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卷 第一章  异世

  
    已是农历七月底的天气,天气已经开始转凉,早上晚上的空气中已有丝丝的凉气。傍晚,夕阳西下,整个村庄笼罩起金色的寂静,远处的山峦披上晚霞的彩衣,那天边牛初乳般的云朵,也变得如火带一般的鲜红。坐落在亚奇山脉下的云水村,被笼罩在一层薄薄的雾气里,已有袅袅炊烟从各家小院里升起。倦鸟归巢,在夕阳下落下无数的影子。这些影子在夕阳的渐落下,越过了山林,留下一片深暮和静谧;漫过了村旁的小溪,把深灰的暮色溶入淙淙的溪水里。放牧的小童骑在牛背上慢慢的往家赶去,整个村庄在暮色的映照下显得那么的温馨宁静。

    村口弯弯曲曲的小路上,王婶子正加紧脚步匆匆的往家赶,她男人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木匠,靠给人做工为生。她也时常从城里的绣坊里接活做补贴。前几天娘家来人说是老母亲病了,遂回家照顾老母亲尽孝几日。在王婶子的照顾下母亲身体也好了起来,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想到家里还有八岁的稚儿,便加紧脚步往家赶去。

    走到她家一旁的小院时看到门口挤满了人不禁很好奇,这座院子原来是张奶奶住的,张奶奶在一年前已经去世了。三个月前刚从外地迁进来一户柳姓人家,这一家四口是会段文识字的读书人,父亲柳瀚青本来是要带着一家人赶往京城赶考功名的,无奈半路遇到劫匪把他们将老家卖了房子的盘缠劫去,还被劫匪打个半死,恰巧被村长李老汉和几个村民救起,听闻他们的遭遇,村长李老汉便让他们落户云水村,做张奶奶的干亲戚,便住在了张奶奶家里。这柳家平日里都是很好相处的人,她走那天柳家娘子林锦娘还跟她聊了半天,怎得今日会招来这么多人在此切切私语。

    带着疑问王婶子走上前来,看到住在她家西面的李家大娘和村长的两个儿媳妇,侧耳细语,便问道:“怎么了,大家围在这做什么?”

    李家大娘一看是王婶子便拉着她的胳膊道:“老王家的,你可算是回来了。你不知道你走的这几天发生了多少事,你刚走那天,这柳书生带着她家小阳倌和云夕丫头去山里头捡柴火走到了那山里头了,看到了那头山里的大老虎,不知怎么得罪了那豺狼便被豺狼追赶,这柳书生抱着那云夕丫头没注意,一不小心掉到了山沟里头,这柳书生和云夕的丫头的头上磕了好大一个洞,血流不止,小阳倌一看这样,就跑回来叫人,这不就被你家老王和村长侄子李大山给抬回来,村长也找了城里保和堂的许大夫来看了,这柳书生是伤的太厉害了,刚抬回来就没气了,这云夕丫头都已经治了两天一夜了,这会子许大夫还在里头呢,大夫说今日夜里要是还没醒来就危险了!哎,这一家子真是够可怜人的,好好的去捡个柴都能出事!”

    村长李老汉的大儿媳妇也红着眼睛道:“是啊,这爹没了就够可怜人的了,这要是孩子再撑不住,那让这柳娘子怎么活啊!”

    王婶子一听不由的也是一阵心酸,她们都是山里善良老实的庄户人家,最同情可怜人了,这柳书生一家的遭遇真是可怜人呢!不由得一阵叹气,转头与李家大娘她们商量看看怎么帮助这一家人。

    痛,非常痛!这时柳云夕的第一个感觉,轻轻动一下身体都觉得全身被拆了一样的感觉,全身酸痛,这一会像被在热炉子上烤,一会像被在冰水里泡,她这是怎么了?自己明明不是在心爱的床上睡觉吗?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口好渴,头好痛奥,禁不住身体的本能反应,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有人温柔的给她喂水喝,柳云夕立即张开干裂的小嘴贪婪的吞进自己干涩的喉咙,又感觉一双温柔的大手一边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头发,一边翻着自己额头上的湿毛巾,耳边还能隐隐的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夕儿,我的好夕儿,你快睁开眼睛看看娘啊,你爹已经走了,我可不能再没有你了,你快点醒过来啊,一定要醒过来啊。”另一个稚嫩而又坚强的声音响起:“娘,您放心吧,妹妹一定会醒过来的,妹妹一向最听娘的话,最疼娘,她一定会醒过来的。”林锦娘回头看看自己才九岁的儿子,一脸坚强又倔强的面容,这面容像极了她的夫婿,看到这幅面容锦娘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冷静下来,九岁的儿子都能这么坚强,自己又何尝不应该呢!是呢,云夕一向最疼自己,肯定不舍得自己伤心,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

    是谁?是谁在说话,是徐妈妈吗?她不是旅游了吗,怎么会在她身边呢?想着想着柳云夕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朦朦胧胧中,终于,柳云夕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头依然感觉很痛,身体依然那样酸痛难忍,窗外照射进来的光线有点刺眼,云夕慢慢的试了好几次,终于适应了这强烈的光线,眼前的景象也渐渐的清晰起来。云夕试着慢慢的动了动头,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这是什么地方?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帐看不出颜色的床帐,上面还有好几处打着补丁,显然这已经很破旧了,云夕试着用手摸了摸料子,很粗糙,好像是麻布之类的东西。吃力的动了动手指,摸了摸身下的床,好像是土炕之类的,身下的温热感和粗糙感传到了仍然酸痛不已的身上。云夕四周打量了一下,这里好像是间茅草屋,四周都是泥土制成的墙,上面还有很多坑坑洼洼的洞,房顶也是用茅草和泥制成的,原始的木头房梁,一个破旧不堪的门微微开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窗户上,贴着几张破了一大半的窗纸。这是什么地方?她家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这让她联想到了老电影里的农村,自己怎么在这里?不顾自己微酸的不适感,云夕慢慢的抬起胳膊,就要撑起身体坐起来。

    此时,只听“吱呀”一声响,木门推开,进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端着一个粗瓷碗匆匆走进来,一抬头看见云夕醒来,立刻激动地把碗放到床边上的桌上,两手赶紧把云夕扶着放平,让她躺好,眼含泪花语音激动地道:“夕儿,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你要吓死娘了!你爹他…他已经离开我们了,娘现在只有你们兄妹两个了。”说着便轻轻缀泣起来。

    柳云夕讶异地看着眼前的她,只见她是个古代妇人打扮,头上挽着利落的发髻,有些许发丝垂落下来稍显凌乱,发髻上插着一个寻常的雕花木簪,发髻后方到额头上包着一个已经有些许掉色的兰花布巾,上身着一件寻常的蓝色褂子,下衣是一件蓝色的斜纹罗裙,身上未戴任何配饰,瞧着模样有三十来岁,脸若银盘,眼若水杏,眉毛细长,皮肤白皙,只是眉眼间带着一丝疲惫之气,看着有些憔悴,气质上很有江南水乡女子的恬静温雅,看着她的一双眼睛带着满满的爱意和心疼。这样的眼神使柳云夕很有安全感。

    正在云夕打量眼前的女子间,突然一阵“噔噔”的跑步声随风而来,推门而至的是一个八九岁左右的小男孩,一脸急切的跑到柳云夕身边,握着她的手道:“妹妹,你可算醒来了,感觉好点了吗?头还痛吗?”柳云夕抬头看着眼前的小男孩,大概八九岁的样子,面色有些苍白,黑色的头发如瀑布般披散至肩,一双丹凤眼中透着一股子倔强,只是望着她的眼间也是带着浓浓的关切之意。

    这是哪里?眼前的这两人又是谁?为什么他们穿着的衣服这么奇怪?为什么这里的一起都显得那么古朴?让她这个习惯了空调电脑等高科技生活的人显得那么格格不入?还说什么她爹离开他们了?开什么玩笑,她才刚刚跟老爸通过电话好不好?!还有什么妹妹?靠,谁是你妹啊,小姐她已经都24岁了好不好,还是你一个八九岁小娃娃的妹妹?等等,妹妹?!柳云夕赶紧低头,看到的却是一双小小的手,顿时傻眼!OH,MyGod!这是在搞什么!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脑子飞速的转起来,想到一个非常天方夜谭的可能性,自己不会真的悲剧的穿越了吧!真是够了,自己不过是好好地在自家床上睡觉而已,为毛会一觉起来,出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真够悲剧了!

    正在柳云夕脑子里还在不断纠结和诧异时,却急坏了林锦娘和柳旭阳,小旭阳紧张的抓着柳云夕的身子,轻轻的摇了一下,紧张兮兮的问:“妹妹,妹妹,你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云夕,你哪里不舒服吗?娘去给你找大夫来!”说着就要起身出门找大夫。

    此时的柳云夕被柳旭阳的摇晃摇回神来,看到要去找大夫的林锦娘,一把拉住她,云娘回头一脸诧异,满眼关怀和焦急的望着她,散发着浓浓母爱,柳云夕突然觉得自己鼻子发酸,自己的妈妈在他十岁的时候就跟老爸离婚了,平常一年也见不到两回面,让她并没有感受到母爱,而眼前的这个“娘亲”却给她的感觉这么亲切,这么的温暖,这么的让她安心,云夕不禁热泪盈眶!

    深吸一口气,抑制住眼里的泪水,云夕做了一个决定:“既然老天让我穿越到这个异界那么我也便不会辜负老天的安排,为了自己,也为了爱他的‘娘亲’和对她关怀的‘哥哥’,好好地,精彩的活下去!”

    抬头看着她的娘亲和哥哥,云夕含着眼泪深沉的喊了一声“娘亲”!紧紧地依偎在娘温暖的怀里!

    ------题外话------

    丫头新书上线,还请各位多多支持!丫头这厢有礼了!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女医的异世田园生活》不错,请把《女医的异世田园生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女医的异世田园生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女医的异世田园生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4/4959/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女医的异世田园生活版权归作者秀丫头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