长,但肚子里的东西却不多。

    总算吃进去了一些东西,让自己有些精神之后,顾念兮打算回到明朗集团开会。

    只是顾念兮没想到,在明朗竟然会撞见谈逸泽。

    不同往日的军装,今日的谈逸泽身上是一身随意的运动装。

    虽然不是什么名牌服装,可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却体现着不同寻常的贵气。

    人群中,他永远是最为出挑的那个。

    一眼望去,顾念兮便能发现路过的许多职员都不自觉的将视线落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若是寻常,顾念兮也会和其他人一样。

    更可能,直接飞奔上前,不顾其他人的眼光如何看待自己。

    但这一次,顾念兮却没有这么做。

    甚至,连眼神多停留在谈逸泽的身上都没有。

    下车之后,她便踩着自己这两天刚买的平跟鞋,大步朝着明朗集团走去。

    准备,趁着这个男人还没有发现自己过来之前,先进入公司。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她总有些害怕面对谈逸泽,害怕他会不会又和那天一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对她顾念兮发脾气!

    但这个男人的眼神和观察力,向来犀利。

    一下子,便在人海茫茫中发现了她顾念兮。

    而后,便快步朝着她顾念兮走来。

    “兮兮!”

    他走过来的时候,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她顾念兮的身上。

    让路过的人,都不自觉的向她顾念兮投来羡慕和钦佩的目光。

    甚至,这当中还有几缕妒忌的眼神。

    是啊,谈逸泽难得的温柔,就像是黑暗中的光亮,让人不自觉的向往。

    可谁又知道,这个男人却是毒药、

    他温柔的时候,足以让你沉溺,可他变脸的时候,却能让你冻死其中?

    摸不透他的情绪,更看不穿他的人,顾念兮只想要躲得远远的。

    可她发现,她貌似真的躲不开这个男人。

    就算落跑,好像也跑不过他。

    如果不是他肯放人的话,她貌似永远都逃不出这个男人的手掌心。

    你看,明明她现在感觉距离离他还有一大段的距离,应该能在他赶上来之前就直接钻进电梯。

    可没想到,下一秒这个男人就这样出现在她的面前,挡住了她进入电梯的路。

    那笔挺的站姿,不管她如何横冲直撞,都逃不过。

    索性就这样呆站在这个男人的面前,问道:

    “你来又想做什么?”她没有抬头看他,耷拉着脑袋的样子,有些无力,又有些无望。

    ------题外话------

    →_→月底加年底,打劫票票。

    据说,投票子的,2014年会涨一个罩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闪婚之谈少的甜妻》不错,请把《闪婚之谈少的甜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3/3872/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闪婚之谈少的甜妻版权归作者律儿(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