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453章 凌母下跪VS我是他情人!

  
    苏小妞推开凌母的病房的时候,她正对着窗外的那片蓝天发呆。步云小说网

    今儿个的天气很不错,万里无云。

    军区总院的环境不错,特别是这里的绿化。

    树木一多,这里的鸟儿也就多了。

    天气一好,你隔着病房大老远就能听到远处那些鸟儿叫叫嚷嚷的声音。

    从凌母所在的五楼病房的窗户眺望下去,你可以看到这片住院部的楼下是一个小型花园。

    花园里,娇美的花儿正争芳斗艳。

    楼下,也有不少病人的家属趁着今日天气不错,带着病人下去走走。

    有的身体情况貌似比凌母还差的,也被人用轮椅给推下楼。

    看着那懒洋洋的太阳照在病人的身上,看着其他病人此刻正和自己的家属聊天的场景,凌母的眼里满是羡慕。

    她当然也想要趁着这样的好天气,出去晒晒太阳什么的。

    可手术过来,宸儿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

    除了偶尔会过来咨询一下老胡她的病情之外,基本上现在想要见他一面都难。

    其实,凌母也知道,不是凌二爷没有到医院过来,而是他过来之后压根就没有到她的病房来。

    起先,凌母还以为这个孩子不过是闹闹别扭,几天之后闹过就会安静下来。也会如同以前那般,继续陪在自己的身边和自己嬉笑着。

    凌母自认为,对于这个孩子她算是比较了解的。

    再说,她现在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她的宸儿怎么可能真的抛下她不管呢?

    可几日下来,凌母都没有得到你等到凌二爷,甚至也没有从护士的口中听到关于这个男人的消息。

    她开始慌了。

    难不成,她的孩子真的不要她这当妈的?

    她开始尝试电话联系孩子。

    可几日下来,他都没有接听她的电话。

    凌母终于意识到,她的儿子这次真的不是在和她开玩笑。

    他,是真的打算丢下她这个当母亲的,出去浪迹天涯。

    而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凌母最先想到的还是苏小妞。

    不为别的,只因为她知道,现在唯一能留下自己的孩子的,只有苏小妞了!

    虽然,这也是凌母非常不想承认的事实。

    可为了自己的孩子,她真的没有办法了!

    所以这两天,她才三番两次的嘱咐护士和主治医生,让他们要是见到苏小妞的时候,务必请苏小妞过来一趟。

    可貌似,苏小妞不大想见她。

    不然,她怎么已经找了那么多人去问苏小妞,都不见苏小妞过来呢?

    只是凌母貌似还不清楚,她先前给那些医生和护士的印象太坏了。

    她现在一提起苏小妞,人家还以为这老女人指不定要对他们的苏医生做什么事情呢!

    自从那天苏悠悠再度创造了一个历史奇迹之后,苏小妞现在已经成了整个军区总院的医生和护士,乃至护工们的心中偶像。

    你觉得,这些人会放任凌母再度伤害了自己的偶像么?

    正因为不想要让她再度伤害了苏小妞,所以每一个被她托付的人,都是表面应承下来,但实际上没人会去跟苏悠悠说。

    也就只有这个主治医生,她每天查房的次数多,所以被凌母托付的次数也多了。

    没办法,她只要和苏悠悠说了一声。但最后还是说了,要是苏悠悠不想去,可以不用理会的。

    这在主治医生的心目中,现在孰轻孰重,不也非常明显了么?

    好在,苏悠悠并不想躲着藏着。这主治医生一开口,她就过来了。

    只不过,貌似正看着窗户的女人呢,压根没想到站在身后的人会是她盼望多日想要见到的苏悠悠,她以为应该是过来查房的医生或是护士,所以压根没有转过身来理会她。

    这也难怪,前几天她盼着苏小妞来的时候,每天都是翘首以待。

    可每次推门而入的那人,却都让她失望。

    随着等待次数的多了,失望的次数也跟着上涨。

    这也导致了,现在凌母几乎对苏悠悠的到来不抱希望。

    所以,当明明察觉到身后有人推门而入的时候,她仍旧没有回头看。

    视线,依旧定格在楼下的花园里,看着那些晒着太阳的病患,她越是憧憬。

    都怪她自己造孽。

    不然现在,宸儿应该也不会连过来推她出去晒晒太阳都不肯。

    苏悠悠就这样在凌母的身后占了许久,见这个老女人仍旧没有回过头说话的意思,她只好轻咳出声:

    “咳咳……”

    不是苏悠悠故意要摆谱。

    只是她不明白,明明是凌母把自己喊过来的,进门之后却什么都不说,只顾自己欣赏美景。

    这,是不是太吊人胃口了?

    难道她不知道,她苏悠悠现在是下班时间?

    这会儿,她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么?

    今儿个,她还打算下班之后要先过去看顾念兮一趟。

    那丫头,最近瘦的可厉害了。

    她真的很担心,在这么瘦下去她肚子里的孩子能不能保得住?

    苏悠悠的轻咳声拉回了凌母的思绪,让她转过头来。

    不过凌母向来不喜欢将自己懦弱的一面展现在不相干人的面前。

    这一转身的时候,她早已将自己眸子里的那些希冀和后悔,全都深深的掩埋在自己那双眼眸里。

    只是转身触及身后的人是她多日盼望着的苏悠悠的时候,凌母的脸上还是不自觉的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终于,苏悠悠肯来见自己了!

    可不可否认的,就算现在见到苏悠悠,凌母的心里还是存在各种各样的疙瘩。

    但想到这女的能帮着自己将孩子给留在国内,留在自己的身边,凌母便不自觉的放软了态度!

    心里明明还有些怨恨苏悠悠连着几天都不肯过来和自己见一面,但表面功夫她还是做的非常好。

    对着苏悠悠说:“你来了!”

    听着凌母竟然和自己打招呼,苏小妞感觉这个世界突然玄幻了!

    这到底是凌母脑子抽了,还是她苏悠悠脑子抽了?

    要知道,就算她苏悠悠当初还是凌家儿媳妇的时候,这个老女人都不曾和她打过招呼。

    见面除了瞪她就是甩她白眼,什么时候会正儿八经的和她打招呼来着?

    所以一时间,苏悠悠还真的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她比较好。

    估计是察觉到苏悠悠眼眸里的诧异,凌母自己也有些尴尬。

    毕竟争斗了好几年,如今却突然要化干戈为玉帛。谁都有些受不了。

    特别是她,心里还是对苏悠悠各种不满。

    可一想到凌二爷,凌母只能拼命的掩饰下所有的感觉。

    轻咳一声之后,她站了起来,示意苏悠悠在这病房的沙发上坐:

    “坐吧,要不要喝点什么东西!”

    凌母住的这病房,可算是这医院里做高级的。

    谁让凌二爷人家有的是钱?

    反正再怎么烧,都没有关系。

    而按照凌母讲究排场的方式,这病房算是她的一张脸面。

    所以一住院,她就安排要住最好的。

    不过环顾这一病房的奢华沙发,苏悠悠的嘴角抽了抽。

    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差一点死掉的时候,还不放弃享乐主义。

    扫了一眼那被打扫的纤尘不染的黑色茶几,苏悠悠没有坐下,更没有回答凌母的那个问题,而是说:“不是说有事情要和我说么?”

    言下之意,我苏悠悠可不是到这病房里陪你坐吃聊天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凌母那么好面子的一个人,当然被苏悠悠这么直白给回绝了之后,脸色不大好看。

    在她看来,于情于理苏悠悠都不该这么对待她。

    一来她是长辈,二来她的身份比较高贵,都不是苏小妞能随随便便对待的对象。

    可这苏小妞非但回绝了她,而且连一个笑脸都不对她露。

    这要是以前,凌母肯定是将她给炮轰出门的。

    可想到今天自己要拜托她的事情,凌母只能按耐下自己心里的不痛快,和苏悠悠说:“宸儿的事情,你听说了吧?”

    她指的,是凌二爷想要出国,去浪迹天涯的事情。

    至少,那天晚上她听儿子是这么说的。

    可苏小妞是二丈摸不着头脑。

    凌二爷什么事情?

    变性了,还是隆胸了?

    “什么事情?”

    诧异看向这老女人,苏小妞问。

    “你不知道?还是说,你知道了,知道我为什么这几天都在找你,故意躲着不出现,想要为难我?”

    凌母心性多疑。

    现在,光是苏悠悠的一句话,便能引得她出现了如此多的感想。

    也正因为说话的时候注意力不大集中,对苏小妞的那股子厌恶也毫无遮拦的展现。

    这一刻的她,又是那个尖酸刻薄,高高在上的凌母。

    可见到这样的她,苏小妞连一丁点的感想都没有。

    就算她再有钱,再有势又怎么样?

    反正一病了,还不是照样只能窝在这样的病房里,傻乎乎的盼望着,别人能带着自己出去晒晒太阳?

    正因为知道这些,所以现在的凌母表现的再怎么的趾高气昂,在苏悠悠的心里无非是一个挑大梁装B的小丑!

    扫了这个老女人一眼之后,苏悠悠开口说:“我苏悠悠明人不做暗事,我不知道的事情就不知道。你要是非说我是故意为难你,也随你。不想说,就算了。我也不会死皮赖脸的要你说些什么!”

    是她将她苏悠悠找来,说是有事情说的。

    她要是不想说,她苏悠悠也没有办法是不?

    总不能撬开她的嘴,让她说吧?

    再者,想找自己说话的是她,不说她苏悠悠也不会少块肉,不是么?

    冷冷的丢出这么一句话之后,苏悠悠转身朝着病房外走去。

    只是她这一转身,凌母却有些慌了。

    好不容易才将苏悠悠给找来,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要和苏悠悠说些软话,让她将宸儿给留下来的。

    要是就这么放任苏悠悠离开的话,那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你去哪里?”

    见苏悠悠朝着门外走,凌母心一惊,立马跟随着苏悠悠走了过去。

    “你不是不想说么?我回去就是了!我现在是下班时间,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去处理!”没时间,在这里陪着这阴晴不定的老女人玩猜来猜去的游戏。

    “你等等,我说!”

    眼见苏悠悠的高跟鞋就要踏出这个病房了,凌母一急,“咯噔”跪了下来。

    不管让她现在做什么事情都好,只要能让她将自己的儿子留下,上刀山下油锅都在所不惜。

    走在前方的苏悠悠,因为是背对着凌母的。

    所以当凌母跪下来的时候,她还察觉不到什么。只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撞到了。

    她转身,见身后却是空空如也!

    凌母也不见了!

    等到低头才发现,原来凌母就跪在她的身后!

    靠!

    这老女人又想上演什么苦情戏码?

    向来对她苏悠悠都用鼻孔瞅着的女人,如今竟然跪在自己的面前。

    苏悠悠真觉得,凌母脑子坏了!

    可奇怪的是,那天的手术她只给这个女人切除了下身的病灶部位,根本就没有涉及到脑袋瓜子那一块!

    要发疯,应该不是这个时候吧!

    或许是之前被凌母上演的苦情戏码吓怕了,苏悠悠现在面对这个老女人的跪着,只想到她估计又想着怎么离间自己和凌二爷,导致他们的误会。

    再不然,就是想要让这周围的人再度对她苏悠悠产生误会,让他们觉得她苏悠悠是一个欺负老人的人!

    想到这些,苏悠悠立马在第一时间扫了四周,在发现周围还没有什么可疑人物经过的时候,苏小妞立马伸出手就直接拉住了凌母的两个手臂,准备将她从地上给提起来。

    可无奈,今儿个的凌母就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就算苏悠悠再怎么拽,这个老女人都不肯起来。

    毕竟,这老女人年过中旬,身体的各个方面也都开始发福。

    体重,也比苏悠悠重了许多。

    一番较量之下,苏悠悠败下阵来。

    收回自己的手,她索性退后两步,省得待会儿被什么人撞见,又说是她苏悠悠欺负老人了。

    这之后,苏悠悠才用重放提防的眼神看着凌母问道:“你到底又耍什么把戏?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我和你儿子现在什么都不是,你也可以放心,我对你儿子没有兴趣,更不会去勾引他。所以你不用再绞尽脑汁,想着怎么让你儿子来误会我,让其他人怎么唾弃我。就算我拜托你,成吧?”

    或许因为凌母真的对苏悠悠耍了太多次的心机了,导致这一次苏悠悠一见到她突然变脸,就自然而然的朝着那方面想去。

    而一直到听到苏悠悠对自己说的这些话的时候,凌母这才意识到自己先前到底做的有多过分。

    所以现在当她真心实意的想要作这些事情的时候,苏小妞却不相信她了,甚至还怀疑她准备再度陷害她苏悠悠了。

    “我知道,我以前真的对你很不好,但这一次我是真的想要求你苏悠悠……”

    她的嗓音里,有些轻微的颤抖。

    可苏悠悠只是感叹,这老女人他妈的苦情戏真的演的越来越好了。不去参加奥斯卡金像奖得主的角逐,还真的有些浪费人才了。

    “得了吧。我承认你这次演的是有些逼真了,可我告诉你我苏悠悠要是再上当受骗一次,我他妈的就不是人!”

    或许是之前几次给苏悠悠的教训太过深刻。

    现在光是想起来,苏悠悠都是鸡皮疙瘩的一身。

    “我是真的有点急事要走了,你想起来也好,不想起来也好,就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自编自导自演吧。我苏悠悠,不奉陪了!”

    在这单独的病房里,要是别人进来还指不定以为她苏悠悠刚刚又如何的对她施暴,还让她一个大病初愈的人跪下。

    到时候,肯定惹得一身骚。

    这屎盆子被扣过一次,苏悠悠就不想被扣第二次了。

    抓着自己的包包,苏悠悠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但凌母眼见苏悠悠这真的要走,也顾不得其他的什么了,直接朝着苏悠悠的背影就喊着:“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是在演戏,可我真的没有办法了。宸儿说我康复出院之后他就要离开,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说到这的时候,凌母失声痛哭。

    或许,对于每个母亲都一样。

    唯有自己的孩子,才能深深的触动自己心里的那根弦。

    就算是凌母这样强势的女人,也不例外。

    当下,凌母失声痛哭的就像是个孩子。

    也不跪了,就直接窝在病床边,抱着床脚哭的个哭天抢地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家死了人呢!

    也正是因为凌母哭成了这副德行,连头发都被她自己给抓乱了,她都没有意识到似的。苏悠悠这才意识到,凌母可能不是说假话。

    但想到凌二爷以前对她妈的那个样子,苏悠悠仍旧没有走过去,只是在不远处的位置停下了脚步,看着她说;“你放心好了,凌二爷毕竟是你的儿子。他说要走你就让他走么?你不也还可以和以前一样骗他说你哪里不舒服,又或者你需要他,我看他最后肯定不会离开你的!”

    苏悠悠没有否认,自己嘴角上现在勾起的那抹弧度,充满了讽刺。

    或许在她看来,现在这情形和他们结婚的那一年的时间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可凌母却用哭的有些颤抖的手,爬过来抱着苏悠悠的腿说:“不是这样的,我感觉宸儿这次肯定不是在说假话!他说,他留下来的钱足够我过完下半生,还让我自己另外过继他的两个姑姑的孩子过来,让他们继承凌氏……”

    凌母哭的声嘶力竭的样子,是有些让苏悠悠诧异。

    但到底,还是没有让这个女人有真正的动容。

    扫了一眼此刻抱着自己大腿上的手,苏悠悠眸色没有多大的变化:“这不是挺好的么?你不是最喜欢有钱有权?过继一个孩子过来的话,到时候他肯定为了继承你家的财产,百分百的顺从你的话。到时候,你想要让他和谁结婚,他就和谁结婚,你想要多少孙子,有多少孙子!”

    这些,不是她凌母以前最希望得到的么?

    当初她苏悠悠和凌二爷结婚的时候,这老女人就说了,是她苏悠悠的出现打乱了她全盘的计划。导致,她给凌二爷安排好的对象不能嫁给他,她预计两年内出现的孙子也没有出现。

    如今,苏悠悠不过是将这些话还给她罢了。

    可即便苏悠悠没有半分的同情,凌母仍旧抱着她的大腿不放。

    那继续狼哭鬼嚎的样子,像是她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倾泻的桶,想要将自己肚子里积攒的泪水,全部给倾倒出来。

    “不……我承认那些都是我以前的想法,我以为我儿子只有按照我给他设下的那些路走,他才能幸福,我才能快乐,凌家才能永保繁荣昌盛。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用着带着抽噎的嗓音,凌母继续说着:“我以为凌家繁荣昌盛,宸儿如愿娶的门当户对的女子,才是我们两人的幸福。可我现在真的不这么觉得。”

    “他现在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了。身子,也越来越单薄了。而现在,更是因为你说给我做完了手术,就不能再纠缠你了,好几天都没有好好吃过饭。”

    “我也承认,当时得知你说的这一番话的时候,我卑鄙的高兴了好一阵子。”说着,凌母的抱着苏悠悠的大腿,视线落在病床上的那个水果篮。

    这个水果篮,还是几天前凌二爷派人给送过来的。

    凌母知道,那个时候的他明明在这个医院里,就是狠心的不来看自己一眼。如此,他的决心还不明显么?

    而她,却守着这个水果篮,不舍得吃,也不舍得弄坏。

    只希望每天能在想他的时候,顺便看一眼。

    看完了水果篮之后,她才继续说:

    “可宸儿说,要是不缠着你,他真的找不到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的理由了,我……”

    “苏悠悠,我知道以前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明知道宸儿喜欢你,还老是在你们的身后搞破坏,看在你们两以前的份上,将宸儿留下来好不好?”

    看苏悠悠的眼眸仍旧没有动容,凌母又自顾自的说着:“你可能不知道,宸儿说了这一次走了,可能就永远都不回来了。你不知道,当时他脸上有多么的绝望……”

    “所以,苏悠悠我求你,你把他留下来好不好?”

    “不管用什么方法,把他留下来就行。就算……”

    “就算你想要跟宸儿结婚,我也会答应的……”

    凌母怕苏悠悠听不清楚似的,最后一句话喊得震耳欲聋的。

    而这几声喊叫,还有她刚刚声嘶力竭的哭喊声,也成功的为她赢得了门外路过的人的关注。

    这当中,也有好多是这医院的护士和医生。除去这些人,当然还有不少病患,以及病患的家属。

    对于苏悠悠和凌母的关系,其实这个城市的人一点都不陌生。

    当年凌母暴打苏小妞一案,曾经可是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甚至报纸和杂志上,都有不少关于当年的记载。

    但谁都没有想到,凌母竟然除了打了苏悠悠之外,还做了这么多龌龊事情。

    如今听闻这个老女人亲口承认自己的错误,谁人都不由的赞叹:豪门深似海!

    而苏悠悠此时却好像全然不在状态中。

    因为凌母口中说的那个即将离开的凌二爷,和昨天拿着她的小内内直接找上她家里那个耍流氓的人,好像完全不是一个人!

    看着还将自己的大腿抱得紧紧的老女人,苏悠悠只是纳闷着:她确定她儿子真的要走?

    “苏悠悠,我现在真的不求别的。只i要你答应让宸儿留下来,我什么都可以不要。真的……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凌母叫嚷的声音,仍旧持续不断。

    当然,凌母以为苏悠悠应该是高兴看到自己这么求着她。

    再说,她也不认为,凭借她儿子的那些条件,哪个女人不想嫁给他的!

    所以在她的印象中,苏悠悠应该是满心欢喜的答应下来,然后兴高采烈转身就去找凌二爷。

    可谁又能想到,再听到她如此的哭诉的苏小妞,只是冷漠的丢出了这么一句:“我知道了。麻烦你放开我的腿……”

    那冷漠的语气,和凌母的声嘶力竭,全然不在同一个频道上。

    天气回暖的,快到夏季的时候,苏悠悠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展示自己美腿的机会。

    所以这几天,她连丝袜都不穿。

    迷你短裙加上小短靴,露出来的大腿又笔直又长。

    不过这样穿很迷人和性感的同时,也有些弊端。

    你看现在凌母这么一抱,她的大长腿上就出现了几个红印子。

    如果苏小妞没有看错的话,这凌母刚刚哭的眼泪鼻涕流了一整脸,好些都蹭到了她苏悠悠的大腿上来。

    而这对于任何一个医生而言,都意味着——细菌!

    眼下,苏小妞啥都没有想,只想着尽快将凌母弄在自己大腿上的这些分泌物给洗掉。

    或许是因为外面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好面子的凌母也不好抱着苏悠悠的腿在说些什么,省得被别人知道了更多自己做过的那些坏事。

    于是,她收了手。

    看着转身又离去的苏悠悠,她又有些不死心的问着:“苏悠悠,你会帮我把宸儿留下么?”

    “看本姑娘的心情吧!”

    没有直接应承下来,亦没有直接否定,苏小妞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但这也让凌母开始意识到,现在的苏悠悠真的变了很多。

    不再会和以前那样,信心满满的应承下她的话,就为了博得她的欢心,更不会在让人抓到什么话柄,可以随时变成攻击她的利器。

    丢下这一句话,苏小妞迈着雄赳赳气昂昂的步伐离开了。

    ——分割线——

    或许是看完了顾念兮最近的身体报告,谈逸泽放心了许多。

    最近的几天,也没有惹得顾念兮不开心之后那样缠着顾念兮。

    这不,在出完任务回来的第三天,谈逸泽就回到部队去了。

    大清早醒来,顾念兮就发现身侧的位置已经空了。

    看着那已经没有熟悉温度的被角,顾念兮失神好久。

    一天前她就回到这个卧室睡了,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比较好照看聿宝宝。

    谁让这个小家伙一下子就旁边军心?

    本来像是誓死会站在她顾念兮这边的。

    结果,他家谈参谋长用一台模型飞机,就将他彻底给收买了。

    然后这两天,谈参谋长一声口令要去睡觉,这小家伙就屁颠屁颠的跟在人家谈逸泽的身后跑进了卧室。

    弄得到最后,她顾念兮孤军无援。

    知道谈逸泽要是真的睡着了,总是喜欢抱着人。

    抱着她还好,反正她也习惯了在他那双又重又长满了毛发的大长腿中“夹缝”睡觉。

    可这要是压坏了她家的聿宝宝,顾念兮可不答应。

    无奈之下,顾念兮只能灰溜溜的将自己已经搬到了客房的那些洗簌用品给搬回了这个主卧室。

    接下来这两天的相处,相安无事。

    而谈逸泽和她,似乎都默契的不去提及那一天的事情。

    生怕,再度因为那天的事情,两人再度闹翻。

    可有些事情不去提及,永远就像是中间产生了裂缝似的。

    虽然这几天,谈逸泽上床之后睡着睡着还是会习惯性的将她抱在怀中,但顾念兮总感觉少了什么。

    但值得庆幸的是,顾念兮这几天的孕吐现象明显的好了不少。

    也对,检查出来的时候孩子已经两个多月了。

    到现在,已经三个月出头了。

    现在孕吐现象,当然也好了不少。

    不过就是不能快速的蹲下或是起身,不然就会头晕目眩的看不清东西。

    起身之后,顾念兮简单的洗簌一番就下楼吃了些东西。

    因为最近没有前两天那样的恶心难受,这两天她吃的东西多了些。但食欲,还不是那么好。

    吃完了东西,顾念兮打算去一趟凌氏卖场那边的云阁。

    据说,那边的厨师这两天开发了一道新菜肴,想让顾念兮过去品尝一下。若是可以,便要开发成为云阁这个季度的主打。

    当然,去的时候顾念兮打算顺便逛逛凌氏的卖场。

    这几天她买的这双平跟鞋有些打滑,顾念兮有些担心。

    没怀孕随便穿鞋子还可以,但怀孕之后穿着总是心惊胆战的。

    怕是自己一个不小心给摔了,殃及到宝宝可就不好了。

    所以今天时间没到,顾念兮就出门了。

    凌氏的卖场现在做的不错,还有几个地区都是奢华区,专门为这城市的有钱人量身定做的。

    只要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东西,这里是应有尽有。

    其实按照她顾念兮现在的身价,单是一个云阁,她就能买得起这边的东西。

    但考虑到她家男人的身份,她便打消了这个念想。

    她可不想因为自己,为他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顾念兮来的是一个普通鞋子的特卖场。

    这里鞋子看上去质量不错,价格也不贵。

    “嘟嘟嘟……”就在顾念兮准备在这里看鞋子的时候,她的手机响起来。

    “大肚婆,今天感觉怎么样?”

    电话一接通,苏悠悠那永远不着调的语气便传来了。

    “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帮您的么?”

    顾念兮正打算和苏悠悠说话的时候,那个营业员走了上来。

    意识到顾念兮正在打电话,她歉意的笑了笑,站在一边。

    “兮丫头,不要告诉我你现在正在逛街!这样的好事,你竟然不找我一起,会天打五雷轰的!”其实,苏悠悠真正的意思是担心顾念兮一个人逛商场会累着,也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

    但所有的关心经过她的嘴里,就会变了个味。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这是在诅咒顾念兮呢!

    好在,和苏悠悠已经相识多年的顾念兮,倒是没有曲解了苏小妞的意思。

    知道她是在担心自己和宝宝,顾念兮便说了:“我在凌氏的卖场呢,准备挑双防滑的鞋子,限你十分钟内赶到。逾期不候!”

    “知道了,催命鬼!”

    电话挂断之后之后,顾念兮就一个人在商场里先转悠着。

    顾念兮没有想过,会在这特卖场里遇见一个人。

    那就是,向来买什么东西都讲究名牌和款式的霍思雨。

    或许是各种名牌在霍思雨的身上出现的次数太多了,让顾念兮觉得这特卖场和眼前的霍思雨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而面前的霍思雨,显然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顾念兮。

    在她看来,凭借顾念兮现在的身价,什么东西会买不到?

    却不想,在这样的小型特卖场里看到她。

    “好久不见,顾总。”

    霍思雨见到她的时候,便直接迎了上前。

    那热情的打招呼方式,还真的有些让人容易误会他们两人的关系好。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顾念兮现在再怎么不想和霍思雨打招呼,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翻脸。

    可要让顾念兮对她多热情,对不起她也办不到。

    见到霍思雨,顾念兮随意勾唇一笑,道:“好久不见!”

    “怎么说顾总也好歹是两家上市公司的ceo,怎么回到咱们这特卖场来买东西?”

    特卖场!

    顾名思义,所有的东西价格都是特别优惠。

    深受精打细算的主妇的欢迎。

    而霍思雨眼下这意思,当然是顾念兮什么东西买不到,竟然需要到这边和穷人抢东西?

    “东西只要实惠用着放心,没什么人不可买!”

    顾念兮绕了个弯,并不想应下这个女人的茬。

    “如果霍小姐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待会儿,我朋友就要到了。我可要到卖场门口去等着!”

    这几次和霍思雨的碰面,每次都以顾念兮的先离开逃避告终。

    其实,这也是因为顾念兮有了顾虑。

    如果没有这些顾虑的话,那她也不介意在这里和霍思雨继续耗嘴皮子。

    可霍思雨这人阴晴不定,现在还和你维持表面的和睦,下一秒顾念兮可不敢保证这个疯女人会不会突然就推自己一把。

    她顾念兮可以摔倒,但肚子里的孩子不行!

    所以,她决定还是绕路走。

    等孩子生下来,想要收拾霍思雨这个人的机会还有的是!

    和霍思雨说完这一番话之后,顾念兮没等她开口,就已经转身朝着大门走去了。

    听到顾念兮说所谓的朋友要过来,霍思雨当然联想到苏悠悠。

    不过苏悠悠可不想顾念兮这么好说话,她的泼辣远近闻名。

    再者,据说现在的苏悠悠功夫了得。

    以前,苏悠悠就对顾念兮维护有加。

    所以这总让霍思雨觉得,这所谓的三人好友,其实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看着她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霍思雨总有种感觉,那就是他们的友情和她霍思雨没有半毛钱关系。

    以前苏悠悠就对顾念兮死忠了,现在知道她还作出作这么多的事情来,指不定苏悠悠一见到她就将她给拽出去打一顿。

    现在拖着个半残腿的霍思雨,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惹上苏悠悠那个疯婆子。

    不然到时候,她的腿指不定就保不住了!

    但有些话,她还是必须说的。

    看着已经走了几步的顾念兮,霍思雨喊着:“顾总,您家那位现在应该是在收集姓梁的那些罪证吧?如果我说我能给顾总提供一些线索,不知道顾总能不能安排我在明朗集团有个谋生的职位?”

    自从她整容身份被揭开之后,明朗集团的人事部便直接将一张解雇信直接寄到了医院里。

    所以在那毁容又半残疾的时候,霍思雨连工作都给丢了。

    现在的她,记住在舒落心那边。

    但你也知道,舒落心那个老女人,要是没有个什么好处给她,她会让你住在那儿么?

    霍思雨就是说自己能再度回到明朗集团,再度帮着她实现那些宏伟大计,舒落心才勉强答应她住在那里的。

    明朗集团这个季度的招新大会开始了,这对于应届毕业生和打工者而言,都是一次机遇。

    没人,不想进入现在这财大气粗的明朗集团的。

    可霍思雨也清楚,现在自己在业内作出的那些龌龊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城市。

    想要再度在明朗集团任职,直接面试进去压根就不可能。

    所以,她打算从顾念兮这边下手。

    但同样的,她也知道顾念兮现在不是软柿子。

    弄不好,连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都没了。

    所以,她只挑着顾念兮和谈逸泽感兴趣的。

    但谈逸泽那男人太危险,她不敢再接触了。

    所以,她只能退而求其次。

    她呆在梁海身边那么多年,当然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她当然也知道,泄露这些可能为自己引来杀身之祸。

    可现在的她,已经被逼上梁山了。

    没钱没生存的空间,你觉得就算活下来还有什么盼头?

    再说了,梁海那个贱人,害的她毁了容变残了不说,见她没有可利用的价值就直接将她给丢在医院里,不管她的死活。

    她,怎么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他?

    不就是死么?

    大不了,大家一起死就是了!

    顾念兮也没想到,霍思雨会在这个时候提到这些。

    而且,她显然也怕被外人察觉到那些人是谁,所以没有直接点名道姓的。

    这一点,就证明了霍思雨的诚意。

    而关于姓梁的这个男人的证据,其实前段时间周子墨时不时的过来找谈逸泽,两人都在书房里密谋什么的时候,顾念兮当然也从中听出了一些猫腻。

    沉吟了片刻,顾念兮转身看向霍思雨,问道:

    “你真的知道些什么?”

    “我要是不知道些什么,我敢这么说么?”

    “我凭什么相信你?”顾念兮虽然知道霍思雨的诚意,但好歹现在她也是在商场上打拼的人,自然不会不知道人心叵测这个道理。

    “就凭……我是姓梁的……”说着说着,霍思雨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顾念兮的身边,最后两个字,她是在顾念兮的耳边轻哼出来的:“情人!”

    说完这话的时候,霍思雨的薄唇勾起一抹轻笑。

    这样的她,略带风尘味。

    和当年她顾念兮认识的那个霍思雨,判若两人。

    而霍思雨貌似没有看到顾念兮眸子里的诧异似的,径自继续说:“你也知道,情人这玩意,就是陪吃陪喝陪睡,什么事情都做,包括伺候他。我可是和这个老男人同床共枕两年的女人,你觉得现在你们这群人,有比我更了解他的人么!他喜欢什么招式,喜欢什么体位,甚至还有做完之后喜欢蹭几下,没准他老婆都没有我了解的这么多。”

    “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那些污秽不堪的话题,现在是顾念兮不喜欢的。霍思雨倒也没有不开心,只是继续说着:

    “我想说的是,我伺候完他,将他的体力都给消耗之后,他肯定是睡着的。睡着之后,我想要看他的手机或是其他的东西,不是手到擒来么?”

    见顾念兮只是稍稍挑了挑眉,她便说:“我知道你现在也不想见到我,我也不打算强人所难。这样吧,等你有需要的时候在通知我,我的电话号码还没有换。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好了,我还赶着回去,先走了!”

    说完,霍思雨走的一如出现的那么的突然……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闪婚之谈少的甜妻》不错,请把《闪婚之谈少的甜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3/3872/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闪婚之谈少的甜妻版权归作者律儿(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