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571章 谈老大,就这么幸福下去吧!

  
    终于在几个设计师的评估下敲定了某张设计稿之后,谈逸泽也开始收拾自己的外套,打算离开。

    临离开之前,谈逸泽随口说了一句:“老三说最近他的某个案子里查到有个叫做范思瑜的女人,在咱们A城的活动越来越频繁。”

    谈逸泽的这话,音调并不高。

    却让本来还靠在沙发上,打算死皮赖脸的劝说谈逸泽将这个珠宝设计交给凌氏的凌二爷顿时脸色一变!

    “范思瑜?她在做什么?”

    在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浑身的肌肉都紧绷住了。

    连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都紧握成拳。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谈老大口中的这个范思瑜,就是自己的父亲凌耀当初强行塞给他的结婚对象。

    后来,这人还唆使让开车去撞苏悠悠。当时苏悠悠正好和顾念兮在逛街,所以连带着顾念兮也给牵连进来。最后范思瑜那个该死的老娘还在酒吧了大闹了一场,将六子的嘴巴给缝起来了。导致到最后,六子的味觉功能全部丧失……

    不过,这些仇他凌二爷联合了谈老大都已经给报了。他们范家被一锅端不说,连他们的范氏企业也被凌氏给吞并了。

    只是,本来已经退出历史舞台的人,今儿个却突然又出现了。

    而且,恰巧还在这个城市,这凌二爷从中嗅到了别样的味道。

    当然,凌二爷也会评估一番信息的可信度。

    像是范思瑜这样搞的声名狼藉,又家道中落的人,现在想要兴风作浪都难。

    若是这消息从老三的嘴里听到,谈逸泽估计还会觉得应该是墨老三闲来没事唧唧呱呱。可这话却从谈逸泽的嘴中说出话来……

    依照凌二爷对谈逸泽的了解,没有得到证实的事情,就算是自己的兄弟说出来的,谈逸泽也不会随便的转述。

    而现在,这样的话却从谈逸泽的嘴中转述了出来,这证明他已经先一步亲自打探过……

    那也就是说,这个范思瑜还真的打算卷土重来了?

    要是在寻常的时间段,凌二爷自然不会害怕这些气候以尽,蹦达不了多久的蚂蚱。

    可现在,苏小妞即将临盆。

    凌二爷一直担心,在这个时候会出现什么岔子。

    偏偏,在这个时候,这个该死的女人又冒出头来!

    想到她以前对待苏小妞手段的恶劣,凌二爷就觉得有些心惊肉跳。

    不行。

    这一次,他绝对要在这个女人出手之前,先将她给打趴下,让她再也站不起来!

    “要是知道她在做什么,我也不用告诉你了!”

    谈逸泽将自己的外套搭在肩头上,扫了凌二爷一眼便说。

    虽然谈逸泽没有明说,但和谈逸泽兄弟这么多年,凌二爷自然知道谈老大的意思是告诉他:要是他谈逸泽知道这该死的女人要做什么的话,不用他凌二爷开口,他就先把她给打趴了,还用得着告诉他要提防这个女人吗?

    “我知道了。那你也提防着别让小嫂子到处跑。对了,悠悠总喊着要去找她……我都快要拦不住了!”

    对此,凌二爷也很是困扰。

    你说,寻常都喜欢黏在一起的两个人,突然间就让她们这么见不到面,这换成是他们这些大老爷们也有些受不了。

    而凌二爷呢?

    好吧,他就是舍不得他加苏悠悠了。

    小嫂子一直说她的伤势不能让苏悠悠知道,担心她怀着身孕。

    可问题是,现在苏小妞见不到她,成天叽叽喳喳都喊着:“顾念兮,你个小王八,这么多天都不来看姐姐,姐姐要跟你断交。”

    不然就是,“顾念兮,你要是再不来看我,我就跟你绝交了!”

    深刻明白兵体会到苏小妞就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凌二爷知道她想顾念兮想坏了。

    这不,他开始主动劝起谈逸泽,让苏悠悠能和顾念兮见上一面。

    可听到了凌二爷这一番话的谈逸泽,却突然唇瓣勾了勾:“哟,不是说你丈母娘过来了?”

    谈逸泽没有见话给说死。

    但你一看他嘴角带笑的眼眸,就知道他在问:不是说你丈母娘都不给你见苏悠悠么?怎么现在你都知道人家苏小妞的情况了?难不成……

    虽然谈老大不像是墨老三一样,老是说些不三不四的来调侃他,弄得他凌二爷到最后都招架不住,只能乖乖交代。可谈老大的眼神,就是那种你一看就有些畏惧,不知不觉的就将事情都给交代了的那种。

    况且,凌二爷对谈老大的嘴巴还是有点信心的。

    至少,不会像是墨老三这个大嘴巴,时不时的对着周围开炮。只要被他知道一件事情,周围就没有一个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而之后这个始作俑者还一脸茫然的问着你:“我什么时候跟人家说这些的?不,我一定没这么做,是他冤枉我来着。他们就是看我个头小柔弱,好欺负!”

    每次墨老三对着他念念叨叨的哼唧着这些的时候,凌二爷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要抽死他。这么一个一米八几的大老爷们,你也好意思说你柔弱!

    但事实证明,墨老三这个贱人,并不会止步于此,只有更贱!

    “丈母娘要是来就不能见到老婆孩子的话,那也枉费我是你带出来的成员!”

    凌二爷倒也没有明说,不过一句话下来两个兄弟心知肚明的相视一笑。

    也对,像是他们这一类所有技能都有的,那么一扇门你以为就真的能拦截住他?

    开锁,破门而入之类的,都不是问题。

    之所以不选择这一类的方式,而选择铤而走险攀爬窗户,不过是为了给他的丈母娘一个面子?

    好吧,虽然苏妈妈一直口口声声的喊着让凌二爷不要喊她妈,她不是凌二爷的妈,但凌二爷打从心眼里认定了这个丈母娘。即便他知道,当初自己信心满满的捧着的那张结婚证是三十块钱两件套,买二还送一的那种。

    而谈逸泽不敢取笑凌二爷的原因,其实也够简单。

    上次惹得顾念兮生气,直接窝在客房里睡觉,也不给他开门,他不也是从窗户那面进去看她么?

    所以,他们各两个谁跟谁?

    “好好对他们吧,尽早争取把老婆带回去,苏小妞这都快临盆了!”

    女人要生孩子,没有个男人在身边怎么行?

    顾念兮的两次生产,虽然谈逸泽到最后都在场。但临生孩子前的那种恐惧,他知道却不能陪在她的身边度过,到现在他对顾念兮还有浓浓的愧疚。

    正因为有这些经历,所以她一直不想让自己的兄弟也和他一样,一辈子都只能活在愧疚中!

    “差不多了,预产期是下个月。”说到这的时候,凌二爷又问:“谈老大,要不让小嫂子和她见一面吧?”

    再让苏小妞渐渐顾念兮,这丫头嘴皮子都要磨破了。

    最关键的是凌二爷心疼苏小妞那种眼巴巴的等待着,却每天都失望的样子。

    “好吧,回去我跟你嫂子说一声!”说完这话,谈逸泽便率先迈开脚步。

    而凌二爷在琢磨了一番谈老大今天大动干戈的请那么多设计师帮着他看看设计出来的图稿之后,联想到某些事情,便对着谈老大的背影问道:

    “谈老大,是不是婚礼临近了?”

    “差不多!”谈逸泽的嗓音,从前头传来。明明还是和之前一样的声调,但不知道为何,凌二爷却在这个声音里听到了不一样的雀跃。

    虽然他没有明说出来,但他知道谈老大其实自己也非常的期待,能和小嫂子拥有一场真正的婚礼。

    这,才是真正的爱情。

    就算那个人不主动的要求你承诺什么,但你也会心甘情愿的安排好一切,给她一世的承诺……

    “到时候,谈老大可别忘了我。我要当伴郎!还有苏小妞,要当伴娘!”有什么好事,凌二爷总是不会忘记苏悠悠一份。

    因为他比谁都知道,这苏悠悠比哪一个人都希望顾念兮得到幸福。

    除了因为她和顾念兮的姐妹情之外,更因为当初她曾经帮着霍思雨作出假证明,害的顾念兮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颠沛流离的事情。

    一直到现在,苏悠悠心里都有浓浓的歉意。

    所以,这个世界上没人比她更希望顾念兮得到幸福。

    “知道了,到时候会通知你们的!”

    谈逸泽说完了这话,便慢步朝着回家的路走去了。

    这个地方,距离谈家大宅不远。

    就是不好停车。

    为了免得造成这边的交通困扰,谈逸泽特意让罗军宝把他带到了这里。至于回家的路,他要自己走。

    顺便,再绕到前天去过的那个小吃街,给馋嘴的女人买些烤板栗吧。

    打定了这个主意,男人加快了步伐。

    而看着男人将行渐远的身影的凌二爷,也勾了勾唇。

    谈老大,你年少时候经历的磨难太多了。

    所以,请这么幸福下去吧!

    一定要牵好小嫂子的手,一辈子幸福下去……

    ——分割线——

    “妈,吃鼠鼠!”

    聿宝宝这个小祖宗,只要一在家一天都不会安静下来。

    掐着谈老爷子用谈妙文送来的机器给他弄的红薯,这小家伙爬到顾念兮的身边,将一小块放到顾念兮的面前。

    “宝宝,跟妈妈重新说一遍,这是红薯!所以是吃红薯!”

    这小家伙个头长的快,这才两三岁,人家都以为他五六岁。

    只可惜,个头长的再快,这小家伙的说话方式也总会泄露他的年龄。

    而顾念兮为了矫正这家伙的说话声,可是下了不少的功夫。

    例如这个小祖宗现在爬到了她的怀中,闹哄哄的要喂她吃红薯。看着他那双葡萄大眼,顾念兮不知道有多么想将他送到自己面前的红薯给一口吞下去。可她还是不得不耐着性子哄着他较真他说话的强调。

    “吃鼠鼠!”

    “错了,再来一遍……”

    就在这娘俩为了一个“吃红薯”还是“吃鼠鼠”的在沙发上闹得有些僵的时候,大门口传来了谈逸泽的声音。

    “宝宝,跟你说过什么都忘记了吗?妈妈手还没有完全康复,不能要抱!”

    谈逸泽那清越的男音,让在这沙发上闹哄哄的娘俩都呆呆的看着这突然出现在大厅里的人儿……

    奇怪,今天谈少的出现方式,貌似有那个地方不对劲儿。

    一般寻常情况下,这位爷进门前他们娘来都会提前知道的。

    然后,要是两人都想要告状的情况下,他们娘俩会比赛跑。要是各自都有好耍的事情在玩,他们压根就不会理会这谈少的到来。

    可今儿个……

    为什么他进门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察觉到呢?

    难不成……

    啊,对!

    顾念兮想起来了。

    是车子!

    谈逸泽以前回家,他们都是先听到车子的声响,然后才知道这位爷到了。

    可今儿个,他们都没有听到谈逸泽的车子声响。

    这下,顾念兮有些疑惑了。

    “老公,你今天怎么回来没开车?”

    顾念兮想要拉开欺压在自己身上的聿宝宝。

    这小家伙,别看他小,可分量真不小。

    这样压在顾念兮的身上,都让她这个当妈的快要动弹不过来了。

    可这,本来顾念兮打算拉开的小家伙,在反映过来门口站着的是他敬爱的谈少之后,立马化身为雀跃的小鸟,直接就从顾念兮的身上离开,蹦向谈逸泽的怀中。

    看着如同鸟儿一般从自己的身边跑开的聿宝宝,顾念兮真怀疑当初到底这孩子是不是从自己的肚子里蹦达出来了。

    “有点事情,就让小宝送我到这附近了!”谈逸泽这边才回答完顾念兮,他身下已经有个闹哄哄的小家伙在围着他的裤腿转悠了。

    见他一直都没有理会,小家伙还意图从他的裤腿上向上爬。

    还好今天自己的腰带系着,不然谈逸泽还担心这小家伙会不会将他的裤子给扯了。

    看着他卖力攀爬的劲儿,谈逸泽只能半蹲下去,将这臭小子给提到自己的肩头上坐着。

    一到了最喜欢的那个位置,能将这个大厅里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的,聿宝宝又笑嘻嘻所谓了。

    然后,这个小家伙就把自己认为最好吃的东西,往谈逸泽的嘴巴凑。

    看着这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红薯,以及拿着红薯的那只胖乎乎小手,谈逸泽一时间有些皱眉。

    好吧,除了顾念兮给他吃的东西,他还真的没有吃过这样别人喂过来的东西。

    不过看着脑袋上的那双葡萄大眼里的期待,谈逸泽又不忍心拒绝,只能耐着性子问道:“宝宝,我吃了这玩意,你以后要记得妈妈的手还没有好之前,千万不可以碰到妈妈的手,知道吗?”

    像是为了尽快能将自己自认为是世间美味的美食供奉给谈少,聿宝宝连连点头。

    然后,谈逸泽深呼吸了一口气,就着那只胖乎乎的小爪子将他手上的红薯给吃了。

    “甜……”

    聿宝宝貌似还跟谈逸泽介绍着什么,小手一个劲儿的挥舞着。

    “是啊是啊,很甜!你这臭小子,就会哄我开心!”

    嘴上虽然不像是很领情,但谈逸泽的嘴角都快要到眼尾的位置了,你觉得他能不开心吗?

    而看着这对父子在边上的互动的顾念兮,差一点泪奔了。

    宝宝,你手上的那块红薯不是要给我的吗?

    为什么转眼之间,连我的同意都没有就给送进了谈少的嘴巴了?

    呜呜……

    顾念兮用眼神哭诉着自己的不甘。

    只是一旁只顾着乐呵着的聿宝宝,早已将这些抛到脑后了。哪还记得,这红薯当初自己要给谁的?

    “兮兮,我这才一进门,你瞪着我做什么?”

    谈逸泽看到顾念兮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那样子像是恨不得将他谈逸泽给痛扁一顿泄愤,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刚刚吃了什么东西!”

    “没啊……啊对了,刚刚就吃了我儿子给我的红薯!”

    谈逸泽还以为是自己身上的板栗味道被察觉到了,可看顾念兮的那个架势又好像不是。

    要是她知道他谈逸泽的身上藏着板栗的话,早就过来抢了。哪还会在那边傻乎乎的干瞪眼?

    “吼吼……你还好意思说出来!”

    在顾念兮看来,吃了本来儿子给她顾念兮的红薯的谈逸泽,现在就是在朝着她顾念兮得瑟。

    “我怎么不好意思说出来?我儿子给我的啊!只吃了一块红薯,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情!”

    无端端的一进门就被小妻子给各种冷眼挤兑的谈少顿时危机感十足,赶紧扛着儿子来到顾念兮的身边落座,好说歹说的劝着。

    只是很明显,吃醋的人可是不会理会吃一块红薯不是十恶不赦的大事情。

    看着谈逸泽嘴边还粘上的那碍眼的红薯,顾念兮就来气。

    “你还好意思说!一进门就将他给我的东西都抢了!”顾念兮说到这的时候,一旁的聿宝宝骑在他家老子的头顶上,还一个劲儿的想用着他胖乎乎的享受勾着顾念兮,像是邀请她也跟着他一起到谈逸泽的肩头上玩。

    可眼下正在气头上,顾念兮一看到聿宝宝肥嘟嘟的小爪子就觉得碍眼。

    刚刚可是这只小爪子把本该属于她顾念兮的那一份给喂到了谈少的嘴里的。

    拉着儿子的小手轻咬了一口,顾念兮嚷嚷着:“你也坏。你的心里只记挂着你爸,一样不是什么好鸟。我都开始怀疑当初怀胎十月的是你家谈少了!”

    到这,谈逸泽也总算是明白了,他一进门为什么受到小妻子各种挤兑的原因了。

    敢情,他误入地雷区了?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现在还在他的头顶上耍着他的耳朵玩!

    “臭小子,你讨好你妈的东西就不应该拿来给我啊!你看看,你妈现在生气了。要是待会儿她不要了咱们俩,到时候可有你哭的!”虽然很感动自己在儿子心目中的地位,可看顾念兮那个腮帮子鼓鼓的样子,谈逸泽又心疼了。当下一向奉行妻子第一,儿子倒数第一的谈逸泽,赶紧将脑袋上还在乱哄哄的闹着的聿宝宝给拉了下来,放在自己的怀中教育着。

    只是后者对于谈逸泽的教育,一点都不感冒。除了照样揪着谈逸泽的大手玩,还偶尔扬起头来对着谈逸泽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臭小子,给我端正态度!”

    谈逸泽戳着这小家伙的脑袋。

    可后者仍旧用可爱的笑脸对着谈逸泽,证明这一辈子要谈聿小爷端正态度,难了!

    而这一幕,也气的某个小女人抓着谈逸泽的手咬。

    看着接连咬了他们爷俩,没有半点悔恨之意的小女人,谈逸泽只是感觉儿子闯祸的本领实在太彪悍了。

    连他妈都给气成这样!

    “好了,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我可是会心疼的。来,我儿子没有把红薯给你,我把板栗都给你,成吧!”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一袋板栗,还热乎乎的,递到了顾念兮的跟前。

    好吧,今天他是藏在衣服底下的。到现在,还热乎着。味道不知道是不是被衣服掩盖住,还是因为这娘俩一直都在闹矛盾,所以没有闻到。

    所以直到看到了板栗,这娘俩的眼珠子都直了。

    聿宝宝赶紧伸出小爪子,要吃!

    不过这回顾念兮的动作比他还要快,直接就将谈逸泽手上的整袋板栗都席卷了过去。

    而看着自己的小爪子抓空的聿宝宝,心不甘情不愿的拉了拉谈逸泽的手,又指了指自家老妈手上拿着整袋板栗的方向。那感觉就好像在跟谈逸泽哭诉:谈少,帮我抢过来!

    只是对于宠妻如命的谈少来说,老婆的喜好不能剥夺。

    所以儿子的要求,他都会暂时屏蔽。

    无视儿子那双肥嘟嘟的小爪子,谈逸泽看向顾念兮。

    后者,整个嘴儿都塞满了板栗,圆嘟嘟的。

    看着她那个样,谈逸泽笑着说:“放慢点吃,又没有人跟你抢!”

    “你没有看到,你儿子眼睛都直了,要过来跟我抢了吗?”

    顾念兮一边嚼着板栗,一边含糊不清的回答着。

    而后者听到顾念兮的话之后,只是爽朗一声笑,答曰:“放心,有老子给你撑腰。我儿子也不可能抢走你喜欢的东西!”

    这下,某个小女人今天所有的不满都消失了。

    倒是呆在谈逸泽怀中的聿宝宝,郁闷了。

    看来,在他家老子的眼里,他谈聿小爷是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了!

    ——分割线——

    这一天,苏悠悠念叨着让妈妈放她下楼去转几圈。

    看着最近一直闷闷不乐,终于难得提出要出去走一圈的苏悠悠,苏妈妈自然也非常爽快的答应了。

    不过看了一看苏悠悠那个硕大无比的肚子,苏妈妈有些担忧的问着:“要不,妈陪你下去吧?你看你现在的身子这么重,还是小心为妙。”

    人家怀孕都会长肉!

    可苏悠悠倒是好!

    她这身子,压根就一点肉都没有长。唯独肚子,一直都用诡异的速度成长。

    “妈,就是在小区楼下走走而已,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您还是去休息一下吧,我自己带个钥匙,在楼下走累了我就回来!”

    苏悠悠说着。

    其实,不是她不想要妈妈陪着她。

    而是,她知道妈妈最近这一阵子一个人照顾挺着个大肚子的她,其实也累得慌。你看看,过来没有一阵子,妈妈就明显的瘦了很多。而眼圈的下方,更是出现了一层黑。

    这明显是睡眠不足造成的!

    担心妈妈的身体被自己拖垮,苏小妞是想借着自己出门散步的这段时间能让苏妈妈好好的休息下。

    不然她一直都呆在这个家,妈妈就一直忙着给她做吃的,然后提醒她要睡觉要干嘛……

    “那……好吧。带把手机吧,太累的话打电话给妈,妈下去接你!”

    “好嘞!”

    临出门前,苏悠悠听到妈妈的这话,鼻尖酸酸的。

    不管妈妈怎么固执,她的出发点都是为她苏悠悠好。

    这一点,苏悠悠能够体会到。

    也只有当妈的会担心散步,会累坏了她!

    从公寓出来,苏悠悠乘坐电梯,很快就到了楼下的花园。

    今天天气还算不错,没下雪风也不大。

    不过所谓的花园,现在所有的植被都被冻的掉光了所有的叶子,一副没有生气的样子。

    苏悠悠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的花园。

    感觉,像是末日要到来的垂头丧气样。

    她苏悠悠喜欢的,是那种就算在寒冬,依旧能笑着应对如此恶劣环境的植物。

    犹记得当年在凌家大宅的时候,他们加后院也有这么个花园。

    不过,那个花园到了冬天,照样有花绽放……

    据说,那是梅花。

    听凌家里的佣人说过,以前后院里是没有这梅花的。

    后来,在迎娶苏悠悠的那一年,凌二爷特意让人给栽上去的。

    也听说,当年要将那一块地方所种植用来打高尔夫的小草给移除,栽上梅花,凌二爷可没少挨凌耀的揍。

    凌二爷为什么会突然要在家里种梅花呢?

    以前,苏悠悠总是想不明白。

    但今天,她貌似记起来了。

    那是她和凌二爷相识的第一个冬天。

    那一天,闲来没事的凌二爷,穿着一件五彩斑斓的羽绒服,活像是只花孔雀似的,笑的一脸的猥琐出现在苏悠悠的面前。

    对了,当时凌二爷去找她是做什么的?

    啊,对了。

    那个二货说了,那一天天气太冷了。

    最适合的就是抱着个美女在床上滚床单。

    不过暂时没有找到合适的美女人选,只能委屈的来找她苏悠悠凑个数了。

    当时,苏悠悠还记得,她总会骂凌二爷,要是真的那么勉强的话,他就不应该出现在她苏悠悠的面前。

    只是到现在,苏悠悠貌似弄懂了凌二爷为什么老爱出现在她面前的原因了。

    多少,有点爱意在里头吧?

    虽然嘴上从来没有饶过她苏悠悠,虽然每次见面都少不了一顿奚落,但他却从来没有真正的伤害她苏悠悠。

    犹记得那一天,她苏悠悠也是站在医院里的花园,对着一地枯萎了的花草无限哀愁。

    然后凌二爷就特别猥琐的问了:“小妞,这天本来就冷了,你要是再冷着一张脸,就更冷了。到时候你凌二爷可就承受不了你的寒气,抱着你滚床单了!”

    “……”

    当时,苏悠悠一直都没有反映。

    而凌二爷也只能无奈的恢复正常,问道:“你到底怎么了?”

    “花儿草儿都死了!”

    “苏小妞,这样哀哀怨怨的可不是你的风格。看的太尼玛的让我牙酸,知道不?”

    凌二爷的意思是说,太过哀怨的苏小妞不好啃。

    只是寻常一逗都会贱嘴的和他凌二爷对骂的苏小妞,那一天却无比安静。

    然后,凌二爷貌似被苏小妞的情绪感染,开始给她讲起了自己的人生哲学:

    “苏小妞,这有什么。花儿草儿,到冬天都要死。早死玩死都是死,倒不如趁着还活着的时候好好风流!”

    好吧,如果风流也算是哲学中的一种的话,那凌二爷绝对是哲学领域的专家!

    “谁说冬天花儿草儿都会死?梅花就不会!我记得,梅花在冬天绽放的时候最美了……”

    猛然间,苏悠悠才回想起那个冬天的傍晚,她对着那个猥琐的凌二爷说的话,也意识到他为什么会在凌家的后院里栽上梅花的原因了……

    若不是有一点点喜欢上,高傲的凌二爷也不至于会为了她,甘愿被凌耀打,为她在花园里种上她最喜欢的植物……

    “坏家伙,为什么当初不直接告诉我?那些,都是为我种的?”

    在光秃秃的花园里漫步,苏小妞一边嘟囔着。

    只不过,这样哀哀怨怨的确实不怎么符合她苏悠悠的风格。所以,很快这个院子里便传来了一阵杀猪般的歌喉声:“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而当听到这苏氏彪悍歌喉之时,六子正按照凌二爷的吩咐,蹲守在苏小妞的公寓附近。

    不过因为天太冷,六子这两天基本上都窝在车子里开着暖气。

    若不是听到了苏悠悠这歌喉声,六子都不愿意探出头来。

    看到果真是那个不走寻常路的大肚婆,六子开了车门下来,还顺手从副驾驶的位置上拿了些东西。

    “苏小妞,你的东西我还真的给你拿来了。所以求求你行行好,别再摧残我的耳朵了,行不行?”

    六子一直都不明白苏悠悠的嗓音挺不错的,唱正经歌也挺好听的,为什么乱哼这么些乱七八糟的歌曲就这么难听。

    捂着备受摧残的耳朵,六子将手上的东西递上前。

    “什么东西?”

    苏小妞停下了撕心裂肺的歌喉,盯着六子手上的东西,没有拿过去。

    那是个黑色的袋子,里面装着类似于木棍的东西。

    “好东西!”六子朝着苏小妞眨巴着眼睛,像是在暗示着什么。

    可六子可能不知道,眨巴眼睛什么的,最好还是不要由长的一脸猥琐的人来做。

    不然……

    不然后果就是这样!

    “算了吧,要是有好的东西你肯定是留着自己用了,还怎么可能轮得到我!”

    苏小妞哼哼唧唧着,又说:“再说,我都不知道你里面放着的会不会炸药!”

    “苏小妞,你别用你那小肚鸡肠这么想我行不行?再说了,这玩意可是你加凌二爷整来让我拿给你的。不然,你以为我六子吃饱了没事,就守在这里给你送这玩意?”

    六子不由分说的拉开苏悠悠的手,将自己手上的东西塞到了苏悠悠的手上。

    虽然整个过程粗暴了一些,但他也好歹算是顺利圆满了完成了人家凌二爷交代的任务。

    “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自己拆开不就知道了!”

    六子显然不是解答问题的高手。

    而苏小妞就带着半信半疑,将那个黑色的袋子给打开了。

    出现在袋子里里头的东西,让苏悠悠的整双杏眼,都瞪得直勾勾了……

    躺在这个黑色袋子里的,不正是刚刚出现在她苏悠悠记忆中的梅花吗?

    看这花蕊和花瓣都保持着很好的颜色和光泽,应该是刚刚采摘下来不久。

    而六子说了,这是凌二爷给她的。

    这也就是说,这些都是凌二爷亲自采摘下来的?

    望着手上的那些梅花,苏小妞一时间没有说上一句话。

    而六子在看到苏小妞已经看清楚了袋子里的东西之后才开口说着:“二爷说了,这玩意当年是为你栽下的。今年,花蕊也特别多。担心花期不知道会不会太短,你看不到。所以他摘了一下下来,说是给你看看。”

    透过六子那平淡的语气,苏悠悠仿佛看到那张妖孽脸孔。

    那妖孽,笑的倾国倾城的对她说:“苏悠悠,这片薰衣草是我为你种下的……不管别人出多少价钱来买,我都不卖!”

    为了她苏悠悠,他曾经不惜花费巨资种下一大片的薰衣草。

    为了她苏悠悠,她曾经也和家里的人反目成仇过。

    为了她苏悠悠……

    其实,在六子告诉她这些之前,苏悠悠已经想过凌家大宅子里的那些梅花就是他为了她种下的,她明明已经做好了无数的心理准备。

    为什么还是在从别人的嘴里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溃不成军?

    苏悠悠想不明白……

    而她的眼眶,早已变成了粉色……

    只是,苏小妞却不知道,自己突然上涌的泪意,吓得六子六神无主。

    “别啊苏小妞,我记得我刚刚没有挤兑你吧。你可别哭啊,要是让二爷知道你哭了,那我的皮可就要绷紧了!”

    “苏小妞,你行行好啊!我刚真的没做什么事情,你别这样好不好?不过是给你拿些梅花,又不是给你送菊花。你别这么对待你六子哥成不?”

    “苏小妞……”

    不管身边的六子唧唧歪歪的念叨着什么,苏小妞貌似都没有听进去。

    苏小妞只记得,这个傍晚她终究还是哭了。

    对着手上的那些梅花,哭的鼻涕四溅,残暴至极……

    ——分割线——

    接收到舒老夫人的死讯的这一天,正好下着大雪。

    因为顾念兮怕冷,所以从早上起来开始,谈逸泽就将一件件的厚衣衫往女人的身上套着,也不管她愿意不愿意。

    “老公,我感觉我现在就像是个球!”

    谈逸泽给里三层外三层的套够了衣服之后,顾念兮感觉自己的行动都变得有些迟缓了。索性,她躺倒在大床上滚着。

    刚刚醒来,也被谈老爷子包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的聿宝宝,也赶来这个卧室凑热闹,跟着妈妈有模有样的在床上滚着。

    “你们娘俩都差不多!”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自己开始穿衣裳。

    今天是是和凌二约好,要带顾念兮过去苏悠悠的那边。

    所以,知道自家老婆怕冷的谈逸泽,早就给她床上最厚最保暖的衣衫。

    而自己,其实也没有觉得多冷,就随便套了保暖内衣,外加件外套。

    穿戴整齐,确定自己的着装没有任何问题之后,谈逸泽这才转过身来。

    不过一转过身,谈逸泽看到了身后那张愤怒的脸蛋。

    “又怎么了?”

    谈逸泽看着顾念兮正瞪着他,索性伸手掐了掐她的脸蛋。

    “你说我跟我儿子一样?”

    顾念兮控诉着。

    “他是你生的,不跟你一样,难道还和别人一样?”

    对于顾念兮突然的恼怒,谈逸泽有些摸不着头脑。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还是谈逸泽第一次如此清楚的体会到!

    “哪能一样呢,他那么胖,我没有那么胖好不好?你这么说,我很怀疑谈少嫌弃我这个生了孩子,身材走样的老婆!”

    虽然最近养病爪,长胖了一些些,但顾念兮坚决不肯承认自己和聿宝宝那个肉球一样!之所以后面加上那一系列的话,不过是女人耍小聪明,用这样的方式提醒谈逸泽她顾念兮为他生育过孩子。

    而某个还在床上玩耍的小胖子,压根都没有发现自己被嫌弃了,还玩的不亦乐乎。

    “好好好,你没有他胖,算我说错了好不好!都穿好了,我们下楼去吧!”赔不是外加点头哈腰,讨得这个女人欢心之后,谈逸泽便一手抱着聿宝宝,一手搂着顾念兮的腰身下了楼。

    此时,谈老爷子扫了从楼上下来的三人一眼,便继续看着今天的电视新闻。

    顺着谈老爷子的视线看去,谈逸泽发现电视机频幕上正在播报一条消息:

    “今天早晨,在XX路XX道的步行街附近溪流,发现一具女尸……”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闪婚之谈少的甜妻》不错,请把《闪婚之谈少的甜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闪婚之谈少的甜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3/3872/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闪婚之谈少的甜妻版权归作者律儿(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