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029尾  鬼在暗处,跃然小区

  
    抓鱼要有耐心,没有几天的时间是逮不住大鱼的,几人伪装成情侣找了处酒店落脚,再安排随行的人住在“跃然”小区的附近,可供随时监视形迹可疑的人物。

    安了暗哨,又安排蹲点,几人还是不放心,怕已经惊动那人,然后被其逃之夭夭。

    夜正浓,程曼躺在床上擦拭她的手枪,黑亮的手枪闪着微微的寒意,突地兴致来了,对穆冥道:“要不让上头也给你和顾景柯配枪吧,往后你们也好行动。”

    穆冥怔了一下,抬起眸道:“你是真把我们当刑警队的了?”

    “白眼儿,别把好心当驴肝肺。”程曼将手枪放回原处,眼睛睨她一眼,这事就此揭过。

    穆冥拿起一瓶矿泉水,仰头喝了几口就往阳台上走去,天上的星子并不多,但是明月当空也显得明亮许多,路灯也照的亮堂,繁华的大都市,就是这般稀奇。

    其实选这个酒店并不是没有原因,这酒店视野极好,朝下望去能够将下面的异常看的清清楚楚,当然,若是那人也藏匿在这个酒店,那就另当别论。

    眼神儿朝下望着,耳边是呼呼的风声,车水马龙的车道也静的毫无声息,穆冥也不知在想什么,只用慵懒的眼神望着下面的动静,而酒店对面的大楼天台也被安插了人手盯着。

    眼神朝对面望去,天台上那抹黑影蹲在暗处,似乎是感受到了注视,眼神向四处扫了扫。穆冥退回房间,将窗帘阖上,斜靠在床头,手里顺势拿起一本书。

    程曼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才知道是本关于法医类的书,办案居然还带着这东西,程曼无奈的叹了口气,倒床就眯起眼,外面有那两个男人盯着,她倒是放心。

    祁少晨的能力,经过这么多年的搭档,早已了然于心,至于刚来没几天的顾景柯,在查案与分析时,早已充分表现出那份独特的掌控力,简直和穆冥有的一拼,真不知道这两人为什么不专门做刑警,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脑子被门给挤了。

    她这样想的天花乱坠,穆冥根本就没给她个眼神,书正看的起劲。

    程曼躬着身腰捶着腿,像是想到什么,停下动作,身子在床上打了个转,趴在床上面对着穆冥,认真的问道:“你说这人是因为什么这样做?”

    眸光从书上移开,顺带着合上书,穆冥才动了动唇道:“从前两件案子来看,这只”鬼“很明显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利,冲动型杀人完全和他搭不上关系,至于为什么采取这样的方式杀人,应当是因为这样够刺激。”

    抿了抿唇,又接着道:“他应该是觉得这样在幕后当”鬼“逗弄警察,更觉得有成就感。”

    程曼用手撑起下巴,让自己的脖颈不那么难受,她道:“你这样说,也不是不可能,或者说完全是对的,可是他为什么还要提供杀人用的药物?”

    提供杀人交易的平台就已经够变态了,可为什么还提供杀人用的药物?

    “对了,你说起药物我才记起来,那药物我从前没见过,这次还是头一次见。”皱眉深思了会,穆冥问道:“会不会他人就是医院工作者?或者从事科学药物研究的人?”

    “也不无可能!”程曼转过身,精神上了一个层次,从衣袋拿出手机,给陈君拨了电话。

    陈君坐在办公室内,听到手机在震动,拿起一看,瞬间接起电话道:“程队,我是陈君。”

    “查一下”跃然“小居这边的科学工作者和从事医学工作者的人。”程曼揉了揉发酸的脖颈,接着又道:“等会整理出来,将名单用邮件发给我。”

    挂断电话,将手机床上一扔,身子也一软,又倒了下去道:“你觉得”鬼“的年龄多大?”

    “三十岁以上的男人。”

    还未等穆冥说完,程曼眼神怪异的打断了她的话:“你不要告诉我,你忘了这句话顾景柯白天在车内说过。”

    “我当然没忘记。”穆冥斜睨着程曼,在她不解的目光下又道:“他说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怎么判断出来的完全是那人对你说的那句”美丽的女士“让他联想。”

    “如果是个女人,按照以往的情况,都会称呼同性为”美丽的小姐“,更何况对方还知晓你还未婚的情况,若是女性,绝不会称呼为”女士“。”

    程曼赞赏的看着穆冥,将心中的疑惑通通问了出来:“那他为什么是在三十岁以上?”

    穆冥嫌弃的瞄着程曼,解释道:“刚才你不是给陈君打电话了?从事这样的研究,年龄一般不会只有二十多吧?像我这样的人,你以为随便就能碰上?”

    “再者顾景柯似乎认为那人精神有问题,据我猜测,他的研究品可能屡屡失败,然后心理遭受打击,就促成如今这般。”穆冥深吸口气,又拿起水瓶喝了口。

    女人是水做的,要记得补水。

    “这些都是顾景柯私下和你说的?”程曼微感诧异,问道。

    “不是,这些都是我猜的。”穆冥勾了勾唇,轻轻缓缓的道:“或许这就是一种说不上感觉的默契,你们是不能理解的。”

    “丫的,你这算是在鄙视人?”程曼扑过去,将穆冥压在身下,将手指往口中呵了呵气,然后狠狠的挠穆冥痒痒,对,别看穆冥高冷的紧,她怕痒也是事实。

    只听到一连串的笑声从穆冥口中传出,程曼使了全身的力气将穆冥压住,奈何她抖得的动作太大,腿也乱踢,程曼的脸上也没少挨踢。

    穆冥压低声,气的哼道:“程曼你要把我压死啊?给我下去!”

    程曼赶紧摇了摇头,之后只听“咚”的一声,她的身体就这样被踢下床,揉了揉屁股,她哎呦一声:“阴险!不仅袭胸,居然还乘人之危!”

    坐在床头理了理衣服,穆冥眼光一眯:“刚刚似乎是你先扑过来偷袭的吧?”

    程曼自知理亏,捶捶胸躺回床上:“不闹了,睡觉!”

    “跃然”小区内的某间房屋,还亮着灯,只不过外面看不见灯光,因为这房间的只有一个小小的窗口,且还是被牢牢的封死的。

    ------题外话------

    恭喜大布粉丝值达到第二名,花花鱼收到了,么么哒!

    妞们快排队,鱼挨个吻一遍!4月2日,不见不散。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妙探独宠妻》不错,请把《首席妙探独宠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5/517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妙探独宠妻版权归作者admin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