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六十一章 相国府的说客

  
    贵竹国太子府

    “青葵国的军队,为何是擦着边打?”拓跋思皱着眉头,指着这接连几日,青葵国频频发生的动乱,这些攻击,却是零零碎碎地,分开沿着各地边沿扩散。

    “醉翁之意不在酒!”天无的人皮面具,在拓跋元穹的脸上挂着,此刻的拓跋元穹,全然没有了拓跋元穹的冷,看着截然不同的人,就连神情,语气,都变了一个样子。

    “你的意思是,声东击西?”拓跋思皱眉。

    “不是声东击西,而是,这青葵国,在汇兵!”拓跋元穹唇角右侧嘲讽一笑,这鱼,是要上勾的了。

    拓跋思诧异地,看着拓跋元穹。

    只见他胸有成竹地,盯着沙盘,嘴角噙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太子,明日早朝,若是拓跋巍君要你做什么,你就假意挣扎即可,这青葵国的兵,只怕是要攻打之势,而拓跋巍君,也该比你下来,逼宫取而代之了。”

    拓跋思看着拓跋元穹眼里的冷意,点了点头。

    而此刻,青葵国独孤铿帐内,春色无边。

    淫声秽语,令人别扭地别开了头。

    守在帐篷外的侍女,也低着头,紧紧握着拳头。

    帐篷之内,伴随着男子的低吼,再次恢复了平静,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后,熊臂拨开了帐帘,只朝着军营议事帐篷而去。

    “小蝶~”娇柔的声音,也在独孤铿离去后响起。

    “主子!”侍女小蝶急忙入内,满是糜乱的气息还为消散,于无垠绝美的脸上,此刻更显妖娆。

    “替我准备洗漱,一会,我们去于府。”

    “是!”小蝶一边帮忙为于无垠拾掇仔细,一边试探性地“主子,这战乱纷纷,王爷放心您前去吗?再说,相爷他此刻,可都整军待发地,要协助君王爷的大计,万一主子被相爷扣留了,可如何是好?”

    作为于无垠的贴身丫鬟,此刻的小蝶,自然明白,于无垠要去做的,是什么。

    男人的权力心,有时候是六亲不认的,在如此千钧一发的时刻,究竟,会是什么抉择,谁也不清楚。

    “呵呵~那是别人!”于无垠对着镜子画眉,红唇轻启,“我父亲早亡,于府上上下下,便只有我一人,若是我有万一,于家,可就彻底垮了。”

    小蝶看着于无垠的笑容,怎么都觉得渗人得可怕。

    阴冷的笑,浮现在那绝美的脸上,“如今,就是我爷爷,都赌不起这万一,自然地,那些人,也没有人,能生的出孩子。”

    于无垠眼光闪了闪,寒意和得意,在眼里交织着。

    想当初,父亲早逝,自己和娘亲在相府内,虽然得爷爷喜爱,却也依旧不能和庶子相提并论,若不是自己和娘亲步步为营,除去了这些碍眼的,更甚于给爷爷叔叔下了要,如何能成为这相府独一无二,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

    现如今,这于府一脉,嫡亲血脉,除了自己,还有谁?

    爷爷顽固,却也不是死忠之臣,否则,也不会放在当今提拔了自己的皇上不效力,而和拓跋巍君狼狈为奸了,在爷爷的心里,家族的一切,胜于其他。

    当于无垠收拾妥帖,带着小蝶走出了营帐,一小支部队,也整装待发,在一旁等候着。

    小蝶垂下眼眸,这独孤王爷,还真的是鬼迷心窍地,自打于侧妃出现,再也无其他人可以入眼,两国对峙,居然给了数百兵力,只为了护送她前往于府。

    不过,这样也好,若是真能顺顺利利地,自己倒也如愿了。

    夜深人静

    于府内,却灯火通明。

    “垠儿,你怎么回来了?”于相国看着宝贝孙女,一脸的紧张。

    “爷爷,事情紧急,垠儿也只能冒险了。”于无垠随即跪在了地上,“垠儿知道,此时此刻说的话语,爷爷可能会气我,骂我,可是,垠儿委屈。”

    于无垠尚未开口,已然声声泪下。

    原本就被于相国捧在手里怕摔着的于无垠,此刻许久未见,却见宝贝孙女如此,自然心都软成了什么。

    “垠儿,快起来,有什么事情,有什么委屈,和爷爷说。”于相国扶起孙女,慢慢朝着里屋而去,紧紧跟在于无垠时候的小蝶,这才匆匆跟上。

    于府里屋

    于无垠泪眼汪汪。

    “我以为,逃出生天,只需要为君王爷尽一尽心力,就必然可以感动他,可是,爷爷,他欺骗了我,什么爱我,都是骗人的,如果,他是真心的,如何会怂恿算计我,令我被独孤铿糟蹋了呢!”于无垠说道痛时,这滑落的泪水,恰到好处地,敲击这于相国的心。

    “你说什么!”

    “爷爷,我们都被利用了!如果,不是遇到小蝶,我甚至还傻乎乎地,和爷爷你一样,一股脑地为君王爷尽心尽力,我甚至以为,他真的是只对我好,不会嫌弃。可是爷爷,你知道吗,他自己有私心,他对朱颜惜的感情,根本就是真的,我们于府,为什么会走到这样的地步!”于无垠继续指控着。

    “小蝶?”于相国沉下了脸,皱起眉头。

    “是!奴婢小蝶。”

    “你知道的,都是什么?”于相国看着小蝶,确实,自己经常出入君王府,这婢女,似乎有些眼熟。

    “回相爷,奴婢是君王府的奉茶婢女,因为…因为…”小蝶的泪花,也在眼眶闪了闪,咬了咬牙,这才继续“因为奴婢,无意间…闯入了王爷的书房,看到了,不该看的,王爷醉酒,误把奴婢当成了画中人,强占了奴婢后,察觉失言,把奴婢,给扔到了军营…”

    小蝶的泪水和委屈,令人无法怀疑,毕竟,这真真切切的忧伤痛楚,不是骗得了的。

    于相国凝眉,“你看到了什么?王爷他,又说了什么?”

    “王爷的书房,满满都是穹王妃的画像,一颦一笑,含嗔带怒地,都画得栩栩如生,奴婢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王爷喝得醉醺醺的,不断拉着奴婢的手,喊着穹王妃的名字,不停哄着奴婢,说什么等他大功告成了,一定把这些欺负穹王妃的人杀了,还有那些,恬不知耻巴着自己的女人,通通给废了。”小蝶一字一句道,眼里的泪水,再次涌上。

    “爷爷,你都听到了?”于无垠哭成了泪人,“一将功成万骨枯,这都还没有开始呢,就已经如此,如果不是我误打误撞地在独孤铿的营帐中遇到这不要命的小蝶,莫名其妙喊着要我跑,我都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在官场许久的于相国,自然不是省油的灯,“小蝶,本相倒是诧异了,你被君王爷发落了,为何会在这青葵国的军营内?”

    怀疑的目光,带着震慑的凌厉,直逼小蝶。

    “奴婢被打发到了军营,由于青葵国犯了我边界,所以,两军交战,奴婢和其他人,都被青葵国掳了去。”

    “这倒奇怪了,既然如此,你为何,会认出了垠儿?”

    “奴婢不敢隐瞒,于小姐才情容貌贵竹国数一数二,奴婢不止一次,见过主子,只是主子的眼中,只有王爷,没有别人,主子嫁入游王府,而后又发生了不幸,这才令奴婢记得更深,何况,奴婢那天晚上,也听到了关于主子被利用的事情,王爷把奴婢当成了穹王妃,言语之间的解释,也就都提及了,主子的作用。当时的奴婢,一心求死,却也突然悲伤起来,所以…”语带哽咽,小蝶不断抽泣。

    “所以才会想起,给我忠告!”于无垠扶起小蝶,眼神带着凄然,“爷爷,我知道,你有你的目标要做,今日,垠儿只是将自己知道的,告诉爷爷,爷爷的选择,是什么,垠儿无权干涉!”

    于无垠泪眼婆娑,朝着于相国行叩拜之礼。

    “如今,米已成炊,木已成舟,垠儿无法回头,虽然独孤铿不是良人,却是真心待我,也正是如此,才愿意,纵容我为君王爷而兴风作浪,也因为信任至此,才能给垠儿在这两军混战之中,千里迢迢前来找爷爷,不说二话,不加怀疑。”

    “垠儿,你说什么胡话,拓跋巍君如此对待你,本就偏离了当初爷爷的初衷,若不是你一往情深,若不是他言语之间暗示,会要我于府满门尊贵,如何会是如此的骑虎难下?”于相国扶起于无垠,满眼的疼惜。

    “爷爷…”

    “只可惜,木已成舟,现如今,又能做什么?”于相国长长叹气。

    这几句话,于无垠已然知道,这接下来的,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了。

    “爷爷,如果可以的话,为什么,不好好报复呢?何况,垠儿可以保证,青葵国,我们于府,绝对不会只是一个相国!”

    于相国看着于无垠,在思索着这些年来的尽心尽力,越是尽力,越觉得心寒。

    “拓跋巍君的意思,这明日青葵国犯我边境,届时便会私开小口,让青葵国攻进来。”于相国低声细语。

    “我收到的,就是如此~”于无垠将拓跋巍君的信件,递给了于相国。

    “太子届时必然平乱,那么,再制造这太子造反,爷爷和他救驾,一切,也就板上钉钉了。”

    “也就是说,成败,只在这一刻?”

    爷孙俩对望后,心中,也都达成了共识。

    ------题外话------

    关于小蝶,不知道大家都猜到了是谁没有呢?明日,拓跋元穹会有如何的对策?朱颜惜面对宴请,会遇上什么样的人?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霸爱之心机嫡女》不错,请把《霸爱之心机嫡女》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4/4324/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霸爱之心机嫡女版权归作者蝶舞依雪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