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525章 孩子的降生vs书房里的发现

  
    在谈家的人开始为舒落心弄出来的那些风波,而人心慌慌的时候,施安安正躺在产房里,经历着女人最大的浩劫——生孩子!

    对于每个女人而言,生孩子都像是在鬼门关走一回。

    而像是施安安这样年龄较大,而且还是怀着三胞胎的女人而言,这次生产更是危险。

    为此,施老爷子特地找了在这一方面最有名望的医生,全部都参与到此次施安安的生产中。

    此时,被送进产房的施安安,现在下身有鲜红的液体渗出。你还能看到,这些鲜红中还有一些透明色液体。

    而处于这样的情况中的施安安,整张脸都是白的。

    那种白,不是你寻常看到的那种白。

    而是,一种近乎透明,濒临死亡的白……

    那样的白,好像就是飘散在空中的一股子白烟,被风一吹就随时可能消失在你的面前。

    当这样的施安安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产房里的医生严阵以待。

    看到施安安的情况之后,立马决定开始实施剖腹产。

    而当施安安在昏迷中开始被执行手术的时候,这产房门外还有一个男人,来回不安的踱着步。他的白色衬衣上,到现在还粘着刚刚送施安安过来的时候从她的裙摆上粘附上来的粘稠血液。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让人感到万分恶心的腥甜气味。

    若是寻常,这对于一个有严重洁癖的男人而言,一定要先换上一身干净衣服之后,想说什么想做什么再说。

    可这一次,这个男人像是没有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的狼狈似的,仍旧在这手术室门外徘徊着。

    他的焦躁,他的不安,全都体现在他此刻那有些紊乱的步伐上。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他一开始会接触施安安,会和施安安发生那样的事情,全都是因为她的个性和他痴恋多年的苏悠悠很像。

    而那次醉酒的夜,也不能说他一点都不知道发生的是什么。

    唯一能确定的是,他也不怎么讨厌施安安的碰触。

    那一夜的发生,骆子阳承认,这也是自己的一时贪念。

    只是事情的发展,貌似已经让他脱离了原有的轨道。

    再加上,施安安现在肚子里的孩子还是他的……

    骆子阳上大学的时候兼修的还有德语课程。

    所以,刚刚那些医生在给施安安做检查的时候,他们的对话一点都瞒不了他骆子阳。

    他清楚的听到他们说,施安安现在怀孕已经九个月多了。

    怀着三胞胎的她,本应该尽早实施剖腹产,保住自己的生命。

    可她却为了这几个孩子能健康一些,拖到了现在都不肯动手术。

    这为了什么,骆子阳并不清楚。

    唯一确定的是,这施安安肚子里的孩子,是他骆子阳的。

    九个月之前,那一阵子虽然因为和苏悠悠弄的不愉快,每天都喝酒。但至少,他的脑子还是清醒的。

    所以,当知道施安安已经怀孕九个月的时候,骆子阳已经确定了孩子是自己的。

    只是,他真的不知道,对于这几个孩子,施安安是怎么想的!

    为什么,她会选择在怀孕之后生下这孩子,更为什么她连告诉他都没有,好歹他骆子阳也是孩子的父亲!

    而这,也是他今天去找施安安的原因。

    其实,最近几天骆子阳都守在施安安的住处,就为了和施安安见上一面。

    可施安安不知道是有意躲着他还是怎么的,一直都没有露面。

    好不容易见到面了,他不过情绪有些激动的问了施安安几句,没想到她就这样倒下去了,而下体还有不断渗出的鲜红。

    如果骆子阳知道情况会因为自己的出现而变得如此糟糕的话,他一定不会选择在这一刻出现在施安安的面前。

    而如今,施安安已经躺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

    骆子阳连自己能为她做点什么事情,都想不出来。

    唯一能做的,就像是现在这样,焦躁的在产房门口徘徊着。

    不时有路过的护士还取笑他,应该是第一次当爸爸。

    但对于这些人的说笑,骆子阳好像完全没有听到。

    他只感觉到,自己的世界好像突然被抽空了一样,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一直到——

    一直到,产房里传来了第一声孩子的哭啼……

    哇哇哇……

    紧接着,第二个还有第三个!

    三个哭喊声,都是那么的响亮。

    听到那些声响,骆子阳的眼神好像被定住了。

    视线,急切的想在产房门那一侧找寻着什么。

    但他是常人,没有透视眼,压根看不到门的另一边的状况。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随便套了一身便服的男人出现了。

    只是这样一身简单的体恤衫,仍旧没有掩盖住这个男人骇人的威慑力。

    他一出现,所有人都忍不住将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脸,比时下H国那过度整容,而帅哥都看上去像是亲兄弟的国度的男人们还要出色。人群中,你一眼便能认出他来。

    当然,更因为这个男人有着一对锐利的鹰隼。

    男人的步伐,铿锵有力。

    骆子阳当然也能察觉到,在这个男人路过的时候,有不少情窦初开的小护士都不自觉的脸红了。

    但因为这个男人的身上那种能吓死人的气场,并没有人敢上去跟这个男人搭讪。

    而在这个男人到来的时候,产房里面的人像是察觉到他的到来似的,直接推开了产房门走出来。

    相继三个婴儿,都被抱了出来。

    看到谈逸泽的时候,有个有着蓝眸子的医生走了过去,用德语跟男人说:“手术很成功,孩子们都很不错。”

    “安呢?”男人看了一眼那几个被抱着出来的孩子的脸之后,若有似无的扫了一眼站在边上的骆子阳。

    其实,男人的眼神充其量只是随便的一转,并没有加深。

    但不知道为何,骆子阳总感觉这男人此时的眼神很有深意。

    “她的情况还算可以,需要住院观察一阵。”蓝眸男子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便被这男人挥手示意离开了。

    而刚刚抱着三个孩子的护士,也在这个男人的指挥下,一个个抱着孩子离开。

    到此刻,骆子阳都没能正眼看一下那三个孩子的长相。

    而那个男人却像是孩子的父亲一样,享受了本该属于他骆子阳所有的待遇。

    妒忌之火,让他突然有些疯狂。

    看到这个男人竟然打算堂而皇之的推开手术室大门走进去,骆子阳先于一步拦在了男人的面前:

    “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吧,谈参谋长!”

    他的言下之意是在提醒这男人,他是个有妇之夫!

    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单身孕妇的产房里吧?

    再者,孩子的父亲还在这里呢!

    你将他骆子阳当成死人么?

    “我出不出现在这里,貌似和你没有关系吧!”说了这话之后,男人的黑眸又在他骆子阳的身上随意的扫了一眼,继续说:“你,才没有资格站在这里!不想死的话,就给我老实点!”

    男人的嗓音,不管什么时候听到都觉得特别的动听,就像是一曲低沉的大提琴声,用如此动人的节奏打开所有人的心菲。

    但同样的,骆子阳也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气场。

    他也不会傻到不懂得这个男人绝对是说的出做得到的人。

    可他还是有些不服气。

    打算,和这个男人一较高低。

    但显然,这男人压根就没有将他骆子阳放在眼中,直接用肩头撞开了他骆子阳之后,就大步走入室内了。

    骆子阳急切的想要跟进去看看情况,却不想迈开脚步的时候竟然被拦截下来了。

    拦截他的,虽然身上穿着的衣物和手术室里的医生和护士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但仔细一看你便会察觉到,这两个拦住他的人,压根就不是寻常人。

    就连他们现在扼住他骆子阳手腕的力道,也是他一个学过跆拳道的男人所无法挣脱的。

    再者,还有他们此刻看向他骆子阳那充满警告意味的眼神。

    这一切,让骆子阳不得不怀疑他们的身份!

    “安小姐现在需要静养,除了我不要让其他人来打扰到她!”

    男人此时站在施安安的身边,视线落在施安安那张苍白的脸上。最后的一句话,几乎是带着冷哼。

    是的,谈逸泽生气了!

    虽然说这个身为表姐的女人,从小到大几乎被他仗着施老爷子的喜爱欺压着。

    可事实上,在外人的面前谈逸泽是相当护短的。

    施家的人,又怎么能随随便便任由别人给欺负了去?

    本来施安安约好了今天还要给他整理一下最近SH国际的最近企划之后,明天再做剖腹产的,没想到一切的计划都被打乱了。

    而谈逸泽何等聪明?

    一看到骆子阳出现在这里,而且浑身上下都还染着可怕的鲜红。

    他也不难猜测到,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导致这样的结果!

    敢欺负到他谈逸泽的人的身上来,他当然不能姑息。

    只是因为骆子阳现在的身份特殊,他谈逸泽又不好发作。

    还是等施安安自己康复,能自己处理最好。

    不能的话,他谈逸泽可不介意替施安安除掉祸害!

    “是!”

    在谈逸泽的一声令下,站在门口,本来还拽住骆子阳的两个没有表情的人,直接驾着骆子阳的手,就将他“送”走了!

    一直到门口恢复之前安静之后,谈逸泽才不缓不急的开口:“施安安,剩下的最好你自己来处理,不然他会是个什么后果,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

    丢下这话,男人离开了。

    临离开之前,他用德语说了:“把安小姐给我照看好,若有个什么闪失,你们也没有存在这个世界上的理由了!”

    最后,他离开了!

    而那个刚刚还处于麻醉中的人儿,却已睁开了双眼……

    ——分割线——

    新闻发布会召开的时候,舒落心再度以一副憔悴的模样出现在了大众媒体的面前。

    按照她的想法,难得有一次媒体专门为了她前来,还能上个电视什么的,至少也应该到美容院做个全身护理,还是画个淡妆什么的。虽然她的脸颊上现在有一道伤,但舒落心毕竟是个女人,不想输给其他女人也是应该的。

    只是当她下午打算出门到美容院的时候,梁海却将她给拦截住了。

    说是,用她现在这个模样到媒体的面前,效果最好!

    拗不过那个男人,舒落心只能按照他的要求做了。

    出现在大众人前的时候,舒落心还跟上次视频里出现的一样,一手捂着脸颊,没有画上眼妆,涂上任何护肤品的脸上,有些能暗示真实年龄的细碎纹路。

    那有些散乱的发丝,也证明她现在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舒女士,可以开始了!”

    身侧,有人上来提醒着。

    得到了那个人的暗示之后,舒落心的视线在人群中扫了一眼。

    视线落在角落里那个带着黑色太阳眼镜的男人身上之后,停顿了那么一秒钟,在看到那个男人的手势之后,她将话筒举到了自己的面前。

    拨了一把垂散下来的几根发丝之后,舒落心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口。

    舒落心知道,这一次若是直接在媒体上和谈逸泽乃至整个谈家叫板,那必然是没有回头路的。

    可那天,谈逸泽的警告,至今在她的脑子里徘徊。

    连每天晚上的噩梦,都是谈逸泽口口声声喊着他会亲手取了他舒落心的性命。

    这也是,梁海在跟自己提议,而她思考了一天之后给出的最后答案。

    与其坐以待毙,等着谈逸泽来弄死她,倒不如主动出击,背水一战,或许还有活下来的可能!

    “好了,我已经准备好了。各位记者朋友,现在有什么想要知道的,我现在都可以回答你们!”

    嘴角上挂着的有些急促的弧度,正好显示她此时对于生活的无奈。

    而正在家里观看现场直播的顾念兮,一手拿着烤板栗,一边暗自赞叹着这个女人演技的精湛。

    家里人都不想让她知道舒落心这个无耻的女人最近都做了什么好事。

    可顾念兮又不是傻子。

    谈参谋长最近几天早出晚归的,连嘿咻调戏她的时间都没有,这足以证明这个男人一定有什么急事要办。

    不然,像是他谈逸泽这样,天天耍流氓上瘾的男人,怎么可能那么的安分?

    顾念兮之所以不问也不理会,甚至也假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是知道这舒落心其实就是她家谈参谋长心里的结。

    这个结,唯有让他亲手去打开,才能真正的化解。

    她顾念兮唯一能帮着他的,就是在他的背后默默的支持他谈逸泽。

    “请问舒落心女士,你和谈建天,也就是明朗集团已故的董事长结婚整整有三十年之久,现如今竟然说你们到现在还没有领取结婚证,这是什么意思?还有,您有什么凭证?”

    人群中,夹着大边框眼镜的男子先行发问。

    “那么可以到我们当地的民政局了解一下就知道了!”舒落心回答。“至于他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

    “那么也就是说,您所说的您和谈建天董事长没有结婚证的传言是真的了?那么,据我所知,您和谈建天董事长目前还育有一子,他也是明朗集团前任副总。可谈建天董事长去世之后,整个明朗集团的暂时所有权,却是给了他的大儿媳。这是不是也就说明,谈建天董事长并没有将您和他所生的孩子当成真正的继承人?再有,这段时间还有相关传言,谈逸南也就是您和谈建天董事长的儿子,目前并不在A城。我还想了解,谈逸南先生最近这段时间行踪不明,是不是也和他不是婚生子女,没有继承权而伤心失落有关!”

    不愧是记者,一个简单的事实就能折腾出这么多犀利又骇人的问题来,顾念兮在心里赞叹着,随之又往自己的嘴巴里塞了点东西吧唧着。

    “不是这样的。小南并不是私生子!”果然,对付舒落心最好的突破口,就是谈逸南。

    一旦涉及到谈逸南的名声,涉及到这次会让他变成一个“私生子”的身份,舒落心的情绪就那么的激动。

    而感觉到这连续几个犀利的问题导致舒落心情绪不稳,站在人海中的梁海对着她打了打手势。

    而他的心里也在暗自赞叹着,这个女人为什么就那么沉不住气?

    难道她不知道,这个时候否认,又会变得进退两难了么?

    “那这就怪了,您又说您和谈建天并没有领过结婚证,却又说你们的孩子不是私生子,我就开始纳闷了您这话怎么有些颠三倒四的?”

    那人一说,台下的人接连跟着起哄。

    而舒落心感觉自己快要镇不住这些人的时候,又扫了一眼人群中的那个男人。

    很快她又恢复到刚刚的姿态:“对不起,这和这一次我想要公开的内容,没有什么关联,请记者朋友还是围绕咱们这一次的主题!”

    舒落心回答。

    而这样明显带着回避嫌疑的话语对于这些记者,自然是不能满足这些人的好奇心的。

    而看到这的时候,顾念兮也觉得没有必要看下去了。

    正巧在这个时候,苏小妞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兮丫头,快来快来,看看姐姐又给你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

    顾念兮无奈的摇摇头,将电视给关上之后推开了房门走出去。

    这两天,苏小妞可以说每天都是定时踩点的过来,只要一下班,她就会直接跑到谈家来,有时候连晚饭都会直接赖在这里。

    当然,顾念兮也知道,苏小妞之所以这么做,还不是担心她顾念兮,怕她没有人陪的时候容易胡思乱想。

    “悠悠,你买了什么?”

    “又香又爽的牛肉!快点过来,不然姐姐就自己吃了。”

    拌牛肉,最近苏小妞貌似经常买。

    每次看到这辣椒油整个盘子都是,苏小妞就各种眼馋。

    不过她今天买的量有些多,顾念兮看着都皱了眉。

    整整一大盘,苏小妞你将我当成猪了么?

    “这不是姐姐也想吃了么?”说着这话的时候,苏小妞已经开始往自己的嘴巴里送东西了。

    看着苏悠悠吃的嘴儿鼓鼓的样子,顾念兮又是一个诧异。

    “悠悠,我发现你最近都没有怎么化妆!”落座和苏小妞同一侧的沙发上的时候,顾念兮扫了一眼苏悠悠那张素颜小脸,随口道。

    不想,自己随意的一句话,却让苏小妞直接呛到了。

    “咳咳咳……”

    “没事吧,吃个牛肉还至于把你给急成这样?苏悠悠,给点矜持好不?”

    见苏悠悠咳成那样,顾念兮也只能赶紧起身给苏悠悠找水喝,自然也就忽略掉了自己刚刚脑子里的那个疑问。

    只是也正因为这样,顾念兮忽略掉了刚刚自己在转身给苏小妞找水喝的时候,这丫头脸上闪现的慌乱……

    ——分割线——

    好恶心!

    这是苏小妞醒来的时候第一个想法。

    连穿上外套都顾不上,苏小妞就直接冲进洗手间了。

    看来,今天是去不成谈家大宅了。

    当然,这样的情况更不适合站在手术台上。

    将胃里那股子翻涌都给倾泻完之后,苏小妞靠在洗手间的大门上,有气无力的给医院打请假电话。

    这已经不知道是自己最近这段时间第几次跟医院请假了。

    这对于向来不喜欢马虎应对工作的苏悠悠,既无奈又无力。

    如果不是妊娠反应这么严重的话,苏悠悠也不想总请假。

    可眼下这个情况,实在没有办法。

    若是以这样的状态站在手术台上,那么有危险的不只是她苏悠悠了。

    更还有可能,危及到患者的安全……

    打完了电话,苏小妞感觉浑身又有些恶心。

    灵光一闪,她想到了凌二爷身上的味道。

    从上一次她就发现,自己这么严重的妊娠反应在闻到凌二爷身上的味道之后,竟然奇迹般的消失了。

    这也让她,开始依恋上这个男人的味道。

    现在唯一能缓解自己这样不适的,也就只有他身上的味道了。

    可现在打电话过去,或是敲门进去,这么大清早的,苏小妞总感觉有点占了别人的便宜。(某律在一旁碎碎念:苏悠悠,你确定你有占便宜的资本么?苏小妞横着白眼,直接鄙视某律:要你她丫的管!某律被无视,无奈退场!)

    鄙视完了某律,苏小妞便找到了那天凌二爷说放在自己家里的备用钥匙,直接杀到了凌二爷那边。

    推开门,苏悠悠发现凌二爷并不在家。

    家里,静悄悄的。

    大清早的,这男人又是跑什么地方去了?

    但他不在家,也方便自己“行窃”。

    想到这,苏小妞便忘却了心里的不愉快,开始在凌二爷的卧室里兜着。

    搜刮了一趟,苏小妞发现了凌二爷的衣柜里挂着各色衣服。

    以凌二爷那骚包的本质,其实这些光鲜亮丽的衣服只是冰山一角。

    里面最让苏小妞觉得碍眼的,就是凌二爷那一身花花绿绿的西装外套。

    光是想到那个男人穿上这一身衣服的样子,苏小妞就觉得这丫的就是一只花孔雀。

    于是乎,苏小妞今天下手的目标,就是凌二爷的这身花孔雀衣服。

    将衣服纳进怀中之后,苏小妞各种得意。

    吼吼……看你丫的,还能招摇到什么地方去!

    拿完了凌二爷的骚包装扮,苏小妞便打算离开了。

    可看到那张代表着凌二爷骚包本质的土豪金大床,苏小妞突然有种冲动上去滚一滚。

    虽然知道这趁着主人不在,却在人家里任意妄为不是很好,可苏小妞就是控制不住这样的冲动。

    于是呼,她的屁股往上一挪。

    凌二爷的床,就如同他的人一样,外表骚,里面更是骚。

    本来土豪金的床就已经够惹眼的了,现在这大床竟然还软的不像样,就像是一团棉花,让人忍不住想要闭上眼。

    最终,苏小妞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直接躺在了大床上。

    抱着那条金灿灿的被子,她本来就想着借着睡一小会儿的。

    可孕妇的嗜睡,又怎么可能控制的了?

    这眼睛一闭,再加上又闻着现在最让自己安定的味道,苏小妞很快的就进入了香甜的梦想……

    ——分割线——

    等凌二爷晨跑完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土匪进村差不多的一幕。

    他那装着自己那一套套骚包花样的衣服的衣柜被打开着,他的眉头一挑。

    哟,这小偷最近还挺懂货的!

    他凌二爷身上的那些衣服虽然看不出什么别的花样,却每一件都是全球限量版的。

    而且,这穿的次数也不多,加上他保养的费用花的实在,自然也跟新的一样。

    这些衣服拿出去转手一卖,都能卖上好价钱。

    再低头一看,凌二爷又感觉额头凸凸的。

    为啥?

    因为自己那土豪金的大床,竟然被糟蹋了!

    别看这金色大床散发着一股子俗气,可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金线。

    当初住进这里的时候,他连整理都没有就住进来了。

    可住上这么一段时间,凌二爷这花俏的本质就来了。

    每次看着这张床,他都是各种嫌弃。

    总感觉,这样的大床和他凌二爷那冰清玉洁的气息有些不打相符。

    于是乎,这二逼的凌二爷,就直接定制了这样一张充满金钱气息的大床。

    这金色大床送来的时候,凌二爷当然也没少想过要邀着苏小妞一起过来体验一番这土豪金大床的舒适。

    可每次计划,都夭折了。

    想到这张他目前为止觉得最符合他凌二爷身份和地位的大床,在没有和苏小妞体验过之前,竟然被人给捷足先登了,凌二爷就恼火。

    更让这个男人想要发飙的是,这人貌似现在还躲在他的床上。

    因为凌二爷听到了,从这个房间里传出的打呼声。

    哟呵,这年头,小偷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非但将他凌二爷的家给搜刮了一顿不说,现在竟然还睡上了。

    不过也对,这张床除了颜色华丽之外,还专门按照人体的构造设计的。目的是能让人缓解疲乏,深层睡眠。

    所以到这里,被这张床给绊住,这理由在凌二爷看来也还说得过去。

    但正因为这样,凌二爷更为好奇这躲在他床上睡觉的人长的是怎样的面目狰狞!

    想到这,男人寻着枕头过来,悄悄的掀开了被角,打算趁着小偷不注意,将他给擒拿。

    可在掀开被褥的那一瞬间,凌二爷本来打算挥舞的拳头顿时收住了。

    因为此时躺在他凌二爷这骚包的土豪金大床上的,正是苏悠悠。

    看苏悠悠睡的那个小脸红扑扑的样子,凌二爷的神色变了又变。

    苏小妞,你竟然不怕死的送上爷的床?

    那,就休怪爷不客气了!

    邪恶的爪子准备袭向苏悠悠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手动不了了。

    因为,在他下手的前一秒,苏悠悠竟然主动伸出手抱住了他的手臂,而且还一脸无赖的直接在他凌二爷的手臂上蹭。

    那乖巧的小猫形象,让凌二爷所有的邪恶念头,都瞬间消失了!

    “苏小妞,你这丫的,真的是我一辈子都过不去的坎……”

    看着她如同猫儿一样蹭着自己的手,凌二爷真的感觉自己所有的防备都在一瞬间卸下。

    眸光里的柔,足以化掉整座冰川。

    若是此刻,苏小妞自己察觉到的话,一定不会说出这样破坏气氛的话来!

    当苏悠悠蹭着他的手臂,当她这憨憨的样子进入男人的视线,凌二爷俯身想要吻住她那张微张的嘴儿,却听到了这么一句:

    “小凌子,哀家貌似闻到你那骚包的气息了……”

    骚包!

    敢情他凌二爷在她的心目中,就是这么个骚包形象!

    那一刻,凌二爷自以为得到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自信心,瞬间坍塌……

    ——分割线——

    “哔哔……”

    熟悉的车喇叭声,在谈家大宅门口响起的时候,聿宝宝是最先反映过来的。

    小小的身子往门口飞奔着,连带着二黄也跟着跑了出去。

    看着这一人一狗,顾念兮无奈的摇了摇头。

    趁着又长大许多的肚子,顾念兮来到了门口,就见到这一人一狗已经将刚刚从车上下来的谈逸泽围的脱不开身。

    最后,谈逸泽无奈的伸手将聿宝宝往自己的头顶上丢去,让他坐在他的肩头上,至于跟着聿宝宝一起雀跃的二黄,则伸手揉了揉它的脑袋,以示问好。

    聿宝宝难得又能坐在他家谈参谋长的头顶上看风景,不知道笑的有多天。

    而看着这一幕的顾念兮,只是慢悠悠的开口说着:“谈参谋长,几天忙的连人影都没有看到,现在享受到这样热情的招待,感觉如何?”

    其实,谈逸泽最近几天真的忙的团团转,为了舒落心召开的那个新闻发布会,他在市委里没少挨批评。

    做完了这边的思想工作,他还要想清楚现在该如何安抚民心。

    再者,还要铲除了舒落心,还有他背后的人。

    其实这么忙,谈逸泽也累得慌。

    这么赶时间回到京上被思想教育了一顿,还要马不停蹄的赶回来,他几乎已经两天没有合上眼了。

    但这么累,他也觉得值得。

    至少除掉了这两个人的话,今后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可这一回来,看着孩子围着他转悠,那急切的样子,还有顾念兮那不对味的打趣方式,谈逸泽还是知道,这两天他忽略了他们娘俩的感受了!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一手抓着聿宝宝的小腿,防止他掉下去,一手又指挥着二黄跟着自己走,谈逸泽的队伍浩浩荡荡朝着顾念兮前来。

    来到顾念兮的身边,这个男人不说二话的就将顾念兮给揽进自己的怀中。靠在她的小脸上,男人毫不吝啬的展现自己最为温柔的一面。

    “那世界第二和第一是什么?”

    听着谈逸泽的评价,顾念兮又开始打趣着。

    但话里,免不了有些酸味:“是不是享受美女环绕,还是脱离家庭管束?”

    怀着身孕,顾念兮不喜欢见不到他的日子。

    这一点,谈逸泽是知道的。

    所以,他只能安抚着:“第二是娇妻在怀,第一则是……”

    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瞅瞅头顶上还乐的找不着北的聿宝宝,还有一直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在边上上窜下跳,企图引起更多关注的二黄,随后蹭着顾念兮的耳边说:“第一可是孩子和狗儿听不得的话,你确定要我说下去?”

    好吧,谈参谋长的动作很轻佻,所表达的意思也很暧昧。

    顾念兮就算再傻,也知道这个男人的意思了!

    要是在房间里,顾念兮还不至于弄得这么囧。

    可现在是在孩子的面前,顾念兮被他这么一逗,还是脸红了。

    但还嘴吧!

    这谈参谋长的毒舌顾念兮是领教过的,所以她才不犯傻。

    轻推了男人一把之后,顾念兮撑着腰身转身进了屋。

    “哟,儿子。你看,你妈害羞了!”

    走进屋子已经好几步,顾念兮还听到那男人还跟儿子议论着她!

    而紧随其后的,还有儿子的嘲笑声:“羞羞羞……”

    这爷俩!

    看她今晚怎么治他们!

    ——分割线——

    “兮兮,最近公司的情况怎么样了?”

    难得今天提前下班,打发走了阻碍夫妻两人感情发展的聿宝宝和二黄之后,谈逸泽陪着顾念兮在沙发上吃刘嫂刚蒸出来的小笼包。

    这是顾念兮最近喜欢吃的食物,每一个小笼包的个头不大,正好一口一个。里面的馅儿,都是肉末。

    谈逸泽今天也不客气,一坐下就直接将顾念兮的包子给吃了七八个,却仍旧觉得肚子空空如也的。

    但看着顾念兮瞪着那剩下为数不多的包子朝着自己狠翻白眼,谈逸泽只能将自己再度准备伸向包子的手,改为拿着刘嫂刚刚给他的烧饼。

    好吧,这些包子个头这么小,要能吃到他谈逸泽觉得肚子稍微有点分量,都不知道要吃下多少个。

    待会儿把顾念兮的份儿都给吃了,也指不定能喂饱他。

    吃着烧饼,谈逸泽随意的问着。

    但顾念兮也知道,谈逸泽寻常是不过问公司的事情的。

    他今天会主动问起,那么他肯定在担心什么。

    也对,最近舒落心爆出的那些东西,别的先不说,最直接影响到的就是明朗的股价。

    本来在外界一直颇受好评的谈建天,最近被舒落心搞的是一身臭。

    这也导致了明朗集团的股价直线下滑。

    今天一早,顾念兮就接到韩子打来的求救电话了,股东们都希望顾念兮去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挽回公司损失。

    而对于此时顾念兮也颇为头疼。

    这是当初谈建天的感情纠葛,就算她现在想要力挽狂澜,谈建天不也不在这个人世了?

    当然,除了让顾念兮觉得头疼之外,顾念兮也开始觉得,舒落心这老女人背后应该有什么人。

    不然,她一个人现在势单力薄的,也搞不出什么动静来。

    那么大的新闻发布会,单靠她一个人的力量现在是不可能召开的。

    可寻找舒落心背后的那个人,顾念兮知道那是谈逸泽想要做的,自然她也不可能去拦着。

    而现在,谈参谋长貌似还没有想到,她在家里的时候,就已经将外头的那个世界的事情了解的七七八八的。

    他今天会问出这些,估计也是担心股价波动,而导致他所想要隐瞒的事情败露罢了。

    “情况不是很好,不知道为什么股价连着跌,韩子都要急疯了。股东们也要求我召开股东大会,我还想着明天什么时候开会比较好!”

    既然谈逸泽不想让她知道,那她就装着“不知道”就好了。

    再说了,谈逸泽为什么会这么做,肯定也有他的理由。

    “没事,这样的小公司你就放手玩,搞不定的时候自然会有人出面帮你的!”

    看顾念兮那担忧的样子,谈逸泽随手一捞,将顾念兮拉进自己怀中。

    其实,谈逸泽说的这话,是相比较SH国际集团而言。

    和SH国际相比,这明朗集团自然就跟个玩具似的。

    玩坏了,最多他谈逸泽赔给他们一个就行了。

    所以这点事情,他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

    他只希望顾念兮最近好好的呆在家里,不要参与到这些人的风波中。

    被谈逸泽搂着,顾念兮笑着问:“我还真的不知道,我背后有什么高人呢!”

    其实,顾念兮也知道,谈逸泽的意思是说她搞不定的话,他谈逸泽会帮着她。

    虽然到现在顾念兮都还了解不了,这谈逸泽为什么会比她这样一个本专业毕业的人在处理那些数据上更少出现差错,可她却没有直接问谈逸泽。

    那是,她给他的私人空间。

    “呵呵……反正你放心好了!这两天,没事最好还是呆在家里,看着孩子养着身子就行。等你把肚子里的这个给生下来,我带着你去环游世界,怎么样?”

    他伸手,揉着顾念兮的长发,感受着那微凉的发丝在穿透自己的指缝之时那种奇妙的感觉。

    听着谈逸泽的话,倒是顾念兮有些诧异。

    “谈参谋长,你是不是打算功成身退了?”如果不是的话,那么以她家谈参谋长对部队的那种铁血热爱,怎么可能对她说出这样的许诺?

    “想什么呢?我就是想带着你到处走走。结婚到现在,最多的就是陪你回了一趟娘家,想想还真的有些对不起你。”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极为认真。

    从他的黑瞳里,顾念兮只看到了自己的倒映。

    真好!

    每次看到谈逸泽眼里只有自己的时候,顾念兮总会觉得,自己便是他的整个世界。

    只是听着谈逸泽的话,她还是不得不嘟囔着一句:

    “哟呵,现在才知道你对不起我了?早前的时候,你都做什么了?”

    凌二是负了苏悠悠,但他们当初结婚的时候好歹还游玩了一圈。

    可他们呢?

    结婚到现在,别说旅游,连在家里能够相处的时间都是少之又少!

    不过对此,顾念兮虽然有些埋怨,但也没有她嘴里说的这么酸不拉唧。

    因为,她知道他们家谈参谋长所热爱的,就是部队里的那种铁血生活。

    而他的喜爱,她当然要体谅着。

    这,便是顾念兮的爱。

    任由他谈逸泽自由的翱翔,只希望他能安好,偶尔陪在自己和孩子的身边。这,便足已。

    “哟,还生气了?这丫头,最近脾气越来越大了!得,我不招惹你,现在借你的书房用用!”闪过顾念兮的花拳绣腿,谈逸泽转身打开了谈建天的书房,走了进去。

    看着消失在书房另一端的身影,顾念兮就纳闷了!

    寻常,她家谈参谋长基本上是不喜欢谈建天的这个书房的。

    要不是她偶尔呆在里边的话,他家谈参谋长压根就不会进去。

    可最近这是怎么回事?

    每天一下班,谈参谋长就往里头钻。

    而且,每次搞这些的时候,他都将门反锁着,搞的像是什么科研工作似的。

    有些纳闷谈参谋长在里头做什么,顾念兮索性跟着谈逸泽的步伐来到了书房门前。

    今儿个,谈参谋长倒是没有将书房给反锁着。

    顾念兮一推开书房的们,就见到谈逸泽几乎清空了谈建天书架上摆放着的东西。

    见这么大的阵势,顾念兮忍不住问了:“老公,你这是打算做什么?”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闪婚之谈少的甜妻》不错,请把《闪婚之谈少的甜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3/3872/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闪婚之谈少的甜妻版权归作者律儿(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