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二十七章 陷害雨贵妃

  
    “丽嫔妹妹,你醒了?”雨贵妃快步走入,朱颜惜和霞贤妃一群人,也纷纷跟在了后面,只有拓跋元穹和岚淑妃不动如山。

    “我的孩子…”虚弱的声音,带着凄然,丽嫔抚着平坦的肚子,两行清泪,顺着脸颊两旁滑落,朱颜惜知道,那是真的伤心,毕竟,丽嫔的孩子,是被自己爱的人,以爱为名活生生打掉的,丽嫔再苦,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只是,朱颜惜皱眉,若自己没有听错,这拓跋巍君也是想找到皇贵妃的死因的,丽嫔不应该,要陷害岚淑妃才是。

    “丽嫔妹妹,事已至此,你就别伤心了,姐姐我自此不能有孕,可是妹妹还是不幸中的万幸,伤心伤身,可就真的要难受了,你说是不是?”雨贵妃温柔地宽慰着丽嫔,提及早先失去的孩子,雨贵妃的眼里,依旧有些伤痛。

    霞贤妃朝着王佳问道“王宫正,如今丽嫔已经醒了,你有何事要问,就抓紧了,谁害的丽嫔,必须揪出来,本宫容不得这样的人存在,皇后娘娘也说了,这种心术不正的人,必然要严惩不贷!”

    朱颜惜暗暗发笑,这霞贤妃这话,可当真是狐假虎威,虽说二人共同协理后宫,可是,这霞贤妃此话一出,便等同于得了皇后娘娘的授意而做的决定,那么,这雨贵妃也就自然而然地,矮了一大截了。

    果然,雨贵妃笑了笑“贤妃倒是事无巨细都去麻烦皇后娘娘了,这皇后娘娘为了郡主的出嫁忙得没日没夜,这才将后宫交由我们协理,贤妃倒好,时不时去烦扰皇后,帮不上忙反而添乱。”

    雨贵妃的话语,令贤妃的脸色青白交替,只是,贤妃却也很快地,恢复了笑容,“想必这雨贵妃是忘记了,这皇后娘娘才是后宫之主,事关重大,我们只是协理,雨贵妃该不是忘却了,协理二字的深意吧?”

    雨贵妃最痛恨的,就是这个!这么多年来,皇后一直压在自己头上,就因为和纳云儿一样的脸,就这样稳稳坐在后位,无论如何,都能得到皇上的在意,原本,那就该属于自己的!如今,这霞贤妃也往自己的痛处踩,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刺!

    “二位娘娘,此刻,找出凶手才是重点。”朱颜惜提醒着,而雨贵妃和霞贤妃,也只能作罢,毕竟,没有人开口,他们还可以一争高低,毕竟谁有那个胆子,对她们说这个话呢,只是,如今这朱颜惜已然开口,再纠缠下去,可就不好了。

    “王宫正!”霞贤妃绑着脸叫唤着。

    “是!”王佳躬身朝着丽嫔行礼,“丽嫔娘娘,刚刚娘娘昏迷,下官按照宫人说提供的线索,已经找到了一丝证据,现如今,还得向娘娘,问上一问。”

    丽嫔在侍女的服侍下起身,靠着床沿,虚弱地点了点头,“宫正司的规矩,本宫明白,只要能将凶手绳之以法,无妨!”

    “多谢娘娘体谅。”王佳的脸上,神情严肃,“还请娘娘将事情始末,告知下官。”

    “今日,本宫想着淑妃姐姐刚刚入宫,寻思着拜见下姐姐的,便来到了御泰宫,只是,这观赏御泰宫之际,却突然被人一推,便不省人事了…”丽嫔简洁地说明了情况,而众人,也自然地将怀疑的目光,看向了岚淑妃。

    “去请淑妃进来!”雨贵妃沉下脸,对着宫人嘱咐,就在此刻,岚淑妃却自己走了进来,讥笑,在脸上挂着。

    “本宫就知道,这心怀不轨的人,自然的,会以己度人,不需劳烦雨妹妹了。”岚淑妃在婢女的搀扶之下,身后的宫人,也急忙为岚淑妃拨开纱幔,令岚淑妃通行无阻,雨贵妃和霞贤妃这才发现,这御泰宫的八名宫人,都是皇上身边伺候的人,难怪如此伶俐和熟练。

    暗暗心惊于皇上对淑妃的用心,却也有些害怕,因为,那扶着淑妃的宫人,竟是曾经在皇贵妃宫中服侍过的老人,这过分的用心,很多东西,已经昭然若揭。

    如此荣宠,也难怪这淑妃,连言语上都要高上雨贵妃许多,入宫晚于雨贵妃和霞贤妃,妃位亦在二人之下,而这句妹妹,就已经将人给压下了几分。

    看着丽嫔,在看看淑妃,二人之间的差别,便在于时间和年龄,众人都以为丽嫔今日前来,是为了一探究竟,甚至于,按照丽嫔的习性,只怕,这淑妃今日,难逃罪责了,只是…

    “贵妃姐姐误会了~”丽嫔有气无力地,朝着雨贵妃摇了摇头,“本宫出事的时候,淑妃姐姐在妹妹前头,定然不会是淑妃姐姐,何况,淑妃姐姐的宫人都是皇上今天一早留下的,更加不会,唉…”

    丽嫔的话语,令雨贵妃不满地瞪了她一眼,既然如此,说那么多做什么,早说了不就好,现在倒好,自己里外不是人了。

    “丽嫔妹妹无需自责,本宫自知,人心如此,喜欢混肴是非,居心否侧的人多如牛毛,本宫向来,不和这样的人斤斤计较,难不成这被狗咬了,人还能咬回去不成,王宫正,你有何问题,本宫配合便是。”朱颜惜好整以暇地看着岚淑妃,越是如此得理不饶人,就越是能威慑他人,再者,当年的皇贵妃,心思也不是常人能与之匹敌,这样做,恰到好处。

    被比之为狗的雨贵妃,此刻也只能紧紧握拳,自己不甘心,却只能隐忍!

    “是,淑妃娘娘!事出御泰宫,下官自作主张地,将一众人等扣留,还请娘娘不要介怀。”王佳不卑不亢。

    “无妨,宫规所在,本宫理解,若有要事,再知会本宫,本宫乏了,先去休息了~”目中无人的岚淑妃摆了摆手,便转身离开,在场的宫妃,心中气恼却也不敢如何,朱颜惜注意到,丽嫔的眼里,竟是唯一没有怨气的,甚至于,有着尊崇!

    瞥见朱颜惜探究的眼神,丽嫔垂下了眼眸,“本宫怀疑,是本宫的宫人,出了吃里扒外的主!”

    “丽嫔娘娘所言,也是下官在怀疑的~”王佳接过女史查出来的东西,毕恭毕敬地,递给了丽嫔,只见丽嫔眼里闪过诧异,却很好地掩饰了下去。

    “这东西,是在丽嫔娘娘宫中宫人住处搜了出来的。”王佳解释道,“娘娘滑胎,下官取了娘娘一些血迹,果然是被下了药,否则,也不至于一推就见红了,果然,在娘娘的宫内,出了吃里扒外的主,只是,这些人都是娘娘的心腹,下官只是将他们软禁起来,还想请娘娘允诺下官清查!”

    这下子,丽嫔的脸色也不太好了,而雨贵妃,也有些担忧,就在此刻,霞贤妃终于开口“就算是丽嫔的宫人,也都涉及谋害皇嗣,宫正司尽管去查,何须多此一举,若是颜惜郡主,此刻都已经是水落石出了~”

    “本郡主觉得,贤妃娘娘说的,正是,王佳刚刚接任宫正司,需要时间也是无可厚非,毕竟这宫正司,可不容易~”朱颜惜的话,一则赞同了贤妃的意思,一则,也是表明了自己,对王佳的支持,只不过,大家都不知道,这王佳会如此,是因为朱颜惜的一席话而故意为之。

    “是!”王佳受教地低下了头,“下官立刻前去,各位主子还请稍等。”

    朱颜惜望着王佳离开的身影,收回了目光,霞贤妃和雨贵妃,也安抚着丽嫔,徐常在看着朱颜惜走出了内屋,也寻思了借口,离开了内屋一会。

    御泰宫后院

    朱颜惜盯着丽嫔跌倒的地方,勾起嘴角,自己提点了王佳一句,王佳便如此快速地,安排好了一切,丽嫔的滑胎,必然有人要付出代价,而自己原本的猜想,便是丽嫔会趁机,除去被安排在她身边的奸细,此刻,这在丽嫔宫里被强加出现了的药,不仅很好地帮了丽嫔一把,也警示了丽嫔,滑胎真相,宫正司是清楚的。

    只是这样一来,王佳便危险了,自己出声,也是为了告诉丽嫔,王佳有自己撑腰,有皇后撑腰,要动她,就要做好准备,接受报应。

    思考之际,等着的人,也悄无声息地到来。

    “这乌烟瘴气地,还是出来透透气的好~”徐常在轻扬的声音,在朱颜惜身后响起,朱颜惜头也不回地,继续看着地上。

    “看来徐常在和本郡主的感受,还挺是一样的~”朱颜惜低低笑言。

    “后宫纷纷扰扰,这些年,我也累了~”徐常在走近,与朱颜惜比肩而立,低声道:“雨贵妃想要借郡主之手,除去木嫔的孩子,郡主可要小心了。”

    “常在求的,是什么?”朱颜惜闻言,笑了笑地看着徐常在,自己自然明白,这徐常在自打太后一事后,自然不会再甘心寄人篱下,尽管自己为她寻了借口,没有引起雨贵妃的起疑,可是,这平白无故就可以轻轻松松晋为常在,可是她跟着雨贵妃这么多年都不曾得到的,经此一事,她也清清楚楚地明白,皇后比之雨贵妃,谁才是可以依靠之人。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徐常在好几次想靠近自己,自己就猜到了,何况如今,自己深得皇上的喜爱,审时度势,本就是后宫的人,最擅长的,已经背叛了雨贵妃的徐常在,自然不会介意,再次背信。

    “本常在之前无知,与雨贵妃一丘之貉地对抗皇后娘娘,也知道雨贵妃为了陷害皇后娘娘所做的事情,如今迷途知返,就不知道,皇后娘娘可愿意,接受本常在的歉意?”徐常在异常地恭敬,偷偷打量着朱颜惜的表情。

    “皇后姨娘的事情,本郡主也不好说,既然徐常在信任于我,也尽心提点本郡主,这份情,我必然心领。”朱颜惜面带感激地,朝着徐常在展开笑颜,也有些无奈地,叹了叹气“不过,本郡主听闻,雨贵妃处事谨慎,即便常在你愿意,皇后娘娘也接纳,只怕雨贵妃不倒,常在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朱颜惜一脸为难,默默叹气。

    “人总有错处可以寻,或者,丽嫔娘娘的滑胎,也和贵妃娘娘有关。”徐常在说道,朱颜惜的话,确确实实的要自己明白了,即便皇后愿意,只怕自己也只能作为伏在雨贵妃身边的奸细,上位绝对是不容易的,危险的光,在徐常在眼里闪过,“木嫔身边的宫女小柳和丽嫔身边的红云,都是雨贵妃的人,相信严查此人,必然能知道,不少雨贵妃的事情!”

    朱颜惜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颜惜先替皇后姨娘,谢过徐常在了!”

    见朱颜惜接受自己的好意,徐常在也信心十足地,眼里泛光,自上次一事,她有自信,这一次的合作,必然也是顺理成章的,“那本常在,就不打扰郡主了。”

    朱颜惜微微一笑,看着徐常在离开了视线,幽幽的声音对着空气说道:“王佳,你可都听清楚了?”

    “下官明白!”王佳和楠娴,自假山之后走出。

    楠娴早在小姐对徐常在的眼神和笑容中,就意会到了,再待小姐对自己的暗示后,就已经明白,小姐要撒网了,早早的将王佳带到了这里,鱼,果然上钩了。

    “那么,按照本郡主的说法去做,务必,要将这火,烧到雨贵妃身上。”朱颜惜冷着脸,对着王佳吩咐。

    “可是郡主,丽嫔娘娘的胎,岂不是无法…”王佳低首询问。

    “王佳,丽嫔的胎,在就没有了,所以,她不过是要找替死鬼,自然不会横生枝节,只不过,这替死鬼,由不得她选择了。”朱颜惜笑了笑“至于这雨贵妃,本就清白不到哪里去,现如今,皇上与皇后要彻查皇贵妃的死,本郡主奉命秘密行事,事情紧急,也只能相信于你,更需要你,替本郡主,设好这个局。”

    “下官明白,既然如此,下官必定办得稳稳妥妥!”王佳恭敬地对着朱颜惜行礼,对于这个人,自己有感激她的提携之恩,更有着,对她的聪明才智的拜服。

    王佳离去之后,朱颜惜这才低声对楠娴吩咐道“把你听到的,告诉木嫔,我想,木嫔要报仇的心,也都迫不及待了。”

    “是!奴婢这就去!”楠娴快步离开,她知道,要打击雨贵妃,就要趁着这一次,不给敌人有任何喘息休养的机会,而朱颜惜,则是缓缓走回内屋,等待这即将开场的好戏。

    果然

    这朱颜惜刚刚回去休息了一会,王佳便带着红云,出现在了内殿。

    看到红云的时候,雨贵妃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不安,在心间蔓延。

    “回贤妃娘娘,这就是,给丽嫔娘娘下药的人!”王佳一字一句地,将对红云的罪证一一细数。

    雨贵妃不知道的是,为了套出这红云的话,王佳学着朱颜惜当初威吓宫正司宫人的手段,将这假传圣旨可是学得十足十,红云本就做贼心虚,此番丽嫔滑胎,自己无端被囚禁,而这王佳却说,丽嫔已经苏醒指明,是她们这些心腹中出了叛徒。

    红云没有接到雨贵妃的命令,却有人对丽嫔出手,而此刻,她自己却被王佳识破身份,一时之间,自然在王佳的引导下,认为是这雨贵妃要杀人灭口,另外培养了心腹之人。

    皇上旨意在前,雨贵妃对自己弃子在后,红云左右思虑,在想起诛连族人,自然的,会有什么选择,不言而喻。

    “红云,你可认罪!”霞贤妃打蛇随棍上,有打击雨贵妃的机会,自己如何会放过。

    “奴婢知罪,贤妃娘娘饶命!”红云急忙叩头,泪水噙着,不忘将责任,往雨贵妃身上扣,“奴婢不该被贵妃娘娘威胁,暗中监视丽嫔娘娘,若奴婢早告诉丽嫔娘娘,就不会有今日祸事,都是奴婢的错!”

    朱颜惜柳眉微挑,看来,王佳的引导,还真是不赖,三下五除二地,就将责任干干净净地,推给了雨贵妃了。

    “大胆贱婢,你可知道污蔑本宫的下场!”雨贵妃愤怒出声,自然地,有是做贼心虚,毕竟红云是自己的人,此刻,若不加以警醒,说了不该说的,自己可就麻烦了。

    “贵妃娘娘,奴婢也是良心不安啊,娘娘你要奴婢给丽嫔娘娘下药,奴婢实在是不敢,这要迟迟不敢下,可是娘娘你也不能,陷害奴婢啊,奴婢自问一直尽心尽力为娘娘你做事,只是这稚子无辜,奴婢下不了手,娘娘就这样另外下药,奴婢若真的给丽嫔娘娘下药,如何还敢将要放在殿内,娘娘,你好狠心!”红云声泪俱下之中的指控,也将事情的疑点指了出来,确实,这事情,却又蹊跷。

    “简直一派胡言!”雨贵妃愤怒拂袖!

    “红云,贵妃娘娘自己都饱受丧子之痛,如何会做此事,你别胡乱冤枉人,说,是谁指使你的?”朱颜惜出声,“无凭无据的,你以为,贤妃娘娘很好忽悠吗?”

    “不是的,郡主,奴婢有很多贵妃娘娘赏赐的东西可以证明的,奴婢不该贪心,被贵妃娘娘收买,监视丽嫔娘娘,处处给丽嫔娘娘找绊子!”红云急忙将自己为雨贵妃做过的事情一一指出,而赏赐的物件,也一一对应,果然,待宫正司女史自红云住所搜出的物件,无一不是雨贵妃的东西!

    雨贵妃的脸色,也惨白了许多,就在此刻…

    “木嫔娘娘到!”太监传来的声音,也令人纷纷转向了门外,此时此刻,木嫔来做什么?

    ------题外话------

    嘿嘿,雨贵妃的事情就要处理掉了,岚淑妃会在后宫,掀起怎么样的风呢,皇贵妃的死因,就要揭晓了~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霸爱之心机嫡女》不错,请把《霸爱之心机嫡女》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4/4324/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霸爱之心机嫡女版权归作者蝶舞依雪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