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546章 小奶娃的挑衅vs二爷发春了!

  
    “兮兮,醒了?”顾念兮这个午觉睡的,浑身别扭。

    总感觉,孩子好像睡的不踏实,一直都在她的怀中挥舞着小手。

    本来想要睁开眼睛,看看这两个小家伙有没有将被子给盖好。

    可这一睁眼,就看到一张放大版的宝宝的脸。

    睡梦迷糊的顾念兮,没有多想就又将“宝宝”抱进自己的怀中,摸着他有些带刺的脑袋,顾念兮呢喃着:“是不是又饿了?不是刚刚才吃饱的么?”

    虽然小声的抱怨着,可顾念兮还是熟练的往自己的胸口伸去,打算解开自己的上衣。可这么一伸手,顾念兮才发现自己的胸前凉飕飕的。

    这个发现,让顾念兮的脑子清醒了些。

    是的,他们家的宝宝是调皮了点,但还不会直接动手解开她的衣服吧?

    难不成是有个流氓趁着自己睡着了,溜进房间来了?

    一惊一乍间,顾念兮彻底的清醒了。

    而这清醒之后的她才发现,呆在自己怀中的人儿,哪里是软呼呼的小宝宝?

    “谈逸泽,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吓死我了!”揪着面前的那张老脸,顾念兮愤恨的说着。

    别说,这样看着他真的跟聿宝宝的脸是一个摸子刻出来的。

    她还以为刚刚抱在怀中的是聿宝宝呢!

    “我就刚刚回来,看你睡的香打算进来也窝着!”

    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帜热的落在某个点上。

    察觉到谈逸泽的视线,顾念兮赶紧将自己的上衣给包裹的严实了些,还一脸气鼓鼓的说:“现在还不行,老流氓你不正经!”

    这才刚刚生完了孩子呢!

    没想到,谈参谋长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可被顾念兮这一甩白眼,还骂了两句的谈逸泽顿时感觉自己受了委屈。

    “这不是我弄的!”

    那不是你刚刚给孩子喂奶,然后忘记穿上衣服么?

    “你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都这么老了,越老越不正经!”

    顾念兮碎碎念着起了身,抱起了还睡的一直打呼噜的小胖子聿宝宝,将他放到一边的小床上,再找来了一床被子给他盖上。

    看着这小家伙睡的一直打呼噜的样子,顾念兮的嘴角弯了弯。这小家伙,最近一直都不能跟在自己的身边,这两天被准许跟着,不知道黏的有多紧。估计,是害怕她再跟前两天那样,又不能抱着他吧?

    “傻孩子!”

    轻揉了下他胖乎乎的小脸蛋之后,顾念兮呢喃着。

    处理好聿宝宝之后,顾念兮又起了身将床上另一侧的小奶娃抱了起来。

    此时,小奶娃正闭着双眼,一只小手放在嘴巴里硺着,一副乖宝宝睡着了的样子。

    顾念兮轻声轻就的将他呃小手拉下来用湿毛巾给擦干净之后,又将他放回到了床上。

    整理完两个孩子之后,顾念兮这才去了洗手间。

    而谈逸泽此刻并不打算放过这个解释的机会。

    这顾念兮起了身到了洗手间,谈逸泽还隔着一扇门在外面喊着:“兮兮,刚刚真的不是我!”

    要是他谈逸泽解开她衣服的话,他当然会大方的承认下来。

    可这回,真不是他。

    再说,要是寻常总是解开顾念兮的衣服占占便宜什么的,谈逸泽倒也不介意被顾念兮误会什么。

    可眼下,顾念兮这才刚刚动完了手术,身体的各个方面都还没有恢复呢!

    而且,现在她还需要好好的睡眠,才能更好的康复。

    他谈逸泽就算再怎么流氓,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打扰她的好眠。

    虽然刚刚看着她衣服半开的样子,他也故意往她怀里蹭了下,但谈逸泽保证,就真的蹭了那么一下过了过瘾而已,其他的他真的一点都没有做。

    他可不想让顾念兮误会,自己在这个时候还一副衣冠禽兽的样子。这样子的话,会让他谈逸泽连自己都瞧不起。

    可洗手间里传来的那句话,让谈逸泽的脸僵了僵:

    “老流氓,亲了摸了,反正也都是你的人了也没有什么!你还狡辩做什么,真讨厌!”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谈逸泽刚刚惹谁了?

    为毛被顾念兮误会成这样?

    “……”

    好吧,被顾念兮这么一说,谈逸泽现在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了。

    这顾念兮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他谈逸泽要是还敢说什么的话,岂不是真成了小人?

    气愤之余,谈逸泽看向床上躺着的某个小小身子。

    都是这个小畜生害的他被老婆误会成禽兽的!

    而谈逸泽这一抬头看到了什么?

    本来还躺在床上,看上去像是睡着的小家伙,正扭过脑袋看着他,不知道笑的有多甜!

    “哟呵!刚刚出生没几日,你这小崽子就敢跟我挑拨我和你妈的关系?小屁股不要了是吧!”谈逸泽这一看,额头的青筋凸凸的。

    没想到,他谈逸泽英明了这么大半辈子,竟然被这刚出生的小奶娃给算计了!

    一时间,他还真的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

    火气一大,谈逸泽索性上前了几步。

    看到正靠在床上,对着自己甜笑的小人儿,谈逸泽在他的面前挥舞着拳头比划着。

    当然,他谈逸泽还是有理性的。

    这么个小人儿,要是他这个拳头下去的话,这小命肯定是一命呜呼了。

    所以,谈逸泽也是在他的面前比划比划,就像军事上的威慑作用。

    要是寻常,他谈逸泽在部队里对着哪个兵蛋子这么挥舞着拳头的话,那些家伙肯定吓得屁滚尿流了。

    因为他们谁都知道,他们谈参谋长收拾人的时候是最疼的。

    可这拳头的威慑力,貌似在这小小人儿的面前大打折扣。

    见到谈逸泽那大拳头,小家伙不知道笑的有多开心。

    按照苏悠悠的说法,她从接生孩子到现在,都没有见到像这孩子这样,这么爱笑的。

    而且,对着谈逸泽的拳头,这小家伙也不是笑那么简单。

    看着谈逸泽的拳头,他竟然伸出小手跟着谈逸泽一样,比划成一个小拳头。

    “哟呵,这么个小不点竟然敢找你老子挑衅,丫的活腻了吧?”

    聿宝宝养到这么大,都不敢对他谈逸泽比划手脚的。最多就是见到他的时候,跟哈巴狗似的摇头晃脑的。

    没想到,这刚出生的小家伙,胆子挺肥的。

    而谈逸泽也已经习惯了寻常在部队里发号施令的大嗓门。

    被这小家伙一激,一时间也忘记了这还是病房内。

    随口一吼,直接将还在洗手间的顾念兮给吓得跑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

    顾念兮一出门,就看到谈逸泽正对着小奶娃比划拳脚。

    这一幕,还真的将她的三魂给吓去了七魄。

    “谈逸泽,你在做什么?”看着这个脑袋只跟谈逸泽的拳头差不多大的小人儿竟然被谈逸泽欺压着,顾念兮当然心疼了。

    这一心疼,母性的光辉瞬间发挥到了极致。

    直接将在孩子面前耀武扬威的谈逸泽给推开之后,顾念兮就将小奶娃给抱在怀中,眉宇间尽是心疼。

    “宝贝,别怕哦!爸爸是坏蛋,咱们别理他!”

    看着顾念兮对着孩子又是亲又是哄的,谈逸泽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家庭地位越来越不稳固了!

    “顾念兮,是他欺负我!”

    刚刚被这小子嫁祸,谈逸泽就觉得各种委屈了。

    没想到,短短不到半个钟头,此类时间又上演了一遍。

    想到这小崽子今后还要跟自己同住一屋檐下,谈逸泽几乎可以预见自己今后的生活有多么的悲催。

    “你都这么大的一个人了,还能被一个孩子给欺负了去?说出去也不怕丢人!走开走开,我们宝宝现在要睡觉,你腾个地方!”

    顾念兮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就对着怀中那个穿着一件粉红衣衫的小家伙轻哄着,继而轻轻的拍着他的背。

    看着这温馨的一幕,还有那小家伙不是扭动小身子,对自己投来得意的笑容,谈逸泽的脸拉了又拉。

    还真的就像是顾念兮所说的。他都一把年纪了,说自己被一个小孩子欺负了去,非但顾念兮不信,全世界的人都不会相信。

    而这样,也注定了他谈逸泽只能哑巴吃了黄连亏,有苦说不出!

    看着某个小家伙惬意的躺在顾念兮的怀中,占据了他谈逸泽的地盘,谈逸泽顿时感觉,自己这往后的家庭生活,注定了水深火热!

    ——分割线——

    “盛世集团易主”!

    “盛世集团的盛世时期已经结束!”

    “盛世集团成为SH国际的子公司,是时机,还是末路!”

    对那个这样的几则消息开始在各大电视台上挂着的时候,舒落心又被安排在电视机前吃午餐。

    只是,那几则新闻下,她又怎么可能还有胃口吃的下饭?

    不吐出来,就算是不错了!

    若是盛世集团真的已经被SH国际收购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舒家也倒了?

    舒家一倒,那她舒落心今后还有什么依仗能活下去?

    光是想到这些,舒落心的头皮就发麻!

    电视上的报道还没有结束,舒落心就直接放下了碗筷离开了。

    而其他的七个人见到舒落心竟然这么大方的将有电视的位置让出来,便争着抢着上去看了。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在这样与世隔绝的地方,能听到外界的消息多不容易?

    可对于舒落心而言,她宁愿自己没有听到看到刚刚的那些。

    从被送回牢房之后,舒落心就一个人蹲在角落里,不知道想着什么。一直到,狱警在外面敲了敲,喊着:“舒落心,有人来看你!”

    这一句话,将舒落心的神志给拉了回来。

    但一想到这想要和自己见面,极有可能是已经将事情给处理的差不多,准备来要自己的命的谈逸泽,舒落心就提不起半点兴致。

    她想要躲着不去会见,可看着狱警的架势,她也知道自己非见不可。

    最终,她还是麻木的挪动着双腿,来到这个房间前。

    门虚掩着,舒落心知道这一推开这扇门,就能知道是谁要来见她。

    可一想到这扇门之后可能会是谈逸泽,又可能给她带来她各种无法接受的消息,她就处于极度惶恐中。

    可就算是这样,狱警还是推开了那扇门。

    而舒落心,却迟迟没有抬头。

    一直到,不远处传来了这么一声:“妈……”

    那一刻,舒落心急切的抬头,急切的朝着那个声音的来源看去。

    那个声音,她不会认错。

    那是,她心心念念的孩子的声音!

    “小南?!”

    “妈!”

    “小南,真的是你!”

    无数次的等待,无数次的失望,舒落心一度还以为,这一辈子自己都无法再见到谈逸南了。

    但看到这熟悉的容颜,舒落心真的感觉自己心里某个包袱终于卸下去了。

    “妈……”

    再度见到舒落心的时候,谈逸南的眼眶微红。

    若不是舒落心刚刚的那一声“小南”,谈逸南恐怕都无法认出她来。

    不过是短短的几个月时间,舒落心的黑发,竟然变成了一头银丝。

    这不说,连那张保养的不错的脸,都皱巴巴的。

    乍一看,谁又能将面前这个瘦弱的老人家和以前那个风光一时的舒落心联系在一起?

    或许是察觉到谈逸南的眼光的异样,舒落心有些尴尬的抚平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说:“小南,是不是妈妈真的老了很多?”

    其实,不用谈逸南说,舒落心也知道自己的变化。

    她每天洗澡的时候都发现,从自己的头上掉下来的头发,越来越是花白。

    下雨天的时候,她也利用地上的水坑照过脸。从那水坑里看到那张皱的自己都认不出来的老脸的时候,舒落心除了无奈,还能怎么样?

    这牢房里,又没有可供美容做面膜的地方。若是有这样的地方,这里就不该叫做牢房,而该改名为天堂了!

    除去没有保养品之外,她住的那个牢房又是前段时间她害死了人的地方。

    每天晚上一躺下去,她就像是能听到有人在自己的身旁哭诉一般。

    在这样的环境下,她能吃的饱睡的好才怪!

    想不老,也难。

    而听到舒落心的话的谈逸南,则满是心疼。

    不管舒落心再坏,那都是生他养他的母亲!

    拉着舒落心那只明显干瘪了许多的手,谈逸南道:“妈,没有!我的妈妈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年轻漂亮!”

    “傻孩子,竟会说些糊弄我的话!”

    说到这的时候,舒落心紧紧的掐了掐谈逸南的手,问道:“你这孩子最近怎么瘦了这么多,是不是在外面都没有好好的吃饭?”

    这就是当母亲的。

    不管自己的孩子年岁再大,她都无法放心下来。

    “妈妈,我不瘦。我有的吃有的穿,怎么可能瘦呢?”

    说到这的时候,他伸手揉了揉舒落心的鬓角,问道:“妈,他们说的那些都和你无关,对吧?你把实情说出来,我这就去跟大哥求求情。”

    毕竟是他的亲生母亲,谈逸南真的无法相信自己的母亲会是别人口中那个杀了人的恶魔。更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去送死。

    当然,若是在别人的口中听到这一番话,舒落心当然会给个肯定的回复,并且求着他们去和谈逸泽说情。

    可对于自己的孩子……

    舒落心发现,自己做不到。

    “小南,你听妈说,现在你赶紧回到你现在正在工作和上班的那个城市,永远都不要回来。更别去找谈逸泽,知道吗?”

    谈逸泽现在就在收拾舒家。

    看看他这短短一段时间内,就将整个盛世集团给纳入自己的手里。

    这样的人,不是他们这些寻常人所能够对付的。

    而这,也让舒落心真正的意识到谈逸泽的实力。

    她真的很担心,在收拾完了舒家人之后,谈逸泽会将矛头对准谈逸南。

    那是她舒落心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念想……

    她绝对不准许谈逸泽伤害他。

    就算是谈逸泽要让她用生命去交换谈逸南的安危,舒落心也会妥协下来。

    “妈,我不明白,你要是什么都没有做,你根本不用这样担心!妈,你知道吗?念兮这两天为大哥又生了个儿子。我想这个时候你要是将实情给说出来,我在趁着大哥心情好,跟他求情的话,我想一切都会过去的!”

    谈逸南将自己这些天来的计划告诉舒落心。

    这也是,最近自己费尽心机求得周子墨同意,让他和舒落心见上一面的原因。

    “又生了个儿子?”

    听到谈逸南的话,舒落心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呆滞。

    没想到,谈逸泽和顾念兮还真是好命。

    一下子,又生了另一个。

    可刚刚想完,她又赶紧拉住谈逸南的手,跟他说:“小南,你听妈妈的话,赶紧离开这里。这件事情你插不上手,也还插不了手!”

    “妈,你到底在害怕什么?要是事情都不是你做的,你直接说出来就好了。你根本不用担心其他的事情!”

    “小南……你别管,妈妈只要还能见上你一眼,就觉得满足了!答应妈妈,离开这里,然后再找个媳妇,不用门当户对,也不用有多能干,只要她能够真心对你好就够了。妈这一辈子可能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看着你真正的结婚生子,过上幸福的日子!所以,你要是想要拟补妈妈的遗憾,将来带着你的孩子,多来坟前看看我……”

    “妈,你怎么能说这样晦气的话!”

    说完了这些之后,谈逸南又想到了什么。

    其实,他不傻。

    若不是舒落心真的做了什么在劫难逃的话,按照她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的!

    “妈,难道你真的对大哥的妈妈还有对霍思雨……”

    谈逸泽还想要说些什么。

    可当看到舒落心明显已经知道他后面要说什么,已经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之后,他发现自己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说不出。

    “妈,您怎么能这么做?”

    谈逸泽一直都知道,舒落心是有点坏。

    但再怎么坏,都是他谈逸南的母亲。

    他根本没想到,自己的母亲会杀人。

    这一刻的他,变得有些气急败坏!

    “小南,妈做的这些都是为了你!我当初在进谈家之前,已经怀了你!若施涵那贱人不死的话,谈建天一辈子都不可能另娶的。为了不能让你成为私生子,我才……”

    “妈,为什么要这样?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我从未来到这个世界……”

    若他谈逸南是导火线的话,那他真的希望,他不曾来到这个世界。

    那么,大哥和爸爸,还有他的妈妈,应该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而他谈逸南的妈妈,则会另寻一门好亲事,也许也会找到自己的良人也说不定……

    这一天,谈逸南最终还是离开了。

    而让舒落心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谈逸南的那一句:“我真的希望我从未来到这个世界!”

    看到谈逸南离开的时候,双肩整个垂下来的样子,那种颓废的样子,让舒落心的心一下下的削疼着。

    现在的谈逸南,可能真的活得各种不如意吧。

    先是因为她舒落心的关系,背负上了背叛谈家的名声不说,现在还要背负上母亲是杀人凶手的名号。

    这样的他,想要在这个世界夹缝生存,恐怕也很难吧?

    看着他越走越发颓废的身影,舒落心真的开始怀疑,当初她是不是不该生下这孩子……

    ——分割线——

    盛世集团之前各个项目的滞停,舒落辉将舒家住宅的地契偷到了银行抵押的关系,如今期限已到,舒家主宅被查封了!

    而法院到来的时候,舒家人是完全没有准备的。

    这不,一大早的有的人还没有睡醒,就直接被人从床上给赶下来,直接赶到了舒家大门口。

    随后,封条就直接贴在了大门上。

    不仅大门上贴着,连各处的窗户都给贴上了。

    这么一来,舒家人都流落在街头。

    舒落辉和舒落峰还好说,因为从之前不想见到舒老夫人,就搬出了住宅。

    最不幸的,恐怕只有舒老夫人了。

    她或许没有想到,生活了大半辈子的舒家大宅,就这么说被查封就查封了。

    法院来的时候,她因为前段时间动了气,这阵子身子都不是很好。一直,都躺在病榻上养病。

    而法院来人连给她收拾东西的时间都没有,就这样被赶了出来。

    除了身上套着的外套之外,就只剩下手上的手杖了。

    于是,一时的名门贵妇一下子沦落到无家可归的消息,传遍了这个小城。

    当这个消息传到了谈逸泽的耳里的时候,他则是一阵冷笑。

    “没想到这老太婆还挺识货的。一下子就带走了我最喜欢的东西!”

    看着那报纸上的舒老夫人的特写,谈逸泽的食指轻轻的摩挲着报纸上那有些看不清的手杖……

    “你喜欢的东西,是什么?”

    罗军宝这个拥有着大老爷们的身躯,却住着八婆女人的灵魂的人,一见到谈逸泽对着报纸振振有词,就立马上前抢走了谈逸泽的照片。

    在报纸上来回瞅了好几圈之后,这位大爷眼拙的没有发现舒老夫人手上的手杖,倒是看着她身上那件破了两个洞的外套入了神。

    “你不会是看到了她这件衣服吧?别吧。这玩意拿回来都破成那个鸟样,连个内裤都缝不上!”

    对于罗军宝而言,这所有的衣服里,当然还是遮住菊花的那一件最重要。

    想到这玩意是要和自己的小弟弟亲昵接触的,这位爷的洁癖又开始降临了。

    “你看她这布料,都不知道几天没洗了,要是穿上去肯定得患病!”

    “这一小撮一小撮的又是什么?该不会是头皮屑吧!真恶心!亏你还想要将这些玩意儿拿来,我看你就是个捡破烂的!”

    这欠抽的爷们的话,谈逸泽倒是没有听进去。

    反正这告诉了罗军宝,也没有什么作用。

    所以,谈逸泽也就顺着他的话下去:“是,我就是一捡破烂的!物尽其责,就行!”

    若是捡破烂的能捡到舒老夫人手上的权杖里的红宝石,那每个捡破烂的都是比尔盖茨了!

    “真不明白你这人。得,哥哥我出去活动下筋骨!”在谈逸泽这边找不到乐子,吊儿郎当的罗军宝便哼着小曲,唧唧歪歪的朝着外头走去了:“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不回啊头……”

    听着这歌声渐行渐远,谈逸泽和站在门口的两个哨兵,嘴角都抽了抽:这货,想结婚都想的发疯了!

    ——分割线——

    一场秋雨过后,这日又到了谈逸泽母亲祭日的那一天!

    因为顾念兮又生了孩子还在坐月子的关系,今年她又不能跟着谈逸泽上山去祭拜。

    一大早,顾念兮就让刘嫂准备了两大束鲜花!

    当然,从谈逸泽的口中,听到过素未谋面的母亲原来喜欢的是玫瑰花,所以这一次准备的依旧是最娇艳的玫瑰。

    火红的颜色,应该能为清冷的坟前多添一些颜色吧?

    顾念兮是这么想的。

    可等到谈逸泽即将出门的时候,顾念兮看到他的手头上又多出了好些东西。

    “老公,这是什么?”

    刚刚给宝宝喂完了奶,哄着孩子入睡之后,顾念兮从楼上下来就看到了谈逸泽除了手上两大束鲜花之外,还拿着另一个塑料袋。

    塑料袋里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将整个袋子撑的鼓鼓的。

    没想到顾念兮竟然会在他出门之前下楼来,像是被逮了个正形的谈逸泽将塑料袋往自己的身后挪了挪。

    其实,里头装着的就是一大堆的玩具。

    因为最近一阵子有些忙的关系,这段时间谈逸泽没能到坟前看看孩子。

    所以,昨儿个他就趁空去了一趟超市,买了好些东西。

    当然,这当中也有不少的东西,是给聿宝宝还有刚出生的那个小崽子买的。

    总共有三份!

    两份留在家里,一份他现在就要带着去给坟墓里的那个孩子!

    反正,这些孩子有的东西,谈逸泽绝对不会落下他!

    当然,若不是这一次顾念兮又怀孕的话,今年这次上山扫墓,谈逸泽并没有打算将之前那个没了的孩子继续隐瞒下去。

    可没办法,这次又恰逢顾念兮生了孩子。

    而还在坐月子的她,是不能哭的。

    若是在这个时间让她知道那个孩子的事情,谈逸泽真的很担心顾念兮会崩溃!

    眼见顾念兮紧盯着自己手上的袋子,谈逸泽感觉大事不妙。若是被顾念兮看到这袋子里那些孩子的用品的话,到时候肯定说不清了。

    这么想着,谈逸泽索性将那袋子东西直接提到了自己车上的后备箱,然后直接给锁上。

    这之后,谈逸泽才回到了她的面前。

    “没什么,就是一些祭拜的东西!”

    “祭拜的东西?”

    顾念兮并没有如同谈逸泽所说的放下心来。

    她的大眼,一直盯着谈逸泽的脸,像是要从他的脸上看到什么。

    若是真的就像谈逸泽所说的,只是简单祭拜的东西的话,那他为什么需要对着她顾念兮掩掩藏藏的?

    活像是,怕被人给揪到尾巴似的!

    “兮兮,时间差不多了。我先出门。门口风大,你这产妇不适合出来!”

    为了防止顾念兮趁着自己不注意偷偷的跑去看,谈逸泽只能事先嘱咐着什么。

    只是谈逸泽却不知道,他越是这么吩咐,顾念兮便越是好奇这里头放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所以,当谈逸泽上了车,并且还在车上整理着两束红玫瑰的时候,顾念兮悄悄的迈开了步伐。

    反正她的脑袋上还带着妈妈这次给送过来的坐月子的帽子,身上也包的厚厚的,应该不会被风吹跑了才对。

    猫着腰,顾念兮发誓,自己就看一眼!

    一眼看完之后,她就跑回到房间里,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可没想到,这次谈参谋长后脑勺没长眼睛,没有发现她偷鸡鸡摸狗狗的行为,倒是正和聿宝宝玩下棋的谈老爷子发现了!

    好吧,和聿宝宝玩下棋的谈老爷子压根就觉得这绝对不是棋局那么简单。

    这聿宝宝天生就是个捣蛋的小魔王,每次他摆好了棋局,这小家伙就喜欢一个个的打飞。

    不过就算这样,谈老爷子也陪着他玩的不亦乐乎,谁让他就是宝贝这个孩子呢?

    但也因为这样,他才能分神注意到正猫着腰准备偷偷跑出去一探究竟的顾念兮。

    “兮兮,你还是进来的比较好!有些事情,等到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的!不能知道的时候,千万别去强求。这对你和孩子们,都没有好处!”

    谈老爷子的话,让本来打算偷溜出门的顾念兮身型一僵。

    没想到,还是被人给发现了!

    但懊恼之于的顾念兮咀嚼着谈老爷子的这一句话,觉得很不是滋味!

    什么叫做该知道的时候都会知道,不该知道的时候千万别去强求?

    还有,这谈逸泽今儿个放在后备箱里的东西,为什么会对她顾念兮和孩子们没有好处?

    谈老爷子是不是知道什么?

    想到这,顾念兮倒是没有直接溜出门打开谈逸泽的后备箱,而是走到了谈老爷子的面前,问道:“爷爷,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就是小泽的意思!而且兮兮,你要相信小泽,他绝对不会做亏待你和孩子的事情!”

    谈老爷子像是在围着一个主题说着什么。

    可为什么她顾念兮,越听越是糊涂了?

    总感觉,谈逸泽和谈老爷子知道了她顾念兮所不知道的事情,都跟着顾念兮打哈哈。

    正琢磨着谈老爷子刚刚所说的那一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的顾念兮,又听到了门口传来汽车远去的引擎声。

    嗷嗷,谈参谋长离开了!

    那放在他车后备箱里的东西,也一定被他带着离开了!

    想到今天又不能一探究竟,顾念兮有些懊恼的耷拉着脑袋!

    ——分割线——

    “左手锣右手鼓,手拿锣鼓来唱歌!别的歌儿我也不会唱,单会唱个凤阳歌。得儿隆冬飘一飘,得儿隆冬飘一飘。得儿飘得儿飘,飘飘飘一飘飘飘一飘……”大清早的,这家里就飘起了如此荡气回肠的凤阳花鼓,沙发上的凌二爷感觉自己的整个脑子就像是被人敲了下,一下子就给滚到了地上。

    “苏小妞,你拆房子呐!”

    或许是摔疼了,凌二爷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就对着苏小妞的卧室大喊大叫的。

    搬来苏小妞这边的沙发睡,已经两三个月了。

    有时候,凌二爷都觉得自己脑子很欠抽。

    你想,放着自己房子里好好的KINGSIZE大床不睡,偏偏跑到苏悠悠这边的沙发来受虐。每天睡醒就是这样,浑身上下的骨头没有一块地方是舒服的。

    关键还有,你瞧瞧自从他住进这里之后,每天都要忍受这样不伦不类的歌曲声的侵扰。

    苏小妞的嗓音唱起歌来,是不错。也不会像是小嫂子那样,跑调的吓人。

    可这货要是能单纯的玩玩小曲也就算了,关键她不会猥琐还会死。

    “左手瓜,右手撸。手拿黄瓜爆菊花!别的歌儿我也不会唱,单会唱个爆菊花。得儿隆冬飘一飘,得儿隆冬飘一飘,得儿飘得儿飘,飘飘飘一飘飘飘飘一飘。”听听,这都唱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凌二爷使劲的搅动着自己那个鸡窝头,爬到苏悠悠的门边吆喝着:“苏悠悠,求你大爷的。大清早能不能清静一下?”

    至少,别唱这些乱七八糟的。

    路过的还以为他们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呢!

    可正拿着毛巾在房间里乱挥舞着,美其名曰什么孕妇操的苏小妞只是冷冷的扫了凌二爷一眼,就嚷嚷着:“你他大爷的要想清静,和尚庙最佳!别碍着本宫的美丽心情自由发挥!”

    苏小妞这一番话,各种冷艳高贵。

    要是寻常人,绝对掉头就走。

    可偏偏,凌二爷就吃这一点。

    被苏小妞这乱吆喝了一把,他也只能道:“那什么,我就是觉得你这歌词有待改进!”

    “嫌我低俗是不?你他丫的要是嫌我低俗,你滚回你自个儿的房子去,在我这边霸占着我的沙发做什么?”

    苏小妞的脾气一来,身边的抱枕,书籍……总之只要是够得着的东西全都变成了谋杀凌二爷的武器。

    看着这一件件往自己身上招呼的玩意儿,凌二爷只能想方设法的躲着。

    他伺候个孕妇,他容易吗?

    而且,这孕妇还是个不走寻常路线的腐女!

    “苏小妞,咱们这有话好好说!”

    “我好好说话的时候,你听过么?”发泄了一顿,看着脑袋上还挂着她的胸罩的凌二爷,苏小妞终于感觉自己心里头那股子莫名的火发泄的差不多,停下来叉着腰在那边看着凌二爷。

    而对于挂在自己脑门上的那件玩意儿,凌二爷倒不急着取下,而是就这个德行半蹲在苏悠悠的面前:“苏小妞,是不是昨儿个夜里孩子又折腾你了?好了,发泄完了就过了。再不然我再给你欺负一次,你就别生气了!”

    那轻声细语的德行,一点都没有他凌二爷本来的架子,眼眸里还流窜着一股子能称之为柔情的玩意儿,要是被周子墨看到了,绝对还以为老二这是鬼上身了!

    “算你还有良知!去,给本宫弄杯热牛奶来!骂了这么久,渴死了!”苏小妞靠在床边,哼哼唧唧的模样矫情的就像是被包养的二奶。

    而如此差遣一个向来五指不沾阳春水的凌二爷,苏悠悠没有半点愧疚。在她看来,子债父还,这也算天经地义。

    谁让他孩子昨晚上在她肚子里闹腾的慌,折腾的她一大早也跟着睡不着只能起来唱歌?

    当然,苏悠悠也不是喜欢大早上就喊的如此撕心裂肺。

    可谁让这肚子里的孩子喜欢?

    每次晚上孩子闹腾的她睡不着,大白天起来吆喝几声,接下来这孩子就会异常的安静,而她也能睡个好觉了。

    而好不容易得到了差事的凌二爷跟得了圣旨似的,急匆匆的就准备去厨房热牛奶。

    可走了半路,身后又传来了苏小妞的身影:“给本宫回来!”

    “还有什么吩咐?”

    如苏小妞所喊着的,凌二爷还真的走了回来。

    自从她怀孕,这凌二爷可谓是言听计从。

    只要她苏悠悠敢说一,他凌二爷绝对不敢说二!

    这一点,倒是颇能满足苏小妞那变态的嗜好。

    “头低下来!”

    苏小妞朝着凌二爷勾了勾手指。

    看着苏小妞那个充满诱惑的动作,凌二爷的小心肝都快跳到了嗓子眼。

    苏小妞这该不会是想要主动献吻吧?

    不过若是真的这样,凌二爷觉得她一定是被自己这些天来所做的努力给感动了。

    想着这些的时候,凌二爷心里还是各种傲娇。

    苏小妞,你怎么能这么轻抚?

    我不就是表现的好了些么?

    不过你真的非要献吻的话,我凌二爷也不介意让你稍微得逞那么一下!

    这个想法,让凌二爷乖乖的将脑袋送上,并且如同期待心爱男子的吻得到垂帘般闭上了眼。

    可等待了良久,凌二爷始终没有等到自己的唇瓣上一暖的感觉。倒是被苏小妞狠狠的退了一把,险些栽倒。

    苏悠悠不过是觉得自己的胸罩挂在这个男人的脑袋上有些滑稽,先给拿下来。免得这位大爷发神经,待会还顶着这玩意儿出门。

    别说,依照凌二爷这脑子偶尔欠抽的节奏,还真的有可能作出这种事情来。

    最关键的是,这位爷的脸皮够厚。

    他绝对能顶着这玩意儿一整天,接受着所有人目光的洗礼!

    而苏小妞几乎可以遇见,倘若她所设想的事情真的发生的话,对于这凌二爷钢筋水泥铸成的脸皮是绝对没有任何影像,到时候恐怕只有她苏悠悠不能做人!

    “苏小妞,你轻点,我怕疼!”

    被苏小妞一推,凌二爷顺势滚到了她的唇上。

    在那里,凌二爷赶紧摆出了一个自认为很撩人的POSS,然后桃花眼里尽是挑逗。

    “大早上的,你发春啊!”

    对于这男人的表情,苏小妞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鄙夷。

    “不是我,是你!苏小妞,如果你真的那么饥渴的话,我不介意让你流氓成功!”

    一句话里,充满各种暗示。

    可凌二爷迎来的,又是苏小妞的飞毛腿。

    “去。再来犯本宫,今天中午就给我跪遥控器去!”丢下这话,苏小妞钻进了被窝里,连个后脑勺都不给他看。

    对着这一幕,凌二爷各种憋屈

    那啥,老三不是说,女人怀孕的时候也会有需要的么?

    为什么,他家苏小妞却连送到嘴边的“美餐”都给踹下床了呢?

    一边朝着门口走出去,凌二爷一边琢磨着到底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只是纠结着这些的凌二爷却没有发现,当他离开的时候,本来已经将脑袋都埋在了被窝里的苏悠悠,却透过一条缝隙正看着他……

    ——分割线——

    在谈逸泽母亲祭日的第二天,顾念兮在谈逸泽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张在商场的购物小票。

    上面购进的东西,都是宝宝们的玩具和日用品。

    对于这一点,顾念兮倒不是多意外。

    谈逸泽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军区,能花到钱的地方真的极少。所以他每个月的大部分零花钱,都是用在给宝宝们买这些小玩意儿上。

    只是让顾念兮觉得奇怪的是,小票上的这些玩具,都是一式三份……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闪婚之谈少的甜妻》不错,请把《闪婚之谈少的甜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3/3872/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闪婚之谈少的甜妻版权归作者律儿(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