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541章 顾念兮,我爱你vs孩子降生

  
    当黑色的桑塔纳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朝着军区总院驶来的时候,此时的军区总院单人病房——

    “兮丫头,没事的。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别怕!”

    因为下午顾念兮就要做手术了,所以今儿个苏小妞一大早就到这边来了。

    不让她在这里看护夜晚,至少让她白天照顾一下顾念兮吧!

    当然,在手术之前,苏小妞也不断的开导着顾念兮。

    她是个医生,她当然知道就算是这么一个手术,对于躺在病床上即将进入手术室的病人而言,也是可怕的。

    正因为清楚这些,所以她今儿个从进入顾念兮的病房开始,嘴巴就没有停过。

    说到现在,连口水都没有喝。

    看着唇瓣已经明显干了的苏小妞,凌二爷是各种的心疼。

    可每次他往苏小妞的面前递水,都被苏小妞给推开了。

    苏小妞不是不给他凌二爷面子,而是她现在真的一点东西都吃不下。这一点,凌二爷相当清楚。

    可以说,今天顾念兮手术,苏小妞比起自己躺在手术台上还要担忧。

    “苏悠悠,我怎么感觉你现在比我这个即将要进行手术的人还要担心?”看着边上的苏悠悠一直叽叽喳喳的不停说着什么,顾念兮也知道,苏悠悠很紧张。

    好歹,她们也当了那么多年的好朋友。

    她要是还不知道,苏悠悠每次紧张的时候都喜欢叽叽喳喳,不肯安静下来的话,那也枉费了他们当了那么多年的好朋友。

    “苏悠悠,我知道你会陪着我进手术室的。也知道,你可是全国上下鼎鼎有名的妇产科医生,有你陪在我身边,我还怕出什么问题么?”

    拉了拉苏悠悠有些冰冷的小手,顾念兮劝着她。

    慵懒的阳光落在她的白色病号服上,让这一刻的顾念兮看起来浑身上下好像笼罩了一层薄光。

    再加上她此刻嘴角上的弧度,这样的顾念兮看起来就跟天使一样。

    若是此刻有人发现这一点的话,一定会惊叹顾念兮的美……

    而楚东篱,就是正好发现这一幕的人。

    从昨晚上知道顾念兮今天下午要手术,他便直接打电话回到D市,让自己的秘书推掉了今天所有的会议,为的就是陪着留下来,陪顾念兮度过这个难关。

    虽然,楚东篱在昨晚上听了顾念兮的那一番话之后也知道,就算这一次她留下来陪着顾念兮度过这个手术,也不可能改变她和谈逸泽之间的什么。

    但楚东篱,就是放不下这样的她!

    你别看,她现在就跟个没事的人一样,安慰着和她一样怀着身孕的苏悠悠,说自己会没事。

    当然,若是没有昨夜撞见哭成个泪人儿的顾念兮的话,楚东篱也会被她现在的伪装所欺骗。

    可正因为看到了昨晚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对着明知道不可能接通的电话诉说着自己的想念和害怕的顾念兮,楚东篱才越是放不下。

    “念兮,我当然不担心了。别忘了我苏悠悠是谁!我就是怕你紧张,所以才劝着你的!”

    苏小妞压根没发现自己反倒是被安慰了那般,还不要脸的大放厥词。

    连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凌二爷,都有点想踢一下苏悠悠这个驴脑。

    这货难道没有发现,小嫂子的脸色在距离手术越近,越是苍白么?

    难道就这样,她还看不出小嫂子到底在害怕什么么?

    “哟哟哟,又开始臭屁了!”

    所有人都看出她的害怕的时候,顾念兮仍旧强装着坚强,和苏悠悠打趣着。

    “小嫂子,要不你先休息一下。我把这个烦人的东西给带出去,让你清静一下!”

    对于苏悠悠的做法,凌二爷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所以,他提议要将这个一直吵着的苏悠悠给带走。

    当然,这当中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出自自己的私心。

    因为今天是顾念兮剖宫产,所以苏小妞这起了一大早也不肯吃进去一点东西。

    到现在,连一口水也不肯喝。

    在这么下去,凌二爷还真的有些担心苏小妞会撑不住。

    不过,他的提议倒是没有得到顾念兮的准许。

    “算了吧,就让她呆在这里,这样我会感觉时间更容易过!”

    一个人干巴巴的等着手术的到来,时间恐怕越是难熬吧?

    所以,顾念兮宁愿让苏小妞呆在这里吵着自己,也不希望一个人安安静静。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又悄悄的扫了窗外那一棵正在落叶的树。

    透过这树荫斑驳,顾念兮又眺望了一眼天朝的南方……

    昨晚上东篱哥哥说,失踪的客机已经找到了。而且,还是谈参谋长带领的搜救船找到的。谈逸泽一共救下了三十人,全都被送往距离最近的医院治疗。

    虽然没有救下飞机上所有的人,但至少能找到活下来的三十个人。

    那这一次,谈参谋长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了吧?

    而他,也即将要回来了吧?

    手术即将进行,顾念兮知道,自己这一次怕是等不到他了。

    所以,她看向那片蔚蓝的天空之时,眼神才会如此的忧伤。

    而正因为捕捉到了顾念兮眼瞳里的哀伤的楚东篱,这个时候走近了好几步,将本来站在顾念兮身边的苏悠悠给挤开了好些。

    “兮丫头,没事的!我听说这样的手术只要做的好,恢复也很快的!当然,你要是怕留疤的话,将来也可以去做个修复。”

    楚东篱在这个时候插进来安慰顾念兮,其实也是自己的私心在作祟。

    因为,他就是见不得,顾念兮在这样的时候还心心念念的想着将她和孩子弃之不顾的男人。

    可一听到楚东篱的话,将苏悠悠护在怀中的凌二爷,随即眉头一条。

    哟呵……

    这难道就是谈老大的情敌么?

    姿色是不错,不过就是气度上比较差了!

    你看人家小嫂子不就想了谈老大那么一下么?

    这个男人就跟掉进了醋坛子里一样,酸溜溜的插进来。

    凌二爷在心里为自己崇拜的谈老大做各种辩护的时候,貌似忘记了其实他们的谈老大才是升级版的醋缸。

    不然他为什么每次遇到楚东篱的时候,就跟只刺猬一样?

    可关于这一点,凌二爷没有意识到。

    所以,当他看到这楚东篱竟然想趁着他们谈老大不在的时候和小嫂子勾肩搭背,他的心里头就各种不爽。

    所以,此刻他在苏小妞各种修理下松开了本落在苏小妞腰身上的手之后,便直接横插在顾念兮和楚东篱之间。

    “楚书记,你也不是医生,你怎么知道这种手术恢复的快不快?”

    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的鼻孔朝天哼唧着,一副骄傲孔雀的样子。那架势好像是在警告楚东篱:我们家权威性医生苏悠悠都没有发话你,你算哪根葱那根蒜啊?

    “这……”好吧,楚东篱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这个长的跟花孔雀一样的男子,对自己有着无端的敌意。

    “喂喂喂,小凌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家东篱哥不过是想安慰兮丫头,你叫叫嚷嚷着做什么呢?再在本宫面前唧唧歪歪的,小心我把你的舌头割下来红烧了!”

    全场没考虑到楚东篱对顾念兮是个什么意思的,大概也只有苏小妞了。

    所以,当下凌二爷的一番反映才会落进了她的眼里变成各种不是。

    而凌二爷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苏小妞当着谈老大的情敌涮了,当然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

    所以这会儿他叫叫嚷嚷着拉着苏小妞的手,用着两个人的音量和苏小妞说话,企图苏小妞在这个节骨眼上卖给他凌二爷一点薄面:“苏小妞,关上门在家你要怎么对我我也就随你了。可当着别人的面给爷留点脸面成不?”

    可对于凌二爷现在说的话,苏小妞表示你凌二爷早就在她苏悠悠面前什么都没有了,还有面子么。

    对于苏小妞的反驳,凌二爷各种不服气。

    “苏小妞,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你想想,小嫂子的身上就算留了疤又怎么样?那是谈老大的福利,再怎么也应该只跟谈老大有关才对。才用不着其他人关心呢!”

    凌二爷说这话的时候,还狠狠的朝着楚东篱刮了一眼。

    那意思好像是在告诉楚东篱,这一次他就将他楚东篱的意图明白的告诉苏小妞,看这苏小妞还会不会帮着他辩解!

    可凌二爷没想到,苏小妞这货的脑子自从怀孕之后,大脑容量就好像不足以支持运行似的。每天做出来的事情,都各种欠抽。

    你看他凌二爷都给她指点的如此明显了,难道这货就没有察觉到,这姓楚的一直费尽心机的想要趁着谈老大不在家挖了墙角么?

    但事实证明,苏小妞的脑子真的被驴踢了。

    扫了楚东篱一眼之后,凶巴巴的苏小妞还反过来威胁他说:

    “你要是再敢跟本宫唧唧歪歪的话,小心我……”

    苏小妞对着凌二爷的小JJ方向比了一个“咔嚓”的动作,随后就直接将他凌二爷给挤开了。

    好吧,碍于苏小妞这个威胁尼玛的好强大,凌二爷闭了嘴。

    将凌二爷这个一直都在边上的人给打发了之后,苏小妞来到了顾念兮的身边,拉着她的手儿,继续和顾念兮以及楚东篱叫叫嚷嚷着。

    其实,不是她一点都看不出楚东篱的意思,也不是苏悠悠听不懂凌二爷的话。

    只是苏小妞真的觉得谈逸泽这一次将顾念兮一个人放在家里真的太过分了!

    他不是在兮丫头危险的时候,为全国人民谋安全,谋福利去了么?

    那她苏悠悠也不介意趁着这个时候,替顾念兮谋一下福利。

    要是谈逸泽再不回来的话,那她苏悠悠也不介意替他做主,将他谈逸泽的媳妇儿给许配给别人!当然,这只是苏小妞在心里头的坏心眼。

    她当然知道,在某些人面前,有些话是不能明说的!

    而就在苏悠悠继续劝着顾念兮,还有跟楚东篱不时互动着说点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谈老爷子的声音:“兮兮,我和老胡都已经交代好了。你的手术,快可以开始了!现在,该准备了……”

    ——分割线——

    谈老爷子的一番话下来,连苏悠悠都能察觉到,顾念兮的手儿明显的开始发抖了。

    “兮丫头……”

    这下,苏悠悠更放心不下了。

    而顾念兮抬头的时候,也发现了苏悠悠发红的眼眶。

    “苏悠悠,我没事的!”

    该死的!

    她明明可以掩饰的更好的才对!

    为什么在最后的关头,却破功了?

    “兮丫头,你放心。我全程都会陪着你的,不过现在你需要换上衣服,我们先出去。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喊我。我就在门口!”苏悠悠不愧是医生。

    明明担心顾念兮担心的要死,却还是保持着常人少有的冷静,将每件事情都给顾念兮安排的妥妥的。

    “那好,你们都出去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咬了咬唇瓣,让自己看起来不至于太过苍白,顾念兮开口。

    门,终究还是关上了。

    而顾念兮那滚烫的热泪,却在这扇门关上的瞬间,滑落了。

    谈逸泽……

    怎么办,手术就要开始了,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我好害怕。

    我真的好害怕……

    我害怕让你今生留下遗憾。

    更害怕,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你,怎么办……

    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背靠在那扇门之后,顾念兮拼命拼命的想要让自己咽下泪水,不哭出声来。可那不争气的泪,却还是不听话的滑出。

    而门外的人在听到这一声又一声无助的哭泣之时,所有人的眼眶都红了。

    包括谈老爷子,这个早已在残酷的战争中看惯了生死的人儿,在听到门内的顾念兮失声痛哭起来的瞬间,他的眼眶里也有温热的液体在流窜着。

    小泽,兮兮真的为你付出太多了。

    在你不在这个家里的时候,她独自一个人背负了这么多。连哭,都不敢当着别人的面哭,生怕被人留下话柄。

    而她之所以一个人承受了这么多,全都是因为她对你的爱。

    其他人看不到可能说不了什么,可这些天来谈老爷子却是亲眼看着过来的。短短几天,那个孩子消瘦的都有些吓人。可就算是这样,她连说出一句对你的不满都没有……

    小泽,这辈子你要是敢负了兮兮,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听着顾念兮的哭泣,苏悠悠这个孕妇也忍不住泪水开始泛滥了。

    好在凌二爷一直搀扶着她。

    不知道是不是母子连心的关系,当顾念兮在房间里头哭的时候,外面的聿宝宝也开始躁动不安的哭了起来。

    刘嫂这边为顾念兮难过,还要帮着安慰着聿宝宝。

    至于楚东篱,在听到顾念兮那无助的哭声之时,垂放在大腿边上的手,一直紧握成拳。

    是的,他在忍着。

    如果不是这么多人在场的话,他恐怕已经直接闯进了病房里,将那个哭的满是泪水的人儿揽进自己的怀中好好的安慰着。

    可这么多人在场,楚东篱知道,不可以!

    这么闯进去,让别人说了闲话,对于他楚东篱而言,他自然可以不当成一回事。

    可对于顾念兮不一样。

    她现在是有夫之妇,若是这个时候被人说了闲话,以后还要她怎么做人?

    所以,这一刻即便楚东篱心如刀割,也不敢随意闯进病房。

    至于其他人,貌似都想着借这个机会让顾念兮好好发泄一番,所有人都止步在病房门口,却被病房里的哭泣声牵动着整颗心……

    ——分割线——

    所有人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病房门口呆站了多久,总之等顾念兮换好了衣服走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脚像是被灌了铅一样,举步维艰。

    而顾念兮的眼眶,红红的。

    但此刻,她早已将自己脸上的泪水给擦干了。

    嘴角上,又带着和刚刚他们离开之前差不多的笑颜。

    若不是那眼眶周围的红的话,所有人没准都以为他们刚刚听到的哭泣声只是自己的错觉。

    顾念兮拼命的想要掩饰住自己刚刚哭过的事实,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

    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当顾念兮笑着和他们打招呼的时候,所有人也对刚刚在门口听到的哭声只字未提。

    而最先开口的,便是老胡:

    “准备好了吗?”

    一句话问出来,老胡都感觉自己周围的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咬了咬唇,让自己有些意识,顾念兮才开口:“嗯,准备好了!”

    谈参谋长没有到……

    那她,也只能一个人扛着。

    这不是早在开始背上“军嫂”这个称呼的时候,自己早就知道可能面对的么?

    可独自承受着,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难过的

    没有经历过的人,压根没有发话的资格。

    “那好,躺上去吧!所有的医生,都开始准备!苏医生,你也去准备一下,待会儿也进去吧!”

    前半句话,老胡是对顾念兮说的。

    而后面的,则是对着他们今天特意请来的全天朝最具权威性的妇产医生。

    谈逸泽正在祖国的最前线,救下失事飞机的幸存者。

    对于这样的大英雄,他们能做的自然是为他的家人提供最为全面的医疗保障。

    这是经过一致决定,包括谈逸泽所有的上司联系过后,从全国各地调来的医生。

    至于苏悠悠,她现在的身体情况虽然不适合担任整个手术的执行医生,但让经验丰富的她跟进手术室,能在关键的时候提供宝贵的意见。这也是这次确保手术万无一失的方法!

    “好!”

    顾念兮点了点头,又扫了一眼病房外面的那一片蓝天之后,最终躺上了那辆推床……

    当顾念兮躺上去之后,老胡以及其他人,都跟着顾念兮的这辆推床,朝着手术室那边走去……

    ——分割线——

    “呯……”手术室大门关上的那一刻,所有人的心都跟着悬起。

    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跑步声。

    伴随着的,还有那个带着沙哑的男音喊着:

    “兮兮……”

    “兮兮?”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谈老爷子第一个反应过来,是谈逸泽!

    转过身来的时候,他果然看到了还未来得及褪下一身绿色的谈逸泽,正风尘仆仆的朝着这个手术室跑来。

    “小泽!”

    看到谈逸泽的出现,谈老爷子有些激动的喊出声。

    而正是谈老爷子的声音,让本来跟个无头苍蝇一样在那边团团转,找着顾念兮下落的谈逸泽看了过来。

    “爷爷!”

    看到谈老爷子,以及他身后的那一行人,谈逸泽便可以确定顾念兮应该就在这附近。

    于是,男人加快了步伐跑了过来。

    脚上的军靴,噼里啪啦的作响。

    他的每一步,都好像要将这个医院的地砖给踩碎了一般。

    “爷爷,兮兮现在在哪里?”

    赶到这一群人面前的时候,谈逸泽自然也没有错过这些人眼眶里的红。

    难道,是兮兮发生了什么意外?

    想到这个可能,谈逸泽感觉自己整个心都给狠狠的吊了起来。

    “兮兮在哪里?”

    “兮兮已经进去了!她一直到刚刚,都在等你……”

    提及刚刚顾念兮在病房掩上的那一瞬间失声痛哭的时候,谈老爷子的眼眶又再度泛红了。

    而听到了这些的谈逸泽,又怎么可能淡定的了?

    看着已经亮起了红灯的手术室,谈逸泽大喊着:“我要进去!”

    “这是手术中,你怎么能进去?你这会打乱手术进程的!”

    听到谈逸泽见到手术灯都亮起还口口声声喊着要进去的时候,楚东篱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

    除了私心之外,楚东篱当然也是为顾念兮的安全做考虑。

    可对于楚东篱的话,谈逸泽跟没有听到似的,一边扯着自己身上的绿色军装,一边喊着:“我要进去。老胡在哪儿?”

    明明还和以前一般动听的清越男音,却在今天如同狮子的怒吼。

    连路过的病人或是病人的家属,都纷纷选择绕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已经换好了衣服,准备跟着进去的苏悠悠见到赶来的谈逸泽,一下子就冲上前,狠狠的扯着谈逸泽的衣领。

    好吧,苏小妞的身高是比不过一米九的谈逸泽。

    再加上因为怀孕没有穿高跟鞋,现在的她也只到了谈逸泽的肩头。

    所以,这么伸出手扯着谈逸泽的衣领,还真的有些费力。

    更别说,她想要提起谈逸泽。

    那根本就是白日做梦。

    但即便是这样,依旧没有敛去苏小妞在这猖獗时候的架势。

    “谈逸泽,你现在赶来了?她都进手术室了,你现在赶来做什么?你早些时候,都上哪儿去了?”

    这几天,苏小妞对顾念兮住院,谈逸泽的缺席一直有怨言。

    而刚刚,在听到顾念兮在病房门掩上的那一瞬间的失声痛哭之时,这样的怨言瞬间爆发。

    是!

    她苏悠悠也有着寻常人的毛病,贪生怕死。

    寻常的时候见到谈逸泽瞪一眼,就会乖乖的闭上嘴。

    可今儿个,为了顾念兮她连命都豁出去了。

    她就是想要问问,当顾念兮一个人背负着怀着孩子所有的危险的时候,他谈逸泽都在做什么?

    他是没有看到顾念兮的泪水,他是没有听到她无助的哭泣,所以他才会不心疼吧?

    “苏小妞,你疯了么?”

    第一个呵斥苏小妞如此鲁莽行为的倒不是谈逸泽。而是凌二爷!

    因为要替怀孕的她考虑,所以凌二爷每一件事情都处理的小心翼翼的。

    但她没想到,这个脑子最近经常发生短路的女人,竟然胆大到揪着谈逸泽的衣领了。

    她可能不知道,谈老大最不喜欢其他的女人触碰了他。

    上一个这么不知死活触碰了他谈逸泽身子的女人,被谈逸泽踢了一脚,断了两根肋骨。

    难道,苏小妞也想尝试谈老大的脚力么?

    光是想着现在怀着身孕的苏小妞被谈老大踹上那么一脚可能造成的后果,凌二爷就头皮发麻。

    所以,此刻的他非但呵斥了苏小妞,还伸手上前企图将苏悠悠的手给拉下来。

    可这一次的苏小妞貌似卯足了劲,连他凌二爷上场都拉不开她。

    “谈逸泽,我倒是问你啊,你都做什么去了?你是没有看到,她一听到孩子有危险的时候,都吓得小脸发白的样子!”

    “是,这些天她是看上去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可你要是抓着她的手儿的时候,你会发现她一整天的小手都在颤抖!她有多害怕,要是一个闪失就永远和你天人永隔……可你呢,你到底都在做什么?”

    苏小妞说到这的时候,泪水又滑落了。

    其实,苏悠悠并不喜欢当着别人的面落泪的!

    可这几天看着顾念兮的反映,尤其是在刚刚那掩上门的失声痛哭之后,苏悠悠发现自己真的心痛到无法呼吸。

    见到谈逸泽要是不将这些都给发泄出来,她会发疯!

    “我……”

    是啊,他到底都在做什么?

    当他的妻儿遇上危险的时候,他到底都在做什么?

    谈逸泽发现,面对苏小妞的质问的时候,自己竟然回答不上一句话。

    也或许是因为理亏,所以现在被苏小妞揪着衣领,他连反映都没有。

    “谈逸泽,你这个混蛋!你真的配不上她!”

    苏悠悠仍旧在叫器着。

    只是叫器到最后,她也像是被抽掉了所有的力气似的,一下子松开了谈逸泽的领子。

    若不是凌二爷在身边扶着她,苏悠悠恐怕也滑倒了。

    “苏悠悠说的对,你根本就配不上兮丫头!”

    这个时候,楚东篱也来插一脚。

    “我想见她!我想要进去见她。”

    就算被苏悠悠骂的狗血淋头,就算他们所有的人都说他谈逸泽配不上顾念兮,谈逸泽还是坚持这么说。

    “你都配不上她了,你还有脸想要见她?”楚东篱见到谈逸泽这个德行,也来了脾气。挥舞着拳头,就要往谈逸泽的身上招呼。

    事实上,从昨天半夜听到顾念兮一个人躲在病房里哭之后,楚东篱就一直想着要揍谈逸泽了。

    如今,不过是逮到了他谈逸泽要扰乱手术这个借口罢了。

    “我要见她!”不管面对任何人的威胁,谈逸泽始终坚持这么说!

    “谈逸泽,你他妈的真的是欠揍!”这一次,楚东篱真的是控制不了,也维持不了他寻常在其他人面前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了。

    楚东篱也算是个练家子,拳头一下子就往谈逸泽的脸上招呼。

    而谈逸泽因为还在找寻老胡的踪影,所以一时间没有注意到楚东篱的这个拳头,硬生生的吃了这么一拳。

    “你他妈的,敢拦着我进去找她,我要你死在这里!”

    一直想要进去手术室见顾念兮,陪顾念兮的谈逸泽没想到这个时候楚东篱竟然来搅乱,当即还真的动了要了楚东篱命的念头。

    这一点,从谈老大现在出拳的快很准的招式,凌二爷就能读懂。

    当然,对于谈老大的情敌,凌二爷觉得就算谈老大要了他的命也没有什么。不过是除掉一个障碍罢了。

    可问题是现在他们在医院,公众场合,这要是闹出人命怎么行?

    考虑到这可能对谈老大有影响,凌二爷试图阻拦着。

    无奈,这一次谈老大貌似真的火大。

    不管他凌二爷怎么拦着,谈逸泽的拳头还是不断的往楚东篱的身上招呼。

    有好几次,还差一点打到他凌二爷。

    而楚东篱呢?

    虽然有点三脚猫的功夫,可这样寻常都呆在办公室里的男人,又怎么可能是他们这些长年累月接受各种特训的军人的对手?

    一下子,楚东篱吃了不少谈逸泽的拳头。

    不过和楚东篱不一样,谈逸泽每一次往他的身上招呼的拳头,都不会露在脸上这种太过引人注目的地方。

    谈逸泽的拳头,每个都精准的落在衣服的掩盖之处。

    而且,招招都铆足了力气。

    “小泽……”

    “小泽你给我停下来!”

    谈老爷子也看得出谈逸泽起了杀机,而顾念兮现在躺在这手术室里,便是最直接的导火线。

    若是任由这情况继续下去的话,谈逸泽没准真的会在这里杀了楚东篱。

    他试图阻拦谈逸泽,可无奈这一次的谈逸泽貌似真的带着毁灭这个世界的想法。

    不管任何人劝,都没有任何作用。

    眼看,不过三分钟下来,楚东篱就已经被揍得因为各种疼而扭曲了脸。

    连他那副边款眼镜,也被谈逸泽被弄掉,并且踩碎了其中的一块玻璃。

    若不是此刻苏悠悠开了口的话,所有人都以为,楚东篱真的会被打死。

    就在谈逸泽和楚东篱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苏悠悠开口:“谈逸泽,你不是想要见她么?现在跟我去换衣服!”

    果然,本来又再度对楚东篱挥起了拳头的谈逸泽在听到苏悠悠的这一句话之后,立马收起了拳头,然后急匆匆的跟着苏悠悠离开……

    ——分割线——

    手术开始,顾念兮的脑子昏昏沉沉的。

    好像是开始在做梦,而梦见的正是A市最为炎热的夏季,那个时候她初来乍到,因为没有带齐相关证件,只能从基层做起。发小广告,走街窜道。

    忙活了一整个下午,不过赚了不到五十块钱。

    那个时候,她连进冷饮店喝杯冰镇饮料的钱都没有,只能坐在距离冷饮店不远的角落里,喝着买来的最为廉价的矿泉水,想象着自己是坐在冷饮店。

    可很奇怪的是,明明是在如此炎热的季节,顾念兮却开始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冷意迅速席卷全身。

    冷……

    好冷……

    谈逸泽,你到底在哪里?

    我好冷,抱抱我好不好?

    这是顾念兮第一次意识到,原来心凉了的时候,就算太阳再大也捂不热……

    冷意,就像是吹遍祖国大地的冷风一样,开始刮遍顾念兮的全身。

    她的意识,开始涣散。

    脑子里的画面,好像也离她越来越遥远……

    “不好,病人出现心跳骤停!”

    “胸外心脏按压术!准备气管插管。还有,周医生准备开放静脉通道!”

    耳边,好像发生了什么情况紧急的事情。

    可顾念兮的精神集中不了,只感觉这些东西,在一点一点的离自己远去。

    就在最后的关头,貌似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了。

    有什么人进来了。

    “什么情况……”

    那声音,好像很熟悉。

    “病人未全麻,可还是出现了心跳骤停!”那人貌似有些不大友善,所以这个解释的人也变得吞吞吐吐。

    “全力抢救,不计成本,不计代价!”那人,在咆哮:“若是她死了,你们所有人都要跟着陪葬!”

    这话,听着好熟悉!

    好像,她顾念兮早前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迷糊中,顾念兮一直努力的在脑子里搜寻着,她到底在什么地方,什么人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可脑子里就像是被塞满了棉花,她怎么都想不出来。

    一直到,有那么一双手,握住了她的手。

    其实,她的大半个身体都在麻痹状态,应该感觉不到任何的东西才对。

    可当那只手握住她的时候,她的手儿还是回握了。

    虽然在麻痹状态中,可她还是回握了。

    这回握的力气,虽然不大。

    但那人儿立马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

    他的反映就是,拼命拼命的掐着她的手儿。

    那力道,就像是恨不得将她的手给揉进他的骨子里一样。

    而她的耳边,那个熟悉的嗓音再度响起:“兮兮……对不起!是我不好,这么晚才来陪你……”

    “兮兮,你千万不可以有事,不然我一定会让这里所有的人,陪着你一起走的。”

    前两句话,虽然是在道歉,可这人的嗓音里,还是带着惯有的高姿态。

    那是一种惯于将所有的主动权掌控在手心里的高姿态。

    这样的男人,在他的身边生活的人,更多的是小心翼翼吧?

    可良久都没有得到回应,只看到那躺在手术室里,脸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更没有一丝生机的女人眼角处缓缓滑下的晶莹,他变得越发的慌乱。

    他拽着她手儿的力气,也不断的加大。

    其实,谈逸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慌,这么乱。

    总感觉,这个时候要是不好好拽住顾念兮的手的话,他这一辈子就有可能这样失去她。

    听着身边的机器一遍遍的传出嘟嘟嘟的声响,还有每个医生的脸色都异常的苍白,谈逸泽心里的那种不安越来越浓……

    “兮兮,不可以!”

    “兮兮,千万别因为一时生气离开我。不可以……”

    或许是那不断传来的嘟嘟嘟声响,谈逸泽原本的高姿态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泪,突然从这个七尺男儿的眼眶里滑落。

    他半蹲在女人的身边,不断的亲吻着女人的眼,鼻子,还有因为手术过程不断的失血而变得干裂的唇瓣,更还有那不断从女人眼尾滑落的热泪……

    顾念兮的眼泪尝起来,并不如她的唇儿那般的好味道。咸咸的,涩涩的。

    谈逸泽其实也不喜欢这样的味道。

    可他还是拼了命的想要阻止这样的泪水滑落。

    她是个产妇,并不适合这样的哭泣,那对她的眼睛不好。

    “兮兮,别离开我,我真的不能没有你……因为,我爱你……”

    谈逸泽从不轻易说爱。

    因为,他总感觉,自己是个不祥的人。

    从小到大,只要是他谈逸泽所珍惜的,像是母爱,像是亲情,像是他所喜欢的玩具,就会无端的从他的生命中被剥离。当然,这当中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舒落心造下的孽。

    可从那个时候开始,年纪尚小的谈逸泽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情绪,更藏起了自己的心里话。

    越是喜欢的东西,他越是不敢轻易说出来。

    因为他担心,一旦说出口,自己所喜欢的东西就会被从生命中带走。

    这也是,他明明很爱顾念兮,却从来不敢对这个女人开口说爱的最大原因。

    只是今天的情况,让谈逸泽觉得,自己要是在再不好好把握机会说出口,这一辈子恐怕就没有再说爱的机会了!

    “顾念兮,我爱你,我爱你……”

    “你听到没有?”

    “你听到没有……我爱你……”

    “所以,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求求你……”

    男人低哑中带着鼻音的嗓音,在这个手术室内一遍遍重复着。

    就像是把这段时间,他所欠着顾念兮的都说出来。

    而那样的诉说,更像是无人的时候一个人尽情的倾诉。

    当然,如此强势男人难得展露的深情一幕,自然也让这手术室里其他的人为之动容。

    而在这个时候,奇迹也降临了。

    本来一直紧闭着双眼的女人,在这个时候竟然奇迹般的睁开了双眸。

    那一刻,她看到自己这些天来心心念念的男人,此刻正站正半蹲在自己的身边。

    不知道是因为灯光的关系,还是其他什么,此刻谈逸泽那张素来棱角分明,气势凌厉的脸竟然出奇的温柔。

    长长的睫毛下,还有水光闪烁。

    看着这样的谈逸泽,顾念兮轻轻扯动了自己的唇角。

    而发现了她的眸光的谈逸泽,也明白了她眼神的意思。所以,他自动自觉的将自己的耳朵凑上前。

    那一天,没有人听到顾念兮到底在谈逸泽的耳边说了什么话。

    可却是所有人都见证了,这一句话之后谈逸泽的那深情一吻。

    而这,也成为这军区总院所有的医护人员流传下来的佳话……

    ——分割线——

    “不行,我觉得我还是要进去!”

    与此同时,手术室大门之外,苏悠悠焦躁的来回踱步。

    宽大的蓝色手术服穿在她的身上,让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个孕妇。

    只是就算是这样,也依旧没有抹去她这个孕妇身份。

    特别是一直小心看护着她的凌二爷面前。

    拉住躁动不安的苏悠悠,凌二爷又扫了一眼头顶上亮着的那盏灯,随后才跟苏悠悠说:“苏小妞,这个时候你就不要进去瞎掺和了!”

    “怎么叫瞎掺和?好歹我也是个妇产科医生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显然,苏小妞并不赞同凌二爷的话。

    本来,她今天是打算跟顾念兮进手术室的。

    你看,她连衣服都换好了。

    可后来,谈逸泽的到来,打乱了苏悠悠的计划。

    在拉着谈逸泽换完衣服,送他进手术室之后,苏悠悠便被凌二爷给拉住了。

    凌二爷说,让谈逸泽进去比她进去好。

    当时,苏悠悠还觉得凌二爷的这一番话挺有道理的。

    可随之等待时间的拉长,苏悠悠开始变得有些不耐烦。

    甚至觉得,凌二爷刚刚是在妖言惑众。

    “有谈老大在里头,我觉得比十个苏悠悠都强。”

    “喂喂喂,有你这么灭自己志气,涨他人威风的么!”

    苏小妞对于凌二爷的这一番话各种不服:“再说了,谈逸泽是什么?又不是医生,他在里头能做什么?”

    “是,谈老大确实不是医生。可他,却是小嫂子手术前一直都在等的人。所以我相信,谈老大现在呆在手术室里,比医生的灵丹妙药还要强。”

    凌二爷说的头头是道。

    虽然他的话也不无道理,像是顾念兮手术前一直等的人都是谈逸泽之类的,但苏悠悠因为谈逸泽让顾念兮等了过长时间,还是打从心里不服,于是在心里头碎碎念着:凌二爷,你这是搞个人崇拜!

    “哇哇哇……”就在他们两人斗嘴的时候,从这急诊室大门另一端传来了一阵响亮的孩子哭泣声响……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闪婚之谈少的甜妻》不错,请把《闪婚之谈少的甜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3/3872/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闪婚之谈少的甜妻版权归作者律儿(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