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三十八章 演戏

  
    雨下了整整两天,朱颜惜也百无聊赖地,待在了王府。

    没有踏出穹王府的朱颜惜,却不代表什么都不知道,沸沸扬扬的京都,无不传言,这云绮郡主被人蓄意纵火,险些丧命。猜测纷纷,不少人也将怀疑,投向了朱颜惜。

    当楠娴带着四名婢女走入天穹院,就听到渺渺琴音,声声入耳,琴声柔柔轻缓,可见此刻小姐的心情,是平和的。

    “见过王妃!”四名婢女恭敬福身。

    “起来吧。”朱颜惜依旧一袭白衣,以自己的方式,为父亲守孝。

    目光转向楠娴,柳眉蹙起“楠娴,这是?”

    “小姐,王爷说了,要奴婢挑几个可心的丫鬟,在天穹院作为王妃的一等婢女,协助王妃。”楠娴笑了笑,朝着小姐解释着。

    “哦?”朱颜惜纤纤玉指拂过琴弦,目光,落在了四人身上,嘴角扬起。“你们都叫什么名字?”

    “奴婢雨落。”

    “奴婢天玲。”

    “奴婢罗舞。”

    “奴婢盛雪。”

    四个丫鬟恭敬行礼,朱颜惜的目光,落到了名为天玲和盛雪的婢女身上,而后,在楠娴的搀扶下,缓缓起身,绕着四人走了一圈,这才停了下来。

    “既然楠娴挑了你们作为本王妃的一等丫鬟,你们的月银什么的,自然不会亏待了你们,不过,做得来一等丫鬟,也要担得起一等丫鬟的责任,若是有谁吃着碗里瞧着锅里,触犯了本王妃的容忍限度,后果,不需要本王妃告诉你们吧?”

    “是!”整齐的回话,四人低头回道。

    “自然,这天穹院是王爷院落,你们在身边服侍,也该明白,王爷的忌讳,若是触怒了王爷,本王妃也保不了你们。”朱颜惜扫过四人,果然,这盛雪的丫鬟在听闻此事,眼里的兴奋,倒是雀跃着呢。

    “奴婢必定尽心伺候王妃。”盛雪讨巧地回话,只是,朱颜惜却过多表情和注意力放在盛雪身上,只见她重新落座,而就在此刻,拓跋元穹也下朝归来,墨青色的衣袍,丝丝金线勾勒着麒麟形状的长靴跨入院落的门槛,便看到颜惜笑意浅浅地,对着几个丫鬟说着什么,眼里,却没有丝毫温度。

    俊眉一挑,便走向颜惜。

    盛云最先发现了王爷出现,急忙跪下行礼,其他人也都纷纷行礼,而朱颜惜,却坐在原位,温柔一笑,“王爷今日,回来晚了。”

    “一群聒噪的麻雀念叨了一上午。”拓跋元穹回着颜惜的话语,这才转头冷声“起来吧。”

    婢女们起身立于一旁,不可思议地看着王爷对于王妃如此不守礼节的行为的默认,心下也明白了,这沸沸扬扬的迎娶,不只是表面,王爷对于王妃,是真心的喜欢,若不是如此,王妃如何可以对着王爷不行礼呢。

    “雨落、天玲,你们随我去准备午膳,罗舞、盛雪你们好生伺候着。”楠娴低声嘱咐,便带着罗舞、盛雪福身退下。

    留着天穹院的雨落和天玲,也都安安静静地在一旁呆着,进退得当。

    拓跋元穹拂过琴弦,拨弄了几声,这才沉下眼眸“颜儿,父皇已经下旨,要云绮明日入府。”

    “为什么?”朱颜惜凝眉,抬眼看着拓跋元穹。

    “前日洁云宫失火,如今京都沸沸扬扬,于你我未必是好事。”拓跋元穹轻叹,抓起颜惜的手,看向颜惜。

    “我不在乎。”朱颜惜皱眉。

    “圣旨已下,颜儿,本王…”

    “王爷,你对云绮郡主,当真无意吗?”朱颜惜打断了拓跋元穹的话语,语气,带着些许颤抖。

    “云绮只是入府作客暂居,颜儿,你多心了。”

    “即便是暂居,三年后,也都是早晚的事情,不是吗?”语音寞寞,朱颜惜抽出了被拓跋元穹握着的手,转过身去。

    只见王爷冷下了脸,没有好脾气的,“都给本王退下!”

    雨落和天玲被冷若冰霜的王爷的怒火所震慑,急忙退下,只是,在院落外,天玲的眼,却也时不时地瞄向院中的王爷和王妃。

    余光所见,王爷竟抱住了王妃,低声细语似轻哄。

    当然,这是天玲所看到的,事实是…

    “人都走了,你还装?”拓跋元穹语气轻扬,自身后圈着朱颜惜,低低笑道。

    “王爷,我发现,你这变脸的速度,其实,比颜惜还要娴熟呢。”朱颜惜取笑着。

    那日,盛云偷偷盯着自己和元穹,且不说元穹的内功深厚能轻而易举察觉,就是这守在暗处的暗卫,也都看得清清楚楚,也多亏了盛云,楠娴和吴辰这才对府内新进来的人进行了一一排查,顺带寻出了这天玲,牵出了幕后的云绮,至于她们要玩什么把戏,他们夫妻俩,真不介意将计就计。

    于是,尘阁调出了雨落和罗舞进来,而与此同时,也将这天玲和盛云,故作好运气的使之脱颖而出,如此安排,倒显得合情合理。

    按照朱颜惜和拓跋元穹的说法,这把敌人安置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倒不如放在自己身边来得容易掌控。

    至于雨落和罗舞,一则是以防万一,若颜惜毒发,也能有人照顾,二则,如果有人趁机下手,也有人在身旁护着。

    朱颜惜想了想,也最终决定要雨落和罗舞以这样的姿态出现,毕竟,作为尘阁的护法,若她们都还不够得力,那么,有谁在身旁,也都是于事无补了。

    朱颜惜拍掉了拓跋元穹在腰间的手,恢复正经的神色,“元穹,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你对云绮她,究竟是什么态度。”

    朱颜惜垂下眼眸,其实,自己一直都没有问,并不表示自己没有看出来,以拓跋元穹的个性,若不是云绮有些特别,便绝对不会允许云绮之前在宫里,好几次勾着他的手臂。

    只是,现在想想,真是该死的,不喜欢。

    朱颜惜暗暗对自己摇头,自己居然,如此的小肚鸡肠,明明知道,拓跋元穹的心意,却也独占到,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小沙粒。

    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地,慢慢覆上了红晕。

    “母妃在世的时候,云绮就喜欢粘着本王,她是太后心尖上的人,母妃也早早告诉本王,表面的退让,才是最好的保护色,所以,那段时间里,本王也就由着她缠着了,直到她告诉了本王,母妃的死有蹊跷,再到后来,人人对本王避如蛇蝎,也只有她,依旧如故,甚至于对害怕本王的人,蛮横地一顿顿的板子伺候着…”拓跋元穹唇边泛起冷意,事到如今,这些曾经有的一点点的温暖,只怕,也是虚情假意了。

    朱颜惜闻言,美眸中染上些许朦胧,十岁的云绮,若已经喜欢了元穹,又为何,会对皇贵妃痛下杀手呢?

    见颜惜不语,拓跋元穹皱眉“颜儿不信?”

    “额?”朱颜惜眨了眨眼,这才意识到,拓跋元穹误会了,不过,朱颜惜声音细细,嘟囔着“若不是有感觉,如何会被近身。”

    语落,朱颜惜起身,走至不远处的鱼池。

    拓跋元穹眉头一皱,颜儿,似乎生气了?不对,是吃醋了吗?

    吃醋?

    拓跋元穹嘴角上扬,突然觉得,心情都愉悦了起来。

    盯着颜惜的身影,想仔细回味了一下,颜惜的神情话语,眼里笑意点点,这感觉,还真是不错。

    “颜儿~”语气里,难掩喜意。

    朱颜惜抬眼,瞪了拓跋元穹一眼,继续别过去,敢情这拓跋元穹现在很是得意啊,既然如此,捉弄下,也不错。

    两颊垂下的发丝,很好掩盖了朱颜惜嘴角的笑意。

    “王爷的身份,即便是三妻四妾,也是正常,何况是一个和王爷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人呢。”朱颜惜低落地“稍后妾身便搬出天穹院吧,王府别院不少,西苑那边,也是不错。”

    见颜惜的情绪急转而下,拓跋元穹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地,虽然对于颜儿的醋意有些得意,可是,此时此刻,竟不知道如何解释了。

    眉头拧得和麻花一样,拓跋元穹支支吾吾地解释着,脸上的神色,令颜惜忍俊不禁。

    俊脸一沉,盯着眼前笑得开怀的女子,拓跋元穹打不得骂不得的,恨得牙痒痒的,抿紧双唇。

    “朱颜惜!”怒吼声,带着些许无奈。

    立于远处的天玲,只听到王爷的怒吼,嘴角上扬,看来,王爷和王妃之间,并不是那么相信彼此的。

    楠娴带着丫鬟走近,也听到了王爷的怒吼,膳食陆陆续续端上,朱颜惜看着一脸怒气的拓跋元穹,视若无睹的,走向石桌。

    楠娴看着王爷的脸色,在看看小姐吃饭吃得怡然自得,自然也明白,二人之间绝对没有什么大问题,于是,倒也松了一口气,只是,不知所以的两个丫鬟,可倒是内心欣喜不已地,看着这静默的两个人,王妃一脸无所谓的吃着饭菜,而王爷自始至终冷着脸,不发一语。

    朱颜惜看着拓跋元穹的神情,到也不在意,不经意的一对望,就已经明白,这亦真亦假的戏,是在给想看的人看的,嘴边泛起不容易被察觉的笑意,这云绮等人如此的费尽心思,也不枉费了自己和王爷专门演出的戏码呢。

    天晴,皇宫内,云绮接到书信,心里雀跃不已,信心满满的,只要自己入府,有的是机会,要元穹哥哥和朱颜惜感情破裂,笑容扬起,久久不散。

    只是却不知道,这一次,她的运气,已经尽了。

    ------题外话------

    本章过渡,把我卡得死死的,严重睡眠不足,尽量争取今天二更,如果上班不被逮住的话~

    呜呜,云绮渣渣就要入府了,皇贵妃的真相就要浮出水面了,渣渣报应即将来到。

    非常感谢大家的花花钻石月票,么么哒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霸爱之心机嫡女》不错,请把《霸爱之心机嫡女》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4/4324/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霸爱之心机嫡女版权归作者蝶舞依雪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