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一十一章 回击

  
    当拓跋元穹回到颜惜的寝室,只见楠娴一脸的担心,无论说什么,都是那样的神情,心里,泛起心疼,换做是谁,都无法接受吧?

    自己是亲眼目睹了朱将军被于无垠派来的杀手刺杀的时候,颜惜的在乎是那么的明显,而自己的亲生父亲却对于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情,到如今才发现,自己也恨错了人,心里的难受,无法接受也是正常的。

    “王爷!”楠娴福身,脸上,也是布满担忧,自己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小姐,不悲不喜,无痛无哀。

    拓跋元穹嘴抿得紧紧的,朝着楠娴点了点头,挥手示意楠娴退下。

    按照穹王爷的指示,楠娴恭敬地,退了下去…

    落座在朱颜惜的身旁,拓跋元穹叹了叹气,伸手将朱颜惜,搂入了怀里,轻轻拍了拍颜惜的后背,压低的声音,带着温柔轻哄:“颜儿,我知道,你难受~可是颜儿,逃避,不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

    尽管朱颜惜没有什么反应,可是,依旧微微轻轻颤抖的身子,令自己知道,颜惜是听得进去的,只是不愿意面对而已。

    “颜儿,这一切,虽然是知道了太后所为,可是,很多东西,都还是有些谜团不是吗?你甘心,就这样下去吗?何况,就本王对我父皇的了解,太后,即便是被软禁,也还是太后,即便她再有不是,只怕,这血浓于水的,必然会留太后一命的,颜儿,你甘心吗?”

    拓跋元穹这样的一席话,令朱颜惜眼里,有过波动,拓跋元穹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一丝一毫的线索,转过朱颜惜的脸道“本王知道,最打击你的,是你父亲的事情,可是,有些东西,你难道,甘心是由如此偏执的太后,说出来吗?”

    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朱颜惜微微松动地,咬着下唇,许久后,这才叹出了一口气,只是,也是这样的一声叹息,拓跋元穹的心,也才稍稍放下来,捧起朱颜惜的脸,拓跋元穹只是轻轻地,吻上了颜惜的额头,便将她搂在了怀里。

    “颜儿,你还有我。”似乎不习惯说着这情话,拓跋元穹的脸,有些不自在。

    “唉~”朱颜惜听着拓跋元穹的话语,摇了摇头“王爷,你什么时候,知道我中毒了?”

    “自本王,在你惜苑搂着你睡了的那一天。”拓跋元穹提及朱颜惜的毒,眼里的冷意,也骇人得很,在他看来,无论是谁对颜惜做的,都罪不可赦。

    拓跋元穹将腰间的佩玉,递给了颜惜,只见原本洁白的美玉,在朱颜惜的手里,渐渐染上了墨色,朱颜惜叹了叹气,将玉递还给了拓跋元穹,左手,覆上了拓跋元穹给的手链,抬眼望着拓跋元穹,却没有开口。

    拓跋元穹点了点头,牵着朱颜惜的手解释道“这个,是天兰国的辟毒明珠,有毒的人,戴在身上,可以抑制毒性,而若是体内本身无毒,自然的,也就会在遇到毒物的时候,和这玉佩一样,泛起这颜色~”

    朱颜惜闻言,皱了皱眉,自己没有记错,这辟毒明珠和这玉佩,都是皇贵妃唯一留下的东西吧,这两物件,可是当今天下,举世无双的东西。

    看着朱颜惜皱眉,拓跋元穹笑了笑,“这些东西在珍贵,都不如眼前人珍贵~”

    只是,朱颜惜却闻言,低下了头,“王爷,颜惜值得吗?你背后的伤口,是为了解毒而去了毒瘴山?”

    朱颜惜已然知道,拓跋元穹也不欺瞒,点了点头,“人各有志,本王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

    “王爷…唔~”朱颜惜瞪大了眼睛,此刻的拓跋元穹,竟然欺身而下,霸道地,堵住了自己想说的话。

    “颜儿,你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闭眼的吗?”满意地自颜惜的唇上离开,拓跋元穹笑道。

    只是,即便是如此的故作轻松,却也没有令朱颜惜的心情好上多少,反而,思及太后的话,朱颜惜有些沉重。“王爷,颜惜的时间不多,可是,颜惜却自私地,隐瞒你,你不生气吗?”

    “若本王在乎,还是颜儿所在乎的人吗?”拓跋元穹反问道,相视之中,朱颜惜已经明白了,拓跋元穹的答案,闭上眼睛,任由自己的头,靠在拓跋元穹的肩上,就让自己,自私这么一回吧。

    而很快地,皇帝的旨意,也晓谕六宫,内容,也不外是太后晃有顽疾,自即日起,各宫无需请安探视,叨扰太后静养之类的,消息传到了和苑,朱颜惜握紧的拳头,眼里,大有悲愤的情感在躁动。

    “王爷~”朱颜惜轻唤。

    “嗯?”

    “太后是王爷的祖母,颜惜有些事情,顾不得那么多人的感受”朱颜惜的言下之意,自然是直指出自己,对于太后,或者会有什么事情,而这些事情,是她,无法面面俱到去顾忌的。

    “战场无父子,这后宫,更无多少亲情,本王只有一句话,无论你做什么觉得,都有本王在。”拓跋元穹的话,令朱颜惜感动,只是点了点头后,便沉沉睡了过去。

    接连几日~

    朱颜惜似乎恢复了往常一般,除了宫正司处理要务,便哪里都不去。

    只是,别人不知道的是,朱颜惜此刻,正忙碌着,对着这探子们传递回来的,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一阵研究。

    十日后

    朱颜惜带着楠娴,来到了长乐宫,看着这个气派的宫殿,再走进去,看着这些伺候的人,朱颜惜就难掩内心的不甘,自己就知道,这太后,怎么可能是那么容易就解决的。现如今,她是没有权了,是禁足了,可是,她却依旧享受着太后的待遇,太后的一切!

    不过…

    朱颜惜勾起笑容,皇上不能解决太后,可不意味着,太后不能自杀!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朱颜惜的宗旨,如今,既然是太后是始作俑者,那么,自己就绝对,会要这太后,也自杀!只有这样,才能算是对母亲公平公正。

    推开了长乐宫正殿的门,朱颜惜笑得天真地“颜惜见过太后!”

    “呵呵,你是来看哀家笑话吗?只是可惜了,哀家还是生龙活虎的,要你失望了吧?”太后的脸上,有些疯狂地笑着,令人胆战心惊,而朱颜惜,却置若罔闻。

    “呵呵~这有什么好失望的,太后不觉得,最终的赢家,都是我纳家吗?”朱颜惜勾起嘴角,一改前几日在宫正司的哀伤。

    对于朱颜惜此刻的精神抖擞和笑语盈盈,太后皱眉,自己,可不是要看她朱颜惜,如此的意气风发的。

    “太后也别难过,这颜惜只是为太后可惜了,太后,你斗了一辈子,你的儿子,爱上了我纳府的女人,你儿子想要委以重任的儿子,又爱上了我朱颜惜,不知道,太后觉得不觉得,我纳府,就是你的克星呢?”太后还没有嘱咐落座,朱颜惜就这样,径自地,坐了下来。

    嚣张的态度,和那带着对太后同情的话语,令太后的怒火,不可抑制地指着朱颜惜的鼻子骂道:“你以为,你的毒,真的那么好解?呵呵,纳府的女人,就是缺不得男人,哀家,自然是投其所好了,朱颜惜,你是不是觉得,病发作的时候,元穹在你身边,舒服很多呢?”对于纳府女子的曲解,朱颜惜依旧不想多费唇舌。

    只是,恶毒的笑容,在太后的嘴边泛起~

    尽管对于此事,在太后刚刚说起的时候,自己是有些不好的预感,只是,就如今这老太婆的想法,只怕自己越是在乎,就越是不说吧。

    保持着脸上令人怨恨的笑容,朱颜惜似乎无所谓地,“那又如何~太后也管不着~”

    “哈哈,哀家是管不着,不过,哀家还真是好期待呢,哀家想,你朱颜惜,也爱上了元穹吧~呵呵,不过也是,元穹这孩子,确实容易要人迷失,不过,哀家倒是想知道,这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的感觉,会是如何?”

    “这就不劳太后费心了,颜惜和王爷的婚事,只怕太后是无缘看到了~”朱颜惜把玩着发丝,看着太后的眼光,依旧充满同情,这样的目光,也是太后最厌恶的。

    啪的一声,太后就这样一掌拍在了桌子上,一旁的楠娴,也紧张的,怕太后随时随地要冲上来,做好戒备的架势。

    “朱颜惜,哀家突然觉得,你比她们更该死,不过,哀家真心期待,看你一次次间隔越来越短,频率越来越多,每每发作的痛苦样子,不过……”太后嘲讽地看着朱颜惜“这要的毒性,要缓解痛苦,就需要与人云雨,哀家倒是期待得很,是烈女,还是不知廉耻的荡妇?”

    太后看着朱颜惜的表情,依旧是云淡风轻的表情,气恼的“你以为,只要和元穹成亲了,这个就不是问题吗?哈哈,你可知道,你若和自己喜欢的人云雨,那么,这毒,便会顷刻之间地,转移到你所爱的人身上,而且,还加剧毒性的发作时间。”

    朱颜惜眯起眼睛,这个,才是太后对王爷所说的,得不到自己的深意!好歹毒的心思,若不爱,就不会有事,若爱了,便可能害得自己所爱的人,为自己而死!

    朱颜惜收起了心中的惊讶,扬起嘴角,“这些,就不是太后该操心的事情了,不过,今日颜惜前来,是想和太后说一件事情的,太后娘娘可知道,这雨贵妃为何得皇上喜爱,恩宠不断吗?”

    朱颜惜看着太后瞪大的眼,摇了摇头“太后娘娘不知道,皇上一早就知道了,这雨贵妃是你的棋子?真真可悲啊,不知道的,还以为,皇上不是太后的亲生的呢。”

    “什么!”太后的震惊,自然也是不小的,若是这样,那么,岂不是,皇帝自己,看着自己下的这个局,却配合地,演出了自己编号的戏码,而却容不得,这雨贵妃的孩子?自己的儿子,居然如此防她!

    “不过,颜惜挺为太后悲哀的,太后曾经,可是,好几次都保不住自己的胎?”朱颜惜语带询问地,看着太后,而后笑了笑“太后娘娘因为情之一字,恨了我纳府那么多年,也造就了我娘亲的悲剧,不过现在想想,最悲剧的,是太后你。”“哀家有什么好悲哀的,你少胡言乱语。”太后怒斥道。

    “颜惜一直在想,太后会如今这样,必然是对于先皇,很是爱慕才是,只是,是因为太后你,一直想着先皇,越是爱,就越是不甘心,可是太后却不知道,自打太后入宫,先皇就从头到尾地,厌恶你。”

    “你胡说!”朱颜惜的话,令太后心惊。

    “颜惜有没有胡说,太后看看这个就知道了~”朱颜惜手里的几页纸,那熟悉的字,令太后急忙接过,那是先皇的书信,只是,当太后看着书信后,却再

    也无法抑制地,笑了起来。

    这几封信件,是先皇写给皇后的,而另外的手札,则是皇后纳百灵的心里自述,当太后看着这些书信的时候,脸上,确实苍白一片。

    早在先皇宠幸自己之前,先皇就已经,和纳百灵私定终身,而自己,不过是为了巩固江山的不得以而为之的女人,信件里,满满的爱是对着纳百灵,而纳百灵的手札,也苦闷地宣泄这,关于皇帝对太后所做的残忍。

    看到最后,太后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拓跋明翰,当今的皇帝,既然是因为纳百灵的不肯让步,而最终生存下来!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霸爱之心机嫡女》不错,请把《霸爱之心机嫡女》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4/4324/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霸爱之心机嫡女版权归作者蝶舞依雪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