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533章 SH真正掌权人vs良家妇男

  
    闷热的夏季中午,因为刘嫂没有买酱油回家,现在又需要用到的关系,顾念兮便自告奋勇的跑出去买。

    没办法,最近实在在谈家大宅憋得慌了,再不出来走走,顾念兮都感觉自己要发霉了。

    不过挺着圆滚滚的肚子,在这大夏天的在泊油路上走,这还真的是一大考验。

    每走一步,顾念兮都能感觉到自己的两条腿被烤的热热的。

    估计这要是一片肉放到地上,都能被蒸熟吧!

    从谈家附近的超市出来,顾念兮的手上还拿了一把小扇子。

    边走,便拿着扇子往自己的脖子上扇。

    “真热!会不会是要刮台风了?”顾念兮一边摇着小扇子,一边抬头看那片蔚蓝的天空。

    一道爽朗的男音,在这个时候回应了她。

    “这里很少刮台风,不过看这天,估计快变天了!”

    顾念兮抬头的时候才发现,这回答自己的竟然是谈妙炎。

    自从上次跑到谈家大宅抬杠,吵不过她就落荒而逃,这男人都好一阵子没有出现了。

    若不是今天他再度突然出现的话,顾念兮都快要忘记有这么个人的存在了!

    但,这是在顾念兮的世界里。

    可在谈妙炎的世界,就未必像她顾念兮这般的轻松了。

    老实说,从和顾念兮吵了一架回去之后,谈妙炎的心里就没有将这个女人给忘过。

    甚至,有时候睡觉还会稀里糊涂的梦见顾念兮……

    本来,在谈妙炎那坚不可摧的彪悍内心世界里,他是不容许有那么个人如此将他不当成一回事的。

    若是有那么一个人的存在,要么他会消灭他,要么就让他永远不出现在自己的世界。

    顾念兮这个女人,其实若不是他谈妙炎亲自找上门的话,她可以符合后者。

    只要她不出现,那他谈妙炎仍旧可以维护他彪悍的内心世界。

    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有见到这女人多少次,他却会总是时不时的想起那个女人遇到自己眼下的情况的时候,会怎么做。

    有时候,他还甚至会想到她上次在市委会议室里朝着自己调皮的竖起中指的样子,然后一个人在房间里傻笑不停。

    连家里的佣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那样的他。

    正因为这样,谈妙炎几乎不止一次问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

    难不成,他是中了毒?

    中了,这个叫做顾念兮的女人的毒?

    可一个人呆在家里,谈妙炎实在想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心烦气躁之下,他开车出来转悠。

    转了转,也没想到自己为什么就将车子开到了谈家附近。

    更没有想到,会在烈日当头的情况下,遇到一个人在街上乱逛的顾念兮。

    看她挺着那个大肚子,每一步走的都那么的艰辛。手上还提着两大罐酱油,光是这么看着谈妙炎都替她觉得累。

    再者,还有一股子莫名其妙的心疼,徘徊在心头。

    这一点,正是谈妙炎所不解的。

    奇怪!

    这顾念兮,可是谈逸泽的妻子,

    而谈逸泽,则是在弟弟死了之后,自己心里最大的仇人。

    他一度认为,是谈逸泽当初在知道了那些人是故意想要引他弟弟去送死,而他却为了明哲保身不肯告诉谈妙文这一点。

    所以,他打从心里恨透了谈逸泽。

    也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下定了决心。

    在有生之年,一定要让谈逸泽为这件事情付出该有的代价。

    这也是,这次king集团直接从X市,进军A市的原因。

    他会收拾谈逸泽,当然也不会放过谈逸泽所珍惜的人。

    之所以将目标对准明朗,还不是因为在到A市之前,他就调查了一下现在谈逸泽的状况,知道他最宠的女人,就是他的妻子,也就是现在明朗集团的执行董事长!

    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才清楚现在打击报复谈逸泽,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从顾念兮下手。

    为此,他高调出现在顾念兮的身边。

    也开始,准备对这个女人下手。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开始在意这个女人的一眸一笑,甚至还会不自觉的想起这个女人。

    而现在,看到这个女人只是听着个大肚子走在路上,他竟然还会心疼。

    这是,多少年都不曾有过的?

    这感觉,让谈妙炎有些新奇的同时,更让他产生一个想法……

    见到顾念兮从超市出来的时候,谈妙炎索性就将车子停靠在路旁,尾随顾念兮。

    A市最近真的很热,比X市热多了。

    谈妙炎从开满冷气的车子下来的时候,就有些不适应这温度的变化。

    特别是每走一步,从库管里向上窜起的热气,都让他有些受不了。

    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加快了步伐,出现在顾念兮的面前。

    看女人转头呆愣的看着犹如从天而降的自己的眼神,谈妙炎觉得好笑。但目光落在女人被风儿吹开的齐刘海下方露出来的汗珠之时,他又觉得有些心疼。

    不过顾念兮这女人,可不是省油的灯。

    呆呆的不过是见到他第一时间有些错愕罢了,没想到被打击到自尊心的谈妙炎,竟然还会第二次出现在她面前。

    看来,这人还真的有着小强般的顽强生命。

    “哟哟哟,这是谁呢!这不是谈总么?”

    上下打量了下谈妙炎之后,顾念兮的小嘴轻勾。

    夏风吹过的时候,正好卷起她垂放在肩头上的几根长发。

    那带着淡淡玫瑰香气的洗发水的味道,就这样飘进了谈妙炎的鼻子。

    玫瑰味?

    没想到,这个女人喜欢的味道还真的是俗气。

    心里虽然这么冷嘲热讽着,但谈妙炎还是贪婪的又将这味道多吸了几口。

    “顾念兮,你该不会几天不见就将我给忘了吧?”其实,这只是打趣顾念兮,想要从顾念兮的口中逼出一句,像是对他谈妙炎印象深刻,忘不了之类的话。

    可谈妙炎的如意算盘,在顾念兮这边并不奏效。

    在听到他的打趣之后,顾念兮只是鼻子哼哼说:“差不多吧。”

    要是他不出现,没准她早就将谈妙炎这三个字从脑子里给抹掉了。

    “顾念兮,你……”

    听着她的口气,谈妙炎差点被气吐血。

    这女人,为什么总喜欢踩着别人最在意的地方下手?

    太不讨人喜欢了!

    真不知道,谈逸泽为什么会将这样的女人捧心头!

    某个男人在心里各种碎碎念的同时却忘记了,谁刚刚看到顾念兮挺着大肚子走路,还心疼来着?

    “我怎么了?我很好。不过我看谈总的脸色,貌似不大好!”顾念兮这是典型站着说话不腰疼。

    而这下,本来脸色就不大好看的谈妙炎,爆表了。

    “顾念兮,你的嘴巴怎么这么毒?”

    “毒怎么了?我又没有让你来跟我说话!”言下之意,那不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

    一番话下来,谈妙炎又突然找不到话了。

    就像顾念兮说的,是他自己老是黏上来说话的,又不是她顾念兮。

    “顾念兮,你这样可不讨人喜欢!当心谈逸泽休了你。”

    “谈总你这就不懂了,我老公就喜欢我这样的!我不这样,他还不来劲儿呢。”说完这话,顾念兮鼻孔朝天哼哼着,跟多骄傲似的。

    “你……”

    “谈总,我想你一定不懂的,什么是夫妻情趣。也难怪,没有结婚的人又怎么会懂夫妻情趣?”

    见谈妙炎脸红脖子粗的,顾念兮又继续说。

    别以为,只有他谈妙炎懂得调查别人。

    想当初,这king集团入驻本市的第一天,韩子就直接给她调来了谈妙炎所有的资料。

    谈妙炎未婚却有孩子的事情,顾念兮早就知道了。

    当然,顾念兮没想过,拿这一点来刺激别人。

    但没办法,谁让这谈妙炎总来坏了她的兴致?

    本来还打算买完东西回家弄点西瓜淋点沙拉酱吃的,结果被这男人搅乱的,连吃西瓜的心情都没有了。

    看来,今天只剩下吃冰激淋了!

    “顾念兮,你是不是仗着你是个孕妇我不敢打你?”

    所以,才这么的口不择言?

    “没有,你都敢绑架我,又怎么会不敢打我?我只希望谈总高抬贵手,别耽误我送酱油回去给刘嫂做炒饭的时间!”

    香喷喷的炒饭,顾念兮光是想到就要流口水了!

    “就为了个炒饭?”

    谈妙炎听到这借口,嘴角抽了抽!

    他还真的没想到,有那么个女人老是损自己,就为了不耽误吃炒饭的时间!

    “走吧!”

    扫了顾念兮一眼,在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眸里,谈妙炎并没有看到其他,也选择相信了她。

    丢下这两个字,他率先走了。

    可走了几步,转身看到还呆站在原地的顾念兮,他又没有好气的绕回来,拉着顾念兮的手腕。

    顾念兮的手腕很细。

    抓着,就跟没有骨头似的,柔柔的。

    感觉到掌心处传来的滑腻,谈妙炎又忍不住抓了抓。

    或许是手腕处传来异样的感觉,引得了顾念兮的关注。

    赶紧将自己的手从男人的掌心拽了出来,顾念兮充满防备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你要做什么?”

    “不是你说赶紧送回去让你们刘嫂做炒饭,我这不是好心想要送你回去么?”

    再说了,这么个大热天的,他一个人轻轻松松的都有些受不了。更别说,她这个挺着个大肚子的孕妇。

    可看着女人眼里的防备,谈妙炎的心有些不悦,于是他不满的嘟囔着:

    “好心没好报!”

    “我不坐车!谁爱坐谁坐!”顾念兮嚷嚷着。

    总之,对谈妙炎这个人,她还是放不下戒备。

    再说了,她打从怀孕就不大喜欢坐车,每次坐完了就晕乎。

    “顾念兮,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被顾念兮一再顶撞,谈妙炎终于控制不住发飙了。

    谈妙炎是什么人?

    且不说年纪大了顾念兮将近两轮,他的身份低微就从没有人敢像顾念兮这样,总跟他顶撞。

    “我敬酒不吃吃罚酒,怎么着?”她才不要跟谈妙炎走呢!

    都不知道他会将自己带到什么地方!

    上次被他带去家里藏了好长一段时间,就是最好的教训!

    “顾念兮……”

    没想到,这丫头看上去文文静静的。

    可气人的,让谈妙炎真想将她揍一顿。

    这想法出现在谈妙炎的脑子里的时候,他的手也开始往顾念兮那边抬了起来:“你上不上车?”

    那手的架势,就好像顾念兮要是真的选择不上车的话,这一巴掌肯定要落在她的脸颊上。

    只是就是这样的威胁,仍旧没有人让顾念兮妥协下来:“我不上!”

    坚决不能上!

    上去了,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她顾念兮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家和她家谈参谋长有什么恩怨。

    她才不会傻傻的充当谈参谋长拖后腿的!

    “你不上我就打死你……”

    “你打啊。”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顾念兮还是往后退了几步。

    想要趁着这个男人不注意的时候,赶紧逃跑。

    可带球跑,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还没有走两步,顾念兮就被拽住了。

    转头的一瞬,顾念兮看到了面前那个朝着自己抬起手来的男人。

    “顾念兮,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上不上车!”其实,连谈妙炎也诧异于自己此刻的优柔寡断。

    若是寻常,有这么个人敢在他面前再三挑衅的话,那直接一枪解决算了。

    可偏偏这个顾念兮拼死抵抗,他还是有些下不了手……

    “不上,不上!”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顾念兮心里头该死的怕着。

    一想到这要是逃不走的话,可能肚子里的孩子和自己都保不住命,然后永远都见不到谈逸泽了,她的心就痛得无法呼吸。

    谈逸泽,你在哪里?

    我好害怕,你在哪里……

    “顾念兮,看我怎么打死你!”

    谈妙炎这一次真的控制不住了,他是真的有心想要给顾念兮一巴掌,看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违逆他的意思。

    可这手才刚刚抬起来,后脑上就贴上了个冰冷的东西。

    而以谈妙炎多年在商场游走的直觉告诉他,后脑上的这玩意儿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分割线——

    “我信不信,你敢伤了她一个汗毛,我就往你这里弄出个窟窿!”

    清越的男音,如同拂过麦田的微风,让人舒爽。

    可结合这落在人脑袋上的枪把,却让人的心里无端发麻。

    “谈逸泽!”

    明明是十几年都没有见上面的人,却连看都不用看,谈妙炎一下子便认出了他的声音。

    而顾念兮也在听到别人喊谈逸泽的时候,猛地抬头。

    当看到那抹熟悉的橄榄绿,她突然呜咽了起来:“老公……”

    “兮兮,没事了!”

    看到顾念兮的眼眶泛红,谈逸泽自然顾不上其他。

    放下了枪他便立马将女人揽进自己的怀中,随后一脸戒备的看着谈妙炎。

    那黑色眸子里的杀机,让人不怀疑,若是这谈妙炎敢在上前一步,谈逸泽绝对会再度对他举起枪支。

    “没事了!太热是不是?先到车上等我!”

    当谈逸泽拨弄着她的头发的时候,顾念兮才抬头看到了谈逸泽的车子原来也停在这附近。

    估计,刚刚谈逸泽路过的时候,正好看到了……

    此刻顾念兮没有过多考虑为什么本该在部队吃午饭的谈逸泽,为什么会及时出现在这里。光是刚刚和谈妙炎对峙,已经耗费了她太多的体力。

    白色的连身裙,背部已经湿了一大块。

    在谈逸泽的怀中呆了一会儿,顾念兮稍稍的安心了些,这才听从谈逸泽的话朝着车上走去。

    当然,她还不忘提醒谈逸泽:“老公,天热。你有什么话赶紧说完,带我回家!”

    在外面跑了一阵,现在真的有些累有些困。

    “好!”

    谈逸泽明显也察觉到现在顾念兮的体力不支。目送她进了车子之后,他转身看向谈妙炎。

    “我只说一句,我没欠你们家什么。所以,别以为我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耐!”

    在顾念兮离开之后,谈逸泽浑身上下的阴戾气息尽显。

    其实,若不是谈妙文再三阻拦,早在上一次他谈妙炎将顾念兮带走的时候,谈逸泽就对他下手了。

    可没想到,他的再三忍耐,竟然换来这个男人无休止的纠缠顾念兮。

    同样身为男人,谈逸泽当然不难看出,刚刚谈妙炎除了有被顾念兮气到的恼火之外,更还对她有着贪恋。

    而后者,正是谈逸泽绝不能容忍的!

    他发誓,这是最后一次看在谈妙文的面子,不对谈妙炎动手。

    但下次,要是他谈逸泽发现他哪根手指碰了顾念兮,绝对会将它给剁下来!

    阴戾的如此明显的谈逸泽,当然也让谈妙炎有些惊讶。

    其实,这些年虽然没有和谈逸泽碰上面,但谈逸泽的举动,几乎就没有逃过他的眼。

    可以说,谈妙炎时时刻刻都在注意谈逸泽,就想要报了当年他弟弟的那个仇。

    所以你可以想象,现在谈逸泽在他面前跟他说,当年谈妙文的死和他毫无瓜葛,这对于谈妙炎而言多可笑。

    “没欠我们?谈逸泽,你说的倒是轻巧。一条人命,在你面前消失,你确定这都没有亏欠么?”谈妙炎也突然收起了所有的情绪,嘴角突然勾出一抹笑。

    可这样的笑容,却如同鬼魅般,让人心寒。

    “就算我真的有亏欠,那也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你有什么,就都冲着我来!别把我的老婆孩子拉下水!”可他,真的亏欠了他们什么吗?

    没有!

    一点都没有!

    谈妙文到现在还活着,只是他自己没有做好面对家人的准备罢了!

    正因为知道现在谈妙文内心的挣扎,所以谈逸泽才没有逼着他出来,而是默默的承受了他们家这么多年来的埋怨。

    可承受了这么多,要是最后会引得他的妻儿被别人窥探的话,那他谈逸泽不介意掀桌!

    可面对谈逸泽的愤怒,谈妙炎却又笑了。

    “谈逸泽,原来你也有弱点!呵呵……”

    一笑结束的时候,谈妙炎却是脸色颓然一变:“可谈逸泽,越是你在乎的东西,我越是想要得到。我倒是要看看,失去了你最珍视的人之后,你会变成怎样!”

    当年,他有多么疼爱他的弟弟,多么以他的弟弟为骄傲,现如今,他就有多恨谈逸泽!

    既然顾念兮也是谈逸泽现在最珍视的,那么……

    那么他就将她给占为己有,如何?

    这个癫狂的想法,在谈妙炎的脑子里迅速的繁衍。

    当然,他也不排除,这当中还有一大部分的原因,出自自己的私心。

    丢下这一番话之后,谈妙炎随即也转身,绕到自己的车子旁边。

    上车拉动引擎,动作一气呵成。

    车子,从谈逸泽的身边划过。

    其实,若是此刻谈妙炎能够不那么疯狂的加大马力,而没有看后视镜的话,他应该会发现,此刻的谈逸泽正举枪,瞄准了他车子的油箱。

    那么多年枪林弹雨的经历,让谈逸泽知道,这一枪若是下去,谈妙炎现在所开着的那辆车,绝对会瞬间变成一个火球。

    这个想法,不错!

    对准了谈妙炎油门的枪,已经上了保险。

    那张好看的唇儿,也勾勒出鬼魅般的弧度。

    可就在他即将扣下板机的时候,另一道修长的身影突然死死的握住了谈逸泽的枪。

    “泽,他是我哥!”

    是的,突然出现的这个人,正是谈妙文。

    正是他,最近察觉到谈妙炎的异常,担心他对顾念兮起了心思,所以他一直都埋藏在顾念兮的身边保护她。

    所以,他才能正好撞见谈妙炎刚刚和顾念兮的那一幕,也能及时的给谈逸泽通报。

    可他真的没想到,他的大哥竟然堂而皇之的跟谈逸泽说,他要得到谈逸泽所珍惜的人。更没想到,谈逸泽竟然真的对谈妙炎起了杀机。竟然拿枪瞄准了谈妙炎的油箱。

    和谈逸泽在一起也好些年,谈妙文当然对谈逸泽的枪法有所了解。

    若是他当真开枪,绝对不会脱靶。

    所以,他才不得不冒着随时都有可能泄露身份的危险,跳出来阻止谈逸泽。

    “泽,冷静点!”

    他死死的握着枪,即便明知道这把枪落在此刻暴怒的谈逸泽手上,随时连他的性命都有可能保不住。

    可谈妙文就是无法对家人的死做到无动于衷。

    “冷静?你叫我冷静个屁!他要对我女人动手,我他妈的还能冷静?”

    “泽,别这样,求你!”

    谈妙文明知道,谈妙炎的车子已经离开了射程范围,可他还是苦苦的哀求着。

    因为他知道,现在的谈逸泽若是他真的想要取了一个人的性命的话,他随时都可以。所以谈妙文担心的是,这一刻他在身边能阻止谈逸泽,那以后呢?

    若是谈逸泽以后对谈妙炎起杀机的话,他正好不在,那怎么办呢?

    看着谈妙文眼里的哀伤,谈逸泽举起的枪,最终还是放下了。

    “谈妙文,这是最后一次!若是他下次再敢招惹兮兮的话,我绝对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丢下这话,他连看谈妙文一眼都没有,径自朝着车上走去。

    谈逸泽回到车上的时候才发现,顾念兮已经靠在副驾驶座上睡着了。

    也对。

    若不是她睡着了,刚刚他们在外面弄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按照顾念兮的性子,应该会下车去看才对。

    看着她熟睡中还带着好些汗珠的脸蛋,谈逸泽心疼的抽了几张纸巾,给她简单的擦拭了一遍。

    将车内的温度调到最适合顾念兮的26度,他发动了车子的引擎。

    载着顾念兮离开的前一刻,谈逸泽还不忘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盯着他车子的谈妙文,最终连说话都没有便扬长而去!

    看着谈逸泽离开时的决绝背影,谈妙文突然哑着声音呢喃道:“是不是,该回去了?”

    ——分割线——

    晚饭之后,周先生和周太太到家里来做客。

    其实,周子墨就是想要借机跟谈逸泽八卦一下,这凌二爷怎么又跟苏小妞凑在一起,并且连小崽子都怀上了的事情。

    看着一向很三八的周子墨,谈逸泽丢了个冷眼给他。

    “谈老大,你就跟我说说么?我好歹也要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才好决定这个红包将来要给多少吧!”周先生眨巴着大眼,一脸天真无辜的让人想要作呕。

    谁不知道,他现在就是典型的看戏心里。

    谁让最近这阵子,周太太连鸟都不鸟他,被赶到沙发睡觉也就算了。都好几天了,没有能拉上周太太的小手。

    憋得慌的情况下,周先生只能找点其他的事情,期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不过很快,周先生发现这一招,还真的满有效的。

    不是因为自己的注意力真的被转移了。而是因为自己各种三八的做法,周太太终于忍不住了。

    趁着谈老大没有注意到他们,周太太竟然在下面悄悄的掐着他的腰身。

    好吧,周先生承认,周太太最近的指甲尖了一点,戳腰身上的时候还真的有点疼。

    可好多天都不得周太太待见的周先生,却在感觉到这一阵疼痛来临之际,差一点飙泪了。

    能让周太太多看他两眼,就算被周太太给戳死又怎么样?

    当然,周先生也不是个傻子。

    周太太好不容易眼里有了他,他当然要好好的把握这个机会。

    一个伸手,周先生就紧紧的将周太太的手儿拽在手里,掐了又掐。

    周太太想要挣脱,可被他又一个劲儿的拽进。

    碍于在谈逸泽面前,周太太不敢挣扎幅度太大,省得周先生又在这边丢人现眼。所以,周太太只能屈服于周先生的魔爪下。

    只是,以为很好的掩藏好了他们底下正在做的事情的周太太并没有想到,即便他们现在进行的动作再怎么隐讳,始终没能逃开谈逸泽的眼睛。

    扫了一眼他们两人偷偷摸摸的样子,谈逸泽开口:

    “我看你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是不是该打道回府,过你安稳的小日子了?”

    被人当面揭穿的周太太,恨不得直接在地上找个缝隙钻进去算了。

    不过她不怪谈逸泽,因为她知道都是自家周先生的错。

    要不是周先生在底下作乱,也不会让别人看了笑话。

    可相对于周太太的羞恼,这边的周先生则在这一刻展现了他超乎常人的厚脸皮。

    即便被当众揭穿了自己的小心思,周先生没有半点的羞愧之情,反倒是丢给了谈老大一记“你懂得”的眼神!

    “好了,见好就收。不然,我也有的是法子治你!”

    这个墨老三,一直都这么不着调。有时候,谈逸泽也很佩服周太太。

    要不是她嫁给了周先生,将这货给收拾的服服帖帖,他们这群兄弟都不知道每天要为这二货闯出来的麻烦收拾多少次。

    “谈老大,你知不知道你这么说,有多么伤我的心?”

    被谈逸泽这么说,周先生立马被奥斯卡金像奖得住魂上身,立马捂着自己的小心肝,一副真的受伤匪浅的样子。

    这还不够,他还转身就跟周太太哭诉。

    “周太太,你看看谈老大把我的心给伤的。快点给我揉揉,我想只有周太太的小手能够救得了我!”

    说这话的时候,他直接就伸手掐住了她的手儿,不管不顾的拉着她的手就往他的心口上放。

    那力气,压根就让人无法察觉到他像是被人伤到的样子。

    对于这样死皮赖脸的拉着自己想要当众上演限制级的周先生,周太太一恼直接拍开了他的手,道:“周先生,要想在这里丢人,你就自己在这里丢人吧。我明天还有设计要交,就不陪你了!”

    跟着丢人的事情,周太太没有多大的兴趣爱好。

    丢下一番话,周太太拽着自己的皮包走了。

    看着周太太踩着高跟鞋,扭着蛇腰,摇曳生姿走了的背影,周先生的心里头各种激荡。

    “别啊周太太,难道你就忍心将我丢在这龙潭虎穴中?”

    “……”

    周太太没有给他任何的回答,唯有决然离去的背影。

    眼看这下周太太真的是被自己给气到了,周先生只能收起自己所有的演技,兴致缺缺的谈逸泽说:“谈老大,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说,那老女人在监狱里头貌似有点神经错乱了。每天都喊着有人要杀她!”

    “做了太多的亏心事,当然有这样的错觉了。”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沉吟了片刻,又道:“不过我那边会尽快的。到时候,你安排一下,我想跟她见上一面!”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正在抽烟。

    自从顾念兮怀上二胎,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了,没有像今天这样,一口接着一口的抽烟了。

    烟雾升腾下,周子墨也看不清这个男人的表情。

    唯有那双黑瞳里流露出来的光亮,让人觉得内心发慌。

    谈老大和那个女人,估计他们是谁都不想要见到谁。

    可现在谈逸泽却主动提出要见舒落心,很明显他不是要去救她,而是要去舒落心的伤口上撒盐。

    “好,我这两天就安排!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回家逗老婆,收拾孩子咯!”周先生起身的时候,一边吆喝着。

    如此的言行举止,还真的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一等一的良家妇男。

    可没有走几步,周先生就听到自己身后又传来一个凉飕飕的声音:

    “龙潭虎穴?!嗯?”

    好吧,前四个字,谈老大的语气就不是很好。

    最后的那个鼻音,明显的让周先生都有些发颤。

    很明显,谈老大对于他刚刚用“龙潭虎穴”这四个字来形容他们谈家,表示非常不满。

    知道惹怒谈老大生气的后果,周先生赶紧说:“那啥谈老大,我得赶紧去追我家周太太了,不然我就真的要被抛弃了!”

    说着,周先生就一溜烟的跑了。

    直到跑了老远,谈逸泽都能听到不远处传来这么个声音:“周太太,救我啊……”

    打发走了不靠谱的周子墨,谈逸泽这边回了屋。

    看到此刻正在被窝里打盹的女人,他本想直接上床。

    可一想到自己刚刚抽了烟,最终还是先去了洗手间一趟,将自己身上粘上的那些味道,全都给洗去之后,才回到了床上,搂着女人入眠……

    ——分割线——

    SH国际打算收购近段时间臭名昭著的盛世集团的消息,在这一天的早上就像是长了翅膀,传遍了整个A城人们的耳里。

    而此时,盛世集团的董事长舒落辉,也只是刚刚接到这个消息。

    当然,同样知道这个消息的,还有盛世集团的其他股东们。

    一听到这个消息,大多数的股东并不赞成。

    当然,SH国际是一个跨国集团,名下的产业链比他们所能想象到的都要完整。

    若被这样一个集团收购,对于盛世集团本身的发展而言,无疑是好的。

    最起码,能引进最为先进技术,甚至还有资金。

    能让他们原本搁置的各项企划,都顺利进行。

    但收购就像是一把双刃剑。

    有好的一面,自然也有坏的一面。

    SH国际若是收购了盛世集团的话,那这盛世集团发展是肯定的。

    但另一方面,谁都不清楚SH国际的执行总裁是个什么性子。又怎么会清楚,他在接手了这盛世集团之后,会不会进行一系列的裁员,甚至重组?

    所以,当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各位股东也是喜忧参半。

    而盛世集团也应这一批人的强烈要求,即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只是,当盛世集团的每一个人都因为这个即将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而忧心忡忡的时候,此时的盛世集团顶层总裁办公室,正迎来一个不速之客。

    没有人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出现在这一块的。

    更没有人看到过,这个男人刚刚从底下的盛世集团入口进入,或是乘坐电梯上来。

    总之,对这神秘人物的突然降临,所有人除了万分好奇之外,更多的是恐惧。

    “你……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本来打算回到办公室拿一些资料就打算去开会的舒落辉,在看到办公室里站着的这个男人的时候,顿时吓得连自己手上拿着的那个文件夹都拿不稳,噼里啪啦的掉在地上。

    这盛世集团别的不说,但在安全方面可是佼佼者。

    因为以前他们公司也曾经出现过盗窃案件,所以公司的各方面保全措施,都是朝国际级别看齐的。

    可他真的没想到,就这样的措施,还是让这个人给进来了。

    看着此刻直接落座于他的总裁大位上的男子,舒落辉的双脚一阵发颤。

    可男人在看到了他掉落了一地的文件,又扫了一眼他发抖的双腿,只丢出了这么一句话:“没用的东西!”

    就这一点动作,就直接把他快给吓得尿裤子了?

    要是真的做其他的事情的话,是不是先要给他准备几包尿不湿才行?

    “我可警告你,我这办公室是有监控设施的,你要是敢在这里对我做什么的话,我敢保证下一秒整个大楼的警报声都会响起的。到时候,你就算插上翅膀,也别想从这里逃走,谈逸泽!”

    没错,此刻如同鬼魅般出现在这盛世集团总裁办公室里的男人,便是谈逸泽。

    可对于这一番话,换下一身橄榄绿,穿上一身简单的黑色T恤的男子,却明显不放在眼里。

    听着他的话,男人连眼皮都懒得抬。

    在办公桌底下捣鼓了一阵子,男人又将一个类似于扣子的东西丢在桌子上。

    “如果你说的是这玩意儿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它已经报废了!”

    窗外明亮的光线下,男人的脸部线条柔和了些。当然,这和那双每次都能无声的阻隔别人距离的黑眸闭上不无关系。

    是的,此刻的谈逸泽是仰着靠在舒落辉的办公桌上的。

    紧闭着双眸的他,不知道是因为这阳光过分的刺眼,还是他真的有些累了,再或者不想让面前的男人脏了他的眼的缘故。总之,这样的谈逸泽柔和了许多,长长的睫毛在他的眼睑下方投射成了两个小黑影,看上去如同天使一般。

    可魔鬼和天使的距离,只是一线。

    当男人再度睁开眼睛,让人看到黑瞳的时候,你能瞬间感觉到黑瞳里闪现的阴戾,那毕现的锋芒,让人心不由一寒……

    “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如果说,上一次谈逸泽在谈家大宅里的警告,还没有让他彻底觉悟的话,那现在出现在这办公室里的谈逸泽,算是让他最后的侥幸心里破灭。

    如果制造之前那些混乱的,不是谈逸泽的话,那他以及盛世集团,还有一线生机。

    可若是这些都是面前这个魔鬼操控的话,那依照这个魔鬼的性子,谁都别想从这个泥沼里逃脱……

    这,才是谈逸泽!

    只要被这个魔鬼盯上的人,就别想独善其身!

    “我想做什么,有意思!”

    听到他带着颤抖的声音,谈逸泽从舒适的办公椅上站起来。视线落在这皮椅上好一会儿,真皮的!

    手感和舒适度都不错!

    看样子,以后兮兮到这边办公,也算是一大享受!

    而谈逸泽的跳跃性思维,舒落辉并无从得知,只能警惕的盯着这个男人。

    “交出你现在手上所拥有的盛世集团股份,或许我会考虑一下给你个总经理的职位!”

    上上下下的将这办公室里的沙发和摆设都给打量了一番,谈逸泽站在高档红木办公桌前,一手轻敲着桌面说着。

    “这不可能。这盛世集团,是我们舒家的根。我不可能把它拱手相让的!”

    且不说这个男人连买股份的价格都没有说明白,单单是从他给的职位他就无法接受。

    堂堂的董事长,怎么可能一下子跌到总经理的位置上?

    这谁能受得了?

    “不可能么?”好看的唇瓣一抿,周身的温度骤降。

    此刻,舒落辉觉得自己就像是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冰窟窿。那种酷寒,将他的理智给剥夺了。

    可在男人惊悚的眼神中,这个男人的唇角却突然绽放出瑰丽的弧度。

    他的笑声,很好听。

    可舒落辉却无心欣赏这个男人的笑声,因为他总感觉这个男人的笑容来的太过突然,就像是大雪初霁那般的晃眼。

    不出他的预料,笑声过后,他又听到男人说:

    “呵呵……这也好!本来我还想用个合理的价格,收购了盛世。这样看来,这点钱都不用花了!”

    “你休想!”

    连钱都不用花的意思,不就是硬抢?

    这谈逸泽,难道就不怕别人说他是土匪窝里来的?

    不过也正是这一刻,他突然明白为什么外界纷纷传言顾念兮是SH国际执行总裁,所有人查到的资料都和顾念兮这人有些对不上号的原因了。

    原来,这个男人才是SH国际的幕后掌权人!

    怪不得,当他们开始跟谈家叫板的时候,SH国际就对他们盛世出手。

    如今想清楚了这一点,所有的事情都有了突破口,也就顺理成章。

    而盛世集团和自己,想要在这一次的战役中胜出,机率少之又少。

    因为他知道,他们这些看似公司掌权人,自以为是棋手的领导人物,在这个男人眼中更像是他手上的一枚棋子。而他,才是真正掌控着全局的那个人……

    这一刻,舒落辉跟盯着外来生物一般,盯着谈逸泽。

    而后者,只是冷眼看着他的惊愕,轻启了薄唇:

    “既然你这么说,那咱们就拭目以待……”

    该交代的都给交代完之后,男人推开了五十层大楼高的大厦窗户,纵身一跃便消失在他的视野中……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闪婚之谈少的甜妻》不错,请把《闪婚之谈少的甜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3/3872/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闪婚之谈少的甜妻版权归作者律儿(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