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七十章 皇帝也算计

  
    “母后此言差矣,皇上的考量,终究是有皇上自己的安排,这情真意切,也难免的,会被有心人的恶意为之而令得有情人难成眷属。”皇后对于太后的话,只是噙着笑容,这无论是如何回答,都必然会得罪一方,而目前,这太后已然自作主张,皇上再愤怒,只怕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自己,若是站在了太后那边,对于自己,绝对不是明智之举,只是,这得罪太后,自己要顾虑的,就是这颜惜在后宫的风风雨雨了。

    虽然不知道太后算计着什么,当时纳昕儿,也做好了,随时随地被太后为难的准备了。

    果然,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这皇后倒是夫唱妇随,只是,据哀家所知,这朱颜惜,可是纳府的血脉,哀家以为,都是血脉相连的秉性,至少是流淌在骨子里的,这才自作主张地,莫非,是哀家,对纳府血脉过于信任了?”

    对于皇后的回答,自己本就不在意,这故意询问,不过是要羞辱这个,一直与自己作对的皇后,纳府一脉的贱人,而随着太后的话语,纳昕儿的脸上,却并不见丝毫的改变,“母后所说纳府血脉,还请恕儿臣愚钝,实在是不明白。”

    冷冷地看着皇后,太后的脸上,带着讥讽“这纳府,尽出才女,也养出了尽是痴情贤淑的纳府儿女,哀家信得过皇后的秉性,以为这朱颜惜,也必定是忠贞不二的,就和她的娘亲一样,至死不渝!”

    皇帝,在太后的话语中眯起了眼睛,纳昕儿明白,这纳云儿与朱将军伉俪情深的传说,曾经沸沸扬扬,在太后的故意散播下,成为了皇帝心里的痛,而这样的话语,何尝不是拐着弯子地,对自己的姐姐的讥讽,以及对颜惜扣下了帽子,若是朱颜惜因为日久生情,辜负了拓跋元穹,只怕,便会成为这水性杨花,见异思迁的不贞不洁的女子。

    “太后谬赞了,儿臣的姐姐,也有着太多的无奈,有些痛,儿臣想,她可能至死,都只能烂在肚子里,留在心里自己细细品味,儿臣相信,这太后娘娘也应该是了解的,有时候,这举案齐眉,都是出于无奈,只可惜,姐姐躲了本宫十几年,本宫最终,仍旧无法去见到姐姐最后那一面。”似是悲从中来,纳昕儿拿起手绢,轻轻擦拭着泪水。“如今,颜惜入宫,本宫这才见到颜惜,才情不逊色于姐姐,本宫私心的希望,能看颜惜有情人终成眷属,所以,也深深明白,皇上这样做,为的,不过是太多的,防人之心。母后这样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母后还是和二十年前一样”

    “皇后说的,正是朕的顾虑,怎么?母后还想一手遮天,重蹈二十年前的覆辙不成?”皇帝的怒气,丝毫不打算压抑着,在纳昕儿的话语中,那份美好,还有被太后如何的亲手扼杀,那样的痛,再次在心里的最深处,刺痛了起来,“朕不怕告诉母后,如今,这天下是朕的,朕是不会,要朕二十年前的遗憾,在元穹身上重新出现,母后你,最好别在激怒朕!”

    “皇帝,你和皇后,都已经过去这么久,怎么就还是这样的固执,哀家所做的,不过是为了贵竹国,为什么你们,就是这样的敏感谨慎,多疑固执呢?”原本以为,这重提旧事,皇帝会对朱颜惜重新审视,怎么都不曾想,只是这样简简单单的几句,就令皇帝如此的怒不可遏,究竟,这朱颜惜,都做了什么,能令皇帝对于这个,别人家的孩子,如此的上心!

    “母后这话,儿臣惶恐,放不下的,只怕的您老人家。儿臣与皇上,正是因为放下,这才召朱颜惜入宫,为的,就单单纯纯只是为了,看看元穹这孩子,难得动心的人,是不是真的,可以成为我皇家儿媳,只不过,这无贺太子的突然介入,令儿臣与皇上,预料不到。”纳昕儿安静地回答,而对于太后的目光,直接的视而不见,傲慢的脸上,不见丝毫对太后应该有的尊重。

    “既然如此,哀家就不明白,为什么,皇帝与皇后,对于哀家这利国利民的退让,有何不满!”

    “回母后的话,那是因为,元穹对于颜惜的爱过于浓烈,这皇上与本宫,都担心会有有心人,以红颜祸水为名,将朱颜惜,送至别人的怀里,或者是下药,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也是应该的,母后觉得呢?”纳昕儿好笑地看着太后有苦难言的表情,继续刺激到“何况,元穹作为皇上最心疼的孩子,若是有个万一,要皇上如何承受呢”

    “昕儿说的,正是朕担忧的。”

    “皇帝,这江山为重,若是元穹这样的为了一个女子如此行事,只怕,这储君,万万是要不得。”原本就属意于拓跋巍君的太后,笑笑地摇头,望着皇后的眼睛似乎在挑衅道,你这样,正中哀家下怀。

    这皇帝最为宠爱的儿子,太后对于拓跋巍君的喜爱,皇后对于拓跋元穹的扶持,早就在这深宫中不是什么秘密了,原本以为这皇后会惊慌失色,岂料,皇后安然地笑笑,倒是皇帝,变了脸色。

    “情有独钟,朕不认为,这有何不可?”皇帝的话,令太后暗暗吃惊,莫非,这皇帝,还真的想将皇位,传给拓跋元穹?

    “皇帝,帝王家,最要不得的,就是这情有独钟,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的身家性命都可以不顾,岂不是要为了这红颜祸水,罔顾天下?”太后急忙劝着。

    “朕倒是觉得,没有问题,哼,朕何尝不是,曾经情有独钟过。怎么,母后是觉得,朕也是不怕这天子之位吗?”皇帝咄咄逼人地回应着,犀利的眼神,带着不满的怒火,直逼太后。

    不曾想到,这皇帝会这样回应,太后突然有些无所适从地:“皇帝,你这是说什么话?”

    “朕也曾经和元穹一样,为了爱奋不顾身,如今,朕即使是九五之尊,不也是将这贵竹国打理得有条不紊,情有独钟与这天下,莫非母后觉得,朕这天下,治理不当?”毫不客气的质问,令太后说不上话,而眼里的刺痛,纳昕儿知道,自己的夫君,自颜惜的一曲画舞及眉心坠出现后,被尘封的记忆,波涛汹涌地冲击着,记忆有多美好,这心,就有多痛,只可惜,这太后最为失算的,是来着长乐宫兴师问罪前,自己与皇帝,对颜惜做出的决定。

    一个时辰前,上书房

    当自己探望颜惜时,皇帝也前往和苑探视,而聪明的颜惜,果然懂得,如何将自己,置身事外,寻求安全的庇佑,自己选择将这前尘往事告知,果然是对的。

    “臣女见过皇上!”

    “颜惜不必多礼,皇后是你的姨娘,朕,亦是你的姨父,不需要如此多礼。”

    “谢皇上~”朱颜惜咬唇,眉头紧锁令皇帝,主动开口道“颜惜可是有何心事?”

    朱颜惜不语,纳昕儿却皱眉道“皇上,臣妾正和颜儿说道要她搬去臣妾的未央宫养伤一月,待手臂可以活动,在送颜儿回将军府,唉~”

    皇后的表情,也令皇帝困惑地“昕儿,有话直说”

    福了福身,纳昕儿说道“据说,这太后娘娘已经允诺,要颜儿在宫里,照顾无贺太子至太子痊愈,臣妾,很是担心。”

    “哦?”挑了挑眉,拓跋明翰看着朱颜惜“颜惜,可有此事?”

    “回皇上,颜惜也是听太子说的,只是,颜惜有些苦恼。”朱颜惜一脸的无奈,清冷的眼睛,望向皇帝时,眼里的无奈,撞击着皇帝的心,朱颜惜眉间的翰心坠,与纳云儿相似的眼神,尽管脸蛋不似,却极其神似,撞击的心,不可抑止地刺痛。

    “颜惜不愿意?”

    “回皇上,颜惜不敢,太后有命,颜惜只当服从,只是~”朱颜惜皱眉,低低地低下了头“颜惜实在是害怕,这若不是王爷,颜惜已经死在了天牢,这~”

    看似纠结的朱颜惜,令皇帝皱起眉头,思及朱颜惜这被害的原因,皇帝眉间的皱纹,更加深了起来,“颜惜可是想出宫?”

    “皇上,颜惜不怕留在宫里,却怕自己一不小心,死了都不能解去自己内心的困惑,原本答应王爷进宫,内心,也只是是想求证一事,如今,这惊涛骇浪,实在惶恐不安。”跪下的朱颜惜,递上了一块金子,满眼愁云。

    “这?”皇帝皱眉,而皇后,早在朱颜惜的那次谈话里,已然知道了颜惜的计算。

    “娘亲的死,原本以为是自尽,只是,在颜惜为娘亲最后梳妆,却在娘亲的屋内,找到了这个,颜惜知道,这是后宫贵人们的俸例,才有的,颜惜一直在想,娘亲为何语重心长地,将自己一直收藏着的眉心坠和玉佩交给我,却突然地自尽,所以,颜惜怀疑娘亲的死,不是这样的,可是,实在不明白,会是什么人,想要娘亲死”

    朱颜惜如泣如诉地,极尽详细地将母亲对交予自己东西的珍视还有如何死去的惨状交代着,而皇帝的脸色,难掩悲痛之色,在得知了皇帝对母亲的情义,加之拓跋元穹的反复反复,自己便知道,这求人,不如求己。

    朱颜惜心里苦笑,对于自己的添油加醋,自己不认为有何不可的,要在这后宫留下来,就必须掌握着主动权,自己,不能依靠任何人,任何人都会变卦,就如同拓跋元穹,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主导者,只要利用好皇帝的心疼,自己,自然可以安枕无忧。

    朱颜惜伤心的“若是要颜惜在宫里照顾太子,只怕无暇他顾,一来,若是真是有人害死娘亲,颜惜是不是,送羊入虎口?二来,颜惜无能调查娘亲的死因,只是照顾他人,颜惜觉得自己,也是不孝无能。”

    盯着朱颜惜许久后,拓跋明翰这次沉声道:“颜惜暂且放宽心,这里的一切,有朕和皇后做主,你就先安心在这养好身体,朕必定,会给你主持公道的。”

    尽管皇帝没有多余的话语,朱颜惜却知道,自己这一次,赌对了。

    长乐宫内,纳昕儿看着剑拔弩张的皇帝和太后,暗暗发笑,太后这个老太婆,只怕,逍遥的日子,要变了。

    陪同怒气匆匆的皇帝离开了长乐宫,皇后一边安抚皇帝的情绪,也一边旁敲侧击地,引导皇帝的思想。

    随着纳昕儿叹气声的响起,皇帝停下了步伐“昕儿,你怎么看?”

    “皇上,臣妾担心的,可能和皇上不一样,臣妾不只是担心无贺太子,更加担心的,是云绮郡主和太后。”纳昕儿无奈地抬起垂下的双眼。“这,这云绮郡主深得太后喜爱,据说今日一回宫,便去和苑,说了什么,臣妾不知道,只是,这无贺太子,似乎将人给请了出来,而元穹,也是一脸的怒气,只怕,这从中有所变数,也害怕,若是姐姐真的是被宫里人迫害,颜惜岂不是,在这漩涡里面,危机四伏?”

    “哼,那也要问问朕同意不同意,朕还奇怪,为什么云儿死前写书信给给朕,是那么隐晦地写给你来转交,只怕,云儿的死,也是不单纯,朕甚至怀疑,岚儿的死~”皇帝沉思着“昕儿,朕想,把这事,交给你来办,你觉得呢?”

    风轻轻吹过,皇后的脸上,在皇帝离开后,笑得诡异。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霸爱之心机嫡女》不错,请把《霸爱之心机嫡女》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4/4324/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霸爱之心机嫡女版权归作者蝶舞依雪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