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七十七章 阴谋起

  
    天微微泛起了一丝丝光亮,拓跋元穹此刻,也缓缓睁开了眼睛,怀中的人,此刻睡得香甜,手臂,被枕得有些酸痛,却也不忍心,去唤醒。

    明明有很多需要头痛的,若是以前的自己,时间,容不得如此浪费,可是,此刻,却也放纵着自己,就再眷恋多一会。

    人前,总是冰冷的眼眸,此刻化作三月春水,柔软得,不象是拓跋元穹的个性。

    楠娴推门而来,看到卧榻之上的人,瞪圆了眼睛,在看到了拓跋元穹撕下了面具之后,只见他不悦的,将手指放于唇边,做嘘声状,这才到抽了口气,无声福身行礼,又悄然退了出去,承担起这守门的大任。

    日上晌午,朱颜惜这次如同餍足的猫咪一般,懒洋洋地扇了扇动眼睫毛,睁开了眼睛。

    “呵呵,如今颜儿,越来越像懒猪了。”拓跋元穹取笑这,这慵懒的神态,实在是令他心情大好。

    “你才是大懒猪呢,我好久,没有睡得这么沉了…”

    “什么?”拓跋元穹皱眉,虽然颜惜说的小声,可是,他都是听了进去了。

    见颜惜准备起身,拓跋元穹小心地,扶着颜惜起身,“颜儿,你说,你许久,没有睡好吗?”

    朱颜惜低下头,慢慢走向梳妆台,捋了捋发丝,浅浅点了点头,“担心的太多,自然,就不容易深入睡。”

    握着自己肩膀的手,此刻紧了紧。

    “元穹,若一切都尘埃落定,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天地之间逍遥任我行?”朱颜惜看着拓跋元穹的眼里,有着期盼。

    她清楚,拓跋元穹有自己的责任,皇室的责任在肩,只能是期盼。

    而自己,有尘阁的期盼,自然也是不容易,自己只期盼,或者十年后,会有可能,无论如何,有希望,总比无希望的好。

    “我不会,要颜儿你,等太久!相信我!”拓跋元穹咧唇一笑,笑容里,有着坚定。

    “我信你!”朱颜惜笑容璀璨,如星的美眸,一扫了原本的不安。

    “答应我,无论如何,照顾好自己!”

    “为君珍重,也希望元穹你知道,你该为谁珍重。”朱颜惜明白,拓跋元穹今日逗留的时间已经过多了,此刻,即使不愿意离别,只怕,这离别,也是近在咫尺,否则,不会有语重心长的,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对于一直都是蕙质兰心的朱颜惜,拓跋元穹笑了笑,彼此之间,很多时候,真的可以少了很多绕来绕去的解释,可是,总是觉得,二人之间的时间,太短了。

    “颜儿…”拓跋元穹有些许的愧疚。

    “我明白~”朱颜惜笑了笑,朝着他摇了摇头。起身为拓跋元穹理了理衣裳,“来日方长。”

    朱颜惜的话语,令拓跋元穹握住了胸前的柔荑,相视而无言。

    敲门声响起…

    “小姐!”

    “进来吧。”朱颜惜操着拓跋元穹眨了眨眼,再看了看握住自己的手,笑意更深。

    拓跋元穹拉下朱颜惜的手,将她安安稳稳地,安在了软垫之上。

    “王爷!”

    “主子!”

    “都起来吧。”拓跋元穹一贯的冷漠,并没有因为刚刚的温情而缓解,习惯性的冷漠,令他很快的,恢复了冰山脸。

    “小舞,有个事情,王爷想你帮忙。”朱颜惜开了个头,落雨和楠娴,都点了点头,走至外围,看着其他的动静,毕竟,王爷的出现,在这个关头,可是可大可小,有太多的万一,是需要防范于未然的。

    “王爷,需要罗舞帮忙什么?”罗舞随性地,在一旁落座。

    “楼应天!”

    皱眉是罗舞的第一个反应,而随即而来,是久违的悸动。

    原以为不去想,就不会在意,原以为,时间会彻底要自己忘却了那个无情的男人,可是,在听到了拓跋元穹的话语,自己却依旧,无法管住自己的心。

    “他怎么了?”

    “解药,似乎已经无效,本王有很重要的事情,只怕暂时不方便接触,本王想要你,帮个忙。”

    “我未必,能要他放弃复仇!”

    “本王只是要你,替本王对接取药,而后,暗卫会将本王的,在你这边带走。本王已经改约地点在泷梅国,方便颜惜的毒。”拓跋元穹眉头轻抬,“相信颜惜的毒,已经发过一次,那就证明,那解药,已经无效了,本王之所以选择你,只是想赌一把。”

    “赌什么?”罗舞的心里,有一丝丝的期冀。

    “赌楼应天对你,心狠手辣不出来,最好的结果,是愿意放弃了保持,将解药悉数给予,最不好,也就是你接头,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这个忙?”拓跋元穹没有说得太细,一则,是罗舞不需要说太细就能明白,二则,也是为了全罗舞的面子。

    罗舞闻言,垂下眼眸。

    若是如此,拓跋元穹必然和颜惜商量过,那么,想必他们也看出了自己和楼应天的不一般,看出了自己的感情纠结。

    若不是对楼应天有过试探,也有怀疑,拓跋元穹不会说赌,那么,颜惜也不会同意,如此说来,难道说,楼应天对自己,不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吗?

    心里,在挣扎,那段时间的痛苦,自己很不愿意继续,可是,心里却在告诉自己,如果不再试一试,自己真的会遗憾!

    甚至于,为了颜惜,试一试,又何妨。

    “我可以试试!”

    “好~”拓跋元穹点了点头,看了看颜惜,有些不舍,可是,太多的事情,已经拖不得了。

    “申时,在云岑楼地字号包房见。本王,就拜托给你了!”

    朱颜惜闻言,柳眉紧蹙。

    “药未到手,你就要走吗?”

    “事态紧急,本王必须走了。”

    “你留的暗卫呢?”

    “吴寰!”

    “是!属下见过王妃,王爷的药,由属下传送,请王妃放心。”只见和吴辰有几分相似,心下了然。

    “一路小心~”朱颜惜知道,很多时候,儿女情长要不得,尽管心里,有无数声音要留,可理智说出的话语,却容易要不知道的人,觉得她冷情。

    拓跋元穹点了点头,转身一跃,消失在随园之中。

    这一次的相遇,却不知道,这战乱的纷纷扰扰,会要他们的相见,越发艰难。

    拓跋元穹离开后,罗舞也看了看天,对楠娴等人叮嘱了几句,便除非前往云岑楼。

    此刻,各国之中的风风雨雨,一场酝酿了许久的阴谋,也越来越近。

    为了堵住悠悠众口,也为了给这远王一个得偿所愿的机会,这些日子,青青的日子,自然是在楠娴几个人“美好”的问候和“无微不至”的照顾下,终于在今日,有了消息传入了飞雪院。

    飞雪院内

    云飞雪此刻,已经是越来越耐得住性子,为了得到宗政无贺的心,倒是下了不少的工夫,只见她放下了手里的茶盅,这才抬头,“既然说,青青的日子不好过,那么,她说逆来顺受呢,还是如何?”

    “回主子的话,逆来顺受是逼于无奈,野心勃勃,是还无计可施。”回话的,是云丞相派给了云侧妃暗卫。

    “呵呵,看来,这也是因为,这遭遇,不够她不顾一切呢。”云侧妃笑了笑,“或者,我们该做个推波助澜的人才是,你有什么看法?”

    “主子,丞相交代了,若是可以的情况下,可以给青青下毒,当然,最好是在这萍孺子给青青的东西里面,挑拨离间。”

    确实不错!

    云侧妃点了点头,“那么,你去做吧。”

    “是!”

    随着暗卫离开,一场互相算计的阴谋,这才只是拉开了帷幕。

    胜雪院内,萍儿也在算计着。

    “小红,你说,我着每日的关照,于这青青来说,是好,还是不好?”萍孺子笑着,眼里阴冷。

    小红也是聪明的,接话,也自然知道如何才能讨喜,“萍孺子自然是好啊,你不知道,那青青的日子,可没有多好过。”

    “哦?你听到了什么?”萍孺子来了兴趣,随园内,夕颜的丫鬟,将一切都打理得妥妥贴贴,也正是这丫鬟的伶俐,这随园,原本在太子殿下的掌控下,就已经不容易透露里面的风声,如今,这夕颜的丫鬟,倒是将这密不透风给加强了一番。

    “楠娴她们和奴婢关系不错,都讳忌很深,若不是奴婢旁敲侧击,还真不知道,这手段呢。”

    “哦?楠娴她们,都做了什么?”萍孺子一脸的好奇。

    “这青青看似是与平常一样无异,可是呢,这楠娴等人,可是变着法子处罚呢,不是三餐她不吃的菜,就是三餐她爱吃的,可是吃了会皮肤起疹子的菜,吓得这青青,如今根本就不敢怎么吃东西…”小红勾起嘴角,想想心里也觉得很是痛快。

    萍孺子闻言,眼里闪了闪,“难道说,我们送去的菜,也会如此?”

    “不,而是,会在看了咱们的菜式后,着意地,加了会冲突的菜式!”

    “看来,倒是不需要我动手了呢,小红,你多注意青青的动态,不能要她,有楚楚可怜出现在太子殿下的眼中的机会,只怕那幺蛾子,一定会有反扑的举动~”

    小红点了点头。

    而此刻,罗舞也错综复杂的心情,来到了云岑楼。

    ------题外话------

    周末还可怜兮兮的出差,实在是头痛~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霸爱之心机嫡女》不错,请把《霸爱之心机嫡女》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4/4324/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霸爱之心机嫡女版权归作者蝶舞依雪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